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高度

灵魂的高度

【范文精选】灵魂的高度

【范文大全】灵魂的高度

【专家解析】灵魂的高度

【优秀范文】灵魂的高度

范文一:灵魂的高度

^◆

文材作料 訇 选厅  这 个

光 怪陆 离 的世 ,界 们我 需更  个 单位 公 布的 数据 中 , 公 务 车用  用费 达到 2了9 . 亿7 元,占 比 最 高,  达58 %。 总 同 样 减额 少 的还 有 公  务 待接 ,费 98 单 个 的 总位 额为

羊的羚小狮子

有 一 年只 幼 的小狮 子 立 志 ,

要 成为 一 最只 美 的完 狮子。 后 ,来

认 考真虑 自 所己 ,踏 求踏 实买,

词低 做 人, 调高 事 做。

冯小 刚 妙语解 字 冯

小 4冈 坐火 车 到 一 位 听 旅 客不 断

说 自 己“ 混 得 不好 ” ,遂为他

8 .

85 亿 元 , 比去年 减 少 约 1.7 7亿

现 发狮 子 长在 中 跑的耐力 羚  羊比 弱。 于 是 它 定 学 羚 决 吃 羊 以草 增 强 耐

力 , 最后小 狮 子 因吃 草 而  变得 体 力空 。 乏 子 狮的母亲 现发 小

狮子 做 法 的后 它对 说:  “ 狮

子元

, 削 减公务 接 待费最 高 是的中

国 人民银 行,共减 少了 5 7 6 0 万元

接 待预 算

解释这个 字的义含。他说:   这“ 个  ‘ 混’宇 有 玄 大机, 先首 看 它  边右 宇的 , 是 ‘昆 ,就’是 向人们

小 编小【】 引“  级领部用导  车

量首数次开公” 不 “购 买公 车

所之以 成 草原为 之 王, 不 是因 为  它没 有 缺 点 ,而 是因 它 为有 突出

的 优。点 它靠突 出是的察 力 观、

优 异的爆 发 力 、锋 利 的 牙齿 和 准

成为 态常” , 让 权力运 行 在 光

阳传

递 着 样这 的信息 :日 是子 比‘  ’

出 的 来 。 那 如么 去何 呢比7 或者  如 比 何得过别 人呢 那 ?看 ‘就 昆

’下 , 腐反才 能 发 挥 真作 正用 。 党

中央 的 一系列 璃 决反定 为 下 社

会造营 出了风 清气正 的 廉 洁 氛围,  真是 正着 于 强眼 国 民的举富措 。

确 扑的跳 动作 而不 靠 是 完美来 称 霸 草原的 ,没 有 缺点的动 物是 不  存

的 。在”

旁 边 的 三

点水 。 有要 一点 良好 心

态 水 位 的要, 一有点 搏拼 抗 争 的

,准 还要 有 点 一道德 养修 水  的平 这,样 才 真是正 的‘ 混字’,   也 ‘ 混 ’是的 高境最界。 ”

贫 困生 竞选

沈在 阳大 学 学 某 院,想申 请 助 学 金 ,交 贫 证困 还 明 不够,还  要在 全班 学同面 演 讲 前 ” 能谁比  穷我 ” 并接 受, 投票 得 ,票 的 才高  有 资格 得 到 学 助 金。 这 消则 息

一经微 博 出 ,即 在发 网 上引 起强 烈

编小 引小】过

度效仿别 人

优 的 点只 会 蔽遮 己的优 自点。 追

完 求美 固 没然错 ,但 一 定要 允许

自的 己不完 美, 缺 点是 人让 认  识

编小小 引】冯 的 导 混”“

字  巧 告解诉 我们一 个 道 ,过理 日

到“ 人无竞”进而不人改断善的

东好 西。

子关键 还 得 有 稳 心 态硬 本 、 和  事 好 修 养。 一 味 和地别 人 谁比的 日

过子得好 ,未免 够不境 。界

总理

人夫低调治学 作

为李 克 强 总 理 的 夫人 ,程  虹的 字 似名乎不被人 熟能详耳

。反 。响 学校 所 以之 这样 做, 在 一 些人 看 来 属于 无 奈 之举 毕。竟 ,

学 生 刚 入学 不 ,相 久互 之间不怎

了解 , 困 生 竞贫选 有 于助 防止  贫造困假 且贫困 生,额名有 限 ,  申 请者 多居,总 得 拿 出一个 相对 公

公平正的办 。法

作 首为都 经贸 大 学外 语 系教 授 ,

程虹 低 是 且调静 治 心 的 学 线一 老 师 。程 虹专 注 于 然自 文 学研 究   域 领,是 内 国自然 文学方 面 的 路

领【小 小编 引 这】 一 方 看法似  可

理以解 , 实则 对 贫 困是生 尊  严

人 之 一外。 翻文译 是 寂个寞 的工 作  , 大学教 授 很难 一以人 之 力  翻 译一 套 丛 书 ,程虹 坚 持下来 了 。  在 多 次出 任虹程 著 译责 李 学 军 编的 印 象 中, 虹 程 在翻 译《 来 醒   森 的林 时 》,为考 证每种 鸟的 名字 ,  甚至 还求教 于 国美的 鸟 类百 科 全

书 , 再 对 照专 业英汉 词 典 。 此 , 外

的 次一伤 害教 。 育 活 力的 源之 来

车公新态

常 日近 在 , 49个公 2布 01 5 年  算 预 中 的央 政府部 门中 , 8 有 个9 公   了2布 1 05 年 “ 三 公” 预算, 总费

用  约5 1亿 比,去年 减 少约7 亿 。值

自于

对 人的 尊 重, 演讲 “ 穷”  比

这 选一 秀 式的方 着式实 让人 难   情为 , 真 正庭家困难 学的 反生而  有 可 不能 露面 , 我 更们希 看望 学到  校 改善 方 法,用 正真 公 平 理 的合  方

助 式人。

虹在事面同前有架没子, “ 她   刻 不意 强 调 自己 高的 夫 官 身 人 ”份,这 是本校 同事 对 其 价 。评

意注 的 ,此是次 部 领 级导 用  车 数量首 公次开 。 由 去 于 年 启动了   公车 改 革 , 消取党 政 关机一 般 公 务 用 车 , 因此2 O 15 年不 再买 公 新 车成为了“ 新常态 ” 在。 9 个单 位8  中,仅 1 7 单 有位新 购 车计划 。

8 9  7 岁那 年, 他 听一了场钢 琴 音

魂灵 高的度

乐 会,被 迷得 神魂 颠 。倒于 是 父 亲  买回一 架 琴 。 由于钢 身矮材 小 ,

小 编【 引小】 优 秀人的从  来不 在

乎 上 头的 光 环, 只 静 会下心

来  ,摒 弃纷 扰 做 自 己的 事 。 面对  ■ ■

O 日西霉互  圃噩

………

文作料 材选自_厅他

需 要 人别 抱 上着 下钢 座琴 父 ,亲 又在 钢 琴 上 安装 了 个一特 殊的  虎 狼 之 药 ,起 死回 生 。这 样 , 全   界 世便 都 以 我为是 神 医。 想想 看 ,

业 。”

【 小编小 引】不

乎头在顶的

环 ,不光依 他 赖 的人帮助 只 , 为

辅助 来 控器 制 踏 ,板以 使他 脚的

能牵动 踏板 。痴 狂地练 5了年 。1 3  岁 ,第 一 演次 出 时 , 在他台前  最 接近 观 众 的 地 方 , 站了 足 3 有分 钟 。 最 他 笑后 着问:   “都看 够了   7吧 满”场 都 会意 地 笑了 他 才 回,  到 座位 演 奏 。 众观被 震 撼了, 尔  后掌 声 雷 动。 有 人问他 为 什 要  先么 3 站钟分, 说他:   “ 多 人许 是好   奇 的我身 材 才来 的 先,让 他 们  看 够, 能 专才心 听倾 我的演 奏 才, 能 见看我 灵魂的 高 度 。”他就 法是

我 大像哥 这 治病 ,人样 的 元气 丝  毫 不

伤, 二我哥 治 病 ,这 个 人 元 气  稍 有 损 就破补 回 来 了 , 像 我

这自己 的 梦 想 独而 立打 拼 这,是 多  少

当 下 富“二代 们 “缺少 的 寨养 。   立独 永远 是 我 们 得 成 以熟 的 二  不法门 作, 青为 年人 , 自 己 事 自的

么 病治 呢 命, 是 捞 回来 了 , 可元  气 大

,您 说 伤我 ,们 家谁 医 术 最

高明 ? ”

己干

流, 多汗 少水也甘 愿。

小编 小 】引 后控制事不

事 如控 中 ,事制 控中 制 不 如事前 控 制 , 可惜 多 数 均人 能 未 认 到 这体

孩子 的墓地

在 美个国纽 约哈 德 河 逊 畔,

点离, 等 到 错 误 决 的策 成 了造重

的 损失 寻 才 弥求 补有,时 亡 是

国美 81 总统 格届 兰特 陵 不摹到 10 0   米处 ,有 座 孩 一子的坟 墓。在 墓  旁的一 木 牌 块 上, 记 着载 这样 一  个 故事 :17 9 年77 1月5 目一, 个 年

羊补 ,为 时 牢晚。已

国 的贝 楚齐 亚 尼世, 界 琴 史钢上

最 著 名 侏 儒 的。 说 他 过  :“ 如 果

非要 说我 高 ,那 大完 全 矮是 小成

的!全”

岁5 的 子 孩 不幸

坠崖 身亡 孩,  子的

父母 痛 欲悲绝 ,便 落在崖 处 给

【 小编

引小身高】仅 010 厘米 ,

却  成 了 音就乐 史 上的 巨 ,透 人过 贝 齐 亚楚 尼, 我 们 应 知该 道 有 只

子孩 修建 了一 座坟 墓 后。因 家 道 衰 落,这 位 父 亲不得 不 让转 这片   地土 ,他 新对主 人 提 了一出个 特

殊  要 :把孩求 坟子 基 为土 作 地的

坦 然 对面自 缺 陷身,重 塑 高 尚  的自

我 他 ,人自会 为 灵 你 魂的高  度而

仰望。

永 分 远保 留 。新 主 人同 意  了

股神子之人生之路 的沃伦

・ 巴 菲 特是全 球 1 O 0最 具   响 力影人 物 , 可富敌 国 的 “股

条个 件,并 把 它 写 进 了 契约。   1 O 年0 过 后 ,去这片 土地辗 转 卖 了

谁的医术最 高

魏文侯问扁鹊  :“ 我 听 说  你 们家弟 三兄 都 学人 医 那, 谁 么 的 医 术最 高? ” 鹊扁说 :   “ 大哥 术医   高最,二 哥其 次, 我最 差 。 ” 魏 文侯 惊讶 问地:  “ 那 什 么 只 有为 你   名动 下天 他,们 个两一 点名 气 都 没  有?”扁鹊 说 :   “我 哥 大医 的 术 之高 , 可 防 以 于患未然 一 个,人  病 未起 之 时 ,他 一 的望 色便气 知,

许多家 , 但 孩子的 坟 墓 然仍 在

那里留。 81 9 年 7这 , 块土 被地 选  为总 统格 兰 将 特军 陵 园 ,的 孩而 子

的坟墓 依 然 完 被整 保 留 地下了 来,

神 ”其子。彼得 巴・菲 特 没 继 有 承

父亲 衣 的 钵 成华为 街尔 金童, 而   是选择 用 音 谱乐 出属于 己 自 人 的 ,最生终 赢 得 了美 国电 视界 高最 荣 誉 “艾美奖”。 他在 学 只 大念 了  三 学个期 便 定决 休学 ,从 零开始  打 造 音 乐 梦 尽 , 管 历 经 波折,但

他终 于 靠 自己 的 努力 , 获 了收 属

格 兰 特了陵 墓 的 邻 居 。又一  个 1 00 年 过 去 了1 9 ,9 7年 月7 格,兰  特 将军 陵 墓建成 1 0 0 周 年 时 ,当   的 时纽约 市 来长到 这 里 在, 缅怀 格  兰 将 军特的 同 时 , 新 修 整 了重 孩 子 的 坟 墓并 亲, 撰自写 了 孩子 墓  地 的 故 ,事让它 世世代 代流 下 传

去。

自 己 成 功 。的 彼 得说 身 为 巴

,然后 用 药 其将 调 理好 , 以所天 下  人 以都为 他不 会治 病 , 他便 一

名 点气 都没有 。 我 哥 的二 能 耐,是   治能病 起 之初时 , 防止别 人酿  大病 成病。人 刚开 感始冒 咳 嗽 时 , 他  用就 药将人 治

好了 , 以所我 二   哥的 名 仅 气 于 乡止 ,里被 人认为  是 治 小病的 医 生 。 我 呢, 就 因  医为术 最 差 。 以所 一 定要 等 到 这个

特菲之子 ,这确实 一有点 不寻 ,

“常但 当父 亲现 出 在 富豪榜 上, 对 我妈 妈 说,我们 还 是 住在 一 样房 的子里 ,父亲 每天自 己开 车去 上 班,   家在也 是 穿 同 着样的 运 动裤 我,  们还 是 一 样。 ”股神 表曾示 捐 出   要 产财, 此对, 彼 说得,他 从 未想

【 小

编 小引 】 个 延一续 了 两

百多年 的墓 地 不 仅仅 是 对 孩 和 子孩 子 父 母 的 一 种精 神慰 藉,更 代  表 了 一种 契 约 精 神 , 承 诺了就必   须 做 到 。从大 处 讲 ,契约 精神是

现代社

会得以 正常 运 的根基转;  从 小 处 说来, 契约精神 是 人个生

存 的 立足 点 。现 代 社 会 呼 唤 约契 精

。 神

过 要

继 承 父亲 的财 ,富 只想 做 自

最 喜 欢己的 事 情 如,果 能成 功 , 就 能 自豪地 :说  “ 是这我 的 事

人 病

膏 入肓 、 奄 一奄息 然, 下

……

厦丞逦

日丑嚣 ● 曲 ■  5…1^◆

文材作料 訇 选厅  这 个

光 怪陆 离 的世 ,界 们我 需更  个 单位 公 布的 数据 中 , 公 务 车用  用费 达到 2了9 . 亿7 元,占 比 最 高,  达58 %。 总 同 样 减额 少 的还 有 公  务 待接 ,费 98 单 个 的 总位 额为

羊的羚小狮子

有 一 年只 幼 的小狮 子 立 志 ,

要 成为 一 最只 美 的完 狮子。 后 ,来

认 考真虑 自 所己 ,踏 求踏 实买,

词低 做 人, 调高 事 做。

冯小 刚 妙语解 字 冯

小 4冈 坐火 车 到 一 位 听 旅 客不 断

说 自 己“ 混 得 不好 ” ,遂为他

8 .

85 亿 元 , 比去年 减 少 约 1.7 7亿

现 发狮 子 长在 中 跑的耐力 羚  羊比 弱。 于 是 它 定 学 羚 决 吃 羊 以草 增 强 耐

力 , 最后小 狮 子 因吃 草 而  变得 体 力空 。 乏 子 狮的母亲 现发 小

狮子 做 法 的后 它对 说:  “ 狮

子元

, 削 减公务 接 待费最 高 是的中

国 人民银 行,共减 少了 5 7 6 0 万元

接 待预 算

解释这个 字的义含。他说:   这“ 个  ‘ 混’宇 有 玄 大机, 先首 看 它  边右 宇的 , 是 ‘昆 ,就’是 向人们

小 编小【】 引“  级领部用导  车

量首数次开公” 不 “购 买公 车

所之以 成 草原为 之 王, 不 是因 为  它没 有 缺 点 ,而 是因 它 为有 突出

的 优。点 它靠突 出是的察 力 观、

优 异的爆 发 力 、锋 利 的 牙齿 和 准

成为 态常” , 让 权力运 行 在 光

阳传

递 着 样这 的信息 :日 是子 比‘  ’

出 的 来 。 那 如么 去何 呢比7 或者  如 比 何得过别 人呢 那 ?看 ‘就 昆

’下 , 腐反才 能 发 挥 真作 正用 。 党

中央 的 一系列 璃 决反定 为 下 社

会造营 出了风 清气正 的 廉 洁 氛围,  真是 正着 于 强眼 国 民的举富措 。

确 扑的跳 动作 而不 靠 是 完美来 称 霸 草原的 ,没 有 缺点的动 物是 不  存

的 。在”

旁 边 的 三

点水 。 有要 一点 良好 心

态 水 位 的要, 一有点 搏拼 抗 争 的

,准 还要 有 点 一道德 养修 水  的平 这,样 才 真是正 的‘ 混字’,   也 ‘ 混 ’是的 高境最界。 ”

贫 困生 竞选

沈在 阳大 学 学 某 院,想申 请 助 学 金 ,交 贫 证困 还 明 不够,还  要在 全班 学同面 演 讲 前 ” 能谁比  穷我 ” 并接 受, 投票 得 ,票 的 才高  有 资格 得 到 学 助 金。 这 消则 息

一经微 博 出 ,即 在发 网 上引 起强 烈

编小 引小】过

度效仿别 人

优 的 点只 会 蔽遮 己的优 自点。 追

完 求美 固 没然错 ,但 一 定要 允许

自的 己不完 美, 缺 点是 人让 认  识

编小小 引】冯 的 导 混”“

字  巧 告解诉 我们一 个 道 ,过理 日

到“ 人无竞”进而不人改断善的

东好 西。

子关键 还 得 有 稳 心 态硬 本 、 和  事 好 修 养。 一 味 和地别 人 谁比的 日

过子得好 ,未免 够不境 。界

总理

人夫低调治学 作

为李 克 强 总 理 的 夫人 ,程  虹的 字 似名乎不被人 熟能详耳

。反 。响 学校 所 以之 这样 做, 在 一 些人 看 来 属于 无 奈 之举 毕。竟 ,

学 生 刚 入学 不 ,相 久互 之间不怎

了解 , 困 生 竞贫选 有 于助 防止  贫造困假 且贫困 生,额名有 限 ,  申 请者 多居,总 得 拿 出一个 相对 公

公平正的办 。法

作 首为都 经贸 大 学外 语 系教 授 ,

程虹 低 是 且调静 治 心 的 学 线一 老 师 。程 虹专 注 于 然自 文 学研 究   域 领,是 内 国自然 文学方 面 的 路

领【小 小编 引 这】 一 方 看法似  可

理以解 , 实则 对 贫 困是生 尊  严

人 之 一外。 翻文译 是 寂个寞 的工 作  , 大学教 授 很难 一以人 之 力  翻 译一 套 丛 书 ,程虹 坚 持下来 了 。  在 多 次出 任虹程 著 译责 李 学 军 编的 印 象 中, 虹 程 在翻 译《 来 醒   森 的林 时 》,为考 证每种 鸟的 名字 ,  甚至 还求教 于 国美的 鸟 类百 科 全

书 , 再 对 照专 业英汉 词 典 。 此 , 外

的 次一伤 害教 。 育 活 力的 源之 来

车公新态

常 日近 在 , 49个公 2布 01 5 年  算 预 中 的央 政府部 门中 , 8 有 个9 公   了2布 1 05 年 “ 三 公” 预算, 总费

用  约5 1亿 比,去年 减 少约7 亿 。值

自于

对 人的 尊 重, 演讲 “ 穷”  比

这 选一 秀 式的方 着式实 让人 难   情为 , 真 正庭家困难 学的 反生而  有 可 不能 露面 , 我 更们希 看望 学到  校 改善 方 法,用 正真 公 平 理 的合  方

助 式人。

虹在事面同前有架没子, “ 她   刻 不意 强 调 自己 高的 夫 官 身 人 ”份,这 是本校 同事 对 其 价 。评

意注 的 ,此是次 部 领 级导 用  车 数量首 公次开 。 由 去 于 年 启动了   公车 改 革 , 消取党 政 关机一 般 公 务 用 车 , 因此2 O 15 年不 再买 公 新 车成为了“ 新常态 ” 在。 9 个单 位8  中,仅 1 7 单 有位新 购 车计划 。

8 9  7 岁那 年, 他 听一了场钢 琴 音

魂灵 高的度

乐 会,被 迷得 神魂 颠 。倒于 是 父 亲  买回一 架 琴 。 由于钢 身矮材 小 ,

小 编【 引小】 优 秀人的从  来不 在

乎 上 头的 光 环, 只 静 会下心

来  ,摒 弃纷 扰 做 自 己的 事 。 面对  ■ ■

O 日西霉互  圃噩

………

文作料 材选自_厅他

需 要 人别 抱 上着 下钢 座琴 父 ,亲 又在 钢 琴 上 安装 了 个一特 殊的  虎 狼 之 药 ,起 死回 生 。这 样 , 全   界 世便 都 以 我为是 神 医。 想想 看 ,

业 。”

【 小编小 引】不

乎头在顶的

环 ,不光依 他 赖 的人帮助 只 , 为

辅助 来 控器 制 踏 ,板以 使他 脚的

能牵动 踏板 。痴 狂地练 5了年 。1 3  岁 ,第 一 演次 出 时 , 在他台前  最 接近 观 众 的 地 方 , 站了 足 3 有分 钟 。 最 他 笑后 着问:   “都看 够了   7吧 满”场 都 会意 地 笑了 他 才 回,  到 座位 演 奏 。 众观被 震 撼了, 尔  后掌 声 雷 动。 有 人问他 为 什 要  先么 3 站钟分, 说他:   “ 多 人许 是好   奇 的我身 材 才来 的 先,让 他 们  看 够, 能 专才心 听倾 我的演 奏 才, 能 见看我 灵魂的 高 度 。”他就 法是

我 大像哥 这 治病 ,人样 的 元气 丝  毫 不

伤, 二我哥 治 病 ,这 个 人 元 气  稍 有 损 就破补 回 来 了 , 像 我

这自己 的 梦 想 独而 立打 拼 这,是 多  少

当 下 富“二代 们 “缺少 的 寨养 。   立独 永远 是 我 们 得 成 以熟 的 二  不法门 作, 青为 年人 , 自 己 事 自的

么 病治 呢 命, 是 捞 回来 了 , 可元  气 大

,您 说 伤我 ,们 家谁 医 术 最

高明 ? ”

己干

流, 多汗 少水也甘 愿。

小编 小 】引 后控制事不

事 如控 中 ,事制 控中 制 不 如事前 控 制 , 可惜 多 数 均人 能 未 认 到 这体

孩子 的墓地

在 美个国纽 约哈 德 河 逊 畔,

点离, 等 到 错 误 决 的策 成 了造重

的 损失 寻 才 弥求 补有,时 亡 是

国美 81 总统 格届 兰特 陵 不摹到 10 0   米处 ,有 座 孩 一子的坟 墓。在 墓  旁的一 木 牌 块 上, 记 着载 这样 一  个 故事 :17 9 年77 1月5 目一, 个 年

羊补 ,为 时 牢晚。已

国 的贝 楚齐 亚 尼世, 界 琴 史钢上

最 著 名 侏 儒 的。 说 他 过  :“ 如 果

非要 说我 高 ,那 大完 全 矮是 小成

的!全”

岁5 的 子 孩 不幸

坠崖 身亡 孩,  子的

父母 痛 欲悲绝 ,便 落在崖 处 给

【 小编

引小身高】仅 010 厘米 ,

却  成 了 音就乐 史 上的 巨 ,透 人过 贝 齐 亚楚 尼, 我 们 应 知该 道 有 只

子孩 修建 了一 座坟 墓 后。因 家 道 衰 落,这 位 父 亲不得 不 让转 这片   地土 ,他 新对主 人 提 了一出个 特

殊  要 :把孩求 坟子 基 为土 作 地的

坦 然 对面自 缺 陷身,重 塑 高 尚  的自

我 他 ,人自会 为 灵 你 魂的高  度而

仰望。

永 分 远保 留 。新 主 人同 意  了

股神子之人生之路 的沃伦

・ 巴 菲 特是全 球 1 O 0最 具   响 力影人 物 , 可富敌 国 的 “股

条个 件,并 把 它 写 进 了 契约。   1 O 年0 过 后 ,去这片 土地辗 转 卖 了

谁的医术最 高

魏文侯问扁鹊  :“ 我 听 说  你 们家弟 三兄 都 学人 医 那, 谁 么 的 医 术最 高? ” 鹊扁说 :   “ 大哥 术医   高最,二 哥其 次, 我最 差 。 ” 魏 文侯 惊讶 问地:  “ 那 什 么 只 有为 你   名动 下天 他,们 个两一 点名 气 都 没  有?”扁鹊 说 :   “我 哥 大医 的 术 之高 , 可 防 以 于患未然 一 个,人  病 未起 之 时 ,他 一 的望 色便气 知,

许多家 , 但 孩子的 坟 墓 然仍 在

那里留。 81 9 年 7这 , 块土 被地 选  为总 统格 兰 将 特军 陵 园 ,的 孩而 子

的坟墓 依 然 完 被整 保 留 地下了 来,

神 ”其子。彼得 巴・菲 特 没 继 有 承

父亲 衣 的 钵 成华为 街尔 金童, 而   是选择 用 音 谱乐 出属于 己 自 人 的 ,最生终 赢 得 了美 国电 视界 高最 荣 誉 “艾美奖”。 他在 学 只 大念 了  三 学个期 便 定决 休学 ,从 零开始  打 造 音 乐 梦 尽 , 管 历 经 波折,但

他终 于 靠 自己 的 努力 , 获 了收 属

格 兰 特了陵 墓 的 邻 居 。又一  个 1 00 年 过 去 了1 9 ,9 7年 月7 格,兰  特 将军 陵 墓建成 1 0 0 周 年 时 ,当   的 时纽约 市 来长到 这 里 在, 缅怀 格  兰 将 军特的 同 时 , 新 修 整 了重 孩 子 的 坟 墓并 亲, 撰自写 了 孩子 墓  地 的 故 ,事让它 世世代 代流 下 传

去。

自 己 成 功 。的 彼 得说 身 为 巴

,然后 用 药 其将 调 理好 , 以所天 下  人 以都为 他不 会治 病 , 他便 一

名 点气 都没有 。 我 哥 的二 能 耐,是   治能病 起 之初时 , 防止别 人酿  大病 成病。人 刚开 感始冒 咳 嗽 时 , 他  用就 药将人 治

好了 , 以所我 二   哥的 名 仅 气 于 乡止 ,里被 人认为  是 治 小病的 医 生 。 我 呢, 就 因  医为术 最 差 。 以所 一 定要 等 到 这个

特菲之子 ,这确实 一有点 不寻 ,

“常但 当父 亲现 出 在 富豪榜 上, 对 我妈 妈 说,我们 还 是 住在 一 样房 的子里 ,父亲 每天自 己开 车去 上 班,   家在也 是 穿 同 着样的 运 动裤 我,  们还 是 一 样。 ”股神 表曾示 捐 出   要 产财, 此对, 彼 说得,他 从 未想

【 小

编 小引 】 个 延一续 了 两

百多年 的墓 地 不 仅仅 是 对 孩 和 子孩 子 父 母 的 一 种精 神慰 藉,更 代  表 了 一种 契 约 精 神 , 承 诺了就必   须 做 到 。从大 处 讲 ,契约 精神是

现代社

会得以 正常 运 的根基转;  从 小 处 说来, 契约精神 是 人个生

存 的 立足 点 。现 代 社 会 呼 唤 约契 精

。 神

过 要

继 承 父亲 的财 ,富 只想 做 自

最 喜 欢己的 事 情 如,果 能成 功 , 就 能 自豪地 :说  “ 是这我 的 事

人 病

膏 入肓 、 奄 一奄息 然, 下

……

厦丞逦

日丑嚣 ● 曲 ■  5…1

范文二:灵魂的高度等

他是天生侏儒,终生100厘米。   7岁那年,他看了一场钢琴音乐会,着迷到神魂颠倒,父亲就买来一架钢琴。他要别人抱着上下钢琴座,父亲又在钢琴上安装了一个特殊的辅助器来控制踏板,使他的脚容易牵动踏板。   他痴狂地练了5年。   13岁,他第一次演出时,先站在台前最接近观众的地方,站了足有3分钟。最后他笑问:“都看够了吧?”满场都会意地笑了,他才回位,演奏。   观众大惊,尔后掌声雷动!   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先站那3分钟,他说:“许多人是好奇我的身材才来的,先让人们看够,才能细听我的演奏,才能看见我灵魂的高度!”   在不断拔高灵魂高度的同时,他还成了演唱家,出了自己的唱片。16岁,他成了美国爵士团的“台柱”,每天练琴的时间超过8小时,每年的独奏音乐会超过180场,而所有人都不再对他的身材好奇了,不少人都是闭目倾听,让自己的灵魂仰望他的“高度”!   20岁,他的专辑《乐曲》,使他一夜成为“巨星”,纽约、伦敦、米兰、东京、巴黎……每到一处,他灵魂的高度,令举城仰视!   30岁,他每天练琴的时间超过11小时,每年的独奏音乐会超过300场时,有人问:“你的灵魂还不够高吗?”他说:“身材属于父母,是有限定的,灵魂属于自己,永无限定!”   1999年1月,他因肺炎病逝于纽约。36岁的他,倒下的躯体还是100厘米。但在音乐王国,在许多人心里,他是“不朽的巨人”!   他就是法国的贝楚齐亚尼,世界钢琴史上最著名的侏儒。他最后的一句话是:“如果我真的高大,那是矮小成全的!”   (自由风/荐 龙富鸣跃/文)      铅笔与人生      一个小男孩儿问正在写信的奶奶:“奶奶,您在写什么?”奶奶停下手中的笔对孙子说:“我在写你的事情,比我所写的更重要的是我正在使用的这支铅笔。希望你长大后,也能像这支铅笔一样。”   奶奶的话激起了小男孩儿的兴趣:“它和我见过的铅笔都一样啊!”“孩子,这支铅笔具备了5个特性。如果你也能拥有这5个特性,那你将成为一个成熟的人。”奶奶说。   “铅笔的第一个特性是,尽管你能做很多大事,但你千万不能忘记那是因为一直都有一只手在引导着你。我们管那只手叫‘上帝’。”   “铅笔的第二个特性是,有时我们不得不停下来,用铅笔刀削一削它。这样虽然会使铅笔经受痛苦,但是削过之后,它会变得更加尖利。所以孩子,你也必须学会忍受痛苦和悲伤,因为它们能使你成为一个更优秀的人。”   “铅笔的第三个特性是,它总是允许我们使用橡皮擦掉错误。这就是说,纠正我们做过的一些错事并不是坏事,它可以帮助我们走上正确的道路。”   “铅笔的第四个特性是,真正有用的不是外表漂亮的笔杆,而是里面的铅芯。所以要注重你的内心世界。”   “最后一点,无论如何,它总是会留下自己的印迹。同样的道理,你也应该懂得,在人生旅途中,你所做的任何事也都会留下印迹。所以,今后无论你做什么,都要先考虑清楚后果。”   (林杨/荐 任长秀/文)

范文三:灵魂的高度

灵魂的高度

他是天生的侏儒,身高只有100厘米......

1962年12月28日,他出生在法国南部的一个小镇。他的到来不仅没给家里带来欢乐,反而给父母的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家里人对他的未来充满了忧虑。因为他患上了罕见的“成骨发育不全症”,这种病人体内钙质无法固定在骨骼上,因此骨头有如玻璃般易碎,也就是俗称的“玻璃娃娃”。他的父亲擅长吉他和电子风琴,受家庭的影响,他还在很小的时候,就对音乐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7岁那年,他在电视上看了一场钢琴音乐会,着迷到神魂颠倒的地步,向父亲提出自己也想要一台钢琴,父亲满足了他的要求。但是,一个手脚无力,行动不便的人,要想学习钢琴谈何容易。每次他都要依靠别人抱着才能上下钢琴座。有一次,父亲刚把他抱上座位,有事临时出去了,他一不小心,从座位上摔了下来,脚被摔成了骨折。心疼他的父亲建议他学点别的,可是他死活不同意,就认定了钢琴。无奈之下,父亲想出办法,在琴上安装了一个特殊的辅助器,使他的脚较容易牵动钢琴踏板。虽然如此,他还是在练琴的过程中经常出现意外的情况,以致于经常往返于医院和家之间。但他却不管不顾,凭着顽强的毅力,近乎疯狂地练琴,这一练就是五年。

他13岁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的父亲获悉一个剧团急需招聘一个丑角兼配角,觉得他很适合,于是送他去了。剧团内有一个名叫布鲁内的小号演奏家,在跟他合作几次之后,发现他在钢琴方面有着特殊的悟性,就推荐给打击乐演奏家洛马诺重点培养。在两位音乐家的悉心培养下,15岁时,他推出了个人的第一张专辑《闪光》。优美的曲子震撼人心,轰动法国音乐界,使他一夜之间成为“巨星”。他第一次公开演出时,先是在台前离观众最近的地方,站了足足3分钟。最后,他笑着问:“都看够了吧?”在全场发出会意地笑声之后,才开始表演。听完他的演奏,观众被他的音乐震憾了,先是短暂的沉默,继而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事后,有人问他为什么要先站三分钟,他说:“很多人是因为好奇我的身材才来的,先让他们看个够,才会仔细听我的演奏,才能看到我灵魂的高度。”置身于神奇的音乐世界中,他忘却了残缺肢体带来的痛苦,变得精神抖擞,意气风发。

对于取得的成绩,他仍然不满足,坚持每天练琴的时间增加到11小时,每年的独奏音乐会超过180场。有时,超负荷的训练量甚至令他的指骨折断,他也在所不惜。他的钢琴越弹越好,名气越来越大。

1987年,他推出的另一张专辑《乐曲》,成为他音乐行程中决定性的转折,让他成为世界级钢琴大师,他的足迹遍及纽约、米兰、东京、巴黎等著名音乐城市。所到之处,都是一片赞誉之声。这时,所有人都已经不再对他的奇特身材好奇了,而是带看钦佩的心在仰望他灵魂的“高度”。

然而,再伟大的人物也有沉浮之时。自《乐曲》出版后,他的事业开始落入低潮,因为焦急,有一次甚至晕倒在酒吧的阶梯上。苏醒过来后,他说:“我的骨头那么脆弱,这次却竟然一点伤都没有。我告诉自己:时间还没到,上帝还不想让我去死。”乐观的心态让他对未来仍充满信心,依然坚持每天练琴11小时以上。果然,过了不久,他的事业又迎来了辉煌的时刻,不仅签约了新的唱片公司,而且出的唱片一张比一张好,广受欢迎。尤其是与另一名法国爵士乐手格拉贝蒂合作的唱片销售量突破10万张。

有人曾经问他成功秘诀,他引用一位哲人的话说:“世上每个人都是被上帝咬过一口的苹果,优秀和缺陷并存。有的人缺陷比较大,那是上帝特别偏爱它的芳香,而我就是那个格外芳香的苹果。”

1999年1月,他因肺炎病逝于纽约,年仅36岁,他留给人间最后的一句话是:“如果我真的高大,那是矮小成全的!”

他就是法国的贝楚齐亚尼,世界钢琴史上最著名的侏儒,一个乐观向上,勇于接受命运的挑战,克服身体的巨大障碍,奏出人间最美妙乐章的残疾人。

他的身材虽然矮小,但他灵魂的高度,足以让世人仰视。

范文四:灵魂的高度

!  。

H 。

栏编:夏 目 韦  辑名

21 0 0年 8月号 总第 1 9期  4

历史 学家 的人 生态度

文 / 玉 生  尹

4 0岁那 年 ,默 默无 闻的 小人 物 托  为是 被 主 人 丢弃 的废纸 ,便 将它 们 捡  办法莫过于我现在就开始重写这本书 。  ”

马斯 ・ 卡莱尔 终 于完成 了 自己 的第一 本  拾干净 ,并顺手将它们投在 了火炉里 1

然 而 ,重 写 谈何 容 易 。对 一位 作

书稿 ,这 本 书稿 穷 尽 了 他前 半 生 的 全

13 8 5年 3月 1 日— —穆 勒 一 生  家而言 ,将一部 已经完成 的著作靠记  5

部心血 ,他迫不及待地将书稿交给 了 都无 法 忘 记 的 日子 。怀 着 巨 大 的痛 苦  忆重写一遍 ,比另起炉灶新写一篇更

自己 的好 友穆 勒— — 当 时 已颇 具 盛 名 和 内疚 ,穆 勒 来 到卡 莱 尔 家 中 ,将 这  为吃力和痛苦。卡莱尔顶住巨大的精      的哲 学 家 和经 济 学家 ,请 他 担 当书 稿  个 难 以 启齿 的 坏 消 息 告 诉 了 卡 莱 尔 , 神 煎 熬 ,以罕见 的毅 力 ,终 于 在数 月   的第 一读 者 。     卡莱 尔 一 下子 惊 呆 了 ,许 久 ,两 个 人  后将 书稿重新 完成 。

在 得 知 卡 莱 尔 重 新 完 成 书稿 后 ,

穆 勒 不 敢 辜 负朋 友 的重 托 ,他 推  都 沉 默不 语 。卡莱 尔 后 来 回忆 当时 的

掉 所有 的事 务 ,将 自己关 在 雅 静 的 书  情 形 道 : “ 还 清 晰 地 记 得 那 一 天 , 穆勒 内心 的喜悦超过 了任何 一个人 ,   我

房 ,花 了整整 4天的时间,将全书仔  穆勒面色惨 白,如同一个鬼魂 ,他 的 他终 于可以从痛苦和愧疚 中解脱出来

细 而完 整 地 阅读 了一 遍 。随 着 阅读 的  惶 恐 如此 强 烈 ,使 我 觉 得我 必 须 反 过  了 。他 向好友 发 问 道 : “ 完全 能 够  我

” 深 入 ,穆 勒越 来 越 强烈 地 感 觉 到 ,这  来 安慰他 。

想象 这 项 工作 的艰 巨性 ,我 想 知道 的

是 一本 了不起 的著 作 。 当他 读 完最 后

” 最终 ,从 震 惊 中清 醒过 来 的卡 莱  是 ,你 的动力 究竟 来 自哪里?  “ 的 朋友 ” 我 ,卡 莱 尔微 笑着 回答

页 ,抑 制不 住 内心 的激 动 ,将 书稿  尔 对 愧 疚 难 当 的好 友 说 道 : “ 了 ,   好

放 在 椅 子 上 ,走 出 书 房 ,来 到 花 坛 , 我的朋友 ,你不必那么痛苦 。我 已经  道,“ 们没 有 能力 去阻 止 已经 发生 的   我   思 考该 如 何用 自己的影 响力 ,使 得 这  决定了, 从现在起, 我将重写这本书。  ” 本伟大的著作能尽 陕 l 弓起外界的关注 。

事情 ,但我

们却有能力去改变已经发

穆勒 脚 步 沉 重 地 走 了 ,望 着穆 勒  生 的事情 对我 们现 在生活 的影 响。  ” “ 接受 已经 发生 的 ,改变可 以改 变

然 而 ,灾 难 就 在 这 一 刻 发 生 了 。 的背 影 ,卡 莱 尔对 妻 子说 道 : “ 么    多

当穆 勒 离 开 书房 后 ,一 阵 风 吹来 ,将  可怜 的穆 勒 。看 着 他痛苦 不堪 的神 情 , 的。 ”正是 这种 睿智 的人 生态度 ,最 终    椅 子 上 的 书稿 吹 落 了一 地 ,前 来 送 甜  我 实在 是 不 忍心 。我 不希 望 让 这件 已 成 就 了一 位伟 大 的历 史学 家 。     点 的女佣 看 到 散 落在 地 上 的 书稿 , 以 经 发 生 的事 情压 垮 了他 和我 ,最好 的

场 都会 意地 笑 了.他 才回位 ,演奏 。

观 众 大 ・ , 尔后 掌 声 雷 动 ! 凉   有 人 问他 为 什 么 要 先 站 那 三 分 钟 。

东京 ,巴黎 … …每 到 一 处 ,他 的 灵 魂  的 高度 .皆令举城 仰视 1

3 O岁 . 他 每 天 练 琴 的 时 间超 过 1  1

他 说 : “ 多人 是 好 奇 我 的 身 材 才 来  小 时 .每 年 的 独 奏 音 乐 会 超 过 3 0场    许 0 的 , 先 让 人 们 看 够 . 才 能 细 听 我 的 演  时 。 有 人 问 : “ 的 灵 魂 还 不 够 高    你 7岁 那 年 。他 看 了 一 场 钢 琴 演 奏  奏 .才能 看见我 灵魂 的 高度 !   吗? ”他 说 : “   身材 属 于父母 ,是 有 限  会 ,着迷 到 神 魂颠 倒 ,父 亲就 给 他 买   在 不 断拔 高灵 魂 高度 的 同 时 。他  定 的 , 灵 魂 属 于 自 己 。永 无 限 定 !  ” 来 一 架 钢 琴 。 他 要 别 人 抱 着 上 下 钢 琴  还 成 了演 唱 家 . 出 了 自 己 的 唱 片 。 1  6 19 9 9年 1月 。他 因 肺 炎 病 逝 于 纽  座 。 父 亲 在 钢 琴 上 安 装 了 一 个 特 殊 的  岁 ,他成 了美 国爵士 团的 “ 6岁 的 他 。倒 下 的 躯 体 还 是 1 0 0  台柱 ” ,每  约 。 3

他 是 天生侏儒 , 生 10厘米 。 终 0

辅 助 器 来控 制踏 板 ,使他 的脚 容 易 牵  天 练 琴 的 时 间 超 过 8小 时 . 每 年 的 独  厘 米 ,在 音 乐王 国 ,在 许 多人 心 里 ,

动踏板

奏 音 乐会 超 过 1 o场 时 .而 所 有人 都  他 是 “ 朽 的 巨人 ”  8 不 !

不 再 对他 的 身材 好 奇 了 .不 少人 都 是  他 就 是 法 国 的 贝 楚 齐 亚 尼 。世 界  1 3岁 .他 第 一 次 演 出时 ,先 在 台 闭 目倾 听 , 让 自己 的 灵 魂 仰 望 “   高魂 ”  钢 琴 史上 最著 名 的侏 儒 。他 最后 的一  1 前 最接 近 观 众 的地 方 ,站 了足 有 三 分  2 O岁 ,他 的专辑 《 乐

曲》 ,使 他 一  句话 是 : “ 果我 真 的 高大 .那是 矮    如 钟 。 最 后 他 笑 问 : “ 看 够 了 吧 ? 满  夜 成 为 “ 星 ” 纽 约 ,伦 敦 , 米 兰 , 小 成 全 的 !    都 ” 巨 ,   , ,

他 痴 狂 地 练 了五 年

任 人之 道专 , 邪 不得 闻 , 故 致人之 道博 , 下无所 雍。 故

— —

语 出晋 ・ 玄《 子 ・ 贤》 傅 傅 举

范文五:灵魂的高度(散文诗)

管窥

天很小。海很浅。大地是一粒 尘埃……

我不近视,眼睛也不昏花,我

却爱通过竹管看天。

我不痴,也不呆,我却爱用瓢来量海水。

因为狭窄的目光里也有风光。

因为短浅的见识里也有景色。

超脱

蚂蚁感觉自己非常强大。

所以蚂蚁撼树。

所以蚂蚁缘槐。

不自量力也罢,自以为是也罢……

总之,蚂蚁很超脱。

平等

苍鹰和蚂蚁都为生灵。

苍鹰和蚂蚁没有高低之分,

也没有贵贱之别。

苍鹰和蚂蚁都是平等的。

只是苍鹰大一点,蚂蚁小一点;

只是苍鹰会飞,蚂蚁不会飞;

只是苍鹰拥有头上的天,蚂蚁拥有脚下的地……

鼓掌

巴掌拍得生疼。

今天,我是一个真诚为别人

喝彩的人。

冷漠地昂着头,别人竟然不屑我的掌声。

尴尬,无奈,失落……让人无地自容。

转念一想,拍手有利于健康。

我索性为自己鼓起掌来。

不必

大树聚在一起,是森林。

小草聚在一起,是草原。

小草不必自卑,也不必执意

仰慕大树。

大树不必高傲,也不必冷眼

俯视小草。

茁壮挺拔的大树,和纤细柔

弱的小草一样,拥有阳光、

蓝天和大地……

大树有昂首的理由。

小草有挺胸的权利。

灵魂的高度

钻天杨的高度,在天空;

三叶草的高度,也在天空……

苍鹰的高度,在天空;

麻雀的高度,也在天空……

丈量高度的尺子却不是天

空,而是灵魂。

灵魂有多高,我们的高度就

有多高。

心灵渴望阳光

心灵是一株刚刚萌芽的草。

这株草――

靠阳光生根发芽,靠阳光舒展叶片,靠阳光为春天添色……

这株草――

靠阳光枝繁叶茂,靠阳光郁郁葱葱,靠阳光让生命兴旺……

离开了阳光,这株草的生活就会一片黝黯,生命就会走向衰败;

离开了阳光,这株草的日子就会布满阴霾,岁月就会悄然枯竭……

这株草啊,只有阳光能够沐浴它,只有阳光能够浇灌它。

这株草永远渴望阳光

海水

大的是波涛,小的是浪花。

海水容纳大,也包容小。

因为海水知道:

波涛和浪花都是自己的儿女;

波涛的梦在远方,浪花的梦也在远方;

波涛和浪花跳跃着,拥有一个共同的愿望――

接迎蓝天,接近太阳! 责任编辑 白连春

范文六:灵魂铸造高度

j

-

| 毪

种族 不

同 妒

灵魂

。: ,.

信佃

人彼此 交融 互

j

明 智 而 伟 大 见 于灵

魂 而生 的巨人们

B

巍瞻 k酗 霸病

饱 让他变得充盈 而

依 然 留下 灵魂 的高层

移 % 却 ‰ 翱 场 ≮ 扬 % ~ ~ ‰ ≮ %

t J

粤 斗‰

$ 辱s

年知

% 岛 % ‰ _

_

$ 哥

茚勘

,L

幢【编 辑 点 评 】 作者思路 敏 捷 流 畅 ≮

大 量 引 用 名 人 名 言 及 事例 来 阐述 充 满 哲 理 思 考 的 内 容 折 射

《 屯

≯深 邃 的 思 想

≮ 》

f

显 得 深 情饱 满 理 性 十 足

, 。

外 文 章 用 词 优 美 文 采 飞 扬 体 现 了 较 高的

#

世 驾驭 语 言 的 能 力

作 【 者 单 位 :武 汉 市 第 六 中 学高 二 年 级 】屯

指 导 教 师 :黄 德 灿

1

J

冬亡霉 ≮

虹; 竹 年

筝 哆苹 妊 $

忙 拿 t ≮ 生苹 p $

牡 站 出每 她 举 虹 霉 怔 耷 如 牟

#

乖 屹 ≯ 止卓 生 辜

p≈

‘ 一 灿 4 年 亡霉 年 ≮ 年 皇

62

e 《话 数 补 攀 萄淑 离 串 妪 l 2 。 8 肆j

-

| 毪

种族 不

同 妒

灵魂

。: ,.

信佃

人彼此 交融 互

j

明 智 而 伟 大 见 于灵

魂 而生 的巨人们

B

巍瞻 k酗 霸病

饱 让他变得充盈 而

依 然 留下 灵魂 的高层

移 % 却 ‰ 翱 场 ≮ 扬 % ~ ~ ‰ ≮ %

t J

粤 斗‰

$ 辱s

年知

% 岛 % ‰ _

_

$ 哥

茚勘

,L

幢【编 辑 点 评 】 作者思路 敏 捷 流 畅 ≮

大 量 引 用 名 人 名 言 及 事例 来 阐述 充 满 哲 理 思 考 的 内 容 折 射

《 屯

≯深 邃 的 思 想

≮ 》

f

显 得 深 情饱 满 理 性 十 足

, 。

外 文 章 用 词 优 美 文 采 飞 扬 体 现 了 较 高的

#

世 驾驭 语 言 的 能 力

作 【 者 单 位 :武 汉 市 第 六 中 学高 二 年 级 】屯

指 导 教 师 :黄 德 灿

1

J

冬亡霉 ≮

虹; 竹 年

筝 哆苹 妊 $

忙 拿 t ≮ 生苹 p $

牡 站 出每 她 举 虹 霉 怔 耷 如 牟

#

乖 屹 ≯ 止卓 生 辜

p≈

‘ 一 灿 4 年 亡霉 年 ≮ 年 皇

62

e 《话 数 补 攀 萄淑 离 串 妪 l 2 。 8 肆

范文七:灵魂可以攀爬的高度

灵魂可以攀爬的高度

汤佳卉

谁愿意让阴霾常驻心头?谁愿意看到青蔓消失在暴风雨的前夕?谁愿意自己的灵魂随波逐浪,染满十数的尘埃?挺起脊梁,灵魂也会更接近阳光。灵魂的高度是在追寻探索中不断变化的。

紫藤萝和牵牛花没有挺拔的躯干,却适用自己的毅力凭借着枯树篱笆,生生的将自己的灵魂升华。由不起眼的黯淡经过汗水的洗刷,蜕变成了一束耀眼的成功绽放。 没有高度,可以创造高度。

抓住身边的一切机会攀爬而上。不要嫌弃那依靠不那么美丽鲜艳引人注目。要相信:虽然它不美丽,但可以用我们自己的力量装点得起凡不同,因自己的光彩也可以拥有一份不一样的美丽动人。

我们身边的任何一种事物都有着灵魂高度的标准。牵牛花灵魂的高度在于它所选择的枯木的高度;白杨树灵魂的高度在于他扎根的深浅;涓涓溪流灵魂的高度在则在于是否能毫无保留的流进大海……而我们的灵魂的高度则是用生命的历程踏遍荆棘丛,拂枝推叶后的泪水,不是因为悲伤,而是幸福。

我从不认为每个人与每个人灵魂的高度相同。但我坚信:只要追寻过,探求过,不在乎灵魂攀爬的高度,能够用

心体会努力拼搏的过程,那也是另一种灵魂的升华,灵魂攀爬的永恒追求。

在匆忙的步伐中,让自己前进的方向保持正确,我选择只做自己灵魂的船长,紧握生命的轮盘。在无法预测的变化中,时刻警惕,不做让自己后悔的举动。

不论那个可以攀爬的枯树是多么的老,多么的丑。只要它可以提高灵魂的高度,那么,他就值得你拥有。在拥有后想法使其因自己而更加与众不同,散发出成功的美,拥有灵魂高度的美。

身处何时何地又有什么关系?干政踮起脚尖就更靠近阳光,踮起脚尖,也是一种高度,踮起脚尖,也会是一种迈向成功的步伐。

灵魂可以攀爬的高度,不在于真正的是有多高。灵魂攀爬高度的成功,更取决于自己的追寻方向,努力的步伐和不馁的精神。

灵魂攀爬的高度,会在这样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而你,也许还不知道。

范文八:视野的广度灵魂的高度

视野的广度 灵魂的高度

——读周国平精美散文的点滴领悟

郑长荣

作为语文老师,是知道“周国平”大名的,但没有系统踏遍其文墨翰宝。真正认识他,是在一次现代文阅读训练卷上,《把我们自己娱乐死》,视角独特,触人心灵。此文肯定了电视文化带来的便利,同时也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电视把一切都变成了娱乐,是推进了文化,还是损害了文化。当大多数人陶醉在现代文明的便捷途中,无意识地享受着那些可有可无的信息风景时,实质上挥霍掉了许多有价值的因素。通过电视,人们了解政治、熟悉历史,新闻是娱乐,政治是娱乐,历史也成了娱乐,结果,信息泛滥,人们只是获得了虚假的满足,转瞬即逝的信息,只能给我们二十四小时的记忆,而不能是二十四年的封存。这与书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文字是书籍的载体,同时又是抽象的符号,读书不等同于以娱乐为目的的看电视,而是在读中思考,这样,你才是真正置身于人类的精神领域,与大师们进行心灵的交流,达到一定的灵魂高度。

自己不就是“把我们自己娱乐死”的“我们”中的一员吗?再也不能这样“娱乐死”,带着这样的反省,我走近周国平,走进了《守望的距离》《把心安顿好》《人生哲思录》,呈现在面前的是他笔耕不辍的广 袤 的精神原野,踏在他解读“哲学、人生、人性、生命、爱情、智慧、善良、丰富、高贵”等等的一块块田畦上,你的视野顿时由坐标的原点垂直升成为九十度,再平铺成一百八十度,有着“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豁然,特别是他的《善良、丰富、高贵》一书,不仅给人以视野的广度,更能铸造人的灵魂的高度。

《善良·丰富·高贵》是作者的第四部散文集,本集是以一篇散文的名称来命名的。“善良”是人性中的品行,“丰富”是人才智的容量,“高贵”蕴含着人的价值重量。三个词串联起来,就使人类具备了日臻完美的心灵世界,也就是说:人的心灵应该是善良的、丰富的、高贵的。尤其是在今天这样的时代,有些人匍匐于物质的诱惑裙下,灵魂彻底堕落,此书就象是在播撒善的种了,在广大的人们心中培育和繁衍,孕育着对社会未来的美好希望。怀着对作者的崇拜,我在本书中拾到许多熠熠生辉的金子。

一、经典是生命中的圣殿

作者说:每个人只能作为有灵魂的个人,而不是作为无个性的大众,才能走到经典中去。如果有一天你也陶醉于阅读经典这种美妙的消遣,你就会发现,你已经距离一切大众娱乐性质的消遣多么遥远。

可见,经典不仅催生了一代代的精神创造者,更是平凡人的精神仓库,从芸芸众生中孕育出超凡脱俗者。追随着偶像的足迹,我走进了作者诠释《圣经》的田畦,它就像是给每个人都预留着开垦自己心灵的土壤,让落在土壤上的好种子得以生根开花,在自己的内心培育出一片美丽的果园。我不曾信仰上帝,但我听到耶穌说:没有人能够伺候两个主人,你们不可能同时作上帝的仆人,又作金钱的奴隶。这让我联想到指导学生写作的一个寓言:一只鬣狗在岔路口既想得到左边的羚羊,又想捕到右边的灰兔,于是两腿向左右蔓延,最后撕开脸而分为两半。这分明在说:一个人的人生目标只能定位在一个方向上。为了生存而追求特质的时候,要有精神的尊严来约束人的贪婪欲望。就象一朵梅花,朝开夕落,顺其自然,简朴但不失高贵,比起那些华丽的衣饰装扮更为美丽,因为它专注于内在品格的修炼。

作者引用耶穌的这两句话让我信仰上帝,他就是人心灵深处的精神方向。 当门徒困惑天国里谁最伟大问耶穌时,他回答:除非你们改变,像小孩一样,你们绝不能成为天国的子民,像小孩那样的谦卑,在天国里就是最伟大的人。这提醒人类:权力、财产、名声乃身外之物,用上帝的眼光看出尘世中的一切利禄的渺小,每个人都像是一个刚到人间而一无所有的小孩。如果富人要进入天堂,必须舍弃尘世的一切负担,否则,富人要进入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要困难。作者引用耶穌的这些经典名言让我明白:在精神王国里,富者越来越富,贫者越来越贫。

我们常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耶穌却说“一天的难处一天担当,不要为明天忧虑,明天自有明天的忧虑”。实质上他告诉人们“远虑是无穷尽的,必须适可而止,要保持轻松的心境,才能承担起应有的责任。

一个精神上优秀的人,不仅有心灵的方向,更有精神的储藏室。它装存的是人生的理想、信仰、真理,人性的善良、淡定、宽容和责任。这些价值体系永远不会以一种看得见的形态存在,它们表演的场所只能是人的内心世界。这个丰富

的世界将构筑成生命中的圣殿。

二、时代烙印下的心智品质

随着作者的笔端方向,我又来到了他表达心中爱和善意的田园。他在向今天的人们呼喊:人啊,你要有善良的心,丰富的心,高贵的魂,这样你才无愧于人的称号,你才是作为真正的人在世间生活。

作者的目光定格在时代的一个个现实板面上,留下的是一块块需要用人性中的心智品质炮烙的烙印。当看到医院拒收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的穷人,当看到商人出售假药和伪劣商品,当看到矿主用工人的生命换取高额利润,他痛惜:人心的冷漠令天地震惊,这个社会多么怀念善良。善良,生命对生命的同情,多么普通的品质。

看到今天许多人以满足物质欲望为人生唯一目标,全部的生活由赚钱和花钱两年事组成时,作者为人们的心灵的贫乏而感到震惊。我想:如果他知道当面对汶川的灾难,来自人们内心深处固有的美好、善良、埔爱与高贵,迅速凝聚和激发,飞往灾区,汇成了无疆的大爱之河,被汶川前财政局长、前国土局长、前政协副主席等官员用中饱私 之毒所污染,他会为人们的灵魂堕落而恼怒。恼怒这批人无视灾民死活,践踏民众爱心,将浸染着各界民众爱与泪的捐款据为己有。地震毁掉的家园可以重建,腐败的蛀虫没有被废墟埋葬,由腐败而污染的爱心之河将难以治理。要重拾人们的信心,这个社会多么需要高贵。

三.教育之为教育的使命

人的心智品质,是要通过教育来雕琢的。走进作者对当前教育的阐释,作为基层教育工作者,身在其中,便很快心领神会。

作者呼吁,“让教育回归常识,回归人性”,一针见血地揭示了中国现行教育的弊端: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公,教育权利的不平等,应试教育的变本加厉,教育目标的急功近利等等。这样教育环境下成长的孩子相当一部分在人性上存在着缺陷,不能形成健全的人格。教育的基本使命就是提供一个良好的环境,使受教育者所固有的人性特质得到健康的生长,成为人性健全的人。一个人唯有人性健全才可能真正幸福,也才可能真正优秀。毫无疑问,一个由这样的人组成的社会才能够是一个真正和谐和生机勃勃的社会。

作者对教育终极目的一声声叩问形成汩汩清流,叮咚在作为基础教育者的心

中。当我再面对学生,我想到的不仅仅是他们将去迎接人生的第一次挑战——高考,需要老师传授知识,再反复引领他们把知识变成能力。更重要的是我认识到:这是一片正在生长、充满活力,富有思想的精神森林,要使这片森林成为栋梁,必须先对他们的灵魂深处浇注营养,让他们吮吸日月赋予人性的精华,内心吹拂的是真、善、美的屡屡春风,闪烁的是快乐幸福的丝丝之光。然后真正懂得:读书是为了工作,工作是为了生存,生存是需要物质的支撑,有了物质的支撑,人生就有了基本的快乐,但工作的价值只是为工作之外的快乐埋单。正如纪伯伦所说:工作是看得见的爱,通过工作来爱生命,你就领悟了生命的深刻秘密。

相信学生跟随我的脚印,认识柳永,羡慕其才华横溢,但绝不会欣赏他问花柳巷的人生;与苏轼交流,不仅艳羡他的旷世绝伦经国安邦之论,更倾慕他屡挫屡战、屡败屡豁达的博大胸襟;与辛弃疾握手,能感受到“一腔爱国热血”涌过的暖流;与鲁迅畅谈,能感受到肩上承担的责任。这片精神的森林沐浴着“进取、乐观、大爱、责任”之光,定能枝繁叶茂,最终定格在这个时代的原野上,为这片多彩的时空输送着充足的氧气。

作者的一篇篇美文,形成的一条条理念,将指引着我们回归生命常识、回归人性、回归教育之成为教育,使我们的精神能力生长、开花、结果。在这片土地上耕耘不辍,伴随着心灵的自由飞扬,我们定能成为人格健全的人,人性丰富的人,灵魂高贵的人。

范文九:灵魂在高处

“财迷”老头

刘老头是村子里衣着破烂的拾荒者,每天只是混的半饥不饱,一条裤子上数不清有多少破洞。细看他可以看到他脸上如小溪般的额头,以及他那干裂、粗糙的像松树皮一样的皮肤。严寒酷暑,风里雨里 他总是极有规律的在每个月末出现。他推着一辆破旧的平板车,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的.我们瞧着挺好笑,便学他的样子走路.他看了也不恼,脸上还笑嘻嘻的。

我向来不喜欢他,因为这年头,有多少人是收废品发的财,于是他在我心中的形象,就是只认钱的“财迷”。于是只要他熟悉的身影一出现,我便离他远远的。

“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干嘛!”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刘老头那张干瘪、粗糙的脸,我语气生硬,感觉丝毫不像是在和一个年近70的老人说话。

“小姑娘,请问你家有人叫***吗?”刘老头对我露出一抹微笑,说实话,当时我都要吐了。

“没有!”说完嘭的关上门。而我依稀感觉到了用力关门时带起的那阵风。心里却在想,真是莫名其妙。

晚上,又是一阵敲门声,妈妈催我去开门。“又是你?你到底想干什么,不是告诉你了,我家没有人叫***嘛!”刘老头好似看到我脸上用大笔写着两字不耐烦!颤颤往后退了一步,说“我看到地址上写的明明是你家..”刘老头话还没说完,妈妈就出来了。

“大爷,咋了啊?”“噢,可算是有个明白人了”然后刘老头把上

午对我说的话,和妈妈说了一遍。“是啊,就是孩子她姥爷”听到这话刘老头脸上露出喜色,从他那缝上的口袋里掏出了一张信封。“这是你家滴不?”我和妈妈低头一看,原来是姥爷先前在我家住时,政府让人送来的退休金,昨天清理房间时,没细看便扔了。“谢谢你啊,大爷,你瞧我这脑子。”“唉,现在这年轻人啊”说罢,摇了摇手,拖着他那好似一阵风就能吹走的身子离去。

回到家,被妈妈批了一顿,原来“财迷”老头是退休军人,年退休金至少也得有5万,可是他都捐出去了。我却以为,他只是一个肮脏的捡废品的老头。

簌簌的风声刚过,肩上便多了一片知秋的叶。我又想到那瘦瘦巴巴的身架,一脸的鱼网纹。笑起来下巴颏高高地翘起,因为没有几颗牙深深地瘪了进去的嘴。可是那晒得干黑的脸,短短的花白胡子却特别精神,那一对深陷的眼睛特别明亮...

范文十:高尚的灵魂

高尚的灵魂

笛卡尔说:读一本好书就是同很多高尚的人谈话。俗语说:书是不说话的老师。古语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虽然此话多有商榷之处,但却可看出书对于一个人的意义是何等重要。书是提高个人修养,使人迈向成功的阶梯,它有着高尚的灵魂。

书是琴律的精魂,蝶舞的翅膀。杜甫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正是因为他遍读万卷书,才写下一篇篇千古绝唱的诗篇。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造化钟神秀,一览众山小。这广阔的给人无尽联想的诗句不正是读了无数书积累起来的吗?

有首诗说:她不说话,却有无尽光辉,/太阳在她面前都显得灰暗,/哦,/亲爱的,你的灵魂为何永绕我心。/我想,这首诗给人的感觉似乎只是一首情诗,而作者真正要表达的却是对书的执著热爱。书洗涤了罪恶的灵魂,用高尚的闪着华光的魔杖引导着人们前进。

高尔基说:只要给我一本书,我便会活下去。正是有着对书的尊敬,使高尔基写出《海亲》等一系列名著,使他名垂千古,也使我爱上了书。

然而,我们正是处在该读书的年龄。中国发展迅速,却仍是发展中国家。鲁迅先生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国民劣根性仍然存在。政治上说:有权利必有义务。作为幸福生活的青年应当担起建设祖国的重任。书是成功的阶梯,书有高尚的灵魂。我们应当趁这大好时光,饱读诗书,方可一展抱负。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我愿坐着一片唐诗,手执一柄宋词,在书的海洋中遨游。

屈原说: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顾城说:黑夜给了我一双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我想书便是我的指路标,带着我那赤诚的心跟随它,不断前进。

书曾让康熙悟出治国之理,曾让陆游僵卧孤村不自哀,曾让苏轼举杯邀明月,曾让李白直挂云帆济沧海。

古人能够从书中得到那么多的益处,为何我不行呢?一寸光阴一寸金。就让我抓紧时间,与书那高尚的灵魂畅言论世,充实我自己的灵魂,营造我的读书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