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面埋伏琵琶曲赏析

十面埋伏琵琶曲赏析

【范文精选】十面埋伏琵琶曲赏析

【范文大全】十面埋伏琵琶曲赏析

【专家解析】十面埋伏琵琶曲赏析

【优秀范文】十面埋伏琵琶曲赏析

范文一:赏析琵琶曲《十面埋伏》

赏析琵琶 《 十曲埋伏》  面■

郭 阿 红 河 南 艺术 业 学 职 音院 乐系

摘: 《要十面埋伏 》是 型琵琶大奏曲独, “以垓 下战 ”之为 背 景 绎演出的 经 典 历 史 目 , 曲通过 运 用 叙事 的 手 法 创 作的 琵琶  武 曲。《 十埋面 伏》 着描 绘重 大 战中 面场的激 烈 景情, 其 中 “ 埋伏 ” “ . - 、k. A” 、 “ 吴江 ” 是曲 目 突 出中表 现的 分部 , 和起 源 同 的 霸 《王 卸 甲 相 比, 《》 十面伏》埋是 刘 以 邦 的 汉军 视 角 为, 代是表着者胜 全 , 中情曲感 是雄 壮 的 士 ,气振 奋 。  关键 : 十 词埋 伏面背 景 赏

《面十埋伏》 早最称《为 四面 埋伏 》 , 和

面四 歌 一 样楚 .面 四表示 是 的南东西北

“轮拂 为” 头 拉开 开 乐 曲序幕 .开 头 彰 快显

节强奏有力的紧氛张 围: 随后通 过“拂轮 ”

流的“ 大战 派” 段中对 “四 楚 歌 面 的 描

” 绘都 是 通 张过良 的 箫声来 体现 的 以.箫声  代替 了士兵和鸣楚歌 . 一这预段示 着“ 大  战” 将 结 即束 随后 的 “ 江吴”段 则 是霸 王  羽项乌 江自 刎 .段 曲整调沉低 满 含. 楚军 战  败 的 悲壮 之 感  第 三部分将 凄 美的情

个感方 向, 后《 在北派秘南本琵谱真琶》传中

将  原本四 面 改 为十面 . 面十 指的 是一 种 战

描 绘出 汉 擂 军 吹 角鼓 先声夺 人 的 场 面. 将

战 前军 肃 阵 穆紧 强张悍 的氛 围渲 染 出来 .

一场

用兵 制 战敌 。术 《十 埋伏 面 》,中 为了 表  现 气 氛 的紧 张 激 .烈 大量 运 了用 扫 、 拂 推拉 弦和轮技满 .法将 十 面 埋伏 的 境意表 现

声 声战 鼓 响 彻 空 天通过 在 节 奏上 时快

时慢的变 展化现战争 出将即打 Ⅱ 向的紧 张   氛。气 可 以预 见 即 将上演 大 的厮 战 的杀  激 和烈 残  乐酷曲 高在低 音 中的 不 变断 化,  忽 慢 忽 的节 奏 快 乐 将推曲 发动 展   (1二 第二部 分 ——战 准前备  这

一部 是 整分 首曲 子 中主的 题 部  分“吹 开大 ”门是 战 前准 备 部分的 主题 旋 律 .

和 惨烈的 战争 描写 合在 结 起一 .快 与慢交  织

, 抒 与情肃穆织交 , 将 十 《面伏埋 》的魅   力 现 展来出. 惨 烈的战 争, 转婉悲 壮的箫

声. “ 江 吴” 段 项 中 羽知自无 力 回 天. 爱姬  诀 别 人世, 看着 乌 江 那头 的 江 东父 老无 颜

对已. 表 现 出 时此 项回 羽声长 天 . 力 拔 山

得生动形象 “, 彷佛之实境。在置 琵 琶行 《》

. 诗句 “银 乍瓶破浆水 进 铁,骑 突出 刀  枪呜 。 终 收曲 拨 当 心划 ,四 弦 声一 如 帛裂 。”  写描 的正 是《 面埋伏》十中 扫 、 拂技的法。

《一十面 伏》 埋史 历景背

十埋面 》伏 以是刘 邦 的 汉 和军项 羽

紧跟

着的 “ 将点 、”“ 排阵 、 “ 埋” ” 都伏是 以

为它 础基 发 展 递 进 的. 第 二 部 分 和第一 部 分相  比带有 郁浓 抒 的 情气 息 强 .有力 的  节

气盖世, 时不 利兮 骓 不逝  骓 逝不兮 可  奈何, 虞 兮 虞兮 奈 何 ”  若

楚 垓军 下大 战为 背景 . 刘 听 从 谋 士邦张 良 计 策. 在 下垓下埋设伏 ,引 诱项 羽 入深

埋 伏 圈  其中 汉军通 唱 过楚 来歌扰 楚 军乱  军 心, 项羽 军心尽 失, 大 败已 是必然 。战大  中 楚 败军 局 定 , 已 羽项爱 虞 姬 因姬 怕 累

连 (四 第1四 部 —分 战 后— 凯旋  一这部 分 是 首 整曲子的最 后 两 段 . 分别是“ 凯 旋” 和 “ 收回营阵 ” . 描 写大 战后  汉军

荣 回 营光 胜. 利旋凯而 归的 喜悦之情

感. 使 战前 准 备 军 队 的 庄的 严严 肃 气  氛烘 托出 来.彷 佛 者 可 以听 看 到宏 的大 士 兵队

伍 整齐 有 序 的排列 着 ,等 待  着 琶 演琵 奏 中熟的 练 技巧给 整 曲 子首增 色许 多 将.

自羽 尽 项, 痛羽失 爱姬, 突 围能 无 . 拔 遂刀

自刎 吴 江刘 ,邦 取 得了 胜利。 《 十面   伏》 是从埋军 汉度出发角. 记 录 了 这一 旷 世  战。之

前和三不 段   不同 再 采用 急 慢 交 的织 节奏  来

现 , 表通 过 慢 的缓 律旋略   快 的节 奏展

本原叙 事描 绘 的 场战景 象 赋 予动 感  “  埋 伏 一 段”和《 十 面 伏 埋 所》 要表 的达 意境如  出 辙 ,一 第是二 分 部中 非 常有 特 色 一部的 分 何,为 埋“ 伏 ” .是就在明敌在我 暗. 以

静制 , 动 争分 夺 通秒 琵 过琶的 音长 ,也 是就

汉 军 的现 喜 .悦 迫不 及待回 营 的 面

场三 、结语

《、 十埋伏》 赏析

面《十 面埋 伏》虽是 琵 武琶 曲. 但 中其  掺也杂 了 些 凄 许美 情 的感 场 .景 乐曲 中 既 有 兵 马嘶 鸣 , 又有柔 肠 寸 、断 离生死别。战 争

是 酷残 的. 不仅仅是通 过在 对 大 战 激中 烈

的  场面 绘 描 来 衬托 还. 过通人 与人之 间 的

面十 伏埋 运》用 各 种演 奏技巧 过通  事叙 实写 描的绘 手 法 再 了现历 史 上“垓 下

战 ” 之惨烈凄的 . 美它 大 强的 乐 音气 势将

汉 楚 军 军大战 描绘 的淋 漓 尽 致. 生 动 形

轮 法技 的 演奏, 汉军将 速前行 急 悄.

然息无 奔.赴 埋 伏 点 的景 象描 绘出 来 .其 中  快速滚 奏 的 奏 体节现 出 由 于埋 伏带 的来 不安 因. 通素过 长 和音 滚 奏的 替 出交 给现  整个 战 前准备 埋 下了紧张 神 之秘感  ( 三 1第 部三分 ——交 战

, 象 十面 埋《 伏 》 一 这曲 是 我子 国民族 乐曲  中

经最 典优 秀的 代 表 之 一。 助借琵 琶 的  独 奏活 灵 活 现 的 展 了现 这一 入 埋尘 的历 埃

感 来烘 托 战争 无 情的 在 历 的 史洗 练  , 《 十面 埋 下伏 在 》琵琶 演奏 风格 法 上 方

发也生 了改变 .产生 了不同 流 派 . 本 是文 以

史 前 为人 们 留下 了这我一 脍炙 口人的乐

曲,遗 下优 留秀音的传乐 .统 过 经 代 几

这 一人 部分从“ 小 战 到”“吴江” 段 . 描  绘的正 是 楚 汉 下 垓 战 大的 面场通 过 琶推琵 拉  的演 弦奏技 表 现 巧 出整 个战 场 面局  的

烈惨 , 人人与交织 ,马与 马嘶 鸣 项 羽 , 楚

浦东派中 《十面 埋伏》 曲 目为 分 析 曲 乐 浦。

东派 《 面 埋十伏 》分为 十 八 段 , 四个分 部,

的 不懈 努 力, 《将十 面埋伏 》 最 程大 度上

创出新合表 现适形式的, 次次将《一十 面埋

第一 部分 为 子引, 分别 “是 营 ” 列 “、擂 鼓 ”、

“ 掌 号 、 ”“ 放”炮: 第二部 分 为 前战准 备 , 分别 是 吹“开打门 ” 、 “ 将点” 、 “ 阵排 ””、埋

伏  》推向 巅 峰

考文参:

献军 中 了

汉 埋伏 军得不 不 图逃 试脱 汉 . 在 军其

后 紧 跟追 击  第 三 在部 分高中 潮部 分是

伏” : 三 部 第分是 激 烈的交 .战从 第 九 段 的  小“ 战 ”到 第 十六 “ 段吴” 江:第 四 部 分 是

曲乐后两最段 ,战 为后凯 , 旋别分“是 旋 ”凯、   “ 收 回阵营”两 段 (  一) 第一部 分 — 引—子 这 段 为四人 们营 造 了整列 有序 的 士

“大 战 段 ,” 小 战 ” 是“楚 与军 汉军 初 次交  锋 ,汉军不敌楚军 试 图. 逃脱 , 军楚不 埋 知伏

胜 趁 追 击 军 其汉 有后 “呐喊 段 ” 正是表

f 1

席l 昆红 坤.红 动 人的情 惊人感的 气 —魄 — 琵  琶 曲 面 十 埋伏赏 析 【 J】 .族民 音乐 , 20 0 7  .

( 0 3)   .

发了现 军进 入 楚 包 圈围后 .汉 军埋 伏 军 突 然出 现, 喊声震 天,采 拉 用弦强 奏 、 双弦   推并和 三

弦 并 的推 法来手 表 现. 刻画 出

撼 震 地天 的呐 声 喊 “ 大战 ”一触 即发 在 ,各

I 2 J  月曹 . 《面十伏》埋 与《 王霸 卸 甲 》风 格  之比

较【 J】 艺.术 百 家 2 0 0,4, ( 0 )6.

【 3 梁】. 浅析冰琵 琶古曲《 十 埋面 伏》 《与霸 T  p }甲》的 创作特 点 【J 】 海歌, 2 007 , ( 0 5 . )

阵 容 ,鼓 角争 ,鸣蓄 势 待发场的面。 以

6 0

范文二:琵琶曲_十面埋伏_赏析

总第412期

MangZhong

Literature

音乐之声

琵琶曲《十面埋伏》赏析

◎孙

《十面埋伏》是一首著名的大型琵琶独奏曲,乐

曲中情景交融、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刀光剑影、人鸣马

《十面埋伏》以其嘶的古战场场面。在传统琵琶曲中,

壮丽辉煌、雄伟奇特的乐曲风格和“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的艺术魅力成为深受世人喜爱的古典琵琶曲。

现气势宏伟、结构复杂的故事情节,具有速度快、力度强的演奏特点,在演奏技法上主要以拂弦、满轮、扫弦和推拉双弦为主,在风格上兼具写实性和叙事性的特点。武曲的写实性是以自然形声模仿绘声绘色的特点给人留下印象;叙事性是以连续叙述的手

《十面埋伏》在流传的过法来展现故事情节。琵琶曲

程中,由于演奏的风格和方法的不同形成了众多的流派,主要有:浦东派、汪派、平湖派、崇明派等几大

[2]

流派。

本文主要以浦东派《养正轩琵琶谱》的《十面埋伏》为例作乐曲赏析,该乐曲共有18段,分为四部分:引子、战前准备、激烈交战和战后凯旋。

第一部分:引子———乐曲的前四段《列营》《擂鼓》《掌号》《放炮》。

这四段是整首乐曲的引子部分。该部分充分运用各种琵琶演奏技巧为人们展现了旌旗密布、鼓角

壮观的古战场场面。以气势饱满、强劲有力、节争鸣、奏渐快的“轮拂”拉开乐曲的序幕;“拂轮”将铿锵有力的节奏、激昂高亢的长音先声夺人的战争场面展现出来,渲染出强大的战争气势,铿锵的节奏犹如震荡的鼓声,激昂的长音犹如号角声响彻山谷。节奏速度、调式调性的不断变化,给人以不稳定之感,增强了紧张的气氛感,预示着战争的到来与惨烈。乐曲旋律的改变、速度的加快、高音区到低音区的转变,推动旋律向前发展,给乐曲的发展带来了推动力。

第二部分:战前准备———乐曲的第五段至第八《吹打开门》《点将》《排阵》《埋伏》段

这一部分是乐曲的主题部分。其中《吹打开门》是该部分乐曲的主题旋律,后面《点将》《排阵》《埋伏》各段的旋律都是围绕这一乐曲发展而来的,该段乐曲节奏性较强、抒情气息较浓郁,旋律具有肃穆庄严的歌唱性的特点,将整齐的队伍与军容刻画得淋漓尽致,跃然纸上。琵琶的各种演奏技巧更是将威严、气势轩昂、昂首阔步的军姿描绘得生动形象。《埋伏》一段描绘的意境与标题相符,很有特色。《埋伏》的关键在于以静制胜,旗收起,鼓声止,马裹蹄,急行军,一切都在悄悄地进行着,汉军奔赴埋伏地点,静候战争的到来。埋伏的寂静状态在琵琶的长音长轮中得以表现,快速滚奏的节奏更体现出潜在的不安,长轮、滚奏演奏技法的交替进行更增加了战场的神

[3]

秘和紧张气氛。

第三部分:激烈的交战———乐曲的第九段至第十六段《小战》至《乌江》段

楚汉大军在垓下进行了决战。演奏中双弦、绞弦的推拉使得战争激烈、万马奔腾的场景以及楚军中埋伏、汉军乘胜追击的情景真实地展现在人们面前。

一、琵琶曲《十面埋伏》表现的历史背景

公元202年,汉军刘邦、楚军项羽逐鹿中原,争

霸天下,汉王刘邦以韩信为将,在垓下设下伏兵,楚汉大军在此进行了激烈的决战。琵琶曲《十面埋伏》就是根据该段历史情景改编而成的。

秦朝末年,陈胜吴广起义之后,各地群众纷纷响应,最后刘邦、项羽成为实力最为强大的两支力量,两军进行了长达数年的对战。公元202年,刘邦重用谋士张良在垓下设下埋伏,将项羽引入埋伏之中。张良让一些会说楚地方言的汉军士兵在楚营外唱楚歌,用箫吹奏楚曲,楚军士兵听闻故乡歌曲,思家厌战,军心涣散,斗志瓦解,许多楚军士兵逃离战场。霸王项羽听到悲凉的歌声以为楚地尽失,不仅潸然泪下,项羽的爱姬虞姬因怕连累项羽,举剑自尽。项羽见大势已去,爱姬已死,想突出重围重返江东,汉军紧追其后,在九里山决战时,项羽终因寡不敌众,在四面楚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的哀叹声中自刎于乌江。慷慨悲壮的乐曲中霸王项羽永远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刘邦取得了最后的胜利,建立了西汉王朝。历史虽已远逝,但《十面埋伏》却以琵琶独奏曲的形式永远地记录下这一段历史,并永远流传了下来。

二、琵琶曲《十面埋伏》赏析

《十面埋伏》虽称之为琵琶武曲,但曲中表现的并非只是厮杀的场面,其中也有许多细腻的、凄美的情感场景,乐曲中表现的既有战争的残酷,又有生离死别的动人情感的描绘。虽然战争是残酷的、无情的,但人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以人的情感的表现来衬托战争的残酷,既突出了战争的雄浑气势,又恰当

[1]

地刻画出动人的柔美气质。《十面埋伏》乐曲真实展现了中国历史战争的恢弘与壮观。乐曲以丰富的表现手法、生动的音乐语言、特有的演奏技法将尘土飞扬的古战场形象而真实地展现在世人面前,给人以身临其境之感。

传统的琵琶独奏曲主要有武套和文套等体裁。文套主要用来抒情达意,力度较弱,常用来描绘自然风景或抒发个人内心情感;武套讲究气势和力度,多用于状物。武套源于杂剧,多用鲜明的音乐语言来表

205

总第412期

MangZhong

Literature

音乐之声

《十面埋伏》是一首气势庞大、刚柔兼济的动人的武曲,该曲完美地再现了楚汉相争,汉军大胜,霸王项羽惨败自刎乌江的历史故事。演奏《十面埋伏》时,要注重在情与力之间进行恰当的处理,不是弹奏的音量大、速度快就能达到效果,这样只能让人听得心烦意躁;也不能只见“刀枪厮杀”没有“情感血肉”,

演奏时固使人感觉枯燥无味。要想完美地表现武曲,

然需要庞大气势的渲染,以势惊人;但也更需要注重

以情感人。对细节的处理,以情动人、

(三)模拟性

音乐具有模拟性,可以模拟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声音,而且还能够借助对自然声音的模拟抒发各种感情,这种手法在各种音乐作品中都是经常使用的。琵琶乐曲为了充分发挥乐器模拟自然声音的优势,常借助于乐曲标题和各种自然声音,达到状物抒情,引起主客体情感的共鸣。《十面埋伏》中,用拍弹琵琶面板的手法来模拟“放炮”的轰鸣声;用煞绞弦来模拟各种兵器撞击的声音;以长滚来模拟各种呐喊声和厮杀声,从而营造出一种身临古战场的情景。

琵琶曲《十面埋伏》是一首优秀的古曲,它充分运用各种演奏技巧,真实地再现了一段历史故事。它以庞大的音乐气势,描绘出一幅鲜明、壮丽、生动的古战场画面,该曲不愧为我国民族乐器的优秀代表作。琵琶演奏是一种情感表达的综合性艺术,它借助于手指与心灵的演绎将历史故事真实地再现出来,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一首琵琶曲就是一段历史的再现。《十面埋伏》带给观众的是悲壮的艺术力量,也使观众深切地感受到琵琶演奏对故事人物情感描绘的重要性,也能够引起人们对人生许多哲学问题的思考。同时《十面埋伏》富有表现力的节奏和乐调,也让我们的精神世界受到了滋养,让我们感受到中国文化的独特情怀,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理解中国传统音乐的文化特性,从而将我国的民族音乐推向世界和更高的境界。

[参考文献]

[1]刘德海.我是怎样演奏《十面埋伏》的[J].音乐艺术,1979(1).

[2]黄大岗.版本汇萃,流派咸集———读《琵琶古

[J].音乐研究,1991(4).曲十面埋伏版本集锦与研究》

[3]王超然.谈琵琶演奏艺术[J].音乐学习与研究,1994(1).

[4]席昆红.动人的情感,惊人的气魄———琵琶曲十面埋伏赏析[J].民族音乐,2007(6).[作者简介]

孙莉(1963—),女,河南郑州人,中州大学音乐舞蹈学院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音乐教育。

乐曲中《大战》部分是乐曲的高潮部分,主要包括“四

面楚歌”与“呐喊”两段。急缓交替、刚柔交织的楚歌的出现使得乐曲层次分明,战争的残酷、情感的凄美融为一体,增添了乐曲的魅力,听来扣人心弦。残酷的战争中突然传来隐约的、凄凉的楚歌,不仅唤起了楚军士兵们对故乡、对亲人的怀念与思恋,也将霸王与虞姬在楚歌中的诀别场面表现得悲壮凄美。乐曲以长轮的技法、细腻委婉的文曲手法,表现了楚霸王

深沉复杂的愁绪。《呐喊》一段在演奏项羽仰天长叹、

技巧上采用拉弦强奏、双弦并推和三弦并推的手法,模拟出兵器相击、人鸣马嘶的声音,渲染烘托出“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刀光剑影、惊天动地的激战场面,生动地刻画出九里山威武、雄壮、震撼人心的呐喊声。

第四部分:战后凯旋———乐曲的最后两段《凯旋》、《收阵回营》

这一部分是乐曲的结尾部分,主要描写了汉军打败楚军后胜利回营的凯旋场面。乐曲以分弦、划拂、扫弦、划轮等技法展现了汉军胜利后的欢悦心情,乐曲旋律流畅、节奏平缓,乐曲在平缓的音乐中结束,给人回味无尽之感。

三、《十面埋伏》的音乐特性分析

琵琶的音乐表现力极为丰富,它不仅能表现铿锵有力和雄壮激昂的乐曲,还可以表现婉转抒情、活泼喜悦的曲调,而且它还拥有多变的音色、丰富的演奏技巧和宽广的音域,因而,只有将演奏技巧与乐曲情感表达有效地统一起来,才能够达到完美体现乐曲内涵和审美价值的目的。琵琶演奏家只有将精湛的演奏技巧与乐曲情感表现真正地统一起来,才能带给人美的享受,才能深刻地表现出乐曲内在的情

《十面埋伏》的音乐特性主感和精神内涵。琵琶武曲

要是以鲜明的音乐语言表现出特定的历史故事,展现出作品的气势宏大。该乐曲由于表现思想内容较为复杂,其音乐特性也是多方面的,主要可以从以下角度来进行分析:

(一)标题性

音乐的创作需要作曲家以音乐标题作为艺术构思的依据,并围绕音乐标题进行结构样式的创作,充分运用音乐创作手段塑造鲜明生动的音乐形象。《十面埋伏》乐曲中以长轮、凤点头、摭扫等琵琶技法将第一部分中的“列营”、“点将”以及“走队”、战鼓雷鸣、两军对垒等战前准备画面真实地展现在观众面前。作战部分的“埋伏”“九里山大战”、等各段,以绞弦、滑奏、夹扫等琵琶演奏技法把千军万马驰骋疆场、厮杀呐喊震天的壮观场面生动地刻画出来。第三部分是故事的结局,在“项王败阵”、“乌江自刎”段中观众仿佛看到了两军对战追逐、楚霸王拔剑自刎、汉军胜利的场面。由此可以看出,标题对于音乐来说其目的就在于只看音乐的标题人们就知道故事的发展

[4]

脉络。

(二)情感性

[责任编辑李佳怡]

206

范文三:琵琶曲《十面埋伏》浅赏

琵琶曲《十面埋伏》浅赏

音乐鉴赏2班

杨旭波

13504738

一个久远的声音从历史深处隐然传来。

琵琶,一件古老而又奇特的乐器,发出琮琮的声音,仿佛阅尽沧桑、饱经世事的老人,又若热情奔放、慷慨激越的青年。

它是弹奏乐器。初时,以右手向前弹为琵,向后弹为琶。也许,只有它,只有琵琶,才能娓娓的叙述《十面埋伏》这个中国的古老故事……

《十面埋伏》是我国传统器乐作品中大型琵琶武曲的优秀代表作。它气势雄伟激昂,风格旖旎壮美,艺术形象生动鲜明,是古典音乐的瑰宝。

走进音乐世界的主人翁是刘邦、项羽。秦朝末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在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中,秦王朝宣告灭亡。此时,刘邦的汉军和项羽的楚军展开了激烈的逐鹿中原、争霸天下的斗争。鸿门宴之时,项羽大军40万,刘邦仅有10万。当时,项羽若依范增之计,杀掉狡诈多谋的刘邦,便不会有后面的楚汉之争,而心高气傲的项羽却犹豫不决,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机会,以致放虎归山,使之形成了与自己抗衡的军事阵营。两军对垒,项羽以其势强多次发动主攻,而刘邦则坚持防守,在一次激战中,项羽射中了刘邦的胸部,可还是让刘邦滑了过去。就这样,由于西楚霸王项羽一再坐失良机,错过一次次消灭刘邦的机会,致使其从几度面临全军覆没的绝境中死里逃生,重整旗鼓,为自己留下了终身的遗憾,最终,导演了这场历史上最有感染力的活剧。

《十面埋伏》表现的是公元202年楚汉两军在垓下(今安徽省灵

壁县东南)大战的情景,这是我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战役。据《史记》载,在垓下大战中,刘邦的汉军以30万的大军包围了只剩下10万人马的楚军,并设“十面埋伏”的阵法,将地处四面绝壁的垓下大营团团包围,使项羽陷入重围。深夜,箫声起处,汉军利用四面的楚歌来瓦解对方的斗志。楚营的官兵听到熟悉的乡音,思念父母妻儿之情油然而生,又见内无粮草,外无救兵,于是纷纷逃走。夜半时分,自知败局已定的项羽与虞姬诀别,仓皇突围。刘邦命数千铁骑穷追不舍,最后,在乌江边展开了生死决斗,项羽终因寡不敌众,拔剑自刎。 古往今来,中原多少战事如过眼云烟,惟以此引出的故事而成为了千古绝唱。

长歌当哭,琵琶曲《十面埋伏》用写实的手法,以深刻的音乐语言和演奏技巧,再现了这一战役的全过程,是一幅绘声绘色的古战场音画。将这湮灭的英雄诗篇,一页一页地掀开,琵琶用它清丽圆润的声响,含着泪,淌着血,悲壮地、如泣如诉地弹出一节节短歌。琵琶曲《十面埋伏》采用了我国传统的大型套曲结构形式,全曲有十三个章节:列营、吹打、点将、排阵、走队、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项王败阵、乌江自刎、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回营。 引导千古杰作的前奏已经鸣响,一道神秘的天光射向千年前的古战场。琵琶开始在高音区使用“轮拂”的手法先声夺人,渲染了强烈的战争气氛。军营垒垒,战旗猎猎,铿锵有力的节奏犹如扣人心弦的战鼓声,激昂高亢的长音好像撼震山谷的号角声。此后,又用多种手法,表现了擂鼓三通、人声鼎沸、军炮齐鸣、铁骑奔驰等有声有色的壮观

场面。 “吹打”是全曲中旋律性较强、气息宽广雄壮的曲调,琵琶用细腻的“轮指”奏出的长音,模仿古代军中筚篥的吹奏,形象地再现了汉军由远而近、浩浩荡荡、气壮山河的威武军容。

点将”、“排阵”和“走队”,以整齐紧凑的节奏,富于弹性跳跃的音调见长,琵琶用“扣、抹、弹、抹”的组合指法,演奏十六分音符节奏,又用“摭分”、“摭划”的指法,描绘出调兵遣将的情景和穿着胄甲、手持剑戟的士兵们在操练中迅速变换队形和矫健有力的步伐。

“埋伏”是一段内涵深沉的音乐,一张一弛的节奏音型和加以模进发展的旋律,造成了一种紧张、神秘而又恐惧的氛围。夜幕笼罩着四野,伏兵神出鬼没地步下了十面埋伏阵。天低云暗,秋风瑟瑟,凄清的月光黯然失色,只有星星眨着狡黠的眼睛,窥视着静夜中潜伏的杀机。

“鸡鸣山小战”旋律的动向是先递升后递降,跌宕起伏,多变的节拍和连续无间歇的节奏型,既表现了鼓角相闻、金戈铁马的战况,又刻画了兵士们前赴后继、奋不顾身的情景。琵琶运用了“刹弦”的左手技法,发出犹如刀枪剑戟交错撞击的声音。

“九里山大战”是整个乐曲的高潮。琵琶以快速的“夹扫”,表现雄兵百万席卷之势,铁骑纵横的雷霆万钧之力。在隆隆的炮声和哒哒的马蹄声中,突然,一声凄厉的、喑哑的箫音传来。幽远,如同哀怨的呜咽,又如同低沉的歌唱。那是一种绝望而感伤的乡音,那是一声声苍凉的直入骨髓的楚歌:“十年征战归无期,千里从军几人回?倘若战死沙场上,白发爹娘依靠谁?”那一夜的楚歌,如潮水般此起彼伏

地从四面八方涌来,瓦解了楚军的阵营。大势已去,项羽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英雄末路,儿女情长。生死关头,项羽依然不能割舍的是美人和骏马。当楚歌四面唱响之时,亦正是虞姬拔剑起舞之时,英雄的爱,灼痛了她的心,沸腾了她的血。她泪飞如雨,她拔出了利剑。美人含泪舞剑,该是怎样的一种凄楚别致的妩媚。血溅利剑,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勇敢无畏的壮美。美人将生命与血混着爱情唱响了一曲隽永的挽歌,让天地为之动容。琵琶用“并双弦”和“推、拉”的技法,犹如置身于千军万马,呼号震天,刀光剑影,惊心动魄的场面中,对立鲜明地烘托出那个凄婉之夜,英雄与美人,刀剑与热血的悲凉。

“项王败阵”用慢起渐快的同音进行旋律和马蹄声的节奏音型来表现项羽奋力突围。从垓下到乌江,有多远?从几十万大军到二十八名坐骑,有多惨?单调的乐声,反衬出曾经的辉煌,驰骋的蹄声,仍不免让人挂肚牵肠。

一曲《十面埋伏》断弦滴血,断了项羽的归路。一曲《十面埋伏》,浩气长存,演奏了几千年。明代王猷定在所著的《四照堂集》中是这样描绘当时的琵琶名手演奏此曲的情景:“当两军决斗时,声动天地,瓦屋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俄而无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为楚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骑蹂践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继而悲,终而涕泪之无从也。其感人如此。”

英雄血,染红了千年的舞台,而背景上的乌江,亦漩成台下英雄

的情结,绵延不绝。多少年后,一个幽婉的女子,在梧桐更兼细雨的黄昏,思慕英雄项羽,便又禁不住眉头有些酸热,心头不由得涌动柔情,感叹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琵琶声声,吟吟咽咽……

当江涛含恨离去,已停止了在大地宽广的胸襟上的哽咽时,琵琶曲《十面埋伏》依然在弹奏、在诉说,仿佛一滴英雄泪,永久地洇润在人们的心田。

音乐鉴赏2班

杨旭波

13504738

范文四:琵琶曲《十面埋伏》鉴赏

激情的诗篇——《十面埋伏》(琵琶曲)赏析

一个久远的声音从历史深处隐然传来。

琵琶,一件古老而又奇特的乐器,发出琮琮的声音,仿佛阅尽沧桑、饱经世事的老人,又若热情奔放、慷慨激越的青年。

它是弹奏乐器。初时,以右手向前弹为琵,向后弹为琶。秦、汉以来,曾作为多种弹弦乐器的总称。本是一个敏感又多情的尤物,在别的物只是模糊记着的事情,然而,在它善感的心灵中,已反复而深深地镂刻在回忆的心版上了。更何况,这不是—个童话、一个故事,是一段撼天动地的史实。

也许,沉静的钢琴在弹着巴赫,优雅的长笛在吹着莫扎特,大气磅礴的交响乐队在合奏着贝多芬,然而,只有它,只有琵琶,依然在娓娓地叙述着《十面埋伏》这个中国的古老故事……

《十面埋伏》是我国传统器乐作品中大型琵琶武曲的优秀代表作。在传统琵琶曲中,文曲一般旋律抒情优美,节奏轻缓,技巧多用左手推拉吟揉手法,善于描绘优美的自然景色或表达内心细腻的情感,而武曲则结构精致绵密,旋律层次分明,情绪激烈雄壮,节奏复杂多变,多用右手力度较大的演奏技巧,擅长于表现强烈的气氛和情绪,因而,琵琶曲《十面埋伏》气势雄伟激昂,风格旖旎壮美,艺术形象生动鲜明,是古典音乐的瑰宝。

时间老人拉开历史的帷幕,月的魔指轻轻触动琴弦,音箱里便有和弦嗡嗡嘤嘤的攒动,天籁之音缓缓而来。

走进音乐世界的主人翁是刘邦、项羽。秦朝末年,陈胜、吴广揭

竿而起。在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中,秦王朝宣告灭亡。此时,刘邦的汉军和项羽的楚军展开了激烈的逐鹿中原、争霸天下的斗争。当以修筑万里长城而著称的秦始皇的泱泱车队路过时,虽无大名却有大志的两个人物在赞叹之余,同时发出了不同的豪言。“大丈夫当该如是也!”刘邦说。“彼可取而代之!”项羽说。说前一句的较工于心计,说后一句的则多些率直。鸿门宴之时,项羽大军40万,刘邦仅有10万。当时,项羽若依范增之计,杀掉狡诈多谋的刘邦,便不会有后面的楚汉之争,而心高气傲的项羽却犹豫不决,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机会,以致放虎归山,使之形成了与自己抗衡的军事阵营。鸿门宴是项羽的一个败笔,为以后的悲剧留下了伏笔。楚汉交兵争霸天下的战争持续了五年之久,大大小小打了几十仗。在楚军久攻无果的时候,项羽支起一口大锅,欲把刘邦的老父煮了,刘邦却说:“我跟你曾结为兄弟,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父亲,你要是把父亲杀了煮成肉羹,请分给我一碗尝尝。”看重名声和体面的项羽,不但没有杀掉刘邦的老爹,还和他在鸿沟平分了天下。鸿沟西侧是刘邦的汉王城,东侧是项羽的霸王城,沟中滚滚黄河水深不可测,沟的四周万木丛生,百兽哀鸣。两军对垒,项羽以其势强多次发动主攻,而刘邦则坚持防守,在一次激战中,项羽射中了刘邦的胸部,可还是让刘邦滑了过去。就这样,由于西楚霸王项羽一再坐失良机,错过一次次消灭刘邦的机会,致使其从几度面临全军覆没的绝境中死里逃生,重整旗鼓,为自己留下了终身的遗憾,最终,导演了这场历史上最有感染力的活剧。

《十面埋伏》表现的是公元202年楚汉两军在垓下(今安徽省灵

壁县东南)大战的情景,这是我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战役。据《史记》载,在垓下大战中,刘邦的汉军以30万的大军包围了只剩下10万人马的楚军,并设“十面埋伏”的阵法,将地处四面绝壁的垓下大营团团包围,使项羽陷入重围。深夜,箫声起处,汉军利用四面的楚歌来瓦解对方的斗志。楚营的官兵听到熟悉的乡音,思念父母妻儿之情油然而生,又见内无粮草,外无救兵,于是纷纷逃走。夜半时分,自知败局已定的项羽与虞姬诀别,仓皇突围。刘邦命数千铁骑穷追不舍,最后,在乌江边展开了生死决斗,项羽终因寡不敌众,拔剑自刎。 古往今来,中原多少战事如过眼云烟,惟以此引出的故事而成为了千古绝唱。

长歌当哭,琵琶曲《十面埋伏》用写实的手法,以深刻的音乐语言和演奏技巧,再现了这一战役的全过程,是一幅绘声绘色的古战场音画。将这湮灭的英雄诗篇,一页一页地掀开,琵琶用它清丽圆润的声响,含着泪,淌着血,悲壮地、如泣如诉地弹出一节节短歌。琵琶曲《十面埋伏》采用了我国传统的大型套曲结构形式,全曲有十三个章节:列营、吹打、点将、排阵、走队、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项王败阵、乌江自刎、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回营。 引导千古杰作的前奏已经鸣响,一道神秘的天光射向千年前的古战场。琵琶开始在高音区使用“轮拂”的手法先声夺人,渲染了强烈的战争气氛。军营垒垒,战旗猎猎,铿锵有力的节奏犹如扣人心弦的战鼓声,激昂高亢的长音好像撼震山谷的号角声。此后,又用多种手法,表现了擂鼓三通、人声鼎沸、军炮齐鸣、铁骑奔驰等有声有色的壮观

场面。 “吹打”是全曲中旋律性较强、气息宽广雄壮的曲调,琵琶用细腻的“轮指”奏出的长音,模仿古代军中筚篥的吹奏,形象地再现了汉军由远而近、浩浩荡荡、气壮山河的威武军容。

点将”、“排阵”和“走队”,以整齐紧凑的节奏,富于弹性跳跃的音调见长,琵琶用“扣、抹、弹、抹”的组合指法,演奏十六分音符节奏,又用“摭分”、“摭划”的指法,描绘出调兵遣将的情景和穿着胄甲、手持剑戟的士兵们在操练中迅速变换队形和矫健有力的步伐。

“埋伏”是一段内涵深沉的音乐,一张一弛的节奏音型和加以模进发展的旋律,造成了一种紧张、神秘而又恐惧的氛围。夜幕笼罩着四野,伏兵神出鬼没地步下了十面埋伏阵。天低云暗,秋风瑟瑟,凄清的月光黯然失色,只有星星眨着狡黠的眼睛,窥视着静夜中潜伏的杀机。

“鸡鸣山小战”旋律的动向是先递升后递降,跌宕起伏,多变的节拍和连续无间歇的节奏型,既表现了鼓角相闻、金戈铁马的战况,又刻画了兵士们前赴后继、奋不顾身的情景。琵琶运用了“刹弦”的左手技法,发出犹如刀枪剑戟交错撞击的声音。

“九里山大战”是整个乐曲的高潮。琵琶以快速的“夹扫”,表现雄兵百万席卷之势,铁骑纵横的雷霆万钧之力。在隆隆的炮声和哒哒的马蹄声中,突然,一声凄厉的、喑哑的箫音传来。幽远,如同哀怨的呜咽,又如同低沉的歌唱。那是一种绝望而感伤的乡音,那是一声声苍凉的直入骨髓的楚歌:“十年征战归无期,千里从军几人回?倘若战死沙场上,白发爹娘依靠谁?”那一夜的楚歌,如潮水般此起彼伏

地从四面八方涌来,瓦解了楚军的阵营。大势已去,项羽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英雄末路,儿女情长。生死关头,项羽依然不能割舍的是美人和骏马。当楚歌四面唱响之时,亦正是虞姬拔剑起舞之时,英雄的爱,灼痛了她的心,沸腾了她的血。她泪飞如雨,她拔出了利剑。美人含泪舞剑,该是怎样的一种凄楚别致的妩媚。血溅利剑,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勇敢无畏的壮美。美人将生命与血混着爱情唱响了一曲隽永的挽歌,让天地为之动容。琵琶用“并双弦”和“推、拉”的技法,犹如置身于千军万马,呼号震天,刀光剑影,惊心动魄的场面中,对立鲜明地烘托出那个凄婉之夜,英雄与美人,刀剑与热血的悲凉。

“项王败阵”用慢起渐快的同音进行旋律和马蹄声的节奏音型来表现项羽奋力突围。从垓下到乌江,有多远?从几十万大军到二十八名坐骑,有多惨?单调的乐声,反衬出曾经的辉煌,驰骋的蹄声,仍不免让人挂肚牵肠。

“乌江自刎”乐曲凄切悲壮。江水浩淼、江涛拍岸,流淌着默默然升华的诗意。江边,一只小船来接应项羽,也许,过江而去,汲取教训,重整旗鼓,历史还会重写,然而,面对最后抉择,项羽拒绝渡江。那位亭长只好遵嘱将乌骓马牵上船去,摆渡到对岸。望着如蝗而至的刘字旌旗,眺望含憾而去的一叶小舟,英雄的自尊比锋刃还利。于是,24岁起兵,曾以霸气叱咤风云,率领江东八千子弟纵横天下的西楚霸王项羽,拔剑自刎。一代英雄,血洒乌江之滨,年仅31岁。这时,已登上彼岸的乌骓马远见自己的主人持剑自刎,悲伤欲绝。这是一匹

骁勇善战、英气勃发的马,也是一匹有感情能思考的马。失去自己的主人,无异于去死。它发出铜号般高亢、鹰啼般苍凉的哀鸣,撕心裂肺地跳起,滚地而亡。女儿有侠骨,坐骑具肝胆,英雄垂千古,琵琶以一个级进的旋律和长音滚弹的复调,描述了英雄自刎前慷慨激昂的心情。最后,四弦猛“划”后断然“急煞”,声如裂帛,音乐戛然而止。天意兴刘,人心慕项。“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回营”三首表现汉军庆贺胜利的牌子曲一般不奏。

一曲《十面埋伏》断弦滴血,断了项羽的归路。一曲《十面埋伏》,浩气长存,演奏了几千年。明代王猷定在所著的《四照堂集》中是这样描绘当时的琵琶名手演奏此曲的情景:“当两军决斗时,声动天地,瓦屋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俄而无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为楚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骑蹂践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继而悲,终而涕泪之无从也。其感人如此。”

英雄血,染红了千年的舞台,而背景上的乌江,亦漩成台下英雄的情结,绵延不绝。多少年后,一个幽婉的女子,在梧桐更兼细雨的黄昏,思慕英雄项羽,便又禁不住眉头有些酸热,心头不由得涌动柔情,感叹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琵琶声声,吟吟咽咽……

当江涛含恨离去,已停止了在大地宽广的胸襟上的哽咽时,琵琶曲《十面埋伏》依然在弹奏、在诉说,仿佛一滴英雄泪,永久地洇润在人们的心田。

范文五:琵琶曲《十面埋伏》鉴赏

摘 要:《十面埋伏》是一首历史题材的大型琵琶曲,它是中国十大古曲之一。乐曲描写了公元前202年楚汉垓下决战的情景。本文通过曲式结构、乐器、音色、节奏等方面的分析对《十面埋伏》进行鉴赏,采用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得出结论的结构方式贯穿全文。

关键词:《十面埋伏》 琵琶曲 楚汉战争 曲式结构 乐器 音色 节奏

一、引言

《十面埋伏》描绘了楚汉相争中垓下之战的情景。是琵琶曲的典型代表。所以正确理解《十面埋伏》的音乐形象有利于了解我国优秀音乐文化悠久传统,培养热爱祖国优秀音乐文化的感情,弘扬继承祖国悠久文化及音乐文化的意义。

二、正文

《十面埋伏》作为古曲的典型代表。身为当代中师学生对于这一类音乐的鉴赏力十分缺乏。对于古曲的欣赏也可以说是一窍不通。首先,不了解琵琶这类乐器。其次,不了解它的音乐背景。再次,不懂得怎样欣赏。一曲完结,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完全不理解其中的美妙和精髓。那么,该从哪些方面对《十面埋伏》进行赏析呢?

琵琶古曲主要从它的曲式结构、演奏乐器、节奏、音色以及音乐背景等方面进行赏析。

本曲描写公元前202年楚汉战争垓下决战的情景。《十面埋伏》的主角是刘邦,重点段落是:“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乐曲激昂、气势磅礴;而《霸王卸甲》的主角是项羽,重点段落是:“楚歌”、“别姬”,乐曲沉闷悲壮。全曲气势恢宏,充斥着金戈铁马的肃杀之声。全曲分13段:1、列营(分营、擂鼓、掌号、马蹄声);2、吹持;3、点将;4、排阵、走队;5、埋伏;6、小战;7、呐喊;8、大战;9、败阵(垓下楚军被重重包围,项羽败阵);10、乌江自刎;11、争功;12、凯旋;13、回营。全曲13个段落还可分成三大部分。乐曲从战争的准备阶段开始,节奏由慢渐快,以琵琶模拟战鼓声、浑厚雄壮;接着是一段吹打乐,全用轮指演奏模拟号角声。然后进行排阵、点将等等,这都是古战争中必有的内容。整曲来看,又有“起、承、转、合”的布局性质。第一部分含五段为“起、承部”,第二部分含三段为“转”部,第三部分含二段为“合部”。真正精彩激烈的在作战部分:埋伏表现了伏兵重重、楚军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情景,然后是到九里山大战是全曲的高潮,运用琵琶高超复杂的绞弦技巧真实的再现了战争的惨烈:人仰马嘶声、兵刃相击声、马蹄声、呐喊声等等,惊心动魄,让人振奋。隐隐约约透出四面楚歌,暗示项羽兵败。

本曲是以琵琶为演奏乐器。琵琶、一件古老而又奇特的乐器,发出琮琮的声音,仿佛阅尽沧桑、饱经世事的老人,又若热情奔放、慷慨激越的青年,秦、汉以来,曾作为多种弹弦乐器的总称。本是一个敏感又多情的尤物,在另的物只是模糊记着的事情,然而,在它善感的心灵中,已反复而深深地镂刻在回忆的心版上了。

明末清初,《四照堂集》的“汤琵琶传”中,曾记载了琵琶演奏家汤应曾演奏《楚汉》一曲时的情景:“当其两军决战时,声动天地,屋瓦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鼓声、剑驽声、人马声……使闻者始而奋、继而恐,涕泣无从也。其感人如此。由此可以看出其技艺之高超。整首曲子全凭手中一把琵琶完成了多种高难度声音的演译,将战争的人仰马翻、鼓声震天、兵戎厮杀表现得淋漓尽致。时而是模拟战鼓声的浑厚雄壮;时而是厮杀时的惊心动魄、让人振奋。中间还有一段琵琶长轮模拟箫声、隐约透出四面楚歌、暗示项羽兵败。此时的琵琶是凄凉悲壮的,仿佛楚汉这争就在眼前。可以说琵琶仅用一种乐器却演奏出了一个交响乐团所能达到的高水准。琵琶对喧嚣的音响模拟得十分出色,很有感染力。音色复杂多变,高亢低沉不定,神秘诡异,犹如一个高深莫测的奇女子,令人捉摸不透。

《十面埋伏》是琵琶曲中的优秀代表作品之一。传统琵琶曲中的文曲大都旋律抒情优美,节奏轻柔平稳,而此曲则激烈雄壮、节奏复杂多变,气势雄伟激昂,形象鲜明突出。全曲跌宕起伏。以第一部分描述汉军大战前的准备,运用铿锵有力的节奏着重表现了威武雄壮的汉军阵容。第二部分是全曲的中心部分。它形象地描绘了楚汉两军殊死决战的激烈情景,节奏紧凑快捷,表现出紧张的气氛。第三部分描述的是楚王战败和自刎的场景。节奏由前面的激昂一下子转化为低沉缓慢,着重刻画出悲壮的场面。其中“吹打”是全曲中旋律性较强、气息宽广雄壮的曲调,琵琶用细腻的“轮指”奏出的长音,模仿古代军中筚篥的吹奏。“点将”、“排阵”和“走队”,以整齐紧凑的节奏,富于弹性跳跃的音调见长。“埋伏”是一段内涵深沉的音乐。一张一驰的节奏音型和加以模进发展的旋律,造成了一种紧张、神秘而又恐惧的氛围。“鸡鸣山小战”旋律的动向是先递升后递降,跌宕起伏,多变的节拍和连续无间歇的节奏型。“九里山大战”是整个乐曲的高潮。琵琶以快速的“夹扫”、表现雄兵百万席卷之势。“项王败阵”用慢起渐快的同音进行旋律和马蹄声的节奏音型来表现项羽奋力突围。“乌江自刎”乐曲凄切悲壮。最后,四弦猛“划”后断然急煞、声如裂帛、音乐嘎然而止。全曲采用了对比强烈的节奏描绘了从战争前的准备到战争时的激烈,再到战后的凄凉,是琵琶武曲中的经典之作。

三、总结

一曲《十面埋伏》,浩气长存,演奏了几千年,无论从哪个方面研究它都是古典艺术中不可多得的艺术瑰宝。可以说是把古代琵琶表演艺术发挥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创造了以单个乐器独奏形式表现波澜壮阔的史诗场面。直到今天,《十面埋伏》依然是琵琶演奏艺术领域最具代表性的传统名作。

参考文献

[1]华秋萍 《琵琶谱》 1818年

[2]《中学百科全书・音乐篇》

范文六:琵琶曲《十面埋伏》

一个久远的声音从历史深处隐然传来。

琵琶,一件古老而又奇特的乐器,发出琮琮的声音,仿佛阅尽沧桑、饱经世事的老人,又若热情奔放、慷慨激越的青年。

它是弹奏乐器。初时,以右手向前弹为琵,向后弹为琶。秦、汉以来,曾作为多种弹弦乐器的总称。那时,不管琴杆是长的、短的,音箱是圆形的、梨形的,蒙面是木的、皮的,弦索是多的、少的,横着弹的还是竖着弹的,凡是演奏法相似的,一律称为琵琶。到了宋代,方将这种半梨形音箱,以薄桐木板蒙面,琴颈向后弯曲,琴杆与琴面上设四相九至十三品、四弦的弹拨乐器专称为琵琶。

本是一个敏感又多情的尤物,在别的物只是模糊记着的事情,然而,在它善感的心灵中,已反复而深深地镂刻在回忆的心版上了。更何况,这不是―个童话、一个故事,是一段撼天动地的史实。

也许,沉静的钢琴在弹着巴赫,优雅的长笛在吹着莫扎特,大气磅礴的交响乐队在合奏着贝多芬,然而,只有它,只有琵琶,依然在娓娓地叙述着《十面埋伏》这个中国的古老故事……

《十面埋伏》是我国传统器乐作品中大型琵琶武曲的优秀代表作。在传统琵琶曲中,文曲一般旋律抒情优美,节奏轻缓,技巧多用左手推拉吟揉手法,善于描绘优美的自然景色或表达内心细腻的情感,而武曲则结构精致绵密,旋律层次分明,情绪激烈雄壮,节奏复杂多变,多用右手力度较大的演奏技巧,擅长于表现强烈的气氛和情绪,因而,琵琶曲《十面埋伏》气势雄伟激昂,风格旖旎壮美,艺术形象生动鲜明,是古典音乐的瑰宝。

时间老人拉开历史的帷幕,月的魔指轻轻触动琴弦,音箱里便有和弦嗡嗡嘤嘤的攒动,天籁之音缓缓而来。

走进音乐世界的主人翁是刘邦、项羽。秦朝末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在风起云涌的农民起义中,秦王朝宣告灭亡。此时,刘邦的汉军和项羽的楚军展开了激烈的逐鹿中原、争霸天下的斗争。当以修筑万里长城而著称的秦始皇的泱泱车队路过时,虽无大名却有大志的两个人物在赞叹之余,同时发出了不同的豪言。“大丈夫当该如是也!”刘邦说。“彼可取而代之!”项羽说。说前一句的较工于心计,说后一句的则多些率直。鸿门宴之时,项羽大军40万,刘邦仅有10万。当时,项羽若依范增之计,杀掉狡诈多谋的刘邦,便不会有后面的楚汉之争,而心高气傲的项羽却犹豫不决,失去了一次重要的机会,以致放虎归山,使之形成了与自己抗衡的军事阵营。鸿门宴是项羽的一个败笔,为以后的悲剧留下了伏笔。楚汉交兵争霸天下的战争持续了五年之久,大大小小打了几十仗。在楚军久攻无果的时候,项羽支起一口大锅,欲把刘邦的老父煮了,刘邦却说:“我跟你曾结为兄弟,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父亲,你要是把父亲杀了煮成肉羹,请分给我一碗尝尝。”看重名声和体面的项羽,不但没有杀掉刘邦的老爹,还和他在鸿沟平分了天下。鸿沟西侧是刘邦的汉王城,东侧是项羽的霸王城,沟中滚滚黄河水深不可测,沟的四周万木丛生,百兽哀鸣。两军对垒,项羽以其势强多次发动主攻,而刘邦则坚持防守,在一次激战中,项羽射中了刘邦的胸部,可还是让刘邦滑了过去。就这样,由于西楚霸王项羽一再坐失良机,错过一次次消灭刘邦的机会,致使其从几度面临全军覆没的绝境中死里逃生,重整旗鼓,为自己留下了终身的遗憾,最终,导演了这场历史上最有感染力的活剧。

《十面埋伏》表现的是公元202年楚汉两军在垓下(今安徽省灵壁县东南)大战的情景,这是我国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战役。据《史记》载,在垓下大战中,刘邦的汉军以30万的大军包围了只剩下10万人马的楚军,并设“十面埋伏”的阵法,将地处四面绝壁的垓下大营团团包围,使项羽陷入重围。深夜,箫声起处,汉军利用四面的楚歌来瓦解对方的斗志。楚营的官兵听到熟悉的乡音,思念父母妻儿之情油然而生,又见内无粮草,外无救兵,于是纷纷逃走。夜半时分,自知败局已定的项羽与虞姬诀别,仓皇突围。刘邦命数千铁骑穷追不舍,最后,在乌江边展开了生死决斗,项羽终因寡不敌众,拔剑自刎。

古往今来,中原多少战事如过眼云烟,惟以此引出的故事而成为了千古绝唱。

长歌当哭,琵琶曲《十面埋伏》用写实的手法,以深刻的音乐语言和演奏技巧,再现了这一战役的全过程,是一幅绘声绘色的古战场音画。将这湮灭的英雄诗篇,一页一页地掀开,琵琶用它清丽圆润的声响,含着泪,淌着血,悲壮地、如泣如诉地弹出一节节短歌。琵琶曲《十面埋伏》采用了我国传统的大型套曲结构形式,全曲有十三个章节:列营、吹打、点将、排阵、走队、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项王败阵、乌江自刎、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回营。

引导千古杰作的前奏已经鸣响,一道神秘的天光射向千年前的古战场。琵琶开始在高音区使用“轮拂”的手法先声夺人,渲染了强烈的战争气氛。军营垒垒,战旗猎猎,铿锵有力的节奏犹如扣人心弦的战鼓声,激昂高亢的长音好像撼震山谷的号角声。此后,又用多种手法,表现了擂鼓三通、人声鼎沸、军炮齐鸣、铁骑奔驰等有声有色的壮观场面。 “吹打”是全曲中旋律性较强、气息宽广雄壮的曲调,琵琶用细腻的“轮指”奏出的长音,模仿古代军中筚篥的吹奏,形象地再现了汉军由远而近、浩浩荡荡、气壮山河的威武军容。

“点将”、“排阵”和“走队”,以整齐紧凑的节奏,富于弹性跳跃的音调见长,琵琶用“扣、抹、弹、抹”的组合指法,演奏十六分音符节奏,又用“摭分”、“摭划”的指法,描绘出调兵遣将的情景和穿着胄甲、手持剑戟的士兵们在操练中迅速变换队形和矫健有力的步伐。

“埋伏”是一段内涵深沉的音乐,一张一弛的节奏音型和加以模进发展的旋律,造成了一种紧张、神秘而又恐惧的氛围。夜幕笼罩着四野,伏兵神出鬼没地步下了十面埋伏阵。天低云暗,秋风瑟瑟,凄清的月光黯然失色,只有星星眨着狡黠的眼睛,窥视着静夜中潜伏的杀机。

“鸡鸣山小战”旋律的动向是先递升后递降,跌宕起伏,多变的节拍和连续无间歇的节奏型,既表现了鼓角相闻、金戈铁马的战况,又刻画了兵士们前赴后继、奋不顾身的情景。琵琶运用了“刹弦”的左手技法,发出犹如刀枪剑戟交错撞击的声音。

“九里山大战”是整个乐曲的高潮。琵琶以快速的“夹扫”,表现雄兵百万席卷之势,铁骑纵横的雷霆万钧之力。在隆隆的炮声和哒哒的马蹄声中,突然,一声凄厉的、喑哑的箫音传来。幽远,如同哀怨的呜咽,又如同低沉的歌唱。那是一种绝望而感伤的乡音,那是一声声苍凉的直入骨髓的楚歌:“十年征战归无期,千里从军几人回?倘若战死沙场上,白发爹娘依靠谁?”那一夜的楚歌,如潮水般此起彼伏地从四面八方涌来,瓦解了楚军的阵营。大势已去,项羽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英雄末路,儿女情长。生死关头,项羽依然不能割舍的是美人和骏马。当楚歌四面唱响之时,亦正是虞姬拔剑起舞之时,英雄的爱,灼痛了她的心,沸腾了她的血。她泪飞如雨,她拔出了利剑。美人含泪舞剑,该是怎样的一种凄楚别致的妩媚。血溅利剑,又该是怎样的一种勇敢无畏的壮美。美人将生命与血混着爱情唱响了一曲隽永的挽歌, 让天地为之动容。琵琶用“并双弦”和“推、拉”的技法,犹如置身于千军万马,呼号震天,刀光剑影,惊心动魄的场面中,对立鲜明地烘托出那个凄婉之夜,英雄与美人,刀剑与热血的悲凉。

“项王败阵”用慢起渐快的同音进行旋律和马蹄声的节奏音型来表现项羽奋力突围。从垓下到乌江,有多远?从几十万大军到二十八名坐骑,有多惨?单调的乐声,反衬出曾经的辉煌,驰骋的蹄声,仍不免让人挂肚牵肠。

“乌江自刎”乐曲凄切悲壮。江水浩淼、江涛拍岸,流淌着默默然升华的诗意。江边,一只小船来接应项羽,也许,过江而去,汲取教训,重整旗鼓,历史还会重写,然而,面对最后抉择,项羽拒绝渡江。那位亭长只好遵嘱将乌骓马牵上船去,摆渡到对岸。望着如蝗而至的刘字旌旗,眺望含憾而去的一叶小舟,英雄的自尊比锋刃还利。于是,24岁起兵,曾以霸气叱咤风云,率领江东八千子弟纵横天下的西楚霸王项羽,拔剑自刎。一代英雄,血洒乌江之滨,年仅31岁。这时,已登上彼岸的乌骓马远见自己的主人持剑自刎,悲伤欲绝。这是一匹骁勇善战、英气勃发的马,也是一匹有感情能思考的马。失去自己的主人,无异于去死。它发出铜号般高亢、鹰啼般苍凉的哀鸣,撕心裂肺地跳起,滚地而亡。女儿有侠骨,坐骑具肝胆,英雄垂千古,琵琶以一个级进的旋律和长音滚弹的复调,描述了英雄自刎前慷慨激昂的心情。最后,四弦猛“划”后断然“急煞”,声如裂帛,音乐戛然而止。 天意兴刘,人心慕项。“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回营”三首表现汉军庆贺胜利的牌子曲一般不奏。

一曲《十面埋伏》断弦滴血,断了项羽的归路。一曲《十面埋伏》,浩气长存,演奏了几千年。明代王猷定在所著的《四照堂集》中是这样描绘当时的琵琶名手演奏此曲的情景:“当两军决斗时,声动天地,瓦屋若飞坠。徐而察之,有金声、鼓声、剑弩声,人马辟易声;俄而无声。久之,有怨而难明者为楚声;凄而壮者为项王悲歌慷慨之声;别姬声;陷大泽有追骑声;至乌江有项王自刎声,余骑蹂践争项王声,使闻者始而奋,继而悲,终而涕泪之无从也。其感人如此。”

英雄血,染红了千年的舞台,而背景上的乌江,亦漩成台下英雄的情结,绵延不绝。多少年后,一个幽婉的女子,在梧桐更兼细雨的黄昏,思慕英雄项羽,便又禁不住眉头有些酸热,心头不由得涌动柔情,感叹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琵琶声声,吟吟咽咽……

当江涛含恨离去,已停止了在大地宽广的胸襟上的哽咽时,琵琶曲《十面埋伏》依然在弹奏、在诉说,仿佛一滴英雄泪,永久地洇润在人们的心田。

范文七:琵琶与《十面埋伏》赏析

琵琶与《十面埋伏》赏析

摘 要 本文简略介绍了琵琶的历史及其五大流派,有浦东派、平湖派、崇明派、汪派以及刘德海的新派,讲述了《十面埋伏》所依据的历史故事,《十面埋伏》共有13个小段,分三个部分,分别指出了各个段的演奏技巧和表现效果。 关键词 琵琶 《十面埋伏》 技巧

一、琵琶及其流派

琵琶在古代时称“枇把”,最早的记载见于汉代刘熙《释名·释乐器》:“枇把本出于胡中,马上所鼓也。推手前曰批,引手却曰把,象其鼓时,因以为名也。”由此可知,由于向前弹曰批,向后弹曰把,按其弹奏特点故曰枇把,开始是在马上弹奏的,后来到了魏晋时期改称为琵琶,一直沿用至今。琵琶是我国古老的乐器之一,几千年演奏了丰富的经典乐曲,从演奏风格和手法上可分为文曲和武曲。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琵琶音乐不断演变发展,由于古代交通不便和地域隔离,明末清初,我国琵琶音乐渐渐分为南北两大派别,后来北派衰落,而南派则日益繁荣,同时又形成了江南五大琵琶流派,分别是浦东派、平湖派、崇明派、汪派以及刘德海的新派,刘德海的新派是集众家之所长,在现代审美意识的大背景下创立的,对乐曲进行重新整理,带有强烈的时代气息。

二、《十面埋伏》的历史故事

《十面埋伏》是我国传统乐器琵琶的武曲代表作品,其音气势磅礴,慷慨激昂,艺术形象鲜明,是中国琵琶武曲的巅峰之作,它完整地用音乐叙事的手法完美的表现了古今闻名的楚汉战争。由于宋朝之前都认为刘邦仁义而项羽残暴,因此主要表现的对象是雄壮威武的汉军,以暴虐的项羽失败衬托了正义之士的汉军,表达了仁者必胜,暴虐必败的历史感慨。

这首乐曲描绘了楚汉战争的最后阶段的历史画面,其表现手法有详有略。公元前202年,刘项鸿沟订约划分天下,项羽东归,陈平和张良力谏刘邦进攻项羽的疲惫之师,刘邦同意,率领20万大军追击项羽,不过,被项羽击退,损兵2万余。刘邦以封王为代价请韩信、彭越、英布率军前来共击项羽。韩信从齐国一路从北向南攻城略地,楚国大半甚至项羽的都城彭城都被韩信拿下。4路大军会盟与垓下,与项羽展开决战。刘邦任韩信为总指挥,白日升帐分派任务,夜里派兵数万埋伏于项营两侧,韩信本部30万主力大军作为中军正对项羽,刘邦20万大军在韩信身后,周勃断后。开始韩信主动进攻项羽,假意败退,项羽率军追击,想一举击溃汉军。由于汉军大将众多,韩信将大军分配给各个将军带领,分段截击项羽,以削弱其兵力。由于项羽骑兵攻击猛烈,与后军步兵拉开距离,汉军两翼伏兵乘机包围了项羽的步兵,此时韩信反击,缠住了项羽骑兵。项羽见大军被分割为两段,反身杀回解救步兵,合兵一处退回大营。此次会战项羽主力伤亡8万,已经无力再战。当天夜里张良出四面楚歌之奇计,率楚人以及会楚歌者高唱楚歌,借以引起楚军的思乡之情,不过最重要在于声音的气势造成楚军的恐慌,以瓦解楚军士气。当夜虞姬自刎,项羽率800骑兵突围。第二天,刘邦发现

项羽逃走,派5000骑兵追击。项羽向一老者问路,被老者引入沼泽中,最后汉军再乌江追上项羽。项羽不肯上乌江亭长的船逃回江东,将马送给乌江亭长(个人此段不实,若乌江亭长得到了项羽的乌骓马,必然会被刘邦通缉,历史也会有记载,如同关羽死后,他的赤兔马也有记载一样)。然后与汉军做决战,看见追击自己的是昔日部下吕马童,于是项羽拔剑于乌江自刎。因刘邦出千金,邑万户悬赏项羽头颅,众将皆争项羽尸身,最后项羽被一分为五,五个将领平分了奖赏,得胜回营。楚汉战争结束,刘邦登上帝位,建立了汉朝。

三、《十面埋伏》乐曲赏析

《十面埋伏》采用了我国传统的大型套曲结构形式,全曲共有十三段,每段都有一个高度概括性的小标题。十三段又可以分为三大部分,第一部分描绘的是是战争的准备阶段,包括:列营、吹打、点将、排阵、走队五个小的段落情节。第二部分表现的是战斗的整个过程,包括: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这三段是全曲的高潮部分。第三部分是战争的结束,包括:项王败阵、乌江自刎、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回营。

(一)第一部分 战争准备

这部分主要写汉军战前安营扎寨、擂鼓聚将、点将、排兵布阵、走队操练等演习过程。此段这种表现了汉军军队的强大的威武雄壮、军纪严整、斗志高昂的阵势,音乐昂扬有力,通过模拟鼓声、号角声,鼓声由慢变快,表现出大战前的势如张弩的紧急状态,给心理一种极大催动。这部分乐曲的五个小段是列营、吹打、点将、排阵、走队。

“列营”是全曲的一个引子,在首音上用了“轰”的指法,表现出的隆隆的战鼓之声和高亢的号角声,揭开了决战的序幕。乐曲用了多种节奏和 “双弹”、“双挑”、“滚”等弹挑类的指法,在原谱中作了三次反复,表示三通鼓,给人以临战前的阵阵紧迫感,不过新派刘德海只用了一遍。演奏出铿锵有力扣人心弦的战鼓声给人以紧张感。

“吹打”这一段旋律性极强、抒情气息比较厚重,该段用了“轮指”的演奏指法,奏出琵琶的长音,模拟了行军中汉军浩浩荡荡、阔步前进、笙管齐鸣的壮阔场面,军队纪律严明,由远而近。在音乐上与“点将”连成一体。这段运用长轮来代表吹管乐声,用挑二、三、四弦来模拟打击乐声,宽广雄壮。

“点将”、“排阵”、“走队”这三段在演奏中,不同演奏者都有所变化。共同特点在于节奏整齐紧凑,音调跳跃富于弹性,表现汉军的高昂士气和演练中队形变换以及士兵矫健的步伐。“点将”的旋律与“吹打”的后半段相同,突出了琵琶武曲中的“武”字,出音清晰、节奏稳、速度较快,前当地表现了点将法令的紧张严肃气氛。“排阵”是以两小节为一个单位,采用核心音调展开的手法,作了节奏音型的模进,在音乐上两者是一个连贯的整体,主要采用了“摭分”、“摭扫”这两种不同的手法。“走队”在每拍后半拍的贯穿到底的有力而有规律的一个强音演奏,八分音符节奏型和三条空弦音上演奏,细致入微地刻画了汉军将士得令出征,列队排阵,充满信心奔赴战场的精神风采。音区由高音区进入中音区,最后落在低音区,有着明显的音色对比,调式、调性在不断地游移变化着,这既在色彩上富有对比效果,也带来了一定的不稳定因素。

这部分的乐曲开始就充分发挥出“拂轮”的威力,在高音区奏出强烈而雄壮的鼓声,然后又模拟军号、炮声、马蹄声等古代战争中的典型音响,乐曲一开始

就展现给听众一个战鼓雷鸣,刀光剑影的古战场战争场面。音色嘹亮、丰满、开阔,厚实,预示着汉军的踌躇满志和战果的辉煌。

(二)第二部分 战争过程

这部分主要说的是楚汉两军在垓下的决战开始了,短兵相接、刀光剑影的战斗场面仿佛显现在眼前,这是全曲的主体部分。此部分手法多样而使得音乐多变节奏急促,描绘了两军激烈拼杀的场面。战斗过程有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三小段。

“埋伏”这段运用了在长音上作轮、滚等指法,其音调取材于 “吹打”, 旋律展开用了主音环绕和“句句双”的手法, 即围绕A 音作上、下波浪式进行,继以用短小动机不断模进, 采用双音承递,使各个片段有机地联系起来, 演奏速度一张一弛的安排,营造出一种寂静、紧张而又恐怖的气氛。让人觉得夜幕笼罩下汉军马摘铃,人衔枚,掩旗息鼓奔至埋伏地点静伏下来,伏兵时隐时现,神出鬼没地逼近楚军的阴森感觉,渲染了大战前特有的寂静而又紧张的气氛。

“鸡鸣山小战”这段旋律素材来自“吹打”段中的短小乐段,曲中通过利用 “刹弦”,形象地描绘了双方在交手时刀枪相击、矛盾相撞之声,在旋律的处理上,每个句头都与前一句句尾同音衔接得非常紧凑,旋律的动向都是递升递降,在反复时速度加快,力度加强,起伏跌宕,扣人心弦。这段描写了楚汉两军刀枪相击,气息急促的战斗场面。乐曲中运用了特有的“刹弦”技巧,形象地表现了双方短兵相接小规模战斗的情景。“刹弦”发出的声响不是纯乐音,而是一种含有金属的声响,犹如刀枪剑戟互相撞击,逐渐加快的速度和旋律的上下行模进,使情绪更为紧张,这些手法都为下一段的“大战”逐步推向高潮作准备。

“九里山大战”中的箫声音乐也是来自“吹打”的,在本乐段的中部,琵琶用“夹扫”、“滚”等技法,同时配用“推”、“挽”、“吟”等指法,分别描绘了箫声、炮声、楚歌声和马啼声等在激战时的各种声音,多种琵琶技巧手法来描绘千军万马、声嘶力竭的呐喊和刀光剑影、惊天动地的激战场面。楚军大败后的夜晚,四面响起了引发楚人相思、瓦解楚军争的楚歌,这里琵琶是抒情慢板,悲怆呜咽,深沉动人。再有就是呼号震天的异常壮观的战争场面,战争接近尾声后汉兵传号收兵,出现了分解大三度和弦的马蹄声音型横近,形象地表现了汉兵在奋勇追杀残余的敌军。

(三)第三部分 战争结束

这部分主要写的是战争的结束,由五个小段组成,分别是项王败阵、乌江自刎、众军凯旋、诸将争功、得胜回营。这部分的前两段主要写项羽失败后在乌江边自刎,低沉的音乐气氛与前面的高潮形成鲜明的对比。

“项王败阵”是战争的尾声部分,这个段落几乎完全没有规律性,主要是运用了“弹”、“挑”、“泛音”等零零落落的节奏型和在一、四弦上的凤点头指法来代表马蹄声,然后运用了追击式的节奏型来结束全曲。在琵琶“扫轮”技巧下,表现出霸王仓皇出逃,苇草刷刷退其身后,将英雄的脸割出道道血痕,而星月急急相追,落荒的英雄眼里只剩恐惧与哀伤。

“乌江自刎”这段旋律凄切悲壮,塑造了项羽慷慨悲歌的艺术形象。后三小段则主要描述汉军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现的种种情景。但目前演奏一般都作删节,有的省略整个第三部分,有的删节去“众军奏凯”后三小段,目的是使乐曲情绪集中,避免冗长。

参考书目:

[1] 段文.浅析刘德海的新派《十面埋伏》[J].艺术交流,2001(4).

[2] 安艺.汪派琵琶谱《十面埋伏》艺术特色及演奏特点[J]. 安阳师范学院学报,

2011(4).

[3] 庄永平.《琵琶手册》[M].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2001.

[4] 徐坤芳.《十面埋伏》赏析[J].大舞台,2009(4).

[5] 丁英超.九里山铁骑的呐喊—琵琶曲《十面埋伏》欣赏[J].音乐生活,2008

(3).

[6] 刘德海.我是怎样演奏《十面埋伏》的[J].音乐艺术,1979.

[7] 殷惠麟.谈琵琶古曲十面埋伏[J].广州音乐学报,1985.

[8] 唐新.论琵琶武曲《十面埋伏》的艺术特色[J].大众文艺,2011(3).

[9] 司马迁. 史记·项羽本纪[M].北京: 中华书局,1985.

[10]闫芳.琵琶名曲《十面埋伏》的演奏特点[J].乐器,2011(6).

[11]门玉彪,张锦方. 试析《十面埋伏》的艺术特色[J].山东省农业管理干部学

院学报,2003(1).

[12]杨春.浅析琵琶名曲《十面埋伏》[J].黄梅戏艺术,2006(3).

范文八:琵琶古曲《十面埋伏》

优秀的琵琶古曲《十面埋伏》,是我国民族音乐宝藏中的一颗明珠,至今闪烁着灿烂的光辉。它经常作为独奏曲目出现在祖国各地的音乐舞台上,也时常随着我国的艺术代表团去访问各国的朋友。

随着《十面埋伏》那生动感人的旋律的传播,琵琶这一我国古老的民族乐器,也引起了人们广泛的兴趣。在古代,琵琶是一种广义的称呼,泛指各种弹拨乐器。最早的琵琶,大约在秦始皇修长城时就有了,后人称之为“秦琵琶”。汉代,张骞通使西域后,又从龟兹(qiuū cí)传来一种“曲项琵琶”。在长期流传过程中,人们综合各种琵琶类乐器之所长,使琵琶逐渐定型为今天所见到的形状。到唐代,琵琶已成为器乐和歌舞伴奏中的主要乐器。很多诗人留下了描述琵琶及其演奏技巧的诗句。白居易《琵琶行》中的“大弦嘈嘈如急雨,小弦切切如私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就是流传千载、脍炙人口的佳句。宋元以来,琵琶的演奏技法更为丰富,并且出现了大套琵琶曲,即有分段标题,结构较为复杂的乐曲。《十面埋伏》就是一首著名的武套大曲。

《十面埋伏》是以公元前202年楚汉最后的决战—垓下大战为题材而创作的乐曲。据《史记》记载,在这次大战中,刘邦调动了各路诸侯的军事力量,把项羽的十万人马紧紧围困在垓下。项羽由于连续作战,士兵疲惫、粮草断绝,一战而败。战斗中,刘邦为了动摇楚军军心,曾令士兵们齐唱楚地民歌。听得四面楚歌,楚军士兵厌战思乡之心更切,军心涣散;而项羽则大惊失色,以为楚人多已降汉。夜半,自知败局已定的项羽与虞姬诀别,仓皇突围。刘邦命数千骑兵追击,汉军所到之处,铁骑飞驰,呐喊厮杀之声震天动地。项羽终于寡不敌众,败北自刎。琵琶古曲《十面埋伏》,以高度概括洗练的手法,用生动的音乐形象,再现了古战场上这一战争场面。

这首琵琶曲分13个小段落,每段都加有小标题(因曲谱传本不同,分段也有所不同)。开始以《列营》《吹打》《点将》《排阵》《走队》等乐段刻划汉军阵容的威严形象。其中,《列营》是全曲的引子,散板起始,由慢到快,用扫轮指法在高音区表现战鼓声和号角声。音调高亢明亮,造成紧张的、扣人心弦的战争气氛。这段音乐的核心音调又在不同音区反复,形成音色的对比。同时,音调不断的游移变化,给人以不稳定感,使音乐富于一种内在的推动力。《吹打》一段的旋律是全曲主题,结构规整,稳健庄重,但又略带悲凉。

接下去,乐曲以《埋伏》《鸡鸣山小战》《九里山大战》《项王败阵》《乌江自刎》等乐段描绘了战斗的过程和壮烈的场景。《埋伏》是大战前的准备。此段结构逐渐紧缩,演奏者以快速弹挑和轮指一紧一松的演奏,表现了战前寂静但又紧张的气氛,并且烘托出下面各段的喧嚣激烈。《九里山大战》是全曲的高潮,描绘了两军短兵相接时的激烈搏斗和厮杀。大战开始,乐曲以强有力的节奏再现《吹打》的部分旋律,使用快速扫弦与弹挑相结合的演奏,表现出汉军的威武气势。接着,乐曲以激昂的节奏、强烈的音响,绘声绘色地表现了金鼓齐鸣、刀剑相击、杀声震天的场面。间续发出的非纯正乐音的声响,仿佛正是两军对阵的呐喊厮杀之声。听之使人惊心动魄,犹如身临其境。

乐曲最后为《众军奏凯》《诸将争功》《得胜回营》等乐段。旋律欢快平稳,是民间传统器乐曲牌《五声佛》和《撼动山》的联奏。它们常常作为器乐曲的结尾以表现欢庆的场面,这里也是意在表现汉军得胜的欢乐情绪。

《十面埋伏》的确切作者和产生年代,目前还没有可靠的材料查考。但据一些史料来看,至少在明代此曲就已经广泛流传。数百年来,经过历代民间演奏家的不断加工丰富,从而形成了这样完美的音乐形象和意境,使整个乐曲具有极为强烈的艺术感染力。此外,还有一首以楚汉战争为题材,但侧重描写楚军失败的琵琶古曲《霸王卸甲》,也长期流传下来,成为《十面埋伏》的姊妹篇。近年来,音乐工作者还将《十面埋伏》移植创作为协奏曲的形式演出,也受到广大群众和各国朋友的欢迎。

范文九:对琵琶曲《十面埋伏》的发展浅析

2 1 0 4  一

文生艺活 L I T ERA TURE  LI F E

舞歌 赋

对琶 琵《曲十 面埋 伏 》的展浅析 发

陈蕾和

( 中国 地质 学大, 北 湖武汉4 300 7 )4

要摘 :及琵谈乐曲琶 大,多数听众 第的反一应莫 于过《 面埋十伏 》 、 高山流《水》 和《春 江》 这几首 古。曲那 么要在弹

奏这曲些 子 ,就要先明 白些曲子这 定义和 内的。 涵统的传 琵 琶曲可划乐分“为 文曲” 和 “曲” 两大武裁体。 文曲速度的 较 缓为 ,慢 旋抒律情 优美 且节缓慢稳奏 , 定常用拉吟推等技巧 揉 ,的是左靠手功力。能够描绘 的出诗如画的如情景

抒和发作 者心细内腻的 感。情《 一诉琵琶行》与《 汉秋宫月 、》《 大 淘沙》浪 等曲 目最具文曲有代表 。性而武曲截然则

相  反 它的,速 通常较度快 , 旋 和 节律复杂奏多变, 术艺形鲜象明, 需要 左 右配合 演手奏 ,主 以右手的要弦扫主为,  善

于表

激烈的情达绪雄伟和 的气势, 时有带有还分 段题 ,标 使得 段 分乐和明曲 目结完构整, 像《 船龙》、 《 王卸甲》霸 和 《 十面伏》埋等 其 中。《十 面埋伏》是最 代具表也是性传最流久 远琵的古曲。琶

键关 词 :十面 埋 伏 ;琵 琶 ; 曲流

派中分类号:图J 6 23

文献

识标 : 码A

编章号 1: 00 5— 5 3 12 ( 20 1 4 ) 1 —50 1 0 9- - 0

《 十面伏》埋这首 曲目写描是的当年 楚相争汉在下决垓的战 下大战 中刘,邦 的军汉 3以 万的0军包 围大了只剩下 1O万人马  楚军 ,的并设 “十 面埋” 伏的阵法, 将地 处四面绝 的垓下壁营大 团 团包同 , 使羽陷项重入。同 深 ,夜张 良 声 四起箫 , 军汉用 四利面的 楚 歌来瓦解对 方的 斗 。志楚 营官兵的听到悉的熟音乡 , 念思母父  儿妻情油之然生 而, 又 内无粮见草, 外 救兵无, 于是 纷逃纷 。 夜走

甲卸》 一曲的引子部分中引也用了此 技 。法外另 他们创,造上的

法奏, 古谱对 加精以心修 改, 之更 使为 练精, 取得 比了以 往好更

历史

场景这是。 国我历史上一次著的名战 役。据《史记》 , 在载垓 轮指法 也广泛运被用发于的展曲目 之中。 次其 他,拘不泥传统  于的效 。汪果琵琶 的派演刚奏劲有 ,力感 人深颇。汪氏 整理来出  的琵谱流琶传广甚。 其 ,中汪 昱庭生先对《 十面伏》 进埋 行了细的精 改

, 编我发自挥创造 , 独具派 汪特色。 全扩展为曲二十一。段

前: l 《 列 》营 2 分营》《 3 《鼓》擂 《4掌 号》 《 5

放炮》 6 《吹 》打

半时

, 分自知败已局 定的项与羽姬诀别 ,虞仓 皇突围。 邦刘命数  7 《 点将 》 8}  》阵9 《走 》 队 交战  : ol 埋 伏》1 4   1 小 《战1 》 2 4 战》l大 《3呐喊》 1 4《 垓 下 重  铁千骑穷追舍不, 最后 , 在 乌边展 江开了死决生 斗,项 羽终因寡  不敌众 , 拔 剑刎自, 汉军取了最得终的利胜 。  中国琵琶派众 流多 ,有直 隶 派、 浙 江派、 无锡派 、 崇 明派 、 浦  围》1

5《 面伏起》四  战 : 1 后6 4传 收号》军17 4 项 王败阵》 81《 乌 江 刎自l》9 《 汉军

o4 诸争功》2将1 4 胜 回得营》  东 派 平、派 和湖汪派 等 ,派记各谱 流 传的 《面十埋伏 》 十有几 种 奏 凯2》 除此外 之 还,一有位新琵派大琶师—刘德海 —, 他大家称  被,多不 同派流演的风格特奏和征技都法所 有不。 现同今为较泛广

承的传只有 崇派明 、浦 东 、派和 汪了。派  崇 派 的代明表琵琶家刘有天 ,华黄秀 亭 曹安和,等崇。明派  《 十的面埋伏》 j部分由成 ,组分 是别前 战、 交和战战。 后 之 老为童 。顽德刘海生先早最受 音乐接 育是教受江南丝 竹和江  南民间 戏 曲音乐的熏陶 对江南, 民间音乐有 着深刻 、鲜活 的理

, 又继解了他承第位一琶琵业专师老, 东浦林派石 先城生清丽灵

巧的 琵琶奏演格 风。 随后 ,他又随杨 大钧 、曹安 、 孙和裕等德师名

战前 : 《 1列》营2 4 吹》3打 《吹 打》 4《吹 》 5 打 排 队《  》交 战 :6 《埋 》伏 《7 , 、J 》站84 战大》 战后 : 9 《 败 》l 阵 o4 江》乌1 《1 凯奏1 2 《 争》}功1 3 4回 营 》 崇 明派把 吹《》打 分为个三部分奏演, 旋 与其律他别有 派 所不 同,在4 战大》 用中了绞 四弦 的方 法, 这 种演奏法 很渲染 气能

氛 ,是其他派别 未用到过 曾的。  浦 东派主的要术艺征为 : 特奏武 演曲气雄伟 势、 演文曲沉 奏静 细腻。尤 是其弹奏武曲, 往运用大琵琶往 讲究开弓饱,满、 力度  烈 , 固而强保存和展发一些了富 有派海色演特奏方 。 浦法东派的 《 十 面伏》埋共 十 段八 分, 三为大分部 。

习。 些这名中 师,杨 钧属平湖大派、 曹安和属 无派 、 孙锡德裕 属 派, 而曹安和汪刘是天华 的 传 嫡,刘 天 曾得华 崇到明派肇沈的

亲洲授, 因 , 江此琵 南“琶五 派大” (无锡 派 、平湖 派、 东浦派 、明崇

派、汪 ) , 刘派先 都认真学生习 过 , 转“多师是益师吾” , 所 , 刘德以

海生 先琵琶演的奏风格集是江南派琶的大琵 ,也被成们称我之

为 派新。 他的《十 面伏埋 可 》说是简以短 演的版奏 本 但与,统传 流派 东浦、 平湖、 明、崇 汪 派个四传派相 更比能让 听众听音懂 普 乐及传统音乐

。 不仅较好 保持 了汪地武派曲铿 有锵 力、 气骨凡不  的 质风 气,范 而 继且了承统传术艺 的派各长之, 造性地创经过缩浓

前 : 战1《 列 》营2 《鼓 擂3》4 掌 号》4 放 4炮》 5《吹 开打 门》6   《点将》7《 阵排  》交战 : 8 埋《》伏9 4/ ,]战》l O 大4战 1 》1 《 喊呐1 》 4 2围重 》  后 战 :13 4 传号》1 44 败北》1 4 5角声》鼓 6 1 乌江41 》74 奏凯  》1 8 4收阵 营》 回  派 ,汪别 上名海派, 此 是唯一派一个 以 人命名 的流名派,

创删

减, 运 用新 的演奏 技法, 使 曲各段乐得简变洁炼 精、 脉清晰络  景, 短短 、五分六 内钟能将广大听就 置众身公于元前年楚相汉 争、  刀光剑影 、千 军马万古战的面场临其境如。 现在人们在演 奏 中偏爱都奏演刘 德海本版的 十面埋伏《 ,》 篇幅短, 技 巧足 性,  表 力到位 , 也现是琶古琵的继曲 承展 发 。 参 文考献:

1 [】 中琵国文化琶坛 论

始是汪昱 庭人生先。 派《汪十面 》中最具 色特演技 巧奏 有“ 点凤  ” , 为头乐音 形增象 添紧了张烈激的围氛。 且他们收录而《的 王

霸109

范文十:琵琶曲《十面埋伏》的演奏方法探析

文 史艺术 2 014年 1 月( 上)

琶曲琵《 十面埋 》的伏演方奏探析

法 云彩候

(作市焦剧 团豫, 河 焦南作4 5 14 50 )

琵琶听, 犹美闻人 吟 音,连韵不绝绵 。  或如雨打芭蕉密, 悠或长长 如虹波 。横琶琵

面 《是十 面伏埋》 整体结构上的改 动,  刘德 海 《的 面十埋 》 仍保伏 留 有四个流的派《列

经 了历千两多的年史历传 流 长,不衰 ,见  久不证 同时的代貌风 。今至 有许已多名的著  曲文武曲 和 其 ,琵琶曲 《 中十面伏 埋》为曲武

的 代表 成为中华 民,音乐族的宝瑰。   琶琵分 曲两大类 为,即文 和曲武曲 它  主。要是根据 同不的神精气质来分的 , 就划类  似 阳于刚之 美柔与和之美 的不 一同 样而, 《 十面 伏 》 就是属于埋 曲武中具最代性表 的

》营、 《 擂 鼓》 《 埋伏、 》o 原将 始的 《走队》  和 《将点》 并为合个故一事内容为 《排 》 , 阵 全 曲 高潮分部 鸡鸣《山 小》战 和 九《山大里  战 》做合了 ,并在最后省去 四了都派 的《 诸 有

争功 将》 和《 收回阵营》 c 另一面是在方表 现手 法 上也 承继 了各 流 的派优点 , 例如 :  “ 长轮 ” “ 扫弦”、、“ 煞弦” 等 再。 上加刘德

用了运“ 拂扫” 四弦根指法 , 的且在连并续 “ 扫 ”的过拂 当程中慢由渐加快 , 并逐没 且 拖拉有 太 长,这 样给能一人种 明显的 紧

感张。 《擂 鼓》中 运用 多种节了与指法奏,演

奏时一气  成呵, 入 加 “双弹…‘ 双 挑” ,走出 附点音 符果效, 使 听者觉出察鼓在曲中的

主 点性 题 。

作品

由。 于《 面埋伏 》 十流 传已久 ,此这 因首 子曲已也经改动了被多很从现有的。料 资显 , 在 琵琶 曲示谱中载记 《有 十埋面 伏》  的很有多, 例 如: 代 清《的 鞠林士琵谱琶 》 《 华  、苹秋琵谱琶 》、《 陈 敬琵子谱 》琶;民初 的  有 《瀛 洲调古》 、《 养正轩琵 琶 》 谱《 、汪昱  琵琶谱 庭等多种》 。  《 十面埋伏 》至今 之 以所能 广够 泛流 传 , 因原来源 是于历不 同流派的演 奏代们家 对 的传它 ,例播 如 :浦东派、 崇明、派平  湖、派 派汪、 无城等锡等。 而至今演仍奏 十 《面埋 》伏的也,剩只下浦东 、派崇派 、 平明  派、汪湖派 这四个派了传 。  著 名琵琶奏 演刘家 德改 编海很 多 过的  琶曲 ,琵其 取中最大得成功的 就是 《十 埋面 伏》 o 他对 《 十面 埋伏 》进行了 型新改编的,  他演奏的 十面埋伏《 》 对是统 传 《 十面的埋  》伏 在分充继承的基

础上 以,代现 人审美们 总 体认识 创新整而成理的 ,被称为 新 派 《 十 面埋伏》 。并且在 1 7 5 年 ,刘9海德首 次演   出了他编后改 的《 十面伏 埋》并 取 很 大得的成  功 ,从 此以人后就们知不不 的觉把 《十 埋面   伏和刘》海德系联在一了。起  刘 德 海新派的 《十面埋伏》 根是据派 汪卫仲乐 奏 演谱为基曲础改而编成 。全的总  曲共 分为 个九 落段, 分别为 : 列《》 、《 擂  鼓》营 、 《打吹》 、 《阵排 、 》《埋 》伏 、 《 鸣鸡山 小战 》 、 《 九里 山 大》 战《 呐喊、》 、《 追 击 》。   子 曲中部分间省略 了很多 用字文 标 的具  明内容 体,整体的乐 曲构 比结卫仲乐结构更 的 的加腻 细紧、凑、 结构 出,具突鲜明有节 的奏感 。在 觉上听 ,人给种荡一 气肠 ,意回 犹 未尽感 。 之  德刘海的《 十 埋面伏 》传了中国儒承家  想的思精 , 髓在他的作并品创实作中践加 以运 及 用展发。 的他术艺理追 想求 天“地、、  人 融”一体 的最为高 界 境“,追 完美 、和求  、谐统一 终极关 注的”,从差 异寻中找 的新  ,美寻 新的形式。找 在琶音琵乐 作中品 留下 的 响是影意味深的 。长 过时 经间过的滤,它  总的 特征体在琵 琶 艺上术凝聚 成 了种 独一  有的美学 范风 。 由于刘 德海师的从琶琵流众派 多 ,吸  了各收 个流派的处长 , 弃摒短处,也 造就了  他就 对《十面埋伏 》奏风格上演 新的革改。一

海自己的指法与技 法 巧的结妙 合,呈 现 独 出 特的派流征特 。  乐种 器弹到它的 最高界境时 , 已 没经 有它 特别奇特的地方 了, 只 下剩它分寸感的  。了分感寸 是演奏者 就心的音乐感内 悟和  表形现式的合综态状 音。的分 寸 ,乐的分寸 ,  刘海德在弦上和弦 动外态的高度谐和 ,高度  美完, 度高 自然, 这 些是都技在特征上法  表现出来的 例。在 “如弹挑 ”上 , 大臂的 自 然  向 垂 下 小, 自臂然向上起抬,腕 部的微 内  小 勾 ,侧外置基位与本背手呈行平态 状 这样,  以在可小臂、大臂 手的与作动调协 中到起支  撑作用 ,奏起来力度弹 很。   大《 十埋伏 面》的技法特征是不随所心 欲一

的,而 是 以子艺曲术特有的音 响方 ,式心  灵、为感情精和 神 创造,美 的意时空象。在  个这时里 空 审美,程过的各个方 面 ,在相 的  同度高 生产共 振和 ,鸣有具表 现性的技 特 法 。表现征的技性作为一种法式和形段 , 手 是

在全

音乐曲绪最情定稳 《的 打吹 中》, 刚进入 一小节时 ,音第量

较强 音色坚实,;   第二 小节的 … 6 ’ 音, 音量 极弱 , 色音 也比  柔和较 ;第三节 小“ 5 ” , 左音运用 了手颤  音法指, 指颤弦手又慢渐快 ; 由第 在四小 节,   音量 强, 音 结色。实用运样这特的殊感情 处理 形,象勾出了主画将 升、帐 兵将众肃静排 列 待命 出发 的气氛 。 在 《 排 》阵段这中 ,用 运的法节奏指  定,稳气 强盛势在。拍的后半每拍上用吟法  来长助进行之 感 在音色上,一又强弱的一反复  替 交现出, 使听者 能很快联 到战想们接士令 集 队 出发表 现雄出纠纠气昂昂的形。象  由于 《伏 埋》全是的曲重乐段要一之, 描 各 队写人马 离开在营 寨后 之 奔向垓下  伏埋待 战, 此在此因段中 能不掌有声和号鼓角  声 。在这运用一里单些音奏的演旬短,在节  奏 不断重复 、 远而近由的促脚急声中步现表

的 很 真 。  实

德海刘老在师《 十埋伏 面上表现语》汇的积   累储 和备。他能客够观显地示出 自的己业专  水化 , 平显示 对出《 十埋伏 面的理》与解和 感悟 ,显  出示在化文层位 和神层 位精的 意 识。 在奏上面 演刘德,海够能更准、更确贴  切更凝练、、更生 地去表达动它 这,演样绎  出的 《十面 伏 》才埋会更加 醇的 厚耐, 寻人  味。如在例 滚奏”上,“德海采刘了手用指

关 节伸屈运 动作为动部位态功能的 ,指手 屈伸动 作在 改变乐动 音律性特方 面具 有很大  优 势, 但 匀度 均耐力、、定稳相性对好 不掌 握 。 在  《十 面伏埋》演 奏中,刘 海德的计设 技 法与择选法是指起到相互了用 作、互关 相 联、互制约 的相用作。者是他前音的感 悟  乐,力专 化业知觉综合水的 ,平以 及表现性技 巧  积的累 关相。 者是 主后 与他 要文化的  判 。断 对乐风格的理音解 、艺力鉴赏术能力以  分及感的寸把握能力关 。例相在如《 排 阵》  当中采,用了“ 分 ”摺法来表现指 《排阵》  的 张紧氛气, 弹奏的同在 ,时他不仅运 用速

呐喊 这段内》描容万写马腾奔 ,喊  震 呐的场 天,是面曲的全潮乐高段在。这指里  法 很 ,多左右手的 合度配很难, 法指难也 度 很 高一。的技法都只是切为曲 服情 务,的 如  果没把推能拉弦 的指法作确 的正奏演, 就只   能听到不相仿 滑的音果 , 层次效也不明显就  了这。运用快里而的大吟弦 ,是乐在音响  音 果上 丰富效彩 ,多 在音形象乐也上增了加多 种 变化与动荡 烈 激战的场氛气。   最后 在《追 击》 上 ,通过用 “飞双的” 指 表 现法 汉出

军追 落荒赶逃 的而项羽 情的

境。这里 技法是一在 很个大 创的新,用 3 / 4 拍 节奏 的 有规,律的行进快 双速双挑 弹并,  把且音重在 放每一拍 第一的个音上面, 这样 又 强了加追赶 的切急场。 面

通 过 以上 的各 乐 曲处 种 理《 ,面十埋   伏》这 曲子首 演奏出会不了一样的新 代时 的战 争场。面  《 面埋伏十 》是 们我 华民族音中乐瑰  宝的 ,也是琶琵曲中 具最代表性有古 曲的,  过通对 《十埋面 伏》演奏方法的 析探研究 , 本 对人《 面埋伏 》有了十进一更的步解 了作。  一名为琶学者琵 , 人认本为待乐 对曲不能只  单单是 留在停曲 乐子谱 表面的, 是而应该  多多更深体刻会 了解 曲予隋感与 涵 。内要通过 t   不断 地践实练习 再,合对结曲乐感情 涵内  深的体刻 , 会 才加能强对琶曲 琵 十面《伏 埋 》 更高水 平 的奏演 力 能 。

度上

变化 的, 并 且最限大度 利用了手的关 指 的屈节伸功 能 这,使样音在乐音响面具方有 特 的张力和兴别感 奋。

《 面十伏 》埋的音乐艺术特点, 在曲全 整 的体术效果艺中 , 情感处理演在奏中起 也到 至关重要作的 用 首先在 。子开曲始的地方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