乔任梁身上的网络暴力

乔任梁身上的网络暴力

【范文精选】乔任梁身上的网络暴力

【范文大全】乔任梁身上的网络暴力

【专家解析】乔任梁身上的网络暴力

【优秀范文】乔任梁身上的网络暴力

范文一:网络暴力的伪暴力

摘 要:网络暴力问题日趋突出,消除网络暴力的呼声也日趋强烈。挖掘网络暴力的形成机制,发现网络暴力不仅是网络非理性舆论监督的一部分,更有着网络伪暴力的一面。

关键词:网络暴力;伪暴力;网络舆论监督

中图分类号:G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118(2012)08-0185-02

在传播范围极其广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限制的互联网的世界里,互联网俨然成为了一个“意见自由市场”,网民通过它对各类社会事件各抒己见、相互交流。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说,这样的网络舆论监督方式和监督力度明显优于传统媒体。例如前些年在网络上炒的沸沸扬扬的“孙志刚事件”、“日本人买春事件”、“刘涌案件”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并在网民的舆论声中得到监督批评,无疑可以说是在网络舆论的表达过程民主进程的更近一步。

但是,由于网络的传播广泛性、匿名性、自发性等特征,也催生了网络舆论监督的副作用,非理性的网络舆论通常也会转化为网络暴力。从暴力的概念开始延伸,网络暴力可理解为,在网络上发生的暴力事件,并且造成了一定的暴力伤害。例如,在网上发表具有攻击性、煽动性和侮辱性的言论,造成当事人名誉损害等。从“虐猫事件”、“铜须门事件”到“最毒后妈事件”,网络暴力的频繁出现,且伤害力度之深、受牵涉人之多,使其日益成为一个尖锐的社会话题。

许多学者提出消除网络暴力,大力倡导构建一个和谐的网络社会。本意虽好,但是网络暴力真的如理想所想的那样能消除吗?同网络舆论的根本性质一样,借助于网络这个自由、公平的渠道发布信息、表达意见。消除网络暴力,是否也意味着网络这个意见自由市场的关闭?探究网络暴力的来由和未来,联系网络舆论的产生和发展。从中发现,网络暴力具有伪暴力性,并且是网络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

一、网络舆论与网络暴力

探究网络暴力和网络舆论监督的发生机制,可以发现网络舆论监督不力,非理性的舆论占了主导地位时,常常会发生网络暴力事件。网络暴力实质是现实暴力行为在网络中的体现,从网络暴力形成的反应链中,可以看出区别于现实暴力的网络暴力之所以造成巨大伤害,根源于在网络传播过程中网民的盲目跟风、顶贴,之后形成了强大的舆论场,使受害者除了受到暴力行为的直接伤害以外,更是受到了舆论重压之下的另一重伤害,这也正是网络暴力可怕之处。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网络暴力”一词其实只是网络舆论的一种性质界定,某些非理性的网络语言、画面本身就是一种暴力,随着网络滚雪球似的传播,造成了一定的暴力伤害。例如,在“最毒后妈事件”中,一个网帖引爆了全国网民对小慧后妈的口诛笔伐。然而,因为各方说法不一,公安也无证据,案件至今扑朔迷离。随着调查深入,多个疑点凸现,最终答案揭晓,其实“后妈虐童”是策划出来的。该事件中,一张小慧患病的图片,被大肆传播渲染,最终导致了舆论一边倒,最终受到暴力伤害的就是无辜的后妈,被万千网友指责为“最毒后妈”。该事件堪称一张图片引发的血案。

并且,网民在参与网络暴力事件、行为的过程中,自身角色俨然发生了转变,而扮演了网络暴民。这对网民本身来说,在这样的暴力行为的涵养下,对于许多盲目而价值观不明确的网民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特别是人生观价值观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在“最毒后妈事件”中,不明真相的网友只顾着为小慧喊冤,却鲜有人去思考、质疑事情的真相,网友的盲目,可谓是披着正义之师的旗帜,扮演着网络暴民的角色。

二、网络暴力的伪暴力

不可否认,在许多网络暴力事件中,网络监督的力度还是得到了体现的。“虐猫门”的主角已经被开除公职、“史上最毒后妈”事件的水落石出,也让许多网民明白了盲目跟风的幼稚性,对于网络传播的事件始终要抱一颗怀疑的心态。回顾网络暴力的事件的发展,从中透露的是网民的盲目和冲动,以及其媒介素养的不足、舆论引导力度的不够、网络社会的过度自由和匿名等原因。就此很多学者提出,利用各种渠道和方法消除网络暴力。但是笔者认为,需要以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去看待网络暴力,因为它是网络民主进程中舆论引导不力的体现,任何新兴的技术的到来总会伴随着一些缺陷。

(一)网络暴力的伪暴力性

作为现实暴力的延伸,网络暴力这种暴力现象从根本上是不可消除的。很多学者认为,可以在网络实名制上下工夫,相信某些那些肆无忌惮的语言能有所收敛。通过网络实名制限制网民的言论,实则是在给网民灌一剂哑药,指标不治本。而纵观网络上那些粗暴、非暴力的言论发生的机制,不难发现,这类言论带有很多宣泄性、盲动性、聚合性。而这些非理性的言论在很大程度上并不能真实体现民意,有时则体现出一种夸大的伪暴力性。因为在当今社会,网络脱离了传统媒体的限制,作为一个表达民意的单一渠道,给网民一个发泄的平台,由于疏导的不力,难免会出现“泄洪”的态势。瞬间,各种难以在现实生活中表达的心情、对生活不满的心情来到了网络上,在传播的过程中则形成舆论,伤害到网络事件当事人。

首先,从暴力事件的发生源来说,本身网络暴力事件中暴力本身就具有虚伪性,在“史上最毒后妈”事件中,小慧被后妈殴打本身就是个为了赚取受众眼球的乌龙事件。“中国第一网络暴力”事件中,所有的暴力源头其实是源于姜岩的日志;其次,从网络暴力的传播来说,开放的网络环境下,不排除很多跟风和宣泄的情绪,这些宣泄的情绪在不适当的引导下,会如“沉默的螺旋”般弥漫开来,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显示出网民的本意,网民在“最毒后妈事件”中虽然向“毒妈”恶语相加,但实质上更多地透露出一种对受伤小女孩的人文关怀;最后,在暴力伤害的最后阶段,伪暴力最终还是会被事实的真相所打败,最终舆论监督的力量得到彰显。“虐猫”事件的女主人被开除公职;“最毒后妈事件”中小慧的家人也公开道歉,后妈得以平反;“姜岩跳楼”事件中被人肉搜索重伤的王菲,也通过法律手段维护了自己的权益。

网络暴力具有伪暴力性,其暴力来源是虚伪的;暴力实施主体是盲目的,很多网络暴民并非都是宣泄暴力,他们很多都是盲目的跟风者;暴力伤害最终大多真相大白。在这个不真实的网络社会中,对于网络暴力的伪暴力现象认识,需要我们以一个理性的心态去看待网络上那些沸沸扬扬的言论,不可完全亲信那些言论,也不必过分纠结于那些言论。

(二)网络暴力是网络发展的必然

在当今这个倡导充分发挥网络舆论监督力度的时代,在关注媒体经济效益更胜于关注社会效益的时代,网络暴力的关注的话题趋向于高热度的“腥、星、性”话题,而且网友趋向于打着“仗义执言”的旗号,实则是在满足自己强烈的宣泄欲和好奇心,而很多网站大肆传播这类事件,则是为了吸引点击率。回顾整个传媒行业的发展历史,美国历史上曾出现的黄色新闻风潮使媒介暴力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堪称美国报业历史上的丢丑时代。如今,新生媒体也在遭遇恶俗、暴力、黄色的挑战,借鉴美国报业从黑暗走向辉煌的历史,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网络民主的深入发展,网民媒介素养的不断提高,网络暴力事件会不断得到调节。

此时,想到了弥尔顿在《论出版自由》中提到的“意见自由市场”和“自我修正”理论,他认为谬误和真理需要得到同等的传播。假如被压制的言论是正确的,践踏了被压制者的政治权利,而压制者自身也被剥夺了以错误换取真理的机会;假如被压制者的言论或思想是错误的,也意味着双方都失去了让真理同错误在公开的较量中使真理更加显明的机会。因此,压制人们的言论和思想,必然是一种对个人乃至整个人类智慧力的掠夺。网络舆论的发展轨迹里,势必会出现真理和谬误的对抗,而开放、自由、交互的互联网势必能提供一个空间,给予真理同谬误较量的机会。杰佛逊断言:“如果严厉的惩罚人民的错误,就会有损于唯一的公众自由的安全保障。”事实已经证明,当报刊不犯错误时,它就是软弱无力的。对正确意见和错误意见的辩证阐述,使得“意见自由市场”在理论上站稳了脚跟。网络暴力呈现出的意见自由市场,最终还是能在网络中得到自我修正。网络就像一条河,必然具有一定的自我净化能力,否则它无法正常运转下去。

摘 要:网络暴力问题日趋突出,消除网络暴力的呼声也日趋强烈。挖掘网络暴力的形成机制,发现网络暴力不仅是网络非理性舆论监督的一部分,更有着网络伪暴力的一面。

关键词:网络暴力;伪暴力;网络舆论监督

中图分类号:G2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0118(2012)08-0185-02

在传播范围极其广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限制的互联网的世界里,互联网俨然成为了一个“意见自由市场”,网民通过它对各类社会事件各抒己见、相互交流。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说,这样的网络舆论监督方式和监督力度明显优于传统媒体。例如前些年在网络上炒的沸沸扬扬的“孙志刚事件”、“日本人买春事件”、“刘涌案件”在网络上广泛传播,并在网民的舆论声中得到监督批评,无疑可以说是在网络舆论的表达过程民主进程的更近一步。

但是,由于网络的传播广泛性、匿名性、自发性等特征,也催生了网络舆论监督的副作用,非理性的网络舆论通常也会转化为网络暴力。从暴力的概念开始延伸,网络暴力可理解为,在网络上发生的暴力事件,并且造成了一定的暴力伤害。例如,在网上发表具有攻击性、煽动性和侮辱性的言论,造成当事人名誉损害等。从“虐猫事件”、“铜须门事件”到“最毒后妈事件”,网络暴力的频繁出现,且伤害力度之深、受牵涉人之多,使其日益成为一个尖锐的社会话题。

许多学者提出消除网络暴力,大力倡导构建一个和谐的网络社会。本意虽好,但是网络暴力真的如理想所想的那样能消除吗?同网络舆论的根本性质一样,借助于网络这个自由、公平的渠道发布信息、表达意见。消除网络暴力,是否也意味着网络这个意见自由市场的关闭?探究网络暴力的来由和未来,联系网络舆论的产生和发展。从中发现,网络暴力具有伪暴力性,并且是网络社会发展的必然现象。

一、网络舆论与网络暴力

探究网络暴力和网络舆论监督的发生机制,可以发现网络舆论监督不力,非理性的舆论占了主导地位时,常常会发生网络暴力事件。网络暴力实质是现实暴力行为在网络中的体现,从网络暴力形成的反应链中,可以看出区别于现实暴力的网络暴力之所以造成巨大伤害,根源于在网络传播过程中网民的盲目跟风、顶贴,之后形成了强大的舆论场,使受害者除了受到暴力行为的直接伤害以外,更是受到了舆论重压之下的另一重伤害,这也正是网络暴力可怕之处。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网络暴力”一词其实只是网络舆论的一种性质界定,某些非理性的网络语言、画面本身就是一种暴力,随着网络滚雪球似的传播,造成了一定的暴力伤害。例如,在“最毒后妈事件”中,一个网帖引爆了全国网民对小慧后妈的口诛笔伐。然而,因为各方说法不一,公安也无证据,案件至今扑朔迷离。随着调查深入,多个疑点凸现,最终答案揭晓,其实“后妈虐童”是策划出来的。该事件中,一张小慧患病的图片,被大肆传播渲染,最终导致了舆论一边倒,最终受到暴力伤害的就是无辜的后妈,被万千网友指责为“最毒后妈”。该事件堪称一张图片引发的血案。

并且,网民在参与网络暴力事件、行为的过程中,自身角色俨然发生了转变,而扮演了网络暴民。这对网民本身来说,在这样的暴力行为的涵养下,对于许多盲目而价值观不明确的网民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特别是人生观价值观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在“最毒后妈事件”中,不明真相的网友只顾着为小慧喊冤,却鲜有人去思考、质疑事情的真相,网友的盲目,可谓是披着正义之师的旗帜,扮演着网络暴民的角色。

二、网络暴力的伪暴力

不可否认,在许多网络暴力事件中,网络监督的力度还是得到了体现的。“虐猫门”的主角已经被开除公职、“史上最毒后妈”事件的水落石出,也让许多网民明白了盲目跟风的幼稚性,对于网络传播的事件始终要抱一颗怀疑的心态。回顾网络暴力的事件的发展,从中透露的是网民的盲目和冲动,以及其媒介素养的不足、舆论引导力度的不够、网络社会的过度自由和匿名等原因。就此很多学者提出,利用各种渠道和方法消除网络暴力。但是笔者认为,需要以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去看待网络暴力,因为它是网络民主进程中舆论引导不力的体现,任何新兴的技术的到来总会伴随着一些缺陷。

(一)网络暴力的伪暴力性

作为现实暴力的延伸,网络暴力这种暴力现象从根本上是不可消除的。很多学者认为,可以在网络实名制上下工夫,相信某些那些肆无忌惮的语言能有所收敛。通过网络实名制限制网民的言论,实则是在给网民灌一剂哑药,指标不治本。而纵观网络上那些粗暴、非暴力的言论发生的机制,不难发现,这类言论带有很多宣泄性、盲动性、聚合性。而这些非理性的言论在很大程度上并不能真实体现民意,有时则体现出一种夸大的伪暴力性。因为在当今社会,网络脱离了传统媒体的限制,作为一个表达民意的单一渠道,给网民一个发泄的平台,由于疏导的不力,难免会出现“泄洪”的态势。瞬间,各种难以在现实生活中表达的心情、对生活不满的心情来到了网络上,在传播的过程中则形成舆论,伤害到网络事件当事人。

首先,从暴力事件的发生源来说,本身网络暴力事件中暴力本身就具有虚伪性,在“史上最毒后妈”事件中,小慧被后妈殴打本身就是个为了赚取受众眼球的乌龙事件。“中国第一网络暴力”事件中,所有的暴力源头其实是源于姜岩的日志;其次,从网络暴力的传播来说,开放的网络环境下,不排除很多跟风和宣泄的情绪,这些宣泄的情绪在不适当的引导下,会如“沉默的螺旋”般弥漫开来,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显示出网民的本意,网民在“最毒后妈事件”中虽然向“毒妈”恶语相加,但实质上更多地透露出一种对受伤小女孩的人文关怀;最后,在暴力伤害的最后阶段,伪暴力最终还是会被事实的真相所打败,最终舆论监督的力量得到彰显。“虐猫”事件的女主人被开除公职;“最毒后妈事件”中小慧的家人也公开道歉,后妈得以平反;“姜岩跳楼”事件中被人肉搜索重伤的王菲,也通过法律手段维护了自己的权益。

网络暴力具有伪暴力性,其暴力来源是虚伪的;暴力实施主体是盲目的,很多网络暴民并非都是宣泄暴力,他们很多都是盲目的跟风者;暴力伤害最终大多真相大白。在这个不真实的网络社会中,对于网络暴力的伪暴力现象认识,需要我们以一个理性的心态去看待网络上那些沸沸扬扬的言论,不可完全亲信那些言论,也不必过分纠结于那些言论。

(二)网络暴力是网络发展的必然

在当今这个倡导充分发挥网络舆论监督力度的时代,在关注媒体经济效益更胜于关注社会效益的时代,网络暴力的关注的话题趋向于高热度的“腥、星、性”话题,而且网友趋向于打着“仗义执言”的旗号,实则是在满足自己强烈的宣泄欲和好奇心,而很多网站大肆传播这类事件,则是为了吸引点击率。回顾整个传媒行业的发展历史,美国历史上曾出现的黄色新闻风潮使媒介暴力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堪称美国报业历史上的丢丑时代。如今,新生媒体也在遭遇恶俗、暴力、黄色的挑战,借鉴美国报业从黑暗走向辉煌的历史,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网络民主的深入发展,网民媒介素养的不断提高,网络暴力事件会不断得到调节。

此时,想到了弥尔顿在《论出版自由》中提到的“意见自由市场”和“自我修正”理论,他认为谬误和真理需要得到同等的传播。假如被压制的言论是正确的,践踏了被压制者的政治权利,而压制者自身也被剥夺了以错误换取真理的机会;假如被压制者的言论或思想是错误的,也意味着双方都失去了让真理同错误在公开的较量中使真理更加显明的机会。因此,压制人们的言论和思想,必然是一种对个人乃至整个人类智慧力的掠夺。网络舆论的发展轨迹里,势必会出现真理和谬误的对抗,而开放、自由、交互的互联网势必能提供一个空间,给予真理同谬误较量的机会。杰佛逊断言:“如果严厉的惩罚人民的错误,就会有损于唯一的公众自由的安全保障。”事实已经证明,当报刊不犯错误时,它就是软弱无力的。对正确意见和错误意见的辩证阐述,使得“意见自由市场”在理论上站稳了脚跟。网络暴力呈现出的意见自由市场,最终还是能在网络中得到自我修正。网络就像一条河,必然具有一定的自我净化能力,否则它无法正常运转下去。

范文二:网络暴力的伪暴力

网络暴力的伪暴力

摘 要:网络暴力问题日趋突出,消除网络暴力的呼声也日趋强

烈。挖掘网络暴力的形成机制,发现网络暴力不仅是网络非理性舆

论监督的一部分,更有着网络伪暴力的一面。

关键词:网络暴力;伪暴力;网络舆论监督

在传播范围极其广泛、跨越了时间和空间限制的互联网的世界里,

互联网俨然成为了一个“意见自由市场”,网民通过它对各类社会

事件各抒己见、相互交流。相对于传统媒体来说,这样的网络舆论

监督方式和监督力度明显优于传统媒体。例如前些年在网络上炒的

沸沸扬扬的“孙志刚事件”、“日本人买春事件”、“刘涌案件”在网

络上广泛传播,并在网民的舆论声中得到监督批评,无疑可以说是

在网络舆论的表达过程民主进程的更近一步。

但是,由于网络的传播广泛性、匿名性、自发性等特征,也催生

了网络舆论监督的副作用,非理性的网络舆论通常也会转化为网络

暴力。从暴力的概念开始延伸,网络暴力可理解为,在网络上发生

的暴力事件,并且造成了一定的暴力伤害。例如,在网上发表具有

攻击性、煽动性和侮辱性的言论,造成当事人名誉损害等。从“虐

猫事件”、“铜须门事件”到“最毒后妈事件”,网络暴力的频繁出

现,且伤害力度之深、受牵涉人之多,使其日益成为一个尖锐的社

会话题。

许多学者提出消除网络暴力,大力倡导构建一个和谐的网络社会。

本意虽好,但是网络暴力真的如理想所想的那样能消除吗?同网络

舆论的根本性质一样,借助于网络这个自由、公平的渠道发布信息、

表达意见。消除网络暴力,是否也意味着网络这个意见自由市场的

关闭?探究网络暴力的来由和未来,联系网络舆论的产生和发展。

从中发现,网络暴力具有伪暴力性,并且是网络社会发展的必然现

象。

一、网络舆论与网络暴力

探究网络暴力和网络舆论监督的发生机制,可以发现网络舆论监

督不力,非理性的舆论占了主导地位时,常常会发生网络暴力事件。

网络暴力实质是现实暴力行为在网络中的体现,从网络暴力形成的

反应链中,可以看出区别于现实暴力的网络暴力之所以造成巨大伤

害,根源于在网络传播过程中网民的盲目跟风、顶贴,之后形成了

强大的舆论场,使受害者除了受到暴力行为的直接伤害以外,更是

受到了舆论重压之下的另一重伤害,这也正是网络暴力可怕之处。

从另一个层面上来说,“网络暴力”一词其实只是网络舆论的一种

性质界定,某些非理性的网络语言、画面本身就是一种暴力,随着

网络滚雪球似的传播,造成了一定的暴力伤害。例如,在“最毒后

妈事件”中,一个网帖引爆了全国网民对小慧后妈的口诛笔伐。然

而,因为各方说法不一,公安也无证据,案件至今扑朔迷离。随着

调查深入,多个疑点凸现,最终答案揭晓,其实“后妈虐童”是策

划出来的。该事件中,一张小慧患病的图片,被大肆传播渲染,最

终导致了舆论一边倒,最终受到暴力伤害的就是无辜的后妈,被万

千网友指责为“最毒后妈”。该事件堪称一张图片引发的血案。

并且,网民在参与网络暴力事件、行为的过程中,自身角色俨然

发生了转变,而扮演了网络暴民。这对网民本身来说,在这样的暴

力行为的涵养下,对于许多盲目而价值观不明确的网民有着很大的

负面影响,特别是人生观价值观尚未成熟的青少年。在“最毒后妈

事件”中,不明真相的网友只顾着为小慧喊冤,却鲜有人去思考、

质疑事情的真相,网友的盲目,可谓是披着正义之师的旗帜,扮演

着网络暴民的角色。

二、网络暴力的伪暴力

不可否认,在许多网络暴力事件中,网络监督的力度还是得到了

体现的。“虐猫门”的主角已经被开除公职、“史上最毒后妈”事件

的水落石出,也让许多网民明白了盲目跟风的幼稚性,对于网络传

播的事件始终要抱一颗怀疑的心态。回顾网络暴力的事件的发展,

从中透露的是网民的盲目和冲动,以及其媒介素养的不足、舆论引

导力度的不够、网络社会的过度自由和匿名等原因。就此很多学者

提出,利用各种渠道和方法消除网络暴力。但是笔者认为,需要以

一种积极乐观的心态去看待网络暴力,因为它是网络民主进程中舆

论引导不力的体现,任何新兴的技术的到来总会伴随着一些缺陷。

(一)网络暴力的伪暴力性

作为现实暴力的延伸,网络暴力这种暴力现象从根本上是不可消

除的。很多学者认为,可以在网络实名制上下工夫,相信某些那些

肆无忌惮的语言能有所收敛。通过网络实名制限制网民的言论,实

则是在给网民灌一剂哑药,指标不治本。而纵观网络上那些粗暴、

非暴力的言论发生的机制,不难发现,这类言论带有很多宣泄性、

盲动性、聚合性。而这些非理性的言论在很大程度上并不能真实体

现民意,有时则体现出一种夸大的伪暴力性。因为在当今社会,网

络脱离了传统媒体的限制,作为一个表达民意的单一渠道,给网民

一个发泄的平台,由于疏导的不力,难免会出现“泄洪”的态势。

瞬间,各种难以在现实生活中表达的心情、对生活不满的心情来到

了网络上,在传播的过程中则形成舆论,伤害到网络事件当事人。

首先,从暴力事件的发生源来说,本身网络暴力事件中暴力本身

就具有虚伪性,在“史上最毒后妈”事件中,小慧被后妈殴打本身

就是个为了赚取受众眼球的乌龙事件。“中国第一网络暴力”事件

中,所有的暴力源头其实是源于姜岩的日志;其次,从网络暴力的

传播来说,开放的网络环境下,不排除很多跟风和宣泄的情绪,这

些宣泄的情绪在不适当的引导下,会如“沉默的螺旋”般弥漫开来,

这样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显示出网民的本意,网民在”最毒后妈事件”

中虽然向“毒妈”恶语相加,但实质上更多地透露出一种对受伤小

女孩的人文关怀;最后,在暴力伤害的最后阶段,伪暴力最终还是

会被事实的真相所打败,最终舆论监督的力量得到彰显。“虐猫”

事件的女主人被开除公职;“最毒后妈事件”中小慧的家人也公开

道歉,后妈得以平反;“姜岩跳楼”事件中被人肉搜索重伤的王菲,

也通过法律手段维护了自己的权益。

网络暴力具有伪暴力性,其暴力来源是虚伪的;暴力实施主体是

盲目的,很多网络暴民并非都是宣泄暴力,他们很多都是盲目的跟

风者;暴力伤害最终大多真相大白。在这个不真实的网络社会中,

对于网络暴力的伪暴力现象认识,需要我们以一个理性的心态去看

待网络上那些沸沸扬扬的言论,不可完全亲信那些言论,也不必过

分纠结于那些言论。

(二)网络暴力是网络发展的必然

在当今这个倡导充分发挥网络舆论监督力度的时代,在关注媒体

经济效益更胜于关注社会效益的时代,网络暴力的关注的话题趋向

于高热度的“腥、星、性”话题,而且网友趋向于打着“仗义执言”

的旗号,实则是在满足自己强烈的宣泄欲和好奇心,而很多网站大

肆传播这类事件,则是为了吸引点击率。回顾整个传媒行业的发展

历史,美国历史上曾出现的黄色新闻风潮使媒介暴力得到淋漓尽致

的体现,堪称美国报业历史上的丢丑时代。如今,新生媒体也在遭

遇恶俗、暴力、黄色的挑战,借鉴美国报业从黑暗走向辉煌的历史,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网络民主的深入发展,网民媒介素养的不断提

高,网络暴力事件会不断得到调节。

此时,想到了弥尔顿在《论出版自由》中提到的“意见自由市场”

和“自我修正”理论,他认为谬误和真理需要得到同等的传播。假

如被压制的言论是正确的,践踏了被压制者的政治权利,而压制者

自身也被剥夺了以错误换取真理的机会;假如被压制者的言论或思

想是错误的,也意味着双方都失去了让真理同错误在公开的较量中

使真理更加显明的机会。因此,压制人们的言论和思想,必然是一

种对个人乃至整个人类智慧力的掠夺。网络舆论的发展轨迹里,势

必会出现真理和谬误的对抗,而开放、自由、交互的互联网势必能

提供一个空间,给予真理同谬误较量的机会。杰佛逊断言:“如果

严厉的惩罚人民的错误,就会有损于唯一的公众自由的安全保障。”

事实已经证明,当报刊不犯错误时,它就是软弱无力的。对正确意

见和错误意见的辩证阐述,使得“意见自由市场”在理论上站稳了

脚跟。网络暴力呈现出的意见自由市场,最终还是能在网络中得到

自我修正。网络就像一条河,必然具有一定的自我净化能力,否则

它无法正常运转下去。

范文三:网络上的身份和权力

你如何证明你就是你自己?在现实中,证明自己的身份并不太难,“我们的身份是由社会体系确立的主流价值观组合塑造而成的”。但面临同样的问题,在网络空间中,你很可能会遇到无法自证的困惑。

许多新闻事件发生后,社交网络上就会很快出现或“被发现”当事人的账号。这些账号有真有假,有的伪造账号还能轻而易举地通过社交网站的用户实名制验证环节。更具迷惑性的是,伪造账号者往往非常用心地包装自己,按照想要塑造、对应的人物角色而发言、发图、互动,甚至通盘接收被伪造方的社会关系和声望。作为受害者,被伪造一方要想夺回账号,制止伪造账号的不恰当表现,有时却变得十分困难,因为他(她)们无法证明他(她)就是他(她)自己。

上段说的是,一种非常纯粹的虚假身份塑造。真实的用户、账号有没有在自我包装、塑造乃至编造呢?“虚拟的现实世界已经赋予术语‘整容’崭新的含义”,只要你愿意,你可以证明你就是那个你想要塑造出的形象所反映的你自己。

全球传媒研究专家、加拿大国家级日报《国家邮报》前总编辑、欧洲工商学院高级研究员马修・弗雷泽和美国康奈尔大学S.C.约翰逊管理研究院院长苏米特拉・杜塔合著的《社交网络改变世界》一书中,将“身份多元化”确定为社交网络对现实社会产生的第一项影响。所谓身份多元化,就是指社交网络上,身份是多层面而分散的、可捏造而易变的、可协商而意外的,有时还带有欺骗性。

身份多元化现象,所冲击的是界定现实身份的社会体系、观念体系―既然是冲击,就会发生冲撞和倾覆。也正因为此,现实社会中的组织、掌握权力的个体和群体,总是试图控制已经超出其控制范围的多元身份,一种对策即是网络实名制。

毫无疑问,身份多元化现象总是带有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但社交网络上的用户们并不乐意因问题的存在而接受某种类似于网络实名制的管控。这是因为,通过多元化的身份,包括那些纯粹是塑造出、编造出而真实性存疑的身份,有助于通过更多的弱联系获得更多、联结更广的社会联系,从而积累社会资本。

多元化的、大量的身份,对于用户来说,也由此带来两个关键问题:如何退出?如何保障隐私?社交网络被称为web2.0,但早在web1.0时代,互联网用户就不得不面临网络记录清除的难题;而在web2.0时代,要想让自己不愿意使之存在的记录“消失”,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更棘手的是,那些包含了不实描述等信息的身份,一旦生成,也就无法绝迹。

企业等用人单位而今越来越频繁地使用搜索引擎在网页记录、社交网络平台网站上,对求职者进行更多了解,后者必须要为自己过去的“自我展示”付出名誉风险,可能会因此失去工作机会,正如美国网络比喻顾问安迪・比尔所说的,“要在谷歌上建立自己的信誉……你始终都在被别人搜索,不管你是否意识得到。”很显然,这种情况只能促使人们在开启身份多元化的进程时,就注重形象包装的精度及长期性。而对于“自我展示”带来的风险,《社交网络改变世界》一书认为,等到web2.0一代人成长为公司领导层,企业界将改变现有的识别和评价人才的标准,HR们将懂得将多元身份分开评价。

在马修・弗雷泽和苏米特拉・杜塔看来,社交网络对现实社会的第二项影响,则是“地位民主化”。“社会地位是确定控制权的一个特征,它与权力联系在一起”,社交网络的最突出作用就体现为“社会资本向网络世界的转移”。名声、利益在网络时代之前,在社会各领域内都需要经过专业人士的把关;社交网络已经部分改变了这种把关关系,并且还将继续推动专业人士权力的弱化。

理解这一点并不难,很多领域的专业人士都在热衷谈论,受到粉丝热烈追捧的选秀歌手、畅销书、卖座大片其实并不值得追捧、并不应该流行和畅销。这种反击姿态,源于话语权、把关权所流失而激发出的不满。按照《社交网络改变世界》书中就此作出的分析,追捧“可爱的傻瓜”、讨厌“有能力的怪人”其实正是包括专业人士在内,大众的选择倾向。比如,在各类组织中,员工喜欢选择和那些能分享自己价值观、态度和思考方式或者显示不出任何能力的人合作,借此来与“有能力的怪人”抗衡。

“有能力的怪人”的专业价值,就体现在对社会和经济事物的专业化评论、评级、排名。社交网络解构了“怪人”们的上述权力,而通过在线用户评论的方式提供“群体智慧”。

社交网络对现实社会的第三项影响,即是“权力分散化”。社交网络体现出的权力运作关系,呈现普遍性、广泛性、协作执行的特点,想一想一些专家、“砖家”在发表“雷语”后遭到的网民“围剿”,即可明白这一点。“权力分散化”对现有的权力关系形成了挑战,尽管后者总是试图将部分网民、消费者、业余爱好者的意见整合到权力秩序中,来提高公共组织、企业、社会组织的运作活力,但这种努力显然是徒劳的。“可爱的傻瓜”和“有能力的怪人”某种程度上是根本不兼容的。

马修・弗雷泽和苏米特拉・杜塔就此发出提醒,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以及方方面面的社会组织,都有必要顺应web2.0、社交网络带来的“权力分散化”变化趋势,克服“概念上的阻力”、“风险管理”习惯、“恐惧因素”,自下而上重组权力关系。

范文四:网络暴力第一案

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人们越来越感受到网络还有“狰狞”的一面,扭曲的民意常常会给人们带来无尽的烦恼和痛苦。在关注网络民意的同时,千万不要忽视“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心声才是真正的舆情民意。

京城岁末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傍晚,萧瑟的冷风轻轻扫过寒冬的街道,在一幢高层建筑周围盘桓。突然,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从24层楼的窗口纵身跃出,瞬间便重重地摔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鼻孔流淌,女子永远合上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

这位纵身一跃的女子名叫姜岩。当她纵身一跃的时候,绝然不会想到,她的这一跳,引发了轰动国人的“中国网络暴力第一案”。

镜头在2006年的春天聚焦――

名牌大学毕业的姜岩与只有初中学历的王菲相爱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消息在朋友圈中迅速传递,多数人频频摇头,两位年轻人却坚定地走在了一起。

王菲虽只有初中学历,人却聪明伶俐,对广告设计尤为偏爱,在学校读书期间就屡获大奖。他后来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并在公司中一年连升三级,工资也拿到了近5000元。

2006年3月,姜岩和王菲完婚。不久,新婚的激情如潮水般渐渐退去,生活归于平淡,生活中两人的志趣开始发生变化,情感开始逐渐产生隔阂。这时,王菲认识了公司的女设计师东方。2007年“十一”长假,公司组织工作人员到意大利旅游。在意大利,异国的风景更加激发了两人的浪漫情怀,王菲与21岁的同事东方拍下了亲密照片……

悲剧的种子就此埋下。

回国后,两人的亲密照被姜岩发现。醋海翻腾之后,姜岩开始对丈夫穷追不舍。在姜岩的不断追问下,王菲承认和东方的婚外恋,从此两人开始陷入无休止的争吵中。

似乎又是一个痴情女子负心汉老套而又司空见惯的故事,古往今来,痴情女子理所当然高高在上坐在道德高地,可是,互联网却给这个古老的故事穿上了一件时髦的外衣――姜岩是个网络高手,她的痛苦在博客里尽情宣泄,2007年10月22日,姜岩写下死亡博客的第一篇。之后她锁定博客,使他人无法浏览。

感情沟通的路彻底堵死,接踵而至的就是绝望。12月26日,姜岩在博客上贴了最后一张照片,就是引发夫妻大战的王菲和东方在罗马的那张亲密照。第二天,姜岩把博客密码告诉了上海的一位网友。随后,她吞下了300片“舒乐安定”,但被及时发现后送进医院抢救脱险。

29日下午约5点半,姜岩赶到王菲的公司,她在做最后的努力,试图在茫茫的海面上抓住最后一根命运的稻草。但偏偏天不遂人愿,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随后精疲力竭的她回到家里,站在24层的高楼之上,让自己融入到漫漫夜幕之中……

故事到这里仅仅是开始,其后网民们的人肉搜索引擎启动的网络暴力把这个老套的故事推向了新的高潮。

一个叫“皮鸭”的网民首先把姜岩自杀后博客的内容转发出来,很快各大论坛纷纷转帖,关注的网民越来越多。

《从24楼跳下自杀的MM最后的日记》成为网民争相转发的热帖,天涯、大旗网等各大网站以及全国各地的地方社区门户都开始讨论这个话题,大旗网还对此展开调查……

风暴的主角王菲和东方成为曝光率最多的“网络名人”,他们的照片、姓名、工作电话、家庭住址等背景都被网民们公布出来。

其后,随着王菲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在网上的公开,对王菲的攻击开始从虚拟世界延伸至现实生活。

2008年1月11日,王菲所在公司暂时停止两人工作,其后责令两人辞职。多拨网民赶到王菲父母所在小区,他们情绪激动,在王菲父母家门口写下“血债血偿”等字眼,还有一些网民轮番在王菲父母家楼下袭扰王菲。更令人恐怖的是一些网民发出的“通缉令”“追杀令”“悬赏令”,更是让王菲及其家人看得胆战心惊。

负心汉的总代表陈世美地下有知,定当庆幸他所生活在没有网络的年代,只是由于文人骚客的一支秃笔,他才成为遗臭万年的道德小丑,而当今的陈世美们则没有那么幸运,排山倒海的网络舆论一次又一次袭击着王菲和东方以及他们的父母和家人,他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干忧,有的陷入了绝望。

王菲一直躲在北京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拒见任何媒体记者和陌生人,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唯一与外部联络的方式只有一个电子信箱。3月,两度患上抑郁症的王菲终于不堪其扰,在经历了4个月惊弓之鸟的生活之后,最终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走向法庭。王菲将北飞的候鸟、大旗网、天涯3家网站告上了法庭,并索要精神损害赔偿15.5万元。

王菲在起诉书中称:3家网站纷纷发表和刊载对他及其家人进行“侮辱诽谤”的文章,给原告及其家人的生活、工作、名誉造成极为恶劣而严重的影响。

王菲的代理人、北京市一家律师事务所张律师表示,网民对未经证实的网络事件,发表具有攻击性、煽动性和侮辱性的失实言论,造成王菲及其家人名誉损害;公开王菲及相关人员现实生活中的个人隐私,侵犯隐私权。

从2008年4月的一天上午开始,“中国网络暴力第一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里坐满了媒体记者和数十名网民,还有十几名网民没有领到旁听证,站在法庭外面焦急地相互交流着信息,更有网民趴在窗台,急切地向里面张望。

法院判定:两被告构成侵权,应停止侵权,向原告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

这到底是一次正义的道德声讨,还是一次声势浩大的网络暴力?网络上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法院的判决似乎使持续数月沸沸扬扬的网络风暴尘埃落定,但这一案例的标本价值却值得人们深入思考。

俗语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古往今来,类似这样的三角故事演绎的悲喜剧轮番上演不胜枚举,这些八卦新闻充其量只能是填充都市小报的花边新闻。但是互联网的普及为这些花边新闻插上了翅膀,网络的新技术又给这些新闻增添了无限的杀伤力,

然而,网络体现出的所谓民意却十分复杂,有冲动有急躁有起哄有夸张还有理性的缺失,肆无忌惮的网上民意终于得到了法律的惩罚。

网民盲目的网络暴力在2010年岁末的郭春平事件中发挥到极致,险些演变成政治事件。12月2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北京考察民生工作时,看望了丽景园小区廉租房住户郭春平,当总书记问她房租多少时,郭回答“每个月就77元”。

这本是领袖关心平民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一桩。可有好事者在30日晚却在网上发帖,对郭春平承租资格发出质疑,声称她是北京的公务员,工作单位为“朝阳交警大队”,不属于困难人员。有人贴出照片称“郭春平女儿”旅游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还有网民声称郭春平将这套廉租房转租牟利。

网上立即争相转载,QQ聊天群、微博迅速传播,大批网民赶来围观,许多人信以为真,非理性情绪在网上迅速积聚蔓延,指责声、声讨声充斥网络,有人指责廉租房分配不公,有人指责政府“演戏愚弄和欺骗百姓”。郭春平与总书记的一问一答上升为政治问题。

随着北京市交管局否认此事,有关媒体采访了郭春平本人并对事实进行了核实,发现网上谣言纯属子虚乌有,网上照片中“郭春平的女儿”实际是长沙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刘某。

真相水落石出,网上舆论迅速逆转。有网民认为,舆论监督在郭春平事件中“变了味”值得深思,还有网民从近年发生的网络围观事件中分析网络暴力的危害。联系近年来一些事件发生后,网民不问青红皂白,摩拳擦掌口诛笔伐齐上阵,盲目围观、盲目讨伐,最终走向网络暴力,网民“习惯性质疑”反映了中国网民的不够成熟。

范文五:关于网络暴力

关于网络暴力

11级文秘1班 31号 周步琼

1. 生产根源:网络暴力是指网民在网络上的暴力行为,是社

会暴力在网络上的延伸。网络暴力根源很多:

(一) 有网民的匿名信,网络上缺乏制度和道德约束。

(二) 有一些网民的素质原因。

(三) 有社会的不公。

(四) 法治与精神文明建设之后等等。

2 表现形式:

(一) 网络对未经正实的网络事件,在网上发表具有攻

击性,煽动性和侮辱性的失实的言论,造成当事

人名誉损害。

(二) 在网上公开当事人现实生活中个人隐私,侵犯其

隐私权。

(三) 对当事人及其亲友的正常生活活动或言论侵扰,

致使其人生权利受损。

3 社会危害: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我网络暴力受害者,网络暴

力的肆无忌惮,正在以其独有的方式破坏着公共规则,触犯着道

德弟底线。

4 防治:必须疏堵结合,综合防治。通过法律手段规范人们

的网络行为,净化网络环境。

5 措施:(一)加快网络立法,维护网络秩序。

(二)推行网络实名制.

(三)家强对网民的教育,形成自律意识,遵守法律,

文明上网。

总结:关于网络暴力,我想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重视它,时刻关

注它。对于不公平不公正的事情我们应该勇敢的站出来,积极的

去反击这些危害社会,造成社会不安定的因素。同时我们也应该

自律,再去批评别人的时候一定要讲求实事求是,不能胡编乱造,

夸大其辞给别人加上莫须的罪名。试想想如果我们真的这么做的

话那就和制造网络暴力没什么区别了。所以说我们也应该要有明

辨是非的能力才行,不能人云亦云。

总之,好的环境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只要我们人人都

尽到自己的责任再加上法律的严格要求,这种网络暴力一定会得

到有效的控制。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所以呢,我们要耐心的等

待,不能够浮躁和对社会失去信心才行。

范文六:网络暴力之感

当人们听说三鹿奶粉含有三聚氰氨的时候,奶制品行业遭到了人们质疑;当人们听说猪肉含有瘦肉精的时候,肉质品行业遭到了人们质疑;当人们听说某些餐馆使用地沟油的时候,餐饮服务业遭到了人们质疑,于是,人们对饮食行业失去了信任,吃东西时,总是担惊受怕。当人们听说某某官员办事是为了谋取私利的时侯,人们对政府失去了信任;当人们听说某某医生治病时让病人小病花大钱的时候,人们对医院失去了信任;当人们听说老师教学时对学生进行体罚的时候,人们对学校失去了信任。当人们对当太阳底下曾经最为光辉的职业失去信任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还愿意去相信什么,只知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这大概是所有地球人都不愿看到的事,因为把如果把宇宙当成一个社区,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们应该紧紧相拥!(对网络暴力之感,网络暴力的受害者绝对不止当事人,更重要的是影响了人与人之间心的距离!)

初二:周当人们听说三鹿奶粉含有三聚氰氨的时候,奶制品行业遭到了人们质疑;当人们听说猪肉含有瘦肉精的时候,肉质品行业遭到了人们质疑;当人们听说某些餐馆使用地沟油的时候,餐饮服务业遭到了人们质疑,于是,人们对饮食行业失去了信任,吃东西时,总是担惊受怕。当人们听说某某官员办事是为了谋取私利的时侯,人们对政府失去了信任;当人们听说某某医生治病时让病人小病花大钱的时候,人们对医院失去了信任;当人们听说老师教学时对学生进行体罚的时候,人们对学校失去了信任。当人们对当太阳底下曾经最为光辉的职业失去信任的时候,我不知道大家还愿意去相信什么,只知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了,这大概是所有地球人都不愿看到的事,因为把如果把宇宙当成一个社区,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们应该紧紧相拥!(对网络暴力之感,网络暴力的受害者绝对不止当事人,更重要的是影响了人与人之间心的距离!)

初二:周

范文七:网络暴力第一案

着互联网的普及,人们越来越感受到网络还有“狰狞”的一面,扭曲的民意常常会给人们带来无尽的烦恼和痛苦。在

关注网络民意的同时,千万不要忽视“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心声才是真正的舆情民意。

京城岁末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傍晚,萧瑟的冷风轻轻扫过寒冬的街道,在一幢高层建筑周围盘桓。突然,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从24层楼的窗口纵身跃出,瞬间便重重地摔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鼻孔流淌,女子永远合上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

这位纵身一跃的女子名叫姜岩。当她纵身一跃的时候,绝然不会想到,她的这一跳,引发了轰动国人的“中国网络暴力第一案”。

镜头在2006年的春天聚焦——

名牌大学毕业的姜岩与只有初中学历的王菲相爱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消息在朋友圈中迅速传递,多数人频频摇头,两位年轻人却坚定地走在了一起。

王菲虽只有初中学历,人却聪明伶俐,对广告设计尤为偏爱,在学校读书期间就屡获大奖。他后来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并在公司中一年连升三级,工资也拿到了近5000元。

2006年3月,姜岩和王菲完婚。不久,新婚的激情如潮水般渐渐退去,生活归于平淡,生活中两人的志趣开始发生变化,情感开始逐渐产生隔阂。这时,王菲认识了公司的女设计师东方。2007年“十一”长假,公司组织工作人员到意大利旅游。在意大利,异国的风景更加激发了两人的浪漫情怀,王菲与21岁的同事东方拍下了亲密照片……

悲剧的种子就此埋下。

回国后,两人的亲密照被姜岩发现。醋海翻腾之后,姜岩开始对丈夫穷追不舍。在姜岩的不断追问下,王菲承认和东方的婚外恋,从此两人开始陷入无休止的争吵中。

似乎又是一个痴情女子负心汉老套而又司空见惯的故事,古往今来,痴情女子理所当然高高在上坐在道德高地,可是,互联网却给这个古老的故事穿上了一件时髦的外衣——姜岩是个网络高手,她的痛苦在博客里尽情宣泄,2007年10月22日,姜岩写下死亡博客的第一篇。之后她锁定博客,使他人无法浏览。

感情沟通的路彻底堵死,接踵而至的就是绝望。12月26日,姜岩在博客上贴了最后一张照片,就是引发夫妻大战的王菲和东方在罗马的那张亲密照。第二天,

60

风云网事

姜岩把博客密码告诉了上海的一位网友。随后,她吞下了300片“舒乐安定”,但被及时发现后送进医院抢救脱险。

29日下午约5点半,姜岩赶到王菲的公司,她在做最后的努力,试图在茫茫的海面上抓住最后一根命运的稻草。但偏偏天不遂人愿,两人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随后精疲力竭的她回到家里,站在24层的高楼之上,让自己融入到漫漫夜幕之中……

故事到这里仅仅是开始,其后网民们的人肉搜索引擎启动的网络暴力把这个老套的故事推向了新的高潮。

一个叫“皮鸭”的网民首先把姜岩自杀后博客的内容转发出来,很快各大论坛纷纷转帖,关注的网民越来越多。

《从24楼跳下自杀的MM最后的日记》成为网民争相转发的热帖,天涯、大旗网等各大网站以及全国各地的地方社区门户都开始讨论这个话题,大旗网还对此展开调查……

风暴的主角王菲和东方成为曝光率最多的“网络名人”,他们的照片、姓名、工作电话、家庭住址等背景都被网民们公布出来。

其后,随着王菲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在网上的公开,对王菲的攻击开始从虚拟世界延伸至现实生活。

2008年1月11日,王菲所在公司暂时停止两人工作,其后责令两人辞职。多拨网民赶到王菲父母所在小区,他们情绪激动,在王菲父母家门口写下“血债血偿”等字眼,还有一些网民轮番在王菲父母家楼下袭扰王菲。更令人恐怖的是一些网民发出的“通缉令”“追杀令”“悬赏令”,更是让王菲及其家人看得胆战心惊。

负心汉的总代表陈世美地下有知,定当庆幸他所生活在没有网络的年代,只是由于文人骚客的一支秃笔,他才成为遗臭万年的道德小丑,

着互联网的普及,人们越来越感受到网络还有“狰狞”的一面,扭曲的民意常常会给人们带来无尽的烦恼和痛苦。在

关注网络民意的同时,千万不要忽视“沉默的大多数”,他们的心声才是真正的舆情民意。

京城岁末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傍晚,萧瑟的冷风轻轻扫过寒冬的街道,在一幢高层建筑周围盘桓。突然,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从24层楼的窗口纵身跃出,瞬间便重重地摔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鼻孔流淌,女子永远合上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

这位纵身一跃的女子名叫姜岩。当她纵身一跃的时候,绝然不会想到,她的这一跳,引发了轰动国人的“中国网络暴力第一案”。

镜头在2006年的春天聚焦——

名牌大学毕业的姜岩与只有初中学历的王菲相爱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消息在朋友圈中迅速传递,多数人频频摇头,两位年轻人却坚定地走在了一起。

王菲虽只有初中学历,人却聪明伶俐,对广告设计尤为偏爱,在学校读书期间就屡获大奖。他后来进入一家广告公司,并在公司中一年连升三级,工资也拿到了近5000元。

2006年3月,姜岩和王菲完婚。不久,新婚的激情如潮水般渐渐退去,生活归于平淡,生活中两人的志趣开始发生变化,情感开始逐渐产生隔阂。这时,王菲认识了公司的女设计师东方。2007年“十一”长假,公司组织工作人员到意大利旅游。在意大利,异国的风景更加激发了两人的浪漫情怀,王菲与21岁的同事东方拍下了亲密照片……

悲剧的种子就此埋下。

回国后,两人的亲密照被姜岩发现。醋海翻腾之后,姜岩开始对丈夫穷追不舍。在姜岩的不断追问下,王菲承认和东方的婚外恋,从此两人开始陷入无休止的争吵中。

似乎又是一个痴情女子负心汉老套而又司空见惯的故事,古往今来,痴情女子理所当然高高在上坐在道德高地,可是,互联网却给这个古老的故事穿上了一件时髦的外衣——姜岩是个网络高手,她的痛苦在博客里尽情宣泄,2007年10月22日,姜岩写下死亡博客的第一篇。之后她锁定博客,使他人无法浏览。

感情沟通的路彻底堵死,接踵而至的就是绝望。12月26日,姜岩在博客上贴了最后一张照片,就是引发夫妻大战的王菲和东方在罗马的那张亲密照。第二天,

60风云网事

姜岩把博客密码告诉了上海的一位网友。随后,她吞下了300片“舒乐安而当今的陈世美们则没有那么幸运,排山倒海的网络定”,但被及时发现后送进医院抢救脱险。

舆论一次又一次袭击着王菲和东方以及他们的父母和29日下午约5点半,姜岩赶到王菲的公司,她在做最后的努力,试图家人,他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干忧,有的陷入了绝望。

在茫茫的海面上抓住最后一根命运的稻草。但偏偏天不遂人愿,两人爆王菲一直躲在北京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拒见任发了激烈的争吵。随后精疲力竭的她回到家里,站在24层的高楼之上,何媒体记者和陌生人,甚至连电话都没有,唯一与外让自己融入到漫漫夜幕之中……

部联络的方式只有一个电子信箱。3月,两度患上抑郁故事到这里仅仅是开始,其后网民们的人肉搜索引擎启动的网络暴症的王菲终于不堪其扰,在经历了4个月惊弓之鸟的生力把这个老套的故事推向了新的高潮。

活之后,最终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走向法庭。王菲将一个叫“皮鸭”的网民首先把姜岩自杀后博客的内容转发出来,很北飞的候鸟、大旗网、天涯3家网站告上了法庭,并索快各大论坛纷纷转帖,关注的网民越来越多。

要精神损害赔偿15.5万元。

《从24楼跳下自杀的MM最后的日记》成为网民争相转发的热帖,天王菲在起诉书中称:3家网站纷纷发表和刊载对他涯、大旗网等各大网站以及全国各地的地方社区门户都开始讨论这个话及其家人进行“侮辱诽谤”的文章,给原告及其家人题,大旗网还对此展开调查……

的生活、工作、名誉造成极为恶劣而严重的影响。

风暴的主角王菲和东方成为曝光率最多的“网络名人”,他们的照王菲的代理人、北京市一家律师事务所张律师表片、姓名、工作电话、家庭住址等背景都被网民们公布出来。

示,网民对未经证实的网络事件,发表具有攻击性、其后,随着王菲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在网上的公开,对王菲的攻煽动性和侮辱性的失实言论,造成王菲及其家人名誉击开始从虚拟世界延伸至现实生活。

损害;公开王菲及相关人员现实生活中的个人隐私,2008年1月11日,王菲所在公司暂时停止两人工作,其后责令两人辞侵犯隐私权。

职。多拨网民赶到王菲父母所在小区,他们情绪激动,在王菲父母家门从2008年4月的一天上午开始,“中国网络暴力第口写下“血债血偿”等字眼,还有一些网民轮番在王菲父母家楼下袭扰一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里坐满了王菲。更令人恐怖的是一些网民发出的“通缉令”“追杀令”“悬赏媒体记者和数十名网民,还有十几名网民没有领到旁令”,更是让王菲及其家人看得胆战心惊。

听证,站在法庭外面焦急地相互交流着信息,更有网负心汉的总代表陈世美地下有知,定当庆幸他所生活在没有网络的民趴在窗台,急切地向里面张望。

年代,只是由于文人骚客的一支秃笔,他才成为遗臭万年的道德小丑,

法院判定:两被告构成侵权,应停止侵权,向原

告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

这到底是一次正义的道德声讨,还是一次声势浩大的网络暴力?网络上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法院的判决似乎使持续数月沸沸扬扬的网络风暴尘埃落定,但这一案例的标本价值却值得人们深入思考。

俗语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古往今来,类似这样的三角故事演绎的悲喜剧轮番上演不胜枚举,这些八卦新闻充其量只能是填充都市小报的花边新闻。但是互联网的普及为这些花边新闻插上了翅膀,网络的新技

术又给这些新闻增添了无限的杀伤力,

然而,网络体现出的所谓民意却十分复杂,有冲动有急躁有起哄有夸张还有理性的缺失,肆无忌惮的网上民意终于得到了法律的惩罚。

网民盲目的网络暴力在2010年岁末的郭春平事件中发挥到极致,险些演变成政治事件。12月29日,胡锦涛总书记在北京考察民生工作时,看望了丽景园小区廉租房住户郭春平,当总书记问她房租多少时,郭回答“每个月就77元”。

这本是领袖关心平民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一桩。可有好事者在30日晚却在网上发帖,对郭春平承租资格发出质疑,声称她是北京的公务员,工作单位为“朝阳交警大队”,不属于困难人员。有人贴出照片称“郭春平女儿”旅游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还有网民声称郭春平将这套廉租房转租牟利。

网上立即争相转载,QQ聊天群、微博迅速传播,大批网民赶来围观,许多人信以为真,非理性情绪在网上迅速积聚蔓延,指责声、声讨声充斥网络,有人指责廉租房分配不公,有人指责政府“演戏愚弄和欺骗百姓”。郭春平与总书记的一问一答上升为政治问题。

随着北京市交管局否认此事,有关媒体采访了郭春平本人并对事实进行了核实,发现网上谣言纯属子虚乌有,网上照片中“郭春平的女儿”实际是长沙一所大学的研究生刘某。

真相水落石出,网上舆论迅速逆转。有网民认为,舆论监督在郭春平事件中“变了味”值得深思,还有网民从近年发生的网络围观事件中分析网络暴力的危害。联系近年来一些事件发生后,网民不问青红皂白,摩拳擦掌口诛笔伐齐上阵,盲目围观、盲目讨伐,最终走向网络暴力,网民“习惯性质疑”反映了中国网民的不够成熟。

61

范文八:网络暴力第一案

人 世 间 公民世界

关注网络民意的同时,千万不要忽视“沉默的大多 数”,他们的心声才是真正的舆情民意。 京城岁末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傍晚,萧瑟的冷风轻轻 扫过寒冬的街道,在一幢高层建筑周围盘桓。突然,一 个年轻女子的身影从24层楼的窗口纵身跃出,瞬间便重 重地摔在地上。鲜血顺着嘴角、鼻孔流淌,女子永远合 上了那双美丽的大眼睛。 这位纵身一跃的女子名叫姜岩。当她纵身一跃的时 候,绝然不会想到,她的这一跳,引发了轰动国人的 “中国网络暴力第一案”。 镜头在2006年的春天聚焦—— 名牌大学毕业的姜岩与只有初中学历的王菲相爱 了,这本来是一件好事,消息在朋友圈中迅速传递,多 数人频频摇头,两位年轻人却坚定地走在了一起。 王菲虽只有初中学历,人却聪明伶俐,对广告设计 尤为偏爱,在学校读书期间就屡获大奖。他后来进入一 家广告公司,并在公司中一年连升三级,工资也拿到了 近5000元。 2006年3月,姜岩和王菲完婚。不久,新婚的激情如 潮水般渐渐退去,生活归于平淡,生活中两人的志趣开 始发生变化,情感开始逐渐产生隔阂。这时,王菲认识 了公司的女设计师东方。2007年“十一”长假,公司组 织工作人员到意大利旅游。在意大利,异国的风景更加 激发了两人的浪漫情怀,王菲与21岁的同事东方拍下了 亲密照片…… 悲剧的种子就此埋下。 回国后,两人的亲密照被姜岩发现。醋海翻腾之 后,姜岩开始对丈夫穷追不舍。在姜岩的不断追问下, 王菲承认和东方的婚外恋,从此两人开始陷入无休止的 争吵中。 似乎又是一个痴情女子负心汉老套而又司空见惯的 故事,古往今来,痴情女子理所当然高高在上坐在道德 高地,可是,互联网却给这个古老的故事穿上了一件时 髦的外衣——姜岩是个网络高手,她的痛苦在博客里尽 情 宣 泄 , 2007年 10月 22日 , 姜 岩 写 下 死 亡 博 客 的 第 一 篇。之后她锁定博客,使他人无法浏览。 感情沟通的路彻底堵死,接踵而至的就是绝望。 12月26日,姜岩在博客上贴了最后一张照片,就是引发 夫妻大战的王菲和东方在罗马的那张亲密照。第二天, 姜岩把博客密码告诉了上海的一位网友。随后,她吞下了300片“舒乐安 定”,但被及时发现后送进医院抢救脱险。 29日下午约5点半,姜岩赶到王菲的公司,她在做最后的努力,试图 在茫茫的海面上抓住最后一根命运的稻草。但偏偏天不遂人愿,两人爆 发了激烈的争吵。随后精疲力竭的她回到家里,站在24层的高楼之上, 让自己融入到漫漫夜幕之中…… 故事到这里仅仅是开始,其后网民们的人肉搜索引擎启动的网络

暴 力把这个老套的故事推向了新的高潮。 一个叫“皮鸭”的网民首先把姜岩自杀后博客的内容转发出来,很 快各大论坛纷纷转帖,关注的网民越来越多。 《从24楼跳下自杀的MM最后的日记》成为网民争相转发的热帖,天 涯、大旗网等各大网站以及全国各地的地方社区门户都开始讨论这个话 题,大旗网还对此展开调查…… 风暴的主角王菲和东方成为曝光率最多的“网络名人”,他们的照 片、姓名、工作电话、家庭住址等背景都被网民们公布出来。 其后,随着王菲的个人资料和联系方式在网上的公开,对王菲的攻 击开始从虚拟世界延伸至现实生活。 2008年1月11日,王菲所在公司暂时停止两人工作,其后责令两人辞 职。多拨网民赶到王菲父母所在小区,他们情绪激动,在王菲父母家门 口写下“血债血偿”等字眼,还有一些网民轮番在王菲父母家楼下袭扰 王菲。更令人恐怖的是一些网民发出的“通缉令”“追杀令”“悬赏 令”,更是让王菲及其家人看得胆战心惊。 负心汉的总代表陈世美地下有知,定当庆幸他所生活在没有网络的 年代,只是由于文人骚客的一支秃笔,他才成为遗臭万年的道德小丑,

着互联网的普及,人们越来越感受到网

络还有“狰狞”的一面,扭曲的民意常

风云网事

常会给人们带来无尽的烦恼和痛苦。在

网络暴力第一案

文 徐江善

60

告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8000元。 这到底是一次正义的道德声讨,还是一次声势浩 大的网络暴力?网络上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法院的 判决似乎使持续数月沸沸扬扬的网络风暴尘埃落定, 但这一案例的标本价值却值得人们深入思考。 俗语说清官难断家务事,古往今来,类似这样的 三角故事演绎的悲喜剧轮番上演不胜枚举,这些八卦 新闻充其量只能是填充都市小报的花边新闻。但是互 联网的普及为这些花边新闻插上了翅膀,网络的新技 术又给这些新闻增添了无限的杀伤力, 然而,网络体现出的所谓民意却十分复杂,有冲 动有急躁有起哄有夸张还有理性的缺失,肆无忌惮的 网上民意终于得到了法律的惩罚。 网民盲目的网络暴力在2010年岁末的郭春平事件 中发挥到极致,险些演变成政治事件。12月29日,胡 锦涛总书记在北京考察民生工作时,看望了丽景园小 区廉租房住户郭春平,当总书记问她房租多少时,郭 回答“每个月就77元”。 而当今的陈世美们则没有那么幸运,排山倒海的网络 舆论一次又一次袭击着王菲和东方以及他们的父母和 家人,他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干忧,有的陷入了绝望。 王菲一直躲在北京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拒见任 何媒体记者和陌生人,甚至

连电话都没有,唯一与外 部联络的方式只有一个电子信箱。3月,两度患上抑郁 症的王菲终于不堪其扰,在经历了4个月惊弓之鸟的生 活之后,最终选择拿起法律的武器走向法庭。王菲将 北飞的候鸟、大旗网、天涯3家网站告上了法庭,并索 要精神损害赔偿15.5万元。 王菲在起诉书中称:3家网站纷纷发表和刊载对他 及其家人进行“侮辱诽谤”的文章,给原告及其家人 的生活、工作、名誉造成极为恶劣而严重的影响。 王菲的代理人、北京市一家律师事务所张律师表 示,网民对未经证实的网络事件,发表具有攻击性、 煽动性和侮辱性的失实言论,造成王菲及其家人名誉 损害;公开王菲及相关人员现实生活中的个人隐私, 侵犯隐私权。 从2008年4月的一天上午开始,“中国网络暴力第 一案”在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开庭审理。法庭里坐满了 媒体记者和数十名网民,还有十几名网民没有领到旁 听证,站在法庭外面焦急地相互交流着信息,更有网 民趴在窗台,急切地向里面张望。 法院判定:两被告构成侵权,应停止侵权,向原 这本是领袖关心平民再普通不过的小事一桩。可 有好事者在30日晚却在网上发帖,对郭春平承租资格 发出质疑,声称她是北京的公务员,工作单位为“朝 阳交警大队”,不属于困难人员。有人贴出照片称 “郭春平女儿”旅游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还有 网民声称郭春平将这套廉租房转租牟利。 网上立即争相转载,QQ聊天群、微博迅速传播, 大批网民赶来围观,许多人信以为真,非理性情绪在 网上迅速积聚蔓延,指责声、声讨声充斥网络,有人 指责廉租房分配不公,有人指责政府“演戏愚弄和欺 骗百姓”。郭春平与总书记的一问一答上升为政治问 题。 随着北京市交管局否认此事,有关媒体采访了郭 春平本人并对事实进行了核实,发现网上谣言纯属子 虚乌有,网上照片中“郭春平的女儿”实际是长沙一 所大学的研究生刘某。 真相水落石出,网上舆论迅速逆转。有网民认 为,舆论监督在郭春平事件中“变了味”值得深思, 还有网民从近年发生的网络围观事件中分析网络暴力 的危害。联系近年来一些事件发生后,网民不问青红 皂白,摩拳擦掌口诛笔伐齐上阵,盲目围观、盲目讨 伐,最终走向网络暴力,网民“习惯性质疑”反映了 中国网民的不够成熟。

61

范文九:隐暴力——网络:因为匿名,所以暴力?

网 络 上 对 “人 肉  搜 索 ”比较 客观  的认 识 一 般 是,

“人 肉 搜 索 ” 可

到严 重 伤 害 ,直 到 最 后 ,她 的 父 母 出面 写 稿 发文 章 ,   谴责 这种 “ 肉 ” 暴行 。 人   “ 肉搜索 ” 的动机 源 自于 网民的 公共 道德 意识 , 人

而 这 种 意 识 一 旦 被 利 用 也 容 易 滋 生 “网 络 暴 力 ”  。 20 0 7年 的 “ 香 小慧 受 虐 事 件 ”便 是 一 宗 典 型 的 利  丁 用 网 民公 共道 德博 取 同情 ,随 后 “ 肉搜索 ” 而产 生  人 的 “ 网络 暴力 事件 ”  。

甚至 被 众多 正义 之 士威 胁要 索 取性 命 ,这不 能 不说 是

“ 络暴 力 ” 的最好 反映 。 网   今 年 8 中旬 ,一 篇 《陕 西安 康 市 宁陕 县副 县长   月

唐新 成 与 女 千部 艳 照遭 曝 光 》的 帖 子 出 现 华 商 网 论

坛 ,又 是随 即被 各大 论 坛转 载 ,又是 网友在 微博 里疯

狂转发 。

以发 动 网络 大 众

的 力 量 ,把 “   互 助、分享 ” 的精

原来 ,被 疯传 的 “ 照 ”是一 名 叫 “ 艳 网络特 工 ”   的发 帖 人 弄 虚作 假移 植 出 来 并传 到 网 上的 裸 照 。 自. 8

2 0 年 7 中旬 ,一 位名 叫丁 香 小慧 的女 孩 遭后  07 月

妈虐 待 的事 件经 某 电视 台 曝光 之 后 ,一 些 网站 和 知名  论坛 以 《史 上 最 恶 毒 后 妈 把 女儿 打 得 狂 吐 鲜血 》等

神 发 扬 光 大 , 以  比警 察 还快 的速

度 揭 露一 些 被 隐  藏 的事 实 真 相 。

月 9曰起 ,“ 网络 特 工 ”便 在 网上 多 次联 系 宁 陕 县政

府 办 ,要求 当 事人 向其 汇款 2 万元 ,要是 不 汇款 ,就   将唐 新成 的 “ 照 ”发 到 网上晒 晒 。8 2 日 ,陕 西  艳 月 5

有罪 推 定式 的标 题 加 以夸 大报 道 ,随 后立 即被 疯 狂转

载 。这一 “ 上 之最 ”系 列的 帖子 一经 转载 不 久 ,就   史 有 网民 “ 肉 ”出女 儿丁 香小 慧的 继母 陈彩 诗 的住 址 , 人

省 宁 陕县 外 宣传 办公 室 通过 调查 证 实这 些裸 照属 移植

照片 ,随 后对嫌 疑 人 “ 网络 特工 ”进 行抓捕 。唐 新成   所遭受到的 “ 网络 暴 力 ” ,其恶 劣 程度 似 乎 已经 不亚

于在光 天化 曰之 下真 刀实枪 的 抢劫 。

但 如 果 “ 肉搜  人 索 ”搜 过 了 火 ,   把 无 助 于 了解 真  相 的 隐 私 都 曝

光 ,甚 至 将 当 事   人和 其 亲 人 好友  的 联 系 方 式 ——

并上 门谩 骂她 为 “ 恶 毒 的后 妈 ” 最 。一波 又 一 波 的责

骂和 污蔑 让 这 名年 轻 的后 妈承 受 不住 巨大 的 压力 ,最

后只 能 求助 媒 体 ,跪 地 喊 冤 。后来 ,

为 了陈彩 诗 的 安  全 ,当地 公 安机 关不 得 不把 陈保 护起 来 ,以防 止 “ 网  络暴 力 ” 发展 成 “ 实暴 力 ” 现 。经 过公 安 机关 的 调 查  和 网 民的 后续 确 认 ,“ 香 小慧 事 件 ”最 终 以 “ 丁 善意   的谎 言 ”逐渐 平 息。

8 2 日晚 ,一条 名为 “ 上最 牛 的超 速拍 照取  月 1 史 证 图 ”的 配 图微 博在 网上 流 传蔓延 ,图片 中是一 位司  机 ,这 名司 机技 术似 乎 已经 达到 炉 火纯 青 的程度 ,他

边 驾驶 一 边摸 向副 驾 驶座 位女 孩 的胸 部 。图为 画面

为 电子眼 所 拍,时 间为2 1 年7 2 01 月 9目 1 点 5 分   4 6

3 O秒 。拍 摄地 点 为 四 川 绵  ̄ 2 5 0 5 km+1 0 Hs 0 线 3 6 8 m

事 实 是 ,6 的 丁 香 小 慧 从 未 遭 到 后 母 的 毒 打 , 岁   而是 因为丁 香 小慧 患 病 ,家庭 无 法承 担 医疗 费用 。 因  而有 “ 网络 高人 ”毛 遂 自荐 ,说他 可 以利 用 网民的 同  情 心和 道德 感 ,通 过 网络 炒作 让 八方 支援 ,达到 一 劳  永逸 的效 果 。   “ 网络 高 人 ”深 知 如 果 单 单炒 作 小 女孩 得 重 病 ,

肯定 难 以奏 效 ,因为 网络 上类 似事 件 太 多 ,网 民已经

公 开 ,搅 得 他 们   永 无 宁 日 ,就 会  让 “人 肉 搜 索 ”

走 向反 面 。

路 段 。随后 ,又 是 “ 肉搜索 ” 人 ,以接近 3 0 6 。的视 角  把这 名司 机 的私人 信 息揪 了出来 。该 “ 奶 门 ”事 件  摸

出现 , 又迅速 引来 一波 波关 于 “ 络暴 力 ”的讨论 。 网

匿 名 :以键 盘 为 武 器

在 网络 上 ,大多 数 网 民并没 有对 事件 进 行真 实全

产 生 了 “ 有余 而 力 不 足 ”的 麻 木 。 只 有 制造 一系  心 列 的谜 团 ,揭 露所 谓 人性 的丑 恶 , 网友才 会 震惊 和 关

面的 了解 ,一般 只是 以 一颗 同情 心和 道 德意 识 ,根据

自己单 ~片 面 的信 息来 源 ,夹杂 着 主观 臆断 ,对 信息

注 。于 是 ,“ 网络 高 人 ”用 几 天 的 时 间 ,酝 酿 出了整

个 “ 丁香 小慧 被 后妈 毒打事 件 ”  。

进行 复 制 、修改 并转 播 。中 国青 少年 心 理化 教育 中 心

实践 基 地 总 督导 应 力 教授 认 为 ,“ 良好 的 动机 一 般情

况下 会 引发 正面 的行 为 ,但 在一 些情 况 下 ,动机 和行

“ 网络 高 人 ”对 网 民们 描 述 了这 么 一 个善 意 的 谎

言之 后 ,在 “ 上最 毒 的继 母 ” 史上 最冤 的 继母 ” 史 、“

和 “ 史上 最可 耻 的新 闻 ”的 网络 口水 战中 ,也 是因为

为结 果 却 会 出现 偏 差 甚至 相悖 的

情 况 ” 。这 种 情 况一

旦出现 ,“ 网络 暴力 ”便 产生 了。   虽然 复 制 、修改 和 转播 都发 生 在虚 拟 的 网络 ,然

网络 ,一 场 由多 家 网站发 起 的 “ 救丁 香 小慧 ”捐 助  救

活动 也在 悄悄 进行 。

而 ,“ 络是 虚拟 的 ,伤 害却 是真 实 的。 网 ”江 西省 社科   院教 授 李 云 龙认 为 ,所 谓 的 “ 网络 暴 力 ” ,简而 言 之

就是 在 虚 拟 的网 络 中 ,“ 键盘 为 武器 ”群体 攻 击他   以

“ 网络 高 人 ”的 目的 达到 了 ,但 是 ,在这 个 带 有

戏剧 色彩 的 事件 中 ,被 “ 网络 暴 力 ”伤 害 最深 的可 能

要算 丁香 小 慧的 继母 了 。在 “ 网络 暴 力 ” 这种 不对 称

人 ,仗着 网 友的 匿 名身 份肆 无忌 惮地 对 事件 当事 人进   行抨 击 ,却不用 为 自己的行为 负任 何责 任 。

随 着 网络 的 日益 普 及 ,“以键 盘为 武 器 ”的 人 群  越来 越庞 大 ,因而 “ 网络暴 力 ” 问题 也越 发 明显 ,正  因为 如 此 ,几年 来 ,如 何减 少 网络暴 力 的讨 论就 从细   水长 流 汇成 一股 潮 流 。其 中 ,最 大 的争 议或 许就 是 是  否采 用实 名制 这个 问题 了 。   支 持网 络匿 名的 人 认为 ,通 过实 名制 解决 “网络  暴 力 ”问题 是十 分 不现 实 的想法 ,在 当今 私 有财产 明

《看 世界 》 2 0¨ 年 0 9月 下   l   7

的暴 力 中 ,一 个人 在虚 拟 世界 里 无数 人 的攻 击之 下难

以 有招 架 之力 ,就 像丁 香 小慧 的 继母 一 样 ,这 些网 络  事件 还 未得 到 证实 ,网 民就轮 番 猛炸 ,发 表 无根 无 据  的侮 辱性 言 论 ,使 她 在来 不及 借 助 网络 以澄 清真 相 之  前 。就被 暴 力 口水 淹没 。   现在 ,网上 越 来越 多 的 网民似 乎 也认 } 了这 个  只到 问题 。在丁 香 小慧 事 件的 真相 昭 然 于世 之后 ,一位 网  友 说 ,在真相 出来 之前 ,那 位后妈 就被 骂 得狗 血淋 头 ,

I 题 I oi 话   pc T

“ 字 世 界 将 不 再是 一 个 没 有法 律 约 束 的疆 域 ” 报  数 。 告 认 为 ,现 在 已经 是 时 候 给 网 民 一个 有 所 约 束 的 自

由网络 了 。

支持 “ 寞名 制 ” 的还有 Fa e oo c b k市场部 经理 兰

迪 ・ 克伯格 ,她说 : 实 名制下 的网络游 民表现得更  扎 “

加文 明 …… 我认 为人 们通 过 匿名隐藏 自己的 身份 ,使

I   曩

≯。一

他们 感 觉 像藏 身 紧 闭 的门 后 ,可 以言 无 所忌 。 因而  ”

1   _ 眯

她也呼 吁 : 我 想是 时候驱 逐那些 游荡 在网络各处 的假  “

面舞者 了

。  ”

囊l 睥 躜 攀晦 鲁耱茸 弼关摹, 簸不曩红 任 2 十事舞  豳l  西 j贯  . 璇鹪 硝 畦 睦囊 1魏所 ■t字商鲁 薜不墨公 蠢载

但 遁不要攻 毒泰构襄^   ,

虽 然 “ 名制 ”有 诸 多 不 合 理 之 处 ,但 是 ,正  实

如 美 国主流 媒体 所做 的那 样 ,越来 越多 的网 络专家 指

重 t 。

嚏} 麟E 蕊对 ^§ 囊 脯 i 蓑 l

出 ,网络实行 “ 名制 ”似乎 已是大 势所趋 ,这 一制  实 度 也将 逐渐 得到 广泛 认 同。 只是 , 目前 在中 国 ,还 有  很长 的 路要 走 。中国 互联 网络 信息 中心 互联 网发展 研

究部 主任 刘 冰便认 为 ,想在 国内一 步到 位实行 “ 名  实

《静 ’  目

. 赣 姨甓' 遗

≯一

雾  0 霪 蘩   鬟辫

制” 是很难 的 , 但是可 以让 网民在 “ 名 ” “ 名 ” 实 和 匿   显增 多 、公 民 自由要求 强烈 的形 势下 ,网 民更 关注 的  已经 不 是生 存和 小 概率 的 人 身安 全 问题 ,而 是 自由 ,   他们 更多需 要的 是私密 受到 保护 。而 “ 匿名 身份 ”便

( 圈 )郭美 美 微 博 主 页  上

之 间有 所选 择 ,然后鼓 励 并 引导大 家实 名上 网 、诚 信  上 网。 比如 让 “ 实名 制 ”上 网的 网民 比匿名上 网的 网  民在 浏览 网站和 使用 即时通讯 工具 给予便 利等等 。

能 给 了网 民一个 自由表达 的环 境 ,即 使 由此 产 生 了一

些 违法 违规 的 “ 网络暴 力 ”事 件 ,也是追 求言 论 自由

必 然付 出 的代价 。也 有人 认为 ,网络 的魅 力 就在 于 匿  名 ,用 实名 发帖 ,没 有安 全感 ,无 法施 展手 脚 ,难 以

关键还是 网民

不 过 ,对于 防止或 减少 “ 网络 暴力 ”的努 力 ,也

有不 少 人 认 为 :“ 名 制 ”最 终 对 解决 “ 实 网络 暴 力 ”   问题没 有实 质性 效果 ,而 网络 匿名 身份也 不是 “ 网络

完 全表 达 自己的 真实 想法 ,在 网上 将很难 看 到精 彩的

文章。

暴 力 ”产生 的主要 原因 。

中 国 人 民大 学 教 授 陈 力丹 便 认 为 ,“ 网络暴 力 ”

“ 实名制 ”是大势所趋

支持 “ 名制 ”的 人认 为 ,“ 络暴 力 ”之所 以  实 网

产 生 的主要 原 因并 不在 于匿 名性 ,而是 在 于网络发 言

支 持 实 名 制 的 还

者 的素 质不 高 。在现 有 的技术 手段 下 ,如果 一个人 在

不断 发生 ,正是 因为 网民的 “ 名身份 ”让 他们 随心  匿

有F c b o 市场  aeo k

部 经 理 兰 迪 -扎  克 伯 格 ,她 说 :   “实 名 制 下 的 网

络 游 民 表 现 得 更  加 文 明 … …我

网上言

论不 当 ,有关 部 门想追 查 ,很快 就能 查到这 个

人 的真 实身 份 ,只是在 目前 ,很多 网络暴 力事 件并 未  上升 到司法 程序 。   清 华 大学 教授 金兼 斌也 认 为实 名制和 匿名 制 只是

所欲 地发 表言 论 ,而不必 因 责任 而担 忧 ,现宴 世界 中

的正 人君 子和 贤妻 良母 ,在 网络 上套 上一 个模 糊并 统

了身份 的 匿 名面 具 ,立 即华 丽变 身 为 “隐形 人 ”  。

而 网民一 旦无所 顾虑 ,便 带 来 了污言 秽语 、恶意 的谣  言或 煽动 性言论 ,使 网络 成 为一种 伤 人的 平台 ,俨然

网 民上 网身 份的 不 同形 式 ,最终 在解 决 “ 网络 暴力 ”

问题 上并不 会起 到多大 作 用 ,“ 只要你 在网 上活动 过 ,

个粗野 、偏执 、刻 薄和低 级趣 味的天 堂 。

就 留下 了蛛丝 马迹 ,要 找是 肯定 能 找到 的。未 来当 人  们逐 渐认 识到 这个 情况 后 ,实 名和 匿名之 间的 落差 会

越来越小 ” 。因 而金 教 授 认为 ,只 有 让越 来越 多 的 网  民认识 到 “ 匿名 身份 ”并不 能保 证 自己在网络 上横冲  直 撞依 然高 枕 无忧 ,从 而谨慎 约束 自己在 网络上 的行  为 ,才 能最终 逐渐 消除越 来越 多的 网络暴力 事件 。

日本 名 古 屋 大 学 的 心理 研 究 小 组 对 于 网 络 上 的

“ 匿名 现象 ”也是 颇为 忧 虑 ,该小 组 认为 ,通 常 人们  会 遵守 社会 规范 ,但 如果 匿名 的方 式确 定 自 己不 会受  到惩 罚或 责备 ,他就更 倾 向于违反 规则 来保全 自己。   正是 有这样 的忧虑 ,早在 2 0 0 8年 ,率 先提 出网络  进入 “ e 20 W b .”时代概念 的蒂姆 ・奥 莱利和维基 百科

认 为 人 们 通 过 匿

名 隐 藏 自 己 的 身  份 , 使 他 们 感 觉

像 藏 身 紧 闭 的 门

后 , 可 以 言 无 所

忌。 ”因而 她 也 呼

从近 几 年 的网络 状况 来看 ,应 力教 授 认为 ,假 如

不 遏制 这种打 破道 德底 线的 “ 网络 暴力 ”现象 ,也许  有 一天 ,可能 诱发 群体 性 恐慌 ,会 使人减 弱对 网络 的

信 任 感 。 实 际 上 ,至 少 在 目前 ,网 络 暴 力 还 是 无 处 不

创始 人吉米 ・ 威尔斯 就 曾先后 推出七 条 “ 客行 为准  博

则” ,都 强 烈 主 张 网 民 必 须 “ 名 制 ” 注 册 和 评 论 。 实

吁 : 我 想 是 时 候  “ 驱 逐 那 些 游 荡 在

现 在 ,《华 盛 顿 邮 报 》和 《纽 约 时 报 》以 及 其  他 一 些 美 国 主 流媒 体 也 已开 始 考 虑 要 求 评 论 者 先 注  册 ,提 供 某 些 特定 的个 人 信 息 之 后 再 发 表 评 论 。 美  国政 府最 近 发

布 的 《网络 空 间 国 际 战略 》报 告 也说

1   《 世 界 》 2  年 0 8 看 01 1 9月 下

在 ,很多 人在 不知 不觉 中 参与 了暴 力的 实施 ,也在 无  意间, 可能 成为 下一个 网络暴 力的 受害者 。这些人 中 ,   有我 ,也有 你 。圜

网 络 各 处 的 假 面

舞 者 了 ”  。

范文十:网络不容暴力撒野

网络不容暴力撒野

网络暴力,是互联网上的恶之花,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其受害者。心中有光,阴霾自散。能对别人“键”下留情,自己也就有足够的强大抵抗来自任何地方的寒流和恶意

互联网是一个生产奇迹的地方,一家不起眼的企业转眼可能成为行业巨头,一个刚上市的应用一夜之间可能火遍全球,一句漫不经心的吐槽不经意就能引发全民狂欢。当大家都习惯看互联网上的造神运动之时,却经常忽略互联网强大的后坐力,也能在转瞬之间毁掉一些美好的事物。

网络暴力,就是互联网上的恶之花。这个随着互联网普及而日益严重的问题一直在发生,却又不断被忘记。从“成都女司机被打事件”到“学生为女老师打伞”,从“揭发何炅吃空饷”到“炮轰重庆高考作文”,一大波人肉、爆料、段子、恶搞来袭的背后,很少有人会注意到话题当事人所受的伤害。

的确,这是一个充满了自嘲、自黑和反讽的时代。人们的宽容度和忍受度较之前网络时代有了很大变化,但“一夜成名”并不是每个人的梦想。不是谁都有某些“网红”那样的厚脸皮,也不是谁都能像有些明星一样率一众水军展开反击。大部分网络暴力的受害者,都会在承受了精神甚至身体的创伤之后,忍气吞声,无处申诉。这种无力感虽然发生在互联网上,但它和家庭暴力、校园暴力等其他凌辱一样,带来的是现实中的痛苦和伤害。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样浅显的道理在互联网上好像行不通了。想一下,有多少网民没有跟着互联网热点起哄过?有多少粉丝没有为自己的偶像攻击过?有多少人在看到羞辱段子的时候没有点赞或转发过?很多在现实生活中彬彬有礼的人,在网络上变得戾气横生,充满攻击性,暴露自己内心的阴暗和龌龊。 但又有多少人想到过,在互联网上,每个人都有可能是网络暴力的受害者,每个人都可能是弱势群体,无论你是明星还是普通人,无论你是官员还是员工,无论你是记者还是路人,今天可能会因为“人肉”出某个新闻热点人物而沾沾自喜,明天自己所有的个人资料就可能被挂在网上,供人观赏。

近几年,随着大众信息安全意识的提升,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法律法规不断健全。但由于网络上追本溯源很困难、涉及的责任主体太多、侵权证据难以确定等原因,“法不责众”成为互联网上很多人肆无忌惮伤害别人的借口。法治之光驱散不开网络暴力的阴霾,维权的理想照不进受伤的现实,这种现象值得警醒,也应该反思。

我国当前有加强对互联网规范和管理的大量法律法规,但这些法律法规却缺乏深刻的网络针对性。对网络侵权案件的处理方式,也主要将相对应的法律法规复制应用到了互联网上,这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互联网伤害案件的特殊性和复杂性。遏止网络暴力,需要制定更加有针对性的法律法规来规范网民言行,惩罚伤害行为,维护受害者权利。

网络暴力,是互联网上的恶之花,每个人都可能成为其受害者。心中有光,阴霾自散,对别人善良,就是放自己一条生路。能对别人“键”下留情,自己也就有足够的强大抵抗来自任何地方的寒流和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