择生与择死张曼菱

择生与择死张曼菱

【范文精选】择生与择死张曼菱

【范文大全】择生与择死张曼菱

【专家解析】择生与择死张曼菱

【优秀范文】择生与择死张曼菱

范文一:择生与择死

择生与择死

张曼菱

读屈原和司马迁的故事,是在儿时。儿时读历史,不知“史是史,我是我”,总把自己比将进去:遇此情境我当如何?但正是这种类比,却凝睇着一种世界观的奠基。这种思考,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它令我出入古今,给我一生的精神滋养。

我深信,这种思考并非我一人独有。某种程度上,历史是为这种思考存在的。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地活在那些杰出的生里,亦活在那些杰出的死里。五千年积淀的,绝非只是出土的竹简,而是这中国式的生命。

同是中华“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杰出人物,为什么屈原与司马迁,一个要死,一个却不惜带辱而活?这个问题从儿时就萦绕着我。

后世一直将屈原定位为“爱国诗人”。

我以为,这忽视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一面。后人出于不平,以为楚国那样的昏君,不值得屈原去尽忠和报效,焉知“政治”也是一种“理想”。政治家与政客的不同,正是由于前者是别无选择地献身,后者却是投机的。身为“楚臣”,他不能承受楚国亡国的事实。 仅作为一个“诗人”,即令“国破山河在”,亦不必去死。诗人以“诗”爱国和救国。他可以行吟,可以留作“薪火传人”。但三闾大夫必须沉江。屈原的这种“相始终”的精神,是他作为政治家面对失败时唯一的选择。他把政治的责任放在“诗人”之上。这才是屈原对自己的定位。

冯友兰先生说过,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西方没有的精神,这就是当一个人认为他不能拯救国家时,为了不在内疚中偷生,便选择赴死。这就是为什么在抗日战争中,在寡不敌众的时刻,会有那么多的中国将士“以卵击石”的壮烈行为。

屈原是不会等到敌国军队侵入受辱而死的。羞辱他就是羞辱楚国。他要选择死,一种自由的高尚的独立的死。“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他悲吟着,高歌着,在汨罗江畔饱览他所挚爱的山河大地,从容如归地赴死。

我们何不理解为:屈原是在他的政治理想破灭后,紧紧地拥抱着诗的理想而去的。这死,亦是一种决裂,与以往从事的“政治”决裂,与终生所爱的诗章同归。

这是历代美的理想之追求者的最好结局。

中国古人发明了一个伟大的词——视死如归。“浩气还太虚”,回归自然。中国人承认自己是从自然中来的。精、气、神为天地所化。死,是将这从大地而来的浩然之气归于造化它、养育它的泥土和流水。

死,可以明志;生,却可以践志。当死临到司马迁的头上时,他选择生。一种令肉体与精神,令自己与亲友都极度痛苦的生——接受宫刑。司马迁身为史官,只因他出于公正之心,为李陵辩护,开罪于皇帝。假如就为此而死,亦不失为一位直谏烈臣。但司马迁为自己规定的人生使命却不是仅此而已。他要完成千古史记。司马迁此举引起了当朝的监视与怀恨。这明明是一种冲破思想牢笼与真相禁锢的叛逆之举!

《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它是以正义与善恶观来创作的,充满人性及文化激情的作品。因而能超越政治变迁,虽物换星移,却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光。《史记》之功,可谓“再造”了中华民族。

“生?还是死?”

莎士比亚的名句,令丹麦王子哈姆莱特成为西方“择生择死”思考的典型形象。西方人弃生取义的意识,与东方有异。他们更重视“生”的权利与个人的发展。中国传统文化,则是把自我的小生命看做是民族的大生命的一环。舍小取大,故有欣慰之感。

有时,中国人甚至将“生”看作是比“死”更难的事情。

有一个“退麝投岩”的故事。麝鹿被猎人追杀无计时,会跑到岩边,将自己身上的麝

香掏出,搓入泥土,归还大地,不令猎人所得。然后,投岩而亡。这是对文化人的生命与使命的庄严比喻。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欲灭亡中国,尤其要扑杀我民族的精英。西南联大的诸教授们跑到了云南。这正是一个民族存亡的“岩边”,他们将自己的麝香掏出,哺育后生,还给中华,以雪国耻。同时也准备好了暂不投降。这个比喻,正是发自内心与行为,而非只是课堂上的高调。

好一个“退麝投岩”!在此,一部西南联大的历史,已将“择生”与“择死”糅在了一起,这是司马迁与屈原的统一。

择生与择死的思考,构成一个人、一个民族隆起的脊骨。没有这伟大的设计,是没有伟大的人和伟大的民族的。

祖宗给了我们一个清明节。清明时的中国,生人走到死界边,冥冥之中的灵魂也来与生人相逢。中国人,不只是活在自己不到百年的小生里,还要活进五千年的历史里,活进无尽的未来中。这使得中国人“在精神上的人生”比肉体人生更为漫长和浩淼。

范文二:择死与择生

择生与择死

张蔓菱

读屈原和司马迁的故事,是在儿时。儿时读历史,不知“史是史,我是我”,总把自己比将进去:遇此情境我当如何?但正是这种类比,却凝睇着一种世界观的奠基。这种思考,一直没有离开过我。它令我出入古今,给我一生的精神滋养。

我深信,这种思考并非我一人独有。某种程度上,历史是为这种思考存在的。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地活在那些杰出的生里,亦活在那些杰出的死里。五千年积淀的,绝非只是出土的竹简,而是这中国式的生命。

同是中华“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杰出人物,为什么屈原与司马迁,一个要死,一个却不惜带辱而活?这个问题从儿时就萦绕着我。

后世一直将屈原定位为“爱国诗人”。

我以为,这忽视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一面。后人出于不平,以为楚国那样的昏君,不值得屈原去尽忠和报效,焉知“政治”也是一种“理想”。政治家与政客的不同,正是由于前者是别无选择地献身,后者却是投机的。身为“楚臣”,他不能承受楚国亡国的事实。

仅作为一个“诗人”,即令“国破山河在”,亦不必去死。诗人以“诗”爱国和救国。他可以行吟,可以留作“薪火传人”。但三闾大夫必须沉江。屈原的这种“相始终”的精神,是他作为政治家面对失败时唯一的选择。他把政治的责任放在“诗人”之上。这才是屈原对自己的定位。

冯友兰先生说过,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西方没有的精神,这就是当一个人认为他不能拯救国家时,为了不在内疚中偷生,便选择赴死。这就是为什么在抗日战争中,在寡不敌众的时刻,会有那么多的中国将士“以卵击石”的壮烈行为。

屈原是不会等到敌国军队侵入受辱而死的。羞辱他就是羞辱楚国。他要选择死,一种自由的高尚的独立的死。“高余冠之岌岌兮,长余佩之陆离”,他悲吟着,高歌着,在汨罗江畔饱览他所挚爱的山河大地,从容如归地赴死。

我们何不理解为:屈原是在他的政治理想破灭后,紧紧地拥抱着诗的理想而去的。这死,亦是一种决裂,与以往从事的“政治”决裂,与终生所爱的诗章同归。

这是历代美的理想之追求者的最好结局。

中国古人发明了一个伟大的词——视死如归。“浩气还太虚”,回归自然。中国人承认自己是从自然中来的。精、气、神为天地所化。死,是将这从大地而来的浩然之气归于造化它、养育它的泥土和流水。

死可以明志,生,却可以践志。当死临到司马迁的头上时,他选择生。一种令肉体与精神,令自己与亲友都极度痛苦的生——接受宫刑。司马迁身为史官,只因他出于公正之心,

为李陵辩护,开罪于皇帝。假如就为此而死,亦不失为一位直谏烈臣。但司马迁为自己规定的人生使命却不是仅此而已。他要完成千古史记。司马迁此举引起了当朝的监视与怀恨。这明明是一种冲破思想牢笼与真相禁锢的叛逆之举!

《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它是以正义与善恶观来创作的,充满人性及文化激情的作品。因而能超越政治变迁,虽物换星移,却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光。《史记》之功,可谓“再造”了中华民族。

“生?还是死?”

莎士比亚的名句,令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成为西方“择生择死”的思索形象。西方人士弃生取义的意识,与东方有异。他们更重视“生”的权利与个人的发展。中国传统文化,则是把自我的小生命看做是民族的大生命的一环。舍小取大,故有欣慰之感。

中国的古人有时甚至将“生”看作是比“死”更难的事情。《赵氏孤儿》中的二位忠直之士在争执“谁当去送死,谁当留下保护孤儿,并负责将血海深冤告诉他申雪”时,年老的公孙杵臼愿去死,自说是选择了容易的事,就请盛年的程婴承担“活”的重任吧。

近读吴宓教授事。吴给学生讲过一个“退麝投岩”之典。出处不明。我怀疑可能是吴密先生自撰。他说,麝鹿被猎人追杀无计时,会跑到岩边,将自已自上的麝香掏出,搓入泥土,归不大地,不令猎人所得。然后,投岩而亡。吴密将文化人的生命与使命的关系比喻如此。

抗日战争时期,日本人欲灭亡中国,尤其穷追要扑杀我民族的精英。吴密与西南联大的诸教授们跑到了云南,这正是一个民族存亡的“岩边”,他们将自己的麝香掏出,哺育后生,还给中华,以雪国耻。同时也准备好了誓不投降。吴密的比喻,正是发自内心与行为,而非只是课堂上的高调。

好一个“退麝投岩”!在此,一部西南联大的历史,已将“择生”与“择死”糅在了一起,这是司马迁与屈原的统一。

择生与择死的思考,构成一个人,一个民族降起的脊骨。没有这大的设计,是没有伟大的人和伟大的民族的。

祖宗给了我们一个清明节。清明时的中国,生人走到死界边,冥冥之中的灵魂也来到人世相逢,中国人,不只是活在自己不到百年的这一小生里,还要活在前人与后人之交中,活进五千年的历史里。这使得中国人“在精神上的人生”比肉体人生更漫长浩淼。

范文三:择生与择死

择生与择死

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地活在那些杰出的生里,亦活在那些杰出的死里。五千年积淀的绝非只

是出土的竹简,而是这中国式的生命。(析: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不尽英雄。)

同是中华“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杰出人物,为什么屈原与司马迁,一个要死,一个

却不惜带辱而活?这个问题从儿时就牵襻着我。(评:引出话题)

后世一直将屈原定位为“爱国诗人”,值得商榷。

我以为,这忽视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一面。这个偏差或许是故意?后人出于不平,以为楚

国那样的昏君,不值得屈原去忠于和报效?殊不知“政治”也是一种理想。政治家与政客不

同,正是由于前者是献身是别无选择的,后者却是投机的。(析:政治家一心一意,政客三心

二意;政治家有如从一而终的烈女,政客只如朝秦暮楚的娼妓)屈原身为三闾大夫,是楚国

的决策大臣,他不能承受楚国亡国的事实。仅作为一个诗人,即令“国破山河在”,亦不必去

死。诗人以“诗”爱国和救国,他可以行吟,可以留下作品“薪火传人”。但三闾大夫必须沉

江。(析:性格决定命运,屈大夫的性格逻辑决定了他沉江的命运。)屈原的这种“相始终”

的精神,是他作为政治家面对失败时惟一的坚持。他是把对政治的责任放在“诗人”之上的。

这才是屈原对自己的定位。

诗人的事业,可以不与某一个具体的朝廷和君王相联系,相始终。屈原的这种始终

精神,是他作为政治家面对不可挽回的狂澜,惟一的坚持。

冯友兰说过,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西方没有的精神,这就是当一个人认为他不能够拯救国家时,

为了不在内疚中偷生,便选择赴死。(析:孟子说过,“生,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

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人生自古谁无死?”“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之于生死,中国自古已有确认之标志。

虽然“哀莫哀生别离,乐莫乐心相知”,已将生乐死苦、留恋人世的滋味体会尽致。但是,主

动迎接死亡,“在不可选择中进行选择”的精神依然确立。可以讲,中国的志士仁人,在求生

不能的时候,亦很重视死之权利。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和信念完整地活下去,不如选择死

亡,将死看作一种意志与尊严的使命。屈原即是著名的范例。他是不会要等到敌国军队进入,

被俘受辱死的。他认为羞辱他就是羞辱楚国,他要选择死,一种自由的、高尚独立的死,头

戴巍峨之冠,身着兰草香服,时而悲吟,时而高歌,徜徉在汨罗江畔,饱览他所挚爱的山河

大地,从容赴死。(评:形象化展示死得浪漫。)

屈原之死,死的原因不是“诗人”的,死的方式,却是“诗人”的。政治家只要死得其所和

旗帜鲜明,诗人却要死得美,死得如其所吟,死得浪漫。我们何不理解为:屈原是在他的政

治理想破灭后,紧紧地拥抱着诗的理想而去的。这死,亦是一种决裂,与以往从事的“政治”

的决裂,与终生所爱的诗章同归。这是历代美的理想之追求者的最好结局。

死,可以明志;生,却可以践志。当死刑临到司马迁的头上时,他选择生。一种令肉体与精

神,令自己与亲友都极度痛苦的生——接受宫刑。司马迁出于公正之心,为李陵辩护,得罪

了皇帝。假如就为此而死,亦不失为一位直谏烈臣;但司马迁为自己规定的人生使命不是仅

此。他要以一介布衣的身份完成千古史记,为中国撰写第一部大型纪传史书。

帝王家有史官,却有人执意要做民间第一史家。当时虽没有明文不准平民“写史”,但司马迁

此举却引起了当朝的监视与怀恨。他选择受刑忍辱,弃政从文,从匍匐于地的殿臣中直起身

子做人。这是令世俗瞠目的叛逆之举,这是勇敢与崇高的跨越。他不愧为敢于在朝堂上和禁

锢人臣的君臣伦理观念决裂的代表!弃一帝而得天下千秋。伟哉,司马迁!

屈原择死,司马迁择生,都是崇高的。他们择死与择生的思考世代延传;这种思考,构成了

一个人,乃至一个民族隆起的脊梁。(析:择生与择死,源于心灵的呼唤,源于神圣的使命,

源于对自己的定位。)

有0人推荐 举报引用(0) 评论(3)阅读(135) 上一篇:惘然的爱

下一篇:夜 最近读者

登录后,您可以在此留下足迹。 fang821002 感统老师林祺

评论点击登录 |昵称:

下页 1/1上页 感统老师林祺

一个小妹妹居然有这样的文笔,不错

加油

回复 2007-11-05 14:55 ∮藍雨ゑ 结果被老师一个“良”否决了``~哇

```````````````````` 回复 2007-10-21

09:47 岳昆鹏 写得好,妙极了!!!! 回复 2007-10-21 00:15下页 1/1上页 ∮藍雨ゑ藍 鈏

杁愛魺淺灘 藍 恛憶朦朧燰夢 藍

徘徊將僾繼續 藍 懓掙紥後瞬逝 藍 鱫笹傷恨懸漄 雙兒親筆*^の^* 加博友 关注她

最新日志

我和西财有个约会~~Goodbye,My Senior~请认真阅读!或许有一天 你也会遇到!巧用诗

句绘课堂

>高考零分作文英国人评论伦敦8分钟 公司简介- 联系方法- 招聘信息- 客户服

务- 相关法律- 互动营销-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09 JSWindow 正在加载中... {if coms != null && coms.length != 0}

id="comShowHeader_${parentId}" class="g_h_20 g_c_mgin nt-message">

class="g_menu_09 g_w_at com_page">

* {if (coms != null) && (comCount >

(commentRange * pageNum))} 下页 {else}下页{/if}

* ${pageNum}/${totalPageNum}

* {if pageNum > 1}

href="#" onclick="${containerObjName}.moveToPage(${pageNum} - 1, true);return

false;">上页 {else}上页{/if}

{for com in coms}

class="cmt-dtl brd01">

{if com.publisherName != null &&

com.publisherName != ""} {if com.rtype != null && com.rtype == 0}

href="http://photo.163.com/photo/${com.publisherName}" target="_blank"> [头像]

src="${com.publisherAvatar}"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stranger.png'"/>

{else}

target="_blank"> [头像]

class="img50"

src="http://os.blog.163.com/common/ava.s?host=${com.publisherName|escape}&b=0&t=

660"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stranger.png'"/>

{/if} {else}

src="${Const.STDomain}/style/common/comment/n50.png"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comment/n50.png'"

title="${com.ipName|default:""}{if

UD.hostId==UD.visitorId} ${com.ip|default:""}{/if}"/> {/if}

{if

com.publisherName != null && com.publisherName != ""}

id="aComPubName_${com.id}" class="c05" {if com.rtype != null &&

com.rtype == 0} href="http://photo.163.com/photo/${com.publisherName}" {else} href="http://${com.publisherName|parentDomain}${prefix}/" {/if} title="${com.publisherNickname|escape}" target="_blank"> {if

com.publisherId == hostId} {/if}${com.publisherNickname|escape} {else} ${com.publisherNickname|escape} {/if}

class="g_t_wrap">${com.content} {if noCommentRight == false ||

(supportDeleteComment && visitorId == hostId)}

id="act_${com.id}"> {if noCommentRight == false} {if

com.publisherName != null && com.publisherName != ""}

id="comReply_${com.id}" class="c05"

onclick="${containerObjName}.reply('${com.id}',true,'${com.publisherNickname|esc

ape|js_string}','${com.publisherName|parentDomain}${prefix}','${com.publisherId}

', '${com.publisherName|escape|js_string}','-1');return false;" href="#">回复 {else}

onclick="${containerObjName}.reply('${com.id}',false,'${com.publisherNickname|es

cape|js_string}','${com.ipName}', '', '','-1');return false;" href="#">回复 {/if} {/if} {if noCommentRight == false &&

supportDeleteComment == true && visitorId == hostId} | {/if} {if supportDeleteComment == true &&

visitorId == hostId}

onclick="${containerObjName}.deleteComment('${com.id}',true);return false;"

class="c05" href="#">删除 {/if}

{/if}

class="sep">${NetEase.DateTime.formatRecentDate(com.publishTime,"yyyy-MM-dd

HH:mm")}

{if com.subComments!=null && com.subComments.length!=0}

{for scom in com.subComments}

{if

scom.publisherName != null && scom.publisherName != ""} {if scom.rtype != null

&& scom.rtype == 0}

href="http://photo.163.com/photo/${scom.publisherName}" target="_blank"> [头像]

src="${scom.publisherAvatar}"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stranger.png'"/> {else}

target="_blank"> [头像]

class="img40"

src="http://os.blog.163.com/common/ava.s?host=${scom.publisherName|escape}&b=0&t

=660"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stranger.png'"/> {/if} {else}

UD.hostId==UD.visitorId} ${scom.ip|default:""}{/if}"

id="imgPubPic_${scom.id}" class="img40"

src="${Const.STDomain}/style/common/comment/n40.png"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comment/n40.png'"/>

{/if}

{if scom.publisherName != null && scom.publisherName != ""}

id="aComPubName_${scom.id}" title="${scom.publisherNickname|escape}" class="c05"

href="http://${scom.publisherName|parentDomain}${prefix}/" target="_blank">{if

scom.publisherId == hostId} {/if}${scom.publisherNickname|escape} {else} ${scom.publisherNickname|escape} {/if} {if scom.replyComId != scom.mainComId} 回复 {if scom.replyToUserName != null && scom.replyToUserName != ""}

id="aComPubName_${scom.id}_to_${scom.replyComId}"

title="${scom.replyToUserNick|escape}" class="c05"

href="http://${scom.replyToUserName|parentDomain}${prefix}/" target="_blank">{if

scom.replyToUserName == UD.hostName} {/if}${scom.replyToUserNick|escape} {else} ${scom.replyToUserNick|escape} {/if} {/if}

class="g_t_wrap">${scom.content} {if noCommentRight == false ||

(supportDeleteComment && visitorId == hostId)}

id="act_${scom.id}"> {if noCommentRight == false} {if

scom.publisherName != null && scom.publisherName != ""}

id="comReply_${scom.id}" class="c05"

onclick="${containerObjName}.reply('${scom.id}',true,'${scom.publisherNickname|e

scape|js_string}','${scom.publisherName|parentDomain}${prefix}','${scom.publishe

rId}', '${scom.publisherName|escape|js_string}','${scom.mainComId}');return

false;" href="#">回复 {else}

class="c05"

onclick="${containerObjName}.reply('${scom.id}',false,'${scom.publisherNickname|

escape|js_string}','${scom.ipName}', '', '','${scom.mainComId}');return false;"

href="#">回复 {/if} {/if} {if

noCommentRight == false && supportDeleteComment == true && visitorId == hostId} | {/if} {if

supportDeleteComment == true && visitorId == hostId}

id="delcomm_${scom.id}"

onclick="${containerObjName}.deleteComment('${scom.id}',false);return false;"

class="c05" href="#">删除 {/if}

{/if}

class="cmt-outerbox fs0">

class="sep">${NetEase.DateTime.formatRecentDate(scom.publishTime,"yyyy-MM-dd

HH:mm")}

{/for} {else} {/if}

{/for}

class="g_menu_09 g_w_at com_page">

* {if (coms != null) && (comCount >

(commentRange * pageNum))}

class="g_c_noul c06" href="#" onclick="${containerObjName}.moveToPage(${pageNum} +

1, true);return false;">下页 {else}下页{/if}

* ${pageNum}/${totalPageNum}

* {if pageNum > 1}

class="g_c_noul c06" href="#" onclick="${containerObjName}.moveToPage(${pageNum} -

1, true);return false;">上页 {else}上页{/if}

{else} {/if} {if (noCommentRight == true)}

class="loginsection"> {if allowComment == 0}  登录后你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  

href="#" onclick="showLoginDlg(DomainMap.serverHostName);return false;">登录

>> {elseif allowComment == 100} {if visitorRank==-100}

class="n_ n21"> 登录并添加博主为博友、通过对方确认后可以发表评论,请

先登录。  

onclick="showLoginDlg(DomainMap.serverHostName);return false;">登录>> {elseif visitorRank ==0}  添加博主为博友、通

过对方确认后可以发表评论,请先加为博友。  

id="AComment${parentId}" href="#" onclick="pageTopBar.showAddFriend();return

false;">加为博友>> {/if} {elseif allowComment == 10000}

class="n_ n21"> 该内容仅供欣赏。 {/if}

{else}

class="cmt-box2 brd01 nt-message"

style="border-bottom-width:1px;border-bottom-style:dashed;"> {if

visitorRank

style="margin-bottom:7px;">

onclick="showLoginDlg(DomainMap.serverHostName);return false;">点击登录 |昵称:

style="width:170px;" class="bd01 g_t_disable nvb g_c_input"

name="username${parentId}" value="" maxlength="18"/>    

{else}

type="hidden" id="username${parentId}" name="username${parentId}"

value="${userName}"/>

target="_self"> {if visitorAvatarDefault == true}

title="${userName}" src="${formatImageUrl(defaultVisitorAvatarUrl)}"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stranger.png'" alt="显示头

像"> {else}

onerror="this.src='http://b.bst.126.net/style/common/stranger.png'" alt="头像"> {/if} ${userName}

{/if}

class="comment-tip" id="$$_comsubmithint${parentId}" style="position:absolute;top:5px;width:100px;margin-left:20px;line-height:20px;display:none;left:64px;_left:74px;">{if hasCancelBtn} 

onclick="${containerObjName}.closeComments('${parentId}');return false;" type="submit" {if disabled == true}disabled="true" {/if} value="取 消"/>{/if} 

{/if}

欢迎通过百度搜索来到∮藍雨ゑ的博客!注册登录后,你也可以拥有自己的个人博客, 还可以和博友更好的交流。 网易博客欢迎你的加入!请输入网易通行证用户名和密码登录用户名:密码:

范文四:择生与择死

择生与择死

——屈原与司马迁 张曼菱

读屈原和司马迁的故事,是在儿时。不知“史是史,我是我”,总把自己比将进去:遇此情境我当如何?我深信,这种思考并非我一人所有。某种程度上,历史是为这种非学者式思考存在的。中华民族,世世代代地活在那些杰出的生里,亦活在那些杰出的死里。五千年积淀的,绝非只是出土的竹简,而是这中国式的生命。

同是中华“留取丹心照汗青”的杰出人物,为什么屈原与司马迁,一个要死,一个却不惜带辱而活?这个问题从儿时就缠绕着我。

后世一直将屈原定位为“爱国诗人”,值得商榷。我以为,这忽视了他作为“政治家”的一面。后人出于不平,以为楚国那样的昏君,不值得屈原去忠于和报效,焉知“政治”也是一种“理想”。政治家与政客的不同,正是由于前者是献身的别无选择的,后者却是投机的。身为“楚臣”,三闾大夫,楚国的高级官员和决策大臣,他不能承受楚国蒙受亡国的事实。

仅作为一个“诗人”,即令“国破山河在”,亦不必去死。诗人以“诗”爱国和救国。他可以行吟,可以留作“薪火传人”,诗人的事业,可以不与某一个具体的朝庭和君王相联系,相始终。但三闾大夫必须沉江,屈原的这种“相始终”的精神,是他作为政治家面对不可挽回的狂澜时惟一的坚持。他是把对政治的责任放在“诗人”之上的,这才是屈原对自己的定位。

中国文化中有一种西方没有的精神,这就是当一个人认为他不能拯救国家时,为了不在内疚中偷生,便选择赴死。这就是为什么在抗日战争中,在寡不敌众的时刻,会有那么多的中国将士“以卵击石”的壮烈行为。

“人生自古谁无死?”“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主动迎接死亡,“在不可选择中进行选择”。可以讲,中国的高人志士们,在求生不能的时候,亦很重视死之权利。倘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和信念完整地活下去,不如选择死亡,将死看作一种意志与尊严的使命。

屈原即是著名范例。他是不会等到敌国军队进入,将他抓获再受辱而死去的。在他认为羞辱他就是羞辱楚国,他要选择死,一种自由的高尚独立的死。头戴巍峨之冠,身着兰草香服,悲吟着,高歌着,在汨罗江畔饱览他所挚爱的山河大地,从容如归地赴死。

屈原死的原因不是“诗人”的,死的方式,却是诗人的。政治家只要死得其所和旗帜鲜明,诗人却要死得美,死得如其所吟,死得浪漫。我们何不理解为:屈原是在他的政治理想破灭后,紧紧地拥抱着诗的理想而去的。这死,亦是一种决裂,与以往从事的“政治”决裂,与终生所爱的诗章同归。这是历代美的理想之追求者的最好结局。

死可以明志,生,却可以践志。

当死临到司马迁的头上时,他选择生。一种令肉体与精神,令自己与亲友都极度痛苦 1

的生——接受宫刑。司马迁是一朝为官,只因出于公正之心,为李陵辩护,开罪于皇帝。假如就为此而死,亦不失为一位直谏烈臣。但司马迁为自己规定的人生使命却不是仅此而已。他要完成千古史记,中国的第一部非官方记载的历史文学。既有了帝王家的史官,却执意要做民间第一史家。当时虽没有明文不许平民“写史”,但司马迁此举引起了当朝的监视与怀恨。这明明是一种冲破思想牢笼与真相禁锢的叛逆之举!

司马迁选择“受刑”,弃政从文。正是这毅然之举,使司马迁从匍伏于地的殿臣中站立出来,超越了所谓君主,将他的事业和人生寄托从当朝君主的体系中分离了出去。此可谓弃一帝而得天下千秋!

这是何等勇迈与崇高的一步啊!他为自己的定位从朝臣转为民间第一史家了。《史记》,“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是一部民间史学的伟大示范。这不仅因为作者是被放逐与驱逐之士,更是由于,它的立场不是取媚于某位帝王,它的观点不是沿袭于某朝某代,它是以作者个人的人文立场,正义与善恶观来创作的,充满人性及文化激情的作品。因而能超越政治变迁,物换星移,它与天地同在,与日月同光。《史记》之功,可谓“再造”了中华民族,指引后来人之路。

“生,还是死?”莎士比亚的名句,令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成为西方“择生择死”的思索形象。西方人士弃生取义的意识,与东方有异。他们更重视“生”的权利与个人的发展。中国传统文化,则是把自我的小生命看做是民族的大生命的一环,舍小取大,故有欣慰之感。

中国的古人有时甚至将“生”看作是比“死”更难的事情。《赵氏孤儿》中的二位忠直之士在争执谁当去送死,谁当留下保护孤儿,并负责将血海深冤告诉他申雪时,年老的公孙杵臼愿去死,自说是选择了容易的事,就请盛年的程婴承担“活”的重任吧。

择生与择死的思考,构成一个人,一个民族隆起的脊骨。没有这样伟大的设计,是没有伟大的人和伟大的民族的。

祖宗给了我们一个清明节。清明时的中国,生人走到死界边,冥冥之中的灵魂也来与生人相逢。中国人,不只是活在自己不到百年的小生里,还要活进五千年的历史里,活进无尽的未来中。这使得中国人“在精神上的人生”比肉体人生更为漫长和浩淼。

“生,还是死? 生,有泰山鸿毛之别,死亦然。死可以明志,生,却可以践志。心中的抱负不同,选择生死也不同。 屈原之死和司马迁之生,皆有泰山之重。

2

范文五:张平:反腐作家的“生死抉择”

腐败与人性“最柔软的部位”

  15年前,一部反腐电影《生死抉择》轰动中国。这部影片改编自张平的长篇小说《抉择》。

  因为《抉择》《十面埋伏》《天网》《国家干部》等作品,张平被誉为“反腐作家”。同时,他又是一名高官,2008年至2013年,张平任山西省副省长;2012年12月至今,任民盟中央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作为一位官员兼擅长反腐题材的作家,张平身上似乎背负着一个矛盾的AB面。

  A面,这些年来,“发生在身边的人和故事实在太精彩了”,他不想白白地放过它。B面,听到认识的官员因为腐败落马,令他惊讶之余,“心里也挺难过”。

  眼下,他手头正在写一部与反腐有关的现实题材作品。跟15年前创作长篇小说《抉择》相比,这位“反腐作家”可以从当下的反腐形势里获取更多直击人心的灵感。

  作家的“富矿”,恰又是官员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对于这位昔日的山西省副省长而言,当官肯定比当作家难多了。

  谈到山西落马官员,张平说,“山西落马的那些官员,有很多我都认识。下去开会或检查安排工作,对有些人相当熟悉。省一级的,有的曾经当过自己的领导,有的是自己的同事。他们中间曾有人给我说过,咱们做同事,是缘分也是幸运。”

  张平说,“比如任润厚,他被宣布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后两个月就因癌症亡故了。当时我们都是副省长,一起共事两年多,偶尔还一起打乒乓球。还有申维辰,他做宣传部部长时,我被选为省作协主席,所以经常打交道。比如白云,她当青联主席时,我是副主席。比如陈川平,我们曾在一起任副省长两年多。”

  “提拔到领导干部岗位的人,都是在某个方面做出优秀政绩的。他们尽管性格各不相同,但给我的感觉都很能干。也许人是最会掩盖自己的动物,当自己不应该得到的东西得到得越多,他对外的表现很可能就越敬业,越卖力。有的领导一年四季都睡在办公室里,晚上12点以前总亮着灯,早上6点准时起床。秘书、司机跟他几个月都得累垮,整天都在疯狂地工作。新来的纪检书记对我的一个老大姐慨叹,有些干部让人气愤又难以理解,他们的工作太努力了,但在办公室一搜就是上千万、几千万。”

  张平谈到,人性其实都是很脆弱的,都是有软肋,有缺陷的,都有那个人们常说的“最柔软的部位”。“比如,一个意志十分坚定的人,你可以过了儿女关,妻子关,金钱美女关,但也许你很难能过了父母关,恩师关,领导关。不要耻笑那些落马的官员全都是无耻小人,也许他们曾是过五关,斩六将的猛将,只是一个小小的因素才让他最终走了麦城。”

  在山西任副省长期间,张平分管教育、科技、文化、体育这些十分缺钱的部门,“如果让我主管那些掌握重大职权,持有众多款项的政府部门,或者让我做了市长书记,说实话,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否过五关,斩六将,最终也不走麦城”。

  “有人说,一个池塘里,钓出一条两条大鱼,那是鱼太贪吃了。假如一个池塘死了一片一片的鱼,那可能就是水质有问题了。我们希望每一个政府官员都能拒腐蚀,永不沾,都能练就不坏金身,这需要道德意志的力量,更需要制度和法治的力量。”

  作家与腐败的对抗

  《生死抉择》来自张平的小说《抉择》,为什么如此轰动,张平只说了一句:很简单,写了把百姓放在心坎上,不和腐败分子同流合污的好干部。

  张平曾和导演谢铁骊接到一个恐怖电话,要叫他们吃枪子。谢只得动用全国人大代表的名义叫太原警察荷枪实弹保护电影《天网》拍摄现场。

  张平采写《天网》时,曾多次问主人公、敢于反腐的县委书记刘郁瑞,这么写他的那些同事和属下会不会找麻烦?刘郁瑞说:他们敢!量他们还没那么大胆子!要是他们敢,就把他们老底子一个一个兜出来,哪一个判他十年二十年都绰绰有余。刘似乎看穿了他的同事下属。然而事实恰恰相反,他们威胁恐吓从没断过,而且刘郁瑞的县委书记刚一被免,他们就立刻组织了241名县市级干部把张平告到了丰台法院。

  这大出张平意料:“他们真敢干,真敢说,胆子比你想象的要大得多。比如在法庭上有一个副检察长居然振振有词质问:‘我儿子只强奸两三次,你怎么就说八九次?而且不是在我的办公室而是我老婆的办公室。这纯粹是对我一家人的诬蔑。’”

  张平他觉得特别孤独,群众这时在哪儿?没有一个说句安慰话。法院的人也私下说你肯定要输,再怎么也不能侮辱人格……“我的情绪是怎么找回来的,是群众,是新闻记者。所有报纸一边倒支持我。”

  “晚上,我一个人在北京一个小饭馆吃饭,一个女老板看了我半天,问我是不是被告的作家张平。我说是。她一会儿端了两盘菜,说你这个作家我认定了。以后你就在我这儿吃饭,一分钱不要。”

  “临汾有5个老农民来到北京看我,他们的黑衣服上满是汗渍,一见我就问,咱的官司输了赢了?他们拉我到一个饭馆,要了好几碗过油肉,他们认为天底下最好吃的就是过油肉。一个老农从衣服深处掏出一个小包,里面包着全村人捐的2元、5元……共500块钱。”

  全国各地声援张平的信,1500人以上签名的有4封,500多人签名的有12封。

  官司正打时,《天网》电影开拍,谢铁骊说他不管什么官司不官司,这是他作为一个导演的权利。拍摄现场附近的农民自发当演员,说张平写得太好了,写的就是他们村,他们村的支书就这么坏……

  回想写作初衷,张平说,在全国许多地方,无职无权的老百姓太苦了,因而想为他们说说话。而最终促使他下决心写《天网》的是一个老人。这个老人因为200元钱被打成反革命。从50年代到90年代上访了1500多次,被收容了几十次。一次次“拦轿”告状,一次次被抓被打被收容。当官的特别反感他,说这个人特别坏。张平却像发现了一个宝藏,跟他谈了两天两夜,谈的过程中老人不停地吃止痛片。30多年来从来没有人听他这样倾诉过,因而他对张平充满了感激。有一次他跑了整整一夜,困了就睡在路边麦垛里,就是为了给张平送几个粽子。

  过了几年,张平重访故地,打听老人,得知已经去世两年了。

  用悲壮的情怀寻找“真正的布尔什维克”

  十几年前,张平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经常早上一起来,就看到门外有人坐着。这还是文联门房给他挡了,要不然人更多。

  一位作者这样描述张平:“我们正在聊天,一个农民模样的人在远处徘徊。一会儿走了过来,看看我们这群人,问谁是张平。张平回答后,那个农民扑通就跪下了,说他是清水县的,找了很长时间……”

  张平心很软,爱激动,这就使他总被受苦受难的人包围。

  临汾有一个老妇被女婿赶了出来,因为女儿不是亲生的,她就挨打受气,住在一个狗棚里。老太太打官司竟被判输(用张平的话,现在法院真敢判)。她找领导、“拦轿”……没用,人家推搡她:滚滚滚……她没办法了,不知道找谁。乡亲们指点她,去找作家张平。

  她找到了张平,脸黑黑脏脏的,是泪水和尘埃在太阳底下晒出的那种印痕。张平说,真上访假上访一看就知道,就看有没有这种痕迹。

  他让她住在家,让妻子给她做饭。他把她的事给跑成了。

  长治一个职工被通知下岗,当晚就携着女儿带着礼物去厂长家说好话。厂长却诬陷职工擅闯民宅,行凶闹事。让公安局把他抓了起来,判了3年刑。一家人没了依靠,生活艰难。找到张平后,经奔走,职工被平反,但没有得到任何赔偿。职工出狱后,一家人抱头痛哭,说我们不要赔偿了,我们只要在一起……

  在这片土地上,善恶总在搏斗,那么激烈,张平总是不期然被牵扯进去。

  当年,张平在《生死抉择》首映后说的:

  “我总在作品中留一个‘光明的尾巴’,于是有些人指责我献媚。实际大谬不然。‘光明的尾巴’并不是无中生有的,而是我们生活中固有的。你到基层走走,会发现许多党的干部在埋头苦干,他们是腐败恶潮中的中流砥柱,是污泥中的兰花,是我们党内的健康力量。我们不能希望太多,只希望党内健康力量能起到作用。”

  张平声音低了下来,颇有感情地结束了他不多见的激情表述。他用一种悲壮的情怀跟那些党内“真正的布尔什维克”交往。

  (文据《新京报》《中国青年报》等)

范文六:生与死的抉择

璺 呈 J :   圣 塞 堑 堑 旦 ! 二  

. . :  

苏 

式, 采用人 文 主题单元 的形式 。 这种 编排方 式最方 便 

死, 固然 可 以轰轰 烈 烈 , 激 昂慷 慨 , 义 薄 云天 ; 而 

教师在处理教材时能够进行读写结合的有益尝试。  

苏教 版必 修本 中有 两个 专题 : 一 个是 “ 烈 士 的抉择 ” ,   选人 文 天祥 的《 ( 指南 录 ) 后序》 和张 溥 的《 五人 墓 碑 

生, 有时却可能备受误解 , 委曲求全 , 隐忍苟且。死 ,   有时是一种解脱 ; 而生 , 却可能是 一种恒久的折磨 。  

因此 ,隐忍 而活 可 能 比毅然 决 然地 赴死 需 要更 大 的 

记》 ; 另一个是“ 生存选择” , 有司马迁的《 报任安书》   和《 楚辞》 中的《 渔父》 。读本中也有一个专题, 是“ 生 

与死 的对话 ” , 有 方苞 的《 左忠 毅公 逸 事 》 、 全祖 望 的  《 梅花岭记》 、 林 觉 民 的《 与妻书》 、 梁 启 超 的《 谭 嗣 

勇气 。  

司马迁因替李陵辩护得罪汉武帝后 ,遭受了难  以想象的痛苦 , 但他为了秉承父命完成《 史记》 , 在生 

与死 之 间 , 他 选择 了生 。 死 是一 种牺牲 , 有时 , 生 也 是 

同》 。 这三个专题的八篇文章都涉及生与死的选择的 

问题 。 而这 些先 贤们对生 死 的不 同选择 , 虽 然具体 原 

种 牺 牲 。汉武 帝 用皇 权羞 辱 了他 的 尊严 ,而 他用 

《 史记》 向汉武帝证明了自己的勇气与坚毅 。他的冷 

静、 公允 、 胆量 , 通过《 史记》 已经 “ 绝唱” 了两 千多 年 ,  

因各不相同, 但其精神内涵却有相通之处。  

人生 既会 阳光 明媚 , 也 可 能会 有 凄风 苦雨 。面  对生 与 死 的抉择 , 如何 担 当生命 难 以 承受 之重 ? 面  对逆 境 与厄 运 的考验 , 怎样扼 住命 运 的咽 喉 ?  

太史公把 自己的身体奉上权力的祭坛 ,却让人格登 

上 了文化 的圣 坛 。  

对于文天祥 , 人们记住 的是他《 过零丁洋》 中的 

名句 : “ 人 生 自古谁 无死 ?留取 丹 心照汗 青 。” 此 诗 的  这末 尾两 句 成 了爱 国诗 人 的名 片 , 情绪 激 昂 高亢 , 完 

司马迁说 : “ 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 ,念亲戚 , 顾 

妻子 ; 至激 于义 理 者不 然 , 乃 有所 不 得 已也 。” 孟 子  说: “ 生, 亦 我 所 欲也 ; 义, 亦 我 所 欲也 ; 二 者 不 可得  兼, 舍 生而 取义 者也 。 ” 贪生 恶死 , 本 是 人之 常情 , 而  人们 能 勇敢地 去 选择 死 , 是 因 为有 更高 的 追求 ——   义。 当然 , 义 的 内容 和标 准不是 一成 不 变 的 , 它 可 能 

全是至性精神的 自然流露 , 震撼人心 、

感天动地 。这  首诗之所以流传千古 , 主要原因不在于艺术技巧 , 而 

是在 于诗 中所 表现 的悲 壮情 怀 、 崇 高气 节 。 但我 们更 

当记取《 ( 指南 录) 后序》 中诗人以使臣的身份受到敌 

方 囚徒般 的待遇 时 的 隐忍 ,因 为他 深知 : “ 予分 当 引  

会因世易时移而有不同。 于是我们可 以看到 , 《 五人  墓碑记》 中的五义士可以为反抗权倾朝野的魏忠贤  而不惮于进行以卵击石般的抗争 , 使我们明 白“ 死 

生之 大 , 匹 夫有 重 于社 稷 ” ; 《 渔父 》 中 的屈 原 , “ 安 能 

决, 然而隐忍 以行 。 昔人云: ‘ 将以有为也。” ’ 他在逃  离元人 的囚禁后 , 又遭遇己方的误会 , 但这仍改变不 

了他 “ 不 指南 方不 肯休 ” 的决 心 。  

以皓皓之 白, 而蒙世俗之尘埃” , 宁赴湘流 , 慨然 自  

沉; 谭 嗣同认 为 “ 各 国变法 , 无 不 从 流血 而 成 。今 中  国未 闻有 因变 法 而流 血者 , 此 国之 所 以不 昌也 。有  之, 请 自嗣 同 始 ” , 为 了唤 醒麻 木 的 国人 , 愿用 自己   的性命 , 敲 响警世 的洪 钟 。   司 马迁 说 : “ 人 固有一 死 , 或重于泰山 , 或 轻 于 

莎士 比亚借 哈姆 雷特之 口说 出 : “ 生存还是毁 

灭, 这是 一个 值得 思考 的 问题 。 ” 在 当今 的情 势下 , 我  们 未必 如 先 贤们 一样 , 会 面临 国家 危难 、 民族 大 义 的  选 择 ,但 是 当我们 的生 活遇 到 困难 时 ,也许 会 想 到  死, 然而 每个 人 都有 活着 的责 任 , 不 应轻 易放 弃 自己  

的生命 。  

2 0 1 5   6  

作 文通 讯  

范文七:生与死的抉择

每一件事物都有其开始,延续和死亡,这些都是被包括在自然界要实现的目标之内的。人生就好比这样的一个过程:一只球被人抛起,而后又开始下坠,最后落到地上;或者像一个水泡,它逐渐凝结起来,突然被伸到水面的树枝触碰了一下,一瞬间便完全破碎。生命也是这样一个人丛出生,成长到衰老,死亡的过程。所有人都会走向同一个归宿,那就是死亡,

面对死亡,我们要把它作为自然的一个活动静候它。就像你能够安静地等待一个孩子母亲的子宫里分娩出一样,也请你从现在开始就准备着你的灵魂从皮囊中脱离的那个时刻的来临。这一切,都只不过是自然飞正常的活动,你不需要恐慌,只要静静等候就可以了。

日本有位禅师一百多岁高寿时身体还特别的健康,耳不聋,眼不花,牙齿还完好无损,总是红光满面,一副了呵呵的样子,给人一种气定神闲的感觉。

有位生命学专家想从禅师这里得到一种长寿的秘诀,就专门来寻访他。第一次寻访时,老禅师说:没有什么秘诀,连我也弄不明白我为何如此的长寿。“几年后,专家在此拜访老禅师。禅师说:我知道为什么了,但是,天机不可泄露。”又是过来几年,禅师的身体依然强健,一点儿也看不出老,好像违反生命的自然规律。生命学专家再次来拜访,他对老禅师说,他对生命的探讨,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全人类。

这次老禅师终于说出了他的长寿之道,他不无遗憾的说:其实我从六十岁就盼着圆寂,视圆寂为佛家的最高境界,最大的快乐。可是,我的修行一直不够,一直未能实现早日圆寂的最大夙愿。这,也许就是你要探讨的长寿的奥秘吧!“

世间有几个人,能够用这种泰然自若的态度面对生死?

接触过死亡的人,才能真正体会死亡的冷酷与无情。疾病、战争、爆炸、堕机、车祸、地震、海啸等……天灾人祸随时威胁生命,幸运的寿终正寝,不幸运的过早死亡。人的生命是脆弱的,不论男女老幼,时至命尽。

  谁能在死亡面前镇定从容?因为无知所以惧怕。死亡意味着一个生命体的结束与消失,很容易让人产生晦暗与恐怖的心理,没有人知道一个人的生命结束后的情形如何,走过奈何桥的人也没能回来告诉我们死亡的真相,死后是否有别的世界存在。

唐伯虎54岁,当他的父母妻子接二连三逝去,面对死亡的时候,笑着写下《伯虎绝笔》:

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也何妨?

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漂流在异乡。

如此想想,生死又有何区别,不管阳间地域,都要过得好!

在阳间,要好好生活;

在阴间,也要好好死活。

常言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的确,从生到死,生命如一只亮晶晶的玻璃工艺品,只要松开手,就会粉碎,看到的,是一堆碎屑。每个人无法选择自己的生,不管贫富贵贱,我们被动降临尘世,开始我们或长或短的一生;然而死,最终的结局我们无法操控,但死的姿态我们可以争取。因此,每个人对生和死的态度各异,但总体上讲,对生有眷恋,对死有恐惧。对于生,红色为代表色,喜悦为情绪主调,人们要庆贺,会欢呼和欢笑;而对于死,白色为代表色,悲哀为情绪主调,人们要吊唁,会痛哭和痛苦 。

   人的一生有生必有死。佛教相信今生之后还有来世,把生和死看成一体,死亡只是另一期生命的开始。在整个生与死的过程中,越来越多的人对死亡做准备和修行,祈望在上师的引导下走过死亡,在死亡的那一刻放下****与执着,保持心的自然和专注,脱离六道轮回之苦,往生诸佛的清净国土。

  《列子》曰:古者谓死人为归人。人生就像一个旅程,生是起点死是终点,从出生的那一刻死亡便如影随形,无论我们用什么方式生存,最终无法避免死亡。生与死,就像离家和归家一样平常。我们身为红尘的凡人,无法渗透生死大彻大悟,更缺少修行者的虔诚与信念,但是对死亡保持一颗清明心,也可以做那份从容平和。视死如归,不是英雄豪杰才有的气节。

人们普遍害怕死亡,这种恐惧的情绪是因为对死亡的无知造成的。人类习惯吧死亡与衰老,疾病联系在一起,由稚嫩到成熟;每个生物都要经历春夏秋冬四时的变化;所有的生命形态的气又会回到物质世界中去,重新加入宇宙生命的无穷变化。

我们以树叶为例,春天让树上产生树叶,然后风吧树叶吹落,接着树木又在落叶的地方重新长出新的树叶。人也和树叶一样,不管这个人是被称颂和赞扬的,还是被诅咒和谴责的,都不过是自然界中的一个短暂的存在。死亡只不过是自然要把这种结合拆开。

自然将灵魂与身体分开,便是把死亡赋予了你。死亡只不过是让你脱离目前这种生活转而进入另一种生活。那么我们又如何必要执着于尘世,希望自己在这里逗留更长的时间呢?

活着,意味着要面对死亡、背叛、理想破灭,意味着你建立的人生根基会随时轰然倒塌;但是,活着,也意味着你可以更接近自己的内心,意味着你有机会做更真实的自己。生和死,都只是一个阶段,它无法带走任何。活着,为死亡而活着。而死亡,恰好是活着的开始。

丛生向死,这是合乎自然的一件事,所以,在世时我们要顺应自然行事,死时跟随造

物变化。不欣喜生命的诞生,也不抗拒生命的死亡,明白生死只是忽然而来,又忽然而去。不忘记自己来处也不探讨死后的归宿;命运来了,我们就欣然接受,事情过后,又恢复平常,在即将离去时对别人的态度仍然和善,把自己的品格友好,仁爱和温柔的一面一直保持的最后一分钟。

范文八:生与死的选择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是李清照对项羽的写照。当阵阵秋风从项羽吹过,这位曾经雄霸一方的霸主就这样死了,仅仅是因为他无颜见江东父老。可他曾想过,他这一死是解脱了一了百了,但那江东的父老可怎么办?        拥有雄心壮志的他可曾听说过“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也许他想过可他放不下在生与死之间他选择了死。他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失败。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由他嘴中说出来。“无颜见江东父老”他无颜见的是自己的失败。过高的要求自己使他走向了那万劫不复的深渊。从此再也站不起来了。               为人走出的门紧锁着,为狗爬出的洞敞开着        甫志高就是一个从狗洞中爬出的人。他为了自己能苟延残喘几载,他选择了从狗洞中爬出来生存。他可曾想过他的几栽是他拿无数革命烈士的鲜血换来的。        自古中国有句话“士可杀,不可辱”作为一个中国人他失去了他的尊严失去了,他的信仰,失去了他的理想。为了自己的生他选择了别人的死,以别人的死来换取他的生。还不知悔改的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可笑的理由。他将被万人所唾弃,被后人所憎恨。                   冤屈之屈原兮,如今汝之安否        汩罗江江面上有你的诗歌,黔中郡的山中有你的身影,陵阳的大地上有你叹息。你的一生是那么的悲屈,一生为江山社稷操劳换来的却是满腔的悲屈。无力回天的你怀着满腔的悲屈跳下了汩罗江中。        也许你的死是对你对楚国的一种解脱。楚国的人们记住了你的好,忘却你的不得志,如今的端午节就是因你而来的。如果当初你不悲愤的投江而去如今的人们可能不你是谁。如今的你在得知也许会含笑九泉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每当我读文天祥的这句诗时,我才明白什么才是生与死的选择——生要无愧于心,死要无愧于地。这才是正真的生死之道。死要死的其所,生要生的无愧心。     

范文九:生死抉择1

生死抉择观后感

前几天,我看了一部叫《生死抉择》的电影。在长达2小时48分的放映过程中,情节的扣人心弦、剧中人李高成面临的痛苦抉择深深打动了亿万观众心。市长李高成刚从中央党校学习回来就面临复杂的局面和尖锐的矛盾:中阳纺织厂上千工人准备到市府请愿,来了才半年的主持市委工作的杨诚对中阳纺织厂一事紧追不放……随着调查的步步深入,李高成发现:他一手提拔并信任的中阳纺织厂领导班子集体腐败,妻子吴蔼珍也深深地卷入其中,更令他震惊的是,培养了他的省委副书记严阵就是这张盘根错节关系网的根子。何去何从?党性和良知要求李高成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彷徨,他面临着痛苦的抉择!在生死抉择关头,在痛苦与牟取矛盾心灵博杀中,凭着心中那份永恒追求,以一名共产党员坚定信念、以国家人民利益高于一切高责任感,挺身而出,最终英勇突出重围,那一刻我再也无法抑制内心强烈震撼,新时期不正呼唤这样公仆吗?李高成成为我脑海中永远挥之不去印记。

看了这部电影,使我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一些政府官员虽然所在的环境与影片中有所不同,但腐败的私欲一日也没有停止过,仍利用职权贪污受贿,置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不顾,大胆地侵吞和浪费。明明知道是违规甚至违法行为,但偏要做这种见不得人的坏事;特别是在人事分配上,明目张胆地受贿,甚至有对有的官员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事,他们觉得贪点小便宜没什么大碍,并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后果。他们不知,如此这样下去,最终会落个身败名裂,不仅自己要承担严重的后果,还会使家人受到牵连,是多么可怕!

“道德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只取决于你选择时的表现。”每当贪官们把本不属于自己的钱大把大把地塞入囊中时,他们静下心来选择过吗?是选择廉洁奉公还是贪污受贿?他们几乎是不假思索地选择了后者,从来没有想过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万事私为首。”这便是他们最真实的写照。在私心的驱使下,他们从一个平凡的官员走上了贪污受贿的不归路,成为贪官被大家唾弃。其实,贪污受贿与廉洁奉公的距离并不遥远,只是在一个选择之间。自己的私利于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选择时,头脑一定要清醒,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清正廉洁的风气是从古至今的美德,于谦去京城时没有带任何巴结领导的礼物,只带了两袖清风。今天,清正廉洁的官员也有很多,例如祁爱群,她是一个县长,不辞辛劳,每天都要工作到半夜,她从不拿取不属于自己的一分钱,把人民群众的利益看得最重,是清正廉洁的典范。他们与贪官的不同,在于他们选择了清正从廉。

正义,是社会中不可缺少的;官员是人民的领导,更是一种榜样。古人说得好: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只有官员的“身”正了,才能起到模范作用,才能踏踏实实为人民服务,造福于人民。

范文十:生与死的抉择

苏教版一反常规按文体组成单元的教材编排方式,采用人文主题单元的形式。这种编排方式最方便教师在处理教材时能够进行读写结合的有益尝试。苏教版必修本中有两个专题:一个是“烈士的抉择”,选人文天祥的《(指南录)后序》和张溥的《五人墓碑记》;另一个是“生存选择”,有司马迁的《报任安书》和《楚辞》中的《渔父》。读本中也有一个专题,是“生与死的对话”,有方苞的《左忠毅公逸事》、全祖望的《梅花岭记》、林觉民的《与妻书》、梁启超的《谭嗣同》。这三个专题的八篇文章都涉及生与死的选择的问题。而这些先贤们对生死的不同选择,虽然具体原因各不相同,但其精神内涵却有相通之处。

  人生既会阳光明媚,也可能会有凄风苦雨。面对生与死的抉择,如何担当生命难以承受之重?面对逆境与厄运的考验,怎样扼住命运的咽喉?

  司马迁说:“夫人情莫不贪生恶死,念亲戚,顾妻子;至激于义理者不然,乃有所不得已也。”孟子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贪生恶死,本是人之常情,而人们能勇敢地去选择死,是因为有更高的追求――义。当然,义的内容和标准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可能会因世易时移而有不同。于是我们可以看到,《五人墓碑记》中的五义士可以为反抗权倾朝野的魏忠贤而不惮于进行以卵击石般的抗争,使我们明白“死生之大,匹夫有重于社稷”;《渔父》中的屈原,“安能以皓皓之白,而蒙世俗之尘埃”,宁赴湘流,慨然自沉;谭嗣同认为“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为了唤醒麻木的国人,愿用自己的性命,敲响警世的洪钟。

  司马迁说:“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用之所趋异也。”人死意义的轻重,不在于其身份的贵贱、职位的高低,而在于为什么而死。为他人、为国家、为民族、为理想,死得其所,重于泰山。

  死,固然可以轰轰烈烈,激昂慷慨,义薄云天;而生,有时却可能备受误解,委曲求全,隐忍苟且。死,有时是一种解脱;而生,却可能是一种恒久的折磨。因此,隐忍而活可能比毅然决然地赴死需要更大的勇气。

  司马迁因替李陵辩护得罪汉武帝后,遭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但他为了秉承父命完成《史记》,在生与死之间,他选择了生。死是一种牺牲,有时,生也是一种牺牲。汉武帝用皇权羞辱了他的尊严,而他用《史记》向汉武帝证明了自己的勇气与坚毅。他的冷静、公允、胆量,通过《史记》已经“绝唱”了两千多年,太史公把自己的身体奉上权力的祭坛,却让人格登上了文化的圣坛。

  对于文天祥,人们记住的是他《过零丁洋》中的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此诗的这末尾两句成了爱国诗人的名片,情绪激昂高亢,完全是至性精神的自然流露,震撼人心、感天动地。这首诗之所以流传千古,主要原因不在于艺术技巧,而是在于诗中所表现的悲壮情怀、崇高气节。但我们更当记取《(指南录)后序》中诗人以使臣的身份受到敌方囚徒般的待遇时的隐忍,因为他深知:“予分当引决,然而隐忍以行。昔人云:‘将以有为也。”’他在逃离元人的囚禁后,又遭遇己方的误会,但这仍改变不了他“不指南方不肯休”的决心。

  莎士比亚借哈姆雷特之口说山:“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在当今的情势下,我们未必如先贤们一样,会面临国家危难、民族大义的选择,但是当我们的生活遇到困难时,也许会想到死,然而每个人都有活着的责任,不应轻易放弃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