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奇百怪的动物

千奇百怪的动物

【范文精选】千奇百怪的动物

【范文大全】千奇百怪的动物

【专家解析】千奇百怪的动物

【优秀范文】千奇百怪的动物

范文一:动物的脚千奇百怪

在亿万年的自然进化过程中,动物的脚已演变成为重要的生存工具,为了适应环境,各种动物的脚产生了千差万别的形态。除了行动这个主要功能外,你能够想象到的各种功能,在不同动物的脚上几乎都能找到。有些动物的脚甚至具有嗅觉和味觉的功能,简直令人不可思议。下面,请看动物们的自述吧。   猫:我长着两双多功能的脚。每当老鼠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时,我就会无声无息地迅猛出击,脚上厚厚的肉垫和锋利的爪子是我的制胜法宝。当我从高处跳下时,厚厚的肉垫能起到避震和稳定的作用。梳洗打扮时,我的脚又成了天然的毛巾和梳子。   蜘蛛:谁要是被我的蛛网粘住,一般部是有来无回,而我自己却能在网上行走自如。想知道其中的奥秘吗?告诉你吧,那是因为我的脚能分泌光滑的油脂,使我不会作“丝”自缚。   驯鹿:我来自遥远、寒冷的北极地区。我的脚蹄宽大厚实,在雪地中行走或奔跑,不易沉陷,也不易滑倒。   眼镜猴:当我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时,就像子弹射击一样快。我脚上有两块脚骨,细长细长的,跳跃时能发挥弹簧一样的作用,把我弹到想去的地方。   树蛙:我喜欢待在树上,我的每个脚趾尖上都长有吸盘,使我能在滑溜溜的枝叶间“飞檐走壁”,还能在玻璃上自由攀爬。我可是蛙类中公认的“蜘蛛侠”哟。   鬣(lie)羚:作为一个响当当的“轻功高手”,我常年出没在山岳悬崖之间。我的两个脚蹄紧靠在一起,前端窄而尖,后端宽而阔,蹄中央柔软的筋蹼像吸盘一样,确保我能稳稳地站立和跳跃。我的脚底神经特别灵敏,能把脚下接收到的信息迅速传给大脑,以便调节重心平衡身体。   猎豹:我是动物界公认的短跑冠军,如果跟人类中跑得最快的博尔特比赛100米短跑的话,他跑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到终点了。我脚上的爪子直接露在外面,奔跑时能有力地抓地,并借力蹬踏,比人类运动员穿的钉鞋好使多了。   变色龙:我通常生活在树上,脚的前后趾分为两组,用来抓握树枝和在树上攀爬。不过,我的脚在平地上站不稳,走路的样子有点摇晃。   金雕:我的脚是抓取猎物的利器。4只弯曲而锋利的爪子一旦“扎”进猎物的身体,猎物便丝毫动弹不得。我的脚后跟和脚趾之间还覆盖着一层短而密的羽毛,像人类穿的毛袜,可以保暧,使我不怕严寒。   儒艮(也叫人鱼):我胆子很小,喜欢在安静的水中生活。我的脚是扁平的鳍状。我外表看着笨拙,但因为脚上面有拇趾、小趾、关节,所以手脚灵活,抓取东西或搔痒都不必求人。   苍蝇:一般情况下,我都把人类对我的厌恶看作是妒忌,你看啊,我不但会飞,还可以依赖脚底的吸盘倒悬在天花板上,而且我的脚上还有味觉器官,遇见食物的时候就用脚先尝尝味道,然后再用嘴吃。甭管恶不恶心,反正这些超能力你们人类怎么都学不来!   蓝脚鲣(jian)鸟:别看我走路的样子呆呆的,我其实是在炫耀自己的脚呢。我们蓝脚鲣鸟是通过跳舞和炫耀自己的脚来求爱的,而且,在孵蛋的时候,我们还会用脚来给蛋保温。   相信在今后的漫长岁月里,人类会看到动物身体器官更奇异的变化,因为这个世界无奇不有。

在亿万年的自然进化过程中,动物的脚已演变成为重要的生存工具,为了适应环境,各种动物的脚产生了千差万别的形态。除了行动这个主要功能外,你能够想象到的各种功能,在不同动物的脚上几乎都能找到。有些动物的脚甚至具有嗅觉和味觉的功能,简直令人不可思议。下面,请看动物们的自述吧。   猫:我长着两双多功能的脚。每当老鼠出现在我的视野里时,我就会无声无息地迅猛出击,脚上厚厚的肉垫和锋利的爪子是我的制胜法宝。当我从高处跳下时,厚厚的肉垫能起到避震和稳定的作用。梳洗打扮时,我的脚又成了天然的毛巾和梳子。   蜘蛛:谁要是被我的蛛网粘住,一般部是有来无回,而我自己却能在网上行走自如。想知道其中的奥秘吗?告诉你吧,那是因为我的脚能分泌光滑的油脂,使我不会作“丝”自缚。   驯鹿:我来自遥远、寒冷的北极地区。我的脚蹄宽大厚实,在雪地中行走或奔跑,不易沉陷,也不易滑倒。   眼镜猴:当我从一棵树上跳到另一棵树上时,就像子弹射击一样快。我脚上有两块脚骨,细长细长的,跳跃时能发挥弹簧一样的作用,把我弹到想去的地方。   树蛙:我喜欢待在树上,我的每个脚趾尖上都长有吸盘,使我能在滑溜溜的枝叶间“飞檐走壁”,还能在玻璃上自由攀爬。我可是蛙类中公认的“蜘蛛侠”哟。   鬣(lie)羚:作为一个响当当的“轻功高手”,我常年出没在山岳悬崖之间。我的两个脚蹄紧靠在一起,前端窄而尖,后端宽而阔,蹄中央柔软的筋蹼像吸盘一样,确保我能稳稳地站立和跳跃。我的脚底神经特别灵敏,能把脚下接收到的信息迅速传给大脑,以便调节重心平衡身体。   猎豹:我是动物界公认的短跑冠军,如果跟人类中跑得最快的博尔特比赛100米短跑的话,他跑到一半的时候我已经到终点了。我脚上的爪子直接露在外面,奔跑时能有力地抓地,并借力蹬踏,比人类运动员穿的钉鞋好使多了。   变色龙:我通常生活在树上,脚的前后趾分为两组,用来抓握树枝和在树上攀爬。不过,我的脚在平地上站不稳,走路的样子有点摇晃。   金雕:我的脚是抓取猎物的利器。4只弯曲而锋利的爪子一旦“扎”进猎物的身体,猎物便丝毫动弹不得。我的脚后跟和脚趾之间还覆盖着一层短而密的羽毛,像人类穿的毛袜,可以保暧,使我不怕严寒。   儒艮(也叫人鱼):我胆子很小,喜欢在安静的水中生活。我的脚是扁平的鳍状。我外表看着笨拙,但因为脚上面有拇趾、小趾、关节,所以手脚灵活,抓取东西或搔痒都不必求人。   苍蝇:一般情况下,我都把人类对我的厌恶看作是妒忌,你看啊,我不但会飞,还可以依赖脚底的吸盘倒悬在天花板上,而且我的脚上还有味觉器官,遇见食物的时候就用脚先尝尝味道,然后再用嘴吃。甭管恶不恶心,反正这些超能力你们人类怎么都学不来!   蓝脚鲣(jian)鸟:别看我走路的样子呆呆的,我其实是在炫耀自己的脚呢。我们蓝脚鲣鸟是通过跳舞和炫耀自己的脚来求爱的,而且,在孵蛋的时候,我们还会用脚来给蛋保温。   相信在今后的漫长岁月里,人类会看到动物身体器官更奇异的变化,因为这个世界无奇不有。

范文二:千奇百怪的动物

千奇百怪的动物,有着各自不同的睡姿。有的睡姿很难令人想象,有的睡姿甚至令人惊诧。家马有站着睡觉的本领,而野马的睡觉方式则比家马更高一筹,它能边走边睡,却从不失足。 生活在不同地区的大象,也有着不同的睡姿。非洲象站着睡觉,如果躺下休息,则说明身体出了毛病。而印度象则是伸着腿侧睡,如果它也站着睡,就是身体哪个部位出了问题。 长颈鹿入睡前先将两条前腿跪下,两条后腿向前一蹦,屁股顺势往地上一坐,开始酣睡。而它那长长的脖颈,则高高地直指天空,睡姿极为雅观。 猴子总在树上睡觉,入睡时把头藏在两腿之间,两臂紧抱树干,蜷伏成球状,外表缩成圆团呈木锥形,与树干混为一体,起到隐身保护作用。 野山羊胆虽小却很聪明,为使自己睡得安稳,便跑到土拨鼠那里去睡。因为土拨鼠一发现情况便警觉地叫起来,野山羊闻之便逃之天天。 睡鼠是冬眠动物中最有名的“瞌睡虫”,它一睡就是6个月,不吃不喝,呼吸相当微弱,身体几乎僵硬,被当球踢也浑然不知,但当醒来时,立刻变得活蹦乱跳。 獾的冬眠十分有趣,冬眠时把嘴对着肛门,拉了吃,吃了拉,自然循环,维持生命。 白头翁睡觉时一只脚站着,另一只脚蜷缩着,并把嘴角夹在翼下。

骆驼:四肢弯曲跪着 麻雀:站着 鱼:游着 蝙蝠:吊着 猫:各种姿势 尺蠖:吊着 老鼠:趴着 大象 站着 马,站着 198 猫侧卧、仰卧、趴着、蜷成一个团;马站着;蝙蝠倒挂;狗熊坐着;乌龟蜗牛头脚缩在壳里;鱼浮在水里。 各种动物睡觉的姿势有哪些? 比如:马是站着睡觉 蝙蝠是倒挂在树上睡觉

叶至善先生(其父亲就是著名的文学家叶圣陶先生)对这本书爱不释手,忍不住效仿孙幼军的风格,写下了这样的内容简介:

有一个小朋友,名字叫苹苹。苹苹得到了一个小布娃娃,名字叫“小布头”。

小布娃娃干嘛要叫“小布头”呢?

这……你看了就知道啦!

“小布头”想做一个勇敢的孩子,有一回,他从酱油瓶上跳下来……

干嘛要从酱油瓶上跳下来呢?

这……你看了也会知道的。

“小布头”从酱油瓶上跳下来,碰翻了苹苹的饭碗,把米饭粒撒了一地。苹苹可生气啦,她批评“小布头”不爱惜粮食。

“小布头”也生气啦,他不接受苹苹的批评,从苹苹那儿逃了出来。 以后,“小布头”遇到了许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认识了许多新朋友,听它们讲了许多很有意思的故事。

这些事情,这些故事,书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你快自己看吧!

“小布头”后来怎么样了呢?

后来,“小布头”懂得了为什么要爱惜粮食的道理。他变成了一个真正勇敢的小布娃娃。当然喽,他又回到了苹苹的身边。

这段内容简介,不但清晰地交代了故事的主要内容和主旨,而且惟妙惟肖地模仿了孙幼军在整部童话中所使用的语言风格。

图书《假话国历险记》,作者为意大利的姜尼·罗大里,这部童话作品创作于1958年,原名是《小茉莉游说谎国》。 在《假话国历险记》中,作者通过自己笔下的主人公小茉莉的历险,为我们虚构了一个是非颠倒,真假莫辨的国家———假话国。(故事梗概)

一个海盗当上了一个国家的国王,因为嫌海盗的名声难听,就想出了个办法,把字典全部改过:海盗变成了圣人,圣人变成了海盗;面包叫墨水,墨水叫面包;早晨起床说“晚安”,睡前道“你早”„„这个国家只准讲假话,讲真话要坐牢,老百姓给弄得晕头转向,于是发生了各种奇怪的事情。

《丁丁历险记:独角兽的秘密》是《海盗失宝》的姐妹篇前篇。讲述的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年轻记者丁丁和他忠心无比的狗狗白雪,在集市中无意看到独角兽号的模型。丁丁在古老的日记本中了解了这艘船的来历与意义,发现了这艘船藏有着一个惊爆的秘密,于是丁丁受到这个流传几世纪的秘密吸引,踏上寻找独角兽号的路途。在寻找独角兽号的中途引起残暴恶棍萨卡林的注意并被萨哈林绑架,因为萨卡林相信丁丁偷了跟红色拉克姆有关的无价宝藏。丁丁在萨卡林的船上无意遇见阿道克船长,他们两个决定去寻找船后的“红色克拉姆宝藏”。之后丁丁的探险之旅充满了重重困难,不过在狗狗白雪、坏脾气的航海家阿道克船长及笨手笨脚的侦探搭挡杜庞与杜邦的帮助,丁丁还是用自己坚强不屈的意志与永不退缩的精神克服了它们,最后抢到了纸条,知道了宝藏的位置,成功找到了宝藏。[1]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经典动画)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由诸多微小而有趣的故事组成,适合儿童观看的动画片。动画片主角大头儿子,小头爸爸爸和围裙妈妈组成的一个平凡的三口之家,他们是中国现代家庭教育典型的缩影。这是一个普通而又平凡的家庭,大头儿子在快乐中渐渐成长。2013年11月28日《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在央视少儿频道《银河剧场》播出。 [1]

范文三:千奇百怪的动物“自疗”

有些动物会用野生植物来给自己治病。   春天来了,当美洲大黑熊刚从冬眠中醒来的时候,身体总是不舒服,精神也不好,它就去找点有通便作用的果实吃。这样便能把长期堵在直肠里的硬粪块排泄出去。   在北美洲南部,有一种野生的吐绶鸡,也叫火鸡。当大雨淋湿了小吐绶鸡的时候,它们的父母会逼着它们吞下一种苦味草药――安息香树叶,来预防感冒。中医告诉我们,安息香树叶是解热镇痛的,小吐绶鸡吃了它,当然就没事啦。   热带森林中的猴子,如果得了疟疾,它就会去啃金鸡纳树的树皮。这种树皮中所含的奎宁,是治疗疟疾的良药。   贪吃的野猫到处流浪,它如果吃了有毒的东西,又吐又泻,就会急急忙忙去寻找藜芦草。这种苦味有毒的草含有生物碱,吃了以后引起呕吐,野猫的病也就慢慢好了。   在美洲,有人捉到了一只长臂猿,发现其腰上有一个大疙瘩,还以为它长了什么肿瘤呢。仔细一看,才发现长臂猿受了伤,那个大疙瘩,是它自己敷的一堆嚼过的香树叶子。这是印第安人治伤的草药,长臂猿也知道它的疗效。   有一个探险家在森林里发现,一只野象受伤了,它就在岩石上来回磨蹭,直到伤口盖上一层厚厚的灰土和细砂,像是涂了一层药。有些得病的大象找不到治病的野生植物,就吞下几千克的泥灰石。原来这种泥灰石中含氧化镁、钠、硅酸盐等矿物质,有治病的作用。   在乌兹别克,猎人们常常遇到一种怪事:受了伤的野兽总是朝一个山洞跑。有一个猎人决定弄个水落石出。有一天,一只受伤的黄羊朝山洞方向跑去,猎人就跟踪观察,只见那只黄羊跑到峭壁跟前,把受伤的身子紧紧贴在上面。没过多久,这只流血过多、十分虚弱的黄羊,很快恢复了体力,离开峭壁。猎人在峭壁上发现了一种黏稠的液体,像是黑色的野蜂蜜,当地人管它叫“山泪”,野兽就是用它来治疗自己的伤口的。科学家们对“山泪”进行了研究,发现里面含有30种微量元素,可以使伤口愈合,使折断的骨头复原。用它来治疗骨折,比一般的治疗方法快得多。在我国的新疆、西藏等地区,也发现了多处“山泪”的蕴藏地。   湿敷是医学上的一种消炎方法,猩猩也知道用它来治病。猩猩得了牙髓炎以后,就把湿泥涂到脸上或嘴里,等消了炎,再把病牙拔掉。   美洲熊有个习惯,一到老年,就喜欢跑到含有硫磺的温泉里洗澡,往里面一泡,好像是在治疗它的老年性关节炎;獾妈妈也常把小獾带到温泉中沐浴,一直到把小獾身上的疮治好为止。   野牛如果长了皮肤癣,就长途跋涉来到一个湖边,在泥浆里泡上一阵,然后爬上岸,把泥浆晾干,洗过几次泥浆浴以后,它的癣就治好了。   更让人惊奇的是,动物自己还会做截肢手术。   1961年,日本一家动物园里的一头小雄豹左“胳膊”被一头大豹咬伤,骨头也折了。兽医给它做了骨折部位的复位,上了石膏绷带。没想到,手术后的第二天,小豹就把石膏绷带咬碎,把受伤的“胳膊”从关节的地方咬断了。鲜血马上流了出来,小豹接着又用舌头舔伤口,不一会儿,血就凝固了。截肢以后,伤口渐渐地长好了,小豹给自己做了一次成功的“外科截肢手术”。   山鹬腿断后,会忍着剧痛走到小河边,用它的尖嘴啄些河泥抹在断腿上,再找些柔软的草混在河泥里,敷在断腿上。像外科医生实施“石膏固定法”一样,把断腿固定好以后,山鹬又安然地飞走了。   除此以外,不少动物还能给自己做“复位治疗”。   黑熊的肚子被对手抓破了,内脏漏了出来,它能把内脏塞进去,然后再躲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疗养”几天,等待伤口愈合。   如果青蛙被石块击伤了,内脏从口腔里露了出来,它就呆在原地不动,慢慢吞进内脏,三天以后身体就复原,能跳到池塘里捉虫了。   动物自我医疗的本领,引起了科学家很大的兴趣。它们是怎么知道这些疗法的呢?现在还没有一个圆满的解释。   李贺林//摘自《年轻人》2010年第6期/

范文四:千奇百怪动物梦

■说梦人 女性,(32岁,某公司副经理)   我最近因为和合伙人在有关投资项目方面意见不和,几乎达到了分道扬镳的地步,我认为他欺骗了我,为此情绪低落,寝食不安,晚上入睡时就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我梦到了大海,大海里面有很多的鱼……奇怪的是,我是和一个朋友一块儿去的,我梦见她对着大海大声地喊叫着一个人的名字,那名字好象就是我的合伙人……后来就来了很多的鱼,大多数是鲸鱼,摇头摆尾的样子,我朋友对那些鲸鱼说:“我借了海龙王许多的钱,现在要还给他……这些鲸鱼似乎很明白的样子……后来她就跟那些鲸鱼进入到深海里还钱去了……忽然一个很大的浪头打过来,我感到害怕,突然就醒了过来。      ■分析师:从表面看这个梦境,似乎有点东西方童话相互结合的色彩,大海边的呼喊,往往可以使我们想到《渔夫和金鱼》的童话,海龙王又使我们联想到《张羽煮海》、《柳毅传书》之类的中国神话故事中龙王的形象等。所以从总体上看,该梦境显示出梦者在人格方面具有幼稚化的一面,犹如儿童或青少年那样,喜欢幻想,尤其在遇到心理挫折的时候,希望通过幻想来摆脱内心的不平衡。   这个梦境首先出现的是大海,大海属于水,从梦分析中的象征法分析来看,水普遍被看作是感情和女性的象征,它是充满神秘气质的物质,水可以代表洁净,它能够祛除日常生活中的各种污秽,水还具有原生质的意义,从生物进化论的角度看,水是生命的起源,水与人类有不解之缘,人也是在水中生长发育的,当你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周围充满着水(羊水),所以人类与水具有巨大的亲和力;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看,梦中出现水的话,往往象征着梦者的退行,为了抵御伤害而回到母亲的肚子里,这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在梦中出现大海,说明梦者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逃避心理,梦中的朋友常常是在强调梦者某部分的性格,一般来说,梦者在梦中梦见自己的朋友,往往提示着减轻了精神上寻找的负担。这个朋友可以是梦者的支持者,提示目前在现实生活中所遇到的困难和挫折,需要获得朋友或亲人的支持和帮助,另外一方面,这朋友也可以暗喻着梦者本人的另外一方面,潜意识中还要找那个合作伙伴算账。   梦中出现鲸鱼,鲸鱼是水生的哺乳动物,可以说是海洋中的“巨无霸”,它有巨大的食量,可以吞下很多东西,在童话和神话故事中,它甚至把巨大的轮船都吞入腹中,在现实生活中,人们把那些贪得无厌,不择手段地夺取别人财产的行为称为“鲸吞”,所以这个梦境也暗喻着梦者可能在财产方面受到合作伙伴的伤害(据梦者自己介绍,她与合作伙伴之间的矛盾,就是对方暗中侵吞了她的股份)。但是鲸鱼的另外一个象征意义是,在西方的宗教、文化中,鲸鱼还代表着复活和重生的力量。所以提示着梦者还有希望挽回自己的损失,“这些鲸鱼似乎很明白的样子”。梦中“我看到我的朋友对那些鲸鱼说,我借了海龙王许多的钱”是一种反向的表达,梦中借别人很多钱,在现实生活中是别人借梦者很多的钱没有归还。梦中还有“跟那些鲸鱼进入到深海里还钱去了”,在梦分析的实践中,深水往往象征着潜意识,梦到潜入水中,表达了梦者恢复力量及回归源泉的愿望。梦的结尾出现鲸鱼和深入水中,有两个方面显示出复活和重生的力量、恢复力量及回归源泉的愿望,说明梦者与其合作伙伴之间的矛盾、冲突还有转机,没有必要为此而耿耿于怀,应该改变策略。   很高兴,在分析师的提示和帮助下,梦者最后挽回了经济损失。

范文五:千奇百怪动物眼

午 卉 百 怪动 物

口李 津军/ 文  动 物 的 眼 睛 有 着 令 人 难 以置 信 的 无 穷奥 妙 。 某 种 意 义  从 上 说 , 物 的 眼 睛 常 常 极 好 地 反 映 了 它 们 的 生 活 习性 。 它 们  动 在 结 构和机 能 上 的差别 , 谓 千奇百 怪 。 可

你 有 限 一 双  我 有 目无 数

动 物 眼 睛 的 数 量 差 距 颇 大 。 在 澳 大 利 亚 生 长 的 一 种 蜥  蜴 , 上 长 有 3只 眼 睛 。 南 美 洲 的 江 河 中 , 一 种 戴 双 焦 点  头 有 “ 镜 ” 鱼 , 称 四 眼 鱼 。 尽 管 从 外 表 看 去 , 眼 鱼 只 有 两  眼 的 人 四 只 眼睛 , 每 只 眼 睛却 有 两个 瞳 孔。 当它贴 着水 面 游动 时 , 但   不 仅 能 够 看 清 水 里 的 物 体 , 时 还 能 看 到 水 面 上 空 的 目标 。 同   蜘 蛛 的 种 类 不 同 , 睛 的 多 寡 也 不 一 。 南 美 洲 有 一 种 猛  眼 蛛 , 部 有 6只 眼 睛 , 斜 十 字 形 排 列 。 普 通 蜘 蛛 有 8只 眼  头 成

睛, 长在 头部 前 方 的一对 又 大 又亮 , 部两 侧 的 6只 起 配合  头

作 用 。 8只 眼 睛 需 要 同 时 活 动 , 能 互 相 配 合 , 3 0 的  这 才 在 6。

眼力胜 过人

越 黑 越 灵便

在 动物 中 , 要数 鹰 的眼 睛看得最 远 了。 人 的眼睛 通 常可

而 空 间里 准确 地察 看 物体 。还 有一 种 圆蜘 蛛 , 然 长 了 1 竟   2只  以 看 到 6千 米 远 ; 鹰 的 视 力 要 超 出 人 的 八 九 倍 。鹰 属 于 昼  视 动 物 , 观 察 物 体 的 敏 锐 程 度 在 鸟 类 中 名 列 前 茅 。 鹰 的 眼  它 眼 睛 , 前 长 着 8只 , 侧 各 长 2只 。它 不 论 横 行 直 走 , 能  胸 两 都

眼 观六 路。

部 有 两 个 中 央 凹 面 , 视 觉 细 胞 密 度 达 到 每 平 方 毫 米 1 0万  O

0 0米 以 上 的 高 空 俯 视 地 面 , 能 够 准 确 地   都 有些 动 物还 有复 杂 的复 眼。 苍蝇 的两 只 大眼 由 3 0   个左 右 。 它在 3 0 0 0~ 从 许 许 多 多 的 景 物 中 辨 认 出 田 鼠那 样 的 小 动 物 。   40 0 0只 小 眼 组 成 。 突 眼 蝇 的 复 眼 长 在 头 顶 两 根 突 出 的 长 柄  猫 头鹰 白天常 常是 睁一只 眼 闭一只 眼 , 眼前 的 一切都  对 顶 端 , 的 长 度 竟 有 身 长 的 15倍 , 上 去 如 同 两 根 火 柴 棒 , 柄 . 看   但 转 动 自如 , 野 开 阔 , 觉 灵 敏 。 视 视

熟 视无 睹 , 而在 夜 间暗 弱的 光线 下 飞行 , 能看 到地 面 上 活  却

足  蜜 蜂 的 头 上 有 一 对 复 眼 , 每 只 复 眼 由 6 0 个 小 眼 组  动 的 老 鼠 。 壁 虎 也 喜 欢 在 夜 间 活 动 , 它 的 眼 睛 十 分 敏 锐 , 30 以在 微 弱 的光 亮 下 ,

清 虫 子 的 一 切 活 动 。 看   成 。这 些 小 眼对偏 振 光 很敏 感 , 着 特 殊 的定 向 功能 , 够  有 能 测 出 天 空 中 不 同 亮 度 的 各 个 地 段 。 即 使 是 乌 云 蔽 日 , 能 根  也 猫 之 所 以 能 够 成 为 捕 捉 老 鼠 的 能 手 , 益 于 一 双 奇 特 的  得 早  据 太 阳 的方位 变 化 , 进行 时 间校 正 。 因此 , 蜜蜂 外 出采 蜜 和  夜 光 眼 。 猫 眼 的 瞳 孔 可 以 随 着 光 线 的 强 弱 放 大 或 者 缩 小 , 晚 像 枣 核 , 午 眯 成 线 , 里 像 满 月 。 如 同 虎 、 等 猫 科 动  中 夜 豹 回巢 , 来 不会迷 失 方向 。 从   猫 构 双 , 动 物 中 眼 睛 最 多 的 非 蜻 蜓 莫 属 , 除 了 头 上 的 3 只 单 眼  物 , 的 双 眼 视 野 有 一 部 分 相 互 重 叠 , 成 “ 眼 视 野 区 ”  即 猫 外 , 有 29万 多 只 小 眼 。 但 蜻 蜒 的 视 力 并 不 随 眼 睛 的 增 多  因 此 有 很 好 的 立 体 视 觉 , 使 在 黑 暗 的 夜 间 , 也 能 敏 锐 地   还 . 看 清 老鼠 的行动 。   而 增 强 。 因 为 复 眼 中 的 每 个 小 眼 都 可 以 说 是 独 立 的 , 到 的  看 只 是 整 体 形 象 中 的 一 小 部 分 , 有 的 小 眼 把 从 强 度 不 同 的 刺  所

这 些喜欢在夜 间活动 的动物 ,它们 的一双 眼睛在微 弱 的

激 中得到 的 图像合 在一 起 , 就成 为 一幅整 体结 构像 马赛 克一  光 线 中 ,一 般 都 能 放 射 出 两 道 绿 色 的 光 ,使 别 的 动 物 望 而 生  样 的粗 粒 图像 。所 以复 眼 多的 昆虫看 起东西 未 , 总是有 些模  畏 。 这 是 由于 这 些 动 物 的 眼 睛 视 网 膜 后 部 有 一 层 可 以 反 光 的

糊不清。

特殊薄膜 , 够把进 入眼部 未被视 网膜吸 收的光线 反射 回去。 能

或 许 有 人 会 问 , 然 昆 虫 视 物 模 糊 不 清 , 么 为 什 么 蜻  既 那 蜒 能 在 空 中敏 捷 地 捕 食 , 厌 的 蚊 子 和 苍 蝇 又 能 那 么 轻 易 地  讨

分 工 挺 明确  个 顶 个 的 事

鱼 蛭 的 眼 睛 长 在 尾 巴 上 ; 星 的 5只 眼 晴 分 别 生 长 在 5 海

躲过 拍打 呢? 虽然 昆虫 的视 力很 差 , 即使 视 力最 强的 蜜蜂 也  只腕 的顶 端 ; 目鱼 的两 只 眼 睛生 在 身体 同一 侧 , 另一 侧  比 而

只 有 人 类 的 八 十 分 之 一 , 是 昆 虫 复 眼 有 一 大 特 长 , 对 移  没 有 视 觉 。 有 一 种 蜗 牛 , 只 眼 生 在 头 上 , 一 只 眼 则 在 背  但 即 一 另 动 着 的 物 体 非 常 敏 感 。 当 一 个 物 体 突 然 出 现 时 , 人 眼 需 要  部 ; 石龙子 的一对 眼 睛 , 一只 眼 睛 负责 看前 方、 方 , 一 只  上 另 00 .5秒 才 能 看 清 轮 廓 , 而

蜜 蜂 只 要 OO .1秒 就 可 以 做 出 反  眼 睛 负 责 看 后 方 、 方 , 是 前 后 兼 顾 , 察 四 方 。 下 真 观   应 , 种 对 移 动 物 体 的 反 应 能 力 , 帮 助 昆 虫 捕 食 和 躲 避 敌  这 可

害。

蜥 蜴 类动 物的一 只眼 睛可 上可 下 , 能左 能右 , 时前 时后 ,   探 测 着 捕 捉 猎 物 的最 佳 途 径 , 另 一 只 眼 睛 则 紧 紧 盯 住 目标  而 鱼类 眼 睛 的 晶状 体 都 是 球形 的 ,相 当于 一 个 “ 角镜  广

用 。 当 它 们 在 水 底 时 , 孔 处 于 放 大 状 态 ; 回 到 陆地 时 , 瞳 当 瞳

昆 虫 的 复 眼 一 般 长 在 头 的 上 方 , 且 曲 面 外 突 , 得 小  不 放 。 并 使   眼 可 以 接 收 到 来 自各 个 方 向 的 光 线 , 以 其 视 野 要 比 人 眼 开  所

我们人 类 的视 野却 只有 侣O 。 。   阔 , 些 昆虫 水平 视 野可 达 20 , 直 视野 可达 3 0 , 有 4。 垂 6 。 而  头 ” ,视野 特 别宽 阔。海 豹 、鳄 鱼和海 龟 的 眼睛可 以水 陆两

科 与 化 0年 3  学 文 22 第 巍 1

孔 则 收缩 , 力 相 当 好 。 眼

界 的 色 彩 非 常 单 调 。但 狗 眼 中 的 杆 状 细 胞 比 较 多 , 以  所

青蛙 的 两只 眼 睛长 在头 顶 部 , 它在水 中只要 两 只 眼睛  喑 的 环 境 下 它 的 视 力 出 奇 的 好 ,看 到 的 东 西 远 比 人 眼 { 也 露 出 水 面 , 可 以 看 清 水 面 的 动 静 。它 对 静 止 的 动 物 往 往 是  到 的 要 多 得 多 , 清 楚 得 多 。然 而 在 大 白天 光 线 明 亮 的  就 它 时 辨 视 而 不见 , 对 那些 正在 活动 的昆虫 却能 看得 清 清楚 楚 , 而 捕  下 , 却 不 能 欣 赏 多 彩 的 世 界 , 常 晕 头 转 向 , 别 事  静 捉 时绝 对百 发百 中。为什 么蛙 眼如 此敏锐 呢?原来 青蛙 的双  能 力 大 大 下 降 。 另 外 , 止 的 物 体 不 容 易 引 起 狗 的察 觉    眼 有 类 视 神 经 纤 维 组 织 , b 4张 感 光 胶 片 , 映 着 昆 虫 4 是 因 为 它 的 目 光 擅 长 捕 捉 动 态 的 事 物 , 甚 至 可 以 在 1=   2 I    ̄ ̄ 显     种 不 同 的图像 , 它把 这 4种 图像 叠 在一 起 , 得 到 了一个 立  以 外 看 到 一 只 手 的 动 作 。 就 飞 禽则 不然 ,除 了某 些过惯 夜 生 活 的鸟类 ( 如猫  体 图像 , 刻 就能 辨别 眼前 运动 的物体 。 立   蝙 蝠 是 个 睁 眼 瞎 , 在 飞 行 中 不 断 从 口 、 里 发 出 高 频  等 , 它 鼻 因为 其视 网膜 中 没有 锥 状细 胞 而 无 法辨 认颜 色 ) 以  雄 率 的超声 波 , 声 波遇 到 障碍 物 和猎 物后 反 射 回来 , 它 的  许 多 飞 禽 都 能 辨 认 色 彩 。试 想 , 乌 常

用 艳 丽 的 羽 毛 吸  超 被 如 那   耳 朵 所 接 收 。也 就 是 说 , 蝠 是 用 “ 朵 ” 代 替 眼 睛 的 。鲨  性 , 果 它 们 感 受 不 到 颜 色 , 雄 乌 还 有 什 么 魅 力 呢 ? 蝙 耳 来

鱼 则 是近视 眼 ,它用 嗅觉 灵敏 的鼻 子 ,对猎 物进 行 气 味追

当 然 , 类 并 不 能 识 别 所 有 的 颜 色 , 多 鸟 类 对 于  鸟 许

紫 无 法 辨 认 。鲣 乌 、 翠 乌 和 金 刚 鹦 鹉 的 羽 毛 杂 有 蓝 和  金 踪 ,“ 鼻子 ” 就代 替 了它 的眼睛 。   蚯 蚓 虽 然 没 有 眼 睛 , 它 并 不 是 瞎 子 , 身 体 上 的 感 光  种 颜 色 , 是 必 须 在 强 烈 的 光 线 下 , 们 的 同 伴 才 能 看  但 它 但 它

细胞 就起着 “ 眼睛 ” 的作 用 , 够准 确地 分 清哪 里是 光 明 , 能 哪

里是 黑暗 。

昆 虫 认 色 的 天 赋 也 不 尽 相 同 。 蜻 蜓 对 色 彩 的视 觉 {   锐 : 次 是蝴 蝶 和 飞 蛾 ; 蝇 和 蚊 子也 能 看清 颜 色 ; 其 苍 家  讨 厌 蓝 色 , 而 不愿 接 近蓝 色 的 门窗 、 花板 和 帐 幔 ; 因 天

感 色 能 力差  远 不 及 人 类

蓝 尤   虽 然 同 样 生 活 在 五 彩 缤 纷 的 天 地 间 ,但 动 物 的 感 色 能  能 够 辨 别 黄 、 和 黑 色 , 其 偏 爱 黑 色 。 蜜 蜂 翩 翩 来 去 于 万 紫 干 红 的 花 丛 中 ,按 理 说 应 该 {   力却 和人 的感 色能 力相差 甚远 , 不 能不说 是 个遗憾 。 这

实验 证 明 : 蜜蜂 竟是红 色盲 , 无论;   哺 乳 动 物 几 乎 都 是 色 盲 。西 班 牙 的 斗 牛 场 上 , 牛 士 用  彩 的鉴 赏 家 了。然 而 , 斗 色还是 黑 色 , 蜜蜂 的眼里都 是 一样 的 ; 能 区别青 、 在 它 黄  红 色 的斗 篷 向公 牛挑 战 ,人们 原 以 为是 如火 的 红 色激 怒 了

却 黄 绿 也   它 。 其 实 不 然 , 只 是 因 为 斗 篷 在 公 牛 眼 前 不 断 晃 动 , 它  3种 颜 色 , 把 橙 、 、 混 为 一 谈 , 分 不 出 蓝 与 紫 E 那 使 别 。 不 过 蜜 蜂 身 怀 绝 技 , 能 看 见 人 眼 看 不 到 的 紫 外 线  它 受 到 烦 扰 而 发 怒 的缘 故 。如 果 换 上 其 他 颜 色 的斗 篷 , 牛 的  斗 效果 根本没 有一 点 区别 。   能 ; 地 把 紫 外 线 和 各 种 深 浅 不 同 的 白 色 和 灰 色 区  隹确

之所 以常去 拜访 鲜艳 的山茶 花 、 罂  狗 、 、 、 等 也 都 过 着 平 淡 的 灰 色 生 活 , 个 世 界 在  来。 红 色盲 的蜜蜂 , 猫 羊 马 这 和 其 他 红 色 花 ,正 是 由 于 这 些 花 能 够 反 射 太 阳 光 中 的  它们 眼 中通 通变 为黑 、 、 。狗 眼 中 的世界 与 我们 人 类所  白 灰   看 到 的 有 很 大 不 同 。狗 眼 中 的视 锥 细 胞 很 少 ,

此 狗 眼 中世   线 的缘 故 。 因 ( 日升 摘 自《 旭 百科知 - /

在 秘 鲁 , 一群 “ 夫 ” 深 的舞 者 , 们 用 剪子作 乐 器 , 边舞 动 身体 , 有 功 颇 他 一

边 不停 地 用剪子 来伴 奏 , 能表 演赤脚 走 火堆等 “ 还 绝活 ”  。 秘 鲁 剪子 舞 者被称 作 当地 最懂 “ 夫” 功 的人 , 们跳 的 也是 世界 上 唯 一 用 他

剪子 作 乐 器的舞 蹈 。舞 者手 中的剪子 可 不是普 通 的剪 子 , 而是 由两 片剪 子形

状 的 金 属 制 成 , 片金 属 在 撞 击 时发 出 高低 不 同之 音 。最 初 , 子 舞 者 只做 些  两 剪

简单动作 , 随着伴 奏 节拍加 快 , 动作越 来越 复杂 , 不仅 上 下翻 飞 、 空倒地 , 腾 更  重要 的是 右手 的 剪子一 刻也 不能停 。这种 舞蹈 考验 了舞 者 的耐力和 身体 的协

调性 。

他 们 为何把 剪子 作 为舞蹈伴 奏 的 乐器?   秘 鲁 的一 大特 产 就是被 誉 为 “ 第斯 山脉 上走 动黄金 ” 的羊驼 。几 百年  安

蓉 . 螽 考  I I

来, 秘鲁 人 就是 用 剪子 剪 下 羊驼 毛 养 育子 子 孙孙 , 今 当地还 流行 着 羊驼 剪  如

毛 仪 式 。 剪 子 舞 正 是 反 映 了 当地 人 的 生 活 。   据 说 ,5世 纪 西 班 牙 殖 民 者 强 迫 印 加 人 改 信 天 主 教 , 到 当 地 人 的 反 抗 。 1 遭   当 时 印 加 人 以 废 旧 的 剪 羊 驼 毛 用 的 剪 子 作 为 武 器进 行 反 抗 。 西 班 牙 殖 民 者 在

镇压 反抗 的 同时 , 剪子舞 者也 没有 放过 。受迫 害的剪子 舞者从 此 隐藏 民 间 , 对

过 着漂 泊的 生活 , 子舞也 几近 失传 。 剪   剪 子 舞 的 保 护 要 归 功 于 秘 鲁 著 名 作 家 、 人 类 学 家 和 民 族 学 家 何 塞 ・ 格  阿

达斯 的推 广与普 及 。 由于他 的发 掘 与整理 ,这一 传统 文化 得 到社 会 的重 视 。

2 1 年 , 合 国教科 文组 织将 剪子 舞列入 人 类非物 质文 化遗 产名 录。 0{ 联 )

为 了让人 们重 新认 识 剪子舞 , 鲁各 地还 举 办剪 子舞 节 、 秘 剪子 舞 大赛 等 。

在 剪子 舞 的“ 比舞 大赛 ” , 自不 同城 镇 的选 手都 要 进行 对 舞 , 上 来 坚持 时 间最  长 的 那个人就 是胜 者 。 最厉 害 的剪子 舞者 能连 续跳上 两 三个 小时 。 绝的是 , 更

剪 子舞 者 个个 身怀 绝技 , 了跳 剪子舞 , 能表 演诸 如吃 玻 璃 、 除 还 赤脚 走 火堆 及  身体 穿金 属 线等 高难度技 艺 , 来表 现 自身不畏艰 难的 勇 气和力 量。 用

sI C A D U U} CN l N  L R E   CT

范文六:千奇百怪的动物自疗

自然 密 码

Q I EN G UA I W SH I

自然 界 里 的 野 生 动 物 得 了 病 、   受 了 伤 ,谁 给 它 们 治 疗 呢 ? 不要 担

野 象 受 伤 了 ,只 见 它在 岩 石上 来 回  磨 蹭 ,直 到 伤 口盖 上 一 层 厚 厚 的灰  土 和 细 砂 , 是 涂 了一 层 药 。 些得  像 有

究 , 现里面 含有 3 发 0种 微 量 元 素 。   原 来 这 是 一 种 含 多种 微 量 元 素 的 山   岩 , 受到 阳光 强 烈 照射 而 产 生 出 来  的物 质 , 以 使 伤 口愈 合 , 折 断 的  可 使 骨头 复原 。 它来 治 疗 骨 折 , 用 比一 般

心 ,动 物 们 有 自 己为 自 己治 病 的 本

领。

病 的 大 象 找 不 到 治 病 的野 生 植 物 ,   就吞下几千克的泥灰石。 来 , 原 这种  泥 灰 石 中含 氧 化 镁 、 、 酸 盐 等矿  钠 硅 物 质 , 治 病 的作 用 。 有   在 乌 兹 别 克 ,猎 人 们 常 常 遇 到

有些动物会用野生植物来给 自

己治 病 。 天 来 了 , 美 洲 大 黑 熊 刚  春 当 从 冬 眠 中醒 来 的时 候 ,身 体 总 是 不  舒 服 , 神 也 不 好 , 就 去 找 点 儿 有  精 它 缓 泻 作 用 的 果 实 吃 。 样 一 来 , 把  这 便

长 期 堵 在 直 肠 里 的 硬 粪 块 排 泄 出

的治 疗 方 法快 得 多 。 我 国 的 新疆 、 在   西藏等地 区 , 发现 了多 处“ 泪 ” 也 山   的蕴 藏 地 。

温 敷 是 医 学 上 的 一 种 消 炎 方  法 , 猩 也 知 道 用 它 来 治 病 。 猩 得  猩 猩

种怪 事 儿 :受 了伤 的野 兽 总是 朝  个 山 洞 跑 。 有 一 个 猎 人 决 定 弄 个

去 。 从 此 以后 , 熊 的 精 神 振 奋 了 , 黑   体 质 也 恢 复 了常 态 ,开 始 了 冬 眠 以

水 落 石 出。 一 天 , 只 受 伤 的 黄 羊  有 一 朝 山洞 方 向跑 去 ,猎 人 就 跟 踪 到 隐

蔽 的地 方观 察 ,只 见 那 只 黄 羊 跑 到

了 牙髓 炎 以后 ,就 把湿 泥 涂 到 脸 上

或嘴里 , 消了炎 , 把病牙 拔掉 , 等 再

你看, 猩还是牙医呢 ! 猩   温泉 浴 是 一种 物 理 疗 法 。 有 趣

后 的新 生 活 。

在 北 美 洲 南 部 ,有 一 种 野 生 的

峭 壁 跟 前 ,把 受 伤 的身 子 紧 紧贴 在  上 面 。 没 过 多久 , 这只 流 血 过 多 、 十  分 虚 弱 的黄 羊 , 快恢 复 了体 力 , 很 离

开峭壁 , 向陡峭的山崖。 奔 猎人 在 峭

吐绶鸡 , 叫火鸡, 也 它长 着 一 副稀 奇

古 怪 的脸 , 们 又 管 它 叫 “ 面 鸟 ”  人 七 。 别 看 它们 的样 子 t 圣,可 会 给 自 己 的

孩 子 治 病 。 当 大雨 淋 湿 了 小 吐 绶 鸡  的时 候 。 它们 的 父 母会 逼 着 它 们 吞

的是 , 和 獾 也

会 用 这 种 方法 治 病 。 熊

美 洲 熊 有 个 习惯 。 到 老 年 , 喜 欢  一 就

跑 到 含 有 硫磺 的 温 泉里 洗 澡 ,往 里  面 一 泡 ,好 像 是在 治疗 它 的 老 年 性  关 节 炎 。 獾妈 妈 也 常 把 小 獾 带 到 温  泉 中 沐 浴 , 直 到 把 小獾 身 上 的 疮 治

好为止。

壁 上 发 现 了一 种 黏 稠 的液 体 ,像 是

黑 色 的 野 蜂 蜜 , 当地 人 管 它 叫 “ 山  泪 ”野 兽 就 是 用 它 来 治疗 自 己的 伤  。 口 的。 科 学 家们 对 “ 泪 ” 行 了 研  山 进

下 一 种 苦 味 草 药— — 安 息 香 树 叶 ,   来 预 防感 冒。 医告 诉 我 们 , 息 香  中 安 树 叶 是 解 热 镇 痛 的 ,小 吐 绶 鸡 吃 了   它, 然就没事儿啦。 当   热 带森 林 中 的猴 子 ,如 果 出现  了怕 冷 、 战 栗 的症 状 , 就 是 得 了疟

疾 , 就 会 去 啃 金 鸡 纳 树 的树 皮 。   它 因

为 这种 树 皮 中 所含 的奎 宁 ,是 治 疗  疟疾 的良药。   贪 吃 的 野 猫 到 处 流 浪 , 它如 果  吃 了 有 毒 的 东 西 , 吐又 泻 , 会 急  又 就 急忙 忙 去 寻 找藜 芦 草 。 这 种 味 苦 有  毒 的 草含 有 生 物碱 ,吃 了以 后 引起  呕 吐 , 猫 的病 也 就 慢 慢 儿地 好 了 。 野   你 看 , 猫 还 知 道 “ 毒 攻 毒 ” 治  野 以 的 疗方法呢。   在 美 洲 ,有 人 捉 到 了一 只 长 臂  猿 , 现 其 腰 上 有一 个 大 疙 瘩 , 以  发 还

为 它 长 了什 么 肿 瘤 呢 。 细 一 看 , 仔 才  发 现 长 臂 猿 受 了伤 , 个 大 疙 瘩 , 那 是

它 自 己敷 的 一 堆 嚼 过 的香 树 叶 子 。   这 是 印第 安 人 治 伤 的草 药 ,长 臂 猿

也 知 道 它 的疗 效 。

个 探 险 家在 森 林 里 发 现 一 只

野 牛 如 果长 了 皮 肤 癣 , 长 途 跋 涉 来  就 到 一 个 湖 边 , 泥 浆 里 泡 上 一 阵 , 后 爬  在 然

上 岸 , 泥 浆 晾干 , 过 几 次 泥 浆 浴 以 后 , 把 洗

它 的癣 就 冶 好 了。

更 让 人 惊 奇 的 是 , 动 物 自 己还 会 做

“ 肢 手术 ” 。 截 呢   16 9 1年 , 日本 一 家 动 物 园 里 的 一 头  小 雄 豹 左 “ 膊 ” 一 头 大 豹 咬 伤 , 头 也  胳 被 骨 折 了。 兽 医给 它做 了 骨 折 部 位 的 复 位 , 上  了 石 膏绷 带 。没 想 到 , 术 后 的第 二天 , 手 小  豹 就把石膏绷 带咬碎 , 受伤的 “ 膊 ” 把 胳 从  关 节 处 咬 断 了 。 鲜 血 马上 流 了 出 来 , 豹  小

接 着 又 用 舌 头 舔 伤 口 , 一 会 儿 , 就 凝  不 血

固 了。“ 肢 ” 后 , 口 渐渐 地 长 好 了 , 截 以 伤 小  豹 给 自 己做 了一 次 成 功 的 “ 科 截 肢 手  外 术 ” 小

豹 好 像 知 道 , 骨折 以后 伤 口会 化  。 脓 , 果是 很危 险 的 。 过 自我治 疗 , 会  后 经 就

保 住 自 己的 生 命 。

只 山鹬 的 腿被 猎 人 开 枪 打 断 后 , 它

会 忍 着 剧 痛 走 到 小 河 边 , 它 的尖 嘴 啄 些  用

词 泥 抹 在 那 只 断 腿 上 , 找 些柔 软 的 草 混   再

在 河 泥 里 , 在 断 腿 上 。 像 外科 医 生 实 施  敷 “ 膏 固定 法” 样 , 断腿 固定 好 以后 , 石 一 把   山鹬 又 安 然 地 飞 走 了。 它相 信 , 己 的 腿  自 会 长 好 的。   昆 虫学 家 曾 经 仔 细 观 察 了 一 场 蚂 蚁  激 战 : 只 蚂 蚁 向 对 方 猛 烈 袭 击 , 一 只  一 另

蚂 蚁 只 是 实 行 自卫 防 御 , 果 它 的 一 条 腿  结

被 折 断 了 。原 来 这 不 是 一 场 真 正 的格 斗 ,   而 是 蚂 蚁在 给 受 伤 的 同伴 做 “ 肢手 术 ” 截

呢。

除 此 以外 ,不 少 动 物 还 能 给 自 己做

“ 位 治 疗 ” 呢 。 黑 熊 的肚 子 被 对 手 抓 破  复 了, 内脏 漏 了 出来 , 能 把 内脏 塞 进 去 , 它 然

后再躲到一个安 静的角落里 “ 养 ” 天 , 疗 几   等 待 伤 口愈 合 。 如 果 青 蛙 被 石 块 击 伤 了 ,

内 脏 从 口腔 里 露 了 出 来 , 就 始 终 呆 在 原  它 地 不 动 ,慢 慢 吞 进 内 脏 , 3天 以 后 就 可 以  复原 , 跳 到 池 塘 里 捉 虫子 啦。 能

动 物 自我 医疗 的 本 领 , 起 了科 学 家  引

很 大 的 兴 趣 。它 们 是 怎 么 知 道 这 些 疗 法 的  呢 ? 现 在 还 没 有 一 个 圆 满 的解 释。自然 密 码

Q I EN G UA I W SH I

自然 界 里 的 野 生 动 物 得 了 病 、   受 了 伤 ,谁 给 它 们 治 疗 呢 ? 不要 担

野 象 受 伤 了 ,只 见 它在 岩 石上 来 回  磨 蹭 ,直 到 伤 口盖 上 一 层 厚 厚 的灰  土 和 细 砂 , 是 涂 了一 层 药 。 些得  像 有

究 , 现里面 含有 3 发 0种 微 量 元 素 。   原 来 这 是 一 种 含 多种 微 量 元 素 的 山   岩 , 受到 阳光 强 烈 照射 而 产 生 出 来  的物 质 , 以 使 伤 口愈 合 , 折 断 的  可 使 骨头 复原 。 它来 治 疗 骨 折 , 用 比一 般

心 ,动 物 们 有 自 己为 自 己治 病 的 本

领。

病 的 大 象 找 不 到 治 病 的野 生 植 物 ,   就吞下几千克的泥灰石。 来 , 原 这种  泥 灰 石 中含 氧 化 镁 、 、 酸 盐 等矿  钠 硅 物 质 , 治 病 的作 用 。 有   在 乌 兹 别 克 ,猎 人 们 常 常 遇 到

有些动物会用野生植物来给 自

己治 病 。 天 来 了 , 美 洲 大 黑 熊 刚  春 当 从 冬 眠 中醒 来 的时 候 ,身 体 总 是 不  舒 服 , 神 也 不 好 , 就 去 找 点 儿 有  精 它 缓 泻 作 用 的 果 实 吃 。 样 一 来 , 把  这 便

长 期 堵 在 直 肠 里 的 硬 粪 块 排 泄 出

的治 疗 方 法快 得 多 。 我 国 的 新疆 、 在   西藏等地 区 , 发现 了多 处“ 泪 ” 也 山   的蕴 藏 地 。

温 敷 是 医 学 上 的 一 种 消 炎 方  法 , 猩 也 知 道 用 它 来 治 病 。 猩 得  猩 猩

种怪 事 儿 :受 了伤 的野 兽 总是 朝  个 山 洞 跑 。 有 一 个 猎 人 决 定 弄 个

去 。 从 此 以后 , 熊 的 精 神 振 奋 了 , 黑   体 质 也 恢 复 了常 态 ,开 始 了 冬 眠 以

水 落 石 出。 一 天 , 只 受 伤 的 黄 羊  有 一 朝 山洞 方 向跑 去 ,猎 人 就 跟 踪 到 隐

蔽 的地 方观 察 ,只 见 那 只 黄 羊 跑 到

了 牙髓 炎 以后 ,就 把湿 泥 涂 到 脸 上

或嘴里 , 消了炎 , 把病牙 拔掉 , 等 再

你看, 猩还是牙医呢 ! 猩   温泉 浴 是 一种 物 理 疗 法 。 有 趣

后 的新 生 活 。

在 北 美 洲 南 部 ,有 一 种 野 生 的

峭 壁 跟 前 ,把 受 伤 的身 子 紧 紧贴 在  上 面 。 没 过 多久 , 这只 流 血 过 多 、 十  分 虚 弱 的黄 羊 , 快恢 复 了体 力 , 很 离

开峭壁 , 向陡峭的山崖。 奔 猎人 在 峭

吐绶鸡 , 叫火鸡, 也 它长 着 一 副稀 奇

古 怪 的脸 , 们 又 管 它 叫 “ 面 鸟 ”  人 七 。 别 看 它们 的样 子 t 圣,可 会 给 自 己 的

孩 子 治 病 。 当 大雨 淋 湿 了 小 吐 绶 鸡  的时 候 。 它们 的 父 母会 逼 着 它 们 吞

的是 , 和 獾 也

会 用 这 种 方法 治 病 。 熊

美 洲 熊 有 个 习惯 。 到 老 年 , 喜 欢  一 就

跑 到 含 有 硫磺 的 温 泉里 洗 澡 ,往 里  面 一 泡 ,好 像 是在 治疗 它 的 老 年 性  关 节 炎 。 獾妈 妈 也 常 把 小 獾 带 到 温  泉 中 沐 浴 , 直 到 把 小獾 身 上 的 疮 治

好为止。

壁 上 发 现 了一 种 黏 稠 的液 体 ,像 是

黑 色 的 野 蜂 蜜 , 当地 人 管 它 叫 “ 山  泪 ”野 兽 就 是 用 它 来 治疗 自 己的 伤  。 口 的。 科 学 家们 对 “ 泪 ” 行 了 研  山 进

下 一 种 苦 味 草 药— — 安 息 香 树 叶 ,   来 预 防感 冒。 医告 诉 我 们 , 息 香  中 安 树 叶 是 解 热 镇 痛 的 ,小 吐 绶 鸡 吃 了   它, 然就没事儿啦。 当   热 带森 林 中 的猴 子 ,如 果 出现  了怕 冷 、 战 栗 的症 状 , 就 是 得 了疟

疾 , 就 会 去 啃 金 鸡 纳 树 的树 皮 。   它 因

为 这种 树 皮 中 所含 的奎 宁 ,是 治 疗  疟疾 的良药。   贪 吃 的 野 猫 到 处 流 浪 , 它如 果  吃 了 有 毒 的 东 西 , 吐又 泻 , 会 急  又 就 急忙 忙 去 寻 找藜 芦 草 。 这 种 味 苦 有  毒 的 草含 有 生 物碱 ,吃 了以 后 引起  呕 吐 , 猫 的病 也 就 慢 慢 儿地 好 了 。 野   你 看 , 猫 还 知 道 “ 毒 攻 毒 ” 治  野 以 的 疗方法呢。   在 美 洲 ,有 人 捉 到 了一 只 长 臂  猿 , 现 其 腰 上 有一 个 大 疙 瘩 , 以  发 还

为 它 长 了什 么 肿 瘤 呢 。 细 一 看 , 仔 才  发 现 长 臂 猿 受 了伤 , 个 大 疙 瘩 , 那 是

它 自 己敷 的 一 堆 嚼 过 的香 树 叶 子 。   这 是 印第 安 人 治 伤 的草 药 ,长 臂 猿

也 知 道 它 的疗 效 。

个 探 险 家在 森 林 里 发 现 一 只

野 牛 如 果长 了 皮 肤 癣 , 长 途 跋 涉 来  就 到 一 个 湖 边 , 泥 浆 里 泡 上 一 阵 , 后 爬  在 然

上 岸 , 泥 浆 晾干 , 过 几 次 泥 浆 浴 以 后 , 把 洗

它 的癣 就 冶 好 了。

更 让 人 惊 奇 的 是 , 动 物 自 己还 会 做

“ 肢 手术 ” 。 截 呢   16 9 1年 , 日本 一 家 动 物 园 里 的 一 头  小 雄 豹 左 “ 膊 ” 一 头 大 豹 咬 伤 , 头 也  胳 被 骨 折 了。 兽 医给 它做 了 骨 折 部 位 的 复 位 , 上  了 石 膏绷 带 。没 想 到 , 术 后 的第 二天 , 手 小  豹 就把石膏绷 带咬碎 , 受伤的 “ 膊 ” 把 胳 从  关 节 处 咬 断 了 。 鲜 血 马上 流 了 出 来 , 豹  小

接 着 又 用 舌 头 舔 伤 口 , 一 会 儿 , 就 凝  不 血

固 了。“ 肢 ” 后 , 口 渐渐 地 长 好 了 , 截 以 伤 小  豹 给 自 己做 了一 次 成 功 的 “ 科 截 肢 手  外 术 ” 小

豹 好 像 知 道 , 骨折 以后 伤 口会 化  。 脓 , 果是 很危 险 的 。 过 自我治 疗 , 会  后 经 就

保 住 自 己的 生 命 。

只 山鹬 的 腿被 猎 人 开 枪 打 断 后 , 它

会 忍 着 剧 痛 走 到 小 河 边 , 它 的尖 嘴 啄 些  用

词 泥 抹 在 那 只 断 腿 上 , 找 些柔 软 的 草 混   再

在 河 泥 里 , 在 断 腿 上 。 像 外科 医 生 实 施  敷 “ 膏 固定 法” 样 , 断腿 固定 好 以后 , 石 一 把   山鹬 又 安 然 地 飞 走 了。 它相 信 , 己 的 腿  自 会 长 好 的。   昆 虫学 家 曾 经 仔 细 观 察 了 一 场 蚂 蚁  激 战 : 只 蚂 蚁 向 对 方 猛 烈 袭 击 , 一 只  一 另

蚂 蚁 只 是 实 行 自卫 防 御 , 果 它 的 一 条 腿  结

被 折 断 了 。原 来 这 不 是 一 场 真 正 的格 斗 ,   而 是 蚂 蚁在 给 受 伤 的 同伴 做 “ 肢手 术 ” 截

呢。

除 此 以外 ,不 少 动 物 还 能 给 自 己做

“ 位 治 疗 ” 呢 。 黑 熊 的肚 子 被 对 手 抓 破  复 了, 内脏 漏 了 出来 , 能 把 内脏 塞 进 去 , 它 然

后再躲到一个安 静的角落里 “ 养 ” 天 , 疗 几   等 待 伤 口愈 合 。 如 果 青 蛙 被 石 块 击 伤 了 ,

内 脏 从 口腔 里 露 了 出 来 , 就 始 终 呆 在 原  它 地 不 动 ,慢 慢 吞 进 内 脏 , 3天 以 后 就 可 以  复原 , 跳 到 池 塘 里 捉 虫子 啦。 能

动 物 自我 医疗 的 本 领 , 起 了科 学 家  引

很 大 的 兴 趣 。它 们 是 怎 么 知 道 这 些 疗 法 的  呢 ? 现 在 还 没 有 一 个 圆 满 的解 释。

范文七:千奇百怪的动物自疗

自 然

NT R  _ A UE   动/ 世/   物/ 界 _

千 奇百怪 的动 物 自疗

◆文 /王东梅  图 /贾 晨

自然 界 里 的野 生 动 物 得 了病 、 受 了  伤 , 给 它们 治 疗 呢 ? 谁 不要 担 心 , 物 们 有  动 自己为 自 己治 病 的本 领 。   有 些 动 物 会 用 野 生 植 物 来 给 自己 治

病 。春 天 来 了 , 当美 洲 大 黑熊 刚从 冬 眠 中

疗 它 的老 年 性 关 节 炎 ; 妈 妈 也 常 把小 獾  獾

带 到温泉 中沐浴 , 一直到把小獾身上的疮

治好为止。

野 牛 如 果 长 了皮肤 癣 , 长 途 跋 涉来  就

醒 来 的 时 候 , 体 总 是 不 舒 服 , 神 也 不  身 精 好, 它就 去 找 点 儿 有 缓 泻 作 用 的 果 实 吃 。   这样 一 来 ,便 把 长 期堵 在 直 肠 里 的硬 粪

块排泄 出去。从此 以后 , 黑熊的精神振奋

了 , 质 也 恢 复 了 常 态 , 始 了冬 眠 以 后  体 开

的新 生 活 。

在 北 美 洲 南 部 ,有 一 种 野 生 的吐 绶   鸡 ,也 叫 火 鸡 ,它 长 着 一 副 稀 奇 古 怪 的

脸, 人们 又管 它 叫 “ 面 乌 ” 七 。别 看 它 们 的

样子怪 , 可会给 自己的孩子治病。当大雨

淋 湿 了小 吐绶 鸡 的 时 候 , 它 们 的 父 母 会   逼 着 它们 吞 下 一 种 苦 味 草 药 — — 安 息 香  树 叶 , 预 防 感 冒 。 中 医 告 诉 我 们 , 息  来 安 香树 叶是 解热 镇 痛 的 , 吐 绶 鸡 吃 了 它 , 小

当然 就 没 事儿 啦 。

热 带 森林 中的 猴 子 , 如 果 出现 了怕  冷 、 栗 的 症 状 , 是 得 了疟 疾 , 就 会   战 就 它

只山鹬的腿被猎人开枪打断后 , 它  用 去 啃 金 鸡 纳 树 的 树 皮 。 因为 这 种 树 皮 中  天 , 一只受伤 的黄羊朝 山洞 方向跑去 , 猎  会 忍 着 剧 痛 走 到小 河 边 , 它 的尖 嘴 啄 些

所含的奎 宁, 是治疗疟疾 的良药。

人 就 跟 踪 到 隐 蔽 的地 方 观 察 , 只见 那 只 黄  河泥抹在那只断腿上 , 找些柔软 的草混  再 敷 贪吃 的野猫 到处流浪 ,它如果吃 了   羊 跑 到 峭 壁 跟 前 , 受 伤 的 身子 紧紧 贴 在  在 河 泥 里 , 在 断腿 上 。像 外 科 医 生 实 施  把

有 毒 的东 西 , 吐 又 泻 , 会 急 急 忙 忙 去  上 面 。没 过 多 久 , 只 流 血 过 多 、 分 虚  “ 膏 固 定 法 ” 样 , 断 腿 固定 好 以 后 , 又 就 石 一 把   这 十

寻找藜芦草。这种 味苦有毒 的草 含有生  弱 的 黄 羊 , 快 恢 复 了体 力 , 开 峭壁 , 很 离 奔  山 鹬 又 安然 地 飞 走 了。 它 相 信 , 己的腿   自

向陡 峭 的 山 崖 。 猎 人 在 峭 壁 上 发 现 了 一  会 长好 的 。 昆虫学

家曾经仔细观察 了一场蚂蚁  慢慢儿地好 了。你看 , 野猫还 知道 “ 以毒  种 黏 稠 的液 体 , 是 黑 色 的 野 蜂 蜜 , 地  像 当 一 另 攻毒 ” 治疗 方 法 呢 。 的   人管它叫“ 山泪 ” 野兽 就 是 用它 来 治 疗 自 ,   激 战 : 只 蚂 蚁 向 对 方 猛 烈 袭 击 , 一 只  在美 洲 , 人 捉 到 了一 只 长 臂 猿 , 有 发  己 的 伤 口 的 。科 学 家 们 对 “ 山泪 ” 行 了  蚂蚁只是实行 自卫防御 , 进 结果它的一条腿  物 碱 , 了 以 后 引 起 呕 吐 , 猫 的 病 也 就  吃 野

现 其 腰 上 有 一 个 大 疙 瘩 ,还 以为 它 长 了  研 究 , 现 里 面含 有 3 种 微 量元 素 。 发 O 原来  被 折 断 了。 原 来 这 不是 一场 真 正 的格 斗 ,   什 么肿 瘤 呢 。仔 细 一 看 , 发 现 长 臂 猿 受  这是 一 种 含 多种 微 量 元 素 的 山岩 , 到 阳  而 是 蚂 蚁 在 给 受 伤 的 同伴 做 “ 肢 手 术 ” 才 受 截

了伤 , 个 大 疙 瘩 , 它 自己 敷 的 一 堆 嚼  光强 烈 照 射 而 产 生 出 来 的物 质 , 以使 伤   呢 。 那 是 可

过 的香 树 叶子 。 这 是 印 第 安 人 治 伤 的 草

药, 长臂 猿 也 知 道 它 的疗 效 。

除 此 以 外 ,不 少 动 物 还 能 给 自己 做  口愈 合 , 使折 断 的 骨头 复 原 。 用 它来 治 疗  复 呢 骨折 , 比一般 的治疗方法快得多。在我国  “ 位 治 疗 ” 。 黑 熊 的 肚 子 被 对 手 抓 破   个探 险家在森林里 发现  只野 象  的新疆 、 西藏等 地 区 , 发现 了多处 “ 也 山  了, 内脏 漏了出来 , 它能把 内脏塞进去 , 然

受伤 了, 只见 它在岩 石上来 回磨蹭 , 到  泪” 直 的蕴藏地 。

伤 口盖 上 一 层 厚 厚 的 灰 土 和 细砂 ,像 是

后再躲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里 “ 疗养 ” 几天 ,

温敷是医学上的一种消炎方法 , 猩猩  等待伤 口愈合。如果青蛙被石块击伤了 ,

涂 了一 层 药 。 有 些 得 病 的大 象 找 不 到 治  也 知 道 用 它 来 治 病 。 猩 猩 得 了 牙髓 炎 以  内脏 从 口腔 里 露 了 出来 , 它就 始 终 呆 在 原  病 的 野 生 植 物 , 吞 下 几 千 克 的 泥 灰 石 。 后 , 把 湿泥 涂 到 脸 上 或 嘴 里 , 消 了 炎 , 地 不 动 ,慢 慢 吞 进 内脏 , 以 后 就 可 以  就   就 等   3天

原来 , 种泥灰 石 中含氧化 镁 、 、 酸  再把病牙拔掉 , 这 钠 硅 你看 , 猩猩还是牙医呢 !   盐等矿 物质 , 有治病 的作用。

温 泉 浴是 一种 物 理 疗 法 。 有 趣 的 是 ,

复 原 , 跳 到 池 塘 里 捉 虫 子啦 。 能   动 物 自我 医疗 的本 领 , 引起 了科 学 家

在乌兹别克 ,猎人

们常 常遇 到一种  熊 和 獾 也 会 用 这 种 方 法 治 病 。 美 洲 熊 有  很 大 的 兴 趣 。 它 们 是 怎 么 知 道 这 些 疗 法  怪事儿 :受 了伤 的野兽总是朝一 个 山洞  个 习惯 , 一到老年 , 就喜 欢跑到含有 硫磺  的呢? 现在还没有一个圆满的解释 。   跑。 有一个猎人决定弄个水落石出。 有一  的 温 泉 里 洗澡 , 里 面 一 泡 , 像 是 在 治  往 好

l 4  甥 9

范文八:千奇百怪的动物自疗

G U A N G  A O Y U ED U JI

斜 龆母

有 些 动 物 会 用 野 生 植 物来 给 自己 治 病 。 春 天 来

了, 当美 洲大黑熊 刚从冬眠 中醒来 的时候 , 身体总是  不舒服 , 神也不好 , 精 它就去找点儿有缓泻作 用的果  实吃 。 这样一来 , 便把长期堵在直肠里 的硬粪块排泄  出去 。从此以后 , 黑熊 的精神振奋 了, 质也恢 复了  体

常 态 , 始 了冬 眠 以后 的新 生 活 。 开

在北美洲南部 ,有一种野生 的吐绶 鸡 ,也叫火  鸡, 它长着一 副稀奇古怪 的脸 , 人们又管它 叫“ 面  七

鸟 ” 别 看 它们 的样 子 怪 , 会 给 白己 的孩 子治 病 。 。 可 当

大雨淋湿 了小吐绶鸡的时候 ,它们的父母会 逼着它

们 吞 下 一 种 苦 味 草 药— — 发 息  树 叶 , 预 防 感 冒 。 来   中 医 告 诉 我 们 , 息 香 树 叶 足 解 热 镇 痛 的 , 吐绶 鸡  安 小

吃了它 , 当然就没事儿啦 。

热 带 森 林 中 的猴 子 , 果 出 现 了 怕 冷 、 如 战粟 的症  状 , 是 得 了疟 疾 . 就 会 去 啃 金 鸡 纳树 的树 皮 。 因  就 它 为 这 种 树皮 中所 含 的 奎 宁 , 治 疗 疟疾 的 良药 。 是   贪 吃 的 野 猫 到处 流 浪 , 如 果 吃 了有 毒 的 东 西 , 它

千奇   。

百怪的

又吐又泻 , 就会急急忙忙去寻找藜芦草。 这种味苦有

毒 的 草 含 有 生 物 碱 . 了 以后 引 起 呕 吐 , 吃 野猫 的病 也

就 慢 慢 儿地 好 了 。 看 , 猫 还 知 道 “ 你 野 以毒 攻 毒 ” 治  的

疗方法呢。

在 美 洲 , 人 捉 到 了一 只长 臂 猿 , 现 其 腰 _ 有  有 发 卜

个大疙瘩 , 还以为它 长了什么肿瘤 呢。仔细一看 ,

团囫 国团

才发现长臂猿受了伤 , 那个大疙瘩 , 是它 自己敷的一

堆 嚼 过 的 香树 叶子 。 是 印 第安 人 治 伤 的 草 药 。 臂  这 长 猿 也 知 道 它 的疗 效 。

个探 险家在森林 里发现一 只野象受 伤了 , 只

见它 在 岩 石 _来 回磨 蹭 ,直 到 伤 口盖 上 一 层 厚 厚 的  L 灰 土 和 细 砂 , 是 涂 了 一层 药 。 些 得 病 的 大象 找 不  像 有

自然 界 里 的 野 生 动 物 得 了

到治 病 的野 生 植 物 , 吞 下 几 千 克 的 泥灰 石 。原 来 , 就   这 种 泥 灰 石 中 含 氧 化 镁 、 、 酸 盐 等 矿 物 质 , 治  钠 硅 有

病 的作 用 。

病 、 了伤 , 给 它 们 治 疗 呢 ? 受 谁 不

要担心 , 动物 们有 自己为 自己治

病 的 本 领

在乌兹 别克, 猎人们常常遇到一种怪 事儿 : 了  受

伤 的 野 兽 总 是 朝 一 个 山 洞跑 。有 一 个 猎 人 决 定 弄 个

● 佚 名

水落石  。

有一 天 ,一 只受伤 的黄羊朝 山洞方 向跑  去, 猎人就跟踪到隐蔽的地方观察 , 只见那 只黄羊跑  到峭壁跟前 ,把受伤的身子 紧紧贴在上面 。没过 多

久, 这只流血过 多 、 十分虚弱的黄羊 , 快恢复 了体  很

Q- ANQ _  o BA● GUA l   DE

DO  NGW UZ l I AO  L

力, 离开 峭壁 , 向 陡 峭 的 山 崖 。猎 人 在 峭壁 上 发 现  奔 了一 种 黏 稠 的 液 体 , 是 黑 色 的野 蜂 蜜 , 像 当地 人 管 它  叫“ 山泪 ”野 兽 就 是用 它 来 治 疗 自己 的伤 口的 。 , 科学

销 祝 孝

G  A N G  A O Y U  D U  U J1 E

家1 x “ i , 山泪” 't 1 进行 了研究 , 发现 里面含有 3 0种微 量  元素 。原来这是一种含多种微量元素 的山岩, 受到阳  光强烈照射而产生m来 的物质 , 以使伤 口愈合 , 可 使  折断的骨头复原 。用它来治疗骨折 , 比一般的治疗 方  法快得 多。在我 国的新疆 、 西藏等地 区 , 发现了多  也

处 “ 泪” 蕴藏地。 山 的   温 敷 是 医学 上 的一 种 消 炎 方 法 ,猩 猩 也 知道 用  它 来 治 病 。猩 猩 得 了牙 髓 炎 以 后 , 把 湿 泥 涂 到 脸 上  就

把内脏塞进去 ,然后再躲 到一个安静 的角 落里 “ 疗  养” 几天 , 等待伤 F愈合 。如果青蛙被石块击伤 了 , J 内

脏 从 口腔 里 露 了 出来 . 就 始 终 呆 在 原 地 不 动 , 慢  它 慢 乔进 内脏 , 以后 就 _ 以 复 原 ,能跳 到 池 塘 里 捉 虫  3天 l 『

子啦 。

动物 自我 医疗 的本领 ,引起了科学家很 大的兴

趣 。它 们 是 怎 么 知道 这些 疗 法 的 呢? 在 还 没 有 一 个  现 圆 满 的解 释 。

或嘴里 , 等消了炎 , 再把病牙拔掉 , 你看 , 猩猩还是 牙

医昵!

● ■ ■  一 一  ■ ● ■  一 一

温泉浴是一种物理疗法。有趣 的是 , 熊和獾也 会

用 这 种 方 法 治 病 。美 洲 熊 有 个 习惯 , 到 老 年 , 喜  一 就

欢跑到含有硫磺 的温泉里洗澡 , 往里 面一 泡 , 好像 是  在治疗它的老年性关节炎 ;獾妈妈 也常把小獾带 到

● 侠 名

温泉中沐浴 。一直到把小獾身上的疮 治好 为止 。

野 牛 如果 长 了 皮 肤 癣 ,就 长 途 跋 涉 来 到 一 个 湖

“ 个人喷射霄包”

3 O分钟飞行 4 8公■……

据 英 国《 日 电讯 报 》 道 , 西 兰 赖 斯 特  每 报 新 彻 奇 的 马 丁 飞 机 公 司将 一 年 生产 5 0份 个 人 喷  0

射 背包 , 个 售 价 5万 英 镑 ( 合 5 . 每 约 57万) 设 计

边, 在泥浆里泡上一 阵, 然后爬上岸 , 把泥

浆晾干 , 洗  过几次泥浆浴以后 , 它的癣就治好 了。   更让人惊 奇的是 , 动物 自己还会做 “ 肢手 术” 截

呢。

16 年 ,t 一 家 动 物 园里 的一 头 小 雄 豹左 “ 91 E本 胳  膊 ” 一 头 大 豹 咬 伤 , 头 也 折 了 。兽 医 给它 做 了 骨  被 骨

者称这项 发明使得普通人也 能实现翱 翔天空 的   梦 想 。这 款 由新 西 兰航 空设 计 师格 伦 ・ 丁发 明 马   的 个 人 喷 射 背 包 看 上 去 更 像 是 气 垫 船 而 不 是 喷

折部位 的复位 , 了石膏绷带 。没想 到 , 上 手术后 的第  二天 , 小豹就把石膏绷带咬碎 , 受伤的 “ 膊” 关  把 胳 从 节处咬断了。鲜血 马上流 了出来 , 小豹接着又用舌头  舔伤 口, 不一会儿 , 血就凝 固了。“ 截肢” 以后 , 口渐  伤 渐地长好 了, 豹给 自己做了一次成功 的“ 小 外科截 肢  手术” 。小豹好像 知道 , 骨折 以后 伤 口会化脓 , 后果是  很危 险的。经过 自我治疗 , 就会保住 1 9己的生命 。

气机。使用 汽油的摩托发动机通 过汽 车风 扇驱

动 两个 2 0马 力 的 双 螺 旋 桨 , 旋 桨在 两 个 外表  0 螺 看 似 超 大 号 汤 罐 的装 置 内水 平 旋 转 。   具 体 构 造 和 操 作  格 伦 ・ 丁 称 ,这 种 涵 道 风 扇 设 计 比 直 升饥  马 无 屏 蔽 发 动 机 效 率 更 高 。发 动机 、 料 箱和 飞行  燃

只 山鹬 的腿 被 猎 人 开 枪 打 断 后 ,它会 忍 着 剧

痛走 到小河边 ,用它 的尖 嘴啄些河泥抹在那 只断腿

上 , 找些 柔软的革混在河泥里 , 再 敷在断腿上 。像 外  科医生实施 “ 石膏周定法” 一样 , 断腿 固定好 以后 , 把

员处于升力扇 中间及 下方 ,以降低重力 中心。 避  免喷气背包在飞行过 程中上下 颠倒 , 向地面。 撞

个 人 喷 射 背 包 的 两个 控 制 杆 向前 突 出, 用 适   于 飞 行 员双 手 掌 握 。 左 侧 是 一 个控 制 螺 旋 桨 前  后 活 动 及 向 两侧 倾 斜 的操 纵 杆 , 右 f 的控 制 杆  _ _ ] _ j

的 作 用 相 当 于加 速 器 ,而 发 动 机 启 动 和 停 止 开

山鹬又安然地 飞走 了。 它相信 , 自己的腿会长好的。

昆 虫 学 家 曾 经 仔 细 观 察 了 一 场 蚂 蚁 激 战 : 只  一

蚂蚁 向对 方猛烈 袭击 , 另一 只蚂蚁 只是 实行 1卫 防  9 御, 结果它 的一条腿 被折 断 了。 来这 不 是一 场 真  原 正 的格 斗  而是 蚂蚁 在 给受 伤的 同伴做 “ 肢手  截

术” 。 呢

关及 紧急降 落伞 的按键 位 于飞行 员 头部 后 面

这 款 个 人 喷射 背包 重 约 1 5公 斤 ,并 且 不 需要  1 飞行 员执 照 。 它 能

够在 3 分 钟 内飞行 4 O 8公 里

除此 以外 , 少动物 还能给 自己做 “ 位治疗 ” 不 复

呢 。 黑熊 的肚 子 被对 手 抓 破 了 , 脏 漏 了 出来 , 能  内 它

最近 的实验表明 , 它可 以飞行到 2 0 4 0未的高度 ,

最 高 时速 能达 到 2 7米 / 。 秒

蚴l

范文九:千奇百怪:动物身上的“能量库”

人如果不喝水不吃食物,几天就会饿死。然而,某些动物身上却具有“能源库”,即使长时间不吃不喝,也可以照样生存。   熊掌   生活在我国东北境内的黑熊,冬季是休眠的。为了冬眠时不致于饿死,它就在秋季里拼命觅食,大吃特吃,使身上的脂肪加厚,尤其是它的脚掌又肥又厚。由于黑熊冬眠呈半休眠状态,睡上一周左右就要醒来一次,饿了就舔食自己的脚掌肉垫。经过一冬的舔食,春季来临时,脚掌已经很薄了,走路疼痛难忍。   驼峰   驼峰除了有散热功能,还是它的“能量库”。当骆驼几天没有吃到东西时,它就会动用驼峰中储存的脂肪,让它转化为能源;在长时间没有喝到水时,也会自行将驼峰部分脂肪转化为水。因此,当看到驼峰比先前萎缩了不少时,说明它已是饥渴交迫了。   毒蜥尾   钝尾毒蜥是生活在美国南部沙漠中的一种蜥蜴,是世界上现存的两种有毒蜥蜴中的一种。毒蜥的主食是啮齿类动物田鼠等,也食幼鸟和鸟卵。在食物充足的时候,它的尾巴就会逐渐变粗变长,以便储存足够的脂肪,到了食物短缺的时候做救急之需。   蝌蚪尾   青蛙的成蛙虽然没有尾巴,但它的卵一孵化成蝌蚪,就拖着一条大尾巴。说起来,这条大尾巴还有着很大功用呢。一是能帮助它游泳,二是它的“食物储存库”。刚出世的小蝌蚪,自己很难找到食物,这时就靠它的尾巴来充饥。原来,它的尾巴里储存着它生长所需要的基本营养物质,小蝌蚪就是靠吸收其中的营养,使自己不断长大。当尾巴里的营养物质消耗尽时,尾巴便不见了。这时它已长成小青蛙,具有独立生存能力了。   章鱼腕   章鱼在过冬时,变得非常懒惰,不愿费力气去觅食,饿了就吃自己的腕足。冬天过后,它的8条柔软的腕足已被吃得精光,成了一个圆圆的怪物。你不用担心它今后无法生活,由于它的再生能力特强,不久就会长出新的8条腕足。   象龟的膀胱   生活在岛国马达加斯加海岛上的一种巨龟,能驮起两个大人行走。它虽然是一种海龟,却生活在陆地上,饮用淡水。象龟,因其长着大象一样的四只脚而得名,也称象脚龟。象龟主要以岛上的仙人掌为食,一餐可吃进十几公斤,便能数日不再进食饮水。由于岛上干旱,淡水奇缺,象龟进化成能以自己的膀胱做为“水缸”,所食的仙人掌的水分可以储存在膀胱里。仙人掌里的水分,就好像葡萄糖水一样,既有营养又解渴,这样便可以度过艰难的日子。   松鸡的肌肉   一般松鸡飞行的能力并不强,不但飞不高而且也飞不远,然而也有例外的松鸡种类。在西伯利亚的森林里,花尾松鸡是一种最常见的鸟类。由于它们拥有发达的飞行肌肉,因此飞得又快又高。它们的发达肌肉,不仅能产生力量,而且还能储存能量,当它们感到寒冷时,肌肉便产生热量来保暖,使它们能安全地度过酷寒的天气。

范文十:读《千奇百怪的为什么动物篇》有感

读《千奇百怪的为什么动物篇》有感

《千奇百怪的为什么动物篇》真是一本有趣的书,令我爱不释手。书中介绍了许许多多动物的趣事,使我受到了启示,使我萌发了长大当一名动物学家的愿望。

过去,我对动物了解得很少,读了这本书以后,才知道世界上还有很多动物之谜没有揭开,有很多珍贵的动物被捕杀而面临灭绝,有的甚至已经灭绝了。我要去研究他们,保护它们。

这本书使我知道了很多的知识,比如:海豚为什么很聪明,能够根据人的要求表演各种精彩的节目,原来它的大脑特别发达,脑容量和体重的比例仅次于人类。它的大脑还有很多沟壑,这也它聪明的标志。蝴蝶怎样找到自己喜欢的花,原来它并不是靠香气,而是根据花的颜色找到自己所喜欢的花儿。为什么企鹅能生活在南极而其它动物就不行呢?是因为它的羽柄短而宽,,羽毛又细又密,呈鳞片状,这些羽毛重叠起来,不但风吹不进,海水也浸不透。同时,它的皮下脂肪层也特别厚,这为维持它们的体温提供了很好的保证。所以它们能在很冷的南极生存。恐龙是怎样灭绝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至今仍然是一个谜。

我想,再过二十年我将会成为一名动物学家。到那时我要走遍世界各地,去南极研究大海雀灭绝的原因;到大洋底去揭开“恶魔魟鱼”的秘密;我要找出旅鼠为什么会成群投海自杀;我要研究如何保护世界上的珍禽异兽,探索解决自然界生态不平衡的原因,让大自然更好地为人类造福。

现在,我对动物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我现在不但要好好学习,而且还要利用课余时间积累有关动物方面的知识,为今后打下一定的基础。我相信通过我自己的努力,一定会实现我的愿望。

南京市鼓楼一中心小学

二(5)班   丁宁

简评:有理想更要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