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范文精选】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范文大全】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专家解析】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优秀范文】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范文一:诫兄子严敦书-马援

诫兄子严敦书 马援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①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是非②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缡,申父母之戒③,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④,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⑤。父丧致客,数郡毕至⑥。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⑦。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⑧。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⑨辄切齿,州郡以为言⑩,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译文

希望你们听说了别人的过失,像听见了父母的名字:耳朵可以听见,但嘴中不可以议论。喜欢议论别人的长处和短处,胡乱评论朝廷的法度,这些都是我最深恶痛绝的。我宁可死,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有这种行为。你们知道我非常厌恶这种行径,所以我是一再强调的。就象女儿在出嫁前,父母一再告诫的一样,我希望你们牢牢记住。 龙伯高这个人敦厚诚实,说出的话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谦约节俭,待人又不失威严。我爱护他,敬重他,希望你们向他学习。杜季良这个人豪侠好义,有正义感,把别人的忧愁作为自己的忧愁,把别人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快乐。无论什么人都结交。他的父亲去世时,来了很多人。我爱护他,敬重他,但不希望你们向他学习。(因为)学习龙伯高不成功,还可以成为谨慎谦虚的人。就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而一旦学习杜季良不成功,那你们就成了纨绔子弟。就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到现今杜季良还不知晓,郡将到任就令人怨恨,百姓的意见很大。我常常为他寒心,这就是我不希望子孙向他学习的原因了

范文二:中华家教文化(9):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中华家教文化(9):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作者简介】

马援(公元前14年~公元49年),字文渊,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东汉时期著名的军事家。马援一生东征西讨,为东汉王朝的建立和巩固立下了赫赫战功。其“马革裹尸”和“老当益壮”的慷慨名言也成为后世的楷模。这封信是马援率兵远征期间写给两个侄儿的书信。在信中,马援针对两个侄子喜欢议论别人,爱结交轻薄侠客的弱点,以自己平生的经验指导他们如何为人处世。

【原文】

“吾欲汝曹闻人过,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漓,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译文】

“我希望你们听说了别人的过失,像听见了父母的名字:耳朵可以听见,但嘴中不可以议论。喜欢议论别人的长处和短处,胡乱评论朝廷的法度,这些都是我最深恶痛绝的。我宁可死,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有这种行为。你们知道我非常厌恶这种行径,所以我是一再强调的。就象女儿在出嫁前,父母一再告诫的一样,我希望你们牢牢记住。”

(撰稿:杨运鑫)

范文三:诫兄子严敦书

_ l

霭       .l   《I 主  蔑靛

● ■■●■ —_ I   ■■ ! !

马  援

援 兄 子 严 、敦 , 并 喜 讥 议 ,

之 耳 !  ”

季 良不 得 , 陷 为 天 下 轻 薄 子 ,所   谓 ‘ I 不 成反 类 狗 ’者也 。讫  嘶虎 今 季 良 尚 未 可 知 ,郡 将 下 车 辄 切   齿 ,州郡 以为 言 ,吾 常 为寒 心 ,

而 通 轻 侠 客 。 援 前 在 交 趾 ,还 书  诫 之 日 : “ 欲 汝曹 闻 人 过 失 ,   吾   如 闻 父 母 之 名 。 耳 可 得 闻 , 口不  可 得 言 也 。好 议 论 人 长 短 , 妄 是   非 正法 ,此吾 所 大 恶 也 。宁 死 ,   不 愿 闻 子 孙 有 此 行 也 。 汝 曹 知 吾

“ 伯 高 敦 厚 周 慎 , 口无 择  龙

言 ,谦 约 节俭 ,廉 公有 威 。吾 爱  之重 之 ,愿汝 曹效 之 。杜 季 良豪  侠 好 义 ,忧 人之 忧 ,乐 人 之 乐 ,

清 浊 无 所 失 。 父 丧 致 客 ,数 郡 毕  至 。吾 爱 之 重 之 ,不 愿 汝 曹 效 也 。   效 伯 高 不 得 ,犹 为 谨 敕 之 士 ,所

是 以不愿 子孙效也 。 国  ”

( 自 循 汉 书》  选 )

恶之甚 矣 ,所 以复 言者 ,施 衿结  缡 ,申父母 之戒 ,欲 使汝 曹不 忘

谓 ‘ 刻鹄 不 成 尚类 鹜 ’者 也 。效

里 行 间 满 盈 着 真 挚 的关 爱 。 马 援 当  孙 有 此 行 也 ”  。 但 足 马 援 始 料 不 及 的 是 , 这 封  信 后 来 为 杜 季 良 ( 信 中 提 到 的 一  即 个 人 ) 的 仇 家 所 得 。 杜 季 良的 仇 家

f'一  _i 一 j ≥   莹

前 的效 果 。

时 远 在 交 趾 军 中 ,虽 不 远 千 里 致 书

教渝 ,但南于 家书情 真意 切 、饱 含  长 辈 对 晚 辈 的深 情 关 怀 和殷 殷 期  待 ,所 以能产生耳 提面 命 、如在 眼

此 外 , 书 信 中 虚 词 虽 多 、但 情

j书朝廷 , 二 说杜 季 良 “ 为行 轻 薄, 乱  群惑众” ,并 且 以 马援 诫侄 书作 为

证 据  汉 光武帝 刘秀 听信 了告状人  的话 , 去 杜 季 良官 职 。 马 援 劝 诫 侄   免

三   一    曼 誊  j

真 意切 。文 中大量 而恰 当地使 用旬  末语气 词 ,起 到 了表 达意 义以 简驭  繁 ,只着一字 而含义 丰 富 ,表 达感

情 以 无 胜 有 ,不 着 情 语 而 情 尤 真 、

儿不 要随便 议论旁 人 , 自己却 没能  率先 垂范 !若 回避 时人 、以古人 作

例 告诫 ,可能 就不 至 于授 人 以柄 、   导 致 悲 剧 的发 生 1

姜 点 赏析

意尤切的突 出效果 。

马援 ,东汉开 国元 勋。 千古传

诵 的 豪 言 “ 当 益 壮 ” “ 革 裹  老 、 马

尸 ”等 语即 出 自其身 。就这 么一 员  猛将 ,能

在家信 中对侄 子进行这 样  番 苦 口婆心 、语 重 心长 的教 诲 ,   确 实难能 可贵 。两 千年后 的今人读

这封 教育侄 儿 的家信 ,由 r涉    及 当时 的 人 和 事 ,故 理 解 有 些 难  度 , “ 喜讥议 ,而通 轻侠 客 ”一  并 句意指 二人平 时喜欢议 论指 责 ( 是  古 代愤 青 )、轻 浮使 性 、结 交 社会  上 的所 谓 侠义 之 士 。 “ 衿 结缡 , 施

申父母 之 戒 ” ,古 时 礼 俗 , 女 子 出  嫁 ,母亲把佩 巾、带 子结 在女 儿身  上 , 为其 整 衣 。   此 外 ,书信 开 篇 即开 宗 明义 ,   1对 下 列 句 子 中 加 点 的 词 语 解

了 ,也 深 受 感 染 、得 到 为 人 处 世 的  启发 。原因如下 :

释不正确 的一项是  A吾欲汝 曹闻人过失  . 汝 曹 :你 辈  B汝曹知吾恶之甚矣  .

恶 :讨 厌 ,不 喜 欢

c 父 丧致 客  .

其一 ,马援用 自己的生 活经验  和晚 辈沟通 ,现身 说法 ,而不 是空  讲 大 道 理 。 如 首 段 说 “ 议 论 人 长  好

短 , 妄 是 非 正 法 ,此 吾 所 大 恶 也 。   宁 死 ,不 愿 闻 子 孙 有 此 行 也 ” 只

致 :致 意   D迄 今 季 良尚 未 可 知  .

迄 :到 、至

说 自己如何 ,但是 态度 明确 ,感情  浓烈 ,自然 可 以感 染晚辈 ,又何必  命 令 式 地 不 许 这 不 许那 呢 ? 至 于  “ 衿 结 缡 ” 句 ,更 是 反 复 叮咛 , 施   语重 心长 ,使人感 动不 已。次段对

当 世 贤 良 的 作 为 得 失 加 以 对 比 评

但 所 举龙 伯 高 、杜 季 良两人 例 子 ,   后 人不甚 明 白 ,尤其效 法杜 季 良这  个 “ 豪侠 好义 ”之人为 什么 会成 为  “ 下 轻 薄 子 ” 原 来 马 援 认 为 龙 伯  天 ? 高 厚重周 密 ,从不 乱说 ( 是个谨 小  慎 微 的 谦 谦 君 子 ), 杜 季 良 义 气 豪  爽 ,三教九 流来者不 拒 ,我 也很 欣  赏他 ,但 希 望你 们 不要 向 他学 习 。   伯 高 没学 好 ,还 能做 个 正 常 规 矩  人 ,季 良学不成 ,那就 是不 良青少  年了 ,正 所谓画 虎不成 反类 犬。这  样 ,自然 呼应此信 开头 “ 不愿 闻子

2翻 译 下 列 句 子 : .   ① 忧人之忧 ,乐人之乐

②郡将 下 车辄切齿 ,州 郡 以为

析 ,都 是 自己观察社会 人生得来 的  经验之谈 。其 “ 鹄不成 尚类鹜 ”  刻 、

“ 虎 不 成 反 类 狗 ” 的 比 喻 . 发 人  画

附 :参 考 答 案

1C.致 : 引来  .

2① 把别 人的 忧 愁 当作 忧 愁 , .

把 别 人 的 欢 乐 当作 欢 乐

深 省 ,是传 之千古 的警句 !而诸 如  “ 愿汝 曹效 之 ” “ 、 不愿 汝 曹效

也 ”   的话 ,虽 然 只 是 表 示 希  ,但 是 字

② 郡 将 一到任就 恨他 ,百姓 的

意见很大。

写 地 207 8 天 0  1   10

范文四:诫兄子严敦书

诫兄子严敦书

马援

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缡,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 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注释】

①汝曹:你等,尔辈。②是非:评论、褒贬。③施衿结缡,申父母之戒:古时礼俗,女子出嫁,母亲把佩巾、带子结在女儿身上,为其整衣。父戒女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母戒女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④口无择言:讲话不选择言辞。意为所言皆善。⑤清浊无所失:意为诸事处置得宜。⑥数郡毕至:数郡的客人全都赶来了。⑦鹄:天鹅。鹜:野鸭子。此句比喻虽仿效不及,尚不失其大概。⑧画虎不成反类狗:比喻弄巧成拙。⑨下车:指官员初到任。切齿:表示痛恨。⑩以为言:把这作为话柄。

【作者简介】

马援(前14—后49)字文渊,东汉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新莽时,为新城大尹。后依附隗嚣,继归刘秀,攻灭隗嚣,为陇西太守。官至伏波将军,封新息侯。后在进击武陵“五溪蛮”时,病死军中。著有《铜马相法》。

【翻译】

我希望你们听说了别人的过失,像听见了父母的名字:耳朵可以听见,但嘴中不可以议论。喜欢议论别人的长处和短处,胡乱评论朝廷的法度,这些都是我最深恶痛绝的。我宁可死,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有这种行为。你们知道我非常厌恶这种行径,所以我是一再强调的。就象女儿在出嫁前,父母一再告诫的一样,我希望你们牢牢记住。

龙伯高这个人敦厚诚实,说出的话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谦约节俭,待人又不失威严。我爱护他,敬重他,希望你们向他学习。杜季良这个人豪侠好义,有正义感,把别人的忧愁作为自己的忧愁,把别人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快乐。无论什么人都结交。他的父亲去世时,来了很多人。我爱护他,敬重他,但不希望你们向他学习。(因为)学习龙伯高不成功,还可以成为谨慎谦虚的人。就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而一旦学习杜季良不成功,那你们就成了纨绔子弟。就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到现今杜季良还不知晓,郡将到任就令人怨恨,百姓的意见很大。我常常为他寒心,这就是我不希望子孙向他学习的原因了。

范文五:诫兄子严敦书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①,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②,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之。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③,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④;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⑤,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节选自《古文观止新注》,人民文学出版社)

注释:

①择言:挑剔的话。 ②清浊无所失:是指善恶他都与之交往。 ③谨敕:谨慎而庄重。 ④鹄:天鹅。 鹜:鸭子。 ⑤下车:指官员到任。

译文:

龙伯高这个人敦厚诚实,周密谨慎,从来不说挑剔的话。他谦让节俭,公廉又不失威严。我爱护他,敬重他,希望你们向他学习。杜季良这个人豪侠好义,有正义感,把别人的忧愁作为自己的忧愁,把别人的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无论善恶的人都与他交往。他的父亲去世时,很多人来参加丧礼。我爱护他,敬重他,但不希望你们向他学习。(因为)学习龙伯高不成功,还可以成为谨慎而庄重的人,正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而一旦学习杜季良不成功,那你们就成了轻浮放荡的人,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到现在杜季良还不知晓,郡守到任就怨恨他,百姓的意见很大。我常常为他痛心,这就是我不希望子孙向他学习的原因了。

这是一封劝诫信,作者对当世贤良的作为得失加以对比评析,并劝诫子侄,传授自己的人生经验,言辞之间饱含对晚辈的关怀和期待。其中“刻鹄不成尚类鹜”“画虎不成反类狗”的比喻更是深刻有力、发人深省,是传诵千古的警句。

范文六:马援《戒兄子严敦书》

$$$$《戒兄子严敦书》 马援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日:“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 ,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注释]

1、敕:(chì)

2、鹄:(hú)

[作者介绍]

马援(前14—公元49年),字文渊,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东汉著名的军事家。因功累官伏波将军,封新息侯。(www.wenku1.com)

范文七:《戒兄子严敦书》马援

所有内容均是通过网络方式获得,经本人手动编辑发布的。

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联系我QQ:253169161,我会在第一时间处理。

《戒兄子严敦书》马援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还书诫之日:“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注释]

1、敕:(chì)

2、鹄:(hú)

[作者介绍]

马援(前14—公元49年),字文渊,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

北)人,东汉著名的军事家。因功累官伏波将军,封新息侯。

范文八:马援诫兄子阅读答案

阅读下文,回答问题。

马援诫兄子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①,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②,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目得闻③,而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短长,妄是非正法④,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缡⑤,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⑥,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李良⑦,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⑧;效李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⑨,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迄今李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⑩,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后汉书·马援传》)

[注释]①援:马援,东汉著名的“伏波将军”。兄子:侄子。②交趾:汉郡名,东汉并置交州,即今越南北部一带。③耳目:这里是偏义复词,单指耳。④正法:国家的政治法制。⑤施衿结缡:佩上衣带,系上头巾。古礼,女嫁,母亲为她施衿结缡,致训词。⑥龙伯高:名述,东汉人,当时为“山都长”。⑦杜季良:名保,东汉人,当时为“越骑司马”。⑧鹄:天鹅。鹜:野鸭子。⑨轻薄子:轻薄浪荡的人。⑩郡将:地方官。下车:指官吏初到任。

(1)给下列句子中加粗的字注音。

①施衿结缡(  )(  )

②刻鹄不成尚类鹜(  )(  )

(2)解释下列句子中加粗的词语。

①而通轻侠客_____________

②吾欲汝曹闻人过失……_____________

③此吾所大恶也_____________

④廉公有威_____________

⑤愿汝曹效之_____________

⑥清浊无所失_____________

⑦父丧致客_____________

⑧犹为谨敕之士_____________

(3)指出下面句子中的通假字,并解释。

妄是非正法____通_____意思是__________________

(4)把下列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①好议论人短长,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②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③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效季良不得,

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马援为什么要给侄子马严、马敦写这封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6)龙伯高、杜季良都是马援所“爱之,重之”的,但是他只希望两个侄子学习龙伯高,不要学习杜季良,这是为什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答案:略

解析:

(1)①j9n,l0;②h*,w)

(2)①结交;②你们;③讨厌,憎恨;④廉明公正;⑤仿效,效法,学习;⑥指高下优劣的各种人;⑦招致;⑧谨慎,对自己的要求严格。

(3)正,政,政治。

(4)①喜欢议论别人的好坏,胡乱地评论国家政治法律的正确和错误,这些是我非常厌恶的;②龙伯高忠厚谨慎,开口不说褒贬别人的话,恭谦俭省,廉明公正而有威望;③学伯高不成功,还能成为谨慎的人,所谓刻天鹅不像,还像个野鸭子啊,学季良不成功,就堕落为轻薄浪子,所谓画虎不像,反而像狗啊。

(5)马援由于侄子马严、马敦有如下缺点:喜欢讽刺和议论别人,而且结交了那些轻浮的游侠,所以写此信以告诫。

(6)龙伯高为人厚道谨慎,恭谦俭省,廉洁公正,对人不妄加褒贬,因此值得学习,即使学不成,还能“刻鹄类鹜”。至于杜季良虽然也有不少值得学习的地方,但是他对高下优劣的人都结交,地方官愤恨他,连马援也为他担忧,万一学不像,就会落得个“画虎类犬”的下场,所以不主张侄子去学习他。

范文九:戒兄子严敦书

戒兄子严敦书

(马援)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趾[zhǐ],还书诫之日:“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是非正法,此吾所大恶[wù]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wù]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jīn]结缡[lí],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译文】我的兄长的儿子马严和马敦,都喜欢谈论别人的事,而且爱与侠士结交。我在前往交趾的途中,写信告诫他们。我希望你们听说了别人的过失,像听见了父母的名字:耳朵可以听见,但嘴中不可以议论。喜欢议论别人的长处和短处,胡乱评论朝廷的法度,这些都是我最深恶痛绝的。我宁可死,也不希望自己的子孙有这种行为。你们知道我非常厌恶这种行径,所以我是一再强调的。就象女儿在出嫁前,父母一再告诫的一样,我希望你们牢牢记住。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chì]之士,所谓„刻鹄[hú]不成尚类鹜[wù]‟者也;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 讫[qì]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zhé]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译文】龙伯高这个人敦厚诚实,说出的话没有什么可以指责的。谦约节俭,待人又不失威严。我爱护他,敬重他,希望你们向他学习。杜季良这个人豪侠好义,有正义感,把别人的忧愁作为自己的忧愁,把别人的快乐作为自己的快乐,无论什么人都结交。他的父亲去世时,来了很多人。我爱护他,敬重他,但不希望你们向他学习。(因为)学习龙伯高不成功,还可以成为谨慎谦虚的人。就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而一旦学习杜季良不成功,那你们就成了纨绔子弟。就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犬”。到现今杜季良还不知晓,郡将到任就令人怨恨,百姓的意见很大。我常常为他寒心,这就是我不希望子孙向他学习的原因了。

范文十:马援诫子文

伏波将军马援《诫兄子严、敦书》

【原文】吾欲汝曹①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议论人长短,妄是非②正法,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缡,申父母之戒③,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④,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⑤;父丧致客,数郡毕至⑥,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效也。效伯高不得,犹为谨敕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⑦;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⑧。讫今季良尚未可知, 郡将下车⑨辄切齿,州郡以为言⑩,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效也。

【注释】①汝曹:你等,尔辈。②是非:评论、褒贬。③施衿结缡,申父母之戒:古时礼俗,女子出嫁,母亲把佩巾、带子结在女儿身上,为其整衣。父戒女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母戒女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④口无择言:讲话不选择言辞。意为所言皆善。⑤清浊无所失:意为诸事处置得宜。⑥数郡毕至:数郡的客人全都赶来了。⑦鹄:天鹅。鹜:野鸭子。此句比喻虽仿效不及,尚不失其大概。⑧画虎不成反类狗:比喻弄巧成拙。⑨下车:指官员初到任。切齿:表示痛恨。⑩以为言:把这作为话柄。

【作者简介】马援(前14—后49)字文渊,东汉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新莽时,为新城大尹。后依附隗嚣,继归刘秀,攻灭隗嚣,为陇西太守。官至伏波将军,封新息侯。后在进击武陵“五溪蛮”时,病死军中。著有《铜马相法》。

【品读】马援的侄子马严、马敦平时喜讥评时政、结交侠客,很令他担忧,虽远在交趾军中,还是写了这封情真意切的信。文章出语恳切,言词之中饱含长辈对晚辈的深情关怀和殷殷期待。以“汝曹”称子侄,在文中反复出现,使子侄们在阅读时倍感亲切。苦口婆心,现身说法,用自己的生活经验和晚辈沟通,而不是空讲大道理。只说自己如何,但是态度明确,感情浓烈,自然可以感染晚辈。对当世贤良的作为得失加以对比评析,都是自己观察社会人生得来的经验之谈。其“刻鹄不成尚类鹜”、“画虎不成反类狗”的比喻,警拔有力,发人深省,是传之千古的警句。而诸如“愿汝曹效之”、“不愿汝曹效也”的话,虽然只是表示希望,但是字里行间满盈着真挚的关爱。

【翻译】 我希望你们听到了别人的过失,就像听见父母的名字一样,只能听听而已,嘴中是不可以说的。

喜欢议论别人的长短,胡乱评论国家法度,这是我最深恶痛绝的。直到我死,也不愿意听到自己的子孙有这种行为。你们知道我是非常厌恶这种行径的,之所以再次强调,就像女儿出嫁前父母一再陈述自己的告诫一样,无非想让你们牢牢记住、千万不要忘了。

龙伯高这个人敦厚老实,办事严谨,说出的话很合乎礼法,待人谦虚,生活节俭,廉洁奉公,很有威望。我爱慕他、敬重他,希望你们向他学习。杜季良这个人性格豪爽,仗义勇为,常把别人的忧愁当作自己的忧愁,把别人的快乐当作自己的快乐,无论什么人他都能结交,各种朋友都有。他父亲去世时宴召宾客,好多郡的人都来了。我也喜欢他、敬重他,但不希望你们向他学习。(因为)学习龙伯高既便学不像,还可以成为能够约束自己言行的人,这正如人们所说的雕刻天鹅即使刻得不像,倒还像只野鸭子一样。但如果学习杜季良学不像,就会沦为天下的轻佻浮薄之人,这正如人们所说的画虎画不像反倒画得像支狗一样。至今还不知杜季良会怎么样,州郡官员一到任总是咬牙切齿地指责他,州郡的人都在议论他,我常常为他而寒心,所以我不希望子孙学他。

初,兄子严、敦并喜讥议,[一]而通轻侠客。援前在交址,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闻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正法,[二]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者,施衿结褵,申父母之戒,[三]欲使汝曹不忘之耳。龙伯高敦厚周慎,口无择言,谦约节俭,廉公有威,吾爱之重之,愿汝曹暛之。杜季良豪侠好义,忧人之忧,乐人之乐,清浊无所失,[四]

父丧致客,数郡毕至,吾爱之重之,不愿汝曹暛也。暛伯高不得,犹为谨□之士,所谓刻鹄不成尚类鹜者也。[五]效季良不得,陷为天下轻薄子,所谓画虎不成反类狗者也。讫今季良尚未可知,郡将下车辄切齿,州郡以为言,吾常为寒心,是以不愿子孙暛也。”季良名保,京兆人,时为越骑司马。[六]保仇人上书,讼保“为行浮薄,乱髃惑觽,伏波将军万里还书以诫兄子,而梁松、窦固以之交结,将扇其轻伪,败乱诸夏”。书奏,帝召责松、固,以讼书及援诫书示之,松、固叩头流血,而得不罪。诏免保官。伯高名述,亦京兆人,为山都长,[七]由此擢拜零陵太守。[八]

注[一]并余之子也。喜音许吏反。

注[二]谓讥刺时政也。

注[三]说文曰:“衿,交衽也。”诗云:“亲结其褵。”毛苌注云:“褵,妇人之袆也,女施衿结帨。”尔雅曰:“褵,緌也。”郭璞注曰:

“即今之香缨也。”

仪礼,父戒女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命”;母戒之曰“戒之敬之,夙夜无违宫事”也。

注[四]轻重合宜。

注[五]鹜,鸭也。

注[六]续汉书曰:“越骑司马秩千石。”

注[七]山都,县,属南阳郡,故城在今襄州义清县东北,今名固城也。

注[八]今永州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