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妨碍执行公务

暴力妨碍执行公务

【范文精选】暴力妨碍执行公务

【范文大全】暴力妨碍执行公务

【专家解析】暴力妨碍执行公务

【优秀范文】暴力妨碍执行公务

范文一:暴力妨害非编人员执行公务之定罪辨析

2 01 4 6年月  第2 4卷第 3 期

 上

公 安海高 专等 科学 学报 

J校o un r l   o fa  S h na h ag i   o lPi c e C o l le g e  

Jn.u, 20l 4 Vo 1 . 2  4 oN 3.  

妨 力 非编害人员 执行 公务 定 罪之辨析 

仲 潘 , 华 付红  

梅(上海 市浦 东新 人区 民检察院 上 海 2 0 , 01 5 3) 

:妨 害公要罪的务危 本害在 质于扰干 破坏和公行 为务 执,法 人员是否有具公务 员事或编业 的制 

身份

不能完全 断本阻 罪的适用 ,而 结合应执法 人 的职员 、权职责执法、名义 等予以综 合考虑, 非将人 编纳 员入 本罪的 保护 围具范 有理依据法及现 实基 础 在。握把公 务 行保 执与公务障行 合法性为的衡 中平合理 待执 

对法瑕

疵,有 利于法 律效果 和社 会 效的果实现。   关键

词 :妨害务罪公; 犯罪实质 ;编非人 员;执瑕法疵 

图中类号分 D:6 13.  4

文献标识

码A  

:文章编

号:1   0 8 0—5 7 5 0 ( 0 21  4)0 3 - 0 0 46 一( o5)  

O I:1 0 .1 36 43 / j . c n i .k si sn l 0 08 — 5 7 50 .2 0 1 4 . 0 3 0 0. 8 

一、

题 的问 出提 

市场中寻求 源来维持治资理在成 为正 层政基府  的

遍普 倾向。网评价 “络非 编人 员” 、“ 临时工”  是本 基情 案: 罪犯嫌 疑人 某及黄 其 余 妻 驾驶  某中国最奇神 的业职② 他,们无 处不在, 但 又乎似根 厢 货车在路边式证摆无摊卖水 果,当市管理城行  政不本存在 他们; 既炮是灰,又是 牌 ;盾他 在社会们

执法 局法执 队 员 (以称下 城“管 ” 胡)某带领保特 管 理的最前 ,实线 行际使着执权 ;法他们没 身份 没队员 吴某、韩某 、管 某人执等法予以 劝离 时,某  地位 黄却,总成 被为 责问 的 替罪“羊”。我 国 革改发  予 未听 从且,手持 角铁棍等 凶三 殴打器保 特队 ,员 

胡致某 、吴 、某某管轻微伤。经 ,查被 害人胡 系  城管某得取执法 的证非业 事制人 员编, 某 、韩 吴 、某   展 处在关正 阶键段,利 格 局调益整难复杂 ,困社 会 矛盾纠纷 多 发,但法 资源执对有相 ,限现 了大量 出

的“ 编人非 员执”现象法, 力暴抗 法案件也的时 有管某 稳定 办公系室聘用 人 员。 不具对有 业单 事位  发编 生 。 制但 已经 取行政得执法证的 法执员人在法执过程 中   妨 害 公务 罪 越越 成 来为敏 罪 感 ,名刑 作 为法

 

暴 到 抗力 是法否适 用妨 公害 罪务 由于 不, 同的   公 法体 ,了鲜明现的 国本 位家主 义的思想,如何   既认识 成司法 实造的各行其践 ,是影法律响 统的实 一能 保护法行执 ,又能有为 地促效执法进方转式变,  施。  

在应国 家利益的 护与对公保民权益 的保之 间护寻求 

衡平点 因。 ,而需要厘清两 问题个:一是 “ 编 ”   着非 络 :网一 面从 城 方执 法管打 人, 残 人疾住 房 被身份 否 能 阻妨 害断公 务 的罪认定 ? 二 持 有是 法执 强拆 ,到政府 务人员酒公后车驾,刻 借意 “ 非人 编 证的编人非员行公务执 是“合法执 法还”执法瑕 是员 、  ”“ 时工”逃脱责任临的意图明显 。 另一方面  ?笔疵者认 为妨害对公罪犯务罪象对 界定的, 赖有 东 部海沿县某业农 局,式正制4 编0个 , 但“ 非人 编于 本罪对危害本质的认识 把和握 对,公行 务为“ 合   员有” 10 多 ,0京驻办雇 佣 保黑安抓捕 上访者 ,   性法 ”的判需要断结合法立目 的及社效果会 予考以

 

于关 “ 编非 人 员 ”  、 临“时 工”的讨论充  

王艳 ①明: 机《构 改 不革妨从清理 时 临做工 起》, 载 《 新 京报 ,》 201 3 年3 月2 4日。 ②  “ 临 《 工时” 何 能缘顶 半 边 天 》, 凤 凰 网, 评 论 频 ,道h t t p : / ne/ws .i f e ng .c om /o p nii n /os epc ial   l/i n s i gh o n /g, 2 0 3 n1i a ,2 n 013 年1 2 if] 3 1日访问。   收 稿期日 2: 014 — 3 0— 2 7 责  编辑 :任孙 峰  作 者简树 介 : 仲潘 华男 ,上,海 浦 东市新区人 民检 院研 究 察副室主 ;任付 红梅 女 ,上 , 海市浦东 区人新 检民察  院研

究 干部室。   .

— — 

6.4  . —— 

 执

法不可, 为依法 执行公务视。 3( )以 务职义名 按程 从事公务 序其, 的是目知相对告其正在人行 

履二  、 “非编" 身 份 不能完全 阻 妨 断 害 公务,②相对 有人 务义合配。内 容括包 示出 证 、  件公 务 罪的认 定   明表份 、身知权利告、说 明理 等 由, 按照法程定 

1序 .从犯罪 实质出发 非 ,执法编人 员 可 能 为成   保护 象对。 刑法 《第》2 77 条仅 定 规种 四份身能成  为害公妨务的罪罪对犯 象之后,多 个 法司解释 陆 又进行

。确故定罪本 犯罪对的 象,重应 “ 资 ”格,  而

“ 编 制” ,忽 国家视作人工员事公从 务职的

能性

 质 ,纯 单 “ 的份身论 已”适应不社会 的发展。但 只 

强调事公务 ,从仅会不致导定上认 的困难 还, 能  可将对续扩大象到山矿全安产生监 管督人员理 烟、草 无 限大扩 妨公务罪 害犯的 对象 罪围范 ,对倒这逼行  专卖法人执 员草、监督原检查 员人。关等 本罪的于  机政规关范政行 行为、提 高 政执法行水平 利 不单 ,犯 对象罪 ,论 界理和务实 界进已行了期长深入的探  纯“ 务公 ”说也可取 不  。 折“中说 ”虽然弥补了 淡  讨 主要,形 了三成种 学说: 是 一 “份论身” 又,  出 “身说份” 和 公“说务 的”一 些端 ,弊但无仍法  “称 统血”说,即 有 具国家机关作 工员人身的份人 解决身份 与 公务含不 明的弊端 ,缺义可操作乏 性。  员 ;二 “是 公务说”, 要主点是观 从否从 事是公务 综   上笔者 认 , 为,妨从 公害 罪务 质实出 发   来认 , ,定 身在 所份不论 ;三是 折 中说 ”“,又 称  为成 害公妨务 罪犯 罪对象 的 国家 机关工 人 作员应  “份身与公务兼说” 备认, 为国家机关工作员人既 当以具备 特 定格为前资提 ,以拥 职责和有权为职基 要 具有“ 份”身 ,应 同也从时 事 “公务”的员 人  。 础 ,职以 务义名 事 从家事务的人国 员即具。备“ 资

结 刑合法相关及法解释 司的内 ,容编人非员能成  否格+职权 + 职 务 名义 从” 公 事务 暴被 、胁 迫力 的 可 本罪 为犯的对罪象,关 键非看编员是否人合 符家国 以 成妨害为务公的罪罪犯象 对因。此 ,非编作工人 机关 工作员人 实的 质内容。  犯 罪 的

本质 在法益 侵 害 ,于所之以 将妨 公 

害员只要有有拥 国家机权委关托合 同或委托的形式取 得  了事某项具从体执法作 的资格 ,工在其并权限范 

务罪划人 《刑 法》第六章“ 妨害社管理秩序罪会”  

,内职务名义依照法定以程公正序执 法 的,可以  中 在,于本罪 基 本类 型的 罚可 表现性在 行 为人  对为妨害公务成 的犯罪对罪 象 。  执行 务的公员实人施了暴 力、威 胁 的行导为致了国  2. 从权 责统一 角 度出发 ,非 编人员应 当 列入

 家

社会 对理管动无法正活 进行常。 换言之 妨 ,害公 保 护 围。2 范00 2 1 2 年月2 8 日九第届全 国 人代表民大   务罪本的在质于干扰和坏破了 公务行为 这也,是  本会 常委务会员 第 十一 三会次通 议的过 《关 于< 中华  罪 侵与 害然自人人 身罪犯的键 区别关所 。据 此在 ,  人 民和共国 刑>法第 九 渎职罪 章体适 用主题问 解 的

判断妨害务公的罪犯对罪象当应从本 质—上— 使行  释 》:  “ 在依照 法律 、规规法行定使国 家关机行使 职权的角度 考虑 其涵和外延 ,内而从准确界 定国  家职权的 织 组中 从公事 务人的 员或者,未 列人 国家 

虽关工机人作员的范 。围者认 笔 ,为本的罪罪犯象 对 应当 具 有以 三下方面的特 征 : ( 1 ) 取 得使 职行权 机关 人 员制但编 在 国机关 家从中事 公 的务员人,在   代表国家 关机行使 职 权 ,时 渎有职 为 的 行构, 成

 的资格

,无资 格即 职无 权。这种格可 以资过法定 通犯 罪的 依,照刑 法 于渎关 职 罪的定规追究 刑事 责  身份 取 得如,察检 官也; 可通以法律授权过者有  或 。任” 家国以 立法释解的 方对渎职式罪犯罪主体 作权

关机 授的权得 ,如取人民陪审 员还可 ;通过以合 

了出扩大解 释由于,职渎罪的主 体是都 家机国工 关

作人员, 而该因解实际上释不具将有国家机关人员  

的接 受托取得 委如 ,以合 形同聘任 的协式员 管  。

(2 )有职权具 并负 职责 有即行 。为既要 人有抽具 

编制但在 国机家关 从中公事 的务员纳人入 到国家机

 

象职务限 ,也要权具 从事有具该体 职 务的权 。限正  关工作 人员的 范围。由 此可 见, 如 适 在用 渎罪职 如   行“政法执证 ”上会 明写证持 人员从事执法工作  时, 对享公共有理管责 职人的不员论编 制苛, 以严  基本 的内 容地域、界限及间范时围等 超,出该 范  围格求 要;在适用 妨公务害罪,保 护 依法行执务行 公

李希 慧① 黄 洪, : 《 波妨 害务公罪 的 立法 缺陷及其 善完 ,载》《 法 》学2, 00 6 年 第6期。   ② 此 处“ a, - g , -’ 仅 ’包括国 家事 务 ,以即 国、家政府之 名而为 的行 为 , 那些 具不备 职权 内 容的劳务 活 、动  

技术服 务 工作,则 不 认能 是公为务 。   一

—7 

遭不受法侵 时害 ,排 除却不具有 国家关机工人  员作的 法 定身 的 份人适 用 员显 ,然不 合符 权统 一  的责本原基 。则在且 0 0 32年1   1 1月3 日《 全 国 法院审  理

者认 为这理种 由站住不 ,脚行政执法人员质素 的 高低 ,直 接决 定行政执法了 质量 的,但法执 队伍 素

质 的低不高成为其能法 的合法执行为是应 当受保否

 经济

犯案罪 工件 作座会 纪谈 要》( 法 [ 020 ]3l 67  护 的据 。一些非依编人员 的素质可不能高 ,但是 不  能一概论而 况, 且家机关工作国人员 中也素质不有 号  已)进 一 明确 步了国家机关

工 作人 员 的认定 :

 

…“

未列入虽国家机关 员人制编但在国家机关  中

者。因 ,只有严把非 编执法人员此 入“口” ,   并关大加训 和管培的理度力,强 调依 法 文执法 明同,

 时法保护其合法 依公的务 为行是正途才 。 

事公 务人员的, 视为 家机国工关人作员。  ” 3 . 司法从解释情 况 ,看不 应 简单排除非 编人 员 的 适用 。否认将 非编 人 纳员入本 罪 护范保 的 围重 依要就是据 最检高2 00 0 年 《 关 于暴力 、威 以方  胁法阻碍 业事编制 员人法执行行依政执法职 是否务可 

三、 非 人 员编 法执 是 法 执违 法 还是瑕 

执 疵 

妨法害 公务 罪 的 立法旨 处在 妨 罚害 法执 行公依

务 的行 为阻, 国家碍机 关 工人作 员的违 法行为 ,   当然成立本不罪 。此 ,因判非编断人能 员成 为妨 否害公 罪务的 罪对象犯还应非编看人员法 执行 的为是 否 合法, 就这涉及执到行务公合性法 的认 标定准问 

侵 对害人以妨 公害务罪论 的处复 》,批具体其 由 理

是 批该 仅复依将 法照律、行 政规法规的定行行政执  执 法务的职国 有事业单 位人员 以 及家国机关 受中委 托 从事行政 法 活执动事业的编人员制这等部一分  具不有 国家机人员关编 的制员纳入人 了害公妨罪务的

 保 护

围范而, 国受家机委关从托行事执法政工作的  非

家国关机工作人并员不在该批 复的用适 围内范,

 而该类因非编员不人能成为罪本 犯罪对的象。 者笔

题  刑法。学界存三在种说 学一是实:质说, 认为  

只执要职行具务法律上有的实 质 根据 ,至于式形上是 否 法合所在 不问 二;形式是 ,抓住 说职务 行为合 法性 形的要式件,认 为只有具 备形 合法式的行性为 才

为 ,这种解认释难 陷免挂一漏入 的万困境 ,中该  司法 解释 以批复 的形式 出 现,然遵 照必“ 一请示批一

复” 的 原 则其, 容内只是对 当 重庆市检察时 院请  是的法行为 ;三是折合 说 中,认为 职行务为合法的性  内容做示 相应出的答 复 ,对于 有涉及 没情的形, 如  具要备形 和式质的实 合性 。笔者认为 法,法 的执 合受委

从托事政执行工作 法的非人员是否可 以编成  为 本 罪犯的对象罪并无 提及。 故批该 并复 没排有 非除 编 人成为员害公务妨 的罪犯罪象对。  

行 为仅不包括 内容上合法 也包括形,上合法式  ;不仅 指实 上体合 法, 且也而程序上指法合 具。体 说来 ,应 同时 符合 下列三个 方要面 求:一是执者需法 

从.司 法现状 看 上,将非编

人员 列 保护 范入 具 备象 抽具和 的授体权 。抽象 务权职限范围 应结  合有利围 社于会效 的实果现。目前 我 ,行 国政委托现  公人务职位 员设 、职务要求 、定职范 围等予 务理  以大象存量在 这些,受委托执 法员人然不虽有 具务公  解。 体授具 权指公务人该具有实施员具体政行行为   或 事员单业位 编 制,其与但《 刑 法 第9 》3 条规定的  的权 。本案限中胡 取得某了城 管法证 ,执获得 了即

 家 国工 作人员一 样都从 公 事 ,务两者区的别就 在于  权力的来 源 不同本案。中的受 害胡某从事人城管工  作 年 ,多取得 执了法 证但,在制编改革中 因分部条  件不符 , 有没得事取业单位编制 。似胡某一样类的  非编人员往往工作在 法一执 线,他们接直执与法相  对 人接 触,极易遭不法分子受暴的力 、迫胁,如不 将其 纳 人害妨务公 罪的护范保围,于 国 机家执法关 城管 执法的 抽 权 象 限, 胡虽某 非 事 单 位编业 制 身份 但,其以合 同 形式 得取 合了 范同 内 围的执法  权 限成, 了为城大管 队正职工 ,具有管式其 理区片城

 

管务事 的权 力二是。执法内容达 合法到要 求性 ,主 

要执法指 的目应当 正 当,法不执损 国害 、家集 体 、  人个 合法权的益, 务行公应为公平、合 理胡 某。等 

黄违规摆某摊为予行 以止 制, 是市为容境 环洁整

权 威 、社管理活动会的 正常行进不利 。都也有学者 而 执法 且在,个整执过程法中 未见有其公平执不 法 从  会效社 的果角否认度非编员纳人该入罪的 保护 范的情 况其执, 法内合容 法。是执三具法备 定的法 必围 ,其 由是绝理部大分编非员素质无法人与 家国机  备的 重要件条 方式和、程 。序如是果违 反法律了 对关 作工人相 员比 若,其将为妨害公作务 的罪保对  公 务护 行 使强 的性制 定规,公 务执 行就不 具 合有 法   象势,必成造 国从家法 律角的保护度 城“临管工时   。性胡某身着城制管服 持,执法证 其,人他员着协  人” 打的题 ,问观客会上长助其粗暴执法现等 象 。 

....— —

管制 服,对规违摆摊 黄的某说 劝,其 序无 不 程当之 

8 ... . — —  

处 。笔故者认为 ,某 的胡执行为具法有 合法性 。  

以胡对某在所 单发 位检察建议 出建,该议 单位 

予处对 理 。 

司法 践实中 ,判 职 务行 断 的合为法 仍性 然会  某 胡按内不部定 导致执规瑕法疵影 量刑的响为行 给遇到 一些题 ,如在问法执具合备性法大前的下提 ,  法执 程过中 存在 执 法瑕疵 该 如何

处理 ? 遵在照上 

基述 要 素 本前的 提下,笔 者认 为, 应当从 众 公利  益个与利人调益和 的度把角握公行务为合性 的判法 断   ,“ 职 的务执 行,如果直接害侵人 民到权的和利  由 自则应从严,解 释反之 ;不影,响务行为效职力 的 , 为公 务 了圆满进的行 则, 妨不宽解 释 从。 ”

 四 余、  

在论现 代社 会,行 政 法治果如不 时确同 立制  约

与激

励重机双 ,制就不可能建设高效和廉政府 洁 ,

滥  、权 败腐、官僚 主义和效 低下就不 率避可 。免   ⑧在妨害 公务的罪罪和定刑量面方,说 到底是就要在 

只 要该 务公 行为 不 于 明显滥属 用权 力行 的为,没  有

反 违执 行职被 务对的 方 权 益所的必 要 且重 而要 

障公务 保的顺利行与 执民的人权国之 间行平进衡 。

一 

的程序

件要 就应,当 认依为 执行法公务  对于。何 种 行 属为于 执 法不当 ,如何判 断执 法 否 是存在不   当 应 当根据案,件 的体具情予节以 合综评价。实践  中 ,有 行为些就人 因为执是法者的 不 当执法为刺行  才实施 的激犯罪,该 行为人犯再 同类 罪可的能较 性

面, 了为维 护 共公 益利, 维 护行 政 行公为  定

,保障力务公为行利执顺行, 须必赋行予政关机必   要权力 ,并维的这些护权力的 有效行使, 达以行到

  目政 的。在害公务罪 的妨保护对上象能 不“死扣 ” 四类  员人,应 从罪法本益保护 实的 质出发,将 受委

  ,小人 危 险性身较低 在认 ,定妨害 公罪 的务 前提 托从事 公务的 编人员非人列罪本的 罪犯对象 合 ,理  合性法 ”的判断 对。执法瑕行疵 为  下,合理在范围 予内以 理 ,并解将执瑕法疵作为  酌把执握行为 法“定从 轻罚处的 刑情节量予以考 。虑 在  定 的罪前提下 ,在 量刑 节环酌定 从轻 处 罚。 

另一

案胡某中取得 了行 政执法 ,在证 法执 程过 按 照 相应 法程执 要序求 ,对 违 反城 市 市管容理 的 

方面

构,服建务型政府要需以服 务被管 理者 导为

 向 淡,行政官僚权化色力 和彩成分 树立,公民本  位

违 摆章行 为摊执 法,执法行其 为从实 和体序程上都  和社会本位 的念 理结合 。目我 前执法乱 象 国也,  不符合要求 , 然其虽 内规定部要非求城管编应当在   具宜扩妨害大公罪 务适的范用 围, 于行 政对员违 法  人有业事位 编单制的城管 领带执下法,笔 者 为认,   执行公务该的 行为不 保予护 ,并且在 定一度上要 程从   规定 属不法律于强行性规定,胡某 的法执 行为属   严把于握法性合

的认定标 准从。 害公 妨罪务的法 目 立执行务行 为不公规范 ,存在执 法瑕疵 ,不 阻断妨能  的发出 把,好握务 公行执之 障与保务行公合为性  害公法 罪务的适 。用但在对 被告 人量刑 ,参  ̄2时 ol o  衡 ,既保平 合 护法的公执务行行为,又要 站平在 

衡年 月193 日高最 民人院法《 人 民法 量院刑指导 意见  政行 政权府力与 公民 权的角利度 ,倒行政逼关加机 ( 试行 )》就害妨公务罪量刑的导意指 中 见 “执因 快  政执 行法体制 改 革进程,推动 府政改进 服务  质行公务

为行规范不而致导妨害公务罪犯的,可 以减

  ,优 量高质效为公 地民供提务服。  

( 下 第转8 页2)  

基准刑少的2 0 以下% ”,定从酌轻罚 。检察处机关 

①杨洁 《: 妨公害 罪务若干 问题探 析》 , 国政中 大法 2学 01 1 年硕 士学位论 文,第8 页。   ② 张明 :楷《 刑法 学 》第版四 ,法律 出,  ̄2 0 1 1年 7月 第9,1 6 页。   ③ 姜 安 明 《:中国 行 政 治法展发 程进 回顾— — 经 验与教 训,载 《》 政 论法坛 ,》 200 5年 g 5@ 。 ...— —

9. ..— —  

实上不 事一同 检的 材产 生一同的 假象 导,错致 误

止防染污的措施 制和 并度 认真执 ,D行 N A鉴定  还

的鉴定

结 论 当然并不。能说,由 于 N D 鉴定A的灵  敏值是得信赖的 。 有只格地严防污预 ,排除检材染受  度非常 ,高 以每一所个鉴结论定都不信 可实际,上  污染的可能到 ,防性止 由产生此的错误结论 ,能 才 ~在合个格 的验实室,只 建立要套严一格 、完 的 善得 正确 的出合符事实的定鉴论 。 结 

The   nI t r odu c t i o n  o f   NA DI d e n t ii f a cti on o f   S t P .e e tr s ubr g  La n

d h u e Ed  w a d   rl V d i ma r o v iic h 

(R u ssi a n   S .t eP ter s b ru g  Na ti o n al Un i v e rs i ty )

Ab  tsr c t aRus: si an l  nt e r ior m  in is t r y   iS  c a r r yi ng  u ot  a  pr o gr amme   a me dn’ r out e’ an d i  t s m  a i   mi s sn ion  I S t o   r a i e s

 wo r kin g   ei fci en cy o f    t he   de

u a tci on  a dn  s c ie c ne  ed a pr tm net .I n  r cee n  t eya rs , St . P et re s b ur g  ha s   o bt a n ied a    lo t   o f a c   h ei v eme t n   i n s s  c e ni ti i f c   re se a crh  o f  D NA i  de nt i i f a tci o n . In  t h e  f or e ns i c   s c i e nc es , t h e  ge ne t i c   a na ly t ic  t ech niq eu  i s   o nw w id e l y   u se d  in  p a t e r i tn  yt es t   a d n  pe r s o na l i d e n t i f i cat io .n NDA i d e n t if i c a t i on   s l o v es t   eh t  ec h on l ogy  t i k c l e   r th at 

d sic r imi n t ead   y   tb he   b i l oo gi c l a ma   e itr a l  n d a   th e  ti ck l e r   b d ag e r j u d ici a l   die nt i i c fa ti on   SO  a ny   y m e r s .aNe v e r th l ee s s,t he

 DN Ai d e n t i i cfa t i o n h a s   it s   l imi a tit o n s DN.A  s tr u ctu re o   f d  i f f er e n   ti nd i vi d u s l a  ha s  p r o b a bi l t y i  of  co i n c i d nec e,t h e  hi g h  s e

n sit i vi ty   inc re as e s  h e t  p r o b b ail i t   y f   op l olu t io n , an   dh te  le ve l o f  NA  i Ded t ni f c a iti on  i s  i dff e r e n t a l l  vo er  h et   w o rl d.So   i t   si  da n g er o u s  t O  be l i e ve   e th  co n cl su io n o f DN  Ai de nt i cif t aio n   e x ecs s i ev l y.A l h otug  hf o r e

nsi c  DNA  di en t i f ia c it no  so lv d 

t h e”e se t a ib hsi n g   die n t it y ”te ch ni c al   p or ble   tm hat   h a s p u   zz l ed   u j dr ic i a  l id e t i nif ca t i on f o  r  m an y  ye a s . r F ore n s ci  D AN c

no c uls io n   c a n  be   h te  e f f e i vt e  e ivd en ce   for   c r imi n  la a c t oi ,nb ut  it   is  n l o y  a  k i nd   o f e v  i d ecn e, n to   i r erf t ua b el  e v i ed cn . e W  e s ohu ld   xaemi n e f o r ens c   DNiA i d e n ti i c a fti ons   acc i d net a l  r e p t iet i o n, p l olu te d  p sos i b il i ytd i, f f r e n ce e o f i de n t i i cf t aio  n

e v e l , st an d r d   a of a p p   a i sr l   ace r t ii f c te a   n a   rde lat i on   w ih   o tt h er   e v id e c en  

K.ey  W o r d s :uRss i ;a tS P. t e e s br urg; De o xy b ir onu c eli c   c A di Cr;i im nal   I vens t i gat io n  

( 上 接第 4 9)页  

t d yu  o   n ht e Cr  im e  of  O b s r ut t ico n o  f  Ofic fi a l  u s B n ie s s  of   o Nn ・p r maen ent   St a f  b y  

i oVl e cn  ePa

n  Zho n ghu a , Fu  H on gm ie  

l S

ha n g ha i  P e o p l ' s e  Pr c our a o tr a e  to f P u d o ng   N e w  Ar e a , S h a ng ha i   20 0 1 35 C h 。in a 1

 bAs tr ac t: a Hz d a or s  un t u are  o f t h e  cim er  of   b

os rtu c t i o n   o f o f i cf l  a bi s iu ne s s   i  si t nef e rr e c e n a n d s a b o ta g e  of   o c ifi a l  

a c t s・W h et e hr  l a  e n wf or e cm net  o c f e ir  i  s c iv il   s rev a n ts  o r   c a er r   er pep a art i o n it   Cn  a n to  c omp el te ly   blo c k   t h e   ap p il ca ti on 

f   t h i s c i rm e.I  ts h ou ld b   e  co bm in e d  wi t h  a u t ho i tr y r e,s p n s i b o ili t yon   b e a hlf   of   l a   ewn f o r ce me n t  oic f e rs   a n  d heot r   la w  

en f o r ce men t . A t  th e  s me   at ie ,mi t   s hou l d   be  c on s id e r e d a  n d i t   s ho u ld   b e   i nc l d ued   n   tih e   sc o ep o f p r o t e ct ion  o f  n o —n  p re a mne n t  s ta f  fwi t h a     e gla l   b a s i s f  ro   th is   c r ime  n a  d er a l is t i   cb a s i s.We   s o uhl d g r a p s h e t  l e g t i imac y   b la an c e   s ecu i tr  y an d 

c i i v l  e p f r mo  r o fif c i l a a cts   i n   a r e a os an bl e  l a w  enf o r ceme n t t r e a t   ble ims e sh a d   nso ci a l   e f e cft   s n i  fa vo  r o   f ht  er e a l iz a t i on  ,

ft eh  l a . w

 

e yK  oWr d s :Cr mie  o f   O bs t u crt io n   fo  Of c i fi a l  Bu si n e ss ; Cr i i m n a l  S ub s t a nti v e ;N n —o pe mar n e

n t  t Sa ff ; l F ws a o  f  a Lw  Enf o c r mee nt   ~

—2 

范文二:妨碍公务罪

1、妨碍公务罪:

第二百七十七条【妨害公务罪】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在自然灾害和突发事件中,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处罚。

行为对象:不包括妨碍军人执行职务;→妨害军人执行职务罪

行为内容:阻碍合法的执行职务行为;

主观方面:明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正在依法执行职务,而故意阻碍。

数罪并罚: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和走私罪;

按一罪从重: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

同时要注意转化问题;注意不作为的方式

2、招摇撞骗罪: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

行为方式:非冒充是、下冒充上、此冒充彼;

冒充军警人员进行犯罪活动的处理:如果是冒充军警人员抢劫的,属于第 263 条规定有抢劫罪的加重情形;如果是冒充警察招摇撞骗的定招摇撞骗罪并以第 279 条第 2 款从重处罚;如果是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的,定第372条的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如果是冒充武警招摇撞骗的,则根据第 450 条规定,仍应定第372条的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

行为人冒充正在执行公务的人民警察“抓赌”、“抓嫖”,没收赌资或者罚款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以招摇撞骗罪从重处罚;在实施上述行为中使用暴力或者暴力威胁的,以抢劫罪定罪处罚。行为人冒充治安联防队员“抓赌”、“抓嫖”、没收赌资或者罚款的行为,构成犯罪的,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在实施上述行为中使用暴力或者暴力威胁的,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如果认为可以此罪可以包含钱这种利益的,那么由于此罪与诈骗产生法条竞合,会导致罪刑不适应,但如果认为此罪可以骗财,但数额巨大的话按诈骗罪处理,那么这样就会违法罪刑法定原则(因为诈骗罪中规定了,“本法另有规定的依规定”)

所以:韩说认为此罪不能包含钱这种利益,张明楷表示支持。

3、聚众斗殴罪:

第二百九十二条【聚众斗殴罪】聚众斗殴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对首要分子和其他积极参加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众斗殴的;

(二)聚众斗殴人数多,规模大,社会影响恶劣的;

(三)在公共场所或者交通要道聚众斗殴,造成社会秩序严重混乱的;

(四)持械聚众斗殴的。

聚众斗殴,致人重伤、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二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聚众”: 必须双方都是多人,其中一方至少3人以上;

“斗殴”: 不能有重伤以上程度。此罪侵犯的是社会管理秩序,所以不要求有伤害结果。 法律拟制: 只要致人重伤、死亡的,无论是故意还是过失,都定故意杀人、故意伤害

张明楷观点:只要有一方死人了,两方都要转化定故意杀人,故意伤害。除非被杀的一方其他人做了努力避免的保护措施―――韩友谊语,观点过于超乎大家想像,考试可能性不大

4、妨害公文、证件、印章的犯罪

(1)伪造公司、企业、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印章罪不限于国有(私有的也可以);

(2)对于伪造高校学历、学位证明的行为,应以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论处;

(3)明知是伪造的高校学历、学位证明而贩卖的,则以伪造事业单位印章罪的共犯论处;

(4)与有关诈骗犯罪的关系――牵连犯,从一重处断(按诈骗罪处理)。

注意以下三个罪的条文表述:

A、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毁灭国家机关的公文、证件、印章的,

B、伪造、变造、买卖或者盗窃、抢夺武装部队公文、证件、印章的(此处漏了“毁灭”,因此毁灭武装部队公文、证件、印章的,按毁灭国家机关公文、证件、印章罪处理)

C、伪造、变造居民身份证的(此处也没有“买卖”、“盗窃”、“抢夺”、“毁灭”,如果有这些行为的应当按无罪来处理)

5、聚众“打、砸、抢”行为的定性

(第 289 条——首先明确聚众“打、砸、抢”本身不是一个单独的罪名,对该行为应根据具体危害情形而定不同的罪:即如果致人伤残、死亡 的,以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定罪处罚,如果是抢走或者毁坏公私财物的,对首要分子以 抢劫罪定罪处罚);

6、黑社会犯罪:“保护伞” 并非必要特征

(1)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黑社会性质的组织”应当同时具备以下特征:

(一)形成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

(二)有组织地通过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其他手段获取经济利益,具有一定的经济实力,以支持该组织的活动;

(三)以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进行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

(四)通过实施违法犯罪活动,或者利用国家工作人员的包庇或者纵容,称霸一方,在一定区域或者行业内,形成非法控制或者重大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2)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入境发展黑社会组织罪,又利用 黑社会(性质)组织实施其他犯罪的应当数罪并罚。

7、传授犯罪方法罪(295 条):注意传授犯罪方法罪与教唆犯罪的区别。

在教唆犯罪与传授犯罪方法相结合或相竞合的情况,即对同一犯罪内容同时实施教唆行为与传授犯罪方法的行为,或者用传授犯罪方法的手段使他人产生犯罪决意。在这种情况下,原则上从一重罪论处。但是,如果行为人分别对不同的对象实施教唆行为与传授犯罪方法,或者向同一对象教唆此罪而传授彼罪的犯罪方法,则应按所教唆的罪与传授犯罪方法罪实行数罪并罚。

另外了解一些罪名:打击报复证人罪;拒不提供间谍证据罪;窝藏、包庇罪;赃物犯罪(如发生的时空范围、特殊主体、对象等);

注意:

(1)注意区别包庇毒品犯罪分子罪(349条)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94条)、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417条)、窝藏、隐瞒、转移毒品、毒赃罪(349条);

(2)“收购”,包括买赃自用;

(3)事先通谋的,应属于共同犯罪。

9、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

犯罪对象:必须是已经生效的裁判;

主体:被执行人、担保人、协助执行义务人

刑法第三百一十三条规定的“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是指人民法院依法作出的具有执行内容并已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人民法院为依法执行支付令、生效的调解书、仲裁裁决、公证债权文书等所作的裁定属于该条规定的裁定。

10、(1)破坏监管秩序罪的主体只包含依法关押已决犯;

(2)脱逃罪的主体包含被依法关押已决犯和未决犯。

注意:两者都不包含劳动教养,行政拘留,民事拘留的人员

11、赌博罪:

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3人以上且抽头5000以上、3人以上且赌资5万以上、累计人数20以上)、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以赌博收入为生活主要来源)、

赌博出老千只定赌博罪,前提是已经构成赌博罪,如果不构成赌博罪,定诈骗罪。

12、妨害国(边)境管理罪

(1)组织他人偷越国(边)境罪(318 条)

(2)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罪(321 条)

注意两点:

A、包容犯现象:(涉及数罪认定问题);

B、“组织”与“运送” 的区别:

“组织”:领导、策划、指挥他人偷越国(边)境或者在首要分子指挥下,实施拉拢、 引诱、介绍他人偷越国(边)境等行为的。组织行为具有“复合性”,包含“运送”的环节, 若被组织者与被运送者如具同一性,只定组织一罪;否则,数罪并罚。

13、妨害文物管理罪

文物:“刑法有关文物的规定,适用于具有科学价值的古脊椎动物化石、古人类化石。”

(1)买卖、赠送珍贵文物的犯罪及其相互关系:非法向外国人出售、赠送珍贵文物罪(325 条)与倒卖珍贵文物罪(326 条);公民个人将合法收藏的珍贵文物进行自售或自赠处理而构成犯罪的仅限于将文物处理给外国人。

(2)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以及盗掘古人类化石、古脊椎动物化石):

A、只盗不掘的只定盗窃(如把古佛像的头锯下来)

B、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行为过程中并从中盗取了珍贵文物或者严重破坏珍贵文物的构成应当作为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的加重构成处理(第328条);

14、非法行医罪:

“行医”,医疗行为,必须由医生从事的行为,否则便会有危险;排除人体试验和变性手术;“非法”:医师资格和执业资格的统一,缺少任何一个都叫非法行医;

集合犯,行为人主观上必须具有反复多次为他人实施的犯意;

被害人承诺:非法行医的被害人承诺无效(因为此罪侵犯的客体是社会管理秩序)

15、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

(1)盗伐林木罪与滥伐林木罪:―――都侵犯林木资源,两者区别是,看是否侵犯所有权

A、盗伐林木罪――无证(无权)砍伐林木、侵犯 所有权;滥伐林木罪――持证但违规砍伐、侵犯林业管理制度;

B、将国家、集体、他人所 有并已经伐倒的树木窃为己有,以及偷砍他人房前屋后、自留地种植的零星树木,数额较大 的,以盗窃罪定罪处罚。

C、林木权属争议一方在林木权属确权之前,擅自砍伐森林或者其 他林木,数量较大

的,以滥伐林木罪论处。

(2)非法收购、运输盗伐、滥伐的林木罪――注意:此罪不再要求是“以牟利为目的”、也不再要求“在林区”。

(3)非法占用林地,改变被占用林地用途,在非法占用的林地上实施建窑、建坟、建房、挖 沙、采石、采矿、取土、种植农作物、堆放或排泄废弃物等行为或者进行其他非林业生产、 建设,造成林地的原有植被或林业种植条件严重毁坏或者严重污染的,应当以非法占用农用 地罪处罚。

16、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注意:特别再犯问题;

(1)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347条):

A、无论数量多少,都应追究刑事责任, 予以刑事处罚;

B、以暴力抗拒检查、拘留、逮捕,加重处罚,因为是包容犯关系;利用、教唆未成 年人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或者向未成年人出售毒品的,从重处罚;

C、贩卖毒品不以纯度计,但为走私时将毒品藏于他物之内的除外;

D、注意:此罪是选择性罪名,实施走私、贩卖、运输、制造等行为的,只定一罪;

(2)非法持有毒品罪(348条):

A、犯罪数量问题;

B、定罪的余地——同其他毒品犯罪的关系;

C、吸毒者非法持毒,或托购、代购毒品,数量达到348条标准的,定非法持有毒品罪;

(3)引诱、教唆、欺骗他人吸毒罪,强迫他人吸毒罪,容留他人吸毒罪(353)

17、组织卖淫、强迫卖淫罪:

(1)重点罪名:组织卖淫罪(358条):

A、对象——“他人”,包括男子在内,所谓“卖淫”,是以营利为目的出卖肉体:

B、包容犯现象:强奸后迫使卖淫的,加重犯,不并罚;

C、与强迫卖淫罪、引诱、容留、强迫卖淫罪关系:如果对象同一的,吸收;如果不同一的,需并罚。

(2)卖淫者或嫖娼者本身可能构成的犯罪:传播性病罪与嫖宿幼女罪(360条)。

(3)包庇罪的扩大化问题:第362条,如前所述,依310条规定,包庇罪的对象必须是犯罪分子,而卖淫嫖娼的行为一般地说仅仅是一般的违法行为而非犯罪行为,但如果旅馆业、饮食服务业、出租汽车业等单位的人员,在公安机关查处卖淫嫖娼活动时,为卖淫嫖娼人员通风报信、情节严重的行为,依法也以包庇罪论处。

18、制作、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罪:

(1)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组织播放淫秽音像制品等行为不论是否出于牟利目的,均构成犯罪,但罪名不同(363条与364条)

(2)明知他人用于出版淫秽书刊而提供书号的,构成制作、复制、出版、贩卖、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

范文三:妨碍公务罪

什么是妨碍公务罪

案例:2010年5月27日,山东某市烟草专卖局接到举报后,组织10余名执法人员到某商店,查获涉嫌非法卷烟一宗。执法人员依法将卷烟登记保存并装上执法车。执法车行驶中,一个骑助力车的男子突然把车停在执法车前面,把助力车的前轮塞到执法车底下,并声称被执法车撞倒。当一名执法人员下车想把助力车推到一边时,围过来四五名男子,其中一人朝他脸上打了一拳,有人往他身上踹,胸前的执法证也被撕掉了,就在执法人员与该男子因“车祸”发生争执时,几名不明身份的人趁机将卷烟抢走。在无奈之下,执法人员只好报警求助。 专卖执法中,当事人对执法人员殴打、辱骂的行为时有发生,不但妨害了正常的执法活动,甚至对执法人员的人身构成侵害。类似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构成何种罪名,在此作简单解释。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非法生产、销售烟草专卖品等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烟草专卖执法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构成犯罪的,以妨害公务罪追究刑事责任。”在具体理解时应把握四个方面:

一、如何理解“以暴力、威胁方法”

这里的“暴力”,是指对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身体实行打击或者强制,如捆绑、殴打、伤害等;“威胁”,是指以杀害、伤害、毁坏财产、损坏名誉等相威胁。构成本罪,行为人必须是采取暴力、威胁的方法,

如果行为人没有实施暴力、威胁的阻碍行为,只是吵闹、谩骂、不服管理等,不构成犯罪,可以依法进行治安处罚。

二、如何理解“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

“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是指以暴力、威胁方法阻挠、妨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照法律规定执行自己的职务,致使依法执行职务的活动无法正常进行。其中“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是指中央及地方各级权力机关、党政机关、司法机关和军事机关的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照法律、法规规定所进行的职务活动。如果阻碍的不是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活动,或者不是职务活动,或者不是依法进行的职务活动,都不构成本罪。根据本款规定,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三、如何区分妨害公务罪和故意伤害罪

由于妨害公务罪的法定刑比较低,最高刑只是三年有期徒刑,所以使用暴力妨害公务的,应当限于轻伤以下的伤害程度,如果造成被害人重伤或者死亡的,于本罪与故意伤害罪或者故意杀人罪的想象竞合犯,应以其中的重罪,即故意伤害罪、故意人罪定罪处罚。

四、阻碍执法未使用暴力的如何处罚

根据新修订的《烟草专卖法》第四十一条,拒绝、阻碍烟草专卖检查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处罚。《治安处罚法》第50条,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严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

范文四:浅析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

  [摘 要]目前,行为人以“暴力”手段妨害公务罪案件呈上升态势。司法界对何种情形下实施暴力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及暴力行为的内涵把握方面存在争议。笔者拟从案例出发引发焦点,并提出个人意见,以期起到推动作用。  [关键词]妨害公务罪;暴力;实施前提;实施程度  近年来,妨害公务罪的案件略呈上升状态,2010年西青区人民检察院受理妨害公务罪案件9件12人,2011年受理妨害公务罪案件12件21人,件数与人数分别上升了33.3%与75%。该类案件中多以行为人直接以“暴力”行为阻碍公务行为为多,但刑法学界关于妨害公务罪构成要件的分歧,造成了司法实践中难以对“暴力”行为进行准确界定。因此,笔者拟从该角度出发予以探讨。  案例一  2008年6月5日晚22时许,何某因琐事殴打何父,民警陈某、易某接报警后赶至现场处置。在民警对涉案人员进行口头传唤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何某阻拦民警依法执行公务,并辱骂殴打陈某腿部。后何父向警察表示系家庭纠纷,希望不再追究,何家三人一同离开现场。陈某与易某因不放心跟在三人后面,何某则转身辱骂并殴打二人头部,后被带至公安机关。经鉴定,陈某、易某头部伤情构成轻微伤,陈某腿部不构成轻微伤。公安机关以何某涉嫌妨害公务罪向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最终建议公安机关撤案。  案例二  2010年9月21日,王某饲养的狗咬伤行人,民警李某等接报警后赶至现场处置。民警到达现场后,王某家院门紧闭,对民警及被咬方都置之不理。开门后,李某依法传唤王某,犯罪嫌疑人王某对李某先是辱骂,后猛踹李某腹部,并将李某警用对讲机摔坏。经鉴定,李某伤情未达到轻微伤,对讲机价值300余元。公安机关以王某涉嫌妨害公务罪向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察机关以情节轻微作相对不诉。  上述案例揭示了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的实施前提、具体内容及实施程度三个问题。即在何种情况下实施“暴力”行为才构成妨害公务罪,何种行为称得上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暴力”行为需达到怎样的限度才纳入刑法规制范畴。笔者拟对上述问题进行阐述。  一、“暴力”行为的实施前提  根据我国《刑法》第277条的规定,妨害公务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阻碍人大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以及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可见,妨害公务罪客观方面的四种表现,均要求公务行为必须依法执行,只有对正在依法执行的公务进行阻碍(实施暴力、威胁行为)才构成犯罪。故,我们探讨行为人以“暴力手段”构成妨害公务罪的前提在于公务行为须具有合法性与适时性。  (一)公务行为的合法性  目前学界对于277条中的“法”的理解存在争议,多数学者主张将“法”作广义理解。例如赵秉志在其主编的《扰乱公共秩序罪》中提出“内涵上是指一切具有约束力的、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执行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职责履行的规范;外延不仅包括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等规范性法律文件,还包括国家机关、红十字会内部的涉及其组织机构、职能划分、纪律约束等非规范性法律文件。”高铭暄、马克昌也主张不能将国家机关内部的涉及组织机构、职能划分等规则排除出妨害公务罪中法的范围。但也有学者认为,像这种把不是以一般国民作为对象的训令、内规之类也包括在法令中解释,是不恰当的。[1]笔者赞同前者观点,因为法律、法规往往仅是对公务人员职务权限的抽象化规定,而内部规定才是划分职责、约束纪律的更具体性规定。如果将后者排除在外,明显减少了公务人员执行公务时须遵守的条款,进而降低了对公务人员执行公务的约束力,助长其滥用职权等违法行为的发生。  合法性应包括内容合法与形式合法。所谓内容合法,一是要考察公务行为是否在该公务员一般的、抽象的职务权限内。例如警察征收税款、税务人员从事工商管理活动等均是非法的;[2]二是考察公务行为是否有具体职务权限,如果该人员从抽象权限看具有从事某类公务活动的职权,但并未被具体授权执行该项公务活动,则不能认为其执行行为是合法的。例如分管户籍的警察没有执行逮捕的职务权限;被申请回避成立的检察人员不能再继续承办该案件。所谓形式合法则要求公务人员依法表明特定身份,以证明自己执行该项职务的资格,并且按照法定程序开展公务活动。  (二)公务行为的适时性  对于依法执行职务的“时”,理论上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应限定在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职务活动至尚未结束之前的期间,事前或事后实施阻碍行为不构成本罪。第二种观点认为,应把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理解为从准备执行职务到职务执行完毕的整个过程。第三种观点认为,应从公务人员已经实施为了某项具体公务所进行的密切相接的准备活动阶段之时起计算,至整个公务活动完成、公务后果稳固之时结束。  笔者认为第三种观点则较为科学的界定了“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含义,第一种观点对执行职务期间的界定过于狭窄:它以刑法理论中的“着手”为界定方法,就意味着排除了为保证某项公务的顺利执行而实施的准备工具、创造条件的预备状态。实际上,准备工作的中断同样达到了妨害公务的效果。第二种观点则规定的过于宽泛:它没有区分前期的准备活动与职务活动之间的时空关系,如行为人在公务人员非工作时段(如吃饭、睡觉期间)对其进行阻碍,则不应以妨害公务罪论处。例如案例一中,民警出警的目的在于解决何某父子的纠纷,当何父向警察表示系家庭纠纷,希望不再追究,何家三人准备离开现场时,事实上,当事人已经和解。民警再出于不放心缘故跟随何家三人,已不属于执行职务范畴。因此,尽管何某实施了暴力行为并致二民警轻微伤的后果,也不宜以妨害公务罪论处。  二、“暴力”行为的内涵阐述  (一)“暴力”行为是否包含间接暴力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暴力有两层含义:一为强制的力量,武力;二是为军队、警察、法庭等国家的强制力量。结合刑法法条可以看出,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应作前者理解。通说认为既包括对公务人员人身的暴力,还包括相关的器物的暴力。例如推翻办公桌、砸碎办公用品等。笔者赞同该观点,这是因为在行为人在对与执行公务紧密关联的财物或者公务活动直接指向的对象实施暴力打击或强制,客观上同样会造成公务人员心理上的强制,进而会对公务执行造成现实困难,甚至执行不能。故,这种间接妨害公务的暴力行为与对公务人员本人的人身实施的暴力打击或强制,在主观恶性与行为效果上无异,同样构成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例如案例二中所示,行为人将民警李某用于联络警局的对讲机摔坏,由于该物与李某执行公务存在紧密关联的关系,并造成李某精神上的压力,因而,该对讲机也应成为暴力行为指向的对象。

范文五:浅析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

浅析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

[摘 要]目前,行为人以“暴力”手段妨害公务罪案件呈上升态势。司法界对何种情形下实施暴力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及暴力行为的内涵把握方面存在争议。笔者拟从案例出发引发焦点,并提出个人意见,以期起到推动作用。

[关键词]妨害公务罪;暴力;实施前提;实施程度

近年来,妨害公务罪的案件略呈上升状态,2010年西青区人民检察院受理妨害公务罪案件9件12人,2011年受理妨害公务罪案件12件21人,件数与人数分别上升了33.3%与75%。该类案件中多以行为人直接以“暴力”行为阻碍公务行为为多,但刑法学界关于妨害公务罪构成要件的分歧,造成了司法实践中难以对“暴力”行为进行准确界定。因此,笔者拟从该角度出发予以探讨。

案例一

2008年6月5日晚22时许,何某因琐事殴打何父,民警陈某、易某接报警后赶至现场处置。在民警对涉案人员进行口头传唤的过程中,犯罪嫌疑人何某阻拦民警依法执行公务,并辱骂殴打陈某腿部。后何父向警察表示系家庭纠纷,希望不再追究,何家三人一同离开现场。陈某与易某因不放心跟在三人后面,何某则转身辱骂并殴打二人头部,后被带至公安机关。经鉴定,陈某、易某头部伤情构成轻微伤,陈某腿部不构成轻微伤。公安机关以何某涉嫌妨害公务罪向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察机关最终建议公安机关撤案。

案例二

2010年9月21日,王某饲养的狗咬伤行人,民警李某等接报警后赶至现场处置。民警到达现场后,王某家院门紧闭,对民警及被咬方都置之不理。开门后,李某依法传唤王某,犯罪嫌疑人王某对李某先是辱骂,后猛踹李某腹部,并将李某警用对讲机摔坏。经鉴定,李某伤情未达到轻微伤,对讲机价值300余元。公安机关以王某涉嫌妨害公务罪向检察机关提起公诉,检察机关以情节轻微作相对不诉。

上述案例揭示了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的实施前提、具体内容及实施程度三个问题。即在何种情况下实施“暴力”行为才构成妨害公务罪,何种行为称得上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暴力”行为需达到怎样的限度才纳入刑法规制范畴。笔者拟对上述问题进行阐述。

一、“暴力”行为的实施前提

根据我国《刑法》第277条的规定,妨害公务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阻碍人大代表依法执行代表职务,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以及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可见,妨害公务罪客观方面的四种表现,均要求公务行为必须依法执行,只有对正在依法执行的公务进行阻碍(实施暴力、威胁行为)才构成犯罪。故,我们探讨行为人以“暴力手段”构成妨害公务罪的前提在于公务行为须具有合法性与适时性。

(一)公务行为的合法性

目前学界对于277条中的“法”的理解存在争议,多数学者主张将“法”作广义理解。例如赵秉志在其主编的《扰乱公共秩序罪》中提出“内涵上是指一切具有约束力的、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职务执行和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职责履行的规范;外延不仅包括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政府规章等规范性法律

文件,还包括国家机关、红十字会内部的涉及其组织机构、职能划分、纪律约束等非规范性法律文件。”高铭暄、马克昌也主张不能将国家机关内部的涉及组织机构、职能划分等规则排除出妨害公务罪中法的范围。但也有学者认为,像这种把不是以一般国民作为对象的训令、内规之类也包括在法令中解释,是不恰当的。

[1]笔者赞同前者观点,因为法律、法规往往仅是对公务人员职务权限的抽象化规定,而内部规定才是划分职责、约束纪律的更具体性规定。如果将后者排除在外,明显减少了公务人员执行公务时须遵守的条款,进而降低了对公务人员执行公务的约束力,助长其滥用职权等违法行为的发生。

合法性应包括内容合法与形式合法。所谓内容合法,一是要考察公务行为是否在该公务员一般的、抽象的职务权限内。例如警察征收税款、税务人员从事工商管理活动等均是非法的;[2]二是考察公务行为是否有具体职务权限,如果该人员从抽象权限看具有从事某类公务活动的职权,但并未被具体授权执行该项公务活动,则不能认为其执行行为是合法的。例如分管户籍的警察没有执行逮捕的职务权限;被申请回避成立的检察人员不能再继续承办该案件。所谓形式合法则要求公务人员依法表明特定身份,以证明自己执行该项职务的资格,并且按照法定程序开展公务活动。

(二)公务行为的适时性

对于依法执行职务的“时”,理论上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应限定在有关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已经开始着手进行职务活动至尚未结束之前的期间,事前或事后实施阻碍行为不构成本罪。第二种观点认为,应把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理解为从准备执行职务到职务执行完毕的整个过程。第三种观点认为,应从公务人员已经实施为了某项具体公务所进行的密切相接的准备活动阶段之时起计算,至整个公务活动完成、公务后果稳固之时结束。

笔者认为第三种观点则较为科学的界定了“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含义,第一种观点对执行职务期间的界定过于狭窄:它以刑法理论中的“着手”为界定方法,就意味着排除了为保证某项公务的顺利执行而实施的准备工具、创造条件的预备状态。实际上,准备工作的中断同样达到了妨害公务的效果。第二种观点则规定的过于宽泛:它没有区分前期的准备活动与职务活动之间的时空关系,如行为人在公务人员非工作时段(如吃饭、睡觉期间)对其进行阻碍,则不应以妨害公务罪论处。例如案例一中,民警出警的目的在于解决何某父子的纠纷,当何父向警察表示系家庭纠纷,希望不再追究,何家三人准备离开现场时,事实上,当事人已经和解。民警再出于不放心缘故跟随何家三人,已不属于执行职务范畴。因此,尽管何某实施了暴力行为并致二民警轻微伤的后果,也不宜以妨害公务罪论处。

二、“暴力”行为的内涵阐述

(一)“暴力”行为是否包含间接暴力

根据《现代汉语词典》,暴力有两层含义:一为强制的力量,武力;二是为军队、警察、法庭等国家的强制力量。结合刑法法条可以看出,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应作前者理解。通说认为既包括对公务人员人身的暴力,还包括相关的器物的暴力。例如推翻办公桌、砸碎办公用品等。笔者赞同该观点,这是因为在行为人在对与执行公务紧密关联的财物或者公务活动直接指向的对象实施暴力打击或强制,客观上同样会造成公务人员心理上的强制,进而会对公务执行造成现实困难,甚至执行不能。故,这种间接妨害公务的暴力行为与对公务人员本人的人身实施的暴力打击或强制,在主观恶性与行为效果上无异,同样构成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例如案例二中所示,行为人将民警李某用于联络警局的

对讲机摔坏,由于该物与李某执行公务存在紧密关联的关系,并造成李某精神上的压力,因而,该对讲机也应成为暴力行为指向的对象。(二)“暴力”行为是否包含无形力

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是否仅限于有形力,还是亦包括无形力呢?对此,学术界存在争议。持赞同观点的学者认为,实行催眠术、用酒灌醉、用药物麻醉等无形力与殴打、捆绑等有形力一样,都会导致公务无法正常顺利进行的重大危险性或实际危害性,并且与国家正常管理活动造成干扰和破坏的危害结果之间具有明显的因果联系,因此应属于“暴力”行为。[3]但笔者则认为,将无形力纳入“暴力”范畴不妥:一是从法律解释角度看,这明显对“暴力”的含义作了超出其字面含义的解释,是对刑法条文的扩大解释。法理理论认为扩大解释应区分是否有利于被告的规定,对被告人不利的扩张解释,应当慎重。而此处的扩大解释恰恰增加了被告人负担,故不可取。二是从法条协调角度看,刑法中关于暴力手段的规定采用了两种模式,即暴力、威胁方法并列式(如妨害公务罪)与暴力、威胁或者其他方法并列式(如抢劫罪)。如果单单将第一种p如前分析,《刑法》277条规定的前三种情形属于危险犯,故确定妨害公务罪中“暴力”行为的强度问题关系到定罪标准及犯罪形态问题。关于何种程度的“暴力”行为符合妨害公务罪犯罪构成,理论界存在抽象危险犯说与具体危险犯说之争。抽象危险犯说认为,只要暴力行为有阻碍公务人员依法执行职务、履行职责的可能性即可,不以实现妨害公务人员执行职务为必要。具体危险犯说则认为暴力行为与执行公务的性质、样态等存在相对关系,需达到使公务员不能适当地执行职务,或显有困难的程度。[4]笔者倾向于前者,一是从法条本身来看,刑法第277条并未明确规定暴力手段需达到某种特定的危险结果,而具体危险犯条款中一般有“足以……的危险”、“引起……的危险”字样。如我国刑法第332条规定的“有引起检疫传染病传播的严重危险”则是构成违反妨害国境卫生检疫罪的具体危险结果。二是从立法本意考虑,妨害公务罪意在通过惩治以暴力等手段阻碍公务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来保护公务活动的正常进行。如果苛求行为人的暴力须达到了具体阻碍职务的效果,势必会放纵部分犯罪分子。

但需注意的是,虽然笔者倾向于抽象危险犯说,但并不意味着在司法实践中,所有的以暴力行为均能构成本罪。例如一般的对公务人员的辱骂、轻微抓扯等行为,并未达到抽象危害,不宜作犯罪论处,这也符合刑法总则第13条但书的立法精神。例如,上述二案例中,行为人虽对民警当场实施了暴力行为(案例一:殴打陈某腿部;案例二:辱骂并猛踹李某腹部)但因未构成轻微伤,可不纳入刑法规制范畴。

综上,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需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公务行为合法适时;二是暴力行为须为有形暴力;三是有形暴力须达到一定的强度下限。案例一中,虽然行为人实施了有形暴力并达到致民警轻微伤的强度下限,但因缺乏公务行为的实时性前提而不能依法提起公诉。案例二中,行为人的紧闭院门的前行为不属于有形暴力,辱骂殴打民警及摔坏对讲机的后行为虽属于有形暴力,但因暴力后果过于轻微,故检察机关作出相对不诉处理。

[参考文献]

[1]鲜铁可.新刑法中的危险犯.中国检察出版社,1997:289.

[2]袁亚.妨害公务罪中几个疑难问题的认定——何某涉嫌妨害公务案案例分析报告.西南政法大学硕士论文,第16页.

[3]董邦俊.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行为解读.法学评论,2009,(4):144.

[4]鲜铁可.新刑法中的危险犯.中国检察出版社1997:294—295.

范文六:[案例分析]“隐性执法”遭暴力反抗可否认定为妨害公务罪

案情:

    2011年2月19日18时许,犯罪嫌疑人李某酒后驾车与一辆小型轿车发生追尾后逃逸,正在回家途中的交警高某发现后赶紧驾驶私家车追赶。李某终因车辆损坏无法前行被迫停车,高某说明自己交警身份后要求对方在现场等待处理,但其当时未着警服、亦未携带警察证。李某不听劝阻欲逃跑,遭到阻拦后将高某打伤。经法医鉴定,高某构成轻微伤。犯罪嫌疑人李某后被抓获归案。

  分歧意见:

  公安机关以李某涉嫌妨害公务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对于本案处理有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犯罪嫌疑人李某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人民警察法第19条规定:“人民警察在非工作时间,遇有其职责范围内的紧急情况,应当履行职责。”本案中,高某作为交通警察,在非工作时间未开警车、着警服,亦未携带警察证,但发现交通事故中逃逸的肇事司机后,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他应当履行职责,因此高某驾车追赶李某并要求其等候处理的行为系依法执行公务。在高某口头表明身份后,李某仍对其实施暴力阻碍其依法执行公务,并造成高某轻微伤的后果,构成妨害公务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犯罪嫌疑人李某的行为不构成犯罪。理由是高某虽为交通警察,但其在追赶、拦截交通事故肇事司机时并未开警车、着警服,亦未携带并出示工作证,而只是口头宣称自己的交警身份,作为执法相对人的李某没有充足的理由相信对方的交警身份。由于行为人缺乏对其侵害对象特定身份的明知,因而成为阻却其成立妨害公务罪主观罪过的事由。由于行为人不具有主观罪过,因而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评析: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第一,从保护法益的价值判断上看“信赖保护”高于“隐形执法”。构成妨害公务罪的前提是所妨害的公务是合法进行的。此处的“合法”意味着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不仅实体上合法,程序上也合法。所谓程序合法,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职务行为必须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方式和程序。《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证使用管理规定》第4条规定:“人民警察证是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身份和依法执行职务的凭证和标志。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在依法执行职务时,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外,应当随身携带人民警察证,主动出示并表明人民警察身份。”这一规定确立了警察在执行职务时表明身份的制度,这是警察执法的程序合法性要求。

  根据行政法中的信赖保护原则,信赖客体一旦形成,行政相对人将对此因素及其结果产生一定的预期,从而选择、调整自己的行为方式,可谓“无预期则无信赖”。普通公民在面临警察执法时,只有在警察履行表明身份的义务后,才可能会自愿接受其作出的行政行为。

  根据本案案情,作为行政相对人的犯罪嫌疑人李某无从得知高某交警的身份,其主观上不明知高某是在执行公务,故李某实施的反抗行为无法认定为妨害公务行为。至于人民警察法第19条的规定确实提供了“隐形执法”的依据,从高某的角度看其在执行职务期间遭到暴力反抗,那么执法相对人的行为应评价为妨害公务行为。但是,该规定只是约束警察的特殊规定,根据信赖保护原则,不能以此来要求行政相对人。刑事诉讼的核心是被告人(犯罪嫌疑人),认定犯罪事实的基本原则是主客观相一致原则,这里的主观就是指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故意的有无及为何。若以上述规定认定犯罪嫌疑人李某的反抗行为系妨害公务行为,则是典型的客观归罪。

  第二,从效力上看“口头告知”缺乏现实根据。关于交警高某的口头告知行为是否能够证明其交警身份,进而证明李某主观上是明知对方在执行公务,笔者认为其结论是否定的。联系当今社会现实,信用缺失现象非常严重,而且公民的法律意识很强,都或多或少具备一定的防备心理。具体到本案中,李某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其深知面临的将是对自己极为不利的后果,所以高某仅仅口头上表明自己系交警的身份是不充分的,无法令人信服的;从李某的角度来看,其不相信高某的交警身份是情有可原的,符合其真实心理的。退一步说,即使李某主观上相信其警察身份,也不影响对其行为定性。

  综上,妨害公务罪的主观要件是行为人必须明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正在依法执行职务,而故意以暴力、胁迫方法予以阻碍。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李某不具有上述主观要件,故不构成妨害公务罪。

  (作者单位:北京市顺义区人民检察院)

?

来源: 正义网

范文七:妨害公务罪中“暴力”的认定

先看一则案例。韩某驾驶私自安装马达的无证三轮车路经某交叉路口,值勤民警马某上前示意停车检查,韩某欲逃离,马某抓住三轮车左侧铁杆叫停车,韩某听见后不予停车,反而加大油门,加速逃离,马某被拖了二十米左右甩倒在地,造成左锁骨远端骨折和右髌骨骨折。韩继续逃跑,后被抓获。经医学鉴定,马某的伤势为轻伤。对该案如何处理,存在分歧。有人认为,韩某构成故意伤害罪。韩的加速行为一开始是在过失的主观支配下,随后,明知马某抓住车杆仍继续加速,对马某的伤害后果是明知可能发生,而放任这种结果发生,是间接故意,韩某主观上仅仅想逃避处罚,而不是妨害公务的故意,客观上其行为不是“暴力”,暴力应当是一种积极的行为,而韩某仅是加大油门把车开快,这不是刑法意义上的暴力。因此,韩某的行为只能构成故意伤害罪。有人则认为,韩某构成妨害公务罪。韩某为了逃避处罚,明知执行公务的马某正抓住他的车子,而故意加大油门逃跑,任由马某的伤害后果发生,导致马某的轻伤后果。韩某主观上有妨害公务和故意伤害的双重故意,客观上实施了暴力行为,造成了他人人身权利和社会管理秩序的双重破坏,因此,韩某的行为构成妨害公务罪和故意伤害罪,但以妨害公务罪定罪更为妥当。

因此,韩某到底构成何罪,首先在于对其行为性质的判断,韩某的行为是一般的“故意伤害”还是妨害公务罪中的“暴力”?“故意伤害”与“暴力”有何内在的联系区别?笔者对此作一剖析。

对暴力的概念本身存在多种认识。笔者以为,刑法作为公开对世的国家法律,其表述的词语虽然有刑法上的特殊意义,但对词语的理解仍应限在最广大公众普遍认可、可以理解的范围内。《新华词典》中对“暴力”的定义有两种解释,其一是作为政治学名词,指不同政治利益的团体,如不能用和平方法协调彼此的利益时,常会用强制手段以达到自己的目的,称为暴力。其二泛指侵害他人人身、财产的强暴行为。妨害公务中的“暴力”显然应当取其第二种解释,但仅有此解释还不够清楚,所谓的“强暴行为”到底有什么特征呢?需不需要某种特定的程度或特殊的要求呢?因此,我们需要再回过头来对“暴”字有更清楚的理解。字典对“暴”有四种基本解释,其中第一种解释是强大而突然来的,又猛又急的,并随后列举了“暴力”该词。可见“暴力”中的“暴”应当适用该第一种解释。

借助于以上解释,再结合对刑法的认识以及实践,笔者以为“暴力”有其四大内在特征:

第一:暴力是一种对人或财产的侵害行为。暴力的犯罪对象可能指向人,也可能指向财产。

第二:暴力是自然人对实体力量的使用。不是所有的侵害行为都可称之为暴力,诸如冷淡、轻视、放任、疏远等使他人精神上或心理上受到伤害的行为,在媒体上经常被称为“冷暴力”,但不是刑法意义上的暴力。

刑法意义上的“暴力”,其力量所作用于的必须是物质层面,而不能单指精神层面的侵害,这种力量可以是行为人以手、脚等身体组成部分发力,也可以凭借如刀、棍、枪等器械,或其他可以借之产生力量的物体发力。

第三:暴力是一种具有较大危险性的侵害行为。我们看到,刑法在表述抢劫罪、侮辱罪等以“暴力”为构罪要件时,并不对暴力的后果作出要求,这就是暴

力与其他侵害行为的不同。在刑法条文中,“暴力”还经常与“威胁”并列,威胁同样是不要求后果的,为什么刑法作这样的规定呢?笔者以为,“暴力”的本质还在于其是一种极具危险性的侵害行为。对于“暴力”,与“威胁”一样刑法所注重的在于其行为本身,所注重的就是“暴力”的这个“暴”字,力量的行使是突然的、强大的、猛烈的,这种力量的行使之下是蕴含着极大的危险性,可能会产生极为严重侵害后果的,其本身就是需要予以否认的。

第四:暴力应当是故意而为之,过失行为不能称为暴力。如前所述,暴力是自然人对力量的一种使用,因此,这种力量使用应当是行为人意识可以控制的,是其主观意识支配下的行为。刑法所在乎的“暴力”,是注重其内在危险性,因此,暴力的行使者主观上只需要“故意”就行,只要行为人能意识到自己所实施的行为及可能产生的后果就可以认定,至于行为人是希望还是放任该结果发生,这种意志因素并不影响对“暴力”行为本身的判断,因此,主观持“间接故意”态度的“暴力”仍然可以是刑法上构罪要件的“暴力”。

在对“暴力”的特征作了上述明确后,我们需要进一步搞清楚“暴力”与“故意伤害”的差异。当自然人的侵害行为作用于人时,“暴力”与“故意伤害”的确是两个内涵非常接近的概念,可以说,在很多场合下,这两个词甚至可以互换,但笔者以为,两者在刑法上毕竟还是有明显差异的。暴力的内涵小于故意伤害,任何暴力都可以是理解为是故意伤害,但不是所有的故意伤害都是暴力。“故意伤害”作为构罪行为,往往需要轻伤以上或多次、多人以上等危害后果,而“暴力”作为构罪行为,往往强调是的其内在危险性,而不需要以实际是否产生危害后果作标准。故意伤害作为一种侵害行为,刑法主要看后果,不论形式。而暴力作为一种侵害行为,刑法主要看动作,看动作的内在危险性,看力量的使用有没有蕴含着“突然的、猛烈、强大的”等特征。

经过以上分析,回到本案,笔者以为,韩某行为的“暴力”本质已经一目了然。拳打脚踢是暴力,持刀砍人是暴力,持枪击人是暴力,对这些行为我们为什么可以轻易判断为就是“暴力”呢?实际上正是因为这些行为都符合了“暴力”的基本特征,即突然的、强大的、猛烈的力量,极具危险性的本质。韩某明知马某仍拉住其车杆,加大油门加速逃离,这种力量对马某而言,无疑是极为突然而强大的,这种行为对马某而言,也是极具危险性的,而马某所受的轻伤后果则反过来也佐证了这点,且韩某对其本人的行为有完全的控制能力和认识能力,因此,笔者以为,暴力不一定是行为人以肢体实施的,行为人借助其他物体的力量发力,这种力量的行使又是强大的、猛烈的,那么这就是比一般侵害行为更具危险性的暴力。显然,韩某的行为是“暴力”。

最后还需再说明两点。一:韩某的主观故意。马某身着警服依法执行公务,停车接受检查是韩某作为相对方应当履行的义务,而韩某明知这一事实,不停反逃,这即为对执法的抗拒,是妨害公务的主观故意。笔者认为,妨害公务罪的主观要件以行为人具有妨害公务的主观目的为充分条件,并不要求主观上也必须具备暴力妨害公务的目的。二、韩某以逃避处罚为目的,其犯罪行为和结果又触犯了其他罪名,是牵连犯。基于立法上妨害公务罪与故意伤害罪,最高刑都是3

年有期徒刑,但妨害公务罪多了罚金。因此,对本案应以妨害公务罪定罪,而轻伤结果可作为从重的一个情节。

范文八:2015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谁妨碍了国土局执法

2015国家公务员考试申论:谁妨碍了国土局执法

贵州独山县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正在大兴土木,目前已基本建成高尔夫球场和别墅,正在建设原生态养老养生中心、生态农庄示范园区等,区内2万余亩山林被破坏。这一切都是以“贵龙国际养生中心”名义开发的。独山县国土局表示,该局没有执法权,只能通知项目方停止违法用地,不听也没办法。(《北京青年报》6月24日) 植被树木遭到砍伐,施工现场山体破碎,人工草皮取代了自然植被,水泥路面掩埋了青山„„这样的旅游开发令人痛心。而原本属于公共资源的山林,一旦被圈起来建成高门槛的高尔夫球会,就只能成为少数人的天地。而且,几代人辛辛苦苦培育起来的林地,被占用、毁坏之后,很难恢复,这样的生态劫难理应得到及时制止。 而独山县国土局却“委屈”地表示,没有执法权,通知了“不听也没办法”。县级国土行政部门当然拥有行政执法权,只“通知”而不执法,属于行政不作为。当然,当地国土部门的回应亦属无奈。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被开发为高尔夫球会,并配套高端别墅、养生中心的信息,早在2012年即见诸报端,当时,这还被视为“旅游地产的高端化演变”,受到业界乃至地方政府的热烈追捧。另据披露,作为独山“十二五规划”的重点工程,项目也得到了政府的政策支持和保护。

可见,项目背后的地方政府支持,或许才是国土部门不能执法、项目方置若罔闻的根源所在。因此,对于紫林山国家森林公园植被遭遇大面积毁坏事件,不能再指望当地政府出手制止,而应该启动更高级别的督察,一方面查清项目建设的真相,如审批是否违规,企业有无违法用地等;另一方面,也应该依照相关法规,对政府及企业进行严肃问责。

2011年8月1日施行的《国家级森林公园管理办法》规定,严格控制建设项目使用国家级森林公园林地,确需使用的,也要在避免或者减少对景观、生态影响的前提下,依法办理审批手续。更何况,国务院办公厅早在2004年初即下发通知,要求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同时清理已建、在建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地方政府没有理由置之不理。

从2004年开始,国家陆续下达了近10个针对高尔夫球场建设的禁令,然而,却并没能遏止各地兴建高尔夫球场的热潮。这其中的关键,既有地方政府无视国家规定,大打擦边球,边禁边建、越禁越建的治理失序,也有禁令悬置,缺乏严格的督察、落实的原因。可以说,失察的根源在于公权力的选择性失明。

面对禁令,一些地方官员往往“心领神会”,不该干的继续干并无禁忌,认为只要搞成“既成事实”,也就能“软着陆”了。因为他们想的是,这些项目往往投资巨大,涉及政府权威,影响地方经济,上级能如何处置?

范文九: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违法案件的现场界定和处置研究

  摘 要 近年来,在公安执法活动中,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案件频发,对民警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对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提出了挑战。从长远看,此类案件有损法律的尊严,不利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如何在执法活动中界定和处置此类案件,有效行使执法权,成为新时期各级执法机关必须面临和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 阻碍 执行职务 妨害公务 现场界定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6年度上海学校德育实践研究课题》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016-D-118。   作者简介:尹慧超、王轶桦、孙雷、刘洋,上海公安高等专科学校。   中图分类号:D920.5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7.01.032   一、前言   近年来,伴随着社会经济的增长,社会矛盾丛生,执法环境复杂。作为调和矛盾、处理冲突的主要力量,警察在工作中面临巨大压力,在正常执法活动中遭受语言侮辱、肢体推搡等阻碍执法的行为时有发生,暴力袭警等妨害公务类案件也不鲜见。2016年,上海市公安局在全市范围内组织开展交通大整治行动,在大整治期间,阻碍执行职务及妨害公务类案件经常见诸媒体。仅以交警系统为例,据不完全统计,2015年上海全市交警遭到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后,当事人被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共176人。而在2016年交通大整治行动期间,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违法人员仅在4月就被拘留230人,5月也有163人之多。多名交警、治安和巡逻民警,协警在此类案件中受伤。这些违法案件的发生,对民警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削弱了法律的尊严,对警察队伍的稳定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对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提出了挑战。   二、处置和界定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违法行为的法律依据   (一)世界各国处置此类违法的法律依据   关于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的行为,各国法律都有各自不同的规定。总的来看,相关的立法可以分为两种模式。   第一种是普通法国家,采取独立罪名方式,通过制定独立法例来对具体行为进行规定。如美国和英国等,他们将威胁和袭击、伤害和杀害警察等行为规定为独立的犯罪。而在美国联邦刑法中,任何人不能对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进行任何形式的威胁、袭击和杀害,任何身体上的接触均被视为违法。这种强制的规定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警察在执法活动中的伤亡率。   第二种为大陆法系国家,由于强调制裁普遍行为,故以非独立罪名模式;法国、德国及意大利,把袭警行为规定为妨害公务罪的一种,有不同程度的量刑。日本和中国的法律规定较为接近,他们把袭警罪分为两级,情节较轻的依照“妨害公务罪”论,对其处罚相对较轻,而造成警察重伤或死亡的,则按照故意杀人罪或故意伤害罪处罚,最高刑罚为死刑。在中国香港的法例中,也有专门的法例针对妨害执行公务的行为。   (二)国内处置此类违法行为的法律依据   关于此类违法行为的界定及处置,国内现有相关法律条文主要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   其中《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四款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第五款: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的,依照第一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近年来,在全国范围内妨害公务类案件频频发生,警察行使正常执法权的问题也正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两会期间,也有专家学者会建议增设“袭警罪”。   三、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违法案件频发的原因   (一)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违法案件频发特点分析   从案件性质来看,最终定性阻碍执行职务的较多,妨害公务的较少;从受侵犯的警种类别看,一线民警居多,机关及二线民警较少;从案发数量看,类似案件有增多的趋势;从抗法程度来看,暴力程度有增加的趋势;从案发的偶发性来看,以个人突发性、偶发性的抗法为主,有组织性、有预谋的较少。   造成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违法案件频发原因很多,既和社会整体环境、相关法律不完善有关,也有公安机关内部机制和民警自身的原因。   (二)原因分析   1.内部原因:   (1)应变能力不足,现场处置失当。笔者在调研中发现,很多此类案件的发生,和民警在现场处置不当有直接关系。部分警察执法语言生硬,执法方式简单粗暴,引发了被执法对象的不满,最终将矛盾引到整个执法活动中。其中不懂群众语言、不能以理服人等问题,客观上都造成了执法对象和警察的对立,因此在这些案件中,对象采用语言侮辱、肢体对抗等方式阻碍执法的情节也就不难理解了。   (2)维权机制薄弱,内部支撑不足。2000年,上海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人民警察正当执法权益保护委员会”,随后全国多省市也相继成立了类似机构。然而在现实中,由于缺乏相关的损害赔偿等配套制度,导致在很多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案件中,受伤民警不能得到合理的权益补偿,而对违法者的处罚过轻更对警察正常行使执法权造成了二次伤害。   2.外部原因:   (1)社会矛盾复杂,执法环境恶化。 当前社会矛盾错综复杂,利益的分配和调整导致部分人心态失衡,一旦遇到偶发刺激,就可能反应过度而产生对抗的行为。而处在调和矛盾冲突焦点的警察更容易成为宣泄不满和伤害的目标。此外,社会整体舆论导向强调对“弱势群体”的特殊对待,片面要求警察“人性化执法”,扩大了违法者抗法的舆论生存空间,这些因素也在背后推波助澜,导致类似案件的发案数量居高不下。   (2)相关立法不够,司法救济弱化。由于目前我国刑法没有对妨害公务的行为单独列罪,在司法实践中此类案件的定性和量刑成为难点。对妨害公务罪的认定,除要求有暴力、威胁等行为,还要造成严重后果,这使得一些本应定为妨害公务罪的违法行为最终被定为阻碍执行职务,使得犯罪成本大大降低。刑罚过轻直接导致违法者对法律和执法者的轻视,难以实现惩戒、预防犯罪的目的。   四、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违法案件的现场界定和处置初探   (一)现场界定   在执法活动中,妨害公务行为往往发生在阻碍执行职务行为之后,因此我们首先要对阻碍执行职务在现场进行明确界定。很多案例表明,妨害公务多是在阻碍执行职务行为发生后,当事人又进一步采取了暴力、威胁等手段导致。   以言语或行为侮辱人民警察,阻碍人民警察依法执行职务,尚未造成群众围观或交通堵塞等恶劣影响的;行为人在民警依法执法职务的过程中通过辱骂民警或者向民警做出具有侮辱性动作的行为,致使民警的正常执法行为被迫中断或执法目的暂时无法达到,可以认定为阻碍执行职务。但在具体执法行为已实际终结后,当事人对处罚不满而采取非暴力性行为的(如撕毁、丢弃处罚决定书等法律文书等情形),不宜以阻碍执行职务认定。   以拒不配合的方式等阻碍民警执法的,例如行为人采取拒不出示相关证件或出示证件后强行取回,现场反复纠缠、恶意投诉等方式干扰民警正常执法等行为的,可以认定为阻碍执行职务。   如果事发时当事人有以肢体行为或具有攻击性武器阻碍及伤害民警等严重阻碍执行职务行为的,其行为已初具明显的暴力和威胁特征,此时民警应将其视为妨害公务行为的开始并采取相应措施。   (二)现场处置   民警的执法行为必须遵守相关法律法规的规定,执法过程应严格按照程序执行。   当事人有拒绝扣留涉案财物、语言威胁辱骂民警等一般性阻碍执行职务行为的,由现场民警予以口头警告,警告无效的,应报告指挥中心,并调派就近警力增援处置;当事人以肢体行为或器物阻碍及伤害民警等严重阻碍执行职务行为的,民警在做好规范执法和现场维护的同时,应立即报告分局指挥中心要求其他就近警力增援处置,并应尽可能采用缓和的言语稳住当事人。   发生其他阻碍执行职务行为的,现场民警和增援警力应按照《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现场制止违法犯罪行为操作规程》、《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采取控制和传唤等强制措施。   警察在现场处置时应开启执法记录仪进行证据收集,指挥中心应通过监控设备固定现场证据。在现场处置过程中,民警应当及时收集现场旁证人员信息和联系方式。   (三)执法活动中民警需要注意的事项   1.注意执法行为的合法性及适当性:   阻碍执行职务行为的成立是以执法人员的正常执行公务为前提。其中行为的合法性主要要求执法行为符合程序性规定,例如需要告知当事人违法行为,但不以对所处置违法行为的认定正确作为前提条件;适当性通常是要求民警在依法执行职务过程中,不得因当事人的合法申辩而任意加重处罚或采取针对性处理,严格遵守武器警械的各类适用情况,严禁执法过程中滥用职权、选择性执法。   2.注意区分合理申诉辩解与阻碍执行职务类行为:   现场民警及办案民警在办理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案件过程中,必须注意区分当事人行为是否属于正当的申诉辩解行为,对于当事人在接受处罚过程中的申诉辩解权,属于当事人依法享有的权利。其行使申诉辩解权未明显超越合理界限的,不应以阻碍执行职务行为予以认定。   3.注意合理使用武力和相关警械:   遇到暴力袭警等严重侵害民警执法权益事件时,应合理运用合法暴力打击违法犯罪,保护自身合法的行政执法权。但根据《人民警察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等相关法律,民警在执法活动中时,使用武力或警械应当以制止违法犯罪行为,尽量减少人员伤亡、财产损失为原则。应避免过度使用武力、使用武力不当等问题。   五、结语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最大限度增加和谐因素,最大限度减少不和谐因素”,要求在更高起点、更高层次和更高水平上谋划新世纪新阶段的公安工作。合理正确地处置阻碍执行职务和妨害公务类的违法犯罪行为,不仅关乎国家法律的威严,更直接影响到民警能否正常开展执法活动和整个社会治安面的稳定。对于公安机关来说,应当内强素质、外树威信,勇于负责,敢于担当。在国家立法日趋完善的前提下,更好地运用法律武器打击违法犯罪活动,为国家的长治久安作出贡献。   参考文献:   [1]李忠诚.各国警察执法保障对策比较研究.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学报.2009,21(2).   [2]刑栋.公安机关执法强制性与人性化均衡理论研究.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9,21(1).   [3]沈惠章.接处警中警务安全问题探析.浙江警察学院学报.2009(3).   [4]郭林、杨宁、熊高熨.警察暴力化执法中的人性化关怀.广西警察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2,25(4).

范文十:妨碍公务罪量刑

来源:智豪律师事务所 编辑:张智勇律师(重庆律师协会刑事委员会副主任) 刑事知名律师张智勇释义妨害公务罪量刑

妨害公务罪量刑

妨害公务罪定义

妨害公务罪是指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人大代表依法执行职务,或者在自然灾害中和突发事件中,使用暴力、威胁方法阻碍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职责,或故意阻碍国家安全机关、公安机关依法执行国家安全工作任务,虽未使用暴力,但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妨害公务罪量刑

妨害公务罪的量刑处罚

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规定了妨碍公务罪,其中第一款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妨碍公务罪量刑标准及司法解释(《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事业编制人员依法执行行政执法职务是否可对侵害人以妨害公务罪论处的批复》)

下列情形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或者以妨害公务罪和相关犯罪实行数罪并罚:

1.以暴力、威胁方法抗拒缉私的,以妨害公务罪和相关走私罪实行数罪并罚。

2.未聚众但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的,以及聚众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解救被收买的妇女、儿童活动中使用暴力、威胁方法的非首要分子,均应以妨害公务罪论处。

3.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有事业单位人员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执行行政执法职务的,或者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中受委托从事行政执法活动的事。

4.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司法工作人员依法查处盗窃、抢劫机动车案件的,依照妨害公务罪的规定处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依法查处盗窃、抢劫机动车案件的规定》第1条)

5. 邪教组织人员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处罚。其行为同时触犯其他罪名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6. 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红十字会工作人员依法履行为防治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而采取的防疫、检疫、强制隔离、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的,以妨害公务罪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