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一个地方我们知道

只有一个地方我们知道

【范文精选】只有一个地方我们知道

【范文大全】只有一个地方我们知道

【专家解析】只有一个地方我们知道

【优秀范文】只有一个地方我们知道

范文一:我知道一个地方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天空总是那么不知疲倦地睁着蓝色的眼睛,仿佛在吞噬所有遥远的距离和时光。有时候看起来很寂寞,有时候它很像是一种永恒。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时间像是一根线,你抽出一根,它以为自己很清醒,在天空里绕着绕着就糊涂了。最后有的弯成月亮,有的缱绻在星辰之上,有的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阳光从空气的缝隙中悄悄穿过,整个天空都会变成蓝色。那里的月亮和星星谁看就是谁的。那里的歌儿谁喜欢唱就唱,那里的爱情谁得到就是谁的。那里的人儿不喜欢拿自己的成熟嘲笑别人的幼稚。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天空之外的天空,那里的人们不用拼命地生活,因为它们不必担心自己无路可逃。也可以看到文字之外的文字,那里文字不像是符号,它是清晨的露珠,是傍晚的彩霞,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和神话。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哪里有各种各样的天气。有时这面是粉红色的天空,那面却是蓝色的寂寞。有时很像是你的心情,有时却像是自己的呼吸。有时是缤纷的云朵,有时是不会忧伤的空气。有时它像是一只没有名字的鸟儿,飞着飞着就哭了,有时它却潜藏在波光粼粼的湖水中。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树都笔直地望着天空。它们习惯了时间,习惯了往事,习惯了随波逐流,习惯了错过彼此,习惯了早以写好的结局。你叫它们的名字,它们听不到,或者不熟悉我的声音。当雨水注满那片洼地时,我看到树早已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的心孤单地悬在那里,它还来不及忧伤。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天空特别奇怪,时而若有所思,时而莫名其妙。当鸟儿的身体掠过天空那倾斜的翅膀时,天空欲言又止,它以为鸟儿是自己的孩子,暗自忧伤。

我知道一个地方,站在那里,你看不清自己是谁就像天空不知道自己有多大一样。那里到处都是荒废的记忆、时间,没有意义的距离,以及各种被天空遗弃的残骸碎片。那里堆满了混乱不堪的过去、开始、未来和结束,以及各种来不及想像的事物。空气变成干燥的粉末,阳光腐烂发霉,时间磨损变得松散钙化,记忆变成一直废旧的轮胎,空间距离坍塌软化,参照物遗失在支离破碎的岁月里,无法丈量。世界一片狼藉,苍穹之上文字像尘埃一样漂浮在寂静的角落里。爱情的誓言独自忧伤。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天空没有停顿,没有迟疑,持续不断地在那遥远的深渊里痛苦地伸展着,它像是荒唐的时间驱赶着疲惫的距离,从一个荒芜抵达另一个荒芜,它脱离本身,追求毫无意义的永恒,贪婪到丧失自我,得到的也只是一场空荡荡的寂寞。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太阳一落山,所有忙碌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蜷缩在被窝里打着自己的呼噜,做着自己的梦,有时还冲着门缝外面那半个粉红的月亮莫名其妙地笑一笑。那个夜晚特别静谧、安详。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炊烟像母亲的乳汁哺育着饥饿的天空,灯光下母亲布满皱纹的脸上散发着母乳喂养的光芒。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落满了松针和五颜六色的阔叶。用手扒开厚厚的腐质层,地下尽是黑油油的泥土、石砾、植物的根茎、和来不及发芽种子。在往下挖掘,哪里全都是安静的不忍心打扰的黄土,还堆积着一层层大地的寂寞。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有条河。河水有时呈绿色的,有时是蓝色的,有时是黑色的。河的左边是一排柳树林,柳树的后面是无尽的天空。河的右边有一条鱼望着天空中的月亮,独自潸然泪下。它也许是想家了。有一天,我看到天空淌过那条河时,不知道深浅,不小心把

云彩掉到了河里,顺着湍急的河水流走了。

我还知道一个地方,春天,调皮的柳蒿芽和婆婆丁总是先从哪黑黝黝的泥土里钻出来,一不小心就被一群孩子挖出来,成了人们餐桌的蘸酱菜。夏天,那个雷雨三过晌的午后,潮湿的阳光和清凉的风猝然改变了世界的心情。

我知道一个地方,开河的时候,支离破碎的冰托着疲惫的冬天顺流而下,被惊扰的野鸭带着急促的警觉迅速脱离这片可疑的领地,径直划向春江的上空。一串串清脆的湿漉漉的鸭鸣永远留在了春天的路上。我望着河里的冰、空中那对飞奔的鸭子它们离去的背影,一些本该自然消失和逐一离去的东西却成了我无法排遣的情结。我害怕每天遇到这样的情景和场面,因为我无法承受这无尽的忧伤。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夜晚,好多星星都会出来玩,茫茫的苍穹之上,繁星点点,幽幽地发着光芒。我满心欢喜地数着,只是每次不等我数完就睡着了,而那些星星不管你数没数完,它们依然在那寂静的夜空里不知疲倦地闪烁着。那一夜,我的梦里满天都是星星,只是觉得它们浩瀚得不容易,而自己却又陷落在那里,难以自拔。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天空总是那么不知疲倦地睁着蓝色的眼睛,仿佛在吞噬所有遥远的距离和时光。有时候看起来很寂寞,有时候它很像是一种永恒。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时间像是一根线,你抽出一根,它以为自己很清醒,在天空里绕着绕着就糊涂了。最后有的弯成月亮,有的缱绻在星辰之上,有的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阳光从空气的缝隙中悄悄穿过,整个天空都会变成蓝色。那里的月亮和星星谁看就是谁的。那里的歌儿谁喜欢唱就唱,那里的爱情谁得到就是谁的。那里的人儿不喜欢拿自己的成熟嘲笑别人的幼稚。在那里,你可以看到天空之外的天空,那里的人们不用拼命地生活,因为它们不必担心自己无路可逃。也可以看到文字之外的文字,那里文字不像是符号,它是清晨的露珠,是傍晚的彩霞,是一个古老的传说和神话。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哪里有各种各样的天气。有时这面是粉红色的天空,那面却是蓝色的寂寞。有时很像是你的心情,有时却像是自己的呼吸。有时是缤纷的云朵,有时是不会忧伤的空气。有时它像是一只没有名字的鸟儿,飞着飞着就哭了,有时它却潜藏在波光粼粼的湖水中。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树都笔直地望着天空。它们习惯了时间,习惯了往事,习惯了随波逐流,习惯了错过彼此,习惯了早以写好的结局。你叫它们的名字,它们听不到,或者不熟悉我的声音。当雨水注满那片洼地时,我看到树早已泪流满面。那一刻我才知道,我的心孤单地悬在那里,它还来不及忧伤。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天空特别奇怪,时而若有所思,时而莫名其妙。当鸟儿的身体掠过天空那倾斜的翅膀时,天空欲言又止,它以为鸟儿是自己的孩子,暗自忧伤。

我知道一个地方,站在那里,你看不清自己是谁就像天空不知道自己有多大一样。那里到处都是荒废的记忆、时间,没有意义的距离,以及各种被天空遗弃的残骸碎片。那里堆满了混乱不堪的过去、开始、未来和结束,以及各种来不及想像的事物。空气变成干燥的粉末,阳光腐烂发霉,时间磨损变得松散钙化,记忆变成一直废旧的轮胎,空间距离坍塌软化,参照物遗失在支离破碎的岁月里,无法丈量。世界一片狼藉,苍穹之上文字像尘埃一样漂浮在寂静的角落里。爱情的誓言独自忧伤。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天空没有停顿,没有迟疑,持续不断地在那遥远的深渊里痛苦地伸展着,它像是荒唐的时间驱赶着疲惫的距离,从一个荒芜抵达另一个荒芜,它脱离本身,追求毫无意义的永恒,贪婪到丧失自我,得到的也只是一场空荡荡的寂寞。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的太阳一落山,所有忙碌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蜷缩在被窝里打着自己的呼噜,做着自己的梦,有时还冲着门缝外面那半个粉红的月亮莫名其妙地笑一笑。那个夜晚特别静谧、安详。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炊烟像母亲的乳汁哺育着饥饿的天空,灯光下母亲布满皱纹的脸上散发着母乳喂养的光芒。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落满了松针和五颜六色的阔叶。用手扒开厚厚的腐质层,地下尽是黑油油的泥土、石砾、植物的根茎、和来不及发芽种子。在往下挖掘,哪里全都是安静的不忍心打扰的黄土,还堆积着一层层大地的寂寞。

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里有条河。河水有时呈绿色的,有时是蓝色的,有时是黑色的。河的左边是一排柳树林,柳树的后面是无尽的天空。河的右边有一条鱼望着天空中的月亮,独自潸然泪下。它也许是想家了。有一天,我看到天空淌过那条河时,不知道深浅,不小心把

云彩掉到了河里,顺着湍急的河水流走了。

我还知道一个地方,春天,调皮的柳蒿芽和婆婆丁总是先从哪黑黝黝的泥土里钻出来,一不小心就被一群孩子挖出来,成了人们餐桌的蘸酱菜。夏天,那个雷雨三过晌的午后,潮湿的阳光和清凉的风猝然改变了世界的心情。

我知道一个地方,开河的时候,支离破碎的冰托着疲惫的冬天顺流而下,被惊扰的野鸭带着急促的警觉迅速脱离这片可疑的领地,径直划向春江的上空。一串串清脆的湿漉漉的鸭鸣永远留在了春天的路上。我望着河里的冰、空中那对飞奔的鸭子它们离去的背影,一些本该自然消失和逐一离去的东西却成了我无法排遣的情结。我害怕每天遇到这样的情景和场面,因为我无法承受这无尽的忧伤。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那里的夜晚,好多星星都会出来玩,茫茫的苍穹之上,繁星点点,幽幽地发着光芒。我满心欢喜地数着,只是每次不等我数完就睡着了,而那些星星不管你数没数完,它们依然在那寂静的夜空里不知疲倦地闪烁着。那一夜,我的梦里满天都是星星,只是觉得它们浩瀚得不容易,而自己却又陷落在那里,难以自拔。

范文二: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有个我会喜人欢辈子一,叫她间本芽子衣。

有人我会念个他辈子,一他叫木研。 金

个有我人会重一尊辈子,她亚叫瑟。王

有个人会我等待一子,辈叫他张灵起 。

有人个我会心一辈倾子他,叫鲁修。鲁 有

人我个温会柔辈一,他叫夏子目。

有 个我人保想护一子,她叫古辈河。渚 有个人我

陪伴会辈子一,叫他漩涡人鸣 。

有人个我欣赏会辈一子他,利威尔兵叫长。

有 人个我会疼一辈子,他叫宵心。风 有个

人会坚我强辈一子,她叫立华。奏

个人我会交往一有辈子她叫,织。 香

有人个会我微一辈笑子,叫他帽草飞。路

有个我人会守护一辈子她叫,纲。 吉

有人我个勇敢会一子辈,叫他兹。 纳有个

我人珍会一辈子惜,他叫柯。

南有地个方想待我一辈子,

那个 地方叫动二漫元次

一有歌手位初叫 音有一种

病叫由娇 乃

一有种游戏叫SO A

一有温柔种叫夏目 有

种一操叫银桑 节

一有种魔叫38恶 4

有一种桑尼叫斯 艾

有种友谊叫一音

轻一种性有别秀吉

有叫一种坚叫三持井

一有侦探叫柯南 名

一种有候静叫张灵起

有一身种高一叫米六

有个一种喰叫木 金有

一个世叫动界二次元

漫一种有谊友《叫轻音女》少

有;一种伙伴《未闻花叫名;》

有一种忆叫记《翼代记》年;

一种有游叫《未来日戏记》;

有种一力量叫《恶罪王》冠;

有种一疑叫悬Ano《ther》;

一有种族叫家《庭教师》;家有一

种会叫公妖《精尾巴的》;

有一羁种绊叫火影忍《》;者

一梦想种叫《贼王海;》

一种有热血叫《进击巨人的》;

一种执有叫《刀剑着域》神;

有种治愈叫一夏目《人帐》友

有一;种感叫《A动neglB aes》;

有一t坚持叫黑种共白;舞有

种挚爱一,《叫心温的》。度

有一个方只有我们知地道它的,字叫名动漫!

范文三:有一个地方,我们都知道

有一个地方,我们都知道

有一个地方,我们都知道,那就是学校的图书馆,里面承载我们从高中到大学、从懵懂到成长的各种历程。那么要发表一篇关于图书管理的论文,其实也很简单,它和其他行业论文发表在本质上都是一样的。众所周知,需要发表论文可以通过直接向杂志社投稿和在网上找到代理网站帮忙代发两种方式,而直接向杂志社投稿论文发表方式,比起在网上让代理网站帮忙论文代发,要艰难得多。所以现在很多人都在网上选择代理网站,让他们帮忙论文代发。

那么找一个好的论文代理网站就是能否快速发表图书馆论文的关键前提了,小编在这里给大家推荐文星核心期刊发表网,这是图书馆论文快速发表的绝佳地方。

论文代发、论文写作是文星核心期刊发表网的品牌服务,如果您因为时间忙碌而无暇顾及论文的修改发表或者写作,我们这里有最权威的专家学者为您解决眉目之忧。

范文四:有一个地方我想让你知道

有一个地方我想让你知道

在开始今天的演讲之前,我想向大家介绍这么一个地方。它是我国陆地面积最小的城市,却拥有着我国最大的海域面积;它是我国人口数量最少的地方,却拥有着我国最丰富的海洋资源:三年前,这里还是一个贫瘠荒凉的不毛之地,三年后,这里每天都发生着日新月异的变化,它就是我国南海上一颗璀璨的明珠“三沙市”。2015年是三沙市成立的第三个年头,从一个落后闭塞的孤岛到现在开放融合的地级市,究竟是什么让三沙发展,成长,让我们一起来见证这奇迹的时刻!

我想让你知道有这么一个如诗如画的地方,他叫三沙。它就坐落于我国南中国海,其实它离我们并不遥远,它离我们很近,近的可以隔海相望。正因为我身处于三沙这片热土之上,所以我更能体会到到三沙醉人的魅力。一边是沁人心脾的椰岛风情,另一边是热火朝天的施工进度,就在这一静一动之间,三沙市人民以舍我其谁的大气魄,大担当仅用三年时间,不仅在海礁上成立了居民委员会,出台了渔民补贴政策,帮助渔民产业转型,并开展了岛礁海洋生态保护和海洋主权维护工作。三年的时间,已然让中国这个最南端的小岛焕然一新,从内而外散发出让人迷醉的魅力。所以我想让你知道三沙,了解三沙,走进三沙,走进这里的阳光、沙滩、感受这里大自然的纯粹和最年轻的希望。

我想让你知道有这么一个如若金汤的地方,它叫三沙。有的人可能不了解,三沙市虽然成立于2012年,是我国最年轻的城市。但据《旧唐书》记载,我国对于南海诸岛的管理却是早在唐朝时期就开始了。于是我们在这里驻兵,兴建军事防御,然后再插上一面有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但着一切的一切好像都与身处在象牙塔的我们毫不相干,毕竟我们不能像边防战士一样守卫南疆。那么,守护三沙,建设三沙的任务难道就真的和我们没有关系了吗?不,当然有关系。大家都知道,三沙梦,是海洋梦,是主权梦,更是中国梦,它绝不是单纯的一个城市的建设,而应是一个民族奋斗目标的缩影,所以说三沙的任务,是中国的任务,三沙的明天,就是中国的明天。说到三沙的明天,三沙的明天从哪里来啊,三沙的明天从你我中来,作为当代大学的我们,身上肩负的是对这片热土的担当。大家有没有想过,终有一天,我们也会作为这个国家的中坚力量站在国际的舞台。即使我们现在还身处于中国的四面八方,但也都是中国这个大家庭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就像中国再大也不过是亿万个你我组成的,建设三沙,应当是每一个手持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的中国人所应该自觉履行的责任与担当,所以我说我们在哪里,三沙就在哪里;我们怎么样,三沙就怎么样;我们有多强,三沙就有多强。

是的,我想让大家知道三沙这个美丽的地方,我不仅想让你看到它醉人的风光,更想让你珍重大自然的馈赠:我不是想让你明白它是我国最南端的领土,而是想让你用尽力气去守护我们的南疆:我也不是想看到你惊叹于它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是想让你用自己的力量让三沙变得更好!同学们,如果我们能从今时今日而起,乘三沙建设之大势,立守卫南疆之大志,砥砺品行,发奋学习,则它日振兴三沙之大英雄、大豪杰,又焉知不在诸位之中? 有一个地方叫“三沙”,我想让你知道!!!

范文五: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Throughout the years,

When I think of you

Sometimes it feels like a dream that neverhappened I decided to try writing this letter

Hoping that one day you’d received it

I want to know how you are doing

If everything is well

Remember the promise we made

That if one day the end of the world comes

That place where we would go to wait forone another I live close by and stroll along the riverevery day I feel like you are there

Though of course, you are not

Perhaps you are married

Have your own children

Perhaps you are happy

Please be happy

No matter what your days are like

I’m not able to spend them with you

That’s my only regret

But if you are well even if we never meetagain.

范文六: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博  览 群   书

向远望 方 , 阳在光的照 耀下 , 界  仿世佛罩 在一块 笼大 的巨珀琥 中。

有 一 个地  方只 有 我   知 道们

夸 王 朔  每

天晚上我 都 睡得 很晚 不是 ,

这 是只 我有们知道 地的方 , 世界 大很 但, 只我 留想 在这 里世 界 :

上人很 多,我但只 想你和在 一 起  。什 么 风 变云幻 ,什 么 鬼 怪 传

我体身 精神 好棒,是 因 为那 一望 无

际 的 黑 暗 了 给我无 的限 灵 感 。 仰

望奇,都 与我 无们 。我 给关 唱你 一 首老歌

你 给我 ,念 一新首 诗 我,相们

空 , 仿我 佛 看 了纯 见 的 真脸笑、

温 暖 眼的 神、 纤素 纤手 飘 , 白裙

… 飘…

笑一 ,我 心的佛 仿 融化在这段 美

好 的 时光。里

浪漫 的

节 情、 温馨 的场景 黑

在每 早上天 站在 我地 铁口,看 着

们我 用手指 树在 上身写 字 , 这是

我们 爱最做的事 ,们我把 想说但

暗的 托 下衬得显格外的清晰 。

汹涌的 人 ,感 群到 种 一 莫名 的 恐

不说出的 话在写 树上了 。有 候时你  悲催

的 铁地站永远 成 了这不种  地 方 , 即使 是 初的惊识 鸿一 ,也 瞥 会被那 拥挤 的人 群摧残 得 惨 不 忍  睹。如果 谁有 想在铁地 站婚求 , 那一

会让

我猜你 写的 是什 么, 有时候 却 用手遮 着不让

我 看 在 你什 么写。 看   着你 纤细 手的在 指皮 树上 轻地 划 轻动 我 的,心里有种 名 的温莫 。暖  你 不在身 边 日子的里 , 坐 我

在慌 ,

昨 晚上 天造营 的所 有美 在好这 刻瞬 间 崩 塌看。 着张 张一 无表 面

脸 ,我失的 了去幻 想能 力。我  的常常 想在: 就这是 我的人 生 ,这  是 就我 们 的 生人 谁 的,人 生 得值

珍惜 ?谁的人 更生值得珍惜 ?

是 由于 没定吃 饭早 成脑 造供子血  我 闭 上了 限,黑暗 来 临, 好美

不 足

的原 因 。

下 ,有只 老默 默地树陪着 我 。 我

摸着 老树粗 糙的

树皮 ,仿 昕佛 树到 后

传 来你 悉 熟的笑声 。在我 想:我 不在 的 日 ,子否 是你也 这 曾样 想的 着 我

? 用我手 指在树 上 写 一 句 了

人群这 熙攘熙 ,攘 有人 几我

们 相与?  关

而之。来

那个地 方 有一,棵老 树,树 干

很粗 ,我  们经常做的 事 是 张双开臂

有 一人 :种过爱 的。  人这 世界辽 阔 宽广 有,几 地 方 处值 我得们 恋留 ?  一有 地 方 :处和爱过 的 人过去 的

地 。 方

合 着抱树 身,手 和 手在 两 端 相握 。 我  不到 看的脸 你但,能清 晰 地听 到 你 欢

愉的笑声。   老 树 的盖冠像 一 巨 把 的绿色大

火 炬 蓝在 中天熊熊燃 烧, 就 像们

我话 :

等 我无, 论在哪里你。   我 睁 眼开 ,眼前 然仍是 拥挤的   人群, 闹喧的场 景, 没 老有 ,没

树有远 方,没

你 。  有但

我 相 信: 你 在 个一地 方  等 我,这 个 地 方 只 有 我 知们道 。

一有 地 方只个 我们 知有 道,我

们—

— 和你我,有 一个地 方—— 我

和你去 过 只,有 我们 知—道—爱 过  的人才 知道。

青春 。清凉的 风 吹山来 , 叶树   哗哗 作 响, 佛 仿 唱 在首一动 人的 歌。  时 间 仿佛 凝固 了 ,我们倚 着 老 树 ,

自选王新朔浪 博) 客

一根

草稻的价 格样 ,怎键关要

稻 草

远只永是稻 草 懂得 “ ,我

有 用我 途”很 好便了。绞 尽脑汁  为

它 与看谁 捆在 一 起捆在:大 白菜 上 它,是 就 白菜 的大身价 捆:在 大

草 “稻 提价” ,一味 去追 求 它 附 的加

值 ,这 是们我 这 社个 会的 不务 正业

闸。上 蟹,那它就是 大闸蟹身价的 。

说 ,这 是在据 州杭办 举的名师  名 校长 论坛“ 学 校规 划 与 发 展主 ”

生要 价值 ,有 更的多心思

论 题 坛上,一 位教 授 的 论 。 高 然 后, 这话段 开始在 营 课 上 销Q、Q  个 性留言 、微中信 圈里 大 行 道 其。  言

下之意 是:我 们 自 并 不己重要 ,  要重 的 我们 与谁是为伍。 一 个人

要花 是 怎在让样自 成 己为有 自 身营   价值 的大养 蟹和 大闸 白上菜,而 不

是 穷尽技 巧 让自己 成为一 根 价 高搭

售 的

稻草 。

如 果一 人个 只一是 稻根 草 那  么 ,,无 它是 论在 捆大 白上还 菜 是捆  是在 大 捆蟹闸 上人们 ,都不会 去吃  在 大闸上 蟹,在 别 人里眼,它充 其 量 也就是  贪小爱 宜便或擅长 机投钻  营的货 。

色不 同

人 在的一起 , 会迥有 异的  价值 一个 :人选 不一 择样的 平台 就, 有 能体现可出悬 殊 的价 值  。貌

似 让 醍 人灌 顶 的言论醐 让 ,

,因它 为 , 它 对别 人 对、 整个 社

会,都 没 营 有价 养 可值 言。 最 终 ,

我感觉 如 芒 在。一 背个 不能忽 略  常的识 是 :草 稻无论是捆 在白菜 上

还 ●■

…-

无稻 草论 自为以身价有 多 高 人 们 ,

还 是把它扔会了 。

(选 《自 奎晚报 )  》

4 口圜西  重圃

……

…博  览 群   书

向远望 方 , 阳在光的照 耀下 , 界  仿世佛罩 在一块 笼大 的巨珀琥 中。

有 一 个地  方只 有 我   知 道们

夸 王 朔  每

天晚上我 都 睡得 很晚 不是 ,

这 是只 我有们知道 地的方 , 世界 大很 但, 只我 留想 在这 里世 界 :

上人很 多,我但只 想你和在 一 起  。什 么 风 变云幻 ,什 么 鬼 怪 传

我体身 精神 好棒,是 因 为那 一望 无

际 的 黑 暗 了 给我无 的限 灵 感 。 仰

望奇,都 与我 无们 。我 给关 唱你 一 首老歌

你 给我 ,念 一新首 诗 我,相们

空 , 仿我 佛 看 了纯 见 的 真脸笑、

温 暖 眼的 神、 纤素 纤手 飘 , 白裙

… 飘…

笑一 ,我 心的佛 仿 融化在这段 美

好 的 时光。里

浪漫 的

节 情、 温馨 的场景 黑

在每 早上天 站在 我地 铁口,看 着

们我 用手指 树在 上身写 字 , 这是

我们 爱最做的事 ,们我把 想说但

暗的 托 下衬得显格外的清晰 。

汹涌的 人 ,感 群到 种 一 莫名 的 恐

不说出的 话在写 树上了 。有 候时你  悲催

的 铁地站永远 成 了这不种  地 方 , 即使 是 初的惊识 鸿一 ,也 瞥 会被那 拥挤 的人 群摧残 得 惨 不 忍  睹。如果 谁有 想在铁地 站婚求 , 那一

会让

我猜你 写的 是什 么, 有时候 却 用手遮 着不让

我 看 在 你什 么写。 看   着你 纤细 手的在 指皮 树上 轻地 划 轻动 我 的,心里有种 名 的温莫 。暖  你 不在身 边 日子的里 , 坐 我

在慌 ,

昨 晚上 天造营 的所 有美 在好这 刻瞬 间 崩 塌看。 着张 张一 无表 面

脸 ,我失的 了去幻 想能 力。我  的常常 想在: 就这是 我的人 生 ,这  是 就我 们 的 生人 谁 的,人 生 得值

珍惜 ?谁的人 更生值得珍惜 ?

是 由于 没定吃 饭早 成脑 造供子血  我 闭 上了 限,黑暗 来 临, 好美

不 足

的原 因 。

下 ,有只 老默 默地树陪着 我 。 我

摸着 老树粗 糙的

树皮 ,仿 昕佛 树到 后

传 来你 悉 熟的笑声 。在我 想:我 不在 的 日 ,子否 是你也 这 曾样 想的 着 我

? 用我手 指在树 上 写 一 句 了

人群这 熙攘熙 ,攘 有人 几我

们 相与?  关

而之。来

那个地 方 有一,棵老 树,树 干

很粗 ,我  们经常做的 事 是 张双开臂

有 一人 :种过爱 的。  人这 世界辽 阔 宽广 有,几 地 方 处值 我得们 恋留 ?  一有 地 方 :处和爱过 的 人过去 的

地 。 方

合 着抱树 身,手 和 手在 两 端 相握 。 我  不到 看的脸 你但,能清 晰 地听 到 你 欢

愉的笑声。   老 树 的盖冠像 一 巨 把 的绿色大

火 炬 蓝在 中天熊熊燃 烧, 就 像们

我话 :

等 我无, 论在哪里你。   我 睁 眼开 ,眼前 然仍是 拥挤的   人群, 闹喧的场 景, 没 老有 ,没

树有远 方,没

你 。  有但

我 相 信: 你 在 个一地 方  等 我,这 个 地 方 只 有 我 知们道 。

一有 地 方只个 我们 知有 道,我

们—

— 和你我,有 一个地 方—— 我

和你去 过 只,有 我们 知—道—爱 过  的人才 知道。

青春 。清凉的 风 吹山来 , 叶树   哗哗 作 响, 佛 仿 唱 在首一动 人的 歌。  时 间 仿佛 凝固 了 ,我们倚 着 老 树 ,

自选王新朔浪 博) 客

一根

草稻的价 格样 ,怎键关要

稻 草

远只永是稻 草 懂得 “ ,我

有 用我 途”很 好便了。绞 尽脑汁  为

它 与看谁 捆在 一 起捆在:大 白菜 上 它,是 就 白菜 的大身价 捆:在 大

草 “稻 提价” ,一味 去追 求 它 附 的加

值 ,这 是们我 这 社个 会的 不务 正业

闸。上 蟹,那它就是 大闸蟹身价的 。

说 ,这 是在据 州杭办 举的名师  名 校长 论坛“ 学 校规 划 与 发 展主 ”

生要 价值 ,有 更的多心思

论 题 坛上,一 位教 授 的 论 。 高 然 后, 这话段 开始在 营 课 上 销Q、Q  个 性留言 、微中信 圈里 大 行 道 其。  言

下之意 是:我 们 自 并 不己重要 ,  要重 的 我们 与谁是为伍。 一 个人

要花 是 怎在让样自 成 己为有 自 身营   价值 的大养 蟹和 大闸 白上菜,而 不

是 穷尽技 巧 让自己 成为一 根 价 高搭

售 的

稻草 。

如 果一 人个 只一是 稻根 草 那  么 ,,无 它是 论在 捆大 白上还 菜 是捆  是在 大 捆蟹闸 上人们 ,都不会 去吃  在 大闸上 蟹,在 别 人里眼,它充 其 量 也就是  贪小爱 宜便或擅长 机投钻  营的货 。

色不 同

人 在的一起 , 会迥有 异的  价值 一个 :人选 不一 择样的 平台 就, 有 能体现可出悬 殊 的价 值  。貌

似 让 醍 人灌 顶 的言论醐 让 ,

,因它 为 , 它 对别 人 对、 整个 社

会,都 没 营 有价 养 可值 言。 最 终 ,

我感觉 如 芒 在。一 背个 不能忽 略  常的识 是 :草 稻无论是捆 在白菜 上

还 ●■

…-

无稻 草论 自为以身价有 多 高 人 们 ,

还 是把它扔会了 。

(选 《自 奎晚报 )  》

4 口圜西  重圃

……

范文七:我不知道风的方向

少年,少年。这是读出来,便让人唇齿生香的两个字。是的,少年。我写到这些文字之前,想起了徐志摩那首难猜的诗:“我想知道风是在往哪一个方向吹。”

风,多像少年的形状――最美的形状,就是没有形状。

风就是这样,少年时光,亦是这样。那些美丽的、绚烂的、低迷的、荒唐的、欣喜的、悸动的、忧伤的、苦痛的少年时光,是无法寻觅踪迹的,正如风的方向,永远吹向未知的远方。

那么,亲爱的,让我来告诉你,这样一段没有方向的少年时光,一如细数,一群没有归途的彷徨的星星。

“成长?那对我来说是难以言说的伤……”

迪,那个有着细碎刘海、缥缈眼神的女孩,这样告诉我。

是的,有些少年时光,如角落的尘埃,没有阳光的照耀,兀自寂寞着,疼痛一寸一寸地长,心也一节一节地枯黄。有一些成长,确实是这样。

你也许从未经历过;也许,你正经历着。

你不知道你住过的弄堂里,会成长出怎样的一群人,当你离开了那里,回望年少的时光,会不会有恍如隔世的怅惘?有一些人,就从你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与你踏上了两条不一样的路途。一起长大的朋友,也许,就从你搬出那条长长的巷子开始,和你成为了两个世界的人。

那些混乱的住宅里,有男人丢弃的数不清的烟头,有女人劣质香水的刺鼻味道,有麻将推倒又重排的撞击声,有夫妻吵架的咒骂和啜泣。甚至,在一栋残损的住宅里,有斗殴、有盗窃、有谋杀、有奸情。而一些少年的世界,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中渐渐变得清晰。也渐渐地,那些市井的阴暗深入一个孩子的内心。也渐渐地,孩子长大,成了他们中的一员。

少年,他们要用多坚强的心,才能抵挡这样生活的洪流,抵挡最阴暗的一面的不住的冲刷?

所以,叛逆。所以,堕落。

小学的时候,我们曾计划一场幼稚的春游,春游那天中午的时候,我们都去了一个女同学的家里吃午饭。女孩叫叶子,很漂亮。

她有一个同样很漂亮的妈妈。清楚的记得,她妈妈热情的招呼我们,做了香肠和金枪鱼。之后,我们和她妈妈聊了很多早熟的话题,比如,做女人好还是做男人好。

可是没有多久,她妈妈离婚走了,抛下了这个家。叶子很平静的对我说这件事,而我很惊讶。

后来,叶子的爸爸开了一家麻将馆,整天乌烟瘴气,三教九流很多人都在那里赌博。放学后我和叶子回到她的家,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了。叶子说,她想妈妈了。语气同样平静得让人心痛。

叶子每天晚上自己一个人在家,只有一只黄狗陪着她。我问她,怕不怕。她抿了抿嘴,不怕。叶子的月事来了,女孩子的第一次月事,弄得她惊慌失措,她爸爸告诉叶子,要多喝红糖水。这么多年过去之后我才明白,这句话,藏着一个单身父亲对女儿成长的力不从心。而叶子的平静语气,是想掩盖自己心中的波涛汹涌。

那时候我和叶子形影不离,我想用我自己的方式安慰她。而直到毕业之后,才发觉,我们从挥手告别的那天开始,就成了两个世界的人。

三年之后我们见过一次,在一起去看望小学班主任的那天。老师说:“叶子越长越漂亮了。像你妈妈。”是的,她越长越漂亮了。但,已经不是从前的漂亮,而是,变得妖气了。她真的是在那样的孤独中堕落了下去。

听说,她在高中很招摇,各个班级的男同学都蜂拥围观。也听说,她在夏令营和一个男同学同居,被校领导抓到。

叶子,真的就这样堕落了。在我转身做此刻的我时,她留在原地没有动。然后,下坠、下坠,少年的时光,就这样交付给了无情的生活,如浮萍,任风雨蹂躏。

很多,很多人的少年时光,是没有阳光照耀的。于是,开成的枯黄的花。

所以,若你看见了一个堕落的少年,在风雨中不羁却脆弱的踽踽独行,为他撑一把伞吧。因为少年不知道,风是在往哪一个方向吹。

少年时代的爱情,是最凄美的爱情。

或者,不能称之为爱情。因为那种细碎的懵懂的情感,比爱情还要纯净。如泉眼处的水,刚刚涌出,悸动又忧伤。

多美,多美的爱呀。

我记得第一次听到的表白,是用英语说的“I love you”。那还是小学三年级,很幼稚却很纯真的年纪。同桌的他叫“鲤”,直到今天,我忆起他的时候,眼前浮现的还是他那大大的笑容和深灰色毛衣。

那天胆小的他,在同学们大声朗读英语课文的时候,趁乱说出那句“I love you”。我听到了,脸羞得红红的。但没过多久,我就转学离开了那里。那次我没有预兆的离开了,心中唯一不舍的人,就是鲤。听说我走之后,他曾大哭了一场。我又何尝不是,蹲在地上啜泣,心中默默地说,再见,鲤。

之后,没有见面,没有联系。

五年后的一天,我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拿起话筒的那一刻,我知道,是他。他在变声期,有着尖锐的难听的嗓音,但我还是敏感的听了出来。真的是鲤。但他竟然连一句寒暄都没有,直接的问我:“伊,你知不知道雨的电话?”

雨,是一个聪慧活泼的女孩子。听说我走之后,他对雨穷追不舍。

真的是这样,他似乎已经忘记了我们有五年没见,忘记了我们曾经说过做永远的好朋友。

我说:“不知道。”比他的语气还要冷。

一年以后真正见面的时候,他在找雨。他变了,变得瘦了,有着参差不齐的小胡子,穿着脏兮兮的白衣。

他央求我说:“可不可以上楼把雨叫下来,我不敢去。”

我说:“不可以。”回答的干脆。

我到底是为什么拒绝了他呢,或许,因为我真的已经对那段纯洁的回忆绝望了。有些回忆只能观赏,不能触碰。

他走了,一句再见都没有说,留下了失望的背影。

之后我们再没相见,也不想相见。我心中的那段少年时光,永远停留在十一岁的夏天,那个我红了脸颊的午后,永远。之后的岁月我只当成从未有过,只因此刻见到的已不再是他,而是一个从往事深处走出来,转身便改变了的另一个少年。

而在他之后的每一个对我表白的男生,我都用尖锐的语言回绝。我曾经那么的疯啊,把情书撕碎,将碎片摆在他们的桌子上,或者,将礼物重重地摔在地上,将他们的苹果放置直到腐烂。我曾经隔着马路向对面偷看自己的男生大喊:“流氓!”也曾抬起高傲的腿踢在他们身上。

年少的我啊,竟不懂得少年的心总是带着懵懂的欲望,他们对我的爱慕,都是男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最卑微而隐秘的心事呀。

我该温柔的拒绝。但我当时没有。而如今想想,我是谁一生中第一个喜欢的女生呢?当他经年之后再想起我的时候,会不会露出久违的笑呢?少年的时光里,总有一些细碎的情感让人着迷,欲罢不能啊。

初中的时候,有这么两个走在一起的人。当时已经快要中考了,也许学生时代的寂寞,让许多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尝试些什么,比如,爱情。“仪”是很聪明的男生,老师们都觉得他有极大的潜力;“蜓”是很有才华的女孩,写得一笔清秀的小楷。记得,每周末一起去补习的时候,仪会在蜓的楼下等她,骑着单车。仪那时候穿着红色的外套,风把他的衣服吹得鼓了起来的,勾勒出清瘦的身影。蜓把薄薄的刘海别在了头顶,露出白净的额头。

毕业照上,两个人隔得好远。毕业之后,两个人就去了不同的高中。听说仪在他的高中学习很用功,初中时候的潜力全发挥了出来。从普通班一路杀进了加强班。而蜓的高中是很糟的。两个人就这样,开始了各自不一样的生活。

还有一对学生情侣,每天中午男生都到女生的楼下等她,然后男生骑单车载着女生一起上学。其实那路程步行三分钟也就到了,很短。而且为了不被发现,要在离校门很远的地方就下车各走各的。但就是这么短的路途,也要两个人一起走。我记得女生脸上幸福的表情,是年少时光里最美的风景。

后来毕业了,两人也去了不同的高中。开始的时候,经常看见男生来看女生,后来,次数渐渐少了。现在回想起来,已经好久没见到那男生的身影了。

少年的爱情,多数就这样不了了之,渐渐淡了下去,淡到了青春的喧哗中。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原本就是青涩的情感,青涩的淡下去,是最美好的结局。彼此心中都心存念想,能在以后的岁月里悄悄开启那一段段似水年华,也好,也好。也许,没有经历过爱情的青春是不完美的,唯有真正的体会过相思、忧伤、纠缠的青春的爱,才是真正绽放了一次的青春。

年少的时候不知道风在往哪一个方向吹呀,就那样奔跑,就那样飞速的骑着单车,以为这样急速的飞,就可以感受到风的存在。少年啊少年,总是在似有似无、似隐似现的风中,走了多少美好的、无悔的、隐秘的、疯狂的路……

每一朵花,都有盛开的理由。

六岁,乡下的土墙上,曾留下我的脚印。我如今竟是这么羸弱的女子,这是和我的儿时所不符的。我健康、好动而且从不安分,那年夏天,在那样高的土墙间上蹿下跳,灰尘和着汗水在脸上留下一道道花纹。那是十二年以前的事情了吧,我和已经过世的舅爷爷,在乡下的小路上留下一对一高一矮的长长的影子。

八岁,我上学,学写字,学算术,学许许多多至今还在延续的事情。我记得那年夏天学校的砖墙上,疯长的爬山虎。所以墙是绿的。第一次听到老师说这种植物吓了一跳。想象了好多次这种被叫做“虎”的东西。直到后来真的看到,那小巧的爪子和翠绿的叶。蔓延,一直蔓延到房顶上。那疯狂的长势,像极了我那年稚嫩而贪婪的目光。

十岁外婆家的院墙外,依稀记得,是大片大片的瓜果和蔬菜。那个院子曾经埋葬过外婆的一只大黄狗和我捡到的一只灰褐色蝴蝶。大片大片的清新和迷人,大片大片的回忆,却不复存在。甚至我还记得那些牵牛花开的方向,但却无法再扯一朵紫红,笑着说像喇叭。

十四岁那年夏天,家门口倒塌的土墙后面是一片红花绿草。从一片废墟中穿过,我看到了一种城市中难以遇见的美。那些精致的野花和大片的狗尾巴草,那些不经意会咬上人一口的绿色昆虫,衣服上抖也抖不掉的小翅膀,成了一个十四岁女孩心中的唯一点缀。

而当我转身,离开乡下,离开母校,离开旧的家,离开外婆的菜园,便离开了那泥土,那爬山虎,那野花绿草和瓜果的味道。离开了,一面又一面墙。

七岁我离开乡下。离开了那里的鸡鸣犬吠,那里的农田,那里山坳中大片的野草和一只死去的流浪猫,那里淳朴善良的哑巴姑姑,那里的玩伴和总是爬不完越不尽的土墙。

十一岁我告别了爬山虎一样的执拗的性格和眼神,我变得服帖,变得顺从,于生活,于学业。我多年以前生长的野心,那洛丽塔般顽劣的目光,就这样远远地被我埋藏在花墙之外,墙的另一面,我无法看到的地方。

十三岁我剪掉了长长的头发,我丢失的镜子和发卡,我遗落的迷你裙和超短裤,我甚至,丢掉了那年的微笑,和小小的骄傲。

十四岁当家门口的墙被人重新筑起,隔开了那野花绿草,我隐约觉得,我大片大片的野花盛开般的季节,离开了,一去不返。

十六岁外婆拖着病重的身体迁走了,离开菜园和院墙。那一排排豆角茄子和西红柿,那紫红色的牵牛花,那大黄狗和蝴蝶的地下的残体,伴随着外婆在这里大半生的回忆,都轰然倒塌在城市搬迁规划的铲车之下。我的童年,在这一刻轰然倒塌。突然地都没留下想说的最后的话。

多年以后,我骑着单车穿梭在这样的街头,空空如也。

习惯在空荡荡的道路上骑着单车,上学的清晨城市还没苏醒,放学的深夜城市已经熟睡。然而,无心看风景。那样紧迫的生活,让呼吸和时间变得一样急促。低头骑车,抬头看路。谙熟到了哪一个路段的哪一个地方,会有哪一个障碍物,甚至哪一处的起伏,起伏到什么程度,都一清二楚。因为,这是路上唯一的风景。

我无暇再去看那些所谓的风景,我走着,歇斯底里,却又虔诚如故。

但这就是我年少的风。就是我此刻,不知往哪里吹的风。

风就是这样,少年时光,亦是这样。那些美丽的、绚烂的、低迷的、荒唐的、欣喜的、悸动的、忧伤的、苦痛的少年时光,是无法寻觅踪迹的,正如风的方向,永远吹向未知的远方。

所以,亲爱的,别怪那年少轻狂,别说“为赋新词强说愁”。每一段少年时光,都是无法捉摸的风。你不知道光阴在往哪一个方向吹,而那光阴又偷偷地带走了你,在年少的背景中,渐渐剥离……

范文八:我知道一种方向

沙枣花开

沙漠尽头,我碰见了沸腾的神。

她们不是花

只是,一群春天罹难的修女

沉睡药箱。她们不是呻吟

是一封正午运抵的书信。

枝头滴落,一次缓慢的苏醒

湍急的爱情

像天空堆砌的黄金。她们不是树

只是奔行的巨兽

卸下深夜的豹皮。吐鲁番以西

繁花散去时

信仰,也不过是一场秘密的饮泣。

神之气息,像上帝坐入人间,一字不语。

青铜枝下,一群今世的灯笼

寻找流失的前因。

生命漫长,一匹幼马

必须埋下燃烧的内心――

以一种花开的速度

接近果实。

以一次热烈的爱,一场雪崩的日光

挺进天庭。那么久了

有关云朵的消息

迟滞的雨,才会带来

一次怒放的春季。

万物生长

坐在正午,坐入

今天灿烂的日光下

我比天空明净,比云朵坚定

比一切过往的爱恨

更加温馨。大地生长,青草葳蕤

世上的好儿女们

前赴后继。

爱上每一寸光,爱着

无限的大气和苍茫

我比一本古籍悠久,比一堆

暗夜的篝火响彻

鹰隼告诉我的每一个好消息,我也将

传递四方。我放还了马,它黝黑的脸

恍如世上的奇迹。

鲜花怒放,时间吹袭

在人生的海拔上,我比一捧雪

比一炉时代的钢铁

更加热烈。我劈下内心的柴,

取出沸腾的心跳

因为,并不是我孤身一人,马不停蹄

走在锦绣的春天。

左边

左边的夜

左边的沙漏,在错失的页码下

有一声左边的喊叫。

我看见一匹白马,站在

删改的目录上――

倘若一个人感怀

抱住自己取暖,那些繁复的星群将是

左边的爱

以及,左边的牧场。

一双漂泊的手

如何由左边,去陈述右边?

骑马的人,焦黑如炭――

并不比梨花带雨来得凛然。

当情节驶近末尾

在崎岖的谷底,这空空荡荡的人世将是

左边的心跳

左边的伞,秘密遮护了

一唱三叹的心愿。

左边的此岸

左边的字,骑马的邮差

递来一封黎明的口信。

墨水将尽,万物葳蕤时

一本春日之书的装订,将是

热烈的复辟。

看哪,有人扶住了天空的一块铜――

带着左边的阴影

左边的念诵。

春日

谁在风中淘金?谁将一树梨花

作为灿烂的姐妹?谁掩袖,在崎岖的天际

写下四月?谁用一个词

包扎诗歌?在春日浩荡的教堂下

谁秘密地哭

转眼间,又湍急地笑?

哦,我知道一块玻璃,如何走进日光。

它转身的刹那,吹动

一根神圣的芦苇,带上卑微的思想

奔跑的鸟群。

我还知道一张封面在慢慢苏醒,用一生的努力

去洗净一粒单词。

在青年旅社涂鸦

假如,蚊子抽离

我的身体

它愤怒的舌头

将使天堂血腥

假如,抱上一堆颜料

壁上涂鸦

我青春的毒素

将使蚊子眩晕

假如,一座国际旅社

驶抵武汉

一张错误的地图

将出现痉挛

假如,茶盏之中

澄清了哲学的细节――

一个名叫马克的德国人,不会

削出木头的军舰

夜宿江畔,我听见

风中的春花――

假如梦中飞掠了一只鸣禽,谁会

凌晨六时叩关?

风吹来的沙

沙尘之夜,有关

篡改与颠覆的话题,经久未息。

在额济纳旗,或游移的罗布泊

一匹妖娆的巨兽

始自地心。没有人能说出,一根古代的

漂木缠绕的爱情,甚至

一枚铜镜如何闪光?

错乱的情节,也使一本经书

乍泄了内心的恐惧。

浑圆的夜,一只奔跑的更漏

像时代赋予的麻雀

瑟缩着灵魂

举步维艰。

这个时刻,一滴神圣的水

将现出真义、韵律和上帝的面庞。

风吹

鹰翅之下――

当袭面而至的一捧心跳,攥住

天堂的脖颈;当理想

飞掠了梦中的桥涵。

我是说:那是第一日

的牺牲与祭品。

带着光荣和败北。

带着昨天的马,昨天的体温和笑意。

在那曲

我蹬过银河,将湍急的星群

挂上灿烂的雪山。

我带着坡地、鸣禽和牛栏

将思想引入寺院。

碰上罗汉,我要追问

世上的好姐妹。

如果迎面而至的是菩萨,我情愿

做一个弟弟。

我知道有一架风车

缄默无语。藏北的佛印下

一场热烈的青春,火中取栗。

今夜,众神颂唱的那曲――

有一块酥油慢慢融化,一个人

迅速交出了内心。我将一本经书

藏进天空,其实所有的爱戴

缘自一只晴朗的巨鹰。

缭绕的翅膀下,一定埋着

怒放的黄金。那么繁复的怀念,必定

植入了青铜的韵律

――谁爱着今夜,谁就是今世的果实。

风中的硬币

一枚抛别的硬币

翻滚

跳跃

像一个垂头丧气的浪荡子,走在路上。

它带着一匹马

的心脏

让风产生了形式。

哦,要是鹰化身为警察

天空的倦怠

也将成了乌云。

我想说:那是另一种生活。

因为,风是秘密的。

一枚被遗弃的硬币

说不准

也是一只坚持的鸟

蜷缩着金属

的乡愁

试探着爱与哀愁的距离。

它轻于芦苇,但比整个秋天

多了一场无辜

的眼泪。

假如有一件馈赠的衣服,或者

感恩的角度。

因为,风是秘密的。

一枚微弱的硬币

仿佛钥匙,挂在

天上

这么黑的夜,有多少人

失却了记忆?

白银的言语,或者不!

――当心灵的生物

遇上了氧气。

那是海上的盐,伤口的花。

我只不过像闪电一样,保持着

缄默的品性。

是的,因为风是秘密的。

一枚丢失的硬币

要带着哲学的体温

咽下中心大意。

――它跑出了形而上的弧度

比一只蚕

更能吐出毁坏

的内心。

在凄凉的人间,一些唱读

将终止脚步。

我是说:我甚至赶不上一分锻

奔跑的速度。

所以,风是秘密的。

范文九:我知道它在什么地方等

小吉姆在一条轮船上当服务员。一天早上,他在轮船上送中饭时问道:“船长,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小家伙。”船长注意到小吉姆激动的样子。“什么问题?”

“有一样东西,要是你知道它在什么地方,算不算丢了?”小吉姆问。

“当然不算。”船长说。

“这么说,您的咖啡壶没有丢掉,因为我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小吉姆微笑着说。

“在哪儿?”船长兴奋地说。

“在海底!”小吉姆说。

喝醉了

一天,父亲与小儿子一道回家。这个孩子正处于那种对什么事都很感兴趣的年龄,老是有提不完的问题。他向父亲发问道:“爸爸,‘醉’字是什么意思?” “唔,孩子,”父亲回答说,“你瞧那儿站着两个警察。如果我把他们看成了四个,那么我就算醉了。” “可是,爸爸, 那儿只有一个警察呀!”

奶酪

由于客人在吃苹果馅饼时,家里没有奶酪了,于是女主人向大家表示歉意。这家的小男孩悄悄地离开了屋子。过了一会儿,他拿着一片奶酪回到房间,把奶酪放在客人的盘子里。 客人微笑着把奶酪放进嘴里说:“孩子,你的眼睛就是比你妈妈的好。你在哪里找到的奶酪?” “在捕鼠夹上,先生。”小男孩说。

两个硬币

小罗伯特向妈妈要了两个硬币。

“昨天给你的钱干什么了?”

“我给了一个可怜的老太婆,”小罗伯特回答说。 “你真是个好孩子。”妈妈骄傲地说。“再给你两个硬币。可是你为什么对那位老太太那么感兴趣呢?”

“她是个卖糖果的。”

范文十:我知道有一个地方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让我的黑夜,眼前一亮;我知道有一个地方,让我的梦想长出翅膀,即使我跌倒了,它也不会露出满脸的冷笑,也不会讥讽我不自量力的痴狂。他会敞开大山一样的胸脯,给我一生的信任与依靠;她会携一袖春风,吹散我远方的迷茫;他会伸出关爱的手臂,牵引我一步步接近地平线冉冉升起的曙光。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5/view-19151.htm

我知道,这个地方,是你我心中点燃的一盏灯,在风雨中熄灭,又在风雨中点亮;在痛苦中退缩,又在逆境中迎难而上。看苍苍的白发里,融化了多少岁月的冰霜;看我们的额头送走了多少朝阳;看我们跋涉的脚步凋落了多少青春的诗行,我们不会停下观望,更不会黯然神伤,我们的梦始终有鲜花盛放,有冬天的梅花火一样燃烧,默默地散发绝世的暗香。引领我们迈向又一个崭新的坐标。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会让我们百结千肠,那里的气候反复无常。春天的姹紫嫣红,让我们心驰神往;夏天的炎阳让我们酷暑难当;秋天的丰硕让我们迷醉金黄;冬天的严寒令我们畏惧肢体冻僵。面对那些冷酷与诱惑,我们窒息;我们亢奋,而我们需要更多的是冷静的思考与抵挡。

我们不是圣人,也有“杨柳岸晓风残月”的凄伤;也有“满的黄花堆积”的惆怅;但我们更应该拥有“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豪情与向往。

我知道有一个地方,沸腾的热血才会染红初升的太阳;酸楚的泪水才会浇灌遍地的欢笑;辛勤的汗滴才会迎来家园的丰茂。放眼眺望,黄河长江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它汹涌澎湃是我们黄皮肤的骄傲,我们聆听时代吹响的哨音,朝着我们追求的地方,抒写东方的传奇和辉煌!

作者简介:叶柏成,曾用名岁月灯盏。大学文化,现在政府机关工作。从1990年起开始在《黄河文学》《辽河》《陕西工人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小说共计100余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