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比空难

洛克比空难

【范文精选】洛克比空难

【范文大全】洛克比空难

【专家解析】洛克比空难

【优秀范文】洛克比空难

范文一:洛克比空难

洛克比空难

洛克比空难发生于1988年12月21日。当日,泛

美航空103号班机正在执行法兰克福-伦敦-纽约-

底特律航线上的飞行任务。该飞机成为了恐怖袭击的

目标,飞机在苏格兰边境小镇洛克比(Lockerbie)上

空时发生爆炸,270人罹难。

这次炸弹袭击被视为一次对美国象征性袭击,是

九一一袭击事件发生前最严重的恐怖活动。此次事件

亦重挫泛美航空的营运,该公司在空难发生的三年之

后宣告破产。

PA103A航班在德国黑森州法兰克福起飞,前往

伦敦希斯路机场。乘客在那里转机,然后乘PA103航

班继续旅程,飞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在炸弹袭击

当晚飞伦敦至纽约一段的客机属波音747-121型,机

身编号N739PA,命名为“海之侍女快帆号”(Clipper

Maid of the Seas),是波音为泛美制造的第15架747

客机,于1970年2月交货。

在格林威治时间19:03、飞机起飞后38分钟、才

进入苏格兰领空数分钟,飞行于空层310(9100米/

31000呎)时,前货物舱(41段)里约280至400克

塑胶炸药被引爆,触发起连串事件,令飞机迅速毁灭。

事后,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遭到了联合国15年

的制裁。2002年,利比亚政府为死难者提供27亿美

元赔偿,但不承认责任。2011年,辞职的前司法部长

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揭露事件系卡扎菲策划。

死难者

这次炸弹袭击一共夺去了270条人命。机上259

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全部丧生,其中189人为美国人。

其余11人在洛克比地面被波及丧生。注满燃油的机翼

撞上地面爆炸、在舍伍德新月广场(Sherwood

Crescent)造成一个巨坑,而上面原本有几间房屋;另

外有21间房屋因损毁严重而须拆卸。调查人员找寻左

机翼,最后发现它已经在火球中消失。

住在那些被气化了的房子里的人,只在巨坑深处留下数以千计家族照、圣诞卡与陶器的小碎片。飞机残骸遍布在一条142公里长的走廊地带上,面积达2,188 km2。

驾驶舱在苏格兰村庄Tundergarth中一间小教堂旁边的田野着陆,里面发现机师、高级副机师及一名机舱服务员。一个苏格兰公共调查法庭后来得知,那名机舱服务员被一名农夫的妻子发现时仍然生存,但她在救护人员赶到之前已经死亡。

检查验尸证据的法医威廉·G·埃克

特医生(Dr. William G. Eckert)向苏格

兰警方表示,他相信机师及其他243名

乘客在炸弹爆炸后、极可能在撞击时仍

然生存。乘客当中无人有在爆炸中受伤

的迹象。虽然遇难者可能已在30,000

英尺高空上因缺氧而失去知觉,鉴证人

员相信他们可能在落到氧含较高的高

度时重获知觉。

苏格兰公共调查法庭在审理空难

时得知,一位母亲被发现抱着她的婴

儿、两个朋友握著对方的手、以及部分

乘客紧握著十字架。埃克特医生告诉苏

格兰警方,机师拇指上的明显痕迹间接

显示,他在飞机坠落时仍紧握操纵杆及

可能在着陆时仍然生存。

有10名乘客永远无法确认。他们

其中8人被分配到机翼上的经济客位,

相信他们在机翼着地、爆炸前附在机翼

结构上。

在头等及商务客位的乘客中,最少

有一人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马可·甘

农(Matthew Gannon),一人是临时调

任美国国防情报局的陆军官员查理

斯·麦基少校(Major Charles McKee),

以及两名分配给他们其中一人的保镳。

麦基少校当时正从贝鲁特回国,相信他

在当地参与找寻被恐怖组织真主党胁

持的美国人质的行动。

飞机如何解体

虽然机上的爆炸相对地小——在220英尺长的机身旁边炸出一个20平方英寸的洞,飞机的解体十分迅速。航空失事调查人员报告道,机鼻可能在炸弹引爆3秒后已跟主要机身分离。

英国航空失事调查局(British Air Accidents Investigation Branch)的官方报告指出,虽然飞机放下了氧气罩,没有证据显示飞机曾发出遇难呼号。由于爆炸已破坏飞行通讯中心、将飞行纪录仪的电力截断,因此即使机组人员对身边发生的事情作出反应,他们的行动并没有被记录下来。

747客机的神经中心控制所有航行及通讯系统,位于驾驶舱下两层,和前货物舱只有一道隔板之隔。调查人员相信,爆炸力冲破这道隔板、冲击飞行控制线路,令机身的前面部分开始扭动、上下颠簸及偏航。这些突然而猛烈的移动将保护机身前段的加强带(reinforcing belt)拍打向左面一排窗子,并令它开始脱离机身。与此同时,爆炸引起的冲击波打中机身后反弹回爆炸的方向,跟正在从爆炸中心发出的冲击波汇合,形成马赫杆激波(Mach stem

shock waves),在机身中来回反弹,随着空气调节喉管传至整个机身,将机身断开。机身的前面部分脱离。乘客和机组人员被抛出冰冷的夜空。

机身的主要部分连同部分仍然附在上面、被缚在座位上的乘客继续向前飞,直到机身跌至19000英尺、插水式垂直下坠为止。

有好几年时间,调查人员怀疑是否有内应牵涉入恐怖计划,原因是他们相信,如果炸弹不是放在前货物舱、而是在机上任何其他位置的话,这相对地小的爆炸不会摧毁飞机。其他喷射客机试过在类似爆炸后安全着陆。最终的结论是,恐怖分子没有如此准确地放置炸弹;装有炸弹的行李箱被放在那里纯属不幸。

事件发生后,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建议航空公司加强那道分开前货物舱和通讯及航行中心的隔板,以及为飞行纪录仪装上后备电力装置。 炸弹

在随后两名被控放置炸弹的利比亚人的审讯中,法官接受苏格兰警方所提供的证据:那个装有爆炸品的棕色Samsonite牌(港译:新秀丽)硬手提箱,是马耳他航空航班KM180上另外托运的行李,由马耳他鲁卡机场(Luqa Airport)运至法兰克福。它由KM180转至PA103A,再在希斯路机场转机。

调查人员推算,那土制炸弹由280至400克塑胶炸药(可能是塞姆汀,Semtex,一种捷克制的强力炸药)、一枚电池和一个电子计时器组成,藏在一部东芝收音录音机(可能是型号RT-SF16)里。虽然找不到任何塑胶炸药,他们在相信为炸弹所在行李集装箱的金属碎片上,发现季戊四醇四硝酸酯(PETN)和黑索金(RDX)。太安和黑索金是塑胶炸药(包括塞姆汀)的成分。

英国鉴证专家从一颗在洛克比找到的10公厘粒子及中央情报局提供的资料——从塞内加尔恐怖分子手上找到一批类似计时器,鉴定出炸弹的计时装置。中央情报局的资料帮助调查人员追溯出那MST-13计时器的来源:一家位于苏黎世的瑞士生产商埃文·保利亚(Edwin Bollier of MEBO AG)。人们在审讯中发现,保利亚在炸弹袭击前向一名利比亚情报官员售出20个这类计时器。这些计时器的可设定时间是1分钟至999小时。

恐怖分子可能将引爆时间设定成让飞机在爱尔兰海消失,但当晚的强风令PA103迟了30分钟才飞越苏格兰北部上空而不是平时西面路线的爱尔兰上空。在陆地上空爆炸意味着调查人员可获得飞机残骸。数以百计的苏格兰警察在坠机地点进行地毯式搜索。他们接到的指令是:“如果那东西既不是植物又不是块石头,拾起它。”(If it isn't growing and it isn't a rock, pick it up.)辛勤的搜索终有回报——一小块纤维里藏有残余炸药的布碎将调查方向指向利比亚。

蓝色的Babygro和雨伞

英国鉴证专家确认在洛克比发现的蓝色Babygro(婴儿连身套装品牌)碎片含有炸药,显示它被装在放了炸弹的手提箱内。

部分蓝色Babygro的标签残存下来。苏格兰探员根据标签追溯至一批送往马耳他斯利玛(Sliema)一家服装店“玛丽屋”(Mary's House)的Babygro。

1989年8月,苏格兰探员飞往斯利玛会见服装店的老板东尼·高斯(Tony Gauci)。高斯忆述,在炸弹袭击前两星期,他向一名貌似利比亚人、操利比亚口音的男子卖出那套Babygro。

高斯清楚记得那宗买卖,因为那名顾客看来不大在乎他在买什么。他买了一件高斯老早就想甩掉的旧粗呢外套,还有其他不同款式、大小的物品。

高斯还记得,在那顾客临离开服装店时,外面开始下起雨来。他开玩笑地问他那位利比亚顾客要不要还买把雨伞。结果他买了。

直觉驱使下,探员向高斯买了把雨伞,跟那名利比亚顾客所买的一模一样。他们将雨伞带回洛克比、与坠机地点找到的一打打雨伞作比较。结果他们找到一把雨伞,跟高斯卖给他们那把一模一样。

在现场发现的雨伞被火速送到英格兰的政府鉴证实验室RARDE作检验。雨伞的纤维上含有那蓝色Babygro的痕迹,显示它们都曾经在那放有炸弹的手提箱内。

东尼·高斯似乎将衣物卖了给那洛克比炸弹袭击者,或者是一个亲近他的人。对苏格兰当局来说,那是第一个突破。现在他们有了目击者。

位于荷兰的苏格兰法庭审讯

利比亚阿拉伯航空公司的前保安主管阿卜杜拉·巴塞特·阿里·迈格拉希(Abdelbaset Ali Mohmed Al Megrahi)和他的助手阿明·哈里法·费希迈(Al Amin Khalifa Fhimah)于1991年为是次袭击而被控。费希迈于1988年12月21日在马耳他的机场工作,而那时迈格拉希探望他,并涉嫌使用假护照进入该国。

1998年,当数个阿拉伯及非洲国家开始无视联合国因空难而对利比亚实施的经济制裁,利比亚政府作出让步,同意在中立国进行审讯;经卡扎菲同意,在1999年4月5日将嫌犯移交苏格兰。

中立地点位于荷兰,在前美国空军基地宰斯特营(Camp Zeist)成立苏格兰法庭。根据英荷两国签订的协议,审讯期间苏格兰拥有该处地方的主权,在苏格兰法律下管治。在各方同意下,1998年8月,联合国制裁暂停(但非解除)。

法庭设有一间审判室、一间监狱和为传媒、死难者家属而设的办公室。审讯其间,基地由苏格兰警察和狱警把守。

审讯在2000年5月3日开始,共有三位法官:萨瑟兰(Sutherland)、麦克林(McLean)和高斯菲尔(Coulsfield)爵士,没有陪审团——这是利比亚方面的条件。

法庭于2001年1月31日达成裁决。迈格拉希罪名成立,被判终身监禁,建议最少服刑20年。法庭没有解释为何在炸弹袭击当日迈格拉希身在马耳他、或他何以使用假名往来不同地方,但他没有采取自辩,故很多人认为他的利益受损。

费希迈被判罪名不成立,并在翌日回到利比亚的家。2002年3月14日迈格拉希的上诉被驳回。他被移送到位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巴连尼监狱(Barlinnie Prison)。那里他住在一个特别兴建的公寓式囚室,内有数个房间,狱方供他阿拉伯食品。他说自己是误判受害者,他的支持者视他为第271个洛克比受害人。

宰斯特营已回归荷兰政府。

猜测及阴谋论

相信迈格拉希为无辜的人建立了好些阴谋论。一些人相信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阿布·尼达尔(Abu Nidal)才要为袭击负责。但他在过去20年一直以利比亚为基地,他的参与不一定会免除卡扎菲的嫌疑。

其他人相信袭击责任在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总指挥部(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 - General Command,简称PFLP-GC),一个由阿荷曼·基利尔(Ahmed Jibril)领导、以大马士革为基地的抵抗派组织。该组织在1988年10月、袭击前两个月期间,活跃于法兰克福地区,而且他们将土制炸弹藏在家庭电子用具内,包括至少两部东芝收音录音机。不过他们的所制的炸弹使用气压计触发器,在飞机达到其巡航高度时就会引爆。换言之,如果PA103上的炸弹用上气压计触发器,它在马耳他航空的班机上就已爆炸。

PFLP-GC在德国的活动为西方情报机构所知,原因是他们其中一个炸弹制作人马尔旺·克里萨特(Marwan Khreesat)是一名约旦双重间谍,向约旦情报机构汇报组织的一切资料。约旦人将资料交给监视该组织的德国警方及情报官员。

另一个阴谋论说,中央情报局跟利用PA103运送海洛英的叙利亚毒贩合作。中央情报局被指保护那些装有毒品的手提包、保证它们不会被搜查,以换取阿拉伯组织在叙利亚的情报;但有一天,恐怖分子将毒品换成炸弹。

这个阴谋论的另一个版本是,中央情报局明知恐怖分子掉了包,但仍让事件发生,因为中央情报局对毒品手提包的保护是非常规的行动,而PA103上的美国情报官员发现了此事,正要回华盛顿告诉他们的上司。

这阴谋论大多建立在那些指洛克比四周田野发现有海洛英的谣言上。但是,既然毒品已被换成炸弹,那么毒品就不会去到洛克比了。所以在坠机地点附近发现毒品不能作为阴谋论的论据。

这阴谋论的第一个版本由纽约私人调查公司Interfor Inc.的老板阿维夫(Juval Aviv)提出。他声称自己是前以色列情报局官员,领导一队叫“上帝之手”的杀手小队、刺杀了数名要为1972年奥运选手村袭击事件负责的巴勒斯坦人。阿维夫在炸弹袭击后被泛美航空聘请为顾问,向泛美航空提交一份所谓Interfor报告,指责中央情报局保护毒品路线。死难者家属向泛美索取赔偿时,泛美以此作辩护,因为若果是美国政府让炸弹越过泛美保安的话,那就不是航空公司的责任。但纽约一个法庭拒绝Interfor报告的结论,泛美要为事件负责。

后来又有列斯特·柯曼(Lester Coleman)支持这个阴谋论。他自称由前自由新闻记者变为前药物执行管理局/国防情报局在塞浦路斯的线人,声称在药物执行管理局的办公室见过PA103其中一名乘客。柯曼后来将他的故事写成书,叫《八爪鱼的痕迹》(Trail of the Octopus)。他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支持他的说法。

利比亚、伊朗还是巴勒斯坦

PA103的袭击有两个明显动机。第一个动机是美国在1985年轰炸的黎波里和班加西,令卡扎菲夫妇收养的一名小女孩丧生。第二个动机是1988年7月3日美国巡洋舰温森斯号(USS Vincennes)在波斯湾击落伊朗航空655号班机;战舰误将客机当作来袭战机,美国事后亦拒绝道歉。

我们可能无法得知到底哪件事导致炸弹袭击。可能两者皆是,由利比亚及伊朗雇用的人员合作、又或者在德国人包围PFLP-GC在法兰克福附近的成员时,一个组织将工作交予另一组织。

一些曾参与调查的中央情报局人员对记者说,他们相信PFLP-GC在伊朗的吩咐下策划袭击;因为PFLP-GC成员一旦被德国人拘捕即无法完成任务,他们在1988年10月后把袭击计划转移给利比亚情报机构。其他调查人员相信无论谁资助炸弹袭击,他也安排了两个同时进行、性质相同的任务,以肯定最少其中一个会成功。

很多留意洛克比空难事件发展的人发觉美国只是在萨达姆·侯赛因于1990年8月入侵科威特后才转而指责利比亚。美国需要叙利亚支持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所以理论上,美国不想指责一个以叙利亚为基地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由于这个缘故,卡扎菲被指当了替罪羊。

这个理论幼稚在以下两方面。第一,虽然美国是在1990年8月后才首次为炸弹袭击而公开指责利比亚,知情者知道早在1989年10月调查焦点已在利比亚。第二,即使以大马士革为基地的巴勒斯坦反抗派恐怖组织要为袭击负责,那不一定会损害到叙利亚。PFLP-GC与其他巴勒斯坦反抗派组织只不过将总部及新闻发报处设在那儿。没有证据或暗示指叙利亚政府会为回应美国对利比亚或伊朗的攻击而赞成对美国发动攻击。

洛克比空难

洛克比空难发生于1988年12月21日。当日,泛

美航空103号班机正在执行法兰克福-伦敦-纽约-

底特律航线上的飞行任务。该飞机成为了恐怖袭击的

目标,飞机在苏格兰边境小镇洛克比(Lockerbie)上

空时发生爆炸,270人罹难。

这次炸弹袭击被视为一次对美国象征性袭击,是

九一一袭击事件发生前最严重的恐怖活动。此次事件

亦重挫泛美航空的营运,该公司在空难发生的三年之

后宣告破产。

PA103A航班在德国黑森州法兰克福起飞,前往

伦敦希斯路机场。乘客在那里转机,然后乘PA103航

班继续旅程,飞往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在炸弹袭击

当晚飞伦敦至纽约一段的客机属波音747-121型,机

身编号N739PA,命名为“海之侍女快帆号”(Clipper

Maid of the Seas),是波音为泛美制造的第15架747

客机,于1970年2月交货。

在格林威治时间19:03、飞机起飞后38分钟、才

进入苏格兰领空数分钟,飞行于空层310(9100米/

31000呎)时,前货物舱(41段)里约280至400克

塑胶炸药被引爆,触发起连串事件,令飞机迅速毁灭。

事后,卡扎菲统治下的利比亚遭到了联合国15年

的制裁。2002年,利比亚政府为死难者提供27亿美

元赔偿,但不承认责任。2011年,辞职的前司法部长

穆斯塔法·阿卜杜勒·贾利勒揭露事件系卡扎菲策划。

死难者

这次炸弹袭击一共夺去了270条人命。机上259

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全部丧生,其中189人为美国人。

其余11人在洛克比地面被波及丧生。注满燃油的机翼

撞上地面爆炸、在舍伍德新月广场(Sherwood

Crescent)造成一个巨坑,而上面原本有几间房屋;另

外有21间房屋因损毁严重而须拆卸。调查人员找寻左

机翼,最后发现它已经在火球中消失。

住在那些被气化了的房子里的人,只在巨坑深处留下数以千计家族照、圣诞卡与陶器的小碎片。飞机残骸遍布在一条142公里长的走廊地带上,面积达2,188 km2。

驾驶舱在苏格兰村庄Tundergarth中一间小教堂旁边的田野着陆,里面发现机师、高级副机师及一名机舱服务员。一个苏格兰公共调查法庭后来得知,那名机舱服务员被一名农夫的妻子发现时仍然生存,但她在救护人员赶到之前已经死亡。

检查验尸证据的法医威廉·G·埃克

特医生(Dr. William G. Eckert)向苏格

兰警方表示,他相信机师及其他243名

乘客在炸弹爆炸后、极可能在撞击时仍

然生存。乘客当中无人有在爆炸中受伤

的迹象。虽然遇难者可能已在30,000

英尺高空上因缺氧而失去知觉,鉴证人

员相信他们可能在落到氧含较高的高

度时重获知觉。

苏格兰公共调查法庭在审理空难

时得知,一位母亲被发现抱着她的婴

儿、两个朋友握著对方的手、以及部分

乘客紧握著十字架。埃克特医生告诉苏

格兰警方,机师拇指上的明显痕迹间接

显示,他在飞机坠落时仍紧握操纵杆及

可能在着陆时仍然生存。

有10名乘客永远无法确认。他们

其中8人被分配到机翼上的经济客位,

相信他们在机翼着地、爆炸前附在机翼

结构上。

在头等及商务客位的乘客中,最少

有一人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官员马可·甘

农(Matthew Gannon),一人是临时调

任美国国防情报局的陆军官员查理

斯·麦基少校(Major Charles McKee),

以及两名分配给他们其中一人的保镳。

麦基少校当时正从贝鲁特回国,相信他

在当地参与找寻被恐怖组织真主党胁

持的美国人质的行动。

飞机如何解体

虽然机上的爆炸相对地小——在220英尺长的机身旁边炸出一个20平方英寸的洞,飞机的解体十分迅速。航空失事调查人员报告道,机鼻可能在炸弹引爆3秒后已跟主要机身分离。

英国航空失事调查局(British Air Accidents Investigation Branch)的官方报告指出,虽然飞机放下了氧气罩,没有证据显示飞机曾发出遇难呼号。由于爆炸已破坏飞行通讯中心、将飞行纪录仪的电力截断,因此即使机组人员对身边发生的事情作出反应,他们的行动并没有被记录下来。

747客机的神经中心控制所有航行及通讯系统,位于驾驶舱下两层,和前货物舱只有一道隔板之隔。调查人员相信,爆炸力冲破这道隔板、冲击飞行控制线路,令机身的前面部分开始扭动、上下颠簸及偏航。这些突然而猛烈的移动将保护机身前段的加强带(reinforcing belt)拍打向左面一排窗子,并令它开始脱离机身。与此同时,爆炸引起的冲击波打中机身后反弹回爆炸的方向,跟正在从爆炸中心发出的冲击波汇合,形成马赫杆激波(Mach stem

shock waves),在机身中来回反弹,随着空气调节喉管传至整个机身,将机身断开。机身的前面部分脱离。乘客和机组人员被抛出冰冷的夜空。

机身的主要部分连同部分仍然附在上面、被缚在座位上的乘客继续向前飞,直到机身跌至19000英尺、插水式垂直下坠为止。

有好几年时间,调查人员怀疑是否有内应牵涉入恐怖计划,原因是他们相信,如果炸弹不是放在前货物舱、而是在机上任何其他位置的话,这相对地小的爆炸不会摧毁飞机。其他喷射客机试过在类似爆炸后安全着陆。最终的结论是,恐怖分子没有如此准确地放置炸弹;装有炸弹的行李箱被放在那里纯属不幸。

事件发生后,联邦航空管理局(Federal Aviation Administration)建议航空公司加强那道分开前货物舱和通讯及航行中心的隔板,以及为飞行纪录仪装上后备电力装置。 炸弹

在随后两名被控放置炸弹的利比亚人的审讯中,法官接受苏格兰警方所提供的证据:那个装有爆炸品的棕色Samsonite牌(港译:新秀丽)硬手提箱,是马耳他航空航班KM180上另外托运的行李,由马耳他鲁卡机场(Luqa Airport)运至法兰克福。它由KM180转至PA103A,再在希斯路机场转机。

调查人员推算,那土制炸弹由280至400克塑胶炸药(可能是塞姆汀,Semtex,一种捷克制的强力炸药)、一枚电池和一个电子计时器组成,藏在一部东芝收音录音机(可能是型号RT-SF16)里。虽然找不到任何塑胶炸药,他们在相信为炸弹所在行李集装箱的金属碎片上,发现季戊四醇四硝酸酯(PETN)和黑索金(RDX)。太安和黑索金是塑胶炸药(包括塞姆汀)的成分。

英国鉴证专家从一颗在洛克比找到的10公厘粒子及中央情报局提供的资料——从塞内加尔恐怖分子手上找到一批类似计时器,鉴定出炸弹的计时装置。中央情报局的资料帮助调查人员追溯出那MST-13计时器的来源:一家位于苏黎世的瑞士生产商埃文·保利亚(Edwin Bollier of MEBO AG)。人们在审讯中发现,保利亚在炸弹袭击前向一名利比亚情报官员售出20个这类计时器。这些计时器的可设定时间是1分钟至999小时。

恐怖分子可能将引爆时间设定成让飞机在爱尔兰海消失,但当晚的强风令PA103迟了30分钟才飞越苏格兰北部上空而不是平时西面路线的爱尔兰上空。在陆地上空爆炸意味着调查人员可获得飞机残骸。数以百计的苏格兰警察在坠机地点进行地毯式搜索。他们接到的指令是:“如果那东西既不是植物又不是块石头,拾起它。”(If it isn't growing and it isn't a rock, pick it up.)辛勤的搜索终有回报——一小块纤维里藏有残余炸药的布碎将调查方向指向利比亚。

蓝色的Babygro和雨伞

英国鉴证专家确认在洛克比发现的蓝色Babygro(婴儿连身套装品牌)碎片含有炸药,显示它被装在放了炸弹的手提箱内。

部分蓝色Babygro的标签残存下来。苏格兰探员根据标签追溯至一批送往马耳他斯利玛(Sliema)一家服装店“玛丽屋”(Mary's House)的Babygro。

1989年8月,苏格兰探员飞往斯利玛会见服装店的老板东尼·高斯(Tony Gauci)。高斯忆述,在炸弹袭击前两星期,他向一名貌似利比亚人、操利比亚口音的男子卖出那套Babygro。

高斯清楚记得那宗买卖,因为那名顾客看来不大在乎他在买什么。他买了一件高斯老早就想甩掉的旧粗呢外套,还有其他不同款式、大小的物品。

高斯还记得,在那顾客临离开服装店时,外面开始下起雨来。他开玩笑地问他那位利比亚顾客要不要还买把雨伞。结果他买了。

直觉驱使下,探员向高斯买了把雨伞,跟那名利比亚顾客所买的一模一样。他们将雨伞带回洛克比、与坠机地点找到的一打打雨伞作比较。结果他们找到一把雨伞,跟高斯卖给他们那把一模一样。

在现场发现的雨伞被火速送到英格兰的政府鉴证实验室RARDE作检验。雨伞的纤维上含有那蓝色Babygro的痕迹,显示它们都曾经在那放有炸弹的手提箱内。

东尼·高斯似乎将衣物卖了给那洛克比炸弹袭击者,或者是一个亲近他的人。对苏格兰当局来说,那是第一个突破。现在他们有了目击者。

位于荷兰的苏格兰法庭审讯

利比亚阿拉伯航空公司的前保安主管阿卜杜拉·巴塞特·阿里·迈格拉希(Abdelbaset Ali Mohmed Al Megrahi)和他的助手阿明·哈里法·费希迈(Al Amin Khalifa Fhimah)于1991年为是次袭击而被控。费希迈于1988年12月21日在马耳他的机场工作,而那时迈格拉希探望他,并涉嫌使用假护照进入该国。

1998年,当数个阿拉伯及非洲国家开始无视联合国因空难而对利比亚实施的经济制裁,利比亚政府作出让步,同意在中立国进行审讯;经卡扎菲同意,在1999年4月5日将嫌犯移交苏格兰。

中立地点位于荷兰,在前美国空军基地宰斯特营(Camp Zeist)成立苏格兰法庭。根据英荷两国签订的协议,审讯期间苏格兰拥有该处地方的主权,在苏格兰法律下管治。在各方同意下,1998年8月,联合国制裁暂停(但非解除)。

法庭设有一间审判室、一间监狱和为传媒、死难者家属而设的办公室。审讯其间,基地由苏格兰警察和狱警把守。

审讯在2000年5月3日开始,共有三位法官:萨瑟兰(Sutherland)、麦克林(McLean)和高斯菲尔(Coulsfield)爵士,没有陪审团——这是利比亚方面的条件。

法庭于2001年1月31日达成裁决。迈格拉希罪名成立,被判终身监禁,建议最少服刑20年。法庭没有解释为何在炸弹袭击当日迈格拉希身在马耳他、或他何以使用假名往来不同地方,但他没有采取自辩,故很多人认为他的利益受损。

费希迈被判罪名不成立,并在翌日回到利比亚的家。2002年3月14日迈格拉希的上诉被驳回。他被移送到位于苏格兰格拉斯哥的巴连尼监狱(Barlinnie Prison)。那里他住在一个特别兴建的公寓式囚室,内有数个房间,狱方供他阿拉伯食品。他说自己是误判受害者,他的支持者视他为第271个洛克比受害人。

宰斯特营已回归荷兰政府。

猜测及阴谋论

相信迈格拉希为无辜的人建立了好些阴谋论。一些人相信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阿布·尼达尔(Abu Nidal)才要为袭击负责。但他在过去20年一直以利比亚为基地,他的参与不一定会免除卡扎菲的嫌疑。

其他人相信袭击责任在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总指挥部(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 - General Command,简称PFLP-GC),一个由阿荷曼·基利尔(Ahmed Jibril)领导、以大马士革为基地的抵抗派组织。该组织在1988年10月、袭击前两个月期间,活跃于法兰克福地区,而且他们将土制炸弹藏在家庭电子用具内,包括至少两部东芝收音录音机。不过他们的所制的炸弹使用气压计触发器,在飞机达到其巡航高度时就会引爆。换言之,如果PA103上的炸弹用上气压计触发器,它在马耳他航空的班机上就已爆炸。

PFLP-GC在德国的活动为西方情报机构所知,原因是他们其中一个炸弹制作人马尔旺·克里萨特(Marwan Khreesat)是一名约旦双重间谍,向约旦情报机构汇报组织的一切资料。约旦人将资料交给监视该组织的德国警方及情报官员。

另一个阴谋论说,中央情报局跟利用PA103运送海洛英的叙利亚毒贩合作。中央情报局被指保护那些装有毒品的手提包、保证它们不会被搜查,以换取阿拉伯组织在叙利亚的情报;但有一天,恐怖分子将毒品换成炸弹。

这个阴谋论的另一个版本是,中央情报局明知恐怖分子掉了包,但仍让事件发生,因为中央情报局对毒品手提包的保护是非常规的行动,而PA103上的美国情报官员发现了此事,正要回华盛顿告诉他们的上司。

这阴谋论大多建立在那些指洛克比四周田野发现有海洛英的谣言上。但是,既然毒品已被换成炸弹,那么毒品就不会去到洛克比了。所以在坠机地点附近发现毒品不能作为阴谋论的论据。

这阴谋论的第一个版本由纽约私人调查公司Interfor Inc.的老板阿维夫(Juval Aviv)提出。他声称自己是前以色列情报局官员,领导一队叫“上帝之手”的杀手小队、刺杀了数名要为1972年奥运选手村袭击事件负责的巴勒斯坦人。阿维夫在炸弹袭击后被泛美航空聘请为顾问,向泛美航空提交一份所谓Interfor报告,指责中央情报局保护毒品路线。死难者家属向泛美索取赔偿时,泛美以此作辩护,因为若果是美国政府让炸弹越过泛美保安的话,那就不是航空公司的责任。但纽约一个法庭拒绝Interfor报告的结论,泛美要为事件负责。

后来又有列斯特·柯曼(Lester Coleman)支持这个阴谋论。他自称由前自由新闻记者变为前药物执行管理局/国防情报局在塞浦路斯的线人,声称在药物执行管理局的办公室见过PA103其中一名乘客。柯曼后来将他的故事写成书,叫《八爪鱼的痕迹》(Trail of the Octopus)。他没有提出任何证据支持他的说法。

利比亚、伊朗还是巴勒斯坦

PA103的袭击有两个明显动机。第一个动机是美国在1985年轰炸的黎波里和班加西,令卡扎菲夫妇收养的一名小女孩丧生。第二个动机是1988年7月3日美国巡洋舰温森斯号(USS Vincennes)在波斯湾击落伊朗航空655号班机;战舰误将客机当作来袭战机,美国事后亦拒绝道歉。

我们可能无法得知到底哪件事导致炸弹袭击。可能两者皆是,由利比亚及伊朗雇用的人员合作、又或者在德国人包围PFLP-GC在法兰克福附近的成员时,一个组织将工作交予另一组织。

一些曾参与调查的中央情报局人员对记者说,他们相信PFLP-GC在伊朗的吩咐下策划袭击;因为PFLP-GC成员一旦被德国人拘捕即无法完成任务,他们在1988年10月后把袭击计划转移给利比亚情报机构。其他调查人员相信无论谁资助炸弹袭击,他也安排了两个同时进行、性质相同的任务,以肯定最少其中一个会成功。

很多留意洛克比空难事件发展的人发觉美国只是在萨达姆·侯赛因于1990年8月入侵科威特后才转而指责利比亚。美国需要叙利亚支持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所以理论上,美国不想指责一个以叙利亚为基地的巴勒斯坦恐怖组织。由于这个缘故,卡扎菲被指当了替罪羊。

这个理论幼稚在以下两方面。第一,虽然美国是在1990年8月后才首次为炸弹袭击而公开指责利比亚,知情者知道早在1989年10月调查焦点已在利比亚。第二,即使以大马士革为基地的巴勒斯坦反抗派恐怖组织要为袭击负责,那不一定会损害到叙利亚。PFLP-GC与其他巴勒斯坦反抗派组织只不过将总部及新闻发报处设在那儿。没有证据或暗示指叙利亚政府会为回应美国对利比亚或伊朗的攻击而赞成对美国发动攻击。

范文二:洛克比空难案

论洛克比空难案所涉及的国际法问题

陈静

(法政学院10法学1班)

摘要:1988年12月21日,苏格兰洛克比上空的美国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在苏格兰洛克比上空爆炸,这一危害国际航空安全的恐怖事件造成机上259人和地面11人丧生。1991年11月,苏格兰总检察长和美国大陪审团指控两名利比亚人费希迈和迈格拉希在飞机上放置炸弹,导致飞机坠毁,并要求利比亚将被控嫌犯交付美国或英国审判。利比亚虽然拘留了费希迈和迈格拉希,但基于“政治犯不引渡原则”,坚持不肯将嫌犯引渡给英美审判。最后,利比亚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同意交出两名嫌疑人,但同时也提出对两人的审判必须在英美以外的第三国进行。1999年4月,两名嫌犯在位于荷兰的苏格兰法庭受审。此次审判涉及多方面的国际法问题,如恐怖主义、引渡、管辖权等问题。

关键词:洛克比空难案;国际恐怖主义;恐怖主义;管辖权;引渡;1963年《关于在航空器内的犯罪和其他某些行为的东京公约》;1970年《关于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的海牙公约》;1971年《关于制止危害民用航空安全的非法行为的蒙特利尔公约》

一、洛克比空难案

(一)事件简介

1988年12月21日,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47客机在苏格兰小镇洛克比上空爆炸坠毁,造成机上259人和地面11人丧生,其中包括189名美国人。空难发生后,美英两国情报机构组成的调查组立即对空难展开调查,并最终于1990年秋天认定这次空难系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办事处经理费希迈和利比亚特工阿卜杜勒·迈格拉希所为。次年11月14日,美英两国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利比亚交出凶手。利比亚虽然拘留了费希迈和迈格拉希,但拒绝把他们交给美英两国。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利比亚被迫同意交出两名嫌疑人,但提出对两人的审判必须在英美以外的第三国进行。1999年4月,费希迈和迈格拉希被移交给联合国代表,并前往设在荷兰的苏格兰法庭受审。2001年1月,法庭判处迈格拉希无期徒刑,后来将刑期改为27年。费希迈被无罪释放。

(二)争端

1992年3月3日,利比亚政府向法院提交诉讼请求书,就利比亚与英国和美国之间涉及1971年蒙特利尔公约的解释和适用的争端,对英美提起诉讼。利比亚在请求书中称,英国和美国拒绝了其在国际法包括1971年蒙特利尔公约的框架内解决争端事项的努力,违反了1971年蒙特利尔公约。请求书中提及,不可能通过谈判解决已发生的争端,争端各方也不能就进行仲裁达成合意。请求书援引了1971年蒙特利尔公约的第14条第1款作为国际法院具有管辖权的法律理由。

利比亚基于政治犯不引渡原则,坚持不肯将两名嫌犯引渡给英美审判根据双方已无协商的可能,利比亚政府依据《蒙特利尔公约》第14条第1

款将此争端提交给国际法院。

(三)安理会第731号决议案

1992年1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第731号决议案,对于调查结果发现利比亚政府官员涉案,表示利比亚政府应负责任;对利比亚政府尚未能有效制止恐怖主义行为表示关切,呼吁利比亚政府对于这些要求应予有效回应,以帮助国际恐怖主义消除,且对被害者深表哀悼。1992年3月31日,安理会通过748号决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7章,决定利比亚必须立即执行安理会731号决议,利比亚政府必须停止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行为和对恐怖主义的任何援助。决议还呼吁一切国家于1992年4月15日采取安理会决定的制裁措施,直到安理会判定利比亚政府已经执行了上述决议。

二、洛克比空难案涉及的国际法问题

(一)恐怖主义

从20世纪30年代起,劫机事件不断出现。为维护国际民用航空安全,国际社会制定了专门打击空中恐怖主义行为的国际公约,即1963年《关于在航空器内的犯罪和其他某些行为的东京公约》;1970年《关于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的海牙公约》;1971年《关于制止危害民用航空安全的非法行为的蒙特利尔公约》,将危害国际民用航空的恐怖主义行为规定为国际犯罪。洛克比空难案中,利比亚两名嫌犯触犯了1971蒙特利尔公约,犯危害航空器飞行安全罪,属于危害国际民用航空的恐怖主义行为。

(二)管辖权问题

洛克比空难案,其犯罪行为发生在苏格兰洛克比上空,根据属地主义,英国有管辖权;犯罪行为人为利比亚公民,根据属人主义,利比亚有管辖权;泛美航空公司是在美国登记的公司,被炸毁的美国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的登记国也是美国,根据登记的国籍国,美国也有管辖权;空难案的受害者为多国公民,根据属人主义,受害者的国籍国也有管辖权。以上体现的洛克比空难案的管辖权冲突问题。

(三)引渡问题

引渡一般是指一国应有管辖权的他国的请求,根据国际法和被请求国的有关规定,将犯有可引渡之罪而他国通缉的域内之人送交他国进行审判或惩处。洛克比空难案中,英美两国要求利比亚交出凶手,利比亚根据本国国民不引渡原则和政治犯不引渡原则拒绝就爱那个犯人引渡到英美。这就造成了引渡冲突问题。

三、结论

洛克比空难案共270人罹难,是一次较为严重的恐怖活动。因犯罪行为人作案后逃回利比亚,使该案不仅涉及到恐怖主义,而且有管辖权和引渡等方面的冲突。但经过各国协调,最终该案在荷兰按苏格兰法律审理。1999年4月,费希迈和迈格拉希两名嫌犯被移交给联合国代表,并前往设在荷兰的苏格兰法庭受审。2001年1月,法庭判处迈格拉希无期徒刑,后来将刑期改为27年。费希迈被无罪释放。2003年8月,利比亚与美英达成协议,同意对洛克比事件遇难者家属支付总额约27亿美元的赔偿。

虽然洛克比空难案已过去近三十年,但其影响深远,它严重危害了国际和平与安全。对于国际恐怖主义的消除,是维持国际和平与安全所必须的。对此,需要世界各国的支持。只有世界各国齐心协力,世界才会和平、安全,经济才能稳步发展,人民才能幸福生活。

参考资料:《国际法》 邵沙平主编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63年《关于在航空器内的犯罪和其他某些行为的东京公约》;1970年《关于制止非法劫持航空器的海牙公约》;1971年《关于制止危害民用航空安全的非法行为的蒙特利尔公约》

范文三:洛克比空难到底是谁策划的

1988年12月21日,泛美航空103号波音747客机由法兰克福途经伦敦飞往纽约,在飞抵苏格兰小镇洛克比上空时,机上一行李箱突然爆炸,引起机身爆炸,造成270人遇难,其中包括188名美国乘客。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洛克比空难唯一被定罪者为利比亚前情报官员迈格拉希,迈格拉希已于2012年在利比亚去世。但卡塔尔半岛电视台3月10日播出的纪录片“洛克比空难:究竟发生了什么?”纪录片中说,一名前伊朗情报部门叛逃官员表示,洛克比空难的幕后策划者实为伊朗,爆炸由一个叙利亚恐怖组织实施。纪录片透露,洛克比空难的真凶可能是跟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总指挥部(PFLP-GC)密切相关的4个人。   三国共同策划洛克比空难?   纪录片中说,叛逃人员阿伯加塞姆・梅斯巴西表示,美国泛美航空103号航班的爆炸,是伊朗对美国海军轰炸伊朗民用客机的报复行为。   梅斯巴西透露,洛克比空难由伊朗、叙利亚、利比亚三国在马耳他的一次会议上策划。曾经担任美国曼哈顿地区检察官的杰西卡・德格拉齐亚曾追踪一名出席会议的线人,她表示有接受过炸弹、枪支、军事训练的恐怖分子出席会议。其中之一名为穆罕默德・阿布・塔尔布,他是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总指挥部(PFLP-GC)瑞典分支的头目。   美国中情局前特工罗伯特・贝尔曾调查过洛克比空难,他表示在一次秘密会议上,伊朗政府代表向叙利亚前官员、PFLP-GC的一名头目艾哈迈德・贾布里勒求助,希望他能炸掉5架美国飞机。贾布里勒让他最信任的助手之一――PFLP-GC成员、巴勒斯坦人哈菲兹・达尔卡莫尼暂时接管组织,自己则飞往德国,跟炸药制作专家马尔万・克希萨特一起筹划袭击。   当克希萨特忙着做炸药时,达尔卡莫尼飞往马耳他参加了又一次秘密会议,同时出席的还有塔尔布。据调查,这次会议的目的是讨论如何将炸弹送上美国客机。   迈格拉希之前,另有主要嫌疑人   在迈格拉希成为主要嫌疑人前,塔尔布是主要嫌疑人之一。   在审判迈格拉希时,马耳他一家服装店的老板托尼・高奇作证称,“在洛克比空难前,迈格拉希曾到他店里买衣服。”匪夷所思的是,在迈格拉希还没成为嫌疑人之前,高奇曾从最初的嫌疑人名单中指认出了一位顾客――穆罕默德・阿布・塔尔布。那么,也曾在高奇的店里买过衣服的塔尔布是洛克比空难真凶吗?直到现在,塔尔布在洛克比空难中扮演的真正角色依然是个谜。   德国警方在达尔卡莫尼驾驶的汽车的后备箱里发现了一枚藏在录音机里的炸弹。德国警方最终共搜出4枚这样的炸弹,并认为有第五枚炸弹。航班坠落地点找到的炸弹碎片分析显示,这枚炸弹是被藏在一个录音机里的,跟在德国发现的那枚炸弹一样,并且两枚炸弹中含有相同的物质。   尽管很多证据显示,洛克比空难的炸弹就是克希萨特制造的,但克希萨特从未受到起诉,因为法官们认为,“没有证据显示PFLP-GC参与制造了洛克比空难”。摘自《现代快报》

范文四:洛克比空难案例分析

案例:洛克比空难引起的1971年《蒙特利尔公约》的解释和适用问题案

1988年12月21日,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103航班在飞行途中在苏格兰洛克比上空爆炸,机上乘客和机组人员全部遇难,造成地面若干人员伤亡。1991年11月,苏格兰指控两名利比亚人将炸弹置于飞机上,炸弹爆炸致使飞机炸毁。利比亚也指出这种行为构成1971年《蒙特利

尔公约》的第1条意义上的罪行。

苏格兰指控两名利比亚公民有破坏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嫌疑后,美国和英国于1991年11月21日发表联合声明如下:(1)利比亚必须交出所有被指控犯罪的人受审,利比亚必须为利比亚官员的行为承担责任;(2)利比亚必须揭露它所知道的有关该犯罪的一切事情,包括所有为此事件负责的人的姓名,许可全面接触所有的证人,完全得到文件和其他物证;(3)利比亚必

须给付适当的赔偿。

1992年2月21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731号决议,敦促利比亚政府对英、美的要求立即

作出全面有效的反应以便消除国际恐怖主义。

利比亚主张《蒙特利尔公约》是双方处理这一罪行的唯一适合的现行公约,美国受该公约的法律义务的拘束。美国应依该公约规定行动,而且有关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及嫌疑犯的问

题也只能依该公约处理。

1992年3月3日,利比亚向国际法院对美国提起诉讼。利比亚在其请求书中提出,利比亚完全履行了《蒙特利尔公约》的一切义务,而美国违背了并继续违背它依该公约第5(2)条、第5(3)条、第7条、第8(2)条和第11条对利比亚应尽的义务。这些条款规定了对犯罪的管辖和引渡问题。利比亚认为,利比亚收到对两名嫌疑犯的指控后,即按照《蒙特利尔公约》第5(2)条的规定,采取必要的措施建立它对该两名嫌疑犯的管辖权。利比亚还采取措施确保嫌疑犯留在利比亚以便对他们提起刑事诉讼。利比亚着手对事实进行了初步调查,并将案件提交给有权当局以便起诉。利比亚未将嫌疑犯引渡给美国,因为利比亚和美国之间无引渡条约,利、美之间也无《蒙特利尔公约》第8(2)条规定的引渡罪犯的基础,因为该条规定的引渡受被请求引渡国法律的限制,而利比亚法律禁止引渡本国公民。根据《蒙特利尔公约》第11(1)条的规定,利比亚向美国寻求有关利比亚提起刑事诉讼的司法协助,利比亚有关当局提出双方合作在美国进行调查,但遭到美国的拒绝。美国明确表示对按照《蒙特利尔公约》进行诉讼不感兴趣,相反,美国想阻止利比亚依其国内法行使刑事管辖权,迫使利比亚交出嫌疑犯,阻止利比亚履行该公约第7条规定的义务,把该案提交给有关机关以便起诉。美国这些做法构成对《蒙特利尔公约》有关条款的违反。利比亚请求国际法院判定并宣告:(1)利比亚完全履行了,《蒙特利尔公约》规定的义务。(2)美国已经违背并继续违背它依《蒙特利尔公约》第5(2)条、第5(3)条、

第7条、第8(2)条和第11条对利比亚应尽的法律义务。(3)美国有义务立即停止这种对条约的违反和停止对利比亚使用一切武力或威胁,停止一切对利比亚的主权、领土完整和政治独立的

侵犯。

1992年3月3日,利比亚政府紧急请求法院指示应迅速采取的临时措施,以保护利比亚的权利。利比亚在请求书中断定美国表示它可能寻求和对利比亚施以经济的、空中的和其他制裁,如果利比亚不遵从美国的要求,美国不肯放弃对利比亚使用武力。利比亚认为,按照《蒙特利尔公约》中可适用的规定,这种行为明显地是不合法的和不适合的,尤其是在利比亚完全遵守该条约的时候。利比亚请求法院指示临时措施如下:(1)禁止美国对利比亚采取任何旨在强迫利比亚将嫌疑人交给利比亚境外的任何司法机关的行动。(2)确保不以任何方式采取损害利比亚在

其所提及的法律诉讼中的权利。

1992年3月28日,在法院庭审时,美国提出法院应拒绝对该案指示临时措施。利比亚请

求法院指示临时措施是要束缚安理会对其权力的行使,以及阻止安理会在处理有关指控利比亚

犯有国家恐怖主义罪行的争端上采取行动。

1992年3月31日,安理会通过748号决议,根据联合国宪章第七章行动,决定利比亚政府必须毫不拖延地执行安理会731号决议,利比亚政府必须绝对停止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行动和对恐怖主义集团的一切援助,必须以具体行动迅速表明其谴责恐怖主义,并决定呼吁一切国家于1992年4月15日采取安理会制定的制裁措施,直到安理会决定利比亚政府已执行了上述

决定。

利比亚认为,安理会的748号决议侵犯了《蒙特利尔公约》给予利比亚的权利的享有和执行,并且侵犯利比亚的经济、商务和政治权利。利比亚认为该决议与利比亚要求法院指示临时措施是相矛盾的,但这不能使利比亚的请求不可接受,因为安理会和国际法院在法律上没有上下级之分,各机关执行各自的权力。利比亚认为安理会的决议违反国际法,安理会利用其权利把该情事定性为宪章第七章所述的情事纯粹是将其作为避免适用《蒙特利尔公约》的借口。 美国则强调,安理会决议为当事双方赋予的义务若与任何其他国际条约义务相抵触时,按照《联合国宪章》规定的制度,这些义务优于国际条约义务。法院认为,作为联合国的会员国,利比亚和美国都有义务接受和执行安理会依《联合国宪章》第25条作出的决定。这个义务初步看来也包括接受和执行安理会748号决议中的决定。根据《联合国宪章》第103条,会员国对于安理会作出的决定的义务优于它们依任何其他国际条约包括(蒙特利尔公约)所承担的义务。法院指出,无论在通过该决议前的情况如何,现在不能认为利比亚主张根据《蒙特利尔公约》享受的权利适于用指示临时措施来保护。此外,利比亚请求指示的措施可能会损害根据安理会

748号决议初步看来美国所享有的权利。

根据上述理由,法院以11票对5票裁定本案的情况不需法院依规约第41条执行其权力指

示临时措施,并于1992年4月14日作出命令。

1999年4月初,利比亚交出两名被指控的嫌疑犯由海牙国际法院审判。

《国际法教学案例》 梁淑英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p132

范文五:还记得18年前洛克比空难吗

提起洛克比空难,大多数人都应该有所耳闻,但似乎那已经是近20年前的事了,应该已经尘埃落定。可就在几天前,这起早已淡出人们视线,但曾被称为英国历史上最血腥的空难事故,又一次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18年前的血腥空难      1988年圣诞前夕,也就是1988年12月21日,潘安103次航班从伦敦飞往纽约的途中,在苏格兰上空31000英尺的高度爆炸,坠落在位于苏格兰西南的洛克比小镇,事故致使270人丧生,机上259名乘客及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其中179人为美国人,同时还有11个地面的人员惨遭不幸。   1991年11月14日,美国和苏格兰就爆炸事件对两名利比亚情报人员,阿比德・巴塞特・阿里・阿・麦格拉希和莱蒙・卡利法・菲麦赫提起控诉。联合国安理会限期两周的时间要求利比亚交出嫌疑人,否则声称将对利比亚实施制裁。   同年4月15日,利比亚方面对此表示拒绝,从而直接导致了联合国对利比亚制裁的实施。经过多年的谈判,到1999年3月19日,利比亚才同意引渡两名嫌疑人,但以他们在第三国受审为条件,因而一个依苏格兰法律在荷兰成立的由3名苏格兰法官组成的特别法庭审理了此案。此时距那架波音747爆炸已经有10年的时间了。同年4月6日,两名嫌疑人被移交到荷兰;2000年5月3日开庭;2001年1月31日法庭判处麦格拉希犯有爆炸罪,并释放了另外一名嫌疑人。   麦格拉希现年55岁,是利比亚的一位前政府情报官员,他是唯一因这起事件被判入狱的人。麦格拉希一直声称自己是无辜的,但2002年3月14日,麦格拉希上诉失败,并在被判处27年有期徒刑后被送往苏格兰监狱服刑。   2003年8月13日,也就是在麦格拉希被判有罪的16个月后,利比亚官方同意向每一位死难者家属赔偿1000万美元,8月15日的一封向联合国安理会的信中,利比亚正式承认了这是一起恐怖袭击,并声明他们为爆炸事件承担责任。   这笔总额将达27亿美元赔偿,利比亚承诺要随着制裁的逐步撤销分阶段支付,最后一笔将是在制裁全部取消以后,并设定了最终期限。9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以不记名投票的方式取消了对利比亚的制裁,但已经是在利比亚要求的最后期限之后了,因此,每个家庭的最后一笔200万美元的赔偿没有被兑现。      疑云再起      在经过了4年多的调查后,也就是2007年6月28日,苏格兰刑事案件审判委员会却提呈了一份长达800页的异常详细的报告。目前,报告的大部分内容还处于保密状态。其中最核心的内容是有关洛克比空难定罪的6个疑点,表明最终的判决可能是错误的。   委员会对一个关键证人的证言的可靠性表示了怀疑,实际上,这个证人曾经几次更改了他的证言。他是一个位于马耳他的叫“玛丽房间”商店的所有者,托尼・高希,也就是他在一行官员的照片中将麦格拉希指认了出来。委员会还称这张作为证据的照片并没有在一审时提供给麦格拉希先生的律师,也就是没有给被告就此提供辩护的机会。而另一个情况是,高希先生在指认被告的4天前,曾经在一本杂志的文章中看到了被告,从而在看到照片时将其与炸弹事件联系了起来。   委员会表示:“因为两张照片的联系,我们认为高希先生在如此相近的时间内就这张照片所做出的指认,破坏了在那一时刻以及在法庭上他提供的证言的可靠性。”   同时,评审委员会的最新发现使得公众的眼光集中于一件被作为呈堂证据,声称是用来包裹炸弹的衣服上。一审法院判定:麦格拉希先生1988年12月7日在高希先生的商店里购买了13件衣服,其中包括这一件;炸弹在马耳他被带上飞机,然后在从法兰克福到伦敦的途中被转移到潘安班机,并最终在希思罗机场的103次航班上装备了炸药。而评审委员会提供的新证据表明,这件衣服是在1988年12月6日以前被购买的,也就是在麦格拉希先生到达马耳他之前,而这也正是被告的律师反复声明的情况。   报告还表明被告有可能被三个有严重吹毛求疵倾向的苏格兰法官在没有任何陪审团成员参加的情况下误判有罪。审判委员会发言人表示,这一案件的下一个阶段就是麦格拉希的律师向上诉法院递交上诉状,并等待一个再审日期的确定。   在回答一位记者提出的上诉法庭拒绝再次审理本案的可能性时,这位发言人说:“此案一定会被再次审理。”并表示,“新裁定已经在2007年的2月份就已做出了。是否将麦格拉希释放出苏格兰监狱的行动将取决于被告人的律师是否在他的上诉被受理时同时申请‘暂时释放’。”因而,在上诉被受理以后,麦格拉希先生继续留在苏格兰的监狱里只是一个程序上问题。而麦格拉希的律师则表示,现在还不是其当事人申请保释的最佳时机。   麦格拉希的律师托尼・凯利说:“这个案子的整个判决都是有缺陷的。”辩方的专家证人对于控方的中心指控有重大的疑问:包括炸弹用了一个在瑞士生产的定时器;一个在可疑环境下找到,被法庭鉴定专家认定是爆炸装置的一部分的仪表盘碎片的可靠性。同时,他们还宣称,一些关键的指向不同嫌疑人的证据被忽视了。而来自一位探员的有关一个未加解释的手提箱在希思罗机场被运上飞机的证言,更增加了炸弹可能是在英国被放上飞机,而不是在马耳他或法兰克福被放上飞机的可能性。   托尼律师还宣读了其当事人的一份陈述:“我从不相信一个真正独立的法庭对这一案件的判决会是这样一个结果。我今天仍要反复重申1991年我被第一次提起公诉时的话,‘我没有以任何方式参与过洛克比爆炸一案’。”   苏格兰评审委员会主席格莱汉姆・佛比斯表示:“全体委员会成员一致认为,基于长期的调查,我们已经找到的新的证据以及以前没有在法庭出示的证据都表明,申诉人有可能是被误判入狱的。” 尽管这样一个决定并不能保证被告人上诉的成功,但自从1999年委员会成立以来,在其审议过的887个案件中,它曾经批准67件可以上诉,而在这些上拆案中,39件被接受上诉,其中25件上诉成功。这次,委员会表示:“上诉法院受理麦格拉希先生的上诉将是义不容辞的责任。”      死难者家属的反应      这一报告引起了受难者家属在法律和情感上极大的分歧,并导致一系列关于这起著名空难事故的疑问及意见。一些在美国的遇难者家属表示了他们对于这一决定的沮丧和失望。苏珊・科恩在爆炸中失去了她唯一的孩子,她在听到报道后说:“我觉得这真是肮脏的交易,没有一点公正可言,令人难以置信。”   一些家属对委员会发现的新证据的时间表示置疑,同时对于这是否与最近英国与利比亚签订的可以对在英国服刑的利比亚人进行引渡的协议有关。他们担心这一协议有可能促使麦格拉希先生被遣返,从而造成只是在表面上服刑的结果。一位名叫泰奥多拉的死难者唯一的儿子丹说:“委员会的陈述简直是一派胡言,我想,如果麦格拉希被送回利比亚,他将以一个英雄的身份回去,并将会是一个富有的英雄。”   而另一些人则表示了对于这一事件的官方版本的担忧,并直接怀疑此事件实际和与伊朗有关的巴勒斯坦自由统一战线有关。女儿佛罗拉在爆炸中死亡的吉姆・斯威尔称:“委员会的决定是我们18年来寻找真相的一个新的篇章。”在一个电视采访中,他曾间接提到这样一个猜想:是伊朗制造了这起爆炸事件,因为在那之前的5个月,即当年7月,美国海军军舰文森尼号曾经误沉了一个利比亚飞越波斯湾的飞机,致使290人丧生,这是一个报复行为。   吉姆称他早就怀疑在103次航班起飞前几小时在希思罗机场发生的两起事件表明,炸弹是在英国被运上飞机的,而不是像以前声称的那样是在马耳他或是法兰克福。许多法律和情报专家支持了他的部分观点。委员会建议爱丁堡上诉法院重审这一案件。许多法律观察家认为,结果很可能是对麦格拉希先生的定罪被撤销,从而澄清利比亚为此所负的责任,同时不可避免地增加调查寻找真正幕后恐怖分子的压力。   如果不是利比亚做的,那会是谁呢?律师正在研究可能对此事件负责的几个嫌疑人:一个是埃及人奥图・塔巴,他是巴基斯坦解放组织统一战线成员,最初被马耳他人指控,但后来又被否定了。他在德国的一个房间制造的炸弹和在103次航班上爆炸的装置很相似。塔巴被免予指控是因为他在对麦格拉希的指控中提供了证据。   一个是黎巴嫩人卡拉得・加法,是一个103航班上一个乘客,与一个伊斯兰组织有关。调查人员称,他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在法兰克福把炸弹带上了飞机,而且他可能与塔巴在德国的恐怖组织有过联系。   无论如何,委员会的这一报告在这一事件的周围又激起了轩然大波,最终结果如何我们还要拭目以待,这一长达20年的漫长审判与等待真相的过程还将继续。

范文六:拼碎片侦破洛克比空难

1988年12月21日夜,美国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从德国法兰克福途经英国伦敦飞往纽约的途中,在苏格兰的洛克比镇上空,突然发生猛烈爆炸。飞机爆炸的碎片从空中落向地面,引起洛克比镇大火,导致镇上11人死亡,而飞机上的259人全部丧生。  空难发生后,英美两国成立了联合调查团,负责空难调查和案件侦破。  就在空难发生的第二天,1988年12月22日的黎明,六百多名英国警察包围了洛克比地区,开始地毯式的搜索。他们接到的指令是:“只要不是长在地上的东西或者石头,就把它捡起来。”  由于飞机是在9300米高空爆炸,残骸碎片散落面积极广,搜寻人员带着各种仪器和工具,对该地区的湖沼、森林、公路等全面仔细搜索。用了一周时间,找到了飞机残骸大大小小共一万八千多件碎片。所有的碎片一律封存,由空难调查委员会集中到一个飞机库里,调查人员尽量将飞机拼装复原,并对残骸逐片进行检查。  调查人员发现,在飞机前货舱下端靠近舱门一侧,有一块50厘米见方的飞机残片,与飞机其他部位的解体性破裂不同,它是粉碎性破裂,而且有凹痕和烟熏的迹象。这一证据表明,飞机内有一个爆炸装置爆炸。  前货舱的货箱,是存放乘客行李的地方。在对货箱的残片进行检查后,调查人员发现,有一个货箱壁上有凹痕和被烟熏黑的地方,但货箱底部没有这些痕迹。这说明爆炸装置是在其中一个行李箱里,下面还有其他行李。  事故原因已经清楚,但制造了空难的凶手是谁呢?线索依然要从不计其数的碎片中寻找。在对行李箱和衣物残片进行检查时,调查人员发现,有56块碎片与炸弹爆炸的痕迹吻合。他们将这些碎片还原成一个棕色硬壳的行李箱。同时,他们还找到一些嵌着行李箱碎片的衣物和雨伞碎片。专家断定,爆炸装置就是与这些衣物和雨伞一起,放在这个行李箱中的。  在衣物残留的部分商标上,调查人员确认出品牌,甚至发现一件婴儿服装上还留有“马耳他制造”的字样。1989年8月,调查人员来到马耳他,他们找到生产这些牌子衣服的厂家和销售这些衣服的商店。  在一家商店里,店主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在1988年圣诞节前的一天下午6时30分,一名男子在他的店里买了一些上述牌子的衣服和一把雨伞。这名顾客从口音上听是个利比亚人,而他买衣物时,显然并不在意买的是什么样的东西,雨伞则是因为当时正在下雨,他随手买的。  调查人员将重点集中到利比亚人身上。在十几张可疑分子的照片中,店主指认出其中的利比亚人迈格拉希。德国安全机构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迈格拉希在1988年12月20日下午,曾用假护照进入马耳他,并在21日上午就离开,这次马耳他之行,正是为了把爆炸物放上飞机。随后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帮助他把行李箱送上飞机的,是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卢卡机场的经理费希列。  至此,调查人员用了三年的时间,经过现场调查和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刑事侦查,终于将这件涉及多国的大案基本上查清楚了。1991年年底,苏格兰警方发出了逮捕迈格拉希和费希列的通缉令,案件在空难发生三年之后宣布告破。  整个事件能真相大白,简直是一个奇迹。而制造了这个奇迹的,则是调查人员对任何蛛丝马迹绝不放过的细致搜索。1988年12月21日夜,美国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从德国法兰克福途经英国伦敦飞往纽约的途中,在苏格兰的洛克比镇上空,突然发生猛烈爆炸。飞机爆炸的碎片从空中落向地面,引起洛克比镇大火,导致镇上11人死亡,而飞机上的259人全部丧生。  空难发生后,英美两国成立了联合调查团,负责空难调查和案件侦破。  就在空难发生的第二天,1988年12月22日的黎明,六百多名英国警察包围了洛克比地区,开始地毯式的搜索。他们接到的指令是:“只要不是长在地上的东西或者石头,就把它捡起来。”  由于飞机是在9300米高空爆炸,残骸碎片散落面积极广,搜寻人员带着各种仪器和工具,对该地区的湖沼、森林、公路等全面仔细搜索。用了一周时间,找到了飞机残骸大大小小共一万八千多件碎片。所有的碎片一律封存,由空难调查委员会集中到一个飞机库里,调查人员尽量将飞机拼装复原,并对残骸逐片进行检查。  调查人员发现,在飞机前货舱下端靠近舱门一侧,有一块50厘米见方的飞机残片,与飞机其他部位的解体性破裂不同,它是粉碎性破裂,而且有凹痕和烟熏的迹象。这一证据表明,飞机内有一个爆炸装置爆炸。  前货舱的货箱,是存放乘客行李的地方。在对货箱的残片进行检查后,调查人员发现,有一个货箱壁上有凹痕和被烟熏黑的地方,但货箱底部没有这些痕迹。这说明爆炸装置是在其中一个行李箱里,下面还有其他行李。  事故原因已经清楚,但制造了空难的凶手是谁呢?线索依然要从不计其数的碎片中寻找。在对行李箱和衣物残片进行检查时,调查人员发现,有56块碎片与炸弹爆炸的痕迹吻合。他们将这些碎片还原成一个棕色硬壳的行李箱。同时,他们还找到一些嵌着行李箱碎片的衣物和雨伞碎片。专家断定,爆炸装置就是与这些衣物和雨伞一起,放在这个行李箱中的。  在衣物残留的部分商标上,调查人员确认出品牌,甚至发现一件婴儿服装上还留有“马耳他制造”的字样。1989年8月,调查人员来到马耳他,他们找到生产这些牌子衣服的厂家和销售这些衣服的商店。  在一家商店里,店主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在1988年圣诞节前的一天下午6时30分,一名男子在他的店里买了一些上述牌子的衣服和一把雨伞。这名顾客从口音上听是个利比亚人,而他买衣物时,显然并不在意买的是什么样的东西,雨伞则是因为当时正在下雨,他随手买的。  调查人员将重点集中到利比亚人身上。在十几张可疑分子的照片中,店主指认出其中的利比亚人迈格拉希。德国安全机构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迈格拉希在1988年12月20日下午,曾用假护照进入马耳他,并在21日上午就离开,这次马耳他之行,正是为了把爆炸物放上飞机。随后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帮助他把行李箱送上飞机的,是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卢卡机场的经理费希列。  至此,调查人员用了三年的时间,经过现场调查和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刑事侦查,终于将这件涉及多国的大案基本上查清楚了。1991年年底,苏格兰警方发出了逮捕迈格拉希和费希列的通缉令,案件在空难发生三年之后宣布告破。  整个事件能真相大白,简直是一个奇迹。而制造了这个奇迹的,则是调查人员对任何蛛丝马迹绝不放过的细致搜索。

范文七:拼碎片侦破洛克比空难

1988年12月21日夜,美国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从德国法兰克福途经英国伦敦飞往纽约的途中,在苏格兰的洛克比镇上空,突然发生猛烈爆炸。飞机爆炸的碎片从空中落向地面,引起洛克比镇大火,导致镇上11人死亡,而飞机上的259人全部丧生。 中国论文网 http://www.xzbu.com/5/view-19887.htm  空难发生后,英美两国成立了联合调查团,负责空难调查和案件侦破。   就在空难发生的第二天,1988年12月22日的黎明,六百多名英国警察包围了洛克比地区,开始地毯式的搜索。由于飞机是在9500米高空爆炸,残骸碎片散落面积极广,搜寻人员带着各种仪器和工具,对该地区的湖沼、森林、公路等全面仔细搜索。用了一周时间,找到了飞机残骸大大小小共一万八千多件碎片。所有的碎片一律封存,由空难调查委员会集中到一个飞机库里,调查人员尽量将飞机拼装复原,并对残骸逐片进行检查。   调查人员发现,在飞机前货舱下端靠近舱门一侧,有一块50厘米见方的飞机残片,与飞机其他部位的解体性破裂不同,它是粉碎性破裂,而且有凹痕和烟熏的迹象。这一证据表明,飞机内有一个爆炸装置爆炸。   前货舱的货箱,是存放乘客行李的地方。在对货箱的残片进行检查后,调查人员发现,有一个货箱壁上有凹痕和被烟熏黑的地方,但货箱底部没有这些痕迹。这说明爆炸装置是在其中一个行李箱里,下面还有其他行李。   事故原因已经清楚,但制造了空难的凶手是谁呢?线索依然要从不计其数的碎片中寻找。在对行李箱和衣物残片进行检查时,调查人员发现,有56块碎片与炸弹爆炸的痕迹吻合。他们将这些碎片还原成一个棕色硬壳的行李箱。同时,他们还找到一些嵌着行李箱碎片的衣物和雨伞碎片。专家断定,爆炸装置就是与这些衣物和雨伞一起,放在这个行李箱中的。   在衣物残留的部分商标上,调查人员确认出品牌,甚至发现一件婴儿服装上还留有“马耳他制造”的字样。1989年8月,调查人员来到马耳他,他们找到生产这些牌子衣服的厂家和销售这些衣服的商店。在一家商店里,店主提供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在1988年圣诞节前的一天下午6时50分,一名男子在他的店里买了一些上述牌子的衣服和一把雨伞。这名顾客从口音上听是个利比亚人,而他买衣物时,显然并不在意买的是什么样的东西,雨伞则是因为当时正在下雨,他随手买的。   调查人员将重点集中到利比亚人身上。在十几张可疑分子的照片中,店主指认出其中的利比亚人迈格拉希。德国安全机构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迈格拉希在1988年12月20日下午,曾用假护照进入马耳他,并在21日上午就离开,这次马耳他之行,正是为了把爆炸物放上飞机。随后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帮助他把行李箱送上飞机的,是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卢卡机场的经理费希列。   至此,调查人员用了三年的时间,经过现场调查和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的刑事侦查,终于将速件涉及多国的大案基本上查清楚了。1991年年底,苏格兰警方发出了逮捕迈格拉希和费希列的通缉令。   整个事件能真相大白,简直是一个奇迹。而制造了这个奇迹的,则是调查人员对任何蛛丝马迹绝不放过的细致搜索。   (摘自《百科新说》2011年第9期)

范文八:史林拍案1988年洛克比空难

史林拍案 1988年洛克比空难,泛美航空103遭恐怖袭击,空中爆炸解体,共270人罹难,飞机上大部分是美国人。英美调查机构动用最高侦讯手段,从百万残骸碎片中确定利比亚恐怖分子所为,联合国即对利比亚实施11年制裁,最终迫使卡扎菲付出27亿美金赔偿(空难家属各一千万)。 1988年12月21日,美国泛美航空公司的一架波音747客机在苏格兰小镇洛克比上空爆炸坠毁,造成机上259人和地面11人丧生,其中包括189名美国人。空难发生后,美英两国情报机构组成的调查组立即对空难展开调查„„ 1989年1月中旬,西方有些报纸报道说,泛美103次航班的失事,很可能是以色列的“摩萨德”制造的一起惨案。叙利亚国防部长塔拉斯将军在1月21日接受科威特《火炬报》记者访问时支持这一说法称:“以色列‘摩萨德’的一名特工将一个藏有炸药的袋子交给一位美军,让他带上飞机,并给他30万美元作为报酬。这位特工说,袋子里是价值50万美元的钻石,需要偷运入美国。”据一些人士分析,以色列炸毁泛美103班机的目的可能是为了嫁祸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破坏美国和巴解的对话,离间美国和巴解的关系。 然而以色列却断然否认此事,并指责叙利亚国防部长的指控是荒谬的。不仅如此,以色列的“摩萨德”反而通过一些渠道散布消息说,在以伊拉克为活动基地的一个巴勒斯坦游击队组织中,有一位出身工程师的领导人。多年来此人一直在研制精巧的起爆器和塑料炸药。言下之意是说泛美103班机的爆炸失事与这个组织有关。有关塑料爆炸物的来源问题,线索纷繁复杂,互相矛盾,所以根本搞不清楚。 1989年12月29日,美国悬赏50万美元,捉拿造成洛克比镇空难的凶手。据说美、英、联邦德国的情报机关和保安机关使用了包括卫星在内的多项高技术,对恐怖分子及他们的组织经济活动的场所用微波进行了千万次窃听,然后进行计算机的分析处理。 美英两国情报人员发现虽然103客机上的爆炸相对地小——在220英尺长的机身旁边炸出一个20平方英寸的洞,飞机的解体十分迅速。航空失事调查人员报告道,机翼可能在炸弹引爆三秒后已跟主要机身分离。 英国航空失事调查局(British Air Accidents Investigation Branch)的官方报告指出,虽然飞机放下了氧气罩,没有证据显示飞机曾发出遇难呼号。由于爆炸已破坏飞行通讯中心、将飞行纪录仪的电力截断,因此即使机组人员对身边发生的事情作出反应,他们的行动并没有被记录下来。 747客机的神经中心控制所有航行及通讯系统,位于驾驶舱下两层,和前货物舱只有一道隔板之隔。调查人员相信,爆炸力冲破这道隔板、冲击飞行控制线路,令机身的前面部分开始扭动、上下颠簸及偏航。这些突然而猛烈的移动将保护机身前段的加强带(reinforcing belt)拍打向左面一排窗子,并令它开始脱离机身。与此同时,爆炸引起的冲击波打中机身后反弹回爆炸的方向,跟正在从爆炸中心发出的冲击波汇合,形成马赫波(Mach stem shock waves),在机身中来回反弹,随著空气调节喉管传至整个机身,将机身断开。机身的前面部分脱离。乘客和机组人员被抛出冰冷的夜空。 机身的主要部分连同部分仍然附在上面、被缚在座位上的乘客继续向前飞,直到机身跌至19000英尺、插水式垂直下坠为止。 有好几年时间,调查人员怀疑是否有内应牵涉入恐怖计划,原因是他们相信,如果炸弹不是放在前货物舱、而是在机上任何其他位置的话,这种相对较小的爆炸不会摧毁飞机。其他喷射客机试过在类似爆炸后安全著陆。最终的结论是,恐怖分子没有如此准确地放置炸弹;装有炸弹的行李箱被放在那里纯属不幸。 事件发生后,联邦航空管理局建议航空公司加强那道分开前货物舱和通讯及航行中心的隔板,以及为飞行纪录仪装上后备电力装置。 英国鉴证专家确认在洛克比发现的蓝色Babygro(婴儿连身套装品牌)碎片含有炸药,显示它被装在放了炸弹的手提箱内。 部分蓝色Babygro的标签残存下来。苏格兰探员根据标签追溯至一批送住马耳他斯利玛(Sliema)一家服装店“玛丽屋”(Mary's House)的Babygro。 1989年8月,苏格兰探员飞往斯利玛会见服装店的老板东尼·高斯。高斯忆述,在炸弹袭击前两星期,他向一名貌似利比亚人、操利比亚口音的男子卖出那套Babygro。 高斯清楚记得那宗买卖,因为那名顾客看来不大在乎他在买什么。他买了一件高斯老早就想甩掉的旧粗外套,还有其他不同款式、大小的物品。 高斯还记得,在那顾客临离开服装店

时,外面开始下起雨来。他开玩笑地问他那位利比亚顾客要不要还买把雨伞。结果他买了。 直觉驱使下,探员向高斯买了把雨伞,跟那名利比亚顾客所买的一模一样。他们将雨伞带回洛克比、与坠机地点找到的雨伞作比较。结果他们找到一把雨伞,跟高斯卖给他们那把一模一样。 那把雨伞被火速送到英格兰的政府鉴证实验室RARDE作检验。雨伞的纤维上含有那蓝色Babygro的痕迹,显示它们都曾经在那放有炸弹的手提箱内。 东尼·高斯似乎将衣物卖了给那洛克比炸弹袭击者,或者是一个亲近他的人。对苏格兰当局来说,那是第一个突破。他们有了目击者。 1990年秋天英国最终于认定这次空难系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办事处经理费希迈和利比亚特工迈格拉希所为。 1991年11月14日美英两国宣布了洛克比空难的调查结果:空难是由两名利比亚人制造的。他们是前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办事处主任拉明·哈利法·弗希迈和利比亚特工阿卜杜勒·巴塞特·阿里·迈格拉希。他们将藏有炸弹的行李从马耳他送上103次航班,准备于爱尔兰海上空爆炸。这样,爆炸产生的碎片将沉入汹涌的爱尔兰海。美英两国政府要求利比亚政府把这两名利比亚人交给美英审讯。利比亚虽然拘留了费希迈和迈格拉希,但拒绝把他们交给美英两国。 次日,法国总统密特朗也公布了1989年法国航空公司772次航班爆炸事件的调查报告。密特朗宣布,有4名利比亚人涉嫌此案,并向利比亚提出了引渡要求。11月27日,美、英、法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利比亚在三国调查飞机爆炸事件时与三国司法部门合作。但是卡扎菲对西方三大国的指控并不在乎。他的理由很简单:利比亚政府与洛克比空难没有关系。 美国把此事提交联合国安理会。1992年,安理会以利比亚拒不交出洛克比空难事件两名嫌疑犯为由,对利比亚实行全面制裁。为了迫使利比亚交出嫌疑人,联合国安理会曾多次通过决议,对利比亚实施包括空中封锁、武器禁运和外交制裁等一系列制裁。1996年,美国又通过达马托法,对在利比亚石油、天然气领域年投资4000万美元以上或违反联合国对利比亚制裁规定的外国公司实行制裁。 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利比亚被迫同意交出两名嫌疑人,但同时也提出对两人的审判必须在英美以外的第三国进行。 1998年,美英和利比亚都同意把荷兰作为“中立的第三国”,在荷兰海牙设立法庭审讯洛克比空难的两名利比亚籍嫌疑犯。阿拉伯联盟和非洲统一组织要求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对这两名嫌疑人进行公开审判,并要求取消对利比亚的制裁。1999年4月5日,两名利比亚籍嫌疑犯被押至荷兰,联合国宣布从即日起停止对利比亚的制裁。 2002年10月,据报告,利比亚政府为死难者提供27亿美元赔偿,约每人1千万美元。2003年8月15日,利比亚正式对袭击承认责任——尽管其声明毫无表示悔意。一些人认为承认责任不过是为解除制裁所做的例行公事,而不是真心认错。 2003年8月,利比亚与美英达成协议,同意对洛克比事件遇难者家属支付总额约27亿美元的赔偿。同年9月12日,联合国安理会以13票赞成、2票弃权的表决结果通过第1506号决议,决定解除联合国因1988年洛克比空难和1989年法国联航空难事件而对利比亚实施的长达11年的制裁。 2004年2月26日,美国宣布取消对利比亚实施了长达23年的旅行禁令,允许利比亚在美国设立利益代表处。 2009年8月20日,英国苏格兰司法部长麦卡斯基尔宣布释放因制造洛克比空难而在英国服刑的利比亚特工迈格拉希。

范文九:从“洛克比空难案”透视国际法院的司法审查权

一、洛克比空难案情简介      1988年12月22日,由伦敦飞往纽约的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飞机上一枚炸弹爆炸,飞机在苏格兰的洛克比山上坠毁。经过几年的详细调查后,美国地方法院对两名利比亚人提起诉讼。美国、英国要求利比亚引渡这两名犯罪嫌疑人,但被利比亚拒绝。1992年1月21日英、美两国将该事件提交联合国安理会,要求安理会敦促利比亚答应他们的引渡要求。   1992年3月利比亚向国际法院提起诉讼,主张利比亚按照1971年《蒙特利尔公约》有权拒绝引渡,并请求国际法院依据《国际法院规约》第41条采取临时保护措施。   1992年3月31日,当国际法院尚未对是否采取临时保护措施作出裁决时,安理会通过了748号决议。该决议要求利比亚引渡两名利比亚人;如果利比亚不引渡,安理会将对利比亚实施全球性制裁。[1]   国际法院在1992年4月14日的两项命令中,均以11�5票通过下列命令:国际法院在本案目前的情况下,没有必要根据国际法院规则第41条指示临时保全措施。[2]      二、洛克比空难案的难题:国际法院的司法管辖权的提出      洛克比案的特殊之处并不在于安理会与国际法院在同一事件中的平行活动,[3]而是在于此案中的当事国分别向安理会和国际法院提出了不同的请求:美、英向安理会提出的请求是有关于制裁恐怖主义行为的政治争端,而利比亚向国际法院提出的请求是有关于条约解释适用以及引渡的法律问题。   法院在该案中所面临的真正难题是:国际法院作为国际社会主要的司法机构是否有权力审查安理会决议的合法性?实质上洛克比案所触及的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就是国际法院的司法审查权。这一问题随着安理会的机制在冷战结束后得以激活,安理会的权力日益膨胀的现状下开始受到国际法学者的普遍关注。不同的学者从不同的理论和逻辑模式出发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学术上的探讨,本文在对这种探讨进行分析的基础上运用条约解释的逻辑模式从国际法的层面对国际法院司法审查权的合法性进行考察。      三、从条约解释的角度分析国际法院司法管辖权的逻辑起点      对于是否应建立以及如何建立国际法院的司法审查权这一问题,一些支持法院享有司法审查权的学者认为洛克比案件类似与在美国历史上奠定了最高法院的司法审查权的基础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件,国际法院可以参照美国最高法院的做法来确定对于安理会决议的审查权。[4]我认为尽管这两个案件中的诸多要素的确具有相似性,但是,这种简单的类推显然忽视了国际法与国内法的重要区别,忽视了国家司法权和国际司法权的区别。国际社会是一个主要由各个平等主权的国家构成的整体,体现出一种水平的构架,区别于国家体系的垂直构架。国际社会也不象民主国家那样建立在分权的基础上,强调权力的制约和平衡。国际社会强调的是分工和合作。而民主国家的司法审查权恰恰是源于分权理论,而这一理论并不是构架国际社会的理论基石。   作者认为在分析这一问题的过程中,最重要的考虑是从相关的条约中寻求解决这一问题的法律依据,而无疑的是,在这方面,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两个条约就是联合国宪章与国际法院规约。而鉴于《国际法院规约》在这一问题上并没有给我们以任何多于宪章的探讨的空间,又基于宪章的基础性地位,因而,宪章是我的分析的重点。      四、从准备资料的解释角度分析法院司法审查权的存在空间      和平解决争端委员会在它的报告中指出“如果联合国的任何一个机构或者法学家委员会所作出的一个解释是不被普遍接受的,那么解释本身是没有约束力的。”[5]这就意味着法院有权力对其它机构作出的不被一般性接受的对于宪章的解释不予采纳,当然其中包括了安理会作出的有约束力的决议。而法院要对安理会对于宪章的解释作出是否“被普遍接受”的前提就是要对相关决议进行实质的审查,这就为法院审查安理会的决议提供了一定的空间。由此可见,从宪章制定的相关情况来看并没有排除一切形式的司法审查。      五、从演化的解释角度分析国际法院司法审查权的存在空间      另一方面,宪章作为组织性章程又有它不同于一般的条约的地方。属于“组织”性质的条约应遵从略为不同的解释规则,从而允许其具有一部宪法那样的本质上属于演化的性质。[6]宪章作为一个组织章程,其本身并不是静态的。宪章和宪章创设的机构必须适应变化着的新的环境,同时必须满足会员的愿望。[7]把演化的解释方法适用在宪章上是合适的,因为显而易见的是,联合国的建立者当然认识到一个世界性的机构不应该是凝固的,应该具有随着时代而演进和调整的能力。[8]      六、从国际法院的作用角度补充演化解释的效力      但是,有人可能会提出这样的质疑:由于国际法院的咨询意见仅仅是一种建议而没有任何法律的约束力,而法院在诉讼案件中的判决的效力也是及其有限的,仅仅对特定案件以及特定案件的当事国有效力,那么,即使承认国际法院在一些具体的咨询案件以及诉讼案件中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确立了一定形式的司法审查权,然而,这些案件本身并没有普通法意义上的先例的作用,对于以后的案件,对于当事国以外的其它国家,尤其是对于联合国的其它机构是几乎没有任何法律上的约束力的。   这种论点表面上看来似乎是很有说服力的,但是,只要我们不仅仅从条约的规定上,而是从国际法院实际的工作情况,从联合国各个机构之间的关系以及从各个国家对国际法院作出的判决的一般性尊重上就可以看到“应然性”与“实然性”之间的差异。   国际法院通过在咨询案件和诉讼案件中行使司法权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对《宪章》和国际法起着一定的演化和发展的作用,而这种演化和发展实质上维持了《宪章》的生命力,使《宪章》得以在较长的时期内发挥其调整国际社会的各种复杂的关系的作用。《宪章》本身不应该是静止的,否则宪章根本无法应付处于不断变化中的国际社会,维持国际和平和安全的宗旨也难以在较长的时期内得以实现。因而,对宪章进行演化解释是由宪章本身的性质,由国际社会的性质和宪章的宗旨决定的。通过这种演化解释宪章的路径,我们有理由得出国际法院通过司法权的行使不仅仅没有否定一切形式的司法审查,而且为在国际层面确立一定形式的司法审查制度奠定了一定的法律基础,提供了一定的法律空间。      七、结论      通过运用各种合适的解释方法具体地对宪章和法院规约进行剖析之后,我们可以得出从法律渊源的层面上,国际法院的司法审查制度是有其存在的法律空间的。   实际上,广义的司法审查权在国际法院工作的运行程序中是不可避免的。这种审查权的存在不是因为在洛克比案件中对安理会决议的直接的质疑,而是因为当事国请求法院审查的法律本身与安理会的决议有关或者其效力依赖于安理会的决议,在这种情况下,法官往往发现很难避免对其决议的审查。法院甚至没有选择的余地来放弃这种审查。当安理会制定出越来越多的法律,法官们往往发现很难避免对其的审查。[9]   当然,一方面,由于国际秩序不同于国内秩序,国际社会更加注重分工与合作,而并不像国内社会那样注重分权与制约;另一方面,国际法院并不享有解释宪章的最终的权威,而且法院的判决并没有普遍的约束力,而仅仅是对本案及本案当事国有约束力,因而,在目前的联合国体系之下确立美国模式的司法审查制度我认为不仅是不现实的,最终可能不仅会防碍安理会的工作,而且会损害法院自身的权威。因而,鉴于国际社会的特点,我们可以寻求一种相对温和一些的司法审查模式,使它不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联合国的其它机构尤其是安理会的权力,使它们在宪章的宗旨和原则以及国际法的框架内行为,使国际法院真正成为护法使者,而且这一模式本身应该严格限制法院在个案中的司法审查权的行使,从而确保其它机构的正常工作得以维持,尤其是安理会在维持国际和平和安全的行动中,法院在行使司法审查权时应特别的谨慎,应该全面考虑案件的各种因素,从实现宪章宗旨的原则出发,尊重安理会的行动,避免对安理会的正常行动造成不必要的防碍。而这一模式的构建,不仅需要理论的支持,而且更有待于实践的发展。      注释:   [1]见李薇薇:《从“洛克比空难案”透视国际法院与安理会地关系》,《中国国际法年刊》,1998年,法律出版社。   [2]见陈致中编著:《国际法案例》,法律出版社1998年10月版,第340页。   [3]在科孚海峡案,爱琴海大陆架案,伊朗人质案和尼加拉瓜案件中,同一当事国既向法院提起诉讼又同时提交安理会以期达到同一结果。   [4]Thomas M. Franck, The "Powers of Appreciation": Who is the Ultimate Guardian of U.N. Legality?, 86 AM. J. INT'L L. 519 (1992).   [5]Watson, supra note 6, at 14.   [6]詹宁斯 瓦茨修订:《奥本海国际法》(第九版)(中译本),第一卷,第二分册,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8年4月版,第664页。   [7]Leland Goodrich, Edvard Hambro, and Anne Patricia Simons, CHARTER OF THE UNITED NATIONS: COMMENTARY AND DOCUMENTS. 3rd ed,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9,pp.1-4,10-16.   [8]Vera Gowlland-Debbas ,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 AND THE SECURITY COUNCIL IN THE LIGHT OF THE LOCKERBIE CASE’, The American Journal International Law,1994, Vol.88.   [9]Jose E. Alvarez,‘JUDGING THE SECURITY COUNCIL’,American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Law , January, 1996,Vol.80.

范文十:洛克比空难:从碎片中挖掘真相

1988年12月21日夜,美国泛美航空公司103航班从德国法兰克福途经英国伦敦飞往纽约的途中,在苏格兰的洛克比镇上空突然发生猛烈爆炸。飞机爆炸的碎片从空中落向地面,引起洛克比镇大火,导致镇上11人死亡,而飞机上的259人则全部丧生,   空难发生后,英美两国立刻成立了联合调查团,由英国情报局和美国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联合行动。负责空难调查和案件侦破。   就在空难发生第二天,1988年12月22日的黎明,600多名英国警察包围了洛克比地区,开始了地毯式的搜索。由于飞机是在9300米高空爆炸,残骸碎片散落面积极广,搜寻人员带着各种仪器和工具对该地区的湖沼、森林、公路等每一寸土地全面仔细搜索。用了一周时间。找到了飞机残骸大大小小共18000多件碎片。所有的碎片一律封存。由空难调查委员会集中到一个飞机库里,调查人员尽量将飞机拼装复原,并对残骸逐片进行检查。   调崔人员发现,在飞机前货舱下端靠近舱门一侧,有一块50厘米见方的飞机残片与飞机其他部位的解体性破裂不同,它是粉碎性破裂,而且有凹痕和烟熏的迹象。这一证据显示飞机内有一个爆炸装置爆炸,而这就是造成了这次空难的原因。   前货舱的货箱是存放乘客行李的地方。在对货箱的残片进行检查后,调查人员发现有一个货箱壁上有凹痕和被烟熏黑的地方,但货箱底部没有这些痕迹。这说明爆炸装置是在其中一个行李箱里,其下面还有其他行李。   事故原因已经清楚了,但制造了空难的凶手是谁呢?线索依然要从不计其数的碎片中寻找。在对行李箱和衣物残片进行检查时,调查人员发现有56块碎片与炸弹爆炸的痕迹吻合,他们将这些碎片还原成了一个棕色硬壳的行李箱。同时,他们还找到了一些嵌着行李箱碎片的衣物和雨伞碎片。专家断定,爆炸装置就是与这些衣物和雨伞一起放在这个行李箱中的。   在衣物残留的部分商标上,调查人员确认出品牌,甚至发现一件婴儿服装上还留有“马耳他制造”的字样。1989年8月,调查人员来到马耳他,他们找到了生产这些牌子衣服的厂家和销售这些衣服的商店。在一家商店里,店主提供了一条很重要的线索:在1988年圣诞节前的一天下午6时30分左右,一名男子在他的店里买了一些上述牌子的衣服和一把雨伞。这名顾客从口音上听是个利比亚人,而他买衣物时显然并不在意买的是什么样的东西,雨伞则是因为当时正在下雨,他随手买的。   由此,调查人员将重点集中到了利比亚人身上。在十几张可疑分子的照片中,店主指认出其中的利比亚人迈格拉希。德国安全机构通过进一步调查发现,迈格拉希在t988年12月20日下午曾用假护照进入了马耳他,并在21日上午就离开了,这次马耳他之行正是为了把爆炸物放上飞机。随后的进一步调查发现,帮助他把行李箱送上飞机的是利比亚航空公司驻马耳他卢卡机场的经理费希列。   至此,调查人员用了三年的时间,经过现场调查和在世界100多个国家的刑事侦查,终于将这件涉及多国的大案基本上查清楚了。1991年底。苏格兰警方发出了逮捕迈格拉希和费希列的通缉令。   整个事件能得以真相大白简直是一个奇迹,而制造了这个奇迹的,则是调查人员的对任何蛛丝马迹绝不放过的细致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