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闲桂花落

人闲桂花落

【范文精选】人闲桂花落

【范文大全】人闲桂花落

【专家解析】人闲桂花落

【优秀范文】人闲桂花落

范文一:人闲桂花落

吃了一块桂花糕,所以想到了桂花。   桂花的香味很独特,有一种甜到腻人的香气。记得小时候,奶奶的橱柜里常备有一瓶糖桂花。甜甜的糖桂花,直接吃会齁得嗓子哑,然而挑出来那么一点,放到别的食物里,马上就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比如红豆粥、糯米藕、豆沙包……放上一点糖桂花,味道立即变得大不同了。   桂花的甜,与茶也是绝配。特别喜欢桂花乌龙茶的味道,轻轻一泡,满室甜香。这种香,会让人恍若置身秋日的桂花丛中,看见黄白色的细碎小花,散落一地。   桂花还特别适合与芸豆匹配。煮的软软的芸豆,放上糖桂花,甜甜糯糯的,让人停不了口。还有山药,蒸熟的山药碾成泥,浇上桂花酱,味道格外香甜。   突然发现,适合与桂花搭配的,都是软糯之物。坚硬脆嫩的食物,与桂花的气质不相符。其实,有很多花都可以做成食物,比如玫瑰花可以制成玫瑰膏、玫瑰饼,还有玫瑰茶和玫瑰蜜饯,然而,食玫瑰时仍然会有一种“这个不能算是食物”的感觉,觉得吃掉它有些牵强。还有茉莉花,用它泡茶自不必说,可用来入菜却稍有欠缺。有人曾用茉莉花炒虾仁,据说味道不俗,比龙井虾仁更妙。然而,茉莉的气味太清香了,总有让人不可亵渎之感。而且,有句俗语叫“茉莉花喂牛”,所以,每当吃到茉莉花的时候,总会让人有种“自己莫非是牛?”的惶恐。可桂花就全然不会。桂花,是理所当然的鲜花,也是理所当然的食物,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享受桂花之味,桂花之美。   说起桂花,还有一个美食不得不提,那是我儿时最爱的零食——桂花小豆冰棍。因为是用红豆沙做成的,所以它不像普通的水果冰棍那么硬。一口咬下去,桂花和红豆的香甜味道在口中蔓延,那种感觉真是幸福。记得小时候,有一家食品店的桂花小豆冰棍做得最好,最出名。以至于每次路过,都必须买一根吃才罢休。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那家食品店仍然在卖同样味道的冰棍,连包装都没有太大更改。虽然现在,它已经算不上什么特别好吃的东西,然而那种怀旧的味道,还是让很多人念念不忘。

吃了一块桂花糕,所以想到了桂花。   桂花的香味很独特,有一种甜到腻人的香气。记得小时候,奶奶的橱柜里常备有一瓶糖桂花。甜甜的糖桂花,直接吃会齁得嗓子哑,然而挑出来那么一点,放到别的食物里,马上就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比如红豆粥、糯米藕、豆沙包……放上一点糖桂花,味道立即变得大不同了。   桂花的甜,与茶也是绝配。特别喜欢桂花乌龙茶的味道,轻轻一泡,满室甜香。这种香,会让人恍若置身秋日的桂花丛中,看见黄白色的细碎小花,散落一地。   桂花还特别适合与芸豆匹配。煮的软软的芸豆,放上糖桂花,甜甜糯糯的,让人停不了口。还有山药,蒸熟的山药碾成泥,浇上桂花酱,味道格外香甜。   突然发现,适合与桂花搭配的,都是软糯之物。坚硬脆嫩的食物,与桂花的气质不相符。其实,有很多花都可以做成食物,比如玫瑰花可以制成玫瑰膏、玫瑰饼,还有玫瑰茶和玫瑰蜜饯,然而,食玫瑰时仍然会有一种“这个不能算是食物”的感觉,觉得吃掉它有些牵强。还有茉莉花,用它泡茶自不必说,可用来入菜却稍有欠缺。有人曾用茉莉花炒虾仁,据说味道不俗,比龙井虾仁更妙。然而,茉莉的气味太清香了,总有让人不可亵渎之感。而且,有句俗语叫“茉莉花喂牛”,所以,每当吃到茉莉花的时候,总会让人有种“自己莫非是牛?”的惶恐。可桂花就全然不会。桂花,是理所当然的鲜花,也是理所当然的食物,我们可以理直气壮地享受桂花之味,桂花之美。   说起桂花,还有一个美食不得不提,那是我儿时最爱的零食——桂花小豆冰棍。因为是用红豆沙做成的,所以它不像普通的水果冰棍那么硬。一口咬下去,桂花和红豆的香甜味道在口中蔓延,那种感觉真是幸福。记得小时候,有一家食品店的桂花小豆冰棍做得最好,最出名。以至于每次路过,都必须买一根吃才罢休。如今,二十几年过去了,那家食品店仍然在卖同样味道的冰棍,连包装都没有太大更改。虽然现在,它已经算不上什么特别好吃的东西,然而那种怀旧的味道,还是让很多人念念不忘。

范文二:人闲桂花落

在我国南方的很多地方都有桂树生长。一到开花的季节,满城飘香。或金、或银、或红得像一把火,阵阵花香中人们又开始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桂花大概可以开差不多半月有余,桂花不但可观可闻,同样能食能医,难怪李清照对桂花有这样的注解——“自是花中第一流”。  桂花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气味浓郁,诗人对桂花有“无花敢斗香”的赞誉。桂花的香气来自于其含有的大量挥发性物质,包括一些醇类物质和一些烯类物质,因此当桂花被制作成了干桂花后,味道会大打折扣。曾经有人将新鲜的桂花用自然风干的方法和微波炉加热的方法来处理桂花,发现桂花在被干化后,颜色变黑、味道变淡,和新鲜的花苞无法相比。当然想留住桂花滋味的古人也为我们解决了这个难题,将新鲜桂花直接腌制,比如制作成糖桂花或者桂花蜜,滋味不但香甜,气味也能更长时间地保存下来。  桂花分成:丹桂、金桂、银桂、四季桂等,丹桂、金桂和银桂均在8月前后开花,而四季桂则是一年四季都可以开花,因此它们的颜色和味道也不尽相同。丹桂、金桂和银桂每年只开一季,味道显得更加饱满和浓郁,相比较而言,四季桂则味道淡雅,颜色也柔和许多。通常用来制作糖桂花的鲜桂花也多为丹桂和金桂,方法十分简单,只要稍稍一点盐提前杀一下(也可以不杀),之后便将糖和桂花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在一起,慢慢地等待结晶成漂亮的糖桂花,之后或做圆子,或做甜汤,任君烹饪了。糖桂花可以存放很长时间,一年四季都可以品尝到桂花香岂不是美事一桩!  在我国南方有很多地方都产不错的桂花,广西、广东、福建、浙江都可以找到品质出众的桂树。广西桂林更是被称为“桂树成林”的地方,桂花在桂林已有千余年的栽培史。由于桂林得天独厚的气候和土壤条件,桂花在桂林生长极佳,其树冠圆整、枝叶婆娑。每到秋季,整个桂林都浸润在桂花沁人的醇香中。福建浦城则被誉为“丹桂之乡”。丹桂树每临中秋时节开花,短短的二十多天中,有二次开花期,第一次人们称为“佛花”,只有扑鼻香,但却见不到花;第二次开花时,人们就在树下铺上几张谷席,用长竿往树枝间轻扫,将扬落在谷席上的花扫拢后,再用白鹅羽毛把花蒂枝梢剔净,放滚沸的开水里泡,用来制作桂花茶。  天然的食材往往都有一定的药用价值,桂花同样如此。桂花树以花、果实及根入药,秋季采花,春季采果,四季采根,分别晒干,之后成为不同处方中的一味药材。桂花性温、味辛,入肺、大肠经,煎汤、泡茶或浸酒内服,有温中散寒、暖胃止痛、化痰散淤的作用,对食欲不振、痰饮咳喘、痔疮、痢疾、经闭腹痛有一定疗效。脾胃虚寒及脾胃功能较弱的人可以适当喝桂花茶,能收到温胃的奇效。

范文三:人闲桂花落

曾经读过一篇散文,写的是作者坐在桂花树下静静品茗的时候,风起,那不期而至的桂花,落入杯中的情景。那份自然的融洽,那份天然的香味,曾经让我艳羡不已。   可是身处北国,又不能赶在秋来的时候,奔赴南方一了心愿,所以桂花以及桂落的情景在我心中就成了一道无法还于现实的风景。   去年秋天的一日,忽然于忙碌间接听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她如丝弦般的南音穿过千里迢迢的山水,把桂花的消息告诉我。她说她现在就在桂花树下,看那串串奶白色的小花,一簇一簇地围坐在万叶丛中,煞是漂亮可爱。还有那浓郁的香味,正随风送出百里,她盛情地让我闻闻,仿佛花香真的可以穿过千里话线,抵达我的鼻尖。   我想像不出那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可是跟随着她的话语我仿佛真的闻到了桂花浓郁的芳香。不几日。朋友就用信封给我寄来了桂花。对我来说,那是怎样的一份惊喜呀。   我轻轻地打开信封。就像怕惊醒一场美梦。信封里还有一个信封,但奔放的香味已经掩藏不住了。北方的秋风比我还急,已经把桂花的香味挥扬开去。   当褐色的小小花瓣,从信封里滑出。我有些失望了。这些曾经鲜嫩的桂花经过长途跋涉,已经形容枯槁,朋友描述的那种娇嫩水灵的奶白色,已经被信封吸走夺去,宛若那些被岁月磨蚀衰老的红颜女子,让我心痛。   沉寂了有些日子,朋友又打来电话。她说下雪啦,你能想像得出,风起的时候,铺天盖地的桂花飘落的景象吗?我现在就在桂花雪里,头发上、衣服上全是桂花,真所谓的“人闲桂花落”呀。她那亦嗔亦喜的语调差点让我嫉妒死了,很渴望自己也能沐浴一场桂花雪。但我有的仅仅是一袋年华已逝的桂花。   入冬以后,窗外开始飘起雪花。望着沸沸扬扬的雪花。又想起了桂花,心中不觉怅然。呆呆愣愣之间,忽发奇想,茶店里不是有茉莉花茶吗?有茉莉花茶难道就不能有桂花茶吗?经过茶师侍弄的桂花应该保留着桂花基本的真容吧。兴之所至。立即顶风冒雪前去寻觅。   可是,走过很多大大小小的茶店。均告知没有桂花茶。期期艾艾的当口,拐入一条不起眼的小街,眼前出现了一处很小的茶店。入得门来,一股茶香扑鼻。我说明来意,捎带着说已经走了很多茶店而不得。娇小利索的女店家微笑着说你来对了。即入里屋捧出一筒茶来,说这是上好的龙井配以金桂,这金桂是桂中上品,自家院子里的。看那茶中金桂,竟是一粒一粒桔黄色的颗粒。店家见我疑惑,笑说它在热水里就会舒展开的。再三致谢之后。抱着半斤茶叶冲进风雪里,怀中竟温暖异常。在风雪中行走,仿若了朋友似的。“桂花”雪落满头发、衣服,而那真正的桂花却在我怀中,像就要了却的一桩心愿,让我喜不自胜。   现在,落雪的日子,在温暖的房间里,守着一杯纤绿丛中金色桂花点点盛开的热茶,看窗外那些沸沸扬扬的“银桂”静静地飘落,谁说喧闹的北方就不能“人闲桂花落”呢?

范文四:作文:人闲桂花落

千古盛唐,百花争艳,我却唯独爱上你这朵宁静而芬芳的桂花——王维。

倘若太白是谪落凡间的真仙,子美是行游人间的佛陀,那么摩诘便是隐于红尘的尊者。用诗人的慧眼观看世间,用画家的笔触勾勒人生,用佛陀的禅心涤荡自身,辋川上淙淙流淌的溪水濯尽你衣襟上的尘俗,青翠茂密的竹林蕴养你胸中的灵秀。

太白如莲,摇曳世间,出淤泥而不染,子美若萍,浮于世间,感众生悲苦,摩诘是桂,飘于世间,观万物生死。

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人心闲淡方可见桂花轻落,轻落的桂花浮于辋川淙淙的溪水上,映照着摩诘精神的家园。

我愿化作一片,雪飘散在摩诘的田园,浸润他微干的笔墨,怀着虔诚的心倾听他空灵的禅音,参悟他水墨中玄远的禅理。

摩诘十七岁出门远行便留下了思乡的千古绝唱“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初涉情海,又留下了爱情的绝美篇章“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十七岁的远行,你开启了你精神的田园。

后来你倦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在那宁静而悠扬的琴声中走来,我又见到了一个温润如玉,优雅从容的摩诘,你有着“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的恬静,你有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的淡泊,你有着“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的闲静。让我再一次窥视你那田园的一角,闲静的令人沉醉,淡泊的让人迷恋。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僚何日更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在经历服药装哑,被逼为官,后幸得其弟相救的大起大落后,尘世间早已没有了你的寄托,你开始有了佛的心境“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群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中那随波任远的禅机。却也未失人的深情“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解缆君已遥,望君犹伫立。”那浓郁深情,扦面而至。

洋洋洒洒四百首,是仁山智水的恩赐的情思,是生命笔墨挥洒的丹青,是闲淡的灵魂低吟的禅语。

再一次爱上你,在望川上闲看桂花轻落,一盏青灯,常伴古佛的桂花。

范文五:悠游品培田人闲桂花落

从长汀去连城的半道上看到培田古村的路标,于是便下了车,叫上摩托,一路兜风地到了培田。   村口,有一座醒目高大的青石牌坊矗立在道中。近看牌坊上的浮雕双狮舞绣球、双凤朝阳等图案已经斑斑驳驳地有些年代了,但匾额上“恩荣”两个擘窠大字还很清晰。在不远处的树阴下,有一架古老的水车在哗哗的流水中发出“嘎吱嘎吱”地响声。这久违的声音,恍如隔世的音符,低吟着动听的乡谣;古树、牌坊、溪流、水车,演绎着浓郁的乡村风情。   培田,一座山凹里的村庄,如田原风光画一样美丽。蓝天白云,青山环绕,一簇一簇的古色民居绵延在绿阴之中。走进这座清幽质朴、历史遗迹丰富的古老村庄,如同走进一座神秘而又充满魅力的客家古建筑文化的部落。   漫步于村里的老街上,听着脚下鞋掌磕击青石板路面而发出的一声声回响,一如历史的回音。这条宽两米左右的街道两旁,老式的店铺还存留下不少,有豆腐坊、小药铺、剃头间、水酒廊、杂货店等。那油漆剥落的老店铺依稀可见旧日的繁华;冷静的老街里似乎还回响着当年的叫卖声……在这条弯弯曲曲的老街上,除了店铺,和店铺改做住户的人家外,还有两座上百年的宗祠——“衡公祠”和“久公祠”。虽已陈旧得斑驳褪色了,但还能见当年建筑时的考究。古祠门庐飞檐翘角,雕梁画栋。大厅高悬金色画匾,窗牖镂雕木刻。石柱刻出楹联,木壁绘上漆画。这两座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古宗祠不仅显示了当年工匠精湛的建筑工艺水平,更能体现出客家人的文化品味和敬祖睦宗的传统美德。留连在这条古韵犹存的老街上,总会让人忍不住一顾三回头地多看上几眼。的确,这里有不少耐人寻味的古迹。   培田村不大,只有300多户人家,却有宗祠21座、书院六处,可见过去这里的客家人是多么的重视教育。要不是我亲眼所见,还真的不敢相信。此地的“南山书院”是久负盛名的。书院内庭院深深,围建着可坐可倚的优雅回廊。穿过回廊,便是书院侧廊的正堂,那是昔日先生们授课之所。阳光从天井上空斜晒进来,落在两张朱漆剥落的太师椅和一张古色古香的八仙桌上。桌上放有一方残缺的砚台、一本石刻书院记及一套清代木刻本《吴氏族谱》……从乾隆到光绪三十年,这里培养出的状元、榜眼、翰林、进士、秀才有百余人之多;民国年间,从这里走出的学子有赴日求学的,有赴法勤工俭学的(其中还有一位与周恩来总理同窗)。解放后,该书院改为“培田小学”。这个仅300多户人家的小村子由此培养出的大中专学生有几百人,其中不乏教授、工程师、作家、画家……南山书院书香绵延,文风鼎盛。如书院门前清代尚书裴元章的题联:“距汀城廊虽百里,入孔门墙第一家”,折射出客家人耕读文化之积淀。   培田村的历史上一定有过辉煌的时期。这从南山书院走出的人物就可见一斑;还有那存留下来的一幢连着一幢的豪宅深院,其中“官厅”、“大夫第”、“敦朴堂”、“济美堂”等官宅气派堂皇。官厅号称“九厅十八井”。走进去,那深深的天井,曲折的通道,大屋套着小屋,旁门挨着正门。回廊曲径通幽,四通八达,好似走进了迷宫。整座宅院由青砖风火墙包围着,古朴而厚重。花厅云墙,飞檐翘角饰以琉璃花格漏窗,旁边题诗作画赋抒情对联。天井中鱼翔池底花圃飘香,诗情画意如歌如梦。嵌于墙内的窗户,用砖砌成“福”“寿”“喜”等各种繁体字形或图案,雅致美观,寓意美好……层层叠叠的砖木结构的高堂华屋,看似独立分隔,实又相互连接成一座不可分割的整体建筑。看到这些豪华气派的庞大的古建筑群的存在,你还怀疑这里曾经有过的辉煌吗!   来的时候培田古村里桂花飘香。我仿佛记得农历八月桂花开。不知道现在是桂花品种改良了还是全球温室效应加剧了。在我多年以后回忆起这个古村的时候,依然会记得那潮湿的空气中浓烈的桂花的香味。今后有时间的话我一定会再来的,带上三五好友一起,住上一两个月。那最好是选在一个盛夏时节,一边儿感受这里的清幽凉爽宅院,一边来看看这庭前的花开花落,慢慢地品味培田,享受培田。   培田介绍:   培田客家古村位于福建省闽西山区连城县宣和乡境内的培田村。背倚松毛岭,面朝笔架山,拥有800年历史。至今仍保存着(全国)较为完整的明清时期古民居建筑群。其精致的建筑,精湛的工艺,浓郁的客家人文气息,堪与永定土楼、梅州围屋相媲美,是客家建筑文化的经典之作。名列中国十大最美古村落的培田古村,与宏村、周庄、乌镇、婺源等齐名,但知道她的人却并不多。我在去之前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更不知道她有如此高地位,还是回来查资料才了解。因为知名度不高,所以没有蜂涌的人潮。本就是官宦商贾后裔的培田人,世代耕读结合,书香熏陶,纯朴而热情,哪怕路遇一挑粪农人,也是彬彬有礼的。走了不少地方不少村镇,培田是唯一一个我转来转去都听不到麻将声的地方。   培田古民居体现的是明清时期培田村的先辈们崇尚耕读文化所创造的客家建筑艺术。培田地处连城冠豸山西部,它的总面积为13.4平方公里,居住着315户1400人左右。“培田”是清一色吴姓氏人所居住的村庄,已经有了800多年的历史。主要是由30幢高堂华屋,21座宗祠,6家书院,和一条千米古街组成它特有的文化氛围,现在培田也被称作是十大“中国最美的村镇”之一。   冠若山、笔架山、武夷山南脉三道绿色屏障,自北向南,直落培田,如三龙环抱,抵挡了寒流霜害、夏秋台风的侵袭。村外五个山头,又似五虎踞护,护佑着培田的一方安宁。一条官道擦村而过,通往长汀、连城,培田就是古时官道上的一个驿站。一条河源溪绕村而去,既供村边农田灌溉之用,又保村内生活所需。村落南边水口处,古梅、香枫茂密掩映,似巨人把口,“保端避邪”。走进培田,便觉处处是画。这里有高高的灰褐色风火墙,飞檐翘角的威严门楼;或花鸟虫鱼或历史故事或工笔写意的木刻窗雕寄寓理想追求、向往美好生活的石联壁画;深深庭院,幽幽小巷,哇哇稻田、如黛远山,遥远连绵……培田,不愧为人们称道的画里村庄,无处不是人与自然的和谐画面。   培田古村落以典型的客家“九厅十八井”建筑特色闻名于世,它与客家土楼、围屋并称世界客家建筑三大奇葩。九厅十八井是客家人结合北方庭院建筑,适应南方多雨潮湿气候及自然地理特征,采用中轴对称布局,厅与庭院结合构造的大型民居建筑。在培田像这样规模的建筑,在数百年间,共建起30幢类似的建筑。它的布局尽管厅多井多房多,却井然有序;尽管建筑层层叠叠,采光通风出水却无丝毫障碍;厅与厅之间既有通道相连,又有门户隔阻,使之各成单元,既利于大家族聚族而居,又不妨碍小家庭各享天伦之乐。这里的井水,除了供饮用外,还有除燥降温的“空调”功能。其布局的合理真可以用“天衣无缝”来形容。   每一座古建筑都布有暗沟,用来排泄家家户户的天井雨水、生活污水。天井将民居屋面流下的雨水汇聚一处,顺沟而出,流入石砌水池,满足“四水归堂,财源攘滚而来”的聚财心理。排水路径讲究宜暗藏,不宜显露;宜弯曲而去,不宜直泻而出,乃因“水为气之母,逆则聚而不散;水又属财,曲则留而不去也”。有的民居还在厅堂下设有陶制暗水管,放养乌龟在管内爬动,起着排污清沟作用,别出心裁。   培田客家人秉承祖先“维耕继读”的儒家传统思想,培养子孙后代奋发进取的南山书院创办于乾隆三十年,距今240多年。书院先后培养出武进士、清廷四品带刀待卫吴拔祯等名人以及200多名秀才、举人、进士,培养出4名与孙中山、周恩来同窗留日留法学生,其深厚的文化底蕴让世人为之震撼。培田村中均为吴姓。据说,培田村最早为杂姓,吴姓先祖于1344年迁至培田,后因吴姓中出了大官,逐渐昌盛,其他姓氏陆续迁走,慢慢形成了全为吴姓的村落。如今,全村300余户人家、1200多口人,清一色为吴姓同宗,培田故在民间被称为“吴家坊”。因为世代都注重文化教育,所以村中大专学历以上有两百多人,中专以上占全村人口一半多。所以村中比较少看到年轻人,不是在外上学就是在上班了。

范文六:[优秀作文]人闲桂花落

八月还未到,桂花还没开,眼里已经满是关于桂花的文字和声音了。啊,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桂花凭借着什么样的魅力让文人才子折服呢?

一到中秋,桂花们仿佛约好了似的,一眨眼的空不知从哪儿变了出来,呼啦啦地一群群一簇簇立于枝头,笑盈盈的和你打着招呼。

平日里,那些桂树几乎一直都是默默无闻地隐藏于千层万叠的绿树红花中,不惹眼,不招人。到了八月半,其他的树木不仅花落了,连带着树叶儿也有枯黄变老之势。可是,桂花忽然惊艳亮相了。

某个阳光灿烂、云淡风轻的早晨,你走出去,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太一样,然后,你会发现那些桂花齐刷刷地登上了属于它们绽放的舞台。橘红色的丹桂、浅金色的金桂、乳白色的银桂开在路旁、公园里、小河边,还有小区的各个角落。它们虽然每一朵花都很小,小到毫不起眼,可是一朵朵聚集成一簇,点缀于叶片四周,一枝上又有许多簇,这一枝枝再汇集成一大棵树,于是眼前变成了一棵缀满花朵、与众不同的花树,在万千的绿中立时脱颖而出。

可是,那样的浅金色比不上亮丽的金黄,那样的乳白也没法和梨花的洁白相媲美,即使是惹眼些的橘红也红的有些扎眼,甚至土气。

即使不够美,桂花却不卑不亢年年岁岁花开依旧,岁岁年年获得大家伙的喜爱。自古桂花在世人眼里,从来就不是以花美型俏获得大众的喜爱,清淡的香气才是俘获人心的秘诀,从而在花神榜中获得很高的排名地位。

与桂花相似的还有米兰,小小的米粒样的花,羞羞色色得似开非开,居然拥有沁人心脾的清香。这样的花因为不张扬,因为朴实无华,却又拥有别的花没有的清幽之香,好似质朴的人拥有美丽脱俗的灵魂,怎能不获得许多人的厚爱!

其实,每个默默无闻的人都可以像桂花般平淡美好,都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悄悄地吐芳飘香,给周围的世界增添一丝浪漫和温馨。

老百姓爱桂花,喜爱它的香气,但好像更爱栀子花多一些。小区里那株栀子花今年打满了一树的花苞,我满心希望能看到它盛开满树洁白俏丽的模样,闻到它浓郁的香气,可是,每一朵将开未开的花都不知何时被人摘去,最后竟一朵不见。

那些桂花呢,开只管尽情地开,偶尔被人折去,大多把玩一下,很少养在水里;不像栀子花,被老老少少挂在衣襟前,放在客厅、书房卧室里。栀子花总还是沾了容颜美丽的光的。

但桂花自有自身的妙用,心灵手巧的的主妇会趁着新鲜把桂花收集起来做桂花蜜、桂花糕,可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还得要看她们的心情。有闲而心情恬淡的女子立在桂花树下采集新鲜的桂花,用心做出飘着桂花清香的美食,这样的景致总是美好的,令人回味。

桂树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高,更因为千百年来民间流传的美丽传说赋予桂花许多的象征意义。我国神话中的吴刚伐桂早就深入人心,“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爱情故事浪漫唯美;诗人才子眼中的桂花清丽脱俗,各种歌咏桂花的诗篇无数;借喻仕途得志、飞黄腾达的“蟾宫折桂”,更是一般文人墨客终生向往的目标。

虽早就听闻桂花之名,我真正认识桂花的时间却不长。我居住的小区楼前楼后有不少桂树,它们现在都长到两层楼高,有的头顶已经够到三楼的窗户下,都有很大的树冠。我在这儿已经住了十年,如果不是前两年的八月它们齐齐地盛开,我怎么也想不到它们就是一棵棵丹桂或者金桂。茂盛的香樟树和广玉兰覆盖着小区四周,各种高高低低的花草树木错落排开,引人注目的总是那些或者高大魁梧的,或者花开艳丽的。我每天与它们擦肩而过,那一棵棵桂树就在我的身边悄悄长大了,开花了,也用清香耳语般告诉我它们的名字。我才发现居然有这么多高士隐于四周,自己竟浑然不知,所幸,我还是能得到这分清香的眷顾。

今年这些桂花又开了,好像懂得我的心思似的,阴雨连绵的天气刚过,在雾霾退去,阳光明媚的早晨,它们展开了小巧的花瓣,把清香轻轻地洒满小区的每个角落。一打开窗户,房间里就迎来了它们的芬芳,不由得轻叹一声:“桂花开了。”

有桂花清淡的香气伴着,生活恬静美好。这样的清香不像栀子花的香气浓郁热烈,带着攻击性,浓郁到让你心慌的地步。桂花的香气若有若无,像翩飞的蝴蝶轻盈地落在花朵上,又倏忽飞起。

桂花相伴的日子眨眼已是半月已过,清香虽好,终究要回。

一天早晨,我走出楼道的门,刚一右拐就发现遍地的橘红:那株丹桂在夜深人静时已悄悄地开始回到她生命最初的地方。落红满地,煞是惊心,然纵使生命已尽,而香气犹存。

我能想象得出那一朵小小的红倏忽落下的模样:不犹豫,是决绝,看准了,果敢地跃下。那时车稀人少,鸟儿已睡,夜虫间或低鸣,小小的花纷纷落下。谁,有幸听到这花落的声音?

如果真能有幸在开满桂花的山涧,在万籁俱寂的夜晚,坐在山中一方青石上,心中无所思,也无所想,那时一朵、两朵、千多万多桂花落下,落在高低杂乱的碎石上,落在缓缓而过的小溪里,落在淡紫的衣衫上,落在空灵的心田上,该会多美。此时,月光如水;此时,我心亦静如水;此时,我定能听到桂花落地的声音。

这里却是居于闹市一隅、人来车往的居民小区,我连那片残红也无法让它多停留一会,等我回来时,他们就已经会被清扫掉,城市生活已把这样一点对浪漫的拥有奢侈到不可得的地步。我只有把它们埋在心底,有闲的时候,一个人细细品味。

去山谷中一人听花落总是不太可能,过于飘渺,近似神仙。对于凡夫俗子来说,能绕开喧嚣,拥有一个独自的庭院,院子里植三五株丹桂、金桂或银桂,放一张木桌,几把藤椅,月初清明的时候,天色微凉,着一蓝底白花的半长布衫,发髻半挽,斜倚在藤椅上,啜一口清茶,与嫦娥神交,听桂花落地,也成了半个神仙。

宋代僧人仲殊在《金菊对芙蓉》中写道:嫦娥分赐三种清香,红色丹桂是状元、黄色金桂为榜眼、白色银桂乃探花郎。桂花落时,大约也是回蟾宫复命去了吧。可是,桂花自开到落都是一副“我和谁也不比,和谁比也不屑”的姿态,同门之间又更何须比呢?

还可以放肆一点,桂花落时也正是大闸蟹刚上市时,桌上一盘金灿灿的螃蟹,一壶桂花酒,几只素杯,且举手邀月同饮,与世无争,安然若素,不亦快哉!花落无声,但听心音,仅此足矣。八月还未到,桂花还没开,眼里已经满是关于桂花的文字和声音了。啊,小小的毫不起眼的桂花凭借着什么样的魅力让文人才子折服呢?

一到中秋,桂花们仿佛约好了似的,一眨眼的空不知从哪儿变了出来,呼啦啦地一群群一簇簇立于枝头,笑盈盈的和你打着招呼。

平日里,那些桂树几乎一直都是默默无闻地隐藏于千层万叠的绿树红花中,不惹眼,不招人。到了八月半,其他的树木不仅花落了,连带着树叶儿也有枯黄变老之势。可是,桂花忽然惊艳亮相了。

某个阳光灿烂、云淡风轻的早晨,你走出去,忽然间感觉有点不太一样,然后,你会发现那些桂花齐刷刷地登上了属于它们绽放的舞台。橘红色的丹桂、浅金色的金桂、乳白色的银桂开在路旁、公园里、小河边,还有小区的各个角落。它们虽然每一朵花都很小,小到毫不起眼,可是一朵朵聚集成一簇,点缀于叶片四周,一枝上又有许多簇,这一枝枝再汇集成一大棵树,于是眼前变成了一棵缀满花朵、与众不同的花树,在万千的绿中立时脱颖而出。

可是,那样的浅金色比不上亮丽的金黄,那样的乳白也没法和梨花的洁白相媲美,即使是惹眼些的橘红也红的有些扎眼,甚至土气。

即使不够美,桂花却不卑不亢年年岁岁花开依旧,岁岁年年获得大家伙的喜爱。自古桂花在世人眼里,从来就不是以花美型俏获得大众的喜爱,清淡的香气才是俘获人心的秘诀,从而在花神榜中获得很高的排名地位。

与桂花相似的还有米兰,小小的米粒样的花,羞羞色色得似开非开,居然拥有沁人心脾的清香。这样的花因为不张扬,因为朴实无华,却又拥有别的花没有的清幽之香,好似质朴的人拥有美丽脱俗的灵魂,怎能不获得许多人的厚爱!

其实,每个默默无闻的人都可以像桂花般平淡美好,都可以在属于自己的季节里悄悄地吐芳飘香,给周围的世界增添一丝浪漫和温馨。

老百姓爱桂花,喜爱它的香气,但好像更爱栀子花多一些。小区里那株栀子花今年打满了一树的花苞,我满心希望能看到它盛开满树洁白俏丽的模样,闻到它浓郁的香气,可是,每一朵将开未开的花都不知何时被人摘去,最后竟一朵不见。

那些桂花呢,开只管尽情地开,偶尔被人折去,大多把玩一下,很少养在水里;不像栀子花,被老老少少挂在衣襟前,放在客厅、书房卧室里。栀子花总还是沾了容颜美丽的光的。

但桂花自有自身的妙用,心灵手巧的的主妇会趁着新鲜把桂花收集起来做桂花蜜、桂花糕,可是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还得要看她们的心情。有闲而心情恬淡的女子立在桂花树下采集新鲜的桂花,用心做出飘着桂花清香的美食,这样的景致总是美好的,令人回味。

桂树在老百姓心中的地位高,更因为千百年来民间流传的美丽传说赋予桂花许多的象征意义。我国神话中的吴刚伐桂早就深入人心,“问讯吴刚何所有,吴刚捧出桂花酒”,爱情故事浪漫唯美;诗人才子眼中的桂花清丽脱俗,各种歌咏桂花的诗篇无数;借喻仕途得志、飞黄腾达的“蟾宫折桂”,更是一般文人墨客终生向往的目标。

虽早就听闻桂花之名,我真正认识桂花的时间却不长。我居住的小区楼前楼后有不少桂树,它们现在都长到两层楼高,有的头顶已经够到三楼的窗户下,都有很大的树冠。我在这儿已经住了十年,如果不是前两年的八月它们齐齐地盛开,我怎么也想不到它们就是一棵棵丹桂或者金桂。茂盛的香樟树和广玉兰覆盖着小区四周,各种高高低低的花草树木错落排开,引人注目的总是那些或者高大魁梧的,或者花开艳丽的。我每天与它们擦肩而过,那一棵棵桂树就在我的身边悄悄长大了,开花了,也用清香耳语般告诉我它们的名字。我才发现居然有这么多高士隐于四周,自己竟浑然不知,所幸,我还是能得到这分清香的眷顾。

今年这些桂花又开了,好像懂得我的心思似的,阴雨连绵的天气刚过,在雾霾退去,阳光明媚的早晨,它们展开了小巧的花瓣,把清香轻轻地洒满小区的每个角落。一打开窗户,房间里就迎来了它们的芬芳,不由得轻叹一声:“桂花开了。”

有桂花清淡的香气伴着,生活恬静美好。这样的清香不像栀子花的香气浓郁热烈,带着攻击性,浓郁到让你心慌的地步。桂花的香气若有若无,像翩飞的蝴蝶轻盈地落在花朵上,又倏忽飞起。

桂花相伴的日子眨眼已是半月已过,清香虽好,终究要回。

一天早晨,我走出楼道的门,刚一右拐就发现遍地的橘红:那株丹桂在夜深人静时已悄悄地开始回到她生命最初的地方。落红满地,煞是惊心,然纵使生命已尽,而香气犹存。

我能想象得出那一朵小小的红倏忽落下的模样:不犹豫,是决绝,看准了,果敢地跃下。那时车稀人少,鸟儿已睡,夜虫间或低鸣,小小的花纷纷落下。谁,有幸听到这花落的声音?

如果真能有幸在开满桂花的山涧,在万籁俱寂的夜晚,坐在山中一方青石上,心中无所思,也无所想,那时一朵、两朵、千多万多桂花落下,落在高低杂乱的碎石上,落在缓缓而过的小溪里,落在淡紫的衣衫上,落在空灵的心田上,该会多美。此时,月光如水;此时,我心亦静如水;此时,我定能听到桂花落地的声音。

这里却是居于闹市一隅、人来车往的居民小区,我连那片残红也无法让它多停留一会,等我回来时,他们就已经会被清扫掉,城市生活已把这样一点对浪漫的拥有奢侈到不可得的地步。我只有把它们埋在心底,有闲的时候,一个人细细品味。

去山谷中一人听花落总是不太可能,过于飘渺,近似神仙。对于凡夫俗子来说,能绕开喧嚣,拥有一个独自的庭院,院子里植三五株丹桂、金桂或银桂,放一张木桌,几把藤椅,月初清明的时候,天色微凉,着一蓝底白花的半长布衫,发髻半挽,斜倚在藤椅上,啜一口清茶,与嫦娥神交,听桂花落地,也成了半个神仙。

宋代僧人仲殊在《金菊对芙蓉》中写道:嫦娥分赐三种清香,红色丹桂是状元、黄色金桂为榜眼、白色银桂乃探花郎。桂花落时,大约也是回蟾宫复命去了吧。可是,桂花自开到落都是一副“我和谁也不比,和谁比也不屑”的姿态,同门之间又更何须比呢?

还可以放肆一点,桂花落时也正是大闸蟹刚上市时,桌上一盘金灿灿的螃蟹,一壶桂花酒,几只素杯,且举手邀月同饮,与世无争,安然若素,不亦快哉!花落无声,但听心音,仅此足矣。

范文七:人闲桂花落[散文欣赏]

千古盛唐,百花争艳,我却唯独爱上你这朵宁静而芬芳的桂花——王维。

倘若太白是谪落凡间的真仙,子美是行游人间的佛陀,那么摩诘便是隐于红尘的尊者。用诗人的慧眼观看世间,用画家的笔触勾勒人生,用佛陀的禅心涤荡自身,辋川上淙淙流淌的溪水濯尽你衣襟上的尘俗,青翠茂密的竹林蕴养你胸中的灵秀。

太白如莲,摇曳世间,出淤泥而不染,子美若萍,浮于世间,感众生悲苦,摩诘是桂,飘于世间,观万物生死。

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 时鸣春涧中。人心闲淡方可见桂花轻落,轻落的桂花浮于辋川淙淙的溪水上,映照着摩诘精神的家园。

我愿化作一片,雪飘散在摩诘的田园,浸润他微干的笔墨,怀着虔诚的心倾听他空灵的禅音,参悟他水墨中玄远的禅理。

摩诘十七岁出门远行便留下了思乡的千古绝唱“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初涉情海,又留下了爱情的绝美篇章“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十七岁的远行,你开启了你精神的田园。(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后来你倦了。“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在那宁静而悠扬的琴声中走来,我又见到了一个温润如玉,优雅从容的摩诘,你有着“人闲桂花落, 夜静春山空。”的恬静,你有着“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的淡泊,你有着“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的闲静。让我再一次窥视你那田园的一角,闲静的令人沉醉,淡泊的让人迷恋。

“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僚何日更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在经历服药装哑,被逼为官,后幸得其弟相救的大起大落后,尘世间早已没有了你的寄托,你开始有了佛的心境“ 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群问穷通理,渔歌入浦深。”中那随波任远的禅机。却也未失人的深情“天寒远山净,日暮长河急。解缆君已遥,望君犹伫立。”那浓郁深情,扦面而至。

洋洋洒洒四百首,是仁山智水的恩赐的情思,是生命笔墨挥洒的丹青,是闲淡的灵魂低吟的禅语。

再一次爱上你,在望川上闲看桂花轻落,一盏青灯,常伴古佛的桂花。

范文八:就“人闲桂花落”训释说治学

就“人闲桂花落”训释说治学

汪少华

《文史知识》2009年第11期发表的复旦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的论文《再说王维〈鸟鸣涧〉的“桂花”》,给我这名复旦教授不小的刺激:青年学子应当如何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有所发明、有所进展,如何继承老一辈实事求是的传统、避免误非为是?作者叶盈是成绩优秀的同学,才学俱佳,因而更要严格要求;而我进言的参考价值,当

不限于一两位文史研究生。

首先,应当关注相关动态,吸收研究成果,求真求是,不可将已经否决的论断作为论述的依据。叶盈同学2008年上学期选修了我的训诂学课。在课堂上,我讲要从不合情理处质疑,同时提示不合此时此地情理,未必不合彼时彼地情理。所举例证就是《文史知识》2002年两篇关于王维《鸟鸣涧》“桂花”的讨论:第4期郭锡良《〈鸟鸣涧〉的“桂花”》和第7期蔡义江《新解难圆其说——也谈〈鸟鸣涧〉中的“桂花”》。郭锡良先生综合《本草纲目》等几种本草名著的记载,得出结论:桂有多种,有春季开花,有四季开花的,但都只生长在南方亚热带地区,像福建、广东、广西、云南等地;岭南以北,长江、黄河流域,都只生长八九月盛开的秋桂。不仅明清以前如此,现在也还是如此。王维《鸟鸣涧》写于陕西蓝田,当时不可能有春天开花的桂树,所以《鸟鸣涧》中的“桂花”只可能是指代月光。而蔡义江先生则列举李德裕《春暮思平泉杂咏》之一《山桂》、于武陵《友人南游不回因而有寄》、《山上树》(一作桂)等,证明在唐代黄河流域河南洛阳南与陕西蓝田附近的鄠、杜地区,都有春天开花的桂树。事有凑巧,2008年4月底,郭锡良先生应邀来复旦大学古籍所讲学,讲学题目之一是“漫谈知人论世与字词句落实——古典诗词误释三例”,其中一例即《鸟鸣涧》“桂花”。当时旁听的我,才知郭先生从未见过蔡先生的反驳之文,于是复印给他。郭先生在次日的讲学中说:“昨晚我认真看了蔡先生的论文,对我有启发,„王维写的陕西蓝田鸟鸣涧,当时不可能有春天开花的桂树‟不能成立。我没有任何话可说。我自以为是,话说得满了。”郭先生实事求是、从善如流、勇于自我批评的大家风范,深深地感动了我(我以为如果不公之于众,真对不起实事求是的老一辈),相信当时在座的教师和研究生也有同感。在训诂学课上,我也讲述了这一感人至深的情景。可是叶盈同学的论文,仍然把被郭先生自己否决的“唐代陕西蓝田春天无桂说”,作为实景之桂说法不能成立的依据,未免辜负前辈的优良传统。后来我从中国期刊网浏览相关研究成果,发现这篇论文几乎是叶盈同学五年前的旧作《秋水芙蕖,倚风自笑——王维诗小札》(《中文自学指导》2004年第5期)的再发表。这无异放弃了订正求是的机会,真为此惋惜。

其次,读书应当细致,论文写作应当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有所进展,发明重于发表。《鸟鸣涧》的诗意,我个人以为葛兆光《唐诗选》(浙江文艺出版社1999年)的注释研究最为透彻,建议研究生仔细阅读。新解未尝不可,但要站得住脚。《鸟鸣涧》的首句,朱东润先生主编《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中编第一册(中华书局1962年∕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作“人间桂花落”,注

释:“人间句:„桂花落人间‟的倒文。”葛杰、仓阳卿《绝句三百首》(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的文本和注释相同。蔡义江《新解难圆其说》批评前者“甚至连原诗„人闲‟也改作„人间‟”,鲁屋《王维〈鸟鸣礀〉杂说》质疑后者将“人閒”改成“人间”:“„閒‟和„间‟在古汉语中常可通用,但„閒‟作„闲暇‟、„悠闲‟用时则不可通用。考证历来版本,王维此诗均作„閒‟字,其意即为从容悠闲义”(《齐鲁学刊》1984年第6期)。叶盈同学花了时间和精力,“据四部丛刊以及王维诗集各版本对《鸟鸣涧》一诗作一比较,可发现除宋蜀刻本与其他版本差异较大之外,其余版本仅于首句第二字上有异”,“各版本首句第二字分别作„閒‟、„闲‟”。遗憾的是,叶盈对这一用字现象未予探究,毫不理会前人研究,轻易下了断语:“„閒‟、„间‟、„闲‟三字在实际书写中常常混用,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汉字简化才告结束。”与之如出一辙的,是另一名研究生高佳《是“间”还是“闲”——谈王维诗〈鸟鸣涧〉》(《张家口师专学报》2003年第5期)的意见:“由于„閒‟、„间‟、„闲‟三字的混用以及俗字运用的影响,后人传抄时,难免会因为理解上的不同而出现„闲‟和„间‟两种说法了。”叶盈认为“人闲”、“人间”“置于诗中均理通文顺”。这种“三字混用”理据,使得那些反对改为“人间”的意见显得苛刻不合理。

其实,只要细心阅览王维集版本用字,就会发现蔡义江和鲁屋两位的意见是正确的,根本不可能得出“„閒‟、„间‟、„闲‟三字混用”的结论。就拿叶盈同学查考的版本来说,在宋蜀刻本《王摩诘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1982年影印)、元刊《须溪先生校本王右丞集》(四部丛刊本)中,没有“閒”字,这就表明:其一,不存在“閒”与“间”或“闲”混用的可能;其二,此时已经把读为jiān和jiàn的写作“间”,读xián的写作“闲”。“间”、“闲”两字的区别十分明确,也没有混用的可能。前者如“人间”、“天地间”、“云间”、“浮云间”、“云雾间”、“岩间”、松间”、“花间”、“草间”、“腰间”、“闾井间”、“窗间”、“檐间”、“音容间”、“间柳”、“周间之”,后者如“闲暇”、“闲逸”、“心闲”、“长自闲”、“闲有余”、“闲人”、“好闲”、“闲窗”、“闲门”、“闲檐”、“闲花”、“乘闲”、“闲居”、“闲坐”、“寂寂闲”、“闲且静”、“广庭闲”、“农事闲”、“鸟声闲”、“清月皓方闲”、“闲洒阶边草”。而《鸟鸣涧》的首句,两版本均作“人闲桂花落”。这是王维集宋元版本的排他性证据。如果愿意,还可以定量调查宋元版刻,看看无“閒”而“间”、“闲”区别的用法是否存在普遍性。《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中编第一册作“人间桂花落”,注明是依据中华书局校刊本《王右丞集笺注》卷十三。浏览清代赵殿成《王右丞集笺注》全书,虽然“閒”、“间”、“闲”三字均有,但分工仍是清晰的:读jiān和jiàn的写作“间”,读xián的写作“闲”或“閒”。在“闲暇”、“闲静”(xián)的意义上,“閒”和“闲”通用(混用),例如同为“闲居”,一首作“《辋川闲居》”,一首作“《辋川閒居赠裴秀才迪》”。而“间”(jiān、jiàn)与“閒”(xián)音义都不相同,泾渭分明。例如同一诗中两字均有的《崔濮阳兄季重前山兴》“况君池上閒……数峰出云间”和《泛前陂》“况复远人间……清月皓方閒”。这种区别在王维集所有版本中十分明确,无一例外。因而从版本用字规律可以确认:《鸟鸣涧》无论作“闲”还是“閒”,都读xián,决不是读音和词义与之不同的“间”。所谓“后人传抄时难免会因为理解上的不同”而出现“人间”的说法,是今人才会犯的错误;作“人间”,是对《王右丞集笺注》卷十三“人閒”的擅改。《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中编第一册唐诗部分的编选者是马茂元先生,马先生《唐诗选》初版(人民文学出版社1960年)未选《鸟鸣涧》,修订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9年)作“人闲”,这理应视为马先生的定论。因而《中国历代文学作品选》中编第一册的“人间”,应当改正。

作者单位: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

范文九:人闲桂花落[散文欣赏]

霜降已过,虽未降霜,可这凉风习习下的傍晚,秋的脚步已经不再轻盈。下班高峰,公园里却少了几分热闹。花草早已尽显疲态,连披着外套的树也在瑟瑟发抖,那石凳石椅更是凉透了心,几乎无人再投入她的怀抱。

一直喜欢一个人逛公园,因为那是城市里唯一自然的天地。这园虽是公共的,可是自有我一片独立的天地。路边还有些叫不出名字的花在开放着,就是毫无生机,貌似在例行公事。这寂寥的秋,生机在何处呢?恐怕只有那片桂花林了(其实谈不上林,就是比别处集中些罢了)。

走到那里,并看不出什么特别,你完全可能熟视无睹。也许你正看着一本书,也许你在注视着某个美女,也许你正抱着手机不放。可是谁又能拒绝那迷人的芳香呢?行走树间,尽享馥郁。那小小的黄花,毫不起眼,它们的光彩并不在于美艳。每至于此,我便会想起琦君的《桂花雨》,因为我的童年也有这样的经历。

上小学时,我的家还住在山里。小桥,流水,人家……伴我走过几度春夏,一到秋天,除了盼望那诱人的月饼,还有就是小叔家的那棵桂花了。那个时候,月饼的品种单一,可是在我心里比肉还好吃,因为一年也就那么几天。桂花就不同了,人说“三秋桂子,十里飘香”,等桂花开就已经很幸福了,再到中秋也就到了极致了,花落时也是热闹非凡。那棵老桂树说不清有多少年了,它的蓬径足有十几米,树冠足足盖住了半个房子。多高多大我无法具体描述,但我记得一学到《鸟的天堂》这一课时,我立刻联想到这棵老桂树遮天蔽日的感觉。追逐,打闹,爬树,摘花,摇花……那不就是我们的天堂嘛。

人闲桂花落,这是多美的意境。孩子们永远是闲的,可大人们却很忙,忙到不想让树闲下来。前些年回家,到山里看奶奶才发现儿时的那片乐园已经变成一个大坑。因为近几年桂花树热卖,那棵老桂树也没能留在山村安享晚年。穷乡僻壤哪有什么名贵树木,桂树是难得一宝,而且越老越值钱。也许那个老桂树现在已经长在了某个高档的小区里,享受着人们的瞻仰呢。可是哪个老者不是安土重迁呢?人犹如此,树何以堪?

年轻人终究是闲不住了,好多都搬出了山里,盖起了楼房。树没了,留下大大小小的疮疤。小桥也快塌了,留下了干涸的小溪。爷爷走了,只剩下几间破房子,将倒不倒,不知还能见证几年风雨。奶奶又在旁边盖了间开门就能见山的房子,一个人住着。我家早已搬到了国道旁边,房前屋后都还有桂花树,那是父亲种的,不大,但我依然很喜欢---那熟悉的芬芳。(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花开花落,桂树有闲,可生命不止;人来人往,生活很闹,唯亲情最真;潮起潮落,起伏不定,这经历可贵。

“扑扑”我想有一天,我得闲,和父亲坐在树下,听花落的声音。

2013,11,05

范文十:从“人闲桂花落”训释谈起

于王 维《 鸟呜涧 》桂花 ” “ 的讨论 : 4 郭锡 良《 鸟呜涧 ) 桂 花” 和  第 期 ( 的“ 》

第 7 蔡义江 《 解 难 圆其 说一 一也谈 < 期 新 鸟鸣 涧 > 中的“ 花” 。郭 锡  桂 》

良先生综 合《 草纲 目》 本 等几种本 草名 著 的意见 , 出结论 : 有多 种 , 得 桂   有春 季开花 , 四季开花 , 都 只生 长在 南方 亚 热带 地 区 , 福建 、 有 但 像 广

东、 广西 、 云南等地 。岭 南 以北 , 江 、 河 流 域 , 只生 长 八 、 月 盛  长 黄 都 九 开 的秋桂 。不仅 明清 以前 的古代如 此 , 在也 还 是如此 。王 维写 的陕  现 西蓝 田鸟鸣涧 , 当时 不可能有 春天开 花的桂树 , 因此《 鸣涧 》 鸟 中的“ 桂  花” 只可能是 指代月 光 。而蔡 义 江 先生 则 列举 李德 裕 《 春暮 思平 泉 杂

咏》 之一《 山桂 》 于武 陵《 、 友人 南 游不 回因 而有 寄 》 《 巾桂 》 , 明  、山 等 证 唐代 黄河 流域 的 河南洛 阳南 , 与陕 西蓝 田同一个 地 方 的鄂 、 杜都 有 春

天开花 的桂 树 。事有凑巧 ,0 8年 4 底郭锡 良先生 应邀 来复旦大学  20 月

古 籍  诗 词

先 生

学 中

蓝 田  话 可

于自

对 不

在 训

然将

的说

网浏 览相关 研 究成果 , 现这 篇论 文几 乎是 叶盈 同学 五年 前 旧作 (秋  发 《 水芙 蕖 , 风 自笑… 倚 王 维诗 小 札 》《 , 中文 自学 指 导  ̄ 0 4年第 5期 ) 20

的再 发表 。这无 异放 弃 了订正 求是 的机 会 , 为此惋 惜 。 真

其 次 , 书应 当细致 , 读 作论 文应 当在 前 人研 究 基础 上有 所 进展 , 发

明重 于发表 。《 鸟鸣 涧 》 的诗 意 , 个人 以为 葛 兆 光《 诗 选 》 浙江 文  我 唐 (

艺 出版社 1 9 9 9年版 ) 的注 释研 究 得 最 为透 彻 , 议 研究 生 仔 细 阅 读 。 建   新 解未 尝不 可 , 要 站得住 。《 但 鸟呜涧 》 的首 句 , 东 润先 生 主 编《 国  朱 中 历代 文学作 品选 》 中编第一 册 ( 上海古 籍  版社 1 8 9 0年 版 ) 人 间桂  作“ 花落 ” 注 释 :人 间句 :桂 花落 人 间 ’ , “ ‘ 的倒文 。葛 杰 、 阳卿 《 句 三百  ” 仓 绝 圆其说 》 评前 者“ 至连 原 诗 ‘ 闲 ’ 改 作 ‘ 间 ” , 屋 《 维 ( 批 甚 人 也 人 ’鲁 王 鸟

鸣涧 ) 杂说 》 质疑 后者 将 “ 同 ” 成 “ 间” “ 同 ’ ‘ 人 改 人 : ‘ 和 间 在 古汉 语 中

古  丈警知馘薅

首 》 上海古 籍 出版社 1 8 ( 9 0年 版 ) 的文本 和 注释 相 同 。蔡 义 江《 新解 难

常可通 用 , ‘ ’ ‘ 但 同 作 闲暇 ’ ‘ 闲 ’ 时则 不 可 通 用 。考 历来

版 本 王  、悠 用

维 此诗 均作 ‘ 字 , 意 即在作 从 容悠 闲义 。 ( 同’ 其 ” 齐鲁 学 刊 》 9 4年 第  18 6 ) 期 叶盈 同学 花 了时间 和精 力 , 掘 四部 丛 刊 以及 王 维诗 集 各版 本 对  “

《 鸟鸣涧 》 诗 作 一 比较 , 一 可发 现 除宋 蜀 刻 本 与 其 他 版 本 差 异 较 大 之

外, 其余 版 本 仅 于 首 句 第 二 字 上 有 异 ” “ 版 本 首 句 第 二 字 分 别 作  ,各 ‘ ’ ‘ ” 。遗憾 的 是 对 这 一 用 字 现 象 未 予 探 究 , 不 理 会 前人 研  同 、闲 ’ 毫

丈警 辩

“ ’ 间” “ 两字 的区 别 十分 明 确 , 没有 混 用 的 可 能。前 者 如  闲’ 。“ 、 闲” 也

“ 间 ”“ 人 、天地 间 ” “ 、 云间” “ 云 间” “ 、浮 、 云雾 间 ” “ 间” “ 问 ” “ 、岩 、松 、 花  间” “ 问” “ 间” “ 、草 、腰 、 阊井 问 ” “ 间 ” “ 问” “ 容 间” “ 柳 ”  、窗 、檐 、音 、间 、

“ 间之” 后 者 如“ 暇” “ 周 , 闲 、 闲逸 ” “ 闲” “ 自闲” “ 、心 、长 、 闲有 余 ” “ 、 闲

人” “ 闲” “ 、好 、 闲窗 ” “ 门 ” “ 、闲 、 闲檐 ” “ 花 ” “ 闲” “ 、闲 、乘 、 闲居 ” “ 、 闲

坐” “ 寂 闲” “ 、寂 、闲且静 ” “ 庭 闲 ” “ 事 闲 ” “ 、广 、农 、 鸟声 闲” “ 月 皓方  、清 闲” “ 、 闲洒 阶边 草” 。而《 鸟鸣 涧 》 的首 句 , 两版 本 均作 “ 闲桂 花 落”  人 。

这是王维 集宋元 版本 的排 他性证 据 。如果愿 意 , 还可 以定 量调 查宋 元

版刻, 看看 无“ 而“ 、 闲” 同” 间” “ 区别 是 否存在 普遍 性 。《 中国历 代 文学  作 品选 》 中编第一册 作“ 间桂花落 ” 注 明是依 据 中华 书局校 刊 本《 人 , 王  右丞集 笺 注》 十三 。浏览 清赵殿成《 卷 王右 丞集笺 注 》 书 , 然 “ 、 全 虽 同”

“ 、闲 ” 问” “ i字均有 , 分  但 【仍是 清 晰 的 : j n和 J n的写 作 “ ”  读 i 6 i S 间 , 读 x6 in的写作 “ 或 “ 。在 “ 闲” 同” 闲暇 ” “ 、 闲静 ” x5 ) ( in 的意 义 上 , 同” “   和“ 通 用 ( 用 ) 例 如 同为 “ 居 ” 一首 作 “ 辋 J 闲居 》 , 首 作  闲” 混 , 闲 , 《 I i ”一

“辋川 同居赠裴 秀才迪 》。 而“ ” i n a ) “ ( in 音 义 都  《 ” 间 ( 6 、Jn 与 同” x6 )

不相 同, 泾渭分明 。例如 同一诗 中两字均 有 的《 崔濮 阳兄季 重前 山兴 》

《 缦 堂 E记说 诗全 编 》 全 二册 , 价 9 越 l ( 定 8元 ) 清李 慈铭 著 , , 凤

凰 出版社 2 1

0 0年 4月 出版 。李 慈铭 ( 8 0 1 9 ) 字爱 伯 , 莼  13 — 84 , 号

客 , 称越 缦 先 生。 清 浙 江会 稽 人 。嗜 书饱 学 , 经 史造 诣 极 深 ; 世 于

诗 文 亦具 丰采 , 负重名 。他 的诗 品 , 有唐 风 , 有 宋味 , 然 受  尤 既 又 虽

到 来 自各 方 面 的攻击 , 但他 自认 为“ 面受敌 为 大 家” 对诗 歌创 新  八 ,

充 满 了 自信 。

上 海大 学文 学院 张 寅彭教 授 , 愤 收 罗《 缦 堂 日记 》 编 , 发 越 全 旁  及他 书, 汇集 李 氏说 诗之 全 部 文字 , 类 辑成 《 缦 堂 日记 说 诗 全  按 越 编》 。一册 在 手 , 者 得 尽 享 李 氏说 诗 之 乐 , 无 翻 检 爬 梳 之 苦 。 读 而   全 书分 内编 、 外编 、 编 、 补 附录 四 部 分 。 内编 列 纪 事 、 论 二 门, 评 而

古黛 警菇 一 丈 诫

不及诗 法。 纪事详 于人 事 , 论 则重 在 文 本 , 评 皆循 常例 , 一 归于  而

诗 。事无 巨细 , 无 轻 重 , 涉 诗 者 皆 录 , 言 凡 以求 其 全 。 外 编 以《E l   记 》 氏的 自作诗 , 为作 诗 门。补 编 则 汇编《日记 》 李 创 以外李 氏在 各  种读 书之批 语题 识 和诗 文集 中之序 跋 所含 说 诗 文 字。 附录 则 为新

撰《 慈铭 传 》 李 一篇 。越 缦堂诗 学 , 至此 可谓 大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