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军行其四的诗意

从军行其四的诗意

【范文精选】从军行其四的诗意

【范文大全】从军行其四的诗意

【专家解析】从军行其四的诗意

【优秀范文】从军行其四的诗意

范文一:从军行(其四)古诗意思

从军行(其四)古诗意思

【原文】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译文】 青海上空的阴云遮暗了雪山,站在孤城遥望着远方的玉门关。塞外的将士身经百战磨穿了盔和甲,不打败西部的敌人誓不回来。

【鉴赏】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青海湖上空,长云弥漫;湖的北面,横亘着绵延千里的隐隐的雪山;越过雪山,是矗立在河西走廊荒漠中的一座孤城;再往西,就是和孤城遥遥相对的军事要塞——玉门关。

这幅集中了东西数千里广阔地域的长卷,就是当时西北边戍边将士生活、战斗的典型环境。它是对整个西北边陲的一个鸟瞰,一个概括。

为什么特别提及青海与玉门关呢?这跟当时民族之间战争的态势有关。唐代西、北方的强敌,一是吐蕃,一是突厥。河西节度使的任务是隔断吐蕃与突厥的交通,一镇兼顾西方、北方两个强敌,主要是防御吐蕃,守护河西走廊。 “青海”地区,正是吐蕃与唐军多次作战的场所;而“玉门关”外,则是突厥的势力范围。 所以这两句不仅描绘了整个西北边陲的景象,而且点出了“孤城”南拒吐蕃,西防突厥的极其重要的地理形势。这两个方向的强敌,正是戍守“孤城”的将士心之所系,宜乎在画面上出现青海与玉门关。

与其说,这是将士望中所见,不如说这是将士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画面。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渗透丰富复杂的感情:戍边将士对边防形势的关注,对自己所担负的任务的自豪感、责任感,以及戍边生活的孤寂、艰苦之感,都融合在悲壮、开阔而又迷蒙暗淡的景色里。

第三、四两句由情景交融的环境描写转为直接抒情。“黄沙百战穿金甲”,是

概括力极强的诗句。戍边时间之漫长,战事之频繁,战斗之艰苦,敌军之强悍,边地之荒凉,都于此七字中概括无遗。“百战”是比较抽象的,冠以“黄沙”二字,就突出了西北战场的特征,令人宛见“日暮云沙古战场”的景象;

“百战”而至“穿金甲”,更可想见战斗之艰苦激烈,也可想见这漫长的时间中有一系列“白骨掩蓬蒿”式的壮烈牺牲。但是,金甲尽管磨穿,将士的报国壮志却并没有销磨,而是在大漠风沙的磨炼中变得更加坚定。

“不破楼兰终不还”,就是身经百战的将士豪壮的誓言。上一句把战斗之艰苦,战事之频繁越写得突出,这一句便越显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一二两句,境界阔大,感情悲壮,含蕴丰富;三四两句之间,显然有转折,二句形成鲜明对照。“黄沙”句尽管写出了战争的艰苦,但整个形象给人的实际感受是雄壮有力,而不是低沉伤感的。

因此末句并非嗟叹归家无日,而是在深深意识到战争的艰苦、长期的基础上所发出的更坚定、深沉的誓言,盛唐优秀边塞诗的一个重要的思想特色,就是在抒写戍边将士的豪情壮志的同时,并不回避战争的艰苦,本篇就是一个显例。

可以说,三四两句这种不是空洞肤浅的抒情,正需要有一二两句那种含蕴丰富的大处落墨的环境描写。典型环境与人物感情高度统一,是王昌龄绝句的一个突出优点,这在本篇中也有明显的体现。全诗表明了将士们驻守边关的宏伟壮志。

从军行(其四)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王昌龄共写《从军行》七首,这是第四首。这首诗反映了戍边将士杀敌立功、保卫国家的豪情壮志。

诗的前两句描绘边地风光,借以渲染战争气氛。后两句集中概括了戍边将士长期参与的酷烈战争生活以及决心破敌的豪情。

壮阔的塞外景色与将士宏伟的抱负融合在一起,气魄雄阔,风格浑豪。“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常被用来表现杀敌卫国的英雄气概和坚强意志。

范文二:从军行诗意

《从军行》诗意 《从军行》诗意

戍边的战士在黄昏时分,独自坐在边城的戍边的战士在黄昏时分,独自坐在边城的城楼上,守望着西边的烽火台。秋天的西城楼上,守望着西边的烽火台。秋天的西风吹来,凉意袭人。又吹起了羌笛曲《关风吹来,凉意袭人。又吹起了羌笛曲《关山月》,这阵阵呜呜咽咽的笛声,就像家中山月》,这阵阵呜呜咽咽的笛声,就像家中妻子在呼唤,又像是游子在无奈地叹息。妻子在呼唤,又像是游子在无奈地叹息。这首诗刻画了边疆戍边战士怀乡思亲的真这首诗刻画了边疆戍边战士怀乡思亲的真挚感情。

《送李判官之润州行营》诗意 挚感情。 《送李判官之润州行营》诗意

(你)离家万里去从事军务,西去的云彩(你)离家万里去从事军务,西去的云彩飘在通往金陵的驿路上。 江畔迷人的春色飘在通往金陵的驿路上。 江畔迷人的春色留不住你,留不住你,这首诗借及沿途的美丽景色,赞美李判官这首诗借及沿途的美丽景色,赞美李判官报效国家的义举。

《从军行》诗意 报效国家的义举。 《从军行》诗意

戍边的战士在黄昏时分,独自坐在边城的戍边的战士在黄昏时分,独自坐在边城的城楼上,守望着西边的烽火台。秋天的西城楼上,守望着西边的烽火台。秋天的西风吹来,凉意袭人。又吹起了羌笛曲《关风吹来,凉意袭人。又吹起了羌笛曲《关山月》,这阵阵呜呜咽咽的笛声,就像家中山月》,这阵阵呜呜咽咽的笛声,就像家中妻子在呼唤,又像是游子在无奈地叹息。妻子在呼唤,又像是游子在无奈地叹息。这首诗刻画了边疆戍边战士怀乡思亲的真这首诗刻画了边疆戍边战士怀乡思亲的真挚感情。

《送李判官之润州行营》诗意 挚感情。 《送李判官之润州行营》诗意

(你)离家万里去从事军务,西去的云彩(你)离家万里去从事军务,西去的云彩飘在通往金陵的驿路上。 江畔迷人的春色飘在通往金陵的驿路上。 江畔迷人的春色留不住你,留不住你,这首诗借及沿途的美丽景色,赞美李判官这首诗借及沿途的美丽景色,赞美李判官报效国家的义举。

报效国家的义举。

范文三:从军行的诗意

从军行的诗意

  《从军行》

  作者:王昌龄

  原文: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注释:

  1、从军行:乐府旧题,内容多写军队战争之事。

  2、青海:指青海湖。

  3、雪山:这里指甘肃省的祁连山。

  4、穿:磨破。

  5、金甲:战衣,金属制的铠甲。

  6、楼兰:汉代西域国名,这里泛指当时骚扰西北边疆的敌人。

  7、孤城:当是青海地区的一座城。一说孤城即玉门关。

  8、玉门关:汉武帝置,因西域输入玉石取道于此而得名。故址在今甘肃敦煌西北小方盘城。六朝时关址东移至今安西双塔堡附近。

  诗意:

  青海上空的阴云遮暗了雪山,

  站在孤城遥望着远方的玉门关。

  塞外身经百战磨穿了盔和甲,

  不打败西部的敌人誓不回还。

  赏析: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青海湖上空,长云弥漫;湖的北面,横亘着绵延千里的隐隐的雪山;越过雪山,是矗立在河西走廊荒漠中的一座孤城;再往西,就是和孤城遥遥相对的军事要塞——玉门关。这幅集中了东西数千里广阔地域的长卷,就是当时西北边戍边将士生活、战斗的典型环境。它是对整个西北边陲的一个鸟瞰,一个概括。

  为什么特别提及青海与玉门关呢?这跟当时民族之间战争的态势有关。唐代西、北方的强敌,一是吐蕃,一是突厥。河西节度使的任务是隔断吐蕃与突厥的交通,一镇兼顾西方、北方两个强敌,主要是防御吐蕃,守护河西走廊。“青海”地区,正是吐蕃与唐军多次作战的场所;而“玉门关”外,则是突厥的势力范围。

  所以这两句不仅描绘了整个西北边陲的景象,而且点出了“孤城”南拒吐蕃,西防突厥的极其重要的地理形势。这两个方向的强敌,正是戍守“孤城”的将士心之所系,宜乎在画面上出现青海与玉关。与其说,这是将士望中所见,不如说这是将士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画面。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渗透丰富复杂的感情:戍边将士对边防形势的关注,对自己所担负的任务的自豪感、责任感,以及戍边生活的孤寂、艰苦之感,都融合在悲壮、开阔而又迷蒙暗淡的景色里。

  第三、四两句由情景交融的环境描写转为直接抒情。“黄沙百战穿金甲”,是概括力极强的句。戍边时间之漫长,战事之频繁,战斗之艰苦,敌军之强悍,边地之荒凉,都于此七字中概括无遗。“百战”是比较抽象的,冠以“黄沙”二字,就突出了西北战场的特征,令人宛见“日暮云沙古战场”的景象;“百战”而至“穿金甲”,更可想见战斗之艰苦激烈,也可想见这漫长的时间中有一系列“白骨掩蓬蒿”式的壮烈牺牲。但是,金甲尽管磨穿,将士的报国壮志却并没有销磨,而是在大漠风沙的磨炼中变得更加坚定。

  “不破楼兰终不还”,就是身经百战的将士豪壮的誓言。上一句把战斗之艰苦,战事之频繁越写得突出,这一句便越显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m.lz13.cn)一二两句,境界阔大,感情悲壮,含蕴丰富;三四两句之间,显然有转折,二句形成鲜明对照。“黄沙”句尽管写出了战争的艰苦,但整个形象给人的实际感受是雄壮有力,而不是低沉伤感的。

  因此末句并非嗟叹归家无日,而是在深深意识到战争的艰苦、长期的基础上所发出的更坚定、深沉的誓言,盛唐优秀边塞诗的一个重要的思想特色,就是在抒写戍边将士的豪情壮志的同时,并不回避战争的艰苦,本篇就是一个显例。可以说,三四两句这种不是空洞肤浅的抒情,正需要有一二两句那种含蕴丰富的大处落墨的环境描写。典型环境与人物感情高度统一,是王昌龄绝句的一个突出优点,这在本篇中也有明显的体现。全诗表明了将士们驻守边关的宏伟壮志。

* 李颀:古从军行

* 王昌龄:从军行

* 过故人庄的诗意

范文四:生命理性与自然意象——论邹建军十四行抒情诗

生 命 理 性 与 自 然 意 象 

生 命 理 性 与 自 然 意 象 

论 邹 建 军 十 四 行 抒 情 诗 

张德 明  

摘  要 : 建军 是我 国 当代 重要 的十 四行抒 情诗诗 人 , 当代十 四行 抒情诗 创 作作 出 了建 设 性 、   邹 对 开 拓 性 的贡献 。他 的诗歌 创作表 达 了对现 实关 系、 自然 生态 、 生命 意义 的拷 问 , 显对现 实存 在 状 态 的关 彰   怀 , 也 力主 十 四行抒 情诗 创作 向 自己的本体 回 归。在 突 进心 灵 的现 实 与突进 生活 的现 实 中, 理 性 他 在  

与感性 相 融汇 的智 性诗 化形 式 的表达 中, 邹建 军形 成 的凝 重 、 厚 、 浑 深邃 、 自然 、 洒脱 、 逸 的风格 , 中 飘 使   国 当代 十 四行 抒情 诗创作 达到 了新 的高度 。   关键 词 : 邹建 军 ; 四行抒 情诗 ; 十 生命 ; 自然 ; 象  意

邹建 军是一 位学 者 , 出版 了《 代 诗 的意 象 结构 》 《 现 、现  代诗 学》 《 、台港现 代诗 论十二 家 》 多 部专 著 , 表 近 百篇  等 发

论文 , 出了 自己独 立而 引人关 注的学 术 与文 学主 张 , 学  提 在

曾中绝 。  

十 四行诗 这 种 诗 体 形式 在 中 国 “ 四 ” 期 已有 人 开  五 时 始 创作 并成就 显著 。如今 , 种有 一定 规 则的 诗歌 体式 , 这 创  作 的人越 来越 少 。邹 建军 却 写 下 了 大 量 的十 四 行诗 佳 作 ,   惹得 读 者喜爱 , 同行称 羡 , 的确 是一个 “ 数 ” 异 。这种 源于欧   洲 的抒 情 诗 , 不讲 平仄对 仗 , 十二 音 , 可 变化 ; 步数  每行 也 音 也不严 加 限定 , 长度可 以根 据 内容需 求 自由掌 握 , 适合  其 既 于表达 现代 复杂 的生 活 内容 , 也符 合现代 口语 的语言 特 点 。   读 邹建 军 的十四行 抒 情 诗 , 我们 可 以体 察他 对 这 种 特 色的 

充分运 用 , 特别 是 对 十二 音的 突 破 。其 诗 更 多地 融 合 了 中 

术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 邹建军是一位诗评家 , 他的诗歌批 

评与诗 学研 究在 2 世纪 后期 的 中国具 有 广泛 的影 响 力 , 0 曾  获“ 中国 当代 十大 青年 诗歌 批 评 家 ” 号 ; 建 军 是一 位 编  称 邹 辑 , 任 《 国文 学 研 究 》 《 界 文 学 评 论 》 务 副 主 编 , 担 外 、世 常   《 诗歌 月刊 》 副主 编 ; 建军 还 是 中 国 当代一 位 重 要 的抒 情  邹 诗人 , 已出版诗歌 作 品 《 岳 奇 早 年抒 情诗 6 邹 6首 》 《 奇  、岳

山水诗草 1 1 》 《 奇 山水 对联 8 》、 岳 奇 十 四 行 山 水  1 首 、岳 8 《

诗 10 》 《 编增 广贤文 》 。本 文将对 他 的十四行 抒情  0 首 、邹 等 诗近 作进 行探析 。   新 世纪 之

初 , 建军 提 出 的建 设 当代 中 国 的 自然 山水  邹 诗派 的主张 引起 了诗坛 的特别 关 注。他 强调 的 是一 个既 与  传统 的文化 认知 不同 , 又与 其 他 诗 人创 作 相 异 的独 特 的 诗  歌话语 世界 , 倡现代 十 四行 抒 情 诗创 作 应 向 自己的 本 体  提 回归 。随 着 商品化 浪 潮 的冲 击 和 工 商社 会 的 发达 , 们 的  人 生活越 来越 类型化 、 范化 , 艺术 的质 地 却愈 发苍 白 、 规 而 冲  淡 、 庸 。清丽高雅 、 平 端庄凝 重的作 品 已不多 见 。邹建 军 强 

调建构一 种公 允的 、 慧 的 、 国式 的 诗 评体 系 , 智 中 坚守 一种 

国的意 象 、 界 、 情 形 象 、 情 方 式 和抒 情 语 言 , 短 自 境 抒 抒 长   由, 变化 自如 , 人 的 才 情 把 这 种诗 体 运 用 得 那 么 妥 帖 自 诗  

然 , 然天成 , 浑 实在 少见 。  

综观 邹 建军的 十四 行抒情 诗 , 绝大 多数 作 品 , 是诗 人  都 对祖 国 美丽 河 山 、 土 风物 人 情 、 类 生 存 危 机 的 所 感 所  故 人

思: 从内蒙古草原到长江三峡 , 从韶山到奉化 , 从故 乡内江 

到灾难 之 地汶川 , 避 暑 山 庄到 武 汉 桂子 山 。其 主 题 有 乡 从   愁、 史、 历 自然之 思 、 赤子 之爱 、 命对 话 等等 。在这 些 诗作  生 里, 承载着 诗 人饱满 的感 情 , 处处 洋溢着 诗 人 对 自然与 人事 

的真诚 , 以及对 生 活 的热 爱 、 往 的缅 怀 、 世 的思 考 。邹  过 现

符 合生命 意义 的还原 性 的批 评 , 是 一种 独 特 的 文化 视 角  这 和文 学观 点 。正 是站 在 这样 的制 高 点 , 建军 在 实 际创 作  邹 中按 照 自己 的美 学 观 和 对 诗 的 深 刻 理 解 静 静 地 写 自 己 的  诗 , 独具 的话语 方式与 话语 姿态 , 卓越 诗 人 的形 象站  透过 让 立起 来 , 个人 化的 语 言方 式 和 独特 的抒 情 方 式 来表 达 自 用  

建军的诗作给我印象最深的在于它的真挚 自然, 亲切质朴 ,   语言似画笔 , 亳不造作 , 看似平凡普通的词汇与意象 , 月 如  

亮、 、 、 、 水 风 花 叶等 , 缀而 汇 成 一股 股深 厚 情 感 。邹 建 军  连 的十 四行 抒情 诗近 作 , 反映 出一 个 诗 人 对十 四 行 诗 的创 作  探索, 不仅 代表 了他诗 歌创 作的新 成就 , 从某 种程 度 上也 代  表着 十 四行体在 中 国 当代 的 发展 水 平 , 出表 现 为 : 突 其一 ,   对诗 情哲理 化 的追 求 , 善于 发现和 表述 诗 外的 本质 性 内容 ;   其二 , 于艺 术节 制 , 善 他的 诗作是 抒 情的 , 又 是 内敛 的 、 但 有 

我。他的创作多了一份对诗与现实关 系、 自然生态、 生命意 

义的拷 问 , 彰显 对现 实 存 在 状 态 的敞 开 与 关 怀。这 种 审 美  意蕴集 中体现 在他 的十 四行抒 情诗创 作 中 , 并一 以贯之 , 不 

作 家 与 作 品 ・当 代 文 坛 ・2 9.   00 6

度的 , 激情外化 为客观 物 象 ; 把 其三 , 形式 不拘 , 诗行 大体 整  齐 , 奏舒 缓 , 韵 柔美 。邹 建军 以逼 人的 才 气 、 彩的 文  节 音 精 字 、 的思想开 启 了中 国当代十 四行抒 情 诗的 辉煌 之旅 , 卓越   以个 体生 命的要求 与 呼 声为 立 足 点 , 活地 融 合 十 四行 体  灵 与律 诗的形 式 , 握 自己律动 的思 想 , 把 建构 一个 绚烂 的诗 的 

世界 , 以诗人 的 良知 , 诚地描 绘生 活 , 护心 灵 。 虔 呵  

表 面上 ,西湖十 四行 抒情 诗 四章 》 《 所表 现 的情 感并 不  复杂 , 但连贯 起来 , 可以形 成一股 整体 的情 感之 流 。诗人  却 重游西 湖 , 往事 的回忆 中重温青 春的 激情 , 并 没迷失  在对 但

自我 , 在对季节 、 对生命的深刻感悟中, 他的心灵获得了深 

沉的 宁静 。在 组诗 结尾 , 他写道 : 当我 回过头 来 , 只大雁  “ 一 正在 飞起 /飞向了 遥遥 的远 山 , 那渺 渺 的深 秋 ” 没 有故 作  , 高远 的议 论 , 那 份 明 澈 的生 命 之 悟 , 那 只大雁 引 向深  但 被 远, 表现 了诗人 深刻 的人生 感悟 , 发对 美好 生 活的 热爱与  抒 憧憬 。诗人选 取 的意 象既 平 实 又富 有 诗意 , 呈现 方 式 又如 

此朴 实 , 总把 自己敏锐 的感觉 指向人 与人 、 人与 自然 的种种 

在谈 到 自己的诗歌 创作时 , 建军 认 为 , 个诗 人 对于  邹 一 自己的 民族文化 没有 研 究 是不 可 能 的 , 真正 成 为 一个 大  要 师级 的诗 人 , 定 要 有 自 己的哲 学 与 文 化根 基 。如 果一 个  一

诗人对自己所生活的时代隔膜 , 关起 门来求生存 , 并且只关 

注 自己的内心 世界 , 不关 心窗户 外面 的人与 事 , 也是 存在  那 问题的 。对于 外在事 物 , 建军 始 终有 一 颗躁 动 不 安 的诗  邹 魂, 注定他要 在诗美 的王 国里不 倦求 索 , 以求 不断 地超 越 自   己。《 湖十 四 行抒 情 诗 四 章 》 西 是邹 建 军 很 有 代表 性 的诗  作 。这组 诗每 章分上 下两部分 , 上半部 分八 句 , 半部 分六  下 句 。每句 的长 度是 相 对统 一 的 , 局 显 得严 整 有 度 。这 种  格 上八下 六的分 布和诗 人的 情 绪 密切 对 应 , 下 两部 分 在诗  上 情上跌 宕起伏 。如 《 杨柳 依依 》 “ : 当车子 停 下之 后 , 们真  我 的不知 往何处 走 / 处 是 柳 浪如 烟 , 你 伸 出 了那 如 荷 的  到 让

联 系 。如 《 不妨牵 手》 “ :你拉 起 了我 的手 , 当着 面 前众 多朋  友 /那嬉 戏在荷叶 下 的 鱼 儿 , 多么 自由 /在 阳 光下 游 来  是 游去 , 又不时露 出了 脸” 表现 一份欢 快 自由的心 境 。同时 , ,   邹建 军不忘 发现平 凡 生 活 中蕴 藏 的人 生 哲理 , 诗歌 内容 是  现实 的 , 意象沉 着而 耐人 寻味 。“ 一阵春 风突然 来到 了我 的  胸 I ( 杨 柳依依 》 、 那 春风 中 的 北高 峰 , 是 如 此不 可  司” 《 )“ 还 改变”《 ( 不妨牵手 》 , 句诗 “ )两 春风 ” 的意 象隐 喻 着被 撩 动  的青春 激情 ; “ 用 春天 的西子 ” 一 意象 , 这 写她 “ 乎 正陪 伴  似 在 我身边 ” “ 、 正在 向我 们 招手 ” 西 子 是 中 国美 神 的化 身 , ,   她 是优 美 、 静 的 , 够抚 慰 每一 颗 烦 忧 的心 。在 组 诗 中 , 恬 能   她 曼妙 的身影飘 忽来 去 , 不仅营 造了迷 迷蒙 蒙 的氛 围 , 而且  映衬 出诗人追 寻美与 青春 的身影 。这组诗 作 的意 象并 非仅  仅是 客观 的意 象化 呈现或 “ 见 ” 象 , 多的是 “ 感 ” 所 的 更 所 的 

手/ 在空中停了几秒之后 , 又回到了我的眼前 / 你说 , 披着 

轻纱 的春天就 在那边 将 我 等 候 /看 了 看 天空 , 一阵 春 风 突 

然来 到我 的胸 间 /望 了望 湖 面 , 说 脸 上映 出了 往 日的 中  你 秋 /阳光还 没有照 到你 的头顶 , 微 笑如 兰 /此时 , 施  你却 西 在我们 面前轻 歌 曼舞 , 烟 柳” 这 前 八 句是 此 时 此地 的 西  如 , 湖岸边 , 虽有联 想 , 终是 实 境 , 出的 是 如梦 如 幻 的西 湖  而 绘

烟柳 。后半 部分 :海 阔 天空 只是 当年 的 中 秋 , 年海 阔 还  “ 那 在 /天空 自然就 有成 群 的大 鸟 , 正在 漫 长 飞翔 /它们 高叫 

境, 包含着诗人深切独到的人生体验 , 显得异常含蓄蕴藉。  

如前 所及 , 邹建 军十 四 行抒 情 诗 中有 大量 叙写 旅途 感 

受、 生命记 忆和 对 日常 生 活切 实 体验 的 。在 面 对人 生 历程  和世 事沧桑 时 , 他不仅 状写所 见的迷 人风 景 , 叙写 回忆 中 的 

着 , 了一片 又一片 紫 色云彩 /有一 个少 年的 心事 , 飞过 如那  辽远 的大 海汪洋 / 可如今 , 群山环抱 着 白浪 涛涛 , 柳依 依  杨 / 我 的眼里呈 现出 的 , 雨雪 纷 纷 又茫 茫 ” 诗 人 的 神思  而 是 , 冲 破了眼 前 的温 柔 之 网 , 到 那 “ 目的 中秋 ” 情 绪 渐 渐  飞 往 , 变得 激越 。那天 空成 群 的 大 鸟的 意 象 , 如 胸 中不 平 静 的  恰 情绪 , 翻腾着 、 撞着 、 着非 凡的 突破 。柳 浪如烟 , 顶 渴望 隐括 

了万 种柔 情 ; 海 汪 洋 , 征 的 是 与环 境 不 协 调 的一 番心  大 象

闲情逸 致 与偶然发现 , 而且 以他对生 活的 激情 , 生命 的理  对 解和 挚爱 , 表 达 另 一 种 爱 的 美丽 和 善 的 力 量 。人 生 、   去 自 然 、 常 生活在 他笔 下都成 为一道道 爱 的风景 , 让人 触手  日 既 可及 , 使人对 未来 怀抱长 久的期 待 , 也 是邹 建军所 追 求  也 这

的平淡而 高远 的诗歌境 界 。  

乡土 是人类最 初始情 感与 最深刻 理性 集合 成的 一种 文  化 形态 。诗歌意 义上 的 乡土 , 既是一 种物 质 实存 形态 , 是  也

事 。在杨柳依依的西子湖畔 , 诗人有万千感慨 , 渴盼穿越时 

光而不 能 , 只留下 淡 如 烟柳 的 怅惘 。仿佛 那 正 是 绵延 了数  

种精神 现象 , 一种文 化象征 和文化 信念 。邹建 军《 更是 老  《 成都 的南 方》 《 鹅 湖 的想 象 》 , 写 了故 乡令 人神 往  、天 等 描 的风土 人情 , 发游子浓 浓的思 乡情 怀。“ 十年 前的锦 江  抒 二 在我梦 中流淌 / 三千 里外青 瓦闪 射出束 束光 芒 ……少 年时  代在 那些石林 追寻 自我 / 石 头 总在 梦 中激 起无 限 想象 ” 那   ( 故 乡的石头 》 ; 百年 老 屋 陪伴 着 我二 十载 时 光 / 光  《 )“ 时

屋 上 的瓦》 《 乡的石 头》 《 、故 、越溪 的明 月》 《 江的风景 》  、内 、

千年 的一种 隐痛 :昔 我 往矣 , 柳依 依 , “ 柳 今我 来 思 , 雪 霏  雨 霏 。《 子伴我 》 半部 分是 一段 宁 静甜 美 的 回忆 , ”西 上 下半 部 

分则似乎多了些抛掷不去的忧烦 , 是往事不堪 回首?还是 

心境 已不复从 前 ?我 们不 得而知 , 情绪 的转 换 是明 显 的。 但   《 不妨 牵手 》 , 种诗 情 的跌 宕 更带 有 戏剧 化 的 色彩 。上  中 这

半部分“ 有的人牵手在黑暗之中, 总是羞于让人看见……面 

对南 高峰 , 在春 雨 中 , 又 是 如 此 的缠 绵 ” “ ” 待 浪 漫  她 ,我 期

总也抚摩精美的画栋雕梁 /白鹤从夏 日的甜梦中苏醒过来 

/ 对面林 间展开那 阔大 的翅膀 / 在 牛群 在草 地上 奔跑 着几 

的牵手而不敢 , 而下半部分“ 却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拉  你” “ 起了我的手” 读者能从中体味 “ ” , 我 的一种柳暗花明 的喜 

悦 。最后一 章《 在 身后 》 实 交映 , 春 虚 由惊 疑 而释 然 的诗 绪  流动 亦宛然 可见 。形 式 的建 构 看似 天 成 , 其实 也 需 要诗 人 

着意而 为 。  

只白马 / 在山岩上将高扬的头望向北方……用手轻轻地抚 

摸着 它们 的身体 /古 旧的雕梁 画栋 I 司又花 朵 芬芳 ” 《 ( 老屋 

上的瓦》 。从这些诗句可以看出, ) 虽然诗人不得不远离故 

土, 但家 乡的一 切 依然 那 么 清晰 地 定格 于 他 的脑 海 。故 乡   是他 永远 的精神家 园和心 灵栖 息地 。从 邹 建军这 些故 乡抒 

生 命 理 性 与 自 然 意 象 

情诗 中 , 我们却 看到 了另 一 份求 新 、 深 、 厚 实 的 艺术 匠  求 求

( 废 墟 下的 电光 》 。这 些 佳 作 一 方 面 表达 着 对灾 区 的 极  《 ) 度 关切 , 哀痛 、 奈 、 在 无 怜悯 的同时 , 又对 明天 更美 好 充满 了 

心, 他不 满足于 对故 土事物 外部 形态 的描 绘 , 意于 内心 世  着 界 的揭 示和 本质意 义 的阐 发 ; 满 足于 现 代 生 活 的 自然 主  不

希望与信心。诗人的气质如在眼前 , 这是 中国当代知识分  子尤其是诗人难得的品质 : 忧国忧时 , 关心民瘼。作品沉痛  而悲戚地表达了生命与时间对峙中生命 的脆弱、 可贵与难 

得 , 此同时 , 与 又明确 地表 白 : 在生 命最 艰难 的时刻 , 哪怕 只  要有 爱的 执着 , 会让 人类生 活得颇 有 滋味 , 会 获得 生 命  就 就

义的张扬 , 着意于人性意义的深层导向。诗中故 乡的山川 

草木与 乡人 的话语 音 容 , 不 以 一 种令 人 无 法抗 拒 的魅 力  无 和意 志 向 这个 世 界反 复 证 明 真 的价 值 、 的博 大 、 的 内  善 美

涵, 它们几乎是不约而同地进入了一个被许多人所淡忘了  的世界 , 来 又给 人 们 创 造 了一 个 至 善 至纯 的 天 地 。邹  反过

建军 笔下 的故 乡的青 瓦 、 山 、 大 田垄 、 松 , 是 一种 背 景 , 苍 仅  

的快乐和幸福。这组诗和邹建军其它诗作一样 , 是受到 自  

我激 }鼓励的产物。外部世界和生存环境虽然也常常制约  青

个诗 人关 注生 活和叙 述 的方 向 , 我认 为 , 正 的诗歌 创  但 真 作 首先 是必 须进入 诗人 “ 内心 ” , 其是 在 很 多人 把诗 歌  的 尤

种象征 。这些 形 象本 身 就 体现 了他 的 美学 追 求 , 试 图  他

破 译出大 山和 乡村 古老 而 永恒 的语 言 密 码 , 以表 现 他 的凝  重 、 和意志 , 他 的诗与 田园牧 歌式 的 旧 乡土诗 明 显 区  悲壮 使 别开 来 。对 故土 大地 的挚爱 , 历 史与现 实 的沉 思 , 予了  对 赋 他 的诗 以不 至于被 历 史 所 同化 而 失 去 应 有 的个 性 与 品位 ,  

从而使 这些 作品在 不断 切入 现实 中获得 新的 主题意 义 。  

变成一 种语 言狂 欢游 戏 、 不再关 注现 实人 生 、 歌写 作 不再  诗 需 要刻意 受某 种意 识形 态支配 并可 以有 自己的 文化 价值 取  向的情 形下 , 人不仅 不能 放弃 人文 关怀 、 诗

精神 情感 担 当和  道 德判 断 , 更要 关注 人类 的个体 生命 的存 在形 态 , 能很 好  才 地 记录 灵魂 的结 晶 、 格 的 呈现 和 精 神 活 动 的现 场 。这 就  人

邹 建 军 的十 四 行抒 情 诗 以感 觉 的敏 锐 和鲜 明 、 意象 的  新颖和 丰富 、 构的 多维和 主体 等突破 性 创作 技巧 , 结 表述 自   己对人 生意 义和 生命 价 值 的 深 沉追 问 。他 强 调 人 与社 会 、  

人 与人 、 与 自然 、 人 个体 生 命 中 诸 种 因子 的 有 机综 合 ; 坚  他

要求诗歌能够表达 出生命、 人性 、 精神存在的力度、 深度和 

广度 , 以此展 示诗歌 精 神的 高蹈 。从 这个 角度讲 , 邹建 军 的  这组 诗正 是在关 注外 部世 界的 同时 , 断触 及 内心 , 在其  不 并 中散 发 自己的生 命 认 知 , 诗 人 心灵 体 验 和生 命 体 验 的忠  是 实记录 。这 组诗 秉承 于 生 命 的 天赋 之 爱 , 以质 朴 的 情 感挣 

持 诗必 须介入 生 活 , 须 切入 现 实 的 肌肤 。这 也 是 对 当代  必 十 四行抒 情诗题 材领域 与诗 学主 题 的一个 重 要开 拓 。诗 人  将 自我置于 现实 , 激 烈的 内心 搏斗 , 层 的心 灵体 验 和 复  把 深

杂 的生命现 实纠 结在 一 起 , 人类 的 生 存真 实 中寻 找个 体  从 的位 置 , 表现 出理性 的沉 静 、 意志 力的坚 韧 、 对民 生 的体 恤 、  

脱形式的羁绊 , 没有丝毫的做作和所谓做诗的姿态 , 表达着 

对 亲人 、 者 的缅怀 , 血般 的叙说 令 人潸 然 泪下 。作 品直  逝 泣

面人类生存的灾难 , 审视 、 咀嚼生命 , 凄清冷峻 , 透彻骨髓 ,  

诉 说着 生命 中最宝 贵最 真切 也最 高 尚的情感 。   艾 略特 讲 过 , 个 诗 人 的 出现 不能 不 使传 统 的 诗歌 世  一

对人 生未来 的执 着信念 , 的诗 情始 终植 根于 现 实 沃土 里 。 他   四 川汶 川 发 生 特 大地 震 , 人 淌 着 热 泪 , 诗 为逝 去 的生 命 悲 

痛, 写下了《 汶川十 四行抒情诗六章》 记录那撕心裂肺的  ,

时刻 。“ 当我 在躺 椅上 醒 来 , 是 2 3 正 :8分 /我 没 有感 觉 地  牛在西 边的 午间震 撼 /有 人 说 武 汉 也被 它 角 力牵 动 , 安  西 /那群 群男女 惊魂未 定久 久立在 河边 … …所 有 中国人 的 目  

光似乎都 集 中汶川 /那里 却传 不 出一 点信 息 与几 声哀 叹 /  

界的秩序为之改变 , 而他 自己也不能不感受或体会到传统 

秩序 的脉 搏 。我 不敢 说邹 建军 的出现 是 不是 从根 本 上改 变  了 当代 中国十 四行抒 情诗 写作 的秩 序世 界 , 可 以肯定 ,   但 邹 建军在 突进 心 灵的 现 实与 突 进 生 活 的现

实 中 , 理 性 和 感  在

性 相 融汇 的智性 诗化 形式 的表达 中 , 体上 形成 的 凝重 、 整 浑 

地 动 山摇 天 昏地 暗世 界末 日到来 / 良人 们 不断 向西 边 发  善 出声声呼 唤 ” 《 ( 汶川 的呼唤 》 ;面对 不断 的余 震 我 曾经 发  )“ 怒 又惘然 / 斥责 地牛 不分善 恶一 味无 端的疯 癫 /让我 们尽 

厚、 深邃 、 自然 、 脱 、 逸 的 风格 , 中 国 当代十 四 行抒 情  洒 飘 使 诗 创作 达到 了新 的高 度 。  

量打磨生存者生命的亮度 / 让我们把即将来临的黎明再次 

点燃 ” 《 ( 生命 的亮 度 》 ;手 电光 虽 微 弱 , 女 的 生命 却 坚  )“ 少 强 /死神虽 就在 身边 , 她心 儿 却 在 飞翔 /让 地牛 在 电光 前 

( 者单位 : 南科技 大学文 学 院) 作 西   责 任编 辑 黄莲 

却步吧, 人类不灭 / 那一束手电光将照亮风雨突起的东方”  

范文五:《从军行(其四)》诗歌鉴赏

从军行七首(其四)

王昌龄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唐代边塞诗的读者,往往因为诗中所涉及的地名古今杂举、空间悬隔而感到困惑。怀疑作者不谙地理,因而不求甚解者有之,曲为之解者亦有之。这首诗就有这种情形。

  前两句提到三个地名。雪山即河西走廊南面横亘廷伸的祁连山脉。青海与玉关东西相距数千里,却同在一幅画面上出现,于是对这两句就有种种不同的解说。有的说,上句是向前极目,下句是回望故乡。这很奇怪。青海、雪山在前,玉关在后,则抒情主人公回望的故乡该是玉门关西的西域,那不是汉兵,倒成胡兵了。另一说,次句即“孤城玉门关遥望”之倒文,而遥望的对象则是“青海长云暗雪山”,这里存在两种误解:一是把“遥望”解为“遥看”,二是把对西北边陲地区的概括描写误解为抒情主人公望中所见,而前一种误解即因后一种误解而生。一、二两句,不妨设想成次第展现的广阔地域的画面:青海湖上空,长云弥温;湖的北面,横亘着绵廷千里的隐隐的雪山;越过雪山,是矗立在河西走廊荒漠中的一座孤城;再往西,就是和孤城遥遥相对的军事要塞——玉门关。这幅集中了东西数千里广阔地域的长卷,就是当时西北边戍边将士生活、战斗的典型环境。它是对整个西北边陲的一个鸟瞰,一个概括。为什么特别提及青海与玉关呢?这跟当时民族之间战争的态势有关。唐代西、北方的强敌,一是吐蕃,一是突厥。河西节度使的任务是隔断吐蕃与突厥的交通,一镇兼顾西方、北方两个强敌,主要是防御吐蕃,守护河西走廊。“青海”地区,正是吐蕃与唐军多次作战的场所;而“玉门关”外,则是突厥的势力范围。所以这两句不仅描绘了整个西北边陲的景象,而且点出了“孤城”南拒吐蕃,西防突厥的极其重要的地理形势。这两个方向的强敌,正是戍守“孤城”的将士心之所系,宜乎在画面上出现青海与玉关。与其说,这是将士望中所见,不如说这是将士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画面。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渗透丰富复杂的感情:戍边将士对边防形势的关注,对自己所担负的任务的自豪感、责任感,以及戍边生活的孤寂、艰苦之感,都融合在悲壮、开阔而又迷蒙暗淡的景色里。

  三、四两句由情景交融的环境描写转为直接抒情。“黄沙百战穿金甲”,是概括力极强的诗句。戍边时间之漫长,战事之频繁,战斗之艰苦,敌军之强悍,边地之荒凉,都于此七字中概括无遗。“百战”是比较抽象的,冠以“黄沙”二字,就突出了西北战场的特征,令人宛见“日暮云沙古战场”的景象;“百战”而至“穿金甲”,更可想见战斗之艰苦激烈,也可想见这漫长的时间中有一系列“白骨掩蓬蒿”式的壮烈牺牲。但是,金甲尽管磨穿,将士的报国壮志却并没有销磨,而是在大漠风沙的磨炼中变得更加坚定。“不破楼兰终不还”,就是身经百战的将士豪壮的誓言。上一句把战斗之艰苦,战事之频繁越写得突出,这一句便越显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一二两句,境界阔大,感情悲壮,含蕴丰富;三四两句之间,显然有转折,二句形成鲜明对照。“黄沙”句尽管写出了战争的艰苦,但整个形象给人的实际感受是雄壮有力,而不是低沉伤感的。因此末句并非嗟叹归家无日,而是在深深意识到战争的艰苦、长期的基础上所发出的更坚定、深沉的誓言,盛唐优秀边塞诗的一个重要的思想特色,就是在抒写戍边将士的豪情壮志的同时,并不回避战争的艰苦,本篇就是一个显例。可以说,三四两句这种不是空洞肤浅的抒情,正需要有一二两句那种含蕴丰富的大处落墨的环境描写。典型环境与人物感情高度统一,是王昌龄绝句的一个突出优点,这在本篇中也有明显的体现。

  (刘学锴)

上一篇:《静默草原》教案3

下一篇:《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教学设计5

范文六:边塞诗——《从军行七首之四》

  《从军行七首之四》原文

  青海长云暗雪山,

  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

  不破楼兰终不还。

  《从军行七首之四》译文

  青海湖上绵延的云彩暗淡了雪山,一座孤城遥对着玉门关。

  身经百战黄沙穿破了铁甲,不攻破楼兰绝不回还。

  《从军行七首之四》作者简介

  王昌龄 (约690— 约756),字少伯,山西太原人。盛唐著名边塞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早年贫贱,困于农耕,年近不惑,始中进士。初任秘书省校书郎,又中博学宏辞,授汜水尉,因事贬岭南。与李白、高适、王维、王之涣、岑参等交厚。开元末返长安,改授江宁丞。被谤谪龙标尉。安史乱起,为刺史闾丘所杀。其诗以七绝见长,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边塞所作边塞诗最著,有“诗家夫子王江宁”之誉。

范文七:关于雪的诗句——《从军行七首·其四》

  《从军行七首·其四》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赏析

  唐代边塞诗的读者,往往因为诗中所涉及的地名古今杂举、空间悬隔而感到困惑。怀疑作者不谙地理,因而不求甚解者有之,曲为之解者亦有之。这首诗就有这种情形。

  这首诗的基调是悲壮苍凉的,这与诗中色彩的巧妙运用大有关系。

  “青海长云暗雪山”,波光粼粼的青海湖,澄碧若翠;皑皑的雪山,如银蟒漫舞;阴云飞涌,墨色顿至。这里,“青”、“黑”、“白”三色齐涌画面,构成了一幅层次分明的丹青国画。在这幅国画中,诗人不仅充分发挥了色彩的对比作用,而且更突出了光线明暗的作用。雪山的银辉,向人们呈现出一种洁白纯净的美,而“长云”之后的一个“暗”字凌空一笔又涂上了淡黑色,使画面由明暗对照构成了阴沉的战争氛围和苍凉的境界。王昌龄能够将“色”和“光”交织起来,用暗色弱光来渲染冷色的苍凉感,因而,这里的色彩光线已不仅仅是自然景物的属性,色彩光线的描写也不只是起美化画面的作用,它们已融入了丰富的感受和情绪,色彩实际上已从形象的属性上升为独立的形象了。“青海长云暗雪山”一句,实际上是采用以色彩传情的写法,达成情景交融的佳句。

  诗人准确把握戍边将士跃动的心律,又赋之以恰当的色彩和光线,使诗歌艺术画面的气象恢宏开阔,情调悲凉壮美,意境深邃高远,鲜明地体现出生活在盛唐时代人们所共有的精神特征。

  盛唐优秀边塞诗的一个重要的思想特色,就是在抒写戍边将士的豪情壮志的同时,并不回避战争的艰苦,此篇就是一个显例。可以说,三四两句这种不是空洞肤浅的抒情,正需要有一二两句那种含蕴丰富的大处落墨的环境描写。典型环境与人物感情高度统一,是王昌龄绝句的一个突出优点,这在此篇中也有明显的体现。

  作者简介

  王昌龄(公元698-756年)字少伯,汉族,山西太原人。盛唐著名边塞

  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早年贫贱,困于农耕,年近不惑,始中进士。初任秘书省校书郎,又中博学宏辞,授汜水尉,因事贬岭南。开元末返长安,改授江宁丞。被谤谪龙标尉。安史乱起,为刺史闾丘所杀。其诗以七绝见长,尤以登第之前赴西北边塞所作边塞诗最著。他的边塞诗气势雄浑,格调高昂,充满了积极向上的精神。世称王龙标,有“诗家天子王江宁”之称,存诗一百七十余首,作品有《王昌龄集》。

范文八:关于雪的诗句——《从军行七首·其四》

  出自唐代诗人王昌龄的《从军行七首·其四》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赏析

  唐代边塞的读者,往往因为诗中所涉及的地名古今杂举、空间悬隔而感到困惑。怀疑作者不谙地理,因而不求甚解者有之,曲为之解者亦有之。这首诗就有这种情形。

  前两句提到三个地名。雪山即河西走廊南面横亘廷伸的祁连山脉。青海与玉关东西相距数千里,却同在一幅画面上出现,于是对这两句就有种种不同的解说。有的说,上句是向前极目,下句是回望故乡。这很奇怪。青海、雪山在前,玉关在后,则抒情主人公回望的故乡该是玉门关西的西域,那不是汉兵,倒成胡兵了。另一说,次句即“孤城玉门关遥望”之倒文,而遥望的对象则是“青海长云暗雪山”,这里存在两种误解:一是把“遥望”解为“遥看”,二是把对西北边陲地区的概括描写误解为抒情主人公望中所见,而前一种误解即因后一种误解而生。一、二两句,不妨设想成次第展现的广阔地域的画面:青海湖上空,长云弥漫;湖的北面,横亘着绵廷千里的隐隐的雪山;越过雪山,是矗立在河西走廊荒漠中的一座孤城;再往西,就是和孤城遥遥相对的军事要塞——玉门关。这幅集中了东西数千里广阔地域的长卷,就是当时西北边戍边将士生活、战斗的典型环境。它是对整个西北边陲的一个鸟瞰,一个概括。至于特别提及青海与玉关的原因,这跟当时民族之间战争的态势有关。唐代西、北方的强敌,一是吐蕃,一是突厥。河西节度使的任务是隔断吐蕃与突厥的交通,一镇兼顾西方、北方两个强敌,主要是防御吐蕃,守护河西走廊。“青海”地区,正是吐蕃与唐军多次作战的场所;而“玉门关”外,则是突厥的势力范围。所以这两句不仅描绘了整个西北边陲的景象,而且点出了“孤城”南拒吐蕃,西防突厥的极其重要的地理形势。这两个方向的强敌,正是戍守“孤城”的将士心之所系,宜乎在画面上出现青海与玉关。与其说,这是将士望中所见,不如说这是将士脑海中浮现出来的画面。这两句在写景的同时渗透丰富复杂的感情:戍边将士对边防形势的关注,对自己所担负的任务的自豪感、责任感,以及戍边生活的孤寂、艰苦之感,都融合在悲壮、开阔而又迷蒙暗淡的景色里。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意思是说:从边塞孤城上远远望去,从青海湖经祁连山到玉门关这一道边境防线。上空密布阴云,烽烟滚滚,银光皑皑的雪山顿显暗淡无光。这里既描绘出了边塞防线的景色,也渲染了战争将至的紧张气氛,饱含着苍凉悲壮的情调。这两句诗是一个倒装句,使诗歌画面的色彩顿时突现,同时,从地理学的角度讲,站在“孤城”之上,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玉门关、祁连山和青海湖这三点相联的千里边防线的,这里一个“遥望”及其所提领的空间距离遥远的三地呈现于同一幅画面,既是想象、夸张的手法使之“视通万里”,又突现了戍边将士那全局在胸、重任在肩的历史责任感。

范文九:边塞诗歌四首之《从军行》、《凉州词》

边塞诗歌四首

之《凉州词》《从军行》

【课前预习】:

1、正确、流利地朗读诗歌。

2、反复诵读,感受诗歌内容和意境。

【相关课程标准】:在通读课文的基础上,理清思路,理解主要内容,体味和推敲重要词句在语言环境中的意义和作用。诵读古代诗词,有意识地在积累、感悟和运用中,提高自己的欣赏品味和审美情趣。

【教学目标】:

1.能正确、流利、有感情地朗读、背诵古诗。

2.能用自己的话说出古诗的意思,体会诗人的思想感情。

3.通过反复诵读诗歌,感受古诗的意境,培养学生的审美情趣。

【评价任务】:

1、反复诵读,在读中感受诗歌内容,感受古诗意境。

2、熟读成诵,体会诗人感情,培养审美情趣。

【教学过程】

一、预习展示

1、导入:一首好诗,往往蕴含着一种心情,一个故事,甚至是一段历史,让人回味无穷。这节课,我们走进两首边塞诗,去感受一幅幅动人的画面,体会到那一段段不同的情感。

2、展示预习收获

a、作者:

在唐代,有一批诗人(如高适、岑参、王昌龄、王维等)十分擅长描写边塞征战生活,后人称他们为“边塞诗人”,形成了所谓的“边塞诗派”,边塞诗是唐代这个诗歌大国的一束奇葩。

①王之涣,字季陵,盛唐诗人。以善于描写边塞风光著称。代表作有《登鹳雀楼》、《凉州词》等。“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更是千古绝唱。

②王昌龄,字少伯,唐代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 有“诗家夫子王江宁”之誉。

b背景

我国在秦、汉时代便修筑长城防御匈奴入侵。匈汉的战争自秦起,至汉,至唐,一直没有间断,在阴山一带,匈奴据此而常常入侵中原。

C提到边塞,你能想到什么?

大漠、烽烟、长城、黄沙„„(自然环境艰苦)

二、定标自学

自读古诗,感悟内容:

1、自由读这首古诗,要求读读准字音,注意节奏。

(朗读指导:音准、语速、重音、停顿、感情)

①范读 ②自由大声练读 ③学生试朗读,其他同学点评 ④全班齐读

2、读后借助课文注释,试着说说首诗的大概意思。

①黄河远上:远望黄河的源头。

②孤城:指孤零零的戍边的城

③仞:古代的长度单位。一仞相当于七八尺。

④羌笛:羌族乐器,属横吹式管乐。古羌族主要分布在甘、青、川一带。 ⑤杨柳:《折杨柳》曲。古诗文中常以杨柳喻送别情事。

⑥度:越过。

三、合作探究

精读古诗,体会诗情:

1、请同学们自己再读读这首诗,你看到了什么样的画面,用自己的语言来描述。 ①边塞风光图。中心景象是孤城,黄河、万仞山是背景,反衬荒凉之景。 ②士兵在玉门关上吹羌笛的身影。

③思念亲人图。

2、通过读诗,我们已经看到了诗人向我们呈现的一幅幅生动的画面,就让我们再来一起读一读古诗,体会体会。

3、眼望茫茫戈壁,漠漠黄沙,耳听呼呼风唳,胡笳悲鸣,诗人千丝万绪。让我 们静下心来细细地品一品着首诗,你能否感受到诗中蕴含着怎样的情感在里面?你又是从哪里体会到的呢?(在小组里交流一下)

①孤独:“一片孤城”,已有萧索感、荒凉感。而背景的辽阔,更反衬出它的萧索;背景的雄奇,更反衬出它的荒凉。久住“孤城”中人的一定会孤独。 ②怨 “怨杨柳”

a “怨”甚么呢?从结句看,是怨杨柳尚未发青。想到故乡的杨柳早已青丝拂地,而“孤城”里还看不风一点春色,由此激起的,仍然是思家之情。

b不怨战士有保家卫国的责任。

c一语双关。

杨柳,在这里又指《折杨柳》曲子。古人有临别折柳相赠的风俗。原来古人有个习惯,即是常用谐音来寓意。“柳”与“留”同音,因此,借杨柳表示挽留的意思(古人所谓的杨和柳其实是一种植物)自汉代以来,人们送别亲朋好友,爱折柳相赠,到唐代已极为流行。“折柳”便成为赠别或送别的代称。

《折杨柳》是表达行客离情的歌曲,而且曲子是用胡笛吹的,自然更是带着浓厚的异乡情调。在这荒凉的玉门关外,在这寂寞的寒冬夜里,回忆起与亲人朋友的话别,无限愁思犹如大海波涛,汹涌而来。而今,在这作永无春色的孤城里,到了连杨柳都没有的时候,笛中的杨柳也就成了美丽的怀念,只有把满腔的愁绪和相思,寄托在凄切的羌笛上,吹奏起令人伤感的《折杨柳》曲子。

③思念家人

边关的士兵,有家不能回,所以只好把滔滔的思念寄托在凄切的羌笛声里,回忆那依依惜别的情景!

④渴望

诗人渴望什么?(边关安宁、国家安定、将士能团圆)

诗人这样的渴望得到实现了吗?(没有)边关依然是怎样?(春风不度玉门关)边塞荒寒,对某种温暖关怀的渴望。

据《资治通鉴·唐纪》载,玄宗时,改府兵为募兵,兵士戍边时间从一年延至三年、六年,终于成为久戍之役,“天宝以后,山东戍卒还者十无二、三”。长年的征战给人民带来无限的痛苦。

4、诗歌主旨:

《凉州词》通过写边塞荒凉之景,抒发了戍边战士的怀乡之情。表现了诗人

广阔的胸怀。

四、交流释疑

按照我们学习《凉州词》的方法,自学《从军行》,小组内交流收获和疑惑。 交流汇报:

1、前两句写景,突出边关僻远,环境艰苦。衬托出后两句军情的艰苦。 (重点词语:长云 暗 孤城 遥望)

2、第三句些战斗的紧张激烈。(重点词语:百战 穿金甲)

3、前三句位最后一句做铺垫,写出战士们的立誓,作者发出豪迈之语和悲愤之词。

4、主旨:通过写边塞艰苦的环境,表现了战士们立誓破敌,决心取胜,保卫祖国的爱国精神。

五、课堂小结

连年的战争,长年的戍边,毁掉了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给人们带来了无穷的伤害。反对战争,维护和平,是天下所有人的共同心愿。最后让我们一起深情诵读这两首边塞诗歌。

【作业设计】

1、背诵两首边塞诗。

2、搜集、整理、背诵古人描写黄河的诗词名句。

【教学反思】

与学生要多交流,要注意调动学生参与的热情。在课堂上要注意多给学生发言机会,吸引学生的注意力。诗歌的诵读指导需要再到位些,让每个学生都能参与读,并读出应有的感情。

范文十:《从军行诗四首》作者王梁

《从军行诗四首》

《从军行-送别》

身披金甲矛负背,骁勇抵寇赴边疆。 暮下烛光缝旧衣,帘外篝火话秋凉。 风吹枯草云遮月,断桥堰边地生霜。 孤亲挽手嘱千语,转身一瞥泪两行。

《从军行-盼归》

朝起倚井翘首盼,日落孤行影蹒跚。 拄仗缓行腰垂柳,叹息蹙眉雪鬓斑。 雨打芭蕉潇潇夜,风吹茅舍芦散乱。 寄托鸿雁捎家书,望穿天涯何时还?

《从军行-奋战》

旌旆揭竿瑟风招,趟渡秋水寒似刀。 敌寇兵马隔江望,撇眉怒目愤上梢。 刀光剑影乱人眼,厮杀嚎叫血溅飘。 鸳鸯河畔尸遍野,犹闻家母泣声到。

《从军行-白发送黑发》

母晓亲儿沙场殉,手握橄榄泪空流。

遥想幼年其乐融,如今阴阳间两隔。 古来征战几人还,不知谁家添新痛。 纸钱晚风飘零处,雪地空留履屐痕。

本诗希望世界和平,远离战争。

因为世间一些美好的事物都因战争而逝去。

作者: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