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空间影评

盗梦空间影评

【范文精选】盗梦空间影评

【范文大全】盗梦空间影评

【专家解析】盗梦空间影评

【优秀范文】盗梦空间影评

范文一:盗梦空间_影评

由影片《盗梦空间》谈虚拟时代

这是一部发生于意识形(既梦境)中的现代影片,不同于那些超越现代的高科技大片,本片以现代环境为依托,打造了一个由意识控制意识的世界。毫无防备中,梦,成为了进驻人类潜意识的最佳途径。 主人公多姆·科布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窃贼。和大多数“三只手”不同,他并不需要乱扒别人的钱包。在这个世界里,对他这种人,有一个很奇异的称呼——盗梦者。他的拿手绝活,是潜入别人梦中,盗取潜意识中有价值的信息和秘密。这一罕见的技能,很快让他成为企业间谍行业中令人垂涎的高薪聘请对象。然而,这却也同时让他痛失爱妻 梅尔,亡命天涯。 因为丧妻之痛长期受到精神折磨而不能自拔的科布,终于得到了最后救赎的机会。在听说盗梦者的手段之后,富可敌城的富商斋藤决定秘密雇佣科布,对自己未来最大的商业竞争对手——亿万富二代小罗伯特·费舍尔下手。与以往不同的是,科布需要完成的是一个被称为“思想植入(Inception)”的不可能任务。也就是说,他需要做的不是简单的窃取点子,而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往费舍尔的脑海中植入一个念头,且不留下任何痕迹。如果成功,费舍尔将“自愿”做出一个违背本意的选择,他家族的商业王国也会从此一蹶不振。毫无疑问,无论从技术还是从难度来说,这都必须是一次完美的犯罪。

庞大的计划,需要一支精英团队作战。科布的“盗梦梦之队”,包括老搭档亚瑟、教会科布盗梦基础的岳父迈尔斯、药剂师犹瑟夫、随时随地变形的伪装者厄姆斯、还有新近加入的建筑师阿莉阿德涅,个个都是精兵强将。当意念可以创造梦境、伪造身份、建筑城市,甚至打破并改写整个世界已知的规则,危险,也接踵而至。在费雷飞往洛杉矶的途中这个计划开始实施。科布等一行六人将费雷带入了事先造好的梦境,对费雷进行意念的培养,然而费雷先前曾受过防止在梦中被袭击的专业训练,于是在第一层梦境中,他们受到费雷意念里保卫队的猛烈攻击,但在他们机智的与保卫队周旋后,他们最终成功进入第二、三,甚至第四层梦境,成功的将遣散公司的意念植入费雷脑中,化解了费雷与其父亲的矛盾。在这中间,科布受到了前妻莫尔的意念的阻挠,使计划几乎失败,但科布最终战胜了自己,摆脱了自己头脑中前妻幻影人物的诱惑,进入另一层梦境, 试图带回斋藤。电影在最后留给大家一个悬念。科布在“回到现实”与儿女团聚之后,用陀螺测试是否还在梦境中,电影突然结束,引人无限遐想。

影片极具想象空间,打开了梦境之谜,隐约又让人们感觉到自己影子的存在,脱离了现实却又浮于现实之上。影片中,随梦境的深入,时间的流速变得更加缓慢,然而梦中梦的情节发展又给人一种窒息的紧迫感。

从影片那近乎逼真的虚拟再到如今追求虚拟 刺激的现代,我们不得不承认,虚拟时代的强大力量及它深不可测的发展潜能。

如今,虚拟最大的载体就是网络。网络可以提供真实的新闻、消息,也反映了人们意识结构中的潜在想法。以最简单的网页注册为例,注册时所填写的用户名就可以不是真实存在的名字,而是一个由用户自由拟定的、表示自己的代号,不适用于真实生活中。再看那些风靡一代甚至几代人的网络游戏,人们通过一个虚幻的游戏人物来表达自己的想法,通过自我的意识来操控人物完成游戏任务。中国网络游戏的扩张,也使得虚拟世界更加庞大,而虚拟物品产生了独特的价值并自成体系,催生了虚拟经济的发展。有了价值必然带来利益的追逐 ,无论是厂商还是玩家,都在利益面前义无返顾地投入成为虚拟价值体系中的一部分。然而网络游戏交流所衍生的虚拟交易日渐频繁而虚拟物品的价值投射到现实生活中,不断冲击着传统实物的价值体系。许多游戏玩家在网络游戏中靠宝物、道具、ID赚钱获利,新诞生的网络游戏商人们不断的刷新虚拟物品价格记录,但网络游戏中个人网游虚拟物品如何定位,虚拟物品是否受法律保护,虚拟物品交易是否合法化等问题却日渐凸现。 一些暴力游戏的发明更使得那些受现实生活的压力所迫的人们有了一个情感宣泄的平台。不过以我的观点来看,我并不认为真是一个很好的宣泄方式,反而挑起了人们对暴力的潜在欲望,是思想犯罪的萌芽。当然,网络这个盛大的虚拟平台,也为人们交友互动提供了便利,即使相隔千里万里,人们足不出户,通过上传照片、网络视频便可以交友聊天,这也引起了一场交友网站盛行之风。随后,人们把这种交友平台由网络搬到电视当中,将人们的交友信息广而告之。不过,在我看来,这些节目作秀的成分比较大,真正能够建立起情感互动的毕竟是少数,并不是追求幸福的最好方式。

总的来说,以现代计算机网络为基础和框架的虚拟社会,正在深刻改变人类的生存方式和活动方式。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网民大国,拥有4.5亿网民。建设好虚拟社会,提高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是我们亟待完善的课题。

虚拟社会并非平湖秋月,一旦缺乏自律和有效监管,现实社会的假、丑、恶同样会反映其中,甚至放大传播。网络推手和网络水军炮制虚假民意牟取非法利益的行为已 不在少数:威胁信息安全的网络陷阱、绑架社情民意的网络水军、制造家庭悲剧的网瘾少年、充斥低俗内容的网络文化„„其传播速度之快、范围之广,隐蔽性之强,影响之恶劣,往往超过了现实社会。

面对虚拟这把双刃剑,需要我们对其加以建设与控制,才能为己所用,得以发展。建设好虚拟社会,首要的是建立和完善法律法规,加快互联网领域立法工作,为虚拟社会不断更新“补丁程序”。建设好虚拟社会,还要严厉打击网络赌博、网络黑客、网络色情等犯罪活 动。同时,倡导和建设网络道德,如互联网企业依法自律运营、网民负责任上网、发言等。建设和维护文明、和谐的虚拟社会,需要从我做起,从全社会的每个人做起。

范文二:盗梦空间(影评)

《盗梦空间》影评

作为一部电影,构成它的所有元素都做到了教科书般的精准。它当然不是完美无缺,但也很难找出比它做得更好的──每个人的心目中都会有自己的标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比谁更好我们不去也无法争论,但毫无疑问,《盗梦空间》已经超越了一个大家公认的标准,进入了优秀的范畴。

这部电影有两个半小时(148分钟),但你作为一个观众,在观影过程中几乎感受不到时间流逝。在看这个电影的过程中,你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否则很容易就跟不上故事节奏,从而丧失很大的观影乐趣。它是如此的电影化,以至于你看完电影走出电影院,你可能会感受到轻微的虚幻和怀疑:THE DREAM IS REAL? 盗梦空间剧情概要:柯布和妻子梅尔有能力创造梦境,两人可以共同生活在梦境里。但梅尔把梦境当成了现实,愿意一直生活梦境里。柯布却开始厌倦了梦境,想法让妻子与他一起回到现实,于是在她的意识植入了“现在是在梦境中”的思想。她妻子终于和他一起通过在梦境中卧轨自SHA而回到了现实。但悲剧是妻子回到现实之后意识里还保留着“现在是在梦境中”的思想,她执意要继续回到现实,于是要柯布陪她一起继续自杀。柯布妻子死了,但柯布认为当前生活就是现实,没有选择死。梅尔死后,柯布被当成了杀人犯被通缉,于是出境逃离。在境外帮其它公司用“盗梦”的技能获取商业机密。一次盗梦失败,柯布被迫协助一家公司去搞垮另一家公司,通过在梦中植入意识的方式让那家公司的继承人做出解散公司的决定„„

盗梦空间的宣传铺天盖地,关于梦的解释和传说目前为止科学界也没能给出一个很好的解释吧。

人的意识的力量能够强大到让人放弃生命,这是电影中Mal亲身教育我们的真理。我们在很多时候又何尝不是愿意待在自己编织的假象中不愿意醒来?现实复杂残酷的我们完全不能招架的时候我们便会选择蜷缩在自己的思想里不愿意出来。现在社会上太多自闭症患者的出现了,不知道诺兰导演是不是也想借这部电影告诉他们,其实每个人都一样,会想要或在自己的梦中不愿意醒来。 现实中的梦肯定是一个人现实想法的一个真实映照,或者说是对潜意识的一种放大,就像剧情。我们在一个潜意识的框架里增删了很多东西,在梦境里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一流的导演,只是现实中的我们并不能像电影中的那样用植入想法的方式来控制剧情的发展,梦境中遇到危险后我们的身体就会发出危险信号,

为了不让我们高速运转的大脑崩溃而让我们醒来,按照电影中说的,醒来就是穿越,醒来意味着梦境中的死亡。

如果理性化的梦境设定只是单纯符合剧情需要,那本片最多只是从一个不同方向重复《黑客帝国》等先驱走过的路;然而,当你真的有兴趣认真去体会诺兰哥哥设定的梦境世界时,你会异常惊讶地发现本片完全不是一部硬邦邦的“架空设定”之类的俗套,而是一部以充分的心理学逻辑为依据、全面符合日常梦境特征的电影:你我所有在梦中有过的体验,诺兰在本片中都以一种绝对真实的影像与逻辑展现出来,好像你自己就在梦中似的。这种梦,不是你事后回忆起来觉得光怪陆离的那种梦,而是一种让你身在其中、无法辨别现实与梦境的真切“入梦体验”。

因为在梦境中只有死亡才穿越的更彻底,当然还有其他的穿越方式,另一种就是靠外界的力量,让我们现实中的身体剧烈的震动,而形成穿越!

说到震动,我要说我们几乎每个人都穿越过。我们每个人几乎都有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经历,或者说是小憩,但就在那小憩的几分钟里我们就完成了一个梦境,我们算不算是造梦师呢?

我们总会在快醒的时候突然间梦到很危险的事情,比方说梦到下楼梯突然一下踩空身体急速下坠,我们就会突然间醒来。醒来的瞬间身体剧烈的震动,桌子都快被我们晃散架了,我们也完成了穿越,一次成功的穿越!

现实中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们经过一个地方或者看到某个人、某个事物突然间感觉这个场景很熟悉、简直就像昨天发生在眼前的事情,一幕一幕都是那样的清晰,感觉像做梦,好像我们曾经给自己植入过一个场景一样,像极了从现实穿越到了梦境中。

导演或许就是抓住了现实中的一些细节,放大后放到了梦境中,放到了电影当中,给了我们神奇的观影效果,让我们深思现实中的梦!

看了电影后突然间就会想:迷方向感觉就像做梦一般,现实中的迷方向会不会是另外的一种穿越方式呢?迷方向是我们在同一个时间潜意识觉得到了不同的地方。好像是我们给我们自己植入了一个思想,我们以为我们自己在另一个地方,所有的东西都变换了位置,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东西本身,当然没有变的还有方向。

电影中的主线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一个字“爱”。

对妻子的爱,对子女的爱。对妻子的爱最终却因为妻子的迷失而害了妻子,当主人公醒悟之后,对之女的爱让他回到了现实,因为在很多次穿越之后他终于在结尾的时候看到了孩子永远背着自己的童真笑脸。

最后一幕的陀螺一直在转,似乎没有停下,我开始也怀疑难道柯布还在梦中

吗?其实不然,如果一部影片从头到尾导演为了告诉我们这是一场梦,我觉得这个导演也够荒唐的,难道真的要让我们大家都相信虚无主义吗?我想我们都喜欢看喜剧的结尾。所以导演也不例外,陀螺最终会停下,因为很多地方已经揭示了这个结局。柯布在梦里是一直戴着结婚戒指,而在现在中是不戴的。另外,网上有些评论家通过看两个小孩的转头也推论这是现实。我也同意。总之,最后一场肯定不是梦。

电影终归有他的启迪意义,这部电影的意义也许就是要告诉我们,梦境总归是梦境,我们不能把现实中的许多不好的或者是我们不敢面对的东西永远的囚禁在梦境当中。

范文三:盗梦空间影评

《盗梦空间》影评

——深夜的觉醒

看一部片子到深夜,对我来说,有两个原因。一是精彩,而是费解。而在《盗梦空间》这部片子身上,占据了这两种理由。我相信它的精彩,也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费解的心情,有人说,有深度的人,看这部片子的情感,肤浅的人,看这部片子的特技。而我,只是读我能读懂的,看我所看到的。

高比,一个身背谋杀妻子美颖罪名的盗梦者,为了洗脱罪名,返回家中与子女相聚,所以接下了一个被他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任务,就是帮助齐藤做掉竞争对手非榭公司,方法是向非榭公司的继承者注入“我不要继承父业”的潜意识,但美颖生活在高比的潜意识中,不断对高比进行着干扰。同时当年由于在妻子身上试验了“植入想法”这个潜意识行为,对妻子造成了不可逆转的困扰,并最终导致妻子自杀,他自己在背负杀妻罪名的同时,也背负了沉重的心理负担,久久无法挣脱。

贯穿整个影片的,是美颖留给高比的那个陀螺,它是高比判断是在现实还是在梦中的工具。而与他有相同作用的,是骰子和棋子,但只有陀螺从开始贯穿到了最后,所以说,骰子和棋子,只是起到了介绍规则的作用。真正在电影中起到作用的是陀螺。影片中交代的情节,是美颖把陀螺锁在了保险柜里,这个镜头大概是想表明,美颖过于依恋梦境中的世界,她和高比在梦里生活了太久,花了那么多年构造了那么大的一个梦境,人都老了,进而对梦境产生的排斥,不想再进入

了,所以把陀螺锁了起来。而高比却错误的打开了保险柜,并且把陀螺旋转起来,又在陀螺旋转的同时锁上了箱子,这就代表着高比给美颖植入的想法是,陀螺仍在旋转,梦境仍在继续。其实,如果不打开保险柜,就不知道陀螺倒了没有,美颖并没有意识到这点,她没有打开保险柜,而是坚持认为他们还在梦境,最终自杀。只留给了高比一个陀螺。

所以就这一点来说,高比对妻子的试验成功了,他证明了意识是可以植入的,同时也造成了妻子自杀的悲剧。他用妻子的自杀换来的成功,使他一直有一种负罪感,正是这种负罪感,让美颖经常在他的梦境里出现,并且干扰他。高比在这次任务中,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强烈的回家欲望帮他挣脱了枷锁,其实影片的结束,陀螺是否倒下,高比是否回到了现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高比挣脱了美颖对他的困扰,走出了怪圈。

而对于整个影片的特效,我能看出来的是极少的,大部分要靠查阅文章来发现。再一次的拉片子,在里面寻找文章中所说的特效。包括日本宫殿被滔滔江水淹没,戏中的爆炸场面,重力改变现象等等。特效组搭建了庞大的宫殿场景,并把共计5000加仑的水窗口处放在特制的水箱中,并根据机关的设定按次序打开,才有了第一场梦中宫殿内水漫金山的特效。而又很多道具,也都是真实搭建的。如,彭罗斯阶梯,记忆电梯,潜意识火车,微缩场景雪中碉堡,能通往地下十三层的电梯等等。很多人会认为作为潜意识攻击者的火车是数字特效做上去的,但《盗梦空间》里的火车是一比一比例大小的实实在在的

道具。这些老派的现场特效,保留了很多真实的效果,但并不能说明这个片子是传统特效占主导,因为它还有更精彩的数字特效。

卷曲的巴黎是整部电影的标志性画面之一,这是一个百分百的数字特效。但是数字特效要考虑很多元素,包括光源(天光)、阴影的投射、透视等,还要考虑如何隐藏建筑物之间的穿透。我很佩服这个场景的真实感:没有重复的街到,大到楼宇,小到街灯、建筑物的室内结构。

再有就是高比和美颖潜意识边缘的建筑群,这是高比和美颖花了50年建造的城市,这种浩大的规模感,是特效师在几个月的时间里赶制出来的。虽然我们没有能力去分辨不同年代的楼宇风格,但导演确确实实的给我们呈现了50年来城市里不同时间跨度的现代建筑美学,从包豪斯式建筑,到摩天大楼,再到后现代风格。

而传统特效与数字特效的结合,也体现在了这部影片中,例如影片里的“零重力”,通过吊多入丛林般的威亚和拍摄方向的改变,以及后期特效师的威亚去除,数字特效师的换脸扫面等等,让这场零重力的戏在观众心中变得很有重量。

在镜头组接方面,这部影片中的蒙太奇手法可谓精彩纷呈。在梦境描述中,运用了时空蒙太奇的方法。通过一层一层梦的递进,在叙事蒙太奇中,有运用了平行,交叉等蒙太奇手法,构成了层与层的交集。而堕醒过程中,因为时间的计算方式不同,影评运用平行蒙太奇的手法,让观众在不同层级的梦中有了不同的紧张感。

影片中有很多的特写镜头,其中最重要的道具,陀螺,从影片的

开始一个满脸皱纹的老头开始转动陀螺,到结尾处,高比转动陀螺来判断这个世界是否是真实的世界,陀螺一直停下与否都不重要,电影就此戛然而止,给观众留下了无尽的悬念。

影片的开头与结尾的完美呼应,也让整个充满悬念的故事有了一个完美的结局。影片通过一个老去的齐藤转动陀螺为开始,引入了高比受公司之命来杀害齐藤未果,而后引出后面的一连串故事。结局是齐藤说是不是要他来遵守协议,即让高比入境,和孩子团聚。结尾处,一直是背影的孩子们终于转过头去,向着爸爸的怀抱跑去,也预示着高比的生活走出了阴霾,重建希望和光明。我宁愿陀螺是没有一直转下去的,我希望高比真的得到了他想要的自由和幸福,孩子们终于等到了久违的父爱。

导演有意识去限制了一些特技的应用,以防观众的注意力会被分散耗掉。折叠的巴黎城市是够震撼,但震撼的不是天地重合的技术本身,而是类似场景会出现在一个人的梦里。现如今的社会,梦想与现实的真真假假错综复杂。导演诺兰却再一次定义了假与真,梦是假的,电影是真的。电影是假的形式,而人类的梦又是真的。这是两个趋同的术语概念,在《盗梦空间》里面又被结合表现,不断进行混淆。其实大部分时间,你看到的都是梦,同时也是电影。

《盗梦空间》里,有太多的技术值得我们去学习,去挖掘。但在这些技术呈现出来的震撼之后,我更多地体会到的,是这部大片里温情的美好。兄弟的义气,夫妻的恩爱,亲情的难舍。很多人就像高比一样,总是对失去的东西心存美好,可未曾珍惜的过去已经遗失,只

能在梦中出现。他用妻子的自杀换回的成功,却让他有了深深地负罪感而不是成功的快感。高比最终回到孩子们的身边,因为他知道,再多的成功,也换不回一场久违的亲情。是的,很多事,回是回不去的,但是只要还活着,还有梦想,走却可以走下去。

我在深夜里再一次的品味这部片子时,已不再纠结于高比是否回到了现实世界,因为不管这是不是个开放式结局,陀螺是否会停止转动,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心里,我们已经给了自己想要的答案,那就是,回归亲情。

范文四:影评之盗梦空间

《盗梦空间》:梦里花落知多少

我是看了第二遍之后才动笔写的这篇观后感,也正因为看了第二遍,我才认识到这基本是一部无法讲圆的故事。《盗梦空间》的信息量很大,而当观众占有的信息越多,影片情节带给人的语焉不详的疑点也就越多,当然这些疑点在影片本身的世界观和基本设定下可以得到一定程度的解释,这一现象可能会导致两种对这部电影的质量判断,一是如果一部电影设定繁复并需要过度阐释或观众补白方能自圆其说的话,这本身就是一种致命的缺陷,在影片的前一个小时,一直在解释,解释盗梦和植入思想的原理和可能性,解释造梦的方式,讲述药剂催眠、穿越、唤醒、防御者等设定,虽然这个讲述方式已经在电影化的基础上做到了足够有趣,但依旧让人觉得这里的世界观构架过于自说自话。另一种判断是这是一部真正尊重观众智商并调动观众参与创作的电影,这样的互动性让观影本身具有了超乎寻常的挑战性,于是在电影院里,每个观众都渐渐地从一个旁观者变成了编剧,不同的观众在电影结束后做情节复盘时会让这个故事有着无限种可能性,这样的电影存在本身就具有了非凡的价值。

从导演手法上说,《盗梦空间》是一部比较常规的克里斯托弗·诺兰电影。诺兰是一个擅长将自己在艺术上的追求用高度娱乐化的手段呈现出来的导演,这让他的作品具有了多重的接受可能,诉诸感官的部分能够满足最基本的观影需求,而主题的思辨性和价值体系的多义性又能带给高端观众以足够的形而上的思考乐趣,《黑暗骑士》、《致命魔术》都是如此。关于《盗梦空间》的理解难度有很多传言,搞得很多观众观看时压力很大,其实这完全没有必要。《盗梦空间》有一条很清晰的任务线做主线,这个主线的推进方式和节奏跟进起来并不难,大多数的视觉奇观和动作场面都是附着在这个情节链条上的,于是最基本的观影乐趣是可以保证的,如果因为精神紧张或过度关注细节而丧失观影快感则反而得不偿失了。影片中埋藏的大量细节和暗示性情节,对于这部影片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对这些东西要想一次性吸收难度确实比较大。如果不考虑大银幕的画面冲击力,其实这是一部很适合在DVD上仔细研磨的电影,我在电影院看的时候就恨不得给电影加个暂停回放功能,因为确实是有一些好

玩的信息是在不经意间稍纵即逝的。对于考据癖和细节控的观众来说,这样的电影看个两遍三遍甚至更多都是正常的事,你会发现每次看都有新收获。

《盗梦空间》让我最叹为观止的还是诺兰在其编剧工作上所表现出的强大的想象力和对各种娱乐元素的融合。以梦境和人类意识为故事主体在各种类型的电影创作中都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很多年前的系列恐怖片《猛鬼街》的基本设定就是猛鬼通过侵入孩子的梦境来杀人,黑泽明更是直接以《梦》为题拍过通过梦境展示来揭示个人内心寄托和惶恐的电影,而通过在人的意识母体中幻化杀机的情节在《黑客帝国》中更是被推向了一个相当的哲学高度。而诺兰在这个故事中对于这一母题翻新的独到之处在于梦中梦套层结构的引入,并通过梦境深入造成的时间维度的变异扭曲造成情节无穷的延展性,而且层级之间的互动设置极其有趣,影片众多的情节高潮都出自这样的设定。此外,诺兰用当下流行的队员合作模式来包裹这个任务,在队员功能设置上更是令人耳目一新,类似造梦师、伪造师、药剂师这样的职业具有很高的区别性和辨识度,而且每个人身上都有情节爆点,这是我近几年看过的最具想象力和观赏性的动作群戏。诺兰建立了一个严密的情节运行和人物设置系统,这个系统一旦启动,一浪高过一浪的叙事快感扑面而来,并在第三层梦境开始之后进入欲罢不能的持续高潮。 其实要讨论《盗梦空间》的剧情很难,这就像一个多米诺骨牌,在顺其自然的倒掉过程中,诺兰在其自己的体系内赋予了其足够的推动力,其实这是一部带有催眠性质的电影,其强大的气场造成的心理暗示作用足以让观众配合诺兰完成这一以观影为方式的造梦行为,所以从某种角度来讲,这是一部无限接近电影本质的电影,深入其中足以让人对梦与现实产生短暂的恍惚和怀疑,这是一种非常独特和珍贵的观影回味。

如果要想深入解读《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我觉得作为影片副线出现的男主角柯布及其前妻梅尔在潜意识中的纠结命运可以作为一个入口。《盗梦空间》的英文原名是

Inception,这个词在影片中指代着“植入思想”这一任务,实际上我更愿意从它最原始的释义“开端”是理解它,究竟什么是这一切的开端?这个任务看似是齐藤下达的,但本质上来说是始于柯布的救赎动机的,其实这是一个回家的故事,任务有多艰难,回家的路程就有多漫长。如果再往前推,也可以说这一切始于柯布对控制他人思想这一个人能力的滥用,这可以在他与自己岳父的那段对话中找到端倪,而且他的家庭悲剧也源于一次失败的思想植入,这让《盗梦空间》的价值观体系具有了意识形态批判的社会意义。

虽然在片尾我们终于看到了在两个半小时内牵动观众思绪的孩子的回眸笑靥,但持续旋转的陀螺依旧让人对这亦真亦幻的一切难以捉摸,这是否意味着这个始于现实的故事而最终在梦中回到了故事的原点?这几乎成为“庄周梦蝶”一般的叙事怪圈,在这个梦境迷宫中,每个人所得到的东西都不一样。

ps:写完此文后去看了第三遍,是在Ume华星看的IMAX版的。这里提点小建议吧,如果不是技术控,建议看普通版就可以。对于这种画面和对白信息都超大的电影,如果你不能摆脱字幕,还是别看那么大银幕的好,免得眼睛在字幕和画面之间顾此失彼。我坐的是第八排靠边的位置,位置不算好,不知道坐后面的情况会不会有所改善。另外我觉得IMAX的画面通透度并不比普通版的要好,而且亮度还略有损失。

范文五:盗梦空间影评

简单证明不存在第四层梦境以及若干热点问题

画面虽一般,声音还是无比清晰的。不用 100%相信里面的英文字幕,字幕只起到帮助你听力的作用。 看过后你就知道,那个最热门的情节逻辑完全解析在最基本的层数上就犯错了。 1)Cobb 和 Mal 是在 limbo 里造了他们的世界,花了 50 年 2)Cobb 他们在刚进第一层时,Arthur 提到了他们死后会进到 Cobb 的 limbo 里 3)当 Cobb 和 Ariadne 在海滩上时,Ariadne 问 Cobb 是否是他建造了这里,Cobb 承认 4)在 Ariadne 帮 Fischer 完成 kick 后,她自己跳楼 kick 前,她叮嘱 Cobb 不要迷失,记得找回 Saito

综上,雪地之后的那一层就是 limbo,没有所谓的第四层,Cobb 在 limbo 里也没有死过。

9 月 6 日更新热点问题若干:

1)kick 的条件 片子第一幕的梦中梦,只需要在第一层(浴缸)kick 就能把 Cobb 从第二层(日式建筑)拉回来。 但是后面的三层梦就不行了,Cobb 说“The trick is to synchronize a kick that can penetrate all three levels.“ 再来听听 Arthur 在第二层对 Ariadne 是怎么解释的: While you're all asleep in 528, I'll wait for Yusuf's kick...His music warns me. And then when the van hits the barrier of the bridge, that should be unmistakable. So we get a nice, synchronized kick. 重点来了。

Arthur: If it's too soon(引爆), we won't get pulled out. If it's too late, I won't be able to drop us...Casue of the van, that will be in free fall. Can't drop you without gravity. 从实际情况来看,当第一层的汽车撞击护栏引发第一次 kick 时,后面的几层都没有发生因爆炸产 生的坠落,因此没有 kick 出任何人。就连第二层的 Arthur 都没被 kick 出来,为什么?因为没有发生同步 kick,第二层的 Arthur 当时没有处于下坠或者倾倒状态,所以无法完成 kick。 综上,此次任务中的 kick 必须在 n 层和 n+1 层同时 kick 才能将 n+1 的人拉回 n 层。

(www.wenku1.com)2)Fischer 在第三层是否死了 死了。请看台词:

Eames: What happened? Ariadne: Mal killed Fischer. Cobb: But there's no use in reviving him...His mind's already trapped down there. It's all over. Cobb 这句话什么意思?他是想说 Fischer 的意识下去了,把他救活也没有意义。怎么救活?心脏 除颤器呗。 (用较强的脉冲电流通过心脏来消除心律失常、使之恢复窦性心律的方法,称为电击除颤或电复 律术) 于是 Ariadne 说: No, there's still another way. We just have to follow Fischer down there....And we will find him. OK, as soon as Arthur's music kicks in just use the defibrillator to revive him. We can give him his own kick down below. 结合我上面的观点,会有人说,你这不是个漏洞吗,假设 Fischer 进入了 limbo,怎么可能还能 kick 回来呢? 请问,有谁说过一定要在 limbo 死了才能逃出 limbo 么?Cobb 和 Mal

做实验的时候,从 limbo 回 到现实的确是自杀出来的,可是,他们没办法替自己做一次漂亮的 synchronized kick,对不对? 事实就是 Fischer 从无论第四层还是 limbo 被 kick 回来了,并且当时他已经死了。

3)Saito 的老年化外表 首先,在梦中的外貌是否就是固定不变的? 显然不是,否则 Eames 何以能在同伴面前当 Eames,而在 Fischer 面前摇身变成 Uncle Peter, 甚至是在 Saito 面前假扮女郎。 其次,做梦的人在梦中的外表是否受自己内心影响? 我想是的,因为梦中你感受到的不是视觉,是自己大脑的创造和感知(Cobb 在对 Ariadne 的培训 中提到过) 。 就好像 Cobb 一开始描述他和 Mal 的卧轨时, 画面呈现的是两个年轻人, 但后来当 Cobb 抱紧 Mal 告诉她他们已经白头到老时,他所联想到的画面是两个老人牵手走在那个他们创造的世界里,还有两只苍 老的首坚定地握着等待列车。那到底哪个才是事实呢? 请问,为什么要有事实?这是梦境里的画面,是人脑的创造和感知,反映了当时做梦者的内心想 法和感受,没有客观实在性。否则,Eames 就无法骗过 Fischer,Fischer 在下飞机后也不可能不认识这一 群盗梦者。

(www.wenku1.com)补充一个细节(ena 对此有所贡献) ,在第二层酒店的时候,Saito 认错了人,误以为 Uncle Peter 是 Eames 变的,还闹了笑话说衣服换了。 这是一个创造和感知的正面例子。这个 Uncle Peter 是 Fischer 的投影人物(projection) ,他应该 有和现实 Uncle Peter 一致的衣着和体型,这是感知,凭借着这种感知,长相就会被做梦的人自然而然创 造出来了。 那么,是什么造成了 Saito 的苍老?我想是 Cobb 在第一层和 Saito 的一段对话:

Cobb: When you wake up you won't even remember that we had an arrangement. Limbo is gonna become your reality. You're gonna be lost down there so long that you're gonna become an old man. Saito: Filled with regret? Cobb: Waiting to die alone. Saito: No, I'll come back. And we will be young man together again. 请注意,Saito 在 limbo 里见到 Cobb 时重复了以上对话,有两句甚至一字不差。可见这几句话在 Saito 心中的地位。当 Saito 认为自己 gonna be lost down there so long that gonna become an old man, waiting to die alone 的时候,他的苍老是和过了多少年无关的。 至于 Cobb 为什么没老得那么厉害,是因为他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找到 Saito 并带他一起回到现 实。 他不是来 limbo 等死的, 就好像他第一次和 Mal 在里面待了 50 年的时候卧轨时仍然没认为自己是老年 人一般。这是他大脑对自己外表的创造和感知。 说了很多废话,其实只要你理解 Eames 能够易容的逻辑,就不会死钻外表这个牛角尖了。

4)Cobb 和 Mal 到底有没有老死过再去卧轨 其实

这是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只需要贴台词就好了。在第一层 Cobb 向 Ariadne 解释 limbo 的 前因后果时说:

Cobb: When we wind up on the shore of our subconscious, we lost side of what was real. We created, we bulit the world for ourselves. We did that for years. We bulit our own world. Ariadne: How long were you stuck there? Cobb: Something like fifty years. 中间省略若干句话,此时描述的场景不变,就不展开了,因为下面这一段足以说明一切。

Ariadne: And what about for her? Cobb: She'd locked something away. Something deep inside her. The truth that she once known. She chose to forget. Limbo became her reality.

(www.wenku1.com)如果刚才没有出现 limbo 这个词,那好,现在出现了。 那些个 Cobb 受不了一切都是虚幻的, 藏了一个以前的想法在保险箱里, Mal Cobb 把他替换掉了, 全都是发生在这一个相同的场景里面的事情。 我实在是不晓得 Cobb 为何能在受不了虚幻的情况下和 Mal 一起老死再到下一层对她 Inception。 所以,他们根本就没老死过,这一大段的对话描述的全部都是发生在 limbo 中的事情。 没有场景切换,没有进入下一层的描述,没有两次死亡。只有进入 limbo,然后在 50 年后卧轨。

5)关于梦中的连接线问题 有朋友说既然在现实中他们都连着了,梦里连接线连不连无所谓。好吧,maybe。可是我们从未 看到过他们不去用连接线进入下一层梦境不是么? 除了那层有人认为是第四层有人认为是 limbo 的。 当 Fischer 在第三层死了之后,Cobb 和 Ariadne 决定下去帮他完成一次独立的 kick,于是 Cobb 拿出造梦机, 走到了离开 Fischer 尸体很远的地方, 打开盖子, Ariadne 各自躺下, 和 没有用线连上 Fischer。 那么既然不靠连线就能到达的同一层,就不可能是通过造梦机共享的第四层,而是 limbo。如果这 次可以不连线,前面那么墨守成规做什么? 关于 limbo 的共享特点,Arthur 的台词说明了一切:

Unconstructed dream space. Just raw infinitae subconscious. Nothing is down there, except for whatever might have been left behind by anyone sharing the dream who has been trapped there before, which in our case, is just you.(这时看着 Cobb) 于是乎,凡是在现实层面通过造梦机连在一起的人,进入的必定是同一个 limbo。Saito 因为在第 三层死亡而进去了, Fischer 被 Mal 打死了所以进去的, Cobb 带着 Ariadne ”follow Fischer down there“, 而 从得到的结果来看他们也进入了 limbo。 因此,这些在第三层梦中没有被连在一起的人们在 limbo 中相遇了,而不是第四层。

6)limbo 中的时间问题 一开始 Cobb 和 Arthur 培训 Ariadne 时,Arthur 明确提到“现实五分钟,梦中一小时”,因此他们 是 12 倍的关系。 后来的三层梦境,chemist Yusef 说他们用的药将会

加速脑部运作,大约为现实的 20 倍速。

(www.wenku1.com)好了,简单的计算开始: 50 年=50*365*24 小时=438000 小时 —————————— limbo 438000 小时的前一层=438000/20=21900 小时 —————第三层 21900 小时的前一层=21900/20=1095 小时 ———————第二层 1095 小时的前一层=1095/20=54.75 小时 ————————第一层 54.75 小时的前一层=54.75/20=2.7375 小时 ———————现实 我为什么用 Yusef 的话套用在 Cobb 和 Mal 的实验里呢?因为他们的实验必然是创造三层或者以 上的深层梦境,因此现实中所需要的时间只会短不会长。 这也很好地符合了 limbo 就是第四层的推断。

9 月 7 日更新:

7)Saito 醒来后为何直接打电话 很多朋友问我,Saito 回到飞机后怎么确认 Inception 成功了?他为什么直接就遵守了约定? 让我们还是回到对话中去。第一层 Saito 中枪后曾和 Cobb 有如下对话:

Saito: Cobb, I will still honor the arrangement. Cobb: I appreciated that, Saito. But hen you wake up you won't even remember that we had an arrangement. Limbo is gonna become your reality. You're gonna be lost down there so long that you're gonna become an old man. Saito: Filled with regret? Cobb: Waiting to die alone. Saito: No, I'll come back. And we will be young man together again. 上面我论述过,这段对话造成了 Saito 在 limbo 中孤独终老的假想,他在进入 limbo 后,这段话几 乎成了他唯一的记忆和意识。 在 limbo 中当他见到 Cobb 后,他全然不关心任务成功与否(照理说他不清楚成功与否,如果还 记得约定就应该会关心 Inception 的结果) ,而是问了句:(You come here)To convince me to honor our arrangement? (与那段话第一句对应) 我觉得 Saito 进入 limbo 后脑子里只剩下了在第一层时和 Cobb 的一段对话了, 他对 Cobb 的信任 和在 limbo 中老去的概念对他的影响比任务要深得多。

(www.wenku1.com)抛开信任不谈,换成是你,Cobb 把你从无尽的意识边缘拉回现实,一起重新做年轻人,你难道不 会对他心存感激么?

8)进入 limbo 是否会失忆 又一个热点问题,主流观点是会失忆的,好吧,荣我非主流一把。 我们先回到对 limbo 的定义上,Arthur 的解释是 Unconstructed dream space. Just raw infinitae subconscious. OK,无尽的原始潜意识。潜意识是什么?记忆的残留。没有记忆,就不可能有潜意识。 (这牵涉 到心理学问题了,不想展开。 ) 上面是理论依据,下面是现实依据。 Cobb 和 Mal,进入 limbo 最早的两个人。Mal 把 limbo 当成了现实,而 Cobb 还清醒地意识到所 有东西都是假的,这是 Cobb 的记忆。 Saito,老年 Saito。日式建筑,包括装修细节,卫兵,都是 Saito 的潜意识,或者换句话说,记忆。 Cobb 第二次到 limbo 寻找 Saito,目的很明确,带

他出去,跟失忆完全扯不上关系。 至于 Cobb 和 Mal 活了 50 年的地方、 Cobb 后来和 Ariadne 进入的地方, 很多同志不认为那是 limbo, 我就不拿来当论据了。 至于为啥那么多人会觉得进入 limbo 必须失忆,我想和这两句台词有关:

Cobb: I appreciated that, Saito. But when you wake up you won't even remember that we had an arrangement. Limbo is gonna become your reality. 什么意思?Cobb 向 Saito 坦白他有可能根本不记得他们的约定,limbo 会变成他的现实。这和告 诉 Saito 进入 limbo 会失忆有着天壤之别。 总之,别对自己 Inception 一个概念,就忘了这个概念哪里来的了。

9)利用音乐同步的理论基础 这个导演用画面交代了。 第一层 Yusef 给 Arthur 听音乐,因为 Arthur 是第二层的 dreamer,于是第二层的每一个人都能听 到音乐。

(www.wenku1.com)引申下去,因为第二层里的 Eames 也听得到相同的第二层的音乐(放慢了 20 倍的) ,他同时是 第三层的 dreamer,于是第三层的所有人也听得到音乐(放慢了 20*20=400 倍) 。 这个音乐放慢倍数也不是我瞎编的,Eames 在第三层有句台词:First heard it about 20 minutes ago. I thought it was the wind up here. 倒推回去,说明音乐在第二层响了 1 分钟,在第一层响了 3 秒。 当然,如果 Yusef 单独放给某个人听,这个单独的他在梦里还是能听得到。 (可以参考一开始浴缸 里的水对 Cobb 的影响,那时的 dreamer 是 Arthur,但是 Arthur 早就醒过来了,可 Cobb 的梦境里还是进 水了)

10)闪电和除颤器引发的问题 关于闪电,我来解释一下。在 Eames 对 Fischer 经行电击之前,他们所处的空间是没有大风和闪 电的。镜头交代得很明白。 (如果否认,请买票看电影,若有大风闪电我报销电影票钱) 当 Eames 对 Fischer 经行了电击,天气开始变化,Ariadne 立刻意识到了是上面的几层开始放音 乐了,所以催 Cobb 说必须尽快找回 Fischer,否则会错过 kick。 有些人觉得有闪电是因为这里是第四层,Fischer 是梦主。请问,当 Fischer 被 kick 回第三层后, 第四层的梦为什么没有当场坍塌?说明这至少不是 Fischer 为梦主的第四层。 (best_of_me 对此观点有贡 献) 那么,假设是第四层,梦主是 Cobb 或者 Ariadne,那为何对 Fischer 的电击又会对整个空间产生 影响呢?Ariadne 为何会感觉到风云突变而意识到 Eames 开始对 Fischer 经行电击了呢? 可见,那里不是第四层,而是 limbo,是他们共同分享的潜意识边缘。每个人的自我潜意识都会对 limbo 造成影响,这种影响也是共享的。闪电大风就是 Fischer 由外界电击的刺激所引发的潜意识。 关于心脏除颤器,这真的是一个好的设计。他的作用不仅仅是让已经处在死亡状态的 Fischer 心 脏复苏(

不需要彻底活过来,只需要复苏一会儿就好) ,而且还能当成 kick 的工具来用,可谓一举两得。 那么,被 kick 回来的 Fischer 为什么一点受伤的样子都没有? 可以借鉴我对 Saito 老年化的解释,这只是反映了 Fischer 对自己身体的创造和感知。换句话说, 他觉得自己受伤了,那就是受伤了,他觉得没事,那就是没事。 那时的 Fischer 显然更关心保险门的背后有什么,因此受伤的潜意识被淡化了。 至于 Saito 的死,只能解释为他没有比受伤更强烈的潜意识,所以死了。如果 Cobb 能在 limbo 中第一时间找到 Saito 并和他一起坠落 kick,加上第三层的心脏除颤,有理由相信他们都可以同步 kick 回

(www.wenku1.com)第一层的。只是时间不够了罢了。

11)Cobb 究竟是否被 Mal 刺死,以及是否在第一层淹死 所谓的 Cobb 被刺死,究竟是大家亲眼看到的,还是听别人说的呢? Cobb 的确被 Mal 刺了一刀,可远没有达到死的程度。这个没什么好争论的,信我信别人都不如 信电影,下载个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至于 Cobb 从海边醒来是淹死的证据,更加是那帮人的无稽之谈。 仔细回想一下,Mal, Cobb, Ariadne,进入 limbo 的时候,哪次不是在海边醒来? 有没有发觉一件事情,无论第几层梦境,几乎在环境上没有什么共性。唯独有几个深层次的都有 海边的场景,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那些海边的梦境都是 limbo,the shore of our subconscious。 那些认为有第四层的请注意,你们所谓的第四层也是 Cobb 和 Ariadne 从海边走过去的,试问, 若是他们中的某个人自己造的第四层梦,为何不直接一点,干嘛让自己落到海里? 所以淹死一说,只能说明第一层的 Cobb 死了,包括第二层的 Cobb 被炸死了(maybe) ,第三层 的摔死了。不管怎么死的,都没有意义,因为 Cobb 的意识早就进入了 limbo,不会再进一次。 就好像 Saito 也在第一层淹死或者大出血而死了,不过没有意义,他的意识也早在第三层就进入 limbo 了。

12)时间的梳理 在第一层盗梦团队其实根本就没花多久时间,从劫持到坠河,有 Yusef 这个一直在开车的人做标 杆,完全就是半天内的事情。 那么,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飞机上需要 10 小时,第一层需要一星期,这不是扯淡么? 按照原计划,第一层行动可能真的需要一个礼拜,我想他们也应该是做好周密计划的。只是碰到 一个变数,Fischer 受过反盗梦训练,于是在第一层防卫者的追击下,不得的不将整个计划缩短。 编剧让他们说需要 10 小时也有另外一方面的考虑, 因为编剧需要制造戏剧冲突, 这个戏剧冲突来 源于 Cobb 在飞机降落洛杉矶后的命运。 于是导演说,OK,我需要 10 小时,让他们坐飞机直接飞

美国吧。

(www.wenku1.com)至于这一星期剩下的时间怎么过,导演淡化处理了。 在第一层从水中上岸后,那些人里除了 Eames 被 Fischer 的潜意识当做 Uncle Peter,其他人应 该还是绑匪的角色,照理来说会受到防卫者的攻击的。 (后面几层的梦境,并不影响到他们几个在第一层里 是绑匪这一事实) 难道逃亡了一个礼拜? 只能解释为,Fischer 在第二层接受了 Uncle Peter 安排了这次劫持的观点,劫持的目的是希望公 司能够继续运作。出于对 Uncle Peter 的理解,防卫者不再追击。 但是这也无法掩盖 Fischer 他们要在那个梦里生活一星期的事实,他们必须等现实层的造梦机时 间走完。

13)参与梦境的人对梦境的影响和图腾的原理 首先明确一个概念,撇开 limbo 不谈,每层梦都有个 dreamer(梦主,主梦人,whatever) ,其余 的人都是我所谓参与梦境的人。 dreamer 能改变梦境,这是不争的事实。 (参考 Cobb 对 Ariadne 培训的第二段里改变物理定律的 情节,当时的 dreamer 是 Ariadne) 接下去要讨论的是,参与者是否也能改变梦境呢? 我的答案是:可以改变。 证据一: 行动中第一层梦境的火车, 这是由 Cobb 的潜意识创造的 (当然,不是主观的) 。dreamer 是 Yusef,Ariadne 的设计里没有火车。 证据二:行动中第一层的交战,Eames 对 Arthur 说做梦要做就做大的,然后拿出个类似火箭筒的 重型武器。他们原计划中没有交火的准备,不可能是 Yusef 事先准备好了武器。当时的场景 Yusef 在帮忙 吧 Saito 搬上面包车,Eames 和 Arthur 独自和防御者交战,显然也不是 Yusef 临时为他们准备了武器。 参与者无法改变整个梦境的物理定律,但可以凭空创造一些东西,或者利用意念控制一些东西。 这种改变是在 dreamer 不知情的情况下发生的,这就是 totem 的原理。 对于控制的说法,Cobb 在回忆时有句对 Mal 的台词:

Cobb: If this is my dream, why can't I control this? (手里捏着陀螺) 因此,做梦者通过设法控制图腾来判断是否存在于梦境中。图腾必须是随身带的,这样参与者的 潜意识会将它在梦境中创造出来(而不会发现忘了带图腾) 。

(www.wenku1.com)当 Cobb 转动陀螺时,他总是试图去控制陀螺不倒下。如果在现实中,这种控制是无效的,陀螺 必定由于物理定律而倒下。 而在 Cobb 梦境中,dreamer 无法知道你有图腾这件事情,于是当你旋转陀螺时,你可以在不违 背物理原理的情况下(陀螺受重力和空气阻力影响)改变他的重心,使陀螺不倒。 Arthur 的图腾是一枚灌铅的骰子。在现实中,灌铅的骰子是用来掷出特定点数的,例如 Arthur 可 以把它设定在通过一定手法只能掷出六点。 在梦里,只要掷骰子的过程是符合物理定律的,Art

hur 可以随意改变它的重心,使之掷出任意他 想要的点数。 至于 Ariadne 的棋子,大家可以自行发挥想象,我就不多说了。

9 月 8 日更新:

14)关于 Cobb 在行动中是否进入 limbo 两次的再讨论 原先有争议,自从有了英文剧本,争议消失了。

The waves TOSS a BEARDED MAN onto wet sand. As the Japanese Security Guard turns him onto his back, we realize that this is Cobb- OLDER. WEARY. TRAVELLED...

OLDER. WEARY. TRAVELLED... 年长的,疲惫的,经过长途旅行的 Cobb。 如果 Cobb 在所谓第四层被 Mal 刺死而进入 limbo,这上面三个词该怎么解释呢? 我相信会有朋友质疑剧本有效性,好吧,请等蓝光碟发行,一切都会有解释的。如果你等不了, 枪版中 Cobb 的白头发和灰白的眉毛也不是马赛克,相信你应该比近视的我看得更清楚。 顺带解析一下前后两段 Cobb 与 Saito 相见是否同一时刻的问题。 第一场戏,Cobb 被卫兵带去 Saito 那里,卫兵说搜出枪和陀螺,Saito 看到后转了一下,Saito 同 时在说话,此时的 Cobb 原本在吃东西,停下来慢慢抬头看 Saito,镜头切换到年轻的 Saito。结束。 最后那场,在 Saito 问出第一句 Are you come to kill me 时,Cobb 就已经是停止吃东西的状态, 一开始就抬头看着 Saito(这点很重要,表明衔接第一场戏,那时的 Cobb 已经听 Saito 讲过同样的话了) , 然后开始重复 Saito 刚才说过的那句话: somene from a half-remembered dream。 两人对话持续(其实像是对词,互相唤醒记忆) ,其中镜头有给到正在旋转的陀螺,与第一场戏的 转陀螺完美衔接。

(www.wenku1.com)所以我认为不存在循环一说,Saito 只是重复着那两句话而已,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顺便再说下去,枪是被守卫先放到离 Saito 近的桌子上,Cobb 才被带上来的。因此,在他们互相 唤醒了相关记忆后,枪应该在 Saito 手上(镜头也交代了,Saito 伸手去摸枪) 。 镜头回到现实的飞机,Cobb 睁眼,空姐说话,一群人看他,blablabla。 然后再拍到 Saito 恢复意识。 显然,Saito 在 limbo 里先打死 Cobb 再自杀。大家也不用争论什么必须自杀才能出来的问题了。

范文六:《盗梦空间》影评

《盗梦空间》影评

Inception就好象是玄幻小说,你必须接受它里面的无数天马行空的设定;但是它是最好的玄幻小说,因为在它的设定下情节无懈可击。所以首先要解释片中提到的所有设定:

1. 首先,片中一共有六层世界。如果我们把片子中小组计划的现实世界作为参照物的话,按照做梦依次向上分别是:现实世界,第一层梦境,第二层梦境,第三层梦境,第四层梦境,limbo(迷失域)。

2. 正常人活动在现实世界,做梦的时候在第一层梦境。如果要进入第二层梦境,也就是梦里的梦,必须要服用一般性药物。在服用一般性药物的情况下,要从梦中醒来(不管是第一层还是第二层)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所谓的‘kick’,也就是重力下坠的冲击。第二种就是被杀死。当然,等药物效果过期也是一种不是办法的办法。

3. 如果要进入第三层梦境,也就是梦里的梦里的梦,一般性药物就无效了,必须要加强型药物。但是加强型药物的副作用是如果在梦里被杀死不能醒来,而会进入Limbo(后面解释什么是limbo),所以只能用 Kick的方式来苏醒。

4. 所谓的Synchronize a kick (协同刺激),也就是说要在各层同时刺激才能把梦中人唤醒。比如说对于在第四层梦境活动的人需要在第一至四层同时Kick(刺激)才能使其在第一层苏醒;如果只在第三和第四层Kick(刺激)则其会在第三层苏醒;而如果中间有某层没有同时Kick(刺激),比如只在第一,第二和第四层Kick(刺激)或者只在第一和第二层Kick(刺激),则活动在第四层的梦中人不会苏醒,这也就是所谓的Miss a kick (错过刺激)。所以当片中小组计划侵入深层梦境的时候,每一层必须留人醒着负责Kick(刺激),而且用音乐的结束来协调同时Kick(刺激)的时刻。

5. 层与层之间的时间以大约二十倍的数量延缓。在台词中给出的约数是现实世界十小时的航班,在第一层梦境是大约一个星期,在第二层梦境是大约六个月,而在第三层梦境是大约十年。

6. Inception的片名,直译是开启,在电影里面是一个盗梦术语,不是指在梦中偷窃情报,而是指把某种想法植入目标人物使得他觉得这想法是自己本来就有的。而Inception必须至少要在第三层完成。这是有原因的,我们可以在片中目标人物的梦中看到,第一层梦境很浅,意识很多,是整个城市,第二层是一个酒店,到了第三层只有白茫茫大雪里的一个堡垒。在意识越少的梦境里面植入效果越强。

7. 每个梦都有一个梦主(Dreamer),他和别人分享自己的梦境。梦境中的场景可以由专门的设计师设计然后告诉梦主的,所以设计师不一定是梦主。理论上来说进入这个梦境的人都会带来自己的一些意识投影,但是除了目标人物之外其他人都知道自己在做梦所以意志不会被迷惑。而设计师设计的梦境不能太离谱有不现实的场景,否则目标人物就会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他的投影会对侵入到他梦境的其他人发动进攻。当然,如果目标人物的投影是经过特殊防盗梦训练的话,即使梦境场景很真实侵入者也会被投影围攻。

8. 迷失域(Limbo)不是一个梦境,也不因人而异。只有在服用加强型药物而且又在梦境中死去时才能进入。Limbo里面时间无穷尽。而且这个世界里只有之前到过这里的人留下的一些场景碎片,在日本人去之前只有leo夫妇到过,所以开头结尾日本人的迷失域里的房子和之前leo对他进行盗梦时给他造的一样。

进到迷失域里面如果死亡会回到现实,但是问题是在迷失域记忆会丧失记不得这种方法,所以进入迷失域是不得已的选择。

9. 梦可以嫁接。也就是说A,B进入C的第一层梦境(这一层的梦主为C)之后B可以带A进入B的第二层梦境(这一层的梦主为B)。

设定大致就是这样,下面我们来看情节。

按照时间顺序,首先是leo和他女人的事情。这两个人是梦境世界的先驱者,当年结婚时许诺要一起变老,对于梦境世界的共同追求使得他们在自己身上试验。他们在实验中进入了女人为梦主的第四层梦境。人的第三层梦境世界东西就很少了,第四层更是什么都没有。因为只有两个人实验所以前面几层没留人不能帮他们kick,而由于时间延缓的效应,在现实中入睡一天在第四层就是五十年。所以他们在第四层梦境世界中携手共老,闲暇之时只有随便创造东西玩。五十年之后他们在梦境中老死了。以为他们是服用了加强型药物的,所以双双进入了Limbo迷失域。迷失域中女人贪恋着无时间尽头的厮守就认为这是现实,不想回现实,而leo却想着自己的孩子想回现实。最终说服了女人和他一起卧轨自杀,他也不确定这样就能从limbo脱身,所以自杀前把怀疑一切,尝试一切的想法灌输给了女人,这是他的第一次inception。在迷失域自杀之后,他们回到了现实,可是那个inception的副作用产生了,那就是女人开始怀疑现实其实是梦境,认为只有死亡才能脱离。于是女人自杀而造成是leo杀的假象,终极目的是想让leo也被处死这样可以一起脱离梦境。可怜leo只能抛弃了孩子们而逃亡国外。而leo的潜意识里面充满了他老婆的影子(就是shade那个角色),只要他再从事设计梦境的工作,那个他妻子模样的影子(代表了他潜意识里的悔恨和对杀死妻子梦境工作的怨恨)就会出来坏事。

(leo和妻子经历了第四层梦境和limbo两个世界,最明显的证据是在limbo卧轨自杀回到现实时两人都是年轻的,而在第四层梦境两人有老年的样子。) 话说leo在国外随便接盗梦的工作,接到了一个窃取日本大亨情报的工作。这就是开头的枪战戏,也是简单的梦中梦,所以这里只有一般性药物,梦里死了立刻就醒。结果团队的设计师先出错在梦境中穿帮,然后又在现实中出卖了他们。日本人却看重他的能力,反要雇佣他进行inception:让竞争对手公司年轻的掌门人切分自己父亲留下的基业,许诺他可以让他回国看孩子。所以他找了新的设计师小女孩和新的团队。对于inception的计划是在年轻掌门人心中播撒对于父亲的好的印象。leo在讨论中提到说反面的东西会产生正面的影响,如果年轻掌门人恨父亲的话,反而会把企业做好来证明自己比父亲强。

这次Inception的地点选在悉尼飞往美国的十小时航班上。这对leo来说不成功便成仁,因为他在美国因为谋杀妻子被通缉,而日本人许诺说只要他完成任务就会在飞机上打电话解决这个问题。

一进入年轻掌门人的第一层梦境就出了问题。这个人被其他盗梦专家训练过,梦境虽然是小女孩创造的,但是目标人物的意识会化身武装人员对异常梦境里的人物进攻。更重要的是这次inception要在第三层梦境实行,而leo之前并没有把加强型药物的副作用给大家说。这时候只有华山一条路完成任务了。印度人留在第一层负责kick,他们进入了第二层的酒店,小帅哥留在第二层负责kick,其余又进入了第三层梦境的雪堡,目的是让年轻掌门人自己见到他们设计出来的父亲而接受想法。就在即将成功的时候,leo的妻子的影子再次出现搅局,开枪击中了年轻掌门人,这时候年轻掌门人没死,只是昏迷,情急之下,小女孩提出把年轻掌门人嫁接入leo的第四层梦境,在那里用‘kick’,加上第三层的电击把年

轻掌门人唤醒。于是,小女孩和leo进入leo的第四层梦境,在那里小女孩把年轻掌门人kick回了第三层梦境(同时第三层有人对他的身体电击)。在雪堡深处,年轻掌门人听到了设计中的父亲的最后遗言:I am disappointed that you tried… (意思是我对你极力想试着成为我这样的人很失望),也就是说让他作他自己别管公司。打开保险箱之后他看到的是自己最珍爱的和父亲照片中的纸风车,对父亲愧疚之下自然会实现同样在保险箱中的伪遗嘱分拆公司。到这里inception的任务圆满完成。第三层梦境世界的爆炸kick,第二层的电梯kick,第一层的落水kick同时进行。小女孩,小帅哥,印度人等人成功脱险到第一层。只有日本人死在了第三层梦境世界,所以跳过第四层直接进了迷失域limbo。

与此同时,leo在第四层梦境世界终于狠下心来杀死了妻子的影子,也在争斗中被影子刺中身亡,同样来到了迷失域。在这里他见到了日本人,并且说服他用枪杀死leo然后自杀而双双回到现实。

(从梦境世界到limbo记忆会不太好使,所以leo说他忘了第一次进迷失域之前和妻子在第四层一起老去的事情,他第二次进迷失域见日本人的时候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来的目的——日本人回不了现实不能实现许诺的让他回家的报酬了。)

至此,leo的心结解开,他的对妻子死去的悔恨因为回忆起了和妻子在第四层梦境世界白头到老的幸福而被冲淡。日本人在飞机上醒来后也兑现了诺言打了电话解除了他的通缉。

最终的结尾是开放性的,陀螺不知道停没停,但也无伤大雅。假如这作为参照的现实的确是梦境的话,那也只不过把六层世界变成七层。如同电影中出现多次的循环封闭上下楼梯一样,电影中的多层世界也不过是增加了维度的莫比乌斯圈,1到2到3到0到1到2到3到0…….. 如此往复。

如果对我的解释或者其他地方有疑问的话请回帖。我会编辑更新。

补充一下关于老臣的情节。Forger在第一层梦境伪装成富二代老臣,除了套取他和父亲关系的情报之外,还设下了在第二层梦境诬陷老臣的伏笔。第二层里面的老臣是富二代意识里面的老臣的投影(projection),所以如果富二代心里面认为这个老臣是中心的话投影就会表现出忠心的,反之亦然。所以forger在第二层和日本人说他在跟踪老臣的投影根据投影的表现判断富二代有没有上套。这个套的目的是让富二代认为第三层梦境中那些自己意识投影的私人军队是老臣意识中的投影,所谓台词中的让他自己击破自己的意识防卫来完成inception。

范文七:《盗梦空间》影评

《盗梦空间》影评

——梦境与现实

“我们做梦的时候,梦境是真实的,只有到醒来的时候才会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你从来都不记得梦从何而起是不是?你总是直接插入到梦中所发生的一切。”

“什么是最顽强的寄生物?”“是意念。非常具有韧性,极具传染性。” 作为一部好莱坞经典大片,盗梦空间极具震撼力。影片主演讲述了考博博士和妻子梅尔有能力创造梦境,两人可以共同生活在梦境里。但梅尔把梦境当成了现实,愿意一直生活梦境里。考博却开始厌倦了梦境,想法让妻子与他一起回到现实,于是在她的意识植入了“现在是在梦境中”的思想。她妻子终于和他一起通过在梦境中卧轨自杀而回到了现实。但悲剧是妻子回到现实之后意识里还保留着“现在是在梦境中”的思想,她执意要继续回到现实,于是要考博陪她一起继续自杀,但考博认为当前生活就是现实,没有选择死。梅尔死后,考博被当成了杀人犯被通缉,于是出境逃离。在境外帮其它公司用“盗梦”的技能获取商业机密。一次盗梦失败,考博被迫协助一家公司去搞垮另一家公司,通过在梦中植入意识的方式让那家公司的继承人做出解散公司的决定,于是设计了一层层的梦境。但是一个人的弱点总是会如影随形,尤其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当他背负着很大的压力去完成一件事时,这个弱点就会成为致命的缺陷。就像考博,他的妻子是他内心无法痊愈的伤,所以在他的梦境里总会出现他的妻子,并且对他的任务进行破坏。他们拥有太多的共同的回忆,他甚至建造了一座回忆监牢将他们所有的过往锁在里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进入。

随着影片故事的发展,考博博士是为了孩子们进行最后一搏。这体现了电影中的主线唯一没有变的就是一个字“爱”,对妻子的爱,对子女的爱。对妻子的爱最终却因为妻子的迷失而害了妻子,当主人公醒悟之后,对之女的爱让他回到了现实,因为在很多次穿越之后他终于在结尾的时候听到了那句温暖人心的

“ Welcome home ”,一直不回头的孩子也在最后回过头来,让他看到了孩子永远背着自己的童真笑脸。

其实,无论是多么出色的造梦师,能制造出多么美好的梦境,他最终都要回到现实中。与其在扑朔迷离的梦境的交织中让自己的良知与信念痛苦地挣扎,倒不如直面现实,获得心灵的解脱。梦境总归是梦境,我们不能把现实中的许多不好的或者是我们不敢面对的东西永远的囚禁在梦境当中。

范文八:《盗梦空间》影评

天才在梦间--《盗梦空间》影评

7102112 李艳秋

诺兰导演的每一出电影都让观众带来惊喜,从记忆碎片没任何名星但票房大热,到黑暗骑士的疯狂追捧,再到这出盗梦空间,更是让人看出导演的天才所在。

1、永远的热点话题,梦,这个在学心理学中有专门的学术,叫梦的释义,大致意思就是每个人的梦都有深层次的含义,也就是所谓的潜意识是透过梦让人们能了解自己的一种途径。而电影的主要内容也是围绕这个梦来做文章,梦对于那种容易失眠、多疑、精神容易紧张和那些做了亏心事的人来说,是非常吸引的话题,而这个话题是永恒都是日常人们谈论很多的,所以未出影,已被过分宣传。在平时我们的工作也一样的道理,如果找到的话题是多人注意的,未宣传,已经有粉丝。

2、利用人性的弱点,有了热点话题后,这个电影最大的吸引力还有来自于偷窥的快感,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梦,同时更想了解别人的梦,问题是大部分人除了最亲密的人外,通常我们都不愿意把自己做了什么梦说出来,而影片给足了观众偷窥别人的梦最好的机会。梦代表的是潜意识,同时也代表了这个人已经是没有任何掩饰地展示在你面前,所以偷窥了别人的梦,或许比偷窥别人的裸体、洗澡更加让人感兴趣。

3、爱你就要与我一起死,影片的除了围绕盗梦外,最主要的一个轴是关于李安纳多潜意识当中他与他妻子之间的情感,由于李把自己的妻子当作实验品去做研究,而使自己和妻子都经历过边缘世界,并把自己的妻子变成神经病,最后还因为接受不了现实世界,而去选择以死来结束。李对于自己犯了的错一直都觉得很痛苦,所以在每次执行任务的时候,总是会出现他的妻子,并一次次阻止他,这也是他潜意识觉得亏欠的惩罚。这个情节我相信对于大部分女性观众来说,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幻想啊,能与爱人相依到老,至老不渝。但面对现在接近40%离婚率,小三,拜金面前,这个构想只能属于幻想,广告都有说“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无论如何,这个构思确实让大量的观众得到了心灵上的满足。

4、巧妙绝伦的时间轴设计,这部电影最精彩的地方在于每一重梦之间时间上的差异,如果没有这个差异的话,这个电影就一点都没有什么特别,而每一重梦之间的20倍速的时间差异,就让电影在后面的一个小时只做了一件事,但由于梦

中梦中梦的不停切换,让观众这一刻还在陷入汽车被逼到走头无路的情境,又进入了酒店当中的疯狂打斗,继而进入雪地攻打城堡,还有后来进入李安纳多的潜意识深处,这些所有场景都是在同一时间发生,而不同的就是每一重梦的时间不同,以至于会让观众时刻感觉都很紧张,相信不少看过的人都会在这个时刻最为投入。不得不说,这就是电影设计最为精密的地方,也是这个导演天才所在。

5、吹毛求疵的问题,虽然这电影非常精彩,但还谈不上是经典,因为整个故事内容相当简单直白,只要知道时间轴就能理解整个电影的精彩所在,而且故事情节还是有不少漏洞,例如同样作为有钱人,为何舍什没有见过斋藤?而且有钱人现实当中竟然没有保镖,只有在梦境的时候才有。还有作为任务片来说,这班乌合之众就只有李安纳多一个人在做事,其他的人物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作用,也就引申出其他人都不重要的理论。最后一个致命的问题在于,整个电影并没有更深一层的含义,并没有像月黑高飞的自由意志精神,阿凡达的文化、环境保护意识。只有主角对感情的内疚,做梦做到想吐的心路历程。

不管怎么说盗梦空间还是值得一看的电影,毕竟导演的这种拍摄手法是过去所没有的,而且把大量精巧的设计融入其中,也是这部电影能在近段时间大家谈论的话题。所以总结得出,天才发生在梦间,让我们如梦如幻,搞不清楚什么才叫现实,什么才叫梦。

范文九:盗梦空间影评

《盗梦空间》由美国华纳兄弟发行,克里斯托弗·诺兰诺兰身兼编剧和导演,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和奥斯卡影后玛丽昂·歌迪亚领衔主演。本片将带观众游走于梦境与现实之间,被定义为''发生在意识结构内的当代动作科幻片”。

《盗梦空间》影评分享

看完《盗梦空间》,一路上兴奋得不得了,睡觉前一个劲跟自己说,我要做个梦中梦,结果一觉睡过去,什么也没记得。呵呵,不过梦中梦的发生率1%,而且是人在压力非常大非常紧张的时候容易做到,估计我最近生活太悠闲了,失了业也没影响心情。

一路上先和H讨论了半天,然后又和另一个看了两遍的朋友讨论得更深入,很多困惑都被解开了。

影片的发展是围绕一个主题,植入想法。这个怎么理解呢?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们都有这个体会,我们在做梦时,梦代表了我们的潜意识,在平时被压抑被忽视或者被深藏的情感和思想,在梦里通过各种象征各种形态各种方式表现出来。很多人做了梦以后,会感觉梦告诉我们很多东西,有些梦甚至激发了艺术家音乐家的创作灵感。据说,贝多芬和莫扎特的很多曲子是在梦里梦见了,电影苏菲的选择的导演是梦见了苏菲和他早年压抑的集中营生活才创造出来的。所以,潜意识和表意识(我们醒着的时候的意识)的交流主要途径是梦。

电影里通过催眠药物和仪器让很多人一起进入梦乡,做一样的梦。这个创意在很早前一部美国电影里面已经揭示过,让所有参与者的脑电波达到一致,就能做一样的梦,就能在潜意识层面进行交流,这个叫做共享梦。我查询了其科学根据,很遗憾,这个技术现在还做不到,国际梦研究联合会坦言这个技术也许将来可以实现。

在电影里,训练有素的造梦师并没有完全丧失表意识,也就是说,他们知道自己在做梦,没有完全陷在梦里,陷在潜意识里面,这个称之为清醒梦。我们也会有过这个体会,就是在半醒半睡的时候,知道自己在做梦,甚至能有意识地改变梦的发展。我曾经做过一些恶梦,梦里我知道自己在做梦,所以我有意识地安排了梦的走向,朝我希望的方向发展。所以电影里的造梦师们,也就是那六个人的团队,通过意识控制潜意识,并且把想法灌输给完全陷在潜意识人 - 菲舍(富翁儿子),称之为植入想法。

电影进一步解释了植入想法,柯布拿他老婆做实验,他们两个都陷在梦里不愿意出来的时候,他老婆完全陷在了潜意识,而他还有表意识,他希望回归现实生活,所以他在梦里和他老婆一起卧轨,并且给她一个想法,唯有自杀才能回到真实世界。这个想法植根在了他老婆的潜意识里面,他老婆醒过来以后,也一直以为自己还在梦里,所以才会自杀希望回到她所认为的真实世界!

不过造梦团队没有料到,他们本来计划得很好的给菲舍植入想法,竟然在梦里遭到了菲舍的潜意识的残酷防御。我想这就相当于菲舍做了一个噩梦,梦里被劫持,因此在梦里他派出了大批的防御者来保卫自己,因此造梦团队根本无法给他植入想法,他们正忙着和防御者斗争呢!日本人受伤后,他们没有办法,只能进入更深一层的梦(梦中梦、梦中梦中梦。。。),希望能给菲舍植入想法。但是越来越深的潜意识,是我们人类更原始更私密更难以启齿的欲望和情感。

所以,每进入一层更深的梦,也就是所有做梦者在进入更深的潜意识层面,探索自己。在柯布的更深的潜意识里面,他的老婆不断地出现,尤其是在关键时刻总是出来扰局,那是因为他的深层潜意识,是内疚与罪恶感,他一直觉得是自己害死了他老婆,他的潜意识是反对他植入想法这个做法,因此在梦里以他老婆的形象出现来阻扰他,就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也不愿意饶恕自己。

菲舍最终不是通过被植入想法而改变想法,而是因为他发现了自己的潜意识。造梦团队在第一层梦里面发现了他和他父亲的关系很复杂,由于当时面临很多防御者,他们没法给他植入想法,因此他们打算一层层做下去,让他自己发现自己的潜意识。影片里有一幕,他们说,他们比菲舍的心理咨询师还好,让他治愈了自己的心理问题。后来菲舍梦见父亲跟他说:“我很失望,因为你变得跟我一样。”这就是菲舍的潜意识,他心底深处是知道父亲的想法,不是对他失望,而是对他没有个性而失望。因此,很简单,我们可以猜测菲舍回到现实中来时,肯定会解散石油集团,不再追随他父亲的脚步,也达到了那个日本人的目的。

至于日本人在梦里死去,坠落至潜意识边缘,这个就是最深的潜意识。柯布能找到他,就是因为人类的深层潜意识是相通的,日本人的深潜意识是后悔与孤独,柯布的深潜意识是内疚和罪恶感,因此他能找到日本人,只不过花的时间久了点,导致那日本人在梦里已经过了50年。最后日本人说他不愿意回去,柯布说你没有选择,回归的方式很简单,坠落或者自杀。因此当他们在飞机上醒过来时,那个日本人的眼神很复杂,因为他不敢相信柯布会救他,于是他立马拿起了电话,让柯布顺利过境。

最后一幕的陀螺一直在转,似乎没有停下,我开始也怀疑难道柯布还在梦中吗?其实不然,如果一部影片从头到尾导演为了告诉我们这是一场梦,我觉得这个导演也够荒唐的,难道真的要让我们大家都相信虚无主义吗?我想我们都喜欢看喜剧的结尾。所以导演也不例外,陀螺最终会停下,因为很多地方已经揭示了这个结局。柯布在梦里是一直戴着结婚戒指,而在现在中是不戴的。另外,网上有些评论家通过看两个小孩的转头也推论这是现实。我也同意。总之,最后一场肯定不是梦。

剧情简介

道姆·科布(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窃贼。在人们精神最为脆弱的时候,他潜入别人梦中,窃取潜意识中有价值的信息和秘密。

在一次任务中,科布和他的同伴亚瑟(约瑟夫·高登·莱维特饰),因科布的潜意识——科布的亡妻茉儿(玛丽昂·歌迪亚饰)的阻扰,未能成功窃取雇主所需要的资料,从而面临着两天之内被杀的危险。为了保命,他们的另外一个同伴把他们出卖给了之前他们窃取梦境的对象——斋藤(渡边谦饰),斋藤找到科布和亚瑟,希望他们能够为自己服务,也就是找到全球垄断巨头的儿子费舍尔(希里安·墨菲饰 ),在费舍尔的头脑中植入遣散公司的意念,从而消灭自己的竞争对手,如果成功,将带他回国。由于科布迫切地想回家见自己的儿女,他答应了斋藤的请求,找到了“伪装者”埃姆斯、“药剂师”优素福、“造梦师”阿里阿德尼。买下了整个航空公司,让费舍尔的私人飞机故障检修,然后在费舍尔飞往洛杉矶的途中实施了这个计划。

科布等一行六人将费舍带入了事先造好的梦境,对费舍尔进行意念的培养,然而费舍尔先前曾受过防止在梦中被袭击的专业训练,于是在第一层梦境中,他们受到费舍尔潜意识保卫队的猛烈攻击,斋藤受伤。但最后,成功地将遣散公司的意念植入费舍尔脑中,化解了费舍尔与其父亲的矛盾。在这中间,科布又受到了爱妻茉儿的阻挠,使计划几乎失败,但科布最终战胜了自己,摆脱了自己头脑中亡妻幻影的诱惑,坚强的度过了永远迷失在梦里的危险,并从潜意识的边缘救出了迷失的斋藤。电影在最后留给大家一个悬念。科布在“回到现实”与儿女团聚之后,用陀螺测试是否还在梦境中,电影突然结束,到底是在现实,还是梦境? 然而,是梦境还是现实,都已经不重要了。(确切地说,在最后的时候,陀螺转速变慢,中心轴左右摇摆,想必是要停止转动的前兆,可判断为现实。只是电影突然停止,不细心的话估计没看出来。还有,科布的世界里是没有儿女的样子,电影里有提到在梦里科布每次想叫孩子孩子就会转身跑掉,但和儿女团聚之后孩子转过了脸,由此判断是现实的。)

范文十:电影盗梦空间评析

盗梦空间电影拍摄手法的评价

影片在柯布图腾似倒非倒的旋转中戛然而止,留给观众一个未解之迷,柯布到底在梦中还是回归了现实?可是这对柯布本人而言己经不再重要,他己经可以直面无法逃避的恶梦,心灵得以回归,灵魂得到救赎。国内影迷与GEEK们对《盗梦空间》的期待值之高,其实可以前溯至08年《黑暗骑士》之时,这当然可以理解,因为那代表了超级英雄电影一个不可企及的高峰,同时也成为诺兰奠定自己在全球影坛不二地位的神作。只不过这个情结在中国大陆更是被放大成为了一种缺憾美式的史诗存在-这部誉满全球的影片并没有在大陆公映,尽管当时无数人在狂呼呐喊。这让诺兰作品能不能继《侠影之谜》之后再一次于内地上映,成为被一个搁置的悬念。《盗梦空间》被推到了神作的制高点,所有人都认为这几乎是一部可以赶超《黑暗骑士》的作品,然而李东宝有云:档次高了就下不来了。《盗梦空间》绝非已经达到了影史新生代神作的高度,但确实是近年来不可多得的佳作,同时也是诺兰将个人电影美学语言与商业元素结合的最为成功的作品。

论题材与概念,《盗梦空间》其实并不新鲜抑或是超前。此前已经有无数相关于梦境,意识,内景的动漫,小说,电影乃至游戏问世,经典作品也着实不少。单就国内科幻小说而言,早年间王晋康的《七重外壳》就颇为形象的解读了多重梦境与虚拟世界的情境。诺兰自言小时候一直对梦境体验钟爱有加,曾有一次自觉的感受到梦中梦的神奇之处,自此在心灵深处埋下伏笔。《盗梦空间》的最初构思是一部充满老派风情的斗智斗勇的警匪奇谋电影,且带着浓烈的喜剧风格,只是诺兰突然想起儿时梦境经历,遂一拍大腿想到如果把二者搅合在一起该多有意思呢。诺兰很聪明的规避了传统好莱坞电影对梦境的描述,绕过那些色彩斑斓光怪陆离烟雾缭绕的过时设置,直接把梦境体验与现实世界的隐秘结构打通,不光要有多层梦境的深入冒险,还要有对命运以及存在感的哲学化解读,更要把超验主义的模糊空间感发挥到极致。

不过有心思的影迷可能多少会发现,自从接手大制作的商业影片后,诺兰招牌式的非线性叙事结构似乎正在逐渐消失。由于要照顾到大多数影迷的观影口味,诺兰有意的不再使用这种迷宫式的叙事语言,但他们的身影也并没有在其作品中完全消失。非线性编辑是相对于传统上以时间顺序进行线性编辑而言。非线性编辑借助计算机来进行数字化制作,几乎所有的工作都在计算机里完成,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外部设备,对素材的调用也是瞬间实现,不用反反复复在磁带上寻找,突破单一的时间顺序编辑限制,可以按各种顺序排列,具有快捷简便、随机的特性。非线性编辑只要上传一次就可以多次的编辑,信号质量始终不会变低,所以节省了设备、人力,提高了效率。非线性编辑需要专用的编辑软件、硬件,在现在绝大多数的电视电影制作机构都采用了非线性编辑系统

《侠影之谜》与《黑暗骑士》反复使用的闪回,追忆,插叙等,并没有同其他导演作品一样流俗,光影瞬息间都透着诺兰作品的迷人风韵。《盗梦空间》在这点上做的可谓更加成熟与完美,由于整部影片的结构庞杂,引入了梦境,建筑学等概念,又试图阐释关于存在与意识之类的哲学命题。所以诺兰又可以将其叙

事风格适度放大回归,观影者在整部影片当中也可以不断发现这种手法的运用。比如影片一开始的段落与结尾处互相照应,同时又抛出了一个全片最大的悬念谜题。《盗梦空间》因此可能成为诺兰非线性叙事风格与商业大作融合的最为精彩的一部作品。对于诺兰的另一个影片语言,即“侦探人格”,《盗梦》也诠释的十分到位。全片将匪夷所思的结构意识想象作为灵感与线索,一次次的将观影者带向潜意识的荒原,更在同时布局,设套,把任务对象忽悠的那叫一个透彻,绝对称得上是侦探推理思维的翘楚佳作。在摄影上,诺兰依旧保留着自己

对传统胶片与赛璐璐的热爱,那些冷峻,别离,厚重,又不失凌厉感,还有着一股难以解释的魔力的镜头与画面色调,能够很充分的把影片的基调与风格展示出来。虽然诺兰对于电脑特效与胶片摄影的融合也极为看重,不过对于前者的应用诺兰始终表现出一种谨慎的态度,能够通过传统特效技法完成的段落他都会采用传统技法,这其中就包括了模型特效,光学特效应用以及镜头剪辑。当你看到片中翻转对称的市区,失重状态下的酒店房间等视觉奇观场景时,就不得不赞叹诺兰对于建筑学与物体结构的造诣,以及他富有古典哲学韵味想象力的具象呈现跟表述。更令人激动的是,诺兰集结的演员阵容几乎涵盖了好莱坞老中青三代戏骨,莱昂纳多近年来的飞跃自不必多说,而本片与其之前同马丁斯科塞斯合作的《禁闭岛》在结构论述以及谜题设置上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凭借这两部影片其将是明年奥斯卡影帝的有力争夺者。另外如迈克尔凯恩的客串,约瑟夫•莱维特,艾伦•佩姬以及渡边谦的表演都使影片具备了一种足够诱人深入的强大气场。

总的来说,《盗梦空间》以一种群像式的设置展开故事,用进入多层梦境窃取植入思维为故事线,反复的在现实梦境间游走,并根据已知的科学理论设置了多种游戏规则,间或的插入几位主人公的心魔历程,以高度个人化的视觉影像风格将其呈现于银幕之上,可以说诺兰把自己对于结构文本上的种种游戏手法都淋漓尽致的展现在了该片中,但由于故事在叙事模式上并没有过多的采用其早期的非线性手段,所以还不至于到一次性看不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境地。而本片可能在之后所被集中论述的肯定将会是主人公是否依旧处于梦境之中,也许诺兰正是想以对陀螺的存在意义来阐释自己的哲学概念:想法是最不能被确定的,当你认为自己正在影响着别人的意识之时,是否自己的意识也已经被别人影响抑或被植入了呢?纠结于现实世界也好,沉湎于梦境也罢,说到底都是自身潜意识的终极投射与渴望。

杨 燕

数码093A

2009242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