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妨碍起诉状

排除妨碍起诉状

【范文精选】排除妨碍起诉状

【范文大全】排除妨碍起诉状

【专家解析】排除妨碍起诉状

【优秀范文】排除妨碍起诉状

范文一:[案例分析]相邻侵权排除妨碍案例民事起诉状

原告:段某,女,93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县某乡某村。

原告:段某(2),女,88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省某市某办事处。

被告:谭某,女,42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县某乡某村。

诉讼请求:

确认被告无权占有、使用原告位于某乡某村的两扇半屋。

判令被告立即将柴物搬离上述房屋,停止妨碍原告使用上述房屋。

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两原告系同胞姐妹,现父母已故,96年两原告父亲段某分得某乡某村的三间房屋,并有分管协议为据,2000年原告父母均亡故,2000年某月某日,原告叔叔段某要盖新房,需占用原告的房屋,原告的爷爷段某、外公罗某做为原告的监护人,在某乡司法所的主持下,各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协议内容为:原告叔叔段某在原告两扇半屋的平顶上所建的一间屋归原告所有,原告所有的后半间地方归段某所有,两原告生下后,一直居住在此屋,到07年外出务工。

2012年原告回家时,看到屋里堆放了一些柴木和杂物,经了解得知,才知道被告占用了该房屋,经多次协商,被告拒不将杂物、柴木搬离,原告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提起诉讼,请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

某县人民法院

具状人:段某 段某(2)

2013年某月某日

范文二:XXX诉XX排除妨碍纠纷案

XXX诉XX排除妨碍纠纷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2)武民初字第00400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XXX,男。

委托代理人XX,陕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XX,男。

委托代理人XXX,陕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XXX诉被告XX排除妨碍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及双方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久兴诉称,原告于2010年X月XX日将自己的奶牛拉入被告XX管理的XX南牛场饲养,在饲养的过程中由于原告不能正常经营,遂想中止合作。便于2012年X月初向被告XX多次提出,要求将奶牛拉离XX南牛?5桓鎄X至今不开门放原告的奶牛离?V猎鎄XX无法将病牛卖掉也无法将牛群带离XX南牛?N耍嫦蚍ㄔ禾崞鹚咚希肭笈辛畋桓娌坏迷傩凶璧苍娼膛@隭X南牛场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XX辩称,原告在被告奶牛场养牛属实,但是原告养牛期间的草料都是被告提供的,原告买车、买房也曾经向被告借过款。如果原告能结清欠款,他将不再阻挡原告奶牛离场,但是现在欠款未结清,被告阻挡是一种自立救济,不是侵权。至于债务,愿意在法庭的主持下一笔笔结清。

原告的证人XXX向法庭提供证言证明:原告XXX在XX镇南牛场有43头牛,且这群牛吃的是原告XXX自己的草料。

经质证,被告对该证言不予认可。被告认为证人XXX现已不在牛场,目前牛的数量

与证人在时的数量可能有出入。另外牛吃的草料是被告的,因此对证人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证人XXX最后一次看到原告XXX的牛群是此前一个月的事情,当时的43头牛可能因各种原因产生变数,因此证人证明原告在XX南牛场有奶牛43头的证言,本院不予认定。至于实际的奶牛数量,以本院清点的数字为准。对于证人证明原告在牛场饲养奶牛期间未吃牛场草料的证言,因证人同被告陈平有利害关系,故证人的该证明目的,在没有其它证据予以相互印证的情况下,则证明力较弱,本院不予认定。

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是同原告的通话录音一份,证明原告尚欠被告5笔债务分别为第一笔草料款8万元、第二笔33万元、第三笔4.5万元、第四笔借款10万元、第五笔借款7万元。以上共计62.5万元债务。

经质证,原告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原告认为以上债务虽是曾经存在的经济往来,但都是预支的奶款,而且随着双方合作的进行,以上与被告XX有关的经济手续,双方均已了结。相关条据原告已经向被告收回,至今原告XXX并不欠被告XX以上债务。因此对该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这份录音的谈话内容与法庭调查的内容基本一致,都只能证明原告同牛场曾经发生过经济往来,至于目前双方的经济手续如何,被告无相应证据来支持其主张,且在通话录音中,原告也多次讲双方的手续已经结清,自己目前并不欠被告债务,因此被告用该通话录音证明原告目前仍欠被告62.5万元债务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认定。

本案争议焦点是:1、原告是否有43头奶牛在XX南牛场;2、被告所说的债务是否存在。

经审理查明,2010年X月XX日,原告XXX将自己的奶牛群拉入XX南牛场饲养。在饲养至2012年X月份前,原告XXX同XX南牛场的管理人XX发生矛盾。原告遂于2012年X月份向XX提出将牛拉离牛场,被告XX以债务尚未结清为由阻止原告XXX的牛群离?

N嗽鎄XX于2012年X月XX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XX不得阻挡原告XXX将牛群拉离XX南牛场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另查,至2012年X月X日,原告XXX在被告XX管理的XX南牛场共有奶牛39头,其中大牛23头,预成牛16头。

本院认为,所有权人对自己的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本案所涉及的39头奶牛所有权归原告XXX所有,双方对此均无争议。因此原告XXX作为所有权人对自己的财产依法享有如何处分的权利。被告XX以原告XXX同自己有经济手续为由,阻止原告XXX将该39头奶牛拉离XX南牛场,但因其没有向法庭提供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双方间有确定的债权债务关系,其可在有证据后另案起诉。加之,现有法律规定并未赋予因侵权债务关系引起纠纷的当事人享有留置他人财物的权利,因此被告XX以自力救济为名的阻挡行为应属侵权,被告应停止此侵权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XX自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对原告XXX将其拥有所有权的39头奶牛拉离XX南牛场权利的侵害。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告XX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两份,上诉于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高XX

代理审判员 李XX

人民陪审员 党XX

二0一二年X月XX日

书 记 员 晁 X

范文三:张道军诉李家国等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纠纷一案

张道军诉李家国等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夏民一初字第190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张道军农户。

农户代表人张道军。

被告李家国。

被告汪少田农户。

农户代表人汪绍田(又名汪少田)。

原告张道军农户诉被告李家国、汪少田农户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4月28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郝虹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道军农户的代表人张道军、被告汪少田农户的代表人汪绍田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家国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道军农户诉称,原告系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城关村八组农户,承包了该村土地进行耕种,并取得了土地经营权证。其中有一宗土地与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毗邻,二块土地之间原有一条自然分界线,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比原告承包的土地高出近1.7米,但自从2007年开始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上开始有人建房,致使两块土地的分界线的高度逐渐降低。2011年4月15日晚,被告李家国用大挖机将汪少田农户承包经营的该块土地上的土及碎石转到原告耕种的土地里,形成了一条长约30米,宽约3米的碎石?T幸患遗┗ё急敢悦磕?2000元的价格租赁承包我的土地,当看到这种现状后,不愿意与原告签订该土地租赁承包合同,致使原告的租赁收入无法获取,且该土地被违法占压,无法进行正常耕种,使原告无法从该土地上获得相关收益。由于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故起诉要求两被

告停止侵害、恢复原状,由两被告赔偿我经济损失12000元,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汪少田农户辩称,2011年3月我已将土地转让给李家国,李家国的侵权行为与我无关。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李家国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武汉市江夏区城关村八组农户,承包经营武汉市江夏区城关村四宗土地并办理了土地经营权证,其中有1.03亩土地(该宗土地近年未耕种)与同村农户即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毗邻,两块土地原有自然分界线,以两块土地自然形成的地炕为界(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地势较高)。因被告李家国与他人合伙在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旁建有房屋,为进出畅通,2011年3月李家国、王传某以36000元价格从被告汪少田农户处转让了土地使用权。同年4月15日晚,被告李家国用大挖机在从被告汪少田农户处转让的土地上进行平整,在施工过程中泥土碎石等杂物占压原告承包的部分土地,占压的面积约为30平方米。由此双方发生纠纷,原告遂诉至本院。因被告李家国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调解无果。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提供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合同等证据证实,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合法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根据法律规定应受到保护,被告李家国在平整场地过程中占压原告承包的部分土地属实,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被告李家国对占压原告的土地应予恢复原状,排除妨碍。被告汪少田农户在本起纠纷中没有侵权行为发生,不应承担责任。原告提出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2000元的请求,因原告近年来未在该宗土地上耕种,且2011年4月15日晚被告李家国的侵权行为发生后原告即于同年4月28日向本院起诉,时间较短,原告又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因被告李家国的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为12000元,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本院为了保护当事人合法的财

产权利不受侵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第八十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二)、(五)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家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自行将倾倒在原告张道军农户经营的土地上的碎石、泥土等杂物清除,将原告张道军农户与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土地的界线恢复到2011年4月15日前自然形成的地炕为界。

二、驳回原告张道军农户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00元,减半收取100元,由被告李家国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案件受理费,款汇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户名:武汉市财政局非税收入汇缴专户—市中院诉讼费分户;帐号:079501040000393;开户行:农行武汉市民航东路分理处;行号:832886;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诉讼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员 郝 虹

二O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黄雪莲

范文四:民事诉讼中举证妨碍排除制度初探

摘 要 举证妨碍是民事诉讼中无举证负担的一方当事人实施的妨碍对方正常举证、扰乱诉讼秩序常态的行为。我国现有的相关制度尚不足以有效地排除举证妨碍行为,由于理论研究的相对匮乏,司法实践中也未能建构起较为完善的制度。本文结合两大法系主要国家的相关规定与学说,以期能够对我国举证妨碍制度的构建提出一点建议。

  关键词 证明责任 举证妨碍

  中图分类号:D925.1 文献标识码:A

   民事诉讼中,出于对胜诉结果的追求,当事人总是提出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而避免或妨碍对自己不利的证据提出。显然,这种举证妨碍行为不仅侵害了对方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同时也破坏了法院正常的诉讼活动。为了查明案件事实、解决纠纷、实现诉讼目的,就有必要对妨碍举证行为做出规定。我国现行法律对举证妨碍排除规定得非常简单且漏洞颇多,然而举证妨碍排除理论在司法实践中的应用却是无法回避的。同时,法学界对该理论的研究也相对较少且内容不够深入,因此缺乏理论对实践的指导,无法适应我国现代诉讼的需要,亟需在理论上对其加以研究,以指导举证妨碍在立法与司法实践中的完善。

  一、举证妨碍的基本理论

   (一)举证妨碍的概念。

   举证妨碍又称证明妨碍、证明受阻,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上是指诉讼当事人以某种原由拒绝提出或由于自己的原因不能提出证据的行为后果。狭义上是指不负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故意或过失以作为或不作为的方式,使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不可能提出证据,使待证事实无证据可资证明,形成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情形下行为人应当承担的法律后果。 在通常情况下,举证妨碍是指狭义上的含义,只有因一方当事人的举证妨碍行为,致使关键证据灭失或不能使用,当事人之间的诉争事实因无证可查,无据可用,陷入真伪不明状态时,才会运用举证妨碍制度,达到公平解决案件的目的。

   尽管在重要事实真伪不明的情况下,证明责任规范可以指引法官作出判决,即对不确定的事实承担证明责任的当事人将承受对其不利的判决。 但是,如果造成案件事实处于真伪不明状态的原因,不是负有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没有证据可以提供,而是不负有证明责任的对方当事人,通过实施举证妨碍行为,使负有证明责任的当事人陷于证据缺失的境地,那么,在这种情形下,如果法院通过适用证明责任规范作出使负有证明责任的当事人败诉的判决,难免会造成不当且不公平之结果。于是,就应当考虑以举证妨碍为杠杆来开发“避免通过证明责任作出裁判” 的法律技术。许多国家和地区在立法上都设置了有关举证妨碍排除的规定。如美国联邦地区法院民事诉讼规则第37条第2款,(2)项(A)规定:“对不服从法院证据开示命令的,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法院可以认定当事人所主张的事实为真实,而不必经过法官和陪审团面前的证明。” 《日本民事诉讼法》第224条规定:“当事人不服从提出文书命令时,法院可以认定对方当事入所主张的关于该文书的记载为真实;以妨碍对方当事人使用为目的,毁灭有提出义务的文书或以其他方法使之不能使用时,法院可以认为相对方关于该文书的主张为真实。” 我国台湾地区《民事诉讼法》第282条规定:“当事人因妨碍他造使用,故意将证据灭失、隐匿或致疑难使用者,法院审酌情形认他造于该证据之主张或依证据之事实为真实。”

   (二)举证妨碍的法理依据。

   从诉讼的本质看,当事人主张对自己有利的事实必须就该主张负担证明责任,这是证明的基本出发点,正因为如此,罗森贝克才主张“当事人若不能就有利于自己的要件提供证据的话将接受不利的结果” ,一方当事人本没有义务在行为上去分担他方的举证责任,且当事人作为程序主体,既具有处分实体权利的自由,也具有处分诉讼权利的自由,在诉讼程序中的私法自由处分,与在诉讼程序外权利人拥有的自由处分并无两样, 当事人的处分行为何以就构成对他方的妨碍而要被处以不利后果呢?规定举证妨碍的法理依据何在,就成为了构筑举证妨碍制度必须解决的首要理论课题。对此,学界认识颇有分歧,主要有以下几种观点:实体法上的证据保存义务违反说;诚实信用原则违反说;诉讼促进义务或诉讼协作义务违反说;经验法则说;损害赔偿请求权说等。

   这些学说分别从不同的角度对构筑举证妨碍的一般理论提供了法理依据,但是,由于各种学说各自的自身缺陷和统领范围的局限决定了任何一种都不能独自承担起构筑举证妨碍法理基础的重任。其实,人们从事活动或建立制度,其依据并不仅限于一个,单一理论基础也往往不能涵盖全部的诉讼活动,举证妨碍行为具有各种形态,行为人的行为动机也不尽相向,其后果亦会涉及到不同的范围和层面。因此,笔者认为,举证妨碍的理论基础应当是多元的,既包括实体法上的证据保存义务,也包括诚实信用原则和诉讼上的协作义务。当事人应依诚实信用原则进行诉讼,在协力促进诉讼进程的同时,应当考虑他方当事人正当的实体利益和程序利益,依衡平、公平方式进行诉讼。

  二、举证妨碍排除制度的比较法考察

   (一)德国法中举证妨碍排除制度的理论与实践。

   1、举证妨碍的前提――文书提出义务。

   《德国民事诉讼法》在第九节“书证”(415-444)和第十节“讯问当事人”(445-455)两部分中集中对举证妨碍行为做出了具体的规定。 民诉法第421-425条五个条文对书证提出做了规定。首先规定了民法里的提出义务,即“依照民法的规定,举证人可以要求交出或提出证书时,对方当事人有提出证书的义务”,在此前提下,规定了举证一方当事人断定证书在对方当事人手里时,应在申请证据的同时申请对方当事人提出证书,此时的证书包括对方当事人在诉讼中为举证而引用在他自己手中的文书,即使该文书仅在准备书状中曾经被引用过。至于申请的内容,民诉法也做了明确规定:“当事人提出证书的申请,其中包括要求其主张对方当事人占有的事由依据和对方当事人有提出证书的义务的原因。”其次,对于提出命令的条件作出了规定,“法院认为应当由证书证明的事实是重要的,并且认为申请是有理由的,而对方当事人承认证书在他手中,或者对方当事人对申请不作表示的,法院就命令他提出证书。”如对方当事人不承认证书为他所有时,应询问其证书的所在。除了书证,《德国民事诉讼法》针对笔迹也提出了相应的规定,即当需要被核对的笔迹在对方当事人手中时,对方当事人依申请有提出的义务,此时适用关于书证的相关规定。关于讯问当事人的举证妨碍问题,法律明确规定,一方当事人可以申请讯问对方当事人,且规定“对方当事人拒绝对他进行讯问,或者对于法院的要求不作表示,法院应考虑全部案情,特别考虑拒绝的理由,依自由心证,判断当事人所主张的事实可否视为已得到证明。”当然,如果当事人接受讯问,但讯问时当事人不到场的,民诉法也视情形做出了规定:“当事人在规定的讯问期日或宣誓日不到场,法院应考虑一切情况,特别考虑当事人提出的不到场的理由,依自由裁量判断是否可以视为拒绝作证;指定了在受诉法院询问当事人和当事人宣誓的期日后,而当事人不到场的,如法院认为不必要指定新的期日,即可以进行案件的言辞辩论。”

   2、举证妨碍的构成要件。

   (1)举证妨碍行为。

   从德国的判例来看,举证妨碍行为的适用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对证人、检证目的物、鉴定和书证都成立。 )关于证人:如在莱赫法院的判例中,如果举证责任者申请的证人被妨害出庭或者隐藏时,给予相对方以诉讼上的不利益(Reich法院1910.11.3判决)。在德国联邦大法院(Bundes-gerichtshof)判例中,如果举证责任者的相对方明知事故目击者的住所或姓名,但故意隐瞒的,给予相对方以诉讼上的制裁(BGH1980.12.1判决)。2)关于检证目的物:机动车事故发生后,警察出现以前,把相对方车辆刹车时在地面上留下的轮胎印痕用脚擦掉的行为;或者为了隐瞒自己的过失或事故原因,把事故车辆当作废铁出卖的行为(BGH,Vers,1968.5.8);或者把事故发生地点从人行道移到车道等变更场所的行为(RG.JW l931,3321;BGH,Vers7,412),均视为举证妨害行为。医师第一次做缝合手术时因失误而在病人体内遗留手术器具,到第二次手术时才将其取出,并故意毁灭、隐藏该器具的,视为医师的举证妨害行为(BGH l955.4.16判决)。3)关于鉴定:因不让鉴定人出入其土地而妨害鉴定人的土地鉴定行为的情形;或者就相对方主张的病是否罹患,或就相对方主张的劳动能力丧失的原因是事故还是体质(RGZ,60,147)进行鉴定时,拒绝接受鉴定的情形;或者在对医师提起的诉讼当中,医师拒绝提交X光照片等行为,均认为是举证妨害行为,并给予妨害人以诉讼上的制裁。4)关于书证:如果医师不提出病院日志,或者日志作成的方法不正常时,视为书证的使用妨害(RG,1935.3.21判决)。举证责任者主张基于遗嘱的权利时,相对方把遗书焚毁、湮灭的,也属于举证妨害行为。有关此类案件,判例屡见不鲜。

   (2)举证妨碍的主观方面。

   关于举证妨碍的主观方面,通说认为,不管相对方是出于故意还是过失,都应给予相对方以不利益。但也有不同观点。如里兹(Riezier),认为举证妨害行为的主观方面仅限于故意使其不可能或困难作证的情形。但大多数学者认为,如果将举证妨害行为局限于故意的举证妨害行为,则很难对故意进行举证,从而对举证妨害行为进行制裁的实益便几乎没有。虽然《民诉法》第444条规定“举证妨碍行为的原因是单纯的过失时,不能制裁”,但《民诉法》第427条和第44l条也规定“收到提交文书的命令或者收到提交笔迹或印影的对照样本的命令,但对于自己是否持有该文书或该对照样本没有慎重调查就作出不提交行为的,认定有关文书的相对方的主张或有关文书真实性的相对方的主张真实。”考虑到这两条规定包括了过失,所以通说认为诉讼法规定的举证妨害行为不应只局限于故意,也应当包括因过失所引起的情况。 但举证妨碍中的过失,于故意不同,必须以当事人具有保管该证据的法定或约定义务,或具有程序前义务为前提,如法院将某物采取诉前证据保全查封等措施的情况。如果没有此项义务,即使有“妨碍”行为,也不认为是举证妨碍行为。所以,举证妨碍中的过失,于通常意义上的过失也有所不同。

   (二)美国法上的举证妨碍排除制度。

   1、举证妨碍的概念。

   美国法上举证妨碍的概念,通常将其定义为“对关于现在已系属或未来将系属诉讼案件的证据,予以毁弃、变更、隐匿或其他未予以保存的行为”。 美国法中的举证妨碍行为,通常被认为严重影响司法权的公正行使,不仅妨碍当事人对证据的公平使用,同时也阻碍法院对真实的发现。

   虽然举证妨碍的问题起源于证据法,但美国法上对举证妨碍排除的规定,并非仅陷于证据法的领域中,还被规定在诸如“刑事犯罪行为”、“民事侵权行为”以及“律师违反伦理规范的行为”的规定中。应该说,美国法对举证妨碍排除的规定是多方位的。

   2、举证妨碍的构成要件。

   (1)证据保存义务。

   与德国不同,在美国,证据保存义务是构成举证妨碍行为的绝对必要前提条件,而产生此义务的基础包括:第一,实体法律的要求及专门职业的伦理规范;第二,契约上的义务;第三,当事人通过积极行为的自愿承担义务;第四,程序法上的规定。

   在上述四类主要生成保存证据义务的基础中,前三类的基础均具有实体法上的义务的性质,与第四类“程序法上的保存义务”间的关键区别在于:前三类义务的发生,是独立于诉讼的提起,包括可合理地预期的提起之外而发生,就当事人所应保存证据的范围和期限,是依各该特定义务的内容而决定,与程序法上的规范没有关系。

   (2)程序法上义务的范围。

   A、时间范围。

   “当事人在民事诉讼法下所负证据开示义务,基本上是以证据开示制度规范的内容为准。” 因此,在当事人没有提出对方当事人所请求开示的证据时,法院应施加美国联邦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联邦规则)第37条所规定的法律效果。此等规则对于当事人毁弃或隐匿其负有开示义务的证据时,也适用。

   然而,除联邦规则第27条规定的“起诉前的证据保全”以外,证据开示制度仅仅在起诉后适用。对于当事人在“诉讼提起前”实施的举证妨碍行为,联邦规则并没有作出规定。为解决这一问题,美国法院向来认为其有权对此行为加以制裁,以防止当事人由于起诉前的毁弃、隐匿证据的行为,逃脱其证据开示的义务。

   但“起诉前”的举证妨碍行为,其时间点自“何时”起算?因为个人有处分其财产的自由,故不可能无限制的“提前”可被判定为举证妨碍的时间点。美国通说及实务界的见解均一致的认为必须至“可合理地预期诉讼的提起”开始产生保存相关证据的程序法上的义务。就此“合理预期”,不仅包括“持有证据的潜在当事人现实上得知将有诉讼提起”,同时也包括“由客观的情形该当事人应该可合理推断将有诉讼被提起”的情形。

   B、客观范围。

   当潜在的当事人已经实际知悉或可合理预期诉讼的提起时,其所负有保存证据义务的客观范围,原则上是以其在证据开示制度下所负开示义务的客观范围为标准,只要是与“当事人的请求或防御有关联性”的证据,均有加以保存的义务 。在对此客观范围加以说明的代表性案例中 ,联邦地方法院表示:“虽然诉讼当事人并无义务在诉讼提起时保存或者留置其所持有的每份文书,但有义务保存其所知(或可被合理期待知悉)有关于该诉讼的证据、有合理的可能性足以引导发现可在公判程序中使用证据的证据,以及有合理的可能性将在证据开示程序中被请求提出的证据”。因此,证据保存义务客观范围的“关联性”标准,是以证据开示程序中的关联性为标准,而不是以在公判中的关联性为标准的。

   然而必须注意的是,联邦规则26(b)(1)所规定的是一般证据开示义务客观范围之外的界限,在具体的个案的适用上,仍要受到联邦规则26(b)(2)及26(c)之内在界限的制约。从而,法院在面对一方当事人未将证据予以保存而将它毁弃时,通常会进一步的探究“要求当事人保存该证据是否合理”,此“合理性”的标准,是由“被要求保存证据的当事人”的观点加以界定。因此,当持有证据的当事人已知悉或可合理预期某特定诉讼的提起,该当事人即负有义务采取必要措施保存其“可合理预期与该诉讼相关的证据”,而法院在判断“某一特定证据的未保存是否具有合理性”时,通常会将所有的情况纳入考虑,包括“保存该证据所涉及的费用和负担”以及“该证据的重要性和替代性”等因素。

   3、举证妨碍的法律效果。

   (1)确定法律效果的考虑因素。

   对于诉讼系属内的举证妨碍行为,因为其在本质上属于违反证据开示义务,所以联邦法院一般可以直接依据联邦证据规则第三十七条的规定,对该行为处以一定的法律效果。至于诉讼系属外的举证妨碍行为,虽然不属于联邦证据规则第三十七条的范围,但是联邦法院一直都认为本于其“固有权限”,也可以对此行为课予一定的不利益。

   A、妨碍者的主观归责要件:依据可归责性的高低,可以将举证妨碍行为时的主观心态分为:以妨碍他方使用的目的,恶意将证据毁灭;虽然没有妨碍的恶意,但是故意将证据毁灭;出于重大过失将证据毁灭;出于一般过失将证据毁灭;不因为过失的毁灭行为。

   美国法院在确定制裁时,通常都会依据行为人主观可归责性的高低来适用效果强弱不同的制裁手段。但是,在某一特定的制裁效果上,到底适用何种程度的主观可归责性,在不同法院的判决之间间还存有争议。但是必须予以强调的是:第一、美国法上的举证妨碍行为,虽然通常要求出自主观上的故意,但在这一点上并不绝对。对于一些因过失而违反证据开示规定的行为人,法院也会视其情节轻重而采取相应的制裁措施; 第二、对行为人主观归责性的认定,当证据存在却拒不提出时,可以容易地认定故意的存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不存在证据时,其主观可归责性的认定,主要是以“毁弃、灭失行为”为判定对象,而非“该证据待证事实的意义”为判定对象。

   B、对被妨碍者的不公平程度:对于“对妨碍者的不公平程度”,核心问题在于“无此妨碍行为出现的证据状态”与“有此妨碍行为所现实出现的证据状态”间的差别。此差别对被妨碍者举证活动所造成的不公平程度,当然成为法院确定法律效果的强度与内容时所须加以考量的因素。但是,在此应予以注意的是,在美国法院看来,因举证妨碍行为所产生的不公平,并非仅对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方发生,对不负举证责任的当事人也有可能发生。

   美国法院在施加任何制裁时,原则上必须满足该毁弃的证据与该诉讼必须有某种程度的关联性与重要性;同时使得法院获得如此满足的责任原则上由被妨碍者所承担。

   (2)法律效果的种类。

   关于举证妨碍的法律效果,美国法上规定了五种制裁措施:

   A、藐视法庭罪。

   对于实施违反证据开示义务的行为人,法院如认为其行为损害了法院的尊严和妨碍了法院的正常司法活动,可以对其处以藐视法庭罪。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当事人还是非当事人都可以适用这一制裁。对于构成藐视法庭罪的人,法院可以处以罚金和拘留刑,因而,这也是一种比较严厉的制裁措施。

   B、直接为终局判决

   所谓“直接为终局判决”是指法官不经陪审团的认定(即无须进行公判程序),直接判定原告或被告败诉的判决。在具体的形式上,包括“直接驳回原告的诉讼”、“直接判被告败诉的判央’、以及法官所作出的“直接判决”。此种制裁较为严厉,产生的后果也比较严重,因此,法院适用这一措施也更为谨慎。只有在少数特殊情况,法院认为其他措施不足以制裁妨碍行为人时才会采取此种制裁措施。

   C、排除妨碍者的证据提出。

   效果仅次于“直接为终局判决”的是“排除证据的提出”。此情形通常发生在妨碍者在该证据被使用后将该证据加以处分、遗失该证据或使该证据陷于无法恢复原状的状态,致使他方当事人无法公平地接近、使用该证据。在此情形下,为恢复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公平,法院通常会禁止妨碍者提出“基于使用该灭失证据所得到的证据”来作为对妨碍行为的制裁。此类案件,绝大多数发生在产品责任的诉讼中。

   D、给予陪审团不利推定的指示。

   给予陪审团不利推定的指示可以说是最传统且最常被法院所采取的法律效果。事实上,整个英美法系举证妨碍的发展,也是从此种推定指示的适用开始的。最早的案例是英国的Armory v. Delamirie案 ,原告是清扫烟囱的工人,其将扫除中所拾到的宝石戒指交由被告(珠宝商)鉴定其价值,当被告仅返还戒指却未返还其上的宝石时,原告对被告起诉请求返还该宝石。由于被告拒绝交出其所取走的宝石,法官于是指示陪审团作出“对被告最不利的推定,且以最高等级的宝石作为决定赔偿金额的标准”的指示。自此判例后,英美法系即发展出“所有的事情应被推定不利于破坏者”的法理。此种推定常被称为“举证妨碍的推定”。

   E、命令妨碍者负担费用。

   对举证妨碍行为,除了上述的法律效果外,美国法还承认课予妨碍者一定的负担费用的制裁。此种制裁效果不仅对“诉讼上”的举证妨碍行为,依联邦规则第三十七条(b)项(2)款的明确授权所可施加,即使对“诉讼外”的证明妨碍行为,本于联邦法院的固有权限,也为美国法院所承认的制裁手段之一。此制裁效果是独立于上述的法律效果之外,也即法院可单独或同时课予举证妨碍者,负担应其妨碍行为所造成被妨碍者的费用支出(包括其律师费),且制裁的对象同时扩及妨碍者的律师。不过,应予明确的是:其一,进行证据开示本身所正常支出的费用不计算在内。其二,如反对开示的当事人的动议被认为是正当的,或者欲获得该笔费用的开示方没有在法院介入之前作出努力以解决纠纷,或存在开示方获得此费用是显失公平的,法院也可以不准许开示方获得该笔费用。

   对于以上几种法律效果的适用,总的来讲可由法院根据具体情况自行裁量决定。但是,对于没有服从自动出示规定或没有履行相应的补正义务的当事人,联邦证据规则37(c)(1)中特别规定了强制制裁,即“没有实质性的理由而未自动出示规则26(a)或26(e)所规定的有关证据资料的当事人不能在庭审中将这些未自动出示的资料作为证据使用”。通常,只有在开示方已得到强制证据开示的命令却未遵守的情况下才可适用上述制裁措施。

  三、我国举证妨碍制度的现状及完善

   (一)现行法的规定。

   我国当前在民事诉讼立法中尚未建构起完善的举证妨碍制度, 相关的规定分散在不同的立法条文中, 主要表现在:

   1、民诉法规定。

   《民事诉讼法》第102 条规定:如果当事人或者其他诉讼参与人“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以暴力、威胁、贿买方法阻止证人作证或者指使、贿买、威胁他人作伪证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该规定将当事人的举证妨碍行为仅仅看作是对诉讼秩序的破坏,对其制裁也仅属于排除妨碍诉讼行为的强制措施,而没有规定民事制裁的内容, 妨碍行为并不能给当事人带来具体诉讼中的私法不利后果。

   2、司法解释。

   最高人民法院于1998 年发布的《关于民事经济审判方式改革问题的若干规定》第30 条规定:“有证据证明持有证据的一方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 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 可以推定该主张成立。”这是我国法律对举证妨碍首次在民事制裁上做出的规定。虽然当时此规定并未在理论上引起足够的重视,也没有明确提出举证妨碍的概念,但存在实行证明责任倒置的司法实践。

   2001年的《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75 条规定:“有证据证明一方当事人持有证据无正当理由拒不提供,如果对方当事人主张该证据的内容不利于证据持有人,可以推定主张成立。”对举证妨碍行为的私法效果作出明确规定,但是这条规定本身也存在重大缺陷。其一,在内容方面缺乏完整性和科学性,没有能够囊括多种举证妨碍行为的表现方式;其二,由于对何为“正当理由”解释不明,使得实践中的操作具有不确定性;其三,一概将拒绝提出的法律后果规定为“推定主张成立”有以偏概全之嫌。另外,该规定也散发出“纠问主义”的味道,与司法改革方向不尽符合。

   (二)我国举证妨碍制度的完善。

   1、举证妨碍构成要件的完善。

   (1)举证妨碍的客观要件。

   A、妨害行为的存在。

   妨碍行为包括作为与不作为。首先,这种妨碍行为必须对他人的举证行为造成客观上的妨碍。如果不存在对他人举证行为的实际妨碍,无论诉争事实最终能否有证据证实,能否达到证明标准的要求,均与妨碍行为无关。其次,妨碍行为不论发生于诉讼前还是诉讼中均可构成举证妨碍。一般来说,只有诉讼系属形成之后,为证明某种事实,才会产生举证的现实要求,妨碍行为才会有现实的指向对象。但在某些情况下,妨碍行为也可发生在诉讼系属前,例如当事人在诉前申请证据保全的情况下,当事人就应负证据上协力的义务,基于此种当事人间的特殊关系,当事人于诉讼系属前亦有证据作成、保存义务,如妨碍他方使用,亦可构成举证妨碍。

   B、诉争事实的证明不能或困难的结果。

   举证妨碍制度设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处理由于当事人的妨碍行为而导致诉争事实无法查明时的情况,如果诉争事实没有受到妨碍行为的影响,并未陷入真伪不明的状态,也就没有适用举证妨碍归责的必要。诉争事实真伪不明作为构成举证妨碍的结果要件,必须具备以下特征:第一、具有客观性,诉争事实真伪不明必须是已经发生的、真实存在的事实状态,而不能是凭空捏造的。第二、不可补救性,诉争事实真伪不明的状态必须已经固定,诉争事实已无证据可以证明,也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查清当事人之间的诉争事实,也就是说发现案件事实已不可能。

   C、诉争事实真伪不明与妨碍行为具有因果关系。

   因果关系反映了诉争事实真伪不明与妨碍行为之间的联系,是构成举证妨碍的关键因素。妨碍行为是因,诉争事实真伪不明是果。如果诉争事实真伪不明的状态不是因为先前的妨碍行为,而是由于其他原因造成的,就不能构成举证妨碍。同时,妨碍行为必须有致使诉争事实真伪不明的充分的客观可能性,而诉争事实真伪不明应当是妨碍行为合乎逻辑的最为可能的结果。

   (2)举证妨碍的主观要件。

   主观要件是指行为人主观上的一种可归责的心理状态,具体表现为故意和过失两种形式。对行为人主观归责性的认定,当证据存在却拒不提出时,可以容易地认定故意的存在,并不生特别的问题;关键的问题在于证据不存在时,其主观可归责性如何进行认定?笔者认为,此时应以“毁弃、灭失行为”为判定对象,而不以“该证据对待证事实的意义”为判定对象。理由在于“行为人就该证据对待证事实的意义”的主观认识,已在“该行为人是否对该证据负有保存义务”时加以处理,而无必要在此问题上重复探究。虽然过失作为举证妨碍构成要件,在理论界尚存有很多的争论。但笔者认为,过失作为举证妨碍构成要件时,当事人必须具备保管证据的法定或约定义务,或具有程序前义务,如法院将某物诉前证据保全查封等,如果没有此项义务,即使有妨碍行为,也不认为是举证妨碍行为。

   2、举证妨碍制度法律后果的完善。

   举证妨碍行为违背了诚实信用原则,导致攻防平衡的诉讼结构失衡,不但损害了相对方的程序利益和实体利益,且严重干扰了正常的诉讼活动和诉讼秩序,危及私法秩序,带来了诉讼迟延及诉讼成本的增加,有违诉讼经济和诉讼效率的理念。因此,诸多国家都对举证妨碍人课以不利后果,以示惩戒。

   由于举证妨碍行为的方式各异,形态各异,对证明案件事实所带来的影响也各不相同,因此我们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对待,综合全案的证据材料及诉讼当事人主观过错的不同对其违法性作不同的认定,进而分别采取不同的制裁方法。首先,应当原则性规定通过举证责任转换的方法对举证妨碍予以平衡。法官在发生举证妨碍的情形下,应当认为被妨碍方的相关事实或相关主张为真,由妨碍者承担该事实不存在或该主张不成立的举证责任;如不能证明,则由其承担败诉结果。对于妨碍者是对事实不成立还是对主张不成立承担举证责任,可以从其违背的是实体法上的义务还是诉讼法上的义务来区分,如果违背的是实体法义务,即依法律规定、契约约定或习惯,妨碍人就特定证据负有作成、保存之义务,则妨碍人承担主张不成立的举证责任;如果违背的是诉讼法上的义务,则承担事实不成立的举证责任。同时,应当赋予法官自由裁量权。一般情况下,举证妨碍的法律效果是举证责任的转换,但法官依据实际情况,认为当事人的主张或事实不成立时,仍应依其心证作出判断。因为,妨碍行为只是使一些本该进入法官视野、成为法官心证基础的证据材料未进人法官视野,缩小了形成心证的材料范围,如果法官能在不降低证明标准的情况下形成内心确信,那就应当尊重这种确信。当然,如有其他证据存在,法官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调查,并根据调查结果和辩论意见,形成心证。同时,应当明确规定,当事人因对方的举证妨碍行为而多支出的相关费用应当由实施妨碍行为的当事人承担,这既在某种程度上惩罚了妨碍人,又补偿了被妨碍方遭受的损失。

  四、结语

   综上所述,虽然目前我国司法解释对举证妨碍排除规则有所规定,但存在着妨碍行为划定范围过窄以及举证妨碍法律效果不明确等弊端。由于举证妨碍排除在现代民事诉讼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有必要对举证妨碍排除从适用范围及法律效果等方面进行完善。□

   (作者: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08级博士研究生)

  

  注释:

   参见江伟主编.中国证据法草案(建议稿)及立法理由书.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389页.

   [德]莱奥・罗森贝克著,庄敬华译.证明责任论.中国法制出版社,2002年版,第3页.

   [日]高桥宏志著、林剑锋译.民事诉讼法制度与理论的深层分析.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466页.

   白绿铉著.美国民事诉讼法.经济日报出版社1996年版,第101页.

   白绿铉编译.日本新民事诉讼法.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第88页.

   [日]谷口平安著,王亚新、刘荣军译.程序的正义与诉讼.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224页.

   参见[德]拉德布鲁赫著,米健、朱林译.法学导论.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126页.

   参见谢怀�译.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民事诉讼法.中国法制出版社,1984年版,第126-134页.

   王利民等编著.外国证据法选译(上、下卷).2000年10月第1版第491页.

   参见李时润、金玄卿译.论民事诉讼中的举证妨碍行为.载证据学论坛.第三卷,第471页.

   参见李时润、金玄卿译.论民事诉讼中的举证妨碍行为.载证据学论坛.第三卷,第472-473页.

   黄国昌.证明妨碍.载月旦法学教室.2004年11月第25期.

   许士宦.文书之开示与密匿.载台大法学论丛,第32卷第4期.

   参见黄国昌著.美国民事诉讼中的证据开示制度.元照出版,2003年版,第228-231页.

   参见并转引自黄国昌.证明妨碍.载月旦法学教室,2004年11月第25期.

   参见蔡彦敏、洪浩著.正当程序法律分析――当代美国民事诉讼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第188页.

   参见黄国昌著.民事诉讼理论之新展开.元照出版社,2005年版,第196页.

   参见许士宦.证明妨碍.载月旦法学杂志.第76期.

范文五:诉讼中失效许可证能否作为排除妨碍依据

诉讼中失效许可证能否作为排除妨碍依据

叶彦

【案情】

2006年5月,李某经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建房。所发《建设用地许可证》载明:东、西、北至猪栏滴水,南至厕所;有效期从2006年5月13日至2008年5月12日。2008年4月15日,李某砌墙时,许某以该地系其太公名下的为由进行阻止,并拆毁了部分墙体。李某遂于2008年4月25日诉至本院,本院于2008年5月21日开庭审理。

【分歧】

诉讼中失效许可证能否作为排除妨碍依据?

第一种意见认为可以作为请求的依据。理由是:

1、许某的侵权行为发生在2008年4月15日,即《建设用地许可证》规定的有效期2006年5月13日至2008年5月12日之内。李某也正是基于被告此时妨碍建房的行为提起诉讼。如果许某不妨碍,李某完全可以在有效期内完工。

2、李某的起诉也是在规定的有效期之内。至于该案在什么时间开庭、什么时间裁判等,并非李某所能左右,不能把李某所不能左右的后果,让李某承担。

3、不能在有效期内将房屋建成,是由于许某阻止、拆墙这一违反李某意愿的原因。对这一原因的出现李某事先无法预见,事中无法克服、无法避免,应属不可抗力。

第二种意见认为,不可以作为请求的依据。

【管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是:

1、对土地使用权有效期限的许可,应由土地管理部门决定,不属于人民法院的职能范围,人民法院无权独立对此作出肯定或者否定。加之从我国目前所有有关土地使用权的法律、法规以及政策上看,并无使用人因受他人阻挠行使使用权,从而可以延期的例外规定。同时,尽管有效期限的丧失发生在诉讼过程中,李某也确实不能左右法院的行为,但李某在诉讼过程中也明知有效期限有限,鉴于时间紧急,其有权请求先予执行而未申请,是对这一救济的放弃,不应将此后果归结于法院,更何况法律同样没有土地使用权可因诉讼中断之说。为此,李某能否在指定期限建造,应由土地管理部门决定是否延长或办理相关手续。

2、尽管李某未能在有效期内兴建,确因许某行为所致,这只能成为李某向土地管理部门申请继续使用的理由,以及土地管理部门是否同意的审核依据。人民法院并不因为李某在有效期内提起了诉讼而获取对土地使用权的决定权。

3、请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和法院据此作出的判决都应以所请求事项是否有法律依据,是否合法为前提。许某在李某享有土地使用权的时限内阻止李某确实违法,李某也的确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尽管许某的侵权行为发生在诉讼之前,但李某权利的实现,只能在法院所作出的裁判文书生效之后,法院的民事裁判又不能超越土地行政管理部门关于土地使用权有效期限的决定职权。由于在法院作出裁判时,土地使用权的有效时间已过,表明李某赖以请求的基础丧失、条件不复存在,法院同样失去了作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裁判的依据。

范文六:排除妨害起诉书

民事起诉状

原告:XXX,女,汉族,XXXX年XX月XX日生,住址XX市XX区XXX楼XX号。身份证号:XXXXXXXXXXXXX

被告:XXX,女,汉族,XX岁,现住XX市XX区XXX楼XXX号。联系电话:XXXXXXXX

被告:XXX,女,汉族,XX岁,住址XX市XX区XXX楼XXX号。联系电话:XXXXXXXX

被告:XXX,男,汉族,XX市XX区XXX楼XXX号。联系电话:XXXXXXXX

诉讼请求:三被告搬出位于XX市XX区XX楼XX号的房屋,停止对原告所有权和居住权的侵害,排除对原告正常居住和生活的妨碍。

事实和理由:

被告XXX与被告XXX系姐妹关系,被告XXX与被告XXX系夫妻关系。原告与XXX系夫妻关系,二人的婚姻为后结合婚姻,被告XXX与XXX系XXX与前妻所生之女。原告与XXX于1977年2月27日结婚,结婚时被告XXX、XXX均已成年。

原告与丈夫XXX于1998年购买了位于XX市XX区XX楼XX号的房屋,并一直居住至今。XXX于2012年4月19日病逝。XXX病逝后XXX、XXX、XXX三被告不念其父与原告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感情,为占有上述房屋强行搬入该房屋居住,并要求原告搬出房屋。三被告经常对原告进行辱骂和殴打,有时还将原告反锁在门外,不让原告进屋休息,给原告的身体上和精神上带来巨大的伤害。 面对被告的辱骂、殴打和无理要求,原告多次拨打110求助,公安民警多次出警解决,当地居委会工作人员也多次出面指责三被告,让三被告搬回自己原来的住所,但三被告不但不听劝阻,反而变本加厉虐待原告。原告是一个75岁的老人,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经不

起三被告如此惨无人道的折腾,故诉诸法律,寻求公力救济。

原告认为,位于XX市XX区XX楼XX号的房屋系原告与丈夫XXX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对该房屋享有所有权,且原告自购买该房屋后一直在该房屋居住至今,对该房屋享有居住权。根据我国《物权法》第四条之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被告的非法搬入侵害了原告对该房屋的所有权,被告的非法行为及无理 要求妨碍了原告的居住权,被告应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搬出系争房屋;又根据《侵权责任法》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相关之规定,被告对原告的辱骂和殴打侵害了原告的身体权和健康权,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原告请求人民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支持原告诉请,实现公平正义。

此致

XX市XX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XXX 年 月 日

范文七:排除妨碍代理意见

关于×××诉×××排除妨害纠纷一案的代理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原告×××诉被告×××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我们作为原告的代理人参加了开庭审理,现根据庭审针对本案争议焦点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向法庭出示的证据《房屋租赁合同》应当作为定案依据。

2011年9月1日,原告与×××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明确约定×号商铺租赁期限为五年,自2011年11月1日起至2016年10月30日止。被告针对原告向法庭出示的《房屋租赁合同》原件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认为原告出示的该证据系伪造,租期应为二年,被告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1、×××于2011年9月1日将同一地段商铺批量出租,合同所采用的内容格式及五年租赁期限都是一致的,原告提供×、×、×号三份《房屋租赁合同》足以证明上述事实。

2、原告承租涉案商铺后于2012年7月4日申请设立××××××店,在工商机关备案的《房屋租赁合同》复印自原告向法庭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备案合同经工商机关登记工作人员与原件核对后才予以备案的。

3、《房屋租赁合同》骑缝处骑缝章的不完整是×××工作人员工作上的失误造成的,而非原告的原因,被告将×××的过失行为推定为原告故意为之是荒谬的,被告主张原告在被告办理产权证书即2013年11月后变造了房屋租赁合同,既被工商机关的备案合同所否决,被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项主张。

二、原告已履行《房屋租赁合同》义务,不构成违约。 原告与×××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后,原告按时向×××

交清租金,现已按五年期租期第二年递增10%的约定缴纳,2011年交2012年租金12505元,2012年交2013年租金13755.5元,因2014年租期未满租金暂未交齐 ,原告不存在违约,合同应该继续履行。

三、基于《房屋租赁合同》中原告享有的权利,原告有权排除被告的妨害。 涉案商铺所有权发生变动后,原租赁合同与房屋买受人之间继续有效。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二十九条规定,租赁物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的,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租赁房屋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承租人请求房屋受让人继续履行原租赁合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被告在2013年11月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后,被告作为新的房屋所有人与原告产生租赁法律关系,原、被告受《房屋租赁合同》的约束,被告办理商铺产权转移登记后才能向原告主张权利,而不是2012年5月份商品房买卖合同成立时。

综上所述,本案房屋租赁合同真实有效,合同生效后,原告依约履行了义务,被告向×××购买涉案商铺,并于2013年11月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被告作为新所有人应当继续履行合同,不得妨碍原告经营商铺行为。因此,原告所主张的诉讼请求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明确,被告妨害行为事实清楚确凿,其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代理人:××××××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日

范文八:刘贵忠诉刘建常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刘贵忠诉刘建常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上民一初字第560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刘贵忠,男。

委托代理人陈冰,河南博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建常(又名刘建长、刘长),男。

原告刘贵忠与被告刘建常排除妨碍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贵忠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冰、被告刘建常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贵忠诉称:原、被告系同村组东西邻居。2009年6月,原告扒旧房建新房,被告趁机紧挨原告拆除的空间擅自占用原告部分宅基搭建门楼。当时原告因旧房拆除地界不明,且邻里关系对被告的侵权行为未予制止。后原告在建房过程中,被告以原告占被告宅基且不能飞砖、飞檐为由多次闹事,并阻止原告施工。为此,诉请被告停止侵权,拆除被告侵占原告宅基地上的建筑物,并赔偿原告因侵权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0元,后变更为5000元。

被告辩称:被告建房有手续。建房时经村委及他人管事,原告占被告宅基10公分。现在原告建旁房还想再占被告的宅基,被告不同意。原告占了被告的宅基,被告没有占原告的宅基,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刘贵忠与被告刘建常系同村组村民东西邻居,原告居东,被告居西。上蔡县国土资源局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分户登记表档案显示:原告宅基地东西宽14米、南北长18.8米,东至井恨,南至刘全中,北至刘全中,西至刘长;被告宅基地东西宽14

米,南北长20米,东至刘全中,南至刘建康,西至王小国,北至路。2009年6月,原告拆除原有的三间旧房翻建四间二层楼房,同时被告建东屋平房,双方为宅基发生矛盾。后经他人协调平息,被告将东屋平房建起,原告亦将楼房建起。原告所建房屋北墙东西宽13.89米,原告宅基地从其老房西南角旧墙至东边门楼东墙13.77米。2010年春,原告建西屋偏房扎根基时,被告认为原告建主房时经人协调已经让给原告10公分宅基地,现原告又往西多占被告宅基,为此阻止原告建西屋偏房。原告认为被告建东屋平房时已经侵占了原告部分宅基地,现原告紧挨被告东屋建西屋是在自己宅基范围内建房,被告无权阻止。为此,双方发生纠纷引起本案诉讼。

另查明,原告刘贵忠住宅东临南北过道,南临刘海堂,北临刘全中,西临被告刘建常,西南角拥有一拆除的旧墙茬;被告刘建常南临刘建康,东南角系出路,西临荒宅及坑,北临荒宅及路。被告刘建常房屋实际占地北边东西宽16.18米,南边东西宽16.26米。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陈述,原、被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分户登记表、现场勘验图等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原、被告系东西邻居,本应该和睦相处,友善为邻,协商处理邻里关系。但原告建房,被告阻止,双方为宅基发生纠纷,引起诉讼,造成本案纠纷,双方均有责任。2009年6月,原告建主房被告建东屋旁房时,双方发生矛盾,后经村组调解,双方均已建起各自的房屋,说明原、被告宅基地之间的边界以各自墙体为边已经商定。原告拆旧房时仅靠南临刘海堂西边还留一段南北旧墙茬,该墙茬西边应为原告宅基地南端西边界,原告从其主房西山墙向南至西南角旧墙茬为线向东,应属于原告宅基地范围,原告在该线向东建房,被告不得阻止。关于原告诉称被告侵占其宅基地并要求被告拆除侵占原告宅基地上建筑物的诉讼请求,因原告宅基地东界与过道无法确定,被告是否侵占原告宅基地,应由有关行政管理部门确定双方宅基界点后另行处理。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负有举证责

任的原告,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经济损失,为此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刘贵忠从其宅基主房西山墙向南至西南角旧墙茬为直线以东范围内建房,被告刘建常不得阻止。

二、驳回原告刘贵忠的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0元,原、被告各负担7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耀光

审 判 员 张志远

代理审判员 张新卫

二O一?年十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新芳

范文九:[案例分析]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起诉邻居排除妨碍、恢复道路通行

  案例:孙某家与霍某家关系一直不和,两家在村内的位置情况是,孙某家的西邻是刘某家,刘某家的西邻是村内的一个大坑,大坑的西边是霍某家,霍谋家的西边是霍谋的弟弟家,霍某的弟弟家的西边是村内的一条主路。四家的前面是村内的一条街道,后面也是村内的一条街道。霍某一家由于院子里没有放车的地方,便在门口处搭了一个简易棚,简易棚所占的土地是前面街道的部分土地,但是根据霍谋家的宅基地证显示,霍某家的院落并没有把宅基地全部占满,前面的街道的部分土地仍然在霍某家的宅基地的范围之内,霍某所建的简易房所占的土地部分在宅基地证的范围之内,部分属于街道的土地。由于霍某建造了简易房,本来较为狭窄的街道,变得更为狭窄,自行车与行人可以通行,但农用车辆及汽车根本无法通行。孙某家及刘某家在霍某建造简易房后多次找到霍某交涉,希望霍某能够将简易房拆除。但是,霍某考虑到村内即将拆迁,拆迁时往往按照每家实际占用的宅基地的面积进行补偿,并且霍某一家也确实需要利用简易房停放车辆,便拒绝将简易房拆除。刘某家看到简易房拆除无望后,为了解决通行问题,便在自己家的西边的大坑的边上自行修建了一条道路,连到了后面的村内街道上,此条道路完全可以满足农用车及汽车的通行。孙某家也完全可以通过此条道路通行。但是孙某家为了逼迫霍某家将简易房拆除,便以霍某建造简易房的行为妨碍孙某家出行为由,起诉到法院要求霍某一家将简易房拆除。

  霍某接到孙某的起诉状后,找到了本律师咨询,本律师在到实地勘察后,对案件作出如下分析:本案孙某败诉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孙某起诉霍某排除妨碍的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中相邻关系的相关规定,但是相邻关系要求的是对他人通行最低限度的容忍义务,也就是说,如果孙某除了前面的街道就没有道路通行了,则霍某有义务将简易房拆除,如果孙某还有其他道路进行通行,则霍某就没有将简易房拆除的义务。霍某在听到本律师的解释后,当即决定委托本律师办理本案。本律师在接受委托后,按照以上应诉思路进行了取证,并将证据提交到了法庭上。法院开庭查明孙某家还有一条道路可以通往村内主路后,便以孙某可以利用其他道路通行为由,判决驳回了孙某的请求。案件以孙某败诉,霍某胜诉告终。

  孙律师分析:《民通意见》第101条规定“对于一方所有的或者使用的建筑物范围内历史形成的必经通道,所有权人或者使用权人不得堵塞。因堵塞影响他人生产、生活,他人要求排除妨碍或者恢复原状的,应当予以支持。但有条件另开通道的,也可以另开通道。”只有在唯一的通行道路被堵塞的情况下,才可以起诉到法院要求排除妨碍,如果有其他通行道路,起诉到法院要求排除妨碍,法律是不支持的,因为相邻关系是相邻一方对另一方通行方面最低限度的容忍义务,不同于地役权。

  孙百勇律师 著

范文十:[案例分析]自称购房后不能居住起诉邻居排除妨碍无据被驳

任女士称于2008年5月购买了西城区某处房屋,房屋购买后,屋顶及塑钢窗即被邻居被告王先生破坏,并封堵了出入房屋的院墙。经与被告协商不成,原告起诉至法院,此案日前已由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审理终结。   

原告任女士诉称,2008年5月购买案外人崔某的房屋一间,并交纳了购房款。后将价值9000元的家具搬入,居住不到半月即被邻居被告王先生将财产损坏,屋顶被挑,加砌了围墙导致无法出入。原告起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拆除封堵的围墙并赔偿损失9450元。   

被告王先生辩称,2007年10月因煤改电的需要,属于案外人崔某的房屋被拆迁,但是借用我西房南山墙搭建的自建房屋并未拆除,并且当时崔某达成协议,将该房屋留给我自行处理。后来我得知原告搬入后与其交涉未果,故将房屋挑顶,塑钢窗拆除,原告搬离后,我在此处加砌了一堵围墙。我认为原告与崔某的房屋买卖行为违法,且原告无证据证明在房屋内的家具系原告所有。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予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主张的事实,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根据查明事实及现场勘察的情况,原告所诉财物的地点在案外人崔某原居住使用的自建房及相关的院落内。现原告尚无证据证明该财物系其私有物品,因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财产损失的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另外原告在此居住,尚无合法根据,故其要求被告拆除封堵的围墙,恢复原状之请求,法院亦未予支持。   

综上,法院判决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