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蜀僧浚弹琴李白

听蜀僧浚弹琴李白

【范文精选】听蜀僧浚弹琴李白

【范文大全】听蜀僧浚弹琴李白

【专家解析】听蜀僧浚弹琴李白

【优秀范文】听蜀僧浚弹琴李白

范文一:听蜀僧浚弹琴李白

听蜀僧浚弹琴 李白

蜀僧抱绿绮, 西下峨嵋峰。

为我一挥手, 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 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 秋云暗几重。

简析:“绿绮”本是琴名,汉代司马相如有一琴,名叫绿绮,这里用来泛指名贵的琴。

开头两句把这位音乐家写得很有气派,表达了诗人对他的钦慕。“挥手”是弹琴的动作。嵇康《琴赋》:“伯牙挥手,钟期听声。”“客心洗流水”一句暗用了“高山流水”的典故(见《列子·汤问》);“馀响入霜钟”一句也用了典,“霜钟”语出《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霜钟”二字点明时令,与下面“秋云暗几重”照应。“馀响入霜钟”意思是说,音乐终止之后,余音久久不绝,和薄暮时分寺庙的钟声融合在一起。

《列子·汤问》里有“余音绕梁 ,三日不绝”的话,苏轼在《前赤壁赋》里用“馀音袅袅,不绝如缕”来形容洞箫的余音。

李白这首诗描写音乐的特点是,着重表现听琴时的感受,表现弹者、听者之间感情的交流。

听蜀僧浚弹琴

李白

蜀僧抱绿绮, 西下峨眉峰。

为我一挥手, 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 馀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 秋云暗几重。

这首五律写的是听琴,听蜀地一位法名叫浚的和尚弹琴。开头两句:“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说明这位琴师是从四川峨眉山下来的。李白是在四川长大的,四川奇丽的山水培育了他的壮阔胸怀,激发了他的艺术想象。峨眉山月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的诗里。他对故乡一直很怀恋,对于来自故乡的琴师当然也格外感到亲切。所以诗一开头就说明弹琴的人是自己的同乡。“绿绮”本是琴名,汉代司马相如有一张琴,名叫绿绮,这里用来泛指名贵的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简短的十个字,把这位音乐家写得很有气派,表达了诗人对他的倾慕。

三四句正面描写蜀僧弹琴。“挥手”是弹琴的动作。嵇康《琴赋》说:“伯牙挥手,钟期听声。”“挥手”二字就是出自这里的。“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这两句用大自然宏伟的音响比喻琴声,使人感到这琴声一定是极其铿锵有力的。

“客心洗流水”,这一句就字面讲,是说听了蜀僧的琴声,自己的心好象被流水洗过一般地畅快、愉悦。但它还有更深的含义,其中包涵着一个古老的典故。《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这就是“高山流水”的典故,借它,表现蜀僧和自己通过音乐的媒介所建立的知己之感。“客心洗流水”五个字,很含蓄,又很自然,虽然用典,却毫不艰涩,显示了李白卓越的语言技巧。

下面一句“馀响入霜钟”也是用了典的。“霜钟”关于《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霜钟”二字点明时令,与下面“秋云暗几重”照应。“馀响入霜钟”,意思是说,音乐终止以后,馀音久久不绝,和薄暮时分寺庙的钟声融合在一起。《列子•汤问》里有“馀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宋代苏东坡在《前赤壁赋》里用“馀音袅袅,不绝如缕”,形容洞箫的馀音。这都是乐曲终止以后,入迷的听者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所产生的想象。“馀响入霜钟”也是如此。清脆、流畅的琴声渐远渐弱,和薄暮的钟声共鸣着,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晚了:“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诗人听完蜀僧弹琴,

举目四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青山已罩上一层暮色,灰暗的秋云重重叠叠,布满天空。时间过得真快啊!

唐诗里有不少描写音乐的佳作。白居易的《琵琶行》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忽高忽低、忽清忽浊的琵琶声,把琵琶所特有的繁密多变的音响效果表现了出来。唐代另一位诗人李颀有一首《听安万善吹觱篥歌》,用不同季节的不同景物,形容音乐曲调的变化,把听觉的感受诉诸视觉的形象,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李白这首诗描写音乐的独到之处是,除了“万壑松”之外,没有别的比喻形容琴声,而是着重表现听琴时的感受,表现弹者、听者之间感情的交流。其实,“如听万壑松”这一句也不是纯客观的描写,诗人从琴声联想到万壑松声,联想到深山大谷,是结合自己的主观感受来写的。

律诗讲究平仄、对仗,格律比较严。而李白的这首五律却写得极其清新、明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其实,无论立意、构思、起结、承转,或是对仗、用典,都经过一番巧妙的安排,只是不着痕迹罢了。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的艺术美,比一切雕饰更能打动人的心灵。

范文二:李白:听蜀僧浚弹琴

李白:听蜀僧浚弹琴

作者:李白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注解】:

1、绿绮:琴名。晋傅玄《琴赋序》:“司马相如有绿绮。”相如是蜀人,弹者是蜀僧,故以绿绮切之。 2、一:加强语气的助词。

3、挥手:指弹琴。

4、流水:相传春秋时钟子期能听出伯牙琴中的曲意,时而是志在高山,时而是志在流水,伯牙乃许为知音。见《列子·汤问篇》。这句是说,客中的情怀,听了

高山流水”的曲意,为之一洗。

5、霜钟:指钟声,《山海经》:丰山“有九种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入霜钟:余音与钟声交流,兼喻入知音者之耳。

【韵译】:

四川僧人抱弹名琴绿绮,

他是来自巴蜀的峨嵋峰。

他为我挥手弹奏了名曲,

好象听到万壑松涛雄风。

高山流水音调一洗情怀,

袅袅余音融入秋天霜钟。

不知不觉青山已披暮色,

秋去也似乎暗淡了几重!

【评析】:

此诗是写听蜀地一位和尚弹琴,极写琴声之入神。开头两句,写他来自故乡四川,表达对他的倾慕。颔联写弹琴,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作比,令人感到琴声之不凡。颈联写琴声荡涤胸怀,使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尾联写聚精会神听琴,而不知时日将尽,反衬弹琴之高妙诱人。全诗一气呵成,势如行云流水,明快畅达。

范文三:李白《听蜀僧浚弹琴》鉴赏

s A G I HwE  I 赏析・   H N X" 1 N   s 诗文

得 很 有气 派 , 达 了诗 人 对他 的倾 慕 。 表

三 四句 正 面 描 写 蜀 僧 弹 琴。 “ 手 ” 挥

弹琴 的动作。嵇康《 琴赋》 :伯牙挥  说 “

钟 期 听声 。 ” 挥 手 ” 宇 就是 出 自这  “ 二

的。 “ 为我 一 挥 手 , 听 万壑 松 ”这 两  如 , 用 大 自然 宏 伟 的音 响 比喻 琴 声 , 人  使 到 这 琴 声 一 定 是 极 其 铿 锵 有力 的。

“ 心 洗 流 水 ” 这 一 句 就 字面 讲 , 客 , 是  说 听 了蜀 僧 的琴 声 , 自 己的 心好 像 被 流  水 洗 过 一 般 地 畅 快 、 悦 。 它还 有 更深  愉 但

蜀僧 抱 绿 绮 , 下 峨眉 峰 。 西   为 我 一挥 手 , 听 万壑 松 。 如

客 心 洗 流 水 , 响入 霜 钟 。 馀

的含 义 ,其 中 包 涵 着 一 个 古 老 的 典 故 。

《 子・ 列 汤问》 “ 牙善鼓琴 ,钟 子期善  :伯

听 。 伯 牙鼓 琴 , 在 登 高 山 , 子 期 日 : 志 钟

不觉碧 山暮 , 云暗几重 。 秋

— —

‘ 善哉 , 峨 兮 若 泰 山 ! ’ 在流 水 , 子  峨 志 钟 期 日 :善 哉 , 洋 兮 若 江 河 ! ’ “ 山 ‘ 洋 ”借 高

流水 ” 的典 故 , 现 蜀 僧和 自 己通 过 音乐  表 的媒 介 所 建 立 的 知 己之 感 。 “ 心 洗 流  客 水 ” 个 字 , 含 蓄 , 很 自然 , 然 用  五 很 又 虽 典 , 毫不 艰 涩 , 示 了李 白卓越 的语 言  却 显 技巧 。

李 白《 听蜀僧 浚弹琴》

李 Fo h

昕蜀僧瀣弹琴  鉴赏

L_ BA I  o

TNGSHUSENNG  N I I J ANS .G. T QN l   H  J N A A U

_

下 面 一 句 “ Ⅱ 入 霜钟 ” 馀 向 也是 用 了典

的。 “ 霜钟” 关于《 山海 经・ 中山经》 “ :丰

山 …・ 九钟 焉 , 知 霜呜。” ・ 有 是 郭璞 注 :

“ 降则钟鸣 , 霜 故言 知 也 。 “ ” 霜钟 ” 二字 点  明 时令 , 下 面 “ 云 暗 几 重 ” 与 秋 照应 。 “ 馀

响入 霜 钟 ”意 思 是 说 , 乐 终 止 以后 , , 音 馀

・ 袁行 霈

这 首 五律 写 的 是 听 琴 ,听 蜀 地 一 位  法名 叫 浚 的和 尚 弹 琴 。 李 白是 在 四川 长  大 的 ,四 川绮 丽 的 山水 培 育 了他 壮 阔 的  胸 怀 , 发 了他 的 艺术 想 象 。 对 故 乡一  激 他

音 久 久 不 绝 , 薄 暮 时 分 寺 庙 的钟 声 融  和

合在一起。 列子 ・ 问》 有“ 音绕梁 , 《 汤 里 馀

三 日不绝” 的话。宋代苏东坡在《 前赤壁

赋》 用 “ 音袅袅 , 里 馀 不绝如 缕” 形容洞  ,

箫 的馀 音 。 这 都 是 乐 曲 终 止 以后 , 迷  入 的 听者 沉 浸

在 艺 术 享 受 之 中 所 产 生 的想

象。“ 响入 霜钟 ” 是 如 此。清脆 、 畅  馀 也 流

直 很 怀 恋 ,对于 来 自故 乡的 琴 师 当然 也  感 到格 外 亲切 。 所 以 诗 一 开 头 就 说 明 弹

琴 的人 是 自 己的 同 乡。“ 绿绮 ” 是 琴 名 。 本   汉代 司 马相 如 有 一张 琴 , 叫 绿 绮 , 里  名 这 用 来泛 指名 贵 的 琴 。 “ 蜀僧 抱 绿 绮 , 下  西

的琴 声 渐 远 渐 弱 , 薄 暮 的 钟 声共 鸣着 , 和

这 才 发 觉 天 色 已经 晚 了— — 不 觉 碧 山

暮 , 云 暗 几 重 , 山 已罩 上 一 层 暮 色 , 秋 青

灰 暗 的 秋 云 重 重 叠 叠 , 满 天 空 。 时 间  布 过得真快啊 1

峨 眉 峰 ” 简 短 的 十 个 字 , 这 位 音 乐 家  , 把

51 ・U X E G O U

范文四:李白:听蜀僧浚弹琴

《听蜀僧浚弹琴》

作者:李白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注释:

1、绿绮:琴名。晋傅玄《琴赋序》:“司马相如有绿绮。”相如是蜀人,弹者是蜀僧,故以绿绮切之。

2、一:加强语气的助词。

3、挥手:指弹琴。

4、流水:相传春秋时钟子期能听出伯牙琴中的曲意,时而是志在高山,时而是志在流水,伯牙乃许为知音。见《列子·汤问篇》。这句是说,客中的情怀,听了“高山流水”的曲意,为之一洗。

5、霜钟:指钟声,《山海经》:丰山“有九种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入霜钟:余音与钟声交流,兼喻入知音者之耳。

译文:

四川僧人抱弹名琴绿绮,

他是来自巴蜀的峨嵋峰。

他为我挥手弹奏了名曲,

好象听到万壑松涛雄风。

高山流水音调一洗情怀,

袅袅余音融入秋天霜钟。

不知不觉青山已披暮色,

秋去也似乎暗淡了几重!

赏析:

此诗是写听蜀地一位和尚弹琴,极写琴声之入神。开头两句,写他来自故乡四川,表达对他的倾慕。颔联写弹琴,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作比,令人感到琴声之不凡。颈联写琴声荡涤胸怀,使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尾联写聚精会神听琴,而不知时日将尽,反衬弹琴之高妙诱人。全诗一气呵成,势如行云流水,明快畅达。

* 唐诗三百首

* 李白: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 李白:金陵酒肆留别

范文五:李白《听蜀僧浚弹琴》拼音

tīng shǔ sēng xùn tán qín

听蜀僧浚弹琴

zuî zhě :lǐ bái

作者:李白

shǔ sēng bào lǜ qǐ ,xī xià ã mãi fēng 。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

wãi wǒ yī huī shǒu ,rú tīng wàn hâ sōng 。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kâ xīn xǐ liú shuǐ ,yú xiǎng rù shuāng zhōng 。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bú jué bì shān mù ,qiū yún àn jǐ chóng 。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注解

1、绿绮:琴名。晋傅玄《琴赋序》:“司马相如有绿绮。”相如是蜀人,弹者是蜀僧,故以绿绮切之。 2、一:加强语气的助词。

3、挥手:指弹琴。

4、流水:相传春秋时钟子期能听出伯牙琴中的曲意,时而是志在高山,时而是志在流水,伯牙乃许为知音。见《列子·汤问篇》。这句是说,客中的情怀,听了“高山流水”的曲意,为之一洗。

5、霜钟:指钟声,《山海经》:丰山“有九种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入霜钟:余音与钟声交流,兼喻入知音者之耳。

韵译

四川僧人抱弹名琴绿绮,他是来自巴蜀的峨嵋峰。他为我挥手弹奏了名曲,好象听到万壑松涛雄风。 高山流水音调一洗情怀,袅袅余音融入秋天霜钟。不知不觉青山已披暮色,秋云也似乎暗淡了几重! 评析

此诗是写听蜀地一位和尚弹琴,极写琴声之入神。开头两句,写他来自故乡四川,表达对他的倾慕。颔联写弹琴,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作比,令人感到琴声之不凡。颈联写琴声荡涤胸怀,使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尾联写聚精会神听琴,而不知时日将尽,反衬弹琴之高妙诱人。全诗一气呵成,势如行云流水,明快畅达。

范文六:听蜀僧浚弹琴

《听蜀僧浚弹琴》

作者:李白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注解】:

1、绿绮:琴名。晋傅玄《琴赋序》:“司马相如有绿绮。”相如是蜀人,弹者是蜀僧,故以绿绮切之。

2、一:加强语气的助词。

3、挥手:指弹琴。

4、流水:相传春秋时钟子期能听出伯牙琴中的曲意,时而是志在高山,时而是志在流水,伯牙乃许为知音。见《列子·汤问篇》。这句是说,客中的情怀,听了

“高山流水”的曲意,为之一洗。

5、霜钟:指钟声,《山海经》:丰山“有九种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入(转载自第一范文网http://www.diyifanwen.com,请保留此标记。)霜钟:余音与钟声交流,兼喻入知音者之耳。

【韵译】:

四川僧人抱弹名琴绿绮,

他是来自巴蜀的峨嵋峰。

他为我挥手弹奏了名曲,

好象听到万壑松涛雄风。

高山流水音调一洗情怀,

袅袅余音融入秋天霜钟。

不知不觉青山已披暮色,

秋去也似乎暗淡了几重!

【评析】:

此诗是写听蜀地一位和尚弹琴,极写琴声之入神。开头两句,写他来自故乡四川,表达对他的倾慕。颔联写弹琴,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作比,令人感到琴声之不凡。颈联写琴声荡涤胸怀,使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尾联写聚精会神听琴,而不知时日将尽,反衬弹琴之高妙诱人。全诗一气呵成,势如行云流水,明快畅达。

您可以访问第一范文网(www.DiYiFanWen.com)查看更多

与本文《李白:听蜀僧浚弹琴》相关的文章。

范文七:听蜀僧浚弹琴

第5课 《听颖师弹琴》练习学案

一、练习目标:

1.诵读诗歌,把握节奏及感情变化。 2.学习描绘音乐的方法,体会作者的感情。

二、走 近 作 者: 韩愈 【768~824】字退之,唐河内河阳(今河南孟县)人。自谓郡望昌黎,世称韩昌黎。唐代著名文学家,古文运动的倡导者,宋代苏轼称他“文起八代之衰”,明人推他为唐宋八大家之首,与柳宗元并称“韩柳”,有“文章巨公”和“百代文宗”之名,著有《韩昌黎集》四十卷,《外集》十卷,《师说》等等。

三、写作背景:元和十一年(816),因受谗言而被降为右庶子的韩愈,慕名前来听来自天竺的僧人颖师弹琴,于是写了这首诗,表达了诗人被贬之后的悲伤和忧郁情怀。 四、课堂练习

阅读《听颖师弹琴》,完成1—3题。

1.把这首诗分为两部分,概括其内容。

2.作者在描写音乐这一无形的事物时采用了怎样的方法?

3.仔细品读前十句,体会作者写出了怎样的音乐变化。

五、高考链接

阅读下面一首唐诗,然后回答问题。(6分)

听蜀僧浚弹琴 李白

蜀僧抱绿绮①,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②,余响入霜钟③。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注:① 绿绮:古代名琴。 ② 流水:借用

(1)诗的第二联中

(2)颈联两处使用典故,伯牙和钟子期的故事点名自己也是通晓音律之人,“霜钟”的传说点明物候时令,此外,这两处的用典还有什么更深层地寓意?

(3)结合全诗谈谈你对第四联

六、自我检测

1.给下面加点的字注音。

轩.昂 昵昵.. 呢.喃 泥.土 泥.古不化 划.然 划.拳 喧啾.. 铁锹. 揪.住 愀.然 跻.

攀 济济.一堂 同舟共济. 未省. 反省. 遽.止 滂沱.. 磅礴.. 千丈强. 强.行 强.人所难 柳絮. 丝篁.

2、根据拼音写汉字

Xuān( )昂 奔fù( )敌场 前pū( )后继 xuān( )啾 xuān( )泄 xuàn( )染 寒xuān( ) 根dì( ) dì( )听 dì( )造 归根结dǐ( ) 雪中送tàn( ) tàn( )素墨水 脱yǐng( )而出 3.解释下面加点的词。

(1)昵昵..儿女语( ) (2)失势一落千丈强.( ) (3)推手遽.止之( ) (4)颖乎尔诚能.

( )

范文八:李白《听蜀僧濬弹琴》

听蜀僧濬弹琴李白 蜀僧抱绿绮, 西下峨眉峰。为我一挥手, 如听万壑松。客心洗流水, 馀响入霜钟。不觉碧山暮, 秋云暗几重。这首五律写的是听琴,听蜀地一位法名叫濬的和尚弹琴。开头两句:“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说明这位琴师是从四川峨眉山下来的。李白是在四川长大的,四川奇丽的山水培育了他的壮阔胸怀,激发了他的艺术想象。峨眉山月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的诗里。他对故乡一直很怀恋,对于来自故乡的琴师当然也格外感到亲切。所以诗一开头就说明弹琴的人是自己的同乡。“绿绮”本是琴名,汉代司马相如有一张琴,名叫绿绮,这里用来泛指名贵的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简短的十个字,把这位音乐家写得很有气派,表达了诗人对他的倾慕。三四句正面描写蜀僧弹琴。“挥手”是弹琴的动作。嵇康《琴赋》说:“伯牙挥手,钟期听声。”“挥手”二字就是出自这里的。“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这两句用大自然宏伟的音响比喻琴声,使人感到这琴声一定是极其铿锵有力的。“客心洗流水”,这一句就字面讲,是说听了蜀僧的琴声,自己的心好象被流水洗过一般地畅快、愉悦。但它还有更深的含义,其中包涵着一个古老的典故。《列子·汤问》:“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伯牙鼓琴,志在登高山,钟子期曰:‘善哉,峨峨兮若泰山!’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洋洋兮若江河!’”这就是“高山流水”的典故,借它,表现蜀僧和自己通过音乐的媒介所建立的知己之感。“客心洗流水”五个字,很含蓄,又很自然,虽然用典,却毫不艰涩,显示了李白卓越的语言技巧。下面一句“馀响入霜钟”也是用了典的。“霜钟”关于《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霜钟”二字点明时令,与下面“秋云暗几重”照应。“馀响入霜钟”,意思是说,音乐终止以后,馀音久久不绝,和薄暮时分寺庙的钟声融合在一起。《列子·汤问》里有“馀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宋代苏东坡在《前赤壁赋》里用“馀音袅袅,不绝如缕”,形容洞箫的馀音。这都是乐曲终止以后,入迷的听者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所产生的想象。“馀响入霜钟”也是如此。清脆、流畅的琴声渐远渐弱,和薄暮的钟声共鸣着,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晚了:“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诗人听完蜀僧弹琴,举目四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青山已罩上一层暮色,灰暗的秋云重重叠叠,布满天空。时间过得真快啊!唐诗里有不少描写音乐的佳作。白居易的《琵琶行》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忽高忽低、忽清忽浊的琵琶声,把琵琶所特有的繁密多变的音响效果表现了出来。唐代另一位诗人李颀有一首《听安万善吹觱篥歌》,用不同季节的不同景物,形容音乐曲调的变化,把听觉的感受诉诸视觉的形象,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李白这首诗描写音乐的独到之处是,除了“万壑松”之外,没有别的比喻形容琴声,而是着重表现听琴时的感受,表现弹者、听者之间感情的交流。其实,“如听万壑松”这一句也不是纯客观的描写,诗人从琴声联想到万壑松声,联想到深山大谷,是结合自己的主观感受来写的。律诗讲究平仄、对仗,格律比较严。而李白的这首五律却写得极其清新、明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其实,无论立意、构思、起结、承转,或是对仗、用典,都经过一番巧妙的安排,只是不着痕迹罢了。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的艺术美,比一切雕饰更能打动人的心灵。(袁行霈)

范文九:听蜀僧浚弹琴赏析

听蜀僧浚弹琴-

李白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嵋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注解

1、绿绮:琴名。晋傅玄《琴赋序》:“司马相如有绿绮。”相如是蜀人,弹者是蜀僧,故以绿绮切之。

2、一:加强语气的助词。

3、挥手:指弹琴。

4、流水:相传春秋时钟子期能听出伯牙琴中的曲意,时而是志在高山,时而是志在流水,伯牙乃许为知音。见《列子·汤问篇》。这句是说,客中的情怀,听了“高山流水”的曲意,为之一洗。

5、霜钟:指钟声,《山海经》:丰山“有九种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入霜钟:余音与钟声交流,兼喻入知音者之耳。

译文

四川僧人抱弹名琴绿绮,

他是来自巴蜀的峨嵋峰。

他为我挥手弹奏了名曲,

好象听到万壑松涛雄风。

高山流水音调一洗情怀,

袅袅余音融入秋天霜钟。

不知不觉青山已披暮色,

秋去也似乎暗淡了几重!

赏析

��此诗是写听蜀地一位和尚弹琴,极写琴声之入神。开头两句,写他来自故乡四川,表达对他的倾慕。颔联写弹琴,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作比,令人感到琴声之不凡。颈联写琴声荡涤胸怀,使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尾联写聚精会神听琴,而不知时日将尽,反衬弹琴之高妙诱人。全诗一气呵成,势如行云流水,明快畅达。

范文十:《听蜀僧浚弹琴》赏析稿

《听蜀僧浚弹琴》赏析稿

☞律诗的背景

概况:《听蜀僧濬弹琴》是一首典型的五言律诗,在赏析这首诗之前我们有必要对律诗的背景有所了解。

律诗指的是五言八句而又合乎律诗规范的诗歌,属于近体诗范畴。其格式是全诗共8句,每句5个字,有仄起、平起二格。三四句、五六句均为对仗句。

发展:律诗格律严密,发源于南朝,从南齐永明时沈约等讲究声律、对偶的新体诗演变而来,至初唐沈佺期、宋之问时正式定型,成熟于盛唐时期。因此我们重点讲唐朝时期的发展。

初唐五律已经完全成熟。特别是沈佺(quán)期、宋之问等诗人,总结了南朝以来新体诗的成就,把已经成熟的形式肯定下来,最后完成了“回忌声病,维句准篇”的任务,在创作中使五律正式定型。《全唐诗》收宋之问诗三卷198首,沈佺期诗三卷156首,绝大部分是律诗。胡应麟:“五言律体,兆自梁陈。唐初四子,靡缛(rù)相矜(jīn),时或拙涩,未堪正始。神龙以还,卓然成调。”

五律定型于初唐,沈宋之外,王绩、苏味道、“初唐四杰”、杜审言、陈子昂、李峤(qiáo)、张说等人颇有佳作。然而其最高成就却在盛唐,盛唐最能代表五律成就的是杜甫、李白、王维。这首《听蜀僧濬弹琴》就是盛唐时期的作品。

对于唐代人来说,五言律诗是从五言古诗中脱胎出来的新诗体,它继承了五古的句有定字和隔句压韵的原则,并且借鉴了骈体文的声律和对偶原则,有多方面的发展:(可略)

1、每首八句;

2、第三句和第四句、第五句和第六句必须对仗;

3、平仄必须按照特定的格式安排,一联内讲对,两联间讲粘;

(对,即对立,就是指一联诗的上下句平仄互相对立。粘,也就是贴上去。诗词中就是平粘平,仄粘仄,下联出句的第二字的平仄跟上联对句第二字相一致。)

4、只能押平声韵,并且押韵有固定的位置,即偶数句押韵(也有首句入韵的);

5、节奏形式是严格的两个双音步加一个单音步,并且单音步只能出现在句子的中间或者末尾,不能出现在开头,两个相邻的双音步的平仄必须相反。

根据以上规则,五言律诗分为平起和仄起两体,每体又分为正格和偏格二种。

李白的五律像他以道家为主的思想基础一样,是非常飘逸自然的,他的《塞下曲》、《夜泊牛渚怀古》、《送友人》、《渡荆门送别》等,没有修饰雕琢的痕迹,平仄和对仗,都是浑然天成的。

五言律诗最高成就在盛唐,中唐以后逐渐衰落,五代几乎鲜可提及者。宋代近体诗多是七言,五律成就不高,佳作也少,名篇更是罕见。元代崇尚唐诗,近体诗的艺术成就反高于宋代。明清以下,五律名作就更少了。

☞诗歌赏析

《听蜀僧濬弹琴》是唐代伟大诗人李白表现音乐的诗作。此诗写听蜀地一位和尚弹琴,极写琴声之入神。开头两句,写他来自故乡四川,表达对他的倾慕。颔联写弹琴,以大自然的万壑松涛声作比,令人感到琴声之不凡。颈联写琴声荡涤胸怀,使人心旷神怡,回味无穷。尾联写聚精会神听琴,而不知时日将尽,反衬弹琴之高妙诱人。全诗一气呵成,势如行云流水,明快畅达。诗在赞美琴声美妙的同时,也寓有知音的感慨和对故乡的眷恋。

律诗讲究平仄、对仗,格律比较严。而李白的这首五律却写得极其清新、明快,似乎一点也不费力。其实,无论立意、构思、起结、承转,或是对仗、用典,都经过一番巧妙的安排,只是不着痕迹罢了。这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的艺术美,比一切雕饰更能打动人的心灵。

《听蜀僧濬弹琴》

蜀僧抱绿绮(qǐ),西下峨眉峰

蜀僧濬:即蜀地的僧人名濬的。有人认为“蜀僧濬”即李白集中《赠宣州灵源寺仲濬公》中的仲濬公。

绿绮:琴名。晋傅玄《琴赋序》:“楚王有琴曰绕梁,司马相如如有绿绮,蔡邕有焦尾,皆名器也。”司马相如是蜀人,这里用“绿绮”更切合蜀地僧人。

峨嵋:山名,在今四川省峨嵋县。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说明这位琴师是从四川峨眉山下来的。李白是在四川长大的,四川绮丽的山水培育了他的壮阔胸怀,激发了他的艺术想象。峨眉山月不止一次地出现在他的诗里。他对故乡一直很怀恋,对于来自故乡的琴师当然也格外感到亲切。所以诗一开头就说明弹琴的人是自己的同乡。“绿绮”本是琴名,汉代司马相如有一张琴,名叫绿绮,这里用来泛指名贵的琴。“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简短的十个字,把这位音乐家写得很有气派,表达了诗人对他的倾慕。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一:助词,用以加强语气。

挥手:这里指弹琴。嵇康《琴赋》:“伯牙挥手,钟期听声。”

万壑松:指万壑松声。这是以万壑松声比喻琴声。琴曲有《风入松》。壑:山谷。这句是说,听了蜀僧濬的琴声好像听到万壑松涛雄风。

这两句正面描写蜀僧弹琴。“挥手”是弹琴的动作。嵇康《琴赋》说:“伯牙挥手,钟期听声。”“挥手”二字就是出自这里的。“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这两句用大自然宏伟的音响比喻琴声,使人感到这琴声一定是极其铿锵有力的。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客:诗人自称。

流水:《列子·汤问》:“伯牙鼓瑟,志在高山,钟子期曰:‘峨峨然若泰山;’志在流水,曰:‘洋

洋乎若江河。’子期死,伯牙绝弦,以无知音者。”这句诗中的“流水”,语意双关,既是对僧濬琴声的实指,又暗用了伯牙善弹的典故。

余响:指琴的余音。

霜钟:指钟声。《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这句诗是说琴音与钟声交响,也兼寓有知音的意思。

这两句是说,听了蜀僧濬弹的美妙琴声,客中郁结的情怀,像经过流水洗了一样感到轻快。同时也用伯牙善弹的典故衬托出蜀僧濬的高超琴艺。

《山海经·中山经》:“丰山……有九钟焉,是知霜鸣。”郭璞注:“霜降则钟鸣,故言知也。”“霜钟”二字点明时令,与下面“秋云暗几重”照应。“余响入霜钟”,意思是说,音乐终止以后,余音久久不绝,和薄暮时分寺庙的钟声融合在一起。《列子·汤问》里有“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话。宋代苏东坡在《前赤壁赋》里用“余音袅袅,不绝如缕”,形容洞箫的余音。这都是乐曲终止以后,入迷的听者沉浸在艺术享受之中所产生的想象。“余响入霜钟”也是如此。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秋云:秋天的云彩。

暗几重:意即更加昏暗了,把上句“暮”字意伸足。清脆、流畅的琴声渐远渐弱,和薄暮的钟声共鸣着,这才发觉天色已经晚了:“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诗人听完蜀僧弹琴,举目四望,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青山已罩上一层暮色,灰暗的秋云重重叠叠,布满天空。因为听得入神,不知不觉天就黑下来了,以在听琴中时间的飞逝侧面描绘出了琴声的美妙。 ☞分析比较:诗歌中的音乐艺术

唐朝是诗的朝代, 唐诗是诗的巅峰。在精彩纷呈的唐诗中,不乏描写音乐的名篇。如李白的《听蜀僧濬弹琴》、韩愈的《听颖师弹琴》、李贺的《李凭箜篌引》等, 皆各具独创而异曲同工。在这些杰作中, 诗人们无不驰骋丰富的想象, 充分运用比喻、比拟、通感、夸张等修辞手法,把飘忽多变的音乐转化成绘声绘色绘神的艺术形象, 从而把读者带入“余音袅袅,

不绝如缕”的美妙境界。

白居易的《琵琶行》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忽高忽低、忽清忽浊的琵琶声,把琵琶所特有的繁密多变的音响效果表现了出来。唐代另一位诗人李颀(qí)有一首《听安万善吹觱(bì)篥(lì)歌》,用不同季节的不同景物,形容音乐曲调的变化,把听觉的感受诉诸视觉的形象,取得很好的艺术效果。李白这首诗描写音乐的独到之处是,除了“万壑松”之外,没有别的比喻形容琴声,而是着重表现听琴时的感受,表现弹者、听者之间感情的交流。其实,“如听万壑松”这一句也不是纯客观的描写,诗人从琴声联想到万壑松声,联想到深山大谷,是结合自己的主观感受来写的。其实这些听之有音, 视之无形的音乐主要是靠诗歌里比喻的手法表现出来的。

首先, 唐代诗人善于以声喻乐。他们用日常生活中听到的或能体会到的声音来描写音乐声, 使人读其诗句“ 如听仙乐耳暂明”。白居易的《琵琴行》写江上歌女弹奏琵琶, 乐曲的抑扬起伏,变化多端,描写得精妙无比。诗中用“ 急雨”、“ 私语” 分别比喻粗重沉浊和轻细柔和的声响。“ 大弦嘈嘈如急雨, 小弦切切如私语” 以珠玉相击的声音写出清脆悦耳的音色, “ 嘈嘈切切错杂弹, 大珠小珠落玉盘” 给人以圆润之感。还以“ 间关莺语”喻乐声的欢快宛转, 以“ 冰泉” 比乐声的悲抑凝涩, “ 银瓶乍破” “ 铁骑突出” 则描写乐声暂歇后的激烈进发, 曲终收拨以撕裂丝织品声响来作比。这些生动恰当的比喻, 使读者仿佛听到琵琶声声, 仿佛感受到琵琶女流露的复杂感情。李白的《听蜀僧浚弹琴》中“ 如听万壑松” 把琴声写成万壑松涛声, 让人感受到琴声的高亢有力。

其次, 唐代诗人不仅善于以声喻乐, 而且善于以形喻乐。他们往往通过画面把音乐形象展现出来, 把人带入音乐的意境中去。如韩愈《听颖师弹琴》开头以声喻乐, 写琴声轻柔细碎, 就象青年男女轻声地笑着, 低声地说着, 忽而又小声地吵起嘴来。可是正当人们要仔细寻味它时, 它却突然变了音调“ 划然变轩昂, 勇士赴敌场” 。昂扬激越把人带进威武雄壮的

境界。当琴声变得悠扬起来, 诗人刻意使用形象画面“ 浮云柳絮无根蒂, 天地阔远随飞扬。” 音乐声仿佛散开在天空里, 象浮云、柳絮漫无边际地浮荡着, 要把人带到远远的地方。在写到琴声越来越高时, “ 跻攀分寸不可上, 失势一落干丈强。” 人们好象不在听, 而是在注视攀登的健儿, 看他们将登上高峰的千钧一发时, 陡然往下一落, 从半空中坠下千丈深渊。作者将听觉和视觉两种不同感官沟通起来, 把乐曲的感人力量用画充分描绘出来。

此外,唐代诗人李贺在《李凭箜篌引》还使用浪漫主义手法, 展开想象的翅膀, 超越漫长的时间和广阔的空间, 通过各种神话传说, 极力渲染李凭秋夜弹箜篌那惊天地感鬼神的音乐效果, 展示出光怪陆离的音乐世界, 让读者随着故事进入神奇的音乐意境。 ☞佛教音乐之泛说

不仅如此,我们还能在这首诗中看到一个现象:至少从唐代开始,已有琴僧这一群体。他们个人的人文气质、艺术情调等影响着那个时代的审美情趣与艺术创作———富有禅意的诗歌、梵音琴曲,不但以艺弘道,且拓展了艺术作品的领域和空间。

古琴与当时的民间俗乐、宫廷音乐等, 保持了相当的审美距离。在古代音乐中, 古琴始终是以一种独特的、鹤立鸡群式的文人音乐形态彰显于世人的。尽管, 古琴音乐不属于佛教音乐仪轨法事的部分, 但由于古代文人雅士中佛教信仰的缘故, 以及琴僧群体的参与和亲睐,古琴与佛教从此结下了深厚的法缘。从古琴文献来看, 对古琴美学思想有直接影响的是禅宗的顿悟说。最早把禅理与琴学联系在一起的是宋人成玉磵(jiàn), 他在《琴论》中说:“攻琴如参禅,岁月磨练,则无所不通。”这种思想后来被明代著名哲学家、文人李贽加以发挥,李贽也认为“声音之道可以禅通” (《焚书·征途与共后语》)。

在唐代外来音乐空前繁荣的情况下,古琴泠然避之。而到明代之后,在“三教合流”思潮和宗教世俗化的影响下,颇带异域之风的“那罗”音乐,古代宫廷音乐,还有雪域藏传佛教音乐最终还是融入了古琴音乐的世界。尽管目前,我们对古代琴曲中的佛教音乐,还缺乏系统

的梳理和研究,但从明清以来佛教的发展和演变来看,佛教音乐、宫廷音乐、文人音乐在时间的蜕变之中,相互影响、彼此吸收, 由此形成了颇具个性色彩的古琴佛曲遗产, 对中国佛教音乐的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和影响。

时间仓促,这里就不能对这点进行展开了,就先讲到这里吧,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