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妨碍起诉状

排除妨碍起诉状

【范文精选】排除妨碍起诉状

【范文大全】排除妨碍起诉状

【专家解析】排除妨碍起诉状

【优秀范文】排除妨碍起诉状

范文一:[案例分析]相邻侵权排除妨碍案例民事起诉状

原告:段某,女,93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县某乡某村。

原告:段某(2),女,88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省某市某办事处。

被告:谭某,女,42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县某乡某村。

诉讼请求:

确认被告无权占有、使用原告位于某乡某村的两扇半屋。

判令被告立即将柴物搬离上述房屋,停止妨碍原告使用上述房屋。

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两原告系同胞姐妹,现父母已故,96年两原告父亲段某分得某乡某村的三间房屋,并有分管协议为据,2000年原告父母均亡故,2000年某月某日,原告叔叔段某要盖新房,需占用原告的房屋,原告的爷爷段某、外公罗某做为原告的监护人,在某乡司法所的主持下,各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协议内容为:原告叔叔段某在原告两扇半屋的平顶上所建的一间屋归原告所有,原告所有的后半间地方归段某所有,两原告生下后,一直居住在此屋,到07年外出务工。

2012年原告回家时,看到屋里堆放了一些柴木和杂物,经了解得知,才知道被告占用了该房屋,经多次协商,被告拒不将杂物、柴木搬离,原告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提起诉讼,请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

某县人民法院

具状人:段某 段某(2)

2013年某月某日

原告:段某,女,93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县某乡某村。

原告:段某(2),女,88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省某市某办事处。

被告:谭某,女,42年某月某日生,汉族,住址为某县某乡某村。

诉讼请求:

确认被告无权占有、使用原告位于某乡某村的两扇半屋。

判令被告立即将柴物搬离上述房屋,停止妨碍原告使用上述房屋。

本案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两原告系同胞姐妹,现父母已故,96年两原告父亲段某分得某乡某村的三间房屋,并有分管协议为据,2000年原告父母均亡故,2000年某月某日,原告叔叔段某要盖新房,需占用原告的房屋,原告的爷爷段某、外公罗某做为原告的监护人,在某乡司法所的主持下,各方达成了调解协议,协议内容为:原告叔叔段某在原告两扇半屋的平顶上所建的一间屋归原告所有,原告所有的后半间地方归段某所有,两原告生下后,一直居住在此屋,到07年外出务工。

2012年原告回家时,看到屋里堆放了一些柴木和杂物,经了解得知,才知道被告占用了该房屋,经多次协商,被告拒不将杂物、柴木搬离,原告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提起诉讼,请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

某县人民法院

具状人:段某 段某(2)

2013年某月某日

范文二:XXX诉XX排除妨碍纠纷案

XXX诉XX排除妨碍纠纷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2)武民初字第00400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XXX,男。

委托代理人XX,陕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XX,男。

委托代理人XXX,陕西XX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XXX诉被告XX排除妨碍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被告及双方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久兴诉称,原告于2010年X月XX日将自己的奶牛拉入被告XX管理的XX南牛场饲养,在饲养的过程中由于原告不能正常经营,遂想中止合作。便于2012年X月初向被告XX多次提出,要求将奶牛拉离XX南牛?5桓鎄X至今不开门放原告的奶牛离?V猎鎄XX无法将病牛卖掉也无法将牛群带离XX南牛?N耍嫦蚍ㄔ禾崞鹚咚希肭笈辛畋桓娌坏迷傩凶璧苍娼膛@隭X南牛场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被告XX辩称,原告在被告奶牛场养牛属实,但是原告养牛期间的草料都是被告提供的,原告买车、买房也曾经向被告借过款。如果原告能结清欠款,他将不再阻挡原告奶牛离场,但是现在欠款未结清,被告阻挡是一种自立救济,不是侵权。至于债务,愿意在法庭的主持下一笔笔结清。

原告的证人XXX向法庭提供证言证明:原告XXX在XX镇南牛场有43头牛,且这群牛吃的是原告XXX自己的草料。

经质证,被告对该证言不予认可。被告认为证人XXX现已不在牛场,目前牛的数量

与证人在时的数量可能有出入。另外牛吃的草料是被告的,因此对证人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证人XXX最后一次看到原告XXX的牛群是此前一个月的事情,当时的43头牛可能因各种原因产生变数,因此证人证明原告在XX南牛场有奶牛43头的证言,本院不予认定。至于实际的奶牛数量,以本院清点的数字为准。对于证人证明原告在牛场饲养奶牛期间未吃牛场草料的证言,因证人同被告陈平有利害关系,故证人的该证明目的,在没有其它证据予以相互印证的情况下,则证明力较弱,本院不予认定。

被告向法庭提供的证据是同原告的通话录音一份,证明原告尚欠被告5笔债务分别为第一笔草料款8万元、第二笔33万元、第三笔4.5万元、第四笔借款10万元、第五笔借款7万元。以上共计62.5万元债务。

经质证,原告对该证据的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原告认为以上债务虽是曾经存在的经济往来,但都是预支的奶款,而且随着双方合作的进行,以上与被告XX有关的经济手续,双方均已了结。相关条据原告已经向被告收回,至今原告XXX并不欠被告XX以上债务。因此对该证明目的不予认可。

本院认为,这份录音的谈话内容与法庭调查的内容基本一致,都只能证明原告同牛场曾经发生过经济往来,至于目前双方的经济手续如何,被告无相应证据来支持其主张,且在通话录音中,原告也多次讲双方的手续已经结清,自己目前并不欠被告债务,因此被告用该通话录音证明原告目前仍欠被告62.5万元债务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认定。

本案争议焦点是:1、原告是否有43头奶牛在XX南牛场;2、被告所说的债务是否存在。

经审理查明,2010年X月XX日,原告XXX将自己的奶牛群拉入XX南牛场饲养。在饲养至2012年X月份前,原告XXX同XX南牛场的管理人XX发生矛盾。原告遂于2012年X月份向XX提出将牛拉离牛场,被告XX以债务尚未结清为由阻止原告XXX的牛群离?

N嗽鎄XX于2012年X月XX日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被告XX不得阻挡原告XXX将牛群拉离XX南牛场并承担本案的诉讼费用。

另查,至2012年X月X日,原告XXX在被告XX管理的XX南牛场共有奶牛39头,其中大牛23头,预成牛16头。

本院认为,所有权人对自己的动产,依法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本案所涉及的39头奶牛所有权归原告XXX所有,双方对此均无争议。因此原告XXX作为所有权人对自己的财产依法享有如何处分的权利。被告XX以原告XXX同自己有经济手续为由,阻止原告XXX将该39头奶牛拉离XX南牛场,但因其没有向法庭提供有力的证据来证明双方间有确定的债权债务关系,其可在有证据后另案起诉。加之,现有法律规定并未赋予因侵权债务关系引起纠纷的当事人享有留置他人财物的权利,因此被告XX以自力救济为名的阻挡行为应属侵权,被告应停止此侵权行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第七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XX自本判决生效之日立即停止对原告XXX将其拥有所有权的39头奶牛拉离XX南牛场权利的侵害。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被告XX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及副本两份,上诉于陕西省咸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高XX

代理审判员 李XX

人民陪审员 党XX

二0一二年X月XX日

书 记 员 晁 X

范文三:张道军诉李家国等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纠纷一案

张道军诉李家国等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夏民一初字第190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张道军农户。

农户代表人张道军。

被告李家国。

被告汪少田农户。

农户代表人汪绍田(又名汪少田)。

原告张道军农户诉被告李家国、汪少田农户排除妨碍、恢复原状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4月28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郝虹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张道军农户的代表人张道军、被告汪少田农户的代表人汪绍田到庭参加诉讼。被告李家国经本院传票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张道军农户诉称,原告系武汉市江夏区纸坊街城关村八组农户,承包了该村土地进行耕种,并取得了土地经营权证。其中有一宗土地与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毗邻,二块土地之间原有一条自然分界线,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比原告承包的土地高出近1.7米,但自从2007年开始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上开始有人建房,致使两块土地的分界线的高度逐渐降低。2011年4月15日晚,被告李家国用大挖机将汪少田农户承包经营的该块土地上的土及碎石转到原告耕种的土地里,形成了一条长约30米,宽约3米的碎石?T幸患遗┗ё急敢悦磕?2000元的价格租赁承包我的土地,当看到这种现状后,不愿意与原告签订该土地租赁承包合同,致使原告的租赁收入无法获取,且该土地被违法占压,无法进行正常耕种,使原告无法从该土地上获得相关收益。由于两被告的侵权行为,故起诉要求两被

告停止侵害、恢复原状,由两被告赔偿我经济损失12000元,并由被告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汪少田农户辩称,2011年3月我已将土地转让给李家国,李家国的侵权行为与我无关。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李家国未予答辩。

经审理查明,原告系武汉市江夏区城关村八组农户,承包经营武汉市江夏区城关村四宗土地并办理了土地经营权证,其中有1.03亩土地(该宗土地近年未耕种)与同村农户即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毗邻,两块土地原有自然分界线,以两块土地自然形成的地炕为界(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地势较高)。因被告李家国与他人合伙在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的土地旁建有房屋,为进出畅通,2011年3月李家国、王传某以36000元价格从被告汪少田农户处转让了土地使用权。同年4月15日晚,被告李家国用大挖机在从被告汪少田农户处转让的土地上进行平整,在施工过程中泥土碎石等杂物占压原告承包的部分土地,占压的面积约为30平方米。由此双方发生纠纷,原告遂诉至本院。因被告李家国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本院调解无果。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提供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合同等证据证实,结合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合法取得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根据法律规定应受到保护,被告李家国在平整场地过程中占压原告承包的部分土地属实,侵犯了原告的财产权,被告李家国对占压原告的土地应予恢复原状,排除妨碍。被告汪少田农户在本起纠纷中没有侵权行为发生,不应承担责任。原告提出要求被告赔偿经济损失12000元的请求,因原告近年来未在该宗土地上耕种,且2011年4月15日晚被告李家国的侵权行为发生后原告即于同年4月28日向本院起诉,时间较短,原告又未提供充分证据证实因被告李家国的侵权行为给其造成的损失为12000元,故对原告的该项请求本院不予支持。据此,本院为了保护当事人合法的财

产权利不受侵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七十一条、第八十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四条、第三十二条、第三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五条第(一)、(二)、(五)项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条的规定,缺席判决如下:

一、被告李家国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自行将倾倒在原告张道军农户经营的土地上的碎石、泥土等杂物清除,将原告张道军农户与被告汪少田农户承包土地的界线恢复到2011年4月15日前自然形成的地炕为界。

二、驳回原告张道军农户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200元,减半收取100元,由被告李家国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提交上诉状时预交案件受理费,款汇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户名:武汉市财政局非税收入汇缴专户—市中院诉讼费分户;帐号:079501040000393;开户行:农行武汉市民航东路分理处;行号:832886;上诉人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预交诉讼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审 判 员 郝 虹

二O一一年六月二十三日

书 记 员 黄雪莲

范文四:诉讼中失效许可证能否作为排除妨碍依据

诉讼中失效许可证能否作为排除妨碍依据

叶彦

【案情】

2006年5月,李某经土地管理部门批准建房。所发《建设用地许可证》载明:东、西、北至猪栏滴水,南至厕所;有效期从2006年5月13日至2008年5月12日。2008年4月15日,李某砌墙时,许某以该地系其太公名下的为由进行阻止,并拆毁了部分墙体。李某遂于2008年4月25日诉至本院,本院于2008年5月21日开庭审理。

【分歧】

诉讼中失效许可证能否作为排除妨碍依据?

第一种意见认为可以作为请求的依据。理由是:

1、许某的侵权行为发生在2008年4月15日,即《建设用地许可证》规定的有效期2006年5月13日至2008年5月12日之内。李某也正是基于被告此时妨碍建房的行为提起诉讼。如果许某不妨碍,李某完全可以在有效期内完工。

2、李某的起诉也是在规定的有效期之内。至于该案在什么时间开庭、什么时间裁判等,并非李某所能左右,不能把李某所不能左右的后果,让李某承担。

3、不能在有效期内将房屋建成,是由于许某阻止、拆墙这一违反李某意愿的原因。对这一原因的出现李某事先无法预见,事中无法克服、无法避免,应属不可抗力。

第二种意见认为,不可以作为请求的依据。

【管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是:

1、对土地使用权有效期限的许可,应由土地管理部门决定,不属于人民法院的职能范围,人民法院无权独立对此作出肯定或者否定。加之从我国目前所有有关土地使用权的法律、法规以及政策上看,并无使用人因受他人阻挠行使使用权,从而可以延期的例外规定。同时,尽管有效期限的丧失发生在诉讼过程中,李某也确实不能左右法院的行为,但李某在诉讼过程中也明知有效期限有限,鉴于时间紧急,其有权请求先予执行而未申请,是对这一救济的放弃,不应将此后果归结于法院,更何况法律同样没有土地使用权可因诉讼中断之说。为此,李某能否在指定期限建造,应由土地管理部门决定是否延长或办理相关手续。

2、尽管李某未能在有效期内兴建,确因许某行为所致,这只能成为李某向土地管理部门申请继续使用的理由,以及土地管理部门是否同意的审核依据。人民法院并不因为李某在有效期内提起了诉讼而获取对土地使用权的决定权。

3、请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和法院据此作出的判决都应以所请求事项是否有法律依据,是否合法为前提。许某在李某享有土地使用权的时限内阻止李某确实违法,李某也的确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排除妨碍。尽管许某的侵权行为发生在诉讼之前,但李某权利的实现,只能在法院所作出的裁判文书生效之后,法院的民事裁判又不能超越土地行政管理部门关于土地使用权有效期限的决定职权。由于在法院作出裁判时,土地使用权的有效时间已过,表明李某赖以请求的基础丧失、条件不复存在,法院同样失去了作出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裁判的依据。

范文五:排除妨害起诉书

民事起诉状

原告:XXX,女,汉族,XXXX年XX月XX日生,住址XX市XX区XXX楼XX号。身份证号:XXXXXXXXXXXXX

被告:XXX,女,汉族,XX岁,现住XX市XX区XXX楼XXX号。联系电话:XXXXXXXX

被告:XXX,女,汉族,XX岁,住址XX市XX区XXX楼XXX号。联系电话:XXXXXXXX

被告:XXX,男,汉族,XX市XX区XXX楼XXX号。联系电话:XXXXXXXX

诉讼请求:三被告搬出位于XX市XX区XX楼XX号的房屋,停止对原告所有权和居住权的侵害,排除对原告正常居住和生活的妨碍。

事实和理由:

被告XXX与被告XXX系姐妹关系,被告XXX与被告XXX系夫妻关系。原告与XXX系夫妻关系,二人的婚姻为后结合婚姻,被告XXX与XXX系XXX与前妻所生之女。原告与XXX于1977年2月27日结婚,结婚时被告XXX、XXX均已成年。

原告与丈夫XXX于1998年购买了位于XX市XX区XX楼XX号的房屋,并一直居住至今。XXX于2012年4月19日病逝。XXX病逝后XXX、XXX、XXX三被告不念其父与原告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的感情,为占有上述房屋强行搬入该房屋居住,并要求原告搬出房屋。三被告经常对原告进行辱骂和殴打,有时还将原告反锁在门外,不让原告进屋休息,给原告的身体上和精神上带来巨大的伤害。 面对被告的辱骂、殴打和无理要求,原告多次拨打110求助,公安民警多次出警解决,当地居委会工作人员也多次出面指责三被告,让三被告搬回自己原来的住所,但三被告不但不听劝阻,反而变本加厉虐待原告。原告是一个75岁的老人,年事已高,体弱多病,经不

起三被告如此惨无人道的折腾,故诉诸法律,寻求公力救济。

原告认为,位于XX市XX区XX楼XX号的房屋系原告与丈夫XXX的夫妻共同财产,原告对该房屋享有所有权,且原告自购买该房屋后一直在该房屋居住至今,对该房屋享有居住权。根据我国《物权法》第四条之规定:“国家、集体、私人的物权和其他权利人的物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被告的非法搬入侵害了原告对该房屋的所有权,被告的非法行为及无理 要求妨碍了原告的居住权,被告应停止侵害,排除妨碍,搬出系争房屋;又根据《侵权责任法》及《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相关之规定,被告对原告的辱骂和殴打侵害了原告的身体权和健康权,被告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原告请求人民法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支持原告诉请,实现公平正义。

此致

XX市XX区人民法院

具状人:XXX 年 月 日

范文六:排除妨碍代理意见

关于×××诉×××排除妨害纠纷一案的代理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原告×××诉被告×××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我们作为原告的代理人参加了开庭审理,现根据庭审针对本案争议焦点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向法庭出示的证据《房屋租赁合同》应当作为定案依据。

2011年9月1日,原告与×××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明确约定×号商铺租赁期限为五年,自2011年11月1日起至2016年10月30日止。被告针对原告向法庭出示的《房屋租赁合同》原件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认为原告出示的该证据系伪造,租期应为二年,被告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1、×××于2011年9月1日将同一地段商铺批量出租,合同所采用的内容格式及五年租赁期限都是一致的,原告提供×、×、×号三份《房屋租赁合同》足以证明上述事实。

2、原告承租涉案商铺后于2012年7月4日申请设立××××××店,在工商机关备案的《房屋租赁合同》复印自原告向法庭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备案合同经工商机关登记工作人员与原件核对后才予以备案的。

3、《房屋租赁合同》骑缝处骑缝章的不完整是×××工作人员工作上的失误造成的,而非原告的原因,被告将×××的过失行为推定为原告故意为之是荒谬的,被告主张原告在被告办理产权证书即2013年11月后变造了房屋租赁合同,既被工商机关的备案合同所否决,被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项主张。

二、原告已履行《房屋租赁合同》义务,不构成违约。 原告与×××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后,原告按时向×××

交清租金,现已按五年期租期第二年递增10%的约定缴纳,2011年交2012年租金12505元,2012年交2013年租金13755.5元,因2014年租期未满租金暂未交齐 ,原告不存在违约,合同应该继续履行。

三、基于《房屋租赁合同》中原告享有的权利,原告有权排除被告的妨害。 涉案商铺所有权发生变动后,原租赁合同与房屋买受人之间继续有效。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二十九条规定,租赁物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的,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租赁房屋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承租人请求房屋受让人继续履行原租赁合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被告在2013年11月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后,被告作为新的房屋所有人与原告产生租赁法律关系,原、被告受《房屋租赁合同》的约束,被告办理商铺产权转移登记后才能向原告主张权利,而不是2012年5月份商品房买卖合同成立时。

综上所述,本案房屋租赁合同真实有效,合同生效后,原告依约履行了义务,被告向×××购买涉案商铺,并于2013年11月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被告作为新所有人应当继续履行合同,不得妨碍原告经营商铺行为。因此,原告所主张的诉讼请求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明确,被告妨害行为事实清楚确凿,其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代理人:××××××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日关于×××诉×××排除妨害纠纷一案的代理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原告×××诉被告×××排除妨害纠纷一案,我们作为原告的代理人参加了开庭审理,现根据庭审针对本案争议焦点发表如下代理意见:

一、原告向法庭出示的证据《房屋租赁合同》应当作为定案依据。

2011年9月1日,原告与×××签订《房屋租赁合同》,明确约定×号商铺租赁期限为五年,自2011年11月1日起至2016年10月30日止。被告针对原告向法庭出示的《房屋租赁合同》原件的真实性提出异议,认为原告出示的该证据系伪造,租期应为二年,被告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理由如下;

1、×××于2011年9月1日将同一地段商铺批量出租,合同所采用的内容格式及五年租赁期限都是一致的,原告提供×、×、×号三份《房屋租赁合同》足以证明上述事实。

2、原告承租涉案商铺后于2012年7月4日申请设立××××××店,在工商机关备案的《房屋租赁合同》复印自原告向法庭提供的《房屋租赁合同》,备案合同经工商机关登记工作人员与原件核对后才予以备案的。

3、《房屋租赁合同》骑缝处骑缝章的不完整是×××工作人员工作上的失误造成的,而非原告的原因,被告将×××的过失行为推定为原告故意为之是荒谬的,被告主张原告在被告办理产权证书即2013年11月后变造了房屋租赁合同,既被工商机关的备案合同所否决,被告也没有提供证据证明该项主张。

二、原告已履行《房屋租赁合同》义务,不构成违约。 原告与×××签订《房屋租赁合同》后,原告按时向×××

交清租金,现已按五年期租期第二年递增10%的约定缴纳,2011年交2012年租金12505元,2012年交2013年租金13755.5元,因2014年租期未满租金暂未交齐 ,原告不存在违约,合同应该继续履行。

三、基于《房屋租赁合同》中原告享有的权利,原告有权排除被告的妨害。 涉案商铺所有权发生变动后,原租赁合同与房屋买受人之间继续有效。根据《合同法》第二百二十九条规定,租赁物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的,不影响租赁合同的效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城镇房屋租赁合同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条第一款的规定,租赁房屋在租赁期间发生所有权变动,承租人请求房屋受让人继续履行原租赁合同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被告在2013年11月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后,被告作为新的房屋所有人与原告产生租赁法律关系,原、被告受《房屋租赁合同》的约束,被告办理商铺产权转移登记后才能向原告主张权利,而不是2012年5月份商品房买卖合同成立时。

综上所述,本案房屋租赁合同真实有效,合同生效后,原告依约履行了义务,被告向×××购买涉案商铺,并于2013年11月份办理产权转移登记,被告作为新所有人应当继续履行合同,不得妨碍原告经营商铺行为。因此,原告所主张的诉讼请求合同依据和法律依据明确,被告妨害行为事实清楚确凿,其理应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请求贵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代理人:××××××

二〇一四年六月三日

范文七:原告覃学文诉被告刘平云所有权确认、排除妨碍纠纷一案

原告覃学文诉被告刘平云所有权确认、排除妨碍纠纷一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阳民初字第363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覃学文,男。

被告刘平云,女。

原告覃学文诉被告刘平云所有权确认、排除妨碍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5月19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刘亮独任审判,并于2011年6月20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曾马凌担任法庭记录。原告覃学文、被告刘平云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覃学文诉称:原告现居住的邵阳县凤凰新嘉园比翼阁L座商品房共五层,一楼是商铺,原告住二楼,二楼的飘窗下面是商铺的屋檐,飘窗下檐到商铺屋檐的高度约四十公分,不足以安放空调主机。二楼主卧室飘窗的上檐与三楼主卧室飘窗的下檐之间为开发商设计的主卧室空调主机位,开发商在飘窗与阳台之间的墙面开有空调管道孔,同一小区的业主都是将主卧室空调主机安装在自己主卧室的飘窗上方,客厅空调主机安装在阳台的另一侧或放置在自家的阳台上。现被告将卧室的空调主机安装在自己三楼飘窗台的上檐,将客厅的空调主机安装在原告(二楼)的主卧室飘窗台的上檐,以至于原告主卧室的空调主机没法安装在开发商规划的相应位置。由于被告的空调主机功率较大,因此空调开启时发出的噪音严重影响了原告的休息,同时空调主机散出的热气使原告不能将主卧室开窗透气,同时也严重影响了原告的生活。原告曾两次找被告协商,但被告认定此空调主机位有三分之二属于被告。2011年4月6日,原告找到开发商管理处的人出面协调,被告依旧不理不睬。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原告对主

卧室飘窗上的空调主机位享有使用权,可以排他使用;被告客厅的空调主机没有排水管,冷凝水从空调主机下面的空位排出直接流到原告主卧室的飘窗的上檐,对原告家的飘窗造成直接的影响。请求法院确认原告主卧室飘窗上的空调主机位的使用权属于原告;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立即将安装在原告主卧室飘窗上的空调主机移走。

被告刘平云辩称:被告客厅空调主机安装的位置属于房屋公共部分,并不属于原告所有。

原告为支持自己的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交了如下证据:

1、原告覃学文与王晚喜的结婚证复印件,证明房屋买卖合同虽是王晚喜签订,但覃学文与王晚喜系夫妻关系,故覃学文系本案的适格原告;

2、照片2张,证明(1)被告安装在原告飘窗台上的空调主机,使用中产生的热气和噪音对原告产生影响;(2)该空调主机的冷凝水对原告的飘窗台产生影响;

3、商品房买卖合同书,证明该空调位(二楼飘窗上檐)是属于二楼专有部分的自然延伸,按《物权法》规定,符合建筑物专有部分的特征;

4、照片4张,证明综合小区各楼层同户型对飘窗台的使用情况,可推定该空调主机位应由原告使用。

被告未提交证据。

经庭审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证据1、2、3、4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被告认为其客厅空调主机所占的位置属于公共墙体,并不属于原告个人所有。

本院认证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系职能部门出具的公文书证,证明了原告的主体资格,本院予以认定;原告提供的证据2,被告对其真实性不持异议,但该照片只能反映被告的客厅空调主机安装在原告的主卧室飘窗台上檐墙体这一客观事实,并不能证明被告的空调在使用中对原告的生活造成影响,故本院对于原告的待证目的不予认定;证据3,仅能证

明原告购买了房屋的事实,且该合同书载明外墙属于共有部分,原告飘窗台上檐的墙体应属共有部分,并不是原告专有部分的自然延伸,故原告的待证目的不能成立;证据4所反映的事实虽具客观性,但该照片只能反映出一般业主习惯性安装空调的方式,在原告未提供其他证据的情况下,不能认定原告的飘窗台上檐系开发商设定给原告的专用空调机位,故不能推定被告客厅空调主机位所占地方的使用权系原告所有。

根据采信的证据,结合原、被告的当庭陈述,本院审理查明以下法律事实:

原、被告分别在邵阳县塘渡口镇凤凰新嘉园比翼阁L座购买了一套商品房,该座房屋共五层,一层系商铺,原告住二楼204室,被告住三楼304室,原、被告系上下邻居。包括被告在内的大部分住户均将主卧室的空调主机安装在自己主卧室的飘窗台上檐,而原告主卧室的空调主机则用钢架支撑安装在其主卧室与阳台之间的墙体上,被告的客厅空调主机安装在原告的飘窗台上檐与被告的飘窗台下檐之间的外墙体上;原告认为被告客厅空调主机占用的该位置的使用权应该系原告所有,且被告的空调主机的噪音及散发的热气影响了原告的生活,因而要求被告将空调主机移走,但被告不同意,原告遂于2011年5月19日起诉至本院,从而酿成本案纠纷。

本院认为,本案系使用权确认、排除妨碍纠纷;原、被告系邻居,双方应本着团结互助、方便生活的原则处理相邻关系;本案中,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飘窗台上檐系开发商设定给原告的专用空调机位,且被告刘平云客厅空调主机安装的位置系原、被告主卧室飘窗台之间的外墙体,根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建筑物的外墙系物权法所称的共有部分,那么作为业主的原、被告对外墙均享有权利和承担义务;现被告在原告安装空调未对该位置予以使用的情况下,将客厅空调主机安装于该位置,应认定是对共有部分的合理使用,其行为并没有构成侵权,故对于原告要求确认被告该空调主机所占位置的使用权专属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不

予支持;原告主张因被告的空调主机发出的噪音、排放的热气严重影响了原告的正常生活,被告空调的冷凝水对原告的飘窗造成影响,要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将安装在原告主卧室飘窗上的空调主机移走,因原告未提供证据证明该侵害事实的存在,故本院对原告的该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七十二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覃学文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80元,由原告覃学文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刘 亮

二 ○ 一 一 年 七 月 十 三 日

书 记 员 曾 马 凌

附相关法律条文: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筑物区分所有权纠纷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三条 除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共有部分外,建筑区划内的以下部分,也应当认定为物权法第六章所称的共有部分:

(一)建筑物的基?⒊兄亟峁埂⑼馇健⑽荻サ然筇玫裙餐ㄐ胁糠郑馈舱彰鞯雀绞羯枋璞福窘峁共糠郑馈⒙ヌ荨⒋苣巡恪⑸璞覆慊蛘呱璞讣涞冉峁共糠郑? (二)其他不属于业主专有部分,也不属于市政公用部分或者其他权利人所有的场所及设施等。

建筑区划内的土地,依法由业主共同享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但属于业主专有的整栋建筑物的规划占地或者城镇公共道路、绿地占地除外。

《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第七十二条 业主对建筑物专有部分以外的共有部分,享有权利,承担义务;不得以放弃权利不履行义务。 业主转让建筑物内的住宅、经营性用房,其对共有部分享有的共有和共同管理的权利一并转让。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四条 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

当事人及其诉讼代理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证据,或者人民法院认为审理案件需要的证据,人民法院应当调查收集。 人民法院应当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观地审查核实证据。

范文八:刘贵忠诉刘建常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刘贵忠诉刘建常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0)上民一初字第560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刘贵忠,男。

委托代理人陈冰,河南博建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刘建常(又名刘建长、刘长),男。

原告刘贵忠与被告刘建常排除妨碍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贵忠及其委托代理人陈冰、被告刘建常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刘贵忠诉称:原、被告系同村组东西邻居。2009年6月,原告扒旧房建新房,被告趁机紧挨原告拆除的空间擅自占用原告部分宅基搭建门楼。当时原告因旧房拆除地界不明,且邻里关系对被告的侵权行为未予制止。后原告在建房过程中,被告以原告占被告宅基且不能飞砖、飞檐为由多次闹事,并阻止原告施工。为此,诉请被告停止侵权,拆除被告侵占原告宅基地上的建筑物,并赔偿原告因侵权造成的经济损失10000元,后变更为5000元。

被告辩称:被告建房有手续。建房时经村委及他人管事,原告占被告宅基10公分。现在原告建旁房还想再占被告的宅基,被告不同意。原告占了被告的宅基,被告没有占原告的宅基,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原告刘贵忠与被告刘建常系同村组村民东西邻居,原告居东,被告居西。上蔡县国土资源局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分户登记表档案显示:原告宅基地东西宽14米、南北长18.8米,东至井恨,南至刘全中,北至刘全中,西至刘长;被告宅基地东西宽14

米,南北长20米,东至刘全中,南至刘建康,西至王小国,北至路。2009年6月,原告拆除原有的三间旧房翻建四间二层楼房,同时被告建东屋平房,双方为宅基发生矛盾。后经他人协调平息,被告将东屋平房建起,原告亦将楼房建起。原告所建房屋北墙东西宽13.89米,原告宅基地从其老房西南角旧墙至东边门楼东墙13.77米。2010年春,原告建西屋偏房扎根基时,被告认为原告建主房时经人协调已经让给原告10公分宅基地,现原告又往西多占被告宅基,为此阻止原告建西屋偏房。原告认为被告建东屋平房时已经侵占了原告部分宅基地,现原告紧挨被告东屋建西屋是在自己宅基范围内建房,被告无权阻止。为此,双方发生纠纷引起本案诉讼。

另查明,原告刘贵忠住宅东临南北过道,南临刘海堂,北临刘全中,西临被告刘建常,西南角拥有一拆除的旧墙茬;被告刘建常南临刘建康,东南角系出路,西临荒宅及坑,北临荒宅及路。被告刘建常房屋实际占地北边东西宽16.18米,南边东西宽16.26米。

上述事实,由原、被告陈述,原、被告集体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分户登记表、现场勘验图等证据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原、被告系东西邻居,本应该和睦相处,友善为邻,协商处理邻里关系。但原告建房,被告阻止,双方为宅基发生纠纷,引起诉讼,造成本案纠纷,双方均有责任。2009年6月,原告建主房被告建东屋旁房时,双方发生矛盾,后经村组调解,双方均已建起各自的房屋,说明原、被告宅基地之间的边界以各自墙体为边已经商定。原告拆旧房时仅靠南临刘海堂西边还留一段南北旧墙茬,该墙茬西边应为原告宅基地南端西边界,原告从其主房西山墙向南至西南角旧墙茬为线向东,应属于原告宅基地范围,原告在该线向东建房,被告不得阻止。关于原告诉称被告侵占其宅基地并要求被告拆除侵占原告宅基地上建筑物的诉讼请求,因原告宅基地东界与过道无法确定,被告是否侵占原告宅基地,应由有关行政管理部门确定双方宅基界点后另行处理。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赔偿损失的诉讼请求,负有举证责

任的原告,没有提供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的行为给原告造成了经济损失,为此证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一百五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刘贵忠从其宅基主房西山墙向南至西南角旧墙茬为直线以东范围内建房,被告刘建常不得阻止。

二、驳回原告刘贵忠的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50元,原、被告各负担7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河南省驻马店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张耀光

审 判 员 张志远

代理审判员 张新卫

二O一?年十月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新芳

范文九:刘XX诉李XX等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刘XX诉李XX等排除妨碍纠纷一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011)高民一初字第00581号

民事判决书

原告刘龙,男。

委托代理人吴平均,西安市碑林区东关南街法律服务所。特别授权。

被告李从军,男。

被告李西绒,女。

被告李蔷薇,女。

委托代理人李勇军,男。

原告刘龙与被告李从军等人排除妨碍纠纷一案,我院于2011年7月5日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8月1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刘龙及委托代理人吴平均与被告李从军、李西绒、李蔷薇及委托代理人李勇军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我于2009年1月5日在高陵县工商局依法登记营业执照,同时予以税务登记,在通远高永路十字东边开办川乡田园农家乐餐馆,正常营业,收入可观。但被告李从军以其他经济纠纷为由从2011年5月下旬到6月5日之间曾用三轮车堵住原告大门,后被高陵县公安局通远派出所行政处罚。2011年6月5日起,原告因被告的堵门行为停止营业,直到7月4日晚开始营业时,各被告又来打砸、阻挡原告营业,通远派出所已经出警调查处理,原告认为,被告的行为已经给原告造成了巨大损失,为了保护原告的合法权益,减少损失,故起诉至法院,请求:1、责令被告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让原告正常营业;2、由法院委托相关部门对原告的停业损失评估后,由各被告连带赔偿;3、本案的诉讼及其他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李从军辩称,我女儿为了帮助刘龙还清借贷,策划、选址并投资创办了川乡田园农家乐,这是众所周知的。农家乐租用我隔壁张四两的地,而刘龙在此之前根本不认识张四两,我女儿开办农家乐大约从我家拿走了6万元。我女儿因为工作性质无暇顾及农家乐的经营,刘龙和我女儿口头约定了分红的股份,他侵吞了农家乐之后还以短信形式确认了分配方式。在我和家人及李蔷薇做了大量的工作后,农家乐收入可观,这时刘龙和张四两的女儿张娜起了霸占农家乐的歹心,但李蔷薇还蒙在鼓里,一如既往的在节假日回来帮忙,并在外打广告给农家乐招揽生意。2009年4月中旬,刘龙闯入我家给我老伴说他五一要和张娜结婚,我老伴当即气昏,幸亏120及时赶到,才捡了一条性命,就是这样才迫使刘龙打了30万元巨款的欠条。后我们三人跑到农家乐要求停止经营,刘龙做贼心虚,第二天便停业了。在追讨农家乐的经营大权时,我女儿才说出了2006年出1分钱利息在同事那儿给刘龙借了30万元巨款,刘张两家勾结在一起完全是想侵吞农家乐和我女儿借他的30万元,把我女儿撵出农家乐。为了延续对农家乐的霸占,刘龙利用在县上的亲戚关系百般拖延还款日期,并扬言其在公安局和法院都有人,看李蔷薇把他能怎么样。在要钱过程中,刘龙鼓动其父母三次到我女儿单位胡闹,破坏我女儿的名誉,通过关系网和金钱指使当地派出所两次开警车到我女儿单位施加压力,欲图达到自己的罪恶目的。回顾我女儿和刘龙在处朋友期间,用三十万元给刘龙予以无私帮助,并创办农家乐给其带来了丰厚收入,刘龙不但不知恩图报,还见异思迁,勾结张娜,并利用其姐夫在高陵县法院给领导开车的便利,不惜花钱活动当地派出所,妄图置我女儿于死地。我恳求法院依法严惩刘龙,由刘龙赔偿我女儿精神损失费50万元,并追回我女儿创办的农家乐及四年经营期内的红利约40万元。

被告李西绒辩称,当时开办农家乐时我并不同意,李蔷薇给我说刘龙把她从同事那借的30万元巨款弄完了,必须找一条挣钱的路,我当时也不敢告诉李从军。后来我就和李蔷薇、刘龙一起到张四两家谈租地,刘龙根本不认识张四两,啥本事都没有,光学会了跟人胡

说和乱搞男女关系。在李蔷薇创办农家乐期间,我们一家人忙前忙后,几乎每天都到农家乐帮忙,还把家里的电饭锅等很多家当都拿来了。刘龙办营业执照时我以为他要办成我女儿的名字呢,就给工商所的熟人打了招呼让尽快给办,结果他和张四两串通做假合同蒙蔽了村委会和工商所,办了营业执照。我想这不是个大事,就没告诉李蔷薇和李从军。农家乐是我女儿开办的,不知为啥就凭着营业执照成了刘龙的,我们到自己的农家乐去反而被刘龙报警说我们骚扰他的正常营业。我强烈要求法院终止刘龙非法侵占的行为,收回我女儿的农家乐。

被告李蔷薇辩称,我和刘龙是初中同学,在刘龙的花言巧语和不断纠缠下才发展成了男女朋友,刘龙从2006年起以各种手段和借口从我这拿走了30万元人民币。我为了早点给同事还清欠款才筹办了农家乐。当时是我选的址,租地协议原稿由我拟定,并在单位打印了二份正式协议,文档电子版在我电脑里的创建日期是2007年7月20日。7月20日晚上我和刘龙及我母亲到张四两家里签订租地协议,承租方是我用红笔签的名,协议书只打印了两份,张四两拿了一份,我的一份给了刘龙保管,这成为刘龙以假合同侵占我的农家乐的直接原因。第二天便开始兴建农家乐,因我的工作关系,我把建设有关事宜委托给了刘龙,当时与通远七组李小平的建房施工合同还是我签的,灶头、面房等是我四舅盘的,砂石料等及承建费用是我一人出资的,我从家里陆续借走了6万多元,我因工作关系无暇将精力投到农家乐,就委托刘龙代为经营。经过两个多月的建设,农家乐于2009年10月1日建设完成,2009年10月6日正式开业,我给农家乐取的名字,并动员所有亲戚前来助兴并随礼,礼钱全都让给了刘龙。开业后生意冷清,我每个双休日回来忙前忙后,并在互联网上做了大量的广告,但刘龙不但未给一分钱报酬,还以开工资为由从我这拿走了5000多元。2008年5月农家乐来了一个叫宁宁的女服务员,刘龙便起了歹心追人家,遭到了这个正直女孩的拒绝,我当时心里就冰凉冰凉的,加紧了向刘龙要钱的步伐,两人关系也慢慢淡了。2009年春节刘龙未到我家拜年,我越发感觉情况不妙,便多次催要欠款,但刘龙百般推诿。2009

年初,张四两看到农家乐有利可图,就把女儿张娜叫回来跟刘龙处对象,破坏我们的关系,正因为这样,我和刘龙的关系才彻底破裂。自此,我加紧了要钱的步伐,但刘龙威胁说农家乐由他经营,不让我去农家乐,否则就不还钱,还在欠条上注明了显失公平的还款计划。不得已,我从2009年5月开始就没到农家乐去。刘龙在2009年补办的工商营业执照完全是一种合同欺诈行为,租地原始合同是我在2007年7月21日签订的,开张也是2007年10月6日,刘龙办工商执照所提供的合同和证明肯定是刘龙和张四两串通伪造的,是严重的侵权行为,我强烈要求撤销刘龙的营业执照。恳请法院要求刘龙拿出我于2007年7月21日签订的租地协议,追究刘龙非法侵占他人财产的法律责任。

经审理查明,2009年1月15日,高陵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给高陵县川乡田园农家乐餐馆颁发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注册号:610126600038719,经营者姓名为刘龙,组成形式为个人经营,经营场所为高陵县通远镇南什字,执照有效期自2009年2月13日至2013年2月12日)。2009年4月2日高陵县川乡田园农家乐餐馆在西安市高陵县地方税务局办理了个体户税务登记证(高地税证字610126197909140713011110416号,法定代表人(负责人)为刘龙,登记注册类型为个体户)。2011年6月5日,被告李从军因其女李蔷薇与原告刘龙有债务纠纷,用机动三轮车将川乡田园农家乐餐馆大门封堵,致使该农家乐餐馆不能正常营业,后高陵县公安局通远派出所对被告李从军给予行政警告处罚。原告刘龙2011年7月4日开始营业时,受到了被告的防碍,原告于2011年7月12日再次营业时被告李从军等人又妨碍其正常营业。庭审中,原告自愿放弃了第二项诉讼请求即由被告连带赔偿其停业损失的诉讼请求。

以上事实,有原告陈述、被告答辩及相关证据和庭审笔录等在卷佐证。

本院认为,原告刘龙持有工商行政机关颁发的个体户营业执照及税务登记证,对川乡田园农家乐餐馆具有合法的经营权,被告李从军等人无权干涉原告的正常营业活动。被告李

蔷薇出具的果园出租协议草稿及打印本上的出租方签字均为李蔷薇一手所写,不能证明该地就是李蔷薇承租的;被告出具的李小平证言及谈话录音和邻居联名证言等证据因证人均未出庭,无法证实其来源合法性和真实性;被告出具为农家乐餐馆所做的网络宣传广告及刘龙所发的手机短信,仅能说明李蔷薇曾参与过农家乐的经营活动,刘龙也对李蔷薇表示过感谢;被告出具的李蔷薇与庞博的谈话录音说明农家乐餐馆在办营业执照前就已经开业经营。原告认为被告出具的上述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质证。本院认为三被告辩称川乡田园农家乐餐馆是李蔷薇选址、策划、投资并一手创办的,原告的营业执照是刘龙藏匿了李蔷薇与张四两签订的租地协议后,又与张四两串通伪造合同从工商机关领取的,但三被告对此未能提供足够证据予以证实,也未申请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变更,故本院对三被告的辩论意见不予采纳。原告在庭审中自愿放弃了由三被告连带赔偿其停业损失的诉讼请求,本院不持异议。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李从军、李西绒、李蔷薇不得妨碍原告刘龙川乡田园农家乐餐馆的正常经营活动。 本案诉讼费500元由被告李从军、李西绒、李蔷薇共同承担(原告已预交,被告直接付给原告)。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提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上诉状副本,上诉于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王文科

代理审判员 杨跃进

代理审判员 张 乐

二O一一年八月三十一日

书 记 员 李 欣

范文十:[案例分析]在什么情况下可以起诉邻居排除妨碍、恢复道路通行

案例:孙某家与霍某家关系一直不和,两家在村内的位置情况是,孙某家的西邻是刘某家,刘某家的西邻是村内的一个大坑,大坑的西边是霍某家,霍谋家的西边是霍谋的弟弟家,霍某的弟弟家的西边是村内的一条主路。四家的前面是村内的一条街道,后面也是村内的一条街道。霍某一家由于院子里没有放车的地方,便在门口处搭了一个简易棚,简易棚所占的土地是前面街道的部分土地,但是根据霍谋家的宅基地证显示,霍某家的院落并没有把宅基地全部占满,前面的街道的部分土地仍然在霍某家的宅基地的范围之内,霍某所建的简易房所占的土地部分在宅基地证的范围之内,部分属于街道的土地。由于霍某建造了简易房,本来较为狭窄的街道,变得更为狭窄,自行车与行人可以通行,但农用车辆及汽车根本无法通行。孙某家及刘某家在霍某建造简易房后多次找到霍某交涉,希望霍某能够将简易房拆除。但是,霍某考虑到村内即将拆迁,拆迁时往往按照每家实际占用的宅基地的面积进行补偿,并且霍某一家也确实需要利用简易房停放车辆,便拒绝将简易房拆除。刘某家看到简易房拆除无望后,为了解决通行问题,便在自己家的西边的大坑的边上自行修建了一条道路,连到了后面的村内街道上,此条道路完全可以满足农用车及汽车的通行。孙某家也完全可以通过此条道路通行。但是孙某家为了逼迫霍某家将简易房拆除,便以霍某建造简易房的行为妨碍孙某家出行为由,起诉到法院要求霍某一家将简易房拆除。

霍某接到孙某的起诉状后,找到了本律师咨询,本律师在到实地勘察后,对案件作出如下分析:本案孙某败诉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孙某起诉霍某排除妨碍的法律依据是《民法通则》中相邻关系的相关规定,但是相邻关系要求的是对他人通行最低限度的容忍义务,也就是说,如果孙某除了前面的街道就没有道路通行了,则霍某有义务将简易房拆除,如果孙某还有其他道路进行通行,则霍某就没有将简易房拆除的义务。霍某在听到本律师的解释后,当即决定委托本律师办理本案。本律师在接受委托后,按照以上应诉思路进行了取证,并将证据提交到了法庭上。法院开庭查明孙某家还有一条道路可以通往村内主路后,便以孙某可以利用其他道路通行为由,判决驳回了孙某的请求。案件以孙某败诉,霍某胜诉告终。

孙律师分析:《民通意见》第101条规定“对于一方所有的或者使用的建筑物范围内历史形成的必经通道,所有权人或者使用权人不得堵塞。因堵塞影响他人生产、生活,他人要求排除妨碍或者恢复原状的,应当予以支持。但有条件另开通道的,也可以另开通道。”只有在唯一的通行道路被堵塞的情况下,才可以起诉到法院要求排除妨碍,如果有其他通行道路,起诉到法院要求排除妨碍,法律是不支持的,因为相邻关系是相邻一方对另一方通行方面最低限度的容忍义务,不同于地役权。

孙百勇律师 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