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谷子算命术

鬼谷子算命术

【范文精选】鬼谷子算命术

【范文大全】鬼谷子算命术

【专家解析】鬼谷子算命术

【优秀范文】鬼谷子算命术

范文一:鬼谷子算命秘术

鬼谷子算命秘术

排算八字法

人之星命。均以八字占吉凶。定休咎。所谓八字者。即年月日时之干支也。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此十字谓之天干。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此十二字谓之地支。以天干一字。地支一字。相配而成。

所谓之干支。如甲子、乙丑、丙寅、丁卯、等是。人之生肖,亦有十二。如子为鼠、丑为牛、寅为虎、卯为兔、辰为龙、巳为蛇、午为马、未为羊、申为猴、酉为鸡、戌为狗、亥为猪、等是。生肖十二年一周。譬如一岁属鼠。则十三岁亦属鼠,以十二年递加之。余可类推。

既已算得年之干支。然后在算月之干支。算时先须记得甲年巳年之正月为丙寅。乙年庚年之正月为庚寅。丁年壬年之正月为壬寅。戌年癸年之正月为甲寅。如其不能记忆。先将下面推算月份干支诀练熟。再翻阅推算月份干支表。譬如甲子年二月所生。则正月为丙寅、二月为丁卯。依次排算。故知所生月之干支。即为丁卯也。

年与月既排算明白。当算日之干支。一月三十日(指阴历言)有大建小建之分(即大月小月)。非查历书不可。令附新式万年历于下面。

民国以前。仍用阴历。每日干支。横排于每月之下。首一行排列日序。欲查何年何月之干支。但由首一行指定其日。一线横看。互某月下。即知某日之干支也。民国元年起。改编阴阳合历,每月下分三行。右行为阳历之日。中行为阴历之日。左行为日之干支。再于阴历每月初一旁。加印阴某月数字。故欲排算日之干支。不必劳心,一翻即得也。

八字之未。为时之干支。排算时。有极易之秘诀。但须记得十日之子时。如甲曰巳日为甲子、乙日庚日为丙子、丙日辛日为戌子、丁日壬日为庚子、戌日癸曰为壬子。牢牢记熟,依次排下。譬如甲子年二月初三寅时生。查历书中初三为子丑日。乙丑日之子时。应当为丙子,则排算至寅时。知生时之干支,必为戌寅无疑。

命理前定歌

鬼谷先生命理详,奇书一卷判阴阳。三星排掌各和禄,四字推寻福共殃。细断婚姻同子息。预知兄弟及行藏。一生基业从头问。好把收成定咎祥。

推算月份干支决

甲午已年丙作首。乙年庚年戌为头。丙年辛年庚居上。丁年壬年壬寅流。戌年癸年甲寅起。年年月份可推求。

【注解】鬼谷先生。周时人。为算命之鼻 祖。为人判断休咎。极著神效。乃作此书。故称为奇书。三星有吉 有凶。每数中有之。如天责金鹤金鸾等是。掌 人之功各福禄。四字为息谷先生批命之词。细 细推详^即可知人之祸福也。婚姻子息。看每 数中第四第五两行。兄弟行藏。第二第三两 行,每行下诗句。断得明明白白。使人一望而 知。基业为人之最重要

事。故开首先当查问。 收成为人之终身大事。推算及此。便可定一生 之休咎矣。

【注解】推算生命。仍当以阴历为标准。习惯上通用之阴历。乃沿夏代之制度。夏以建寅为正月。故每岁正月必属于寅。第一句作首。谓正月之丙寅也.第二句戊为头。谓正月戊寅也。第三句庚居上。谓正月之庚寅也。第四句为壬寅流,谓正月为壬寅也.第五句甲寅起。谓正月为甲寅 也。先将此口诀练熟。但须记得何年之正月为何千支。依次推算.则自正月至十二月.自然毫无错误。

推算月份干支表

十 十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正 己巳 子甲

二 一 卯己 戌甲

丑己 申甲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亥己 午甲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酉巳 辰甲

丑 子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寅 未己 寅甲

十 十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正 午庚 丑乙

二 一 辰庚 亥乙

寅庚 酉乙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子庚 未乙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戌庚 巳乙

丑 子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寅 申庚 卯乙

------------------------------------------------------------------

十 十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正 未辛 寅丙

二 一 巳辛 子丙

卯辛 戊丙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丑辛 申丙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亥辛 午丙

丑 子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寅 酉辛 辰丙

------------------------------------------------------------------

十 十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正 申壬 卯丁

二 一 午壬 丑丁

辰壬 亥丁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寅壬 酉丁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子壬 未丁

丑 子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寅 戌壬 巳丁

-----------------------------------------------------------------

十 十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四 三 二 正 酉癸 辰戊

二 一 未癸 寅戊

巳癸 子戊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月 卯癸 戌戊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丑癸 申戊

丑 子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巳 辰 卯 寅 亥癸 午戊

【注解】干支六十为一周。一年十二月。五年则有六十月.自甲年至己年为五年.自己年至甲年又为五年。周而复始。故每逢甲年己年之正月。必为丙寅。每逢乙年庚年之正月。必为戊寅.

每逢丙辛年之正日。必为庚寅。每逢丁年壬年之正月。必为壬寅。今为省人记忆起见。特列表于此。俾人一望而知。如遇闰月。则以节气为断。未交节气以前。作上一月算。既交节气以后。作下一月算。假使甲申年闰七月。十六日交白露节。则在十六日以前所生者。作七月算。干支为壬申。在十六日以后所生者。作八月算.千支为癸酉。余可以此类推。如一时不能记忆节气。可将下面万年历一查。

推算时辰干支诀

甲日己日起甲子。乙日庚日丙居前。

丙曰辛曰戊为首。丁日壬日庚最先。

戊曰癸日壬在上。推算时辰不费钱。

推 算 月 份 干 支 表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巳己 子甲

卯己 戌甲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丑己 申甲

亥己 午甲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酉己 辰甲

未己 寅甲

亥 戍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午庚 丑乙

辰庚 亥乙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寅庚 酉乙

子庚 未乙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戌庚 巳乙

申庚 卯乙

亥 戍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未辛 寅丙

巳辛 子丙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卯辛 戌丙

丑辛 申丙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已 戊 亥辛 午丙

酉辛 辰丙

亥 戍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申壬 卯丁

午壬 丑丁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辰壬 亥丁

寅壬 酉丁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辛 庚 子壬 未丁

戌壬 巳丁

亥 戍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

亥 戌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酉癸 辰戊

未癸 寅戊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时 巳癸 子戊

卯癸 戌戊

癸 壬 辛 庚 己 戊 丁 丙 乙 甲 癸 壬 丑癸 申戊

亥癸 午戊

亥 戍 酉 申 未 午 已 辰 卯 寅 丑 子

【注解】一曰有十二时。犹一年有十二月。时之干支,五日一周。如逢甲曰己日。则子时必为甲子。如逢乙日庚曰。则子时必为丙子。如逢丙曰辛曰慢则子时必为戊子。如逢丁日壬时。则 子时必为庚子.如逢戊日癸日。则子时必为壬子。今再列表于此。俾人于历书中。查得所生日之干支后。即可在此表中推寻时之干支。不劳思索。而十二时之干支。无不了如指掌也。

推算星命实例

此书共分一百数。每数用八字中两天干字为标目。上一字为年份上之天干。下一字为时辰上之天干。算命者既将八字排算明白。即书于纸上。然手查年份及时辰上两天干字。如甲子年甲寅时所生。则查第一数甲甲标目。再看甲寅下四字。并诠解为何语.如甲子年乙丑时所生。则查第二数甲乙标目。再看乙丑下四字。并诠解为何语。即可知一生之休咎。此种算法即俗所谓两头钳也。如欲问兄弟子息等事。则每数中有诗句六首。细细揣摩。不难分晓。今附一例于下。假使有人为清同治三年即民国前四十八年五月初六日戌时生。则排算八字。(排算之法见前知)是甲子年。庚午月。乙巳日。丙戌时。翻查之法。即将所书八字。圈出年份及时辰之干支。看 两天干为甲丙二字。查第三数即得.其余不论何年何月何日何时。均可以此类推。

甲子 庚午 乙巳 丙戌

鬼谷先生批命四字,衣锦骑驴.解曰得剩还乡.晚景逍遥

范文二:鬼谷子八字算命

鬼谷子八字算命:

公历:1975年11月15日8时

八字: 乙卯 丁亥 乙丑 庚辰

五行: 木木 火水 木土 金土

纳音: 大溪水 屋上土 海中金 白腊金

鬼谷子算命术:

天机星

淘沙取金(解)壬癸之年可望收获。

乙庚(中孚)

【判断】

此命金玉光彩之星,福禄慈祥之宿,节驱驾,喝大采,勤烧香,懒念佛,有救人之心,无伤人之意,要使大钱,能吃大饭,逃难处寻得一路,省力处却受淹留,般般费力,件件劳心,小辈无情,大人见喜。

邂逅金门格

一心欲渡两重山,怎奈身心未许闲,事若孤舟横渡口,财如明月隐云间。

殷勤作事翻成梦,邂逅红尘却不难,待得天宫阳脉转,金门待诏入朝班。

卓有刚柔性,朱颜多进退。

【判断】

至殿金门到不难,来时终是两重山,谁知情好逍遥外,怎奈身闲事不闲。

【兄弟】

雁势远飞三只去,孤鸿独自守寒闾,谁知却是江南客,时有梅花扑鼻香。

【行藏】

认识资财盈白首,功名知是晚来成,桑榆多少问田地,回首江山万里程。

【婚姻】

一对鸳鸯同宿处,萍白芦黄映蓼红,晚来江上多鸥鹭,犹畏悠悠雨共风。

【子息】

风摆花枝都谢了,晚来一果结枝头,东风桃李纷纷盛,车马盈门傲五侯。

【收成】

身荣若见牛牵马,凄楚江枫正好归,人生如梦须知觉,月落青霄隐翠微。

来源:http://www.sheup.com/guiguzi_suanming.php

范文三:鬼谷子说服术

在现代社会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空前频繁。在这样的环境中,语言的交流显得格外重要。政治舞台上的辩论,学术园地里的争鸣,外交活动中的斡旋,经济领域的谈判,都需要运用语言进行交流,于是讲演艺术、谈判艺术应运而生。无论是讲演还是谈判,都是想通过“说”来征服对手。人类自从有了语言,就有了“说”的文化。它要比文学的产生早许多许多。但是把说作为一种艺术研究,主动的运用这种艺术去实现政治、军事、经济目的还不过几千年的历史。这种艺术的开创者就是中国春秋战国时期出现过的名声显赫的学派“纵横家”,纵横家作为学派,与儒家、墨家、道家、法家齐名。纵横家的主要活动是游说,而游说的媒介是言辞,因此说服术是纵横家立身处世的根本,是其实现政治目的的主要工具。就我们所能见到的资料看,鬼谷子可能是世界上最早专门研究说服艺术的人。《鬼谷子》一书也可能是最早的有关说服术的专著。人称历史上的纵横家是“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熄”,如果说鬼谷子是这样的一些纵横家的老师的话,那么他就真正是说客的祖师了。

鬼谷子对自己的说服艺术充满自信。他说:“人如果有了坏意识,要让他改正是很难的。如果自己的意见无人执行,自己的话没人听从,那是因为道理还没讲明白;如果道理讲明白了,别人还是没执行,那是因为没有说到对手的心里。如果说得清楚、辩得明白、敢坚持、抓住不放,又能投其所好,说出话来,立论独到,句句珠玑,明白而且有条理,能打动人心。这样进行说服,如果再行不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从以上这段话可以看出,鬼谷子极力推崇游说的作用。纵横家苏秦甚至把“说话用的舌头”当作横行天下的资本。可见说服术在鬼谷学说中的地位。

《鬼谷子》一书主要是阐述说服术的,被称为“金书”、“奇书”,谋深、义奥、术精、辞巧,为历代政治家、军事家所重视。其中说:“游说就是说服人;说服人,就是给人以帮助”。

战国时期善于运用说服术的有张仪、公孙衍、甘茂、樗里疾、蔡泽等,其后的李斯、张良、蒯通、郦食其、诸葛亮等都曾靠唇枪舌箭、铁嘴钢牙演出过一幕幕威武雄壮的活剧。南北朝时期作为文艺理论家的刘勰也高度称赞过鬼谷说服术,并在《论说》中写道:“即战国争雄,辩士去涌,纵横参谋,长短角势,转丸骋其巧辞,飞钳伏其精术。”

中国历史上鬼谷说服术一直受到人们的重视,每一朝代都有一批能说善辩的说客活动于朝廷上下、国家内外。

鬼谷子作为说服术的创始人,从鬼谷子其学说在古今中外的影响来看,我们说他是纵横家的始祖是不为过的。

鬼谷说服术自有其独特的招法。苏秦用此法可以把老师说得泪下沾襟,又可说通各国联合抗秦,身佩六国相印。这些招法可以概括为八个方面,称之为“雄辩八术”。

捭阖术——《鬼谷子》的第一篇就是“捭阖”。“捭阖”的本义就是开合。它在《鬼谷子》一书中被赋予了丰富的含义,但是其基本含义还是指开合。《鬼谷子》一书认为,一开一合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认识它是掌握事物的关键,因而它也是进行游说活动的最基本的和常用的方法。《鬼谷子》一书的“捭阖术”在中国传统智慧中是独有的,它是纵横家们在斗智、论辩中行之有效的一术。

纵横家运用捭阖术的过程一般是“估量对方的贤、智、勇等方面的情况”。依情况,或者先使对方开启,即“捭之”;或者先使对方“闭藏”,即“阖”之。让对方开启是为了掌握对方的情况,让对方闭藏是为了坚定对方的诚意。一开一闭的目的是为了让对方将实力和计谋全部暴露出来,以便对对方作出准确的估计。然后根据不断探测,实施说服。说服时也是或者捭之,或者阖之。有时候口只能是吃饭的,而不能说话,说之必失,这时候就需要阖;有时口必须张开,用讲道理去游说人、游说家、游说国、游说天下。一开一合的反复,就像一个圆环,开合环绕其上,开到了极点又复归于合,合到了极点又复归于开。往复无穷地运用,没有什么不可以成功的。

反应术——“反应术”是《鬼谷子》中关于刺探情报的一种方法。这里的反应与我们现在常说的反应有区别,它专指经过刺探使对手发生的变化经。《鬼谷子》一书认为:别人说话是动态,自己缄默是静态,主张以静测动。这一招法也是纵横家独创的,它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主张通过某种活动或言辞,刺激对方开口,再根据对方的话来分析其真意。假如有不清楚的地方或有不合情理的地方,再回来重新探求,从对方的言词中可以分析其下一步的言行,力争得到对方的实情。行“反应术”就如渔人一样多打开一些网,等待鱼的落入。只要方法得当,把引诱之辞作为饵,不愁对手不说出来。如果拿着网迫使对方说出的情况还不够,就需要用模仿和比较的方法让对方将心里的东西都表达出来,进一步暴露实情,以便控制对手。要通过反反复复的反应,全面掌握情况。反应术在运用时还有一些小计谋。比如,要想让人家说话,反而自己沉默;要让对方敞开,自己先收敛;要使对方把话头提起来,自己先落下去;要想获得什么,先给对方点甜头。这一些小计谋就是要解除对方的戒备心理,以便倒出实情。此外还需要辨别真伪,通过比较排除假情况,要善于通过小事推测出大事;刺探情况要准确,要迅速;要先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了解对手;要与对手把感情拉近,像声和响一样密切;观察对手的言辞时要认真,像磁石吸铁针一样;自己暴露给对手的东西微乎其微,而得到的东西要多而且迅速。

内揵术——“内揵术”是《鬼谷子》中关于进献计谋的方法。主张拉近与游说对象的关系,使其总是想着自己,要用道德、党友或财货等手段与游说对象联系在一起。只要意见被采纳了,就可以独往独来。“内”就是使人采纳自己的计策,“揵”是设法坚持自己的计策,要设法使自己的道德与被游说者暗合,使自己的志向与被游说者一致,要设法得到重用,即使由于某种原因被解职,也要设法再度被启用;要使自己的行为合乎分寸、得体,使自己的谋略与决策者一致。这就需要掌握被游说者的想法,不在没有把握时草率行动。待完全掌握了情况以后,就控制住对方。这样就主动了,可以进,也可以退;可以坚持,也可以放弃。 抵巇术——“抵巇术”是鬼谷子纵横八术中的重要一术。《鬼谷子》认为任何事物都会出现裂痕,而且这种裂痕会由小变大。因此,在裂痕刚出现时就要“抵”住。“抵”就是为防止和消灭裂痕而采取的措施。通过“抵”来使裂痕闭塞,通过“抵”使其减小,通过“抵”使其停止,通过“抵”使其消失,最后达到自己的目的。《鬼谷子》认为社会上的政治斗争尤其需要抵巇,认为万事万物都起于秋毫之末,一发展就像泰山的根基一样大。圣人的事业都会遇到小人的破坏,都需要“抵巇”。天下纷乱之时,朝廷无明主,公侯乏道德,小人猖狂,忠良放逐,圣人隐居,上下猜疑,纲纪瓦解,百性相残,父子离散,夫妻反目,这些都是裂痕。“抵巇”就是用一定的法术来治理。治理有两种方法,一是弥补,二是征服。弥补的结果是恢复原样,征服就是加以改造重新获得。五帝时代可以用弥补的方法,三王时代只能用征服的办法。至于诸侯之间的征伐更是不计其数。在天下大乱之时,就要靠“抵巇”取胜。圣人都是天地派来的,如果天下没有“巇”,就隐居于高山深谷以待时机;如果天下有“巇”,就挺身而出为平天下而谋划,做天地的守卫者。

飞钳术——刘勰称《鬼谷子》“飞钳术”是用褒扬之词来抓住对方心理的一种方法。飞钳的前提是“钩钳”。在使用“飞钳”术之前,可先诱导对手发言,将需要对方说的话诱导出来以后,马上加以推崇,以推崇的手段抓住对方,不让他收回。要想诱导对手顺着自己的思路说话,在诱导时就要忽同忽异,给对手以假象,让他摸不着头脑,最后落入圈套。用“钩钳”之法还无法钳住的人,就可以对他们实行威胁、利用,然后再对他们进行反复试探;或者先试探再摧毁。要将“飞钳术”传遍天下,必须度量权能,了解天时,控制地形,估量财力,分析各国之间的关系,审察游说对象的好恶。然后抓住最重要的内容,钩钳之词,诱出其心里的想法,用飞钳的办法去控制对手。要将“飞钳术”用到其他国家,就要揣摩对方的智能,度量对方的实力,估计对方的士气;然后,接触对方,跟踪对方;最后,以“飞钳术”与之和平相处,从感情上建立联系。这是“飞钳术”的秘诀,这种方法如能用于其它诸侯,

就能够与诸侯建立紧密关系,进而控制对方。这样,就可以通过“飞钳术”达到合纵或连横的目的。

忤合术——“忤合”篇认为联合和对立都有相应的策略。而且两种状态是互相转化的,像象铁环一样连接在一起,没有一点裂痕。圣人就是要了解掌握这一规律,促使两者之间的转化。世上的事没有永远不变的,这就叫“世无常贵,世无常师”。圣人常常是无所不为,无所不听。任何计谋都不会同时忠于两个君主。或忤于彼或忤于此,内有忤则通过计谋使之合。行忤合之道的条件是要了解自己和估量环境。这样既可以前进,也可以后退;既可以合纵,也可以连横。

鬼谷先生的忤合之术是基于“反”、“合”可以互相转化的原理。有些事情顺势去做可以成功,有些事情逆反去做也可以成功。

揣摩术——“揣摩术”就是通过别人表现出来的情况去了解他们掩饰的情况。摩是揣的一种方法。揣摩之后内部就有反应,这叫内符。“摩之在此,符之在彼,从而应之事无不可。”揣摩最难,必须选择适当的时机。揣摩要趁对方特别高兴的时候,去使他狂热,于是无法掩饰内心的想法,从而揣出他的真情;或者趁对方特别恐惧的时候,去加重他的恐惧,使其不能自恃,于是露出实意。情绪在心里变动,必然要表现在外面,所以可以通过从外面看到的情况来判断内心的活动。揣摩是从外面探测内心的东西。外面一探测,内部就暗合,即内符。善于揣摩的人就像善于钓鱼的人一样,临深渊,“饵而投之,必得鱼”。揣摩的方法很多,可用和平进攻,可用正义进攻,可用正义责难,可用奉承讨好,可用愤怒刺激,可用名望威吓,可用行动逼迫,可用廉洁感化,可用信义说服,可用利益诱惑,可用谦卑欺骗。

《揣情》篇认为:即使有先王之道,有圣人之谋,没有“揣情术”就无法知道隐匿的东西。因此认为:“揣情”是谋略的根本,是游说的主要方法。圣人单独使用“揣摩术”时,众人也能了解他的良苦用心。假如没能成功,那也不是“揣摩术”不灵,而是运用不当。只要揣摩术运用得当,没有什么事做不成。

转丸术——刘勰称《鬼谷子》“转丸聘其巧辩”,刘勰在此指出了鬼谷子转丸术的内容就是其巧辩,就是不实在的言辞;能成为信义的言辞都是坦白的;坦白的言辞都是可以验证的;凡是难以启齿的话,多是应对之辞;应对之辞都讲究诱导对方说出机密。说话的技巧可以掩饰说话的内容:说奸佞话的人,由于会谄媚就可以变成忠;说奉承话的人,由于会吹嘘就可以变成智;说平庸话的人,由于能果决就可以变成勇;说忧虑话的人,由于善权衡就可以变成信;说冷静话的人,由于善逆反而变成胜。

古语说:“口可以食,不可以言。”说话会有所伤害,众口可以烁金,因此不能随便讲话。人们都希望自己的话有人听,要想有人听就得讲究方法。当说到对方长处时要放开来说,当说到对方短处时要避开其短处。人的言辞要像甲虫一样靠坚硬的甲壳来防护自身,同时又要像螫虫那样用尖锐的螫针来进攻别人。游说的人也应发挥自己的长处。

《鬼谷子》指出外交辞令有五种:病言、怨言、忧言、怒言、喜言。所谓病言,就是由于气力不足而说的没有精神的话;所谓忧言,就是由于闭塞而说的不能宣泄的话;所谓怒言,就是由于妄动而说的不能控制的话;所谓喜言,就是由于散漫而说的没有重点的话。以上五种言辞只有得到精炼后才能使用,只有有利时才能使用。

《鬼谷子》还告诉游说者要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跟智慧的人说话,要靠渊博;跟笨拙的人说话,要靠详辩;跟善辩的人说话,要靠扼要;跟高贵的人说话,要靠气势;跟富有的人说话,要靠高雅;与贫贱的人说话,要靠谦敬;跟勇敢的人说话,要靠勇敢;跟负过的人说话,要靠鼓励。”所有这些都是谈话要注意的方法。

当年苏秦运用鬼谷雄辩术说得鬼谷子泪下沾襟,结果成了挂六国相印,一怒而诸侯惧的传奇人物。在当今社会中,鬼谷八术仍有其积极实用价值。

范文四:鬼谷子说服的艺术

鬼谷子说服术

鬼谷子对自己的说服艺术充满自信。他说:“人如果有了坏意识,要让他改正是很难的。如果自己的意见无 人执行,自己的话没人听从,那是因为道理还没讲明白;如果道理讲明白了,别人还是没执行,那是因为 没有说到对手的心里。如果说得清楚、辩得明白、敢坚持、抓住不放,又能投其所好,说出话来,立论独 到,句句珠玑,明白而且有条理,能打动人心。这样进行说服,如果再行不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鬼谷说服术自有其独特的招法。苏秦用此法可以把老师说得泪下沾襟,又可说通各国联合抗秦,身佩六国 相印。这些招法可以概括为八个方面,称之为“雄辩八术”。

捭阖术——《鬼谷子》的第一篇就是“捭阖”。“捭阖”的本义就是开合。它在《鬼谷子》一书中被赋予了丰 富的含义,但是其基本含义还是指开合。 《鬼谷子》一书认为,一开一合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认识 它是掌握事物的关键,因而它也是进行游说活动的最基本的和常用的方法。 《鬼谷子》一书的“捭阖术”在中 国传统智慧中是独有的,它是纵横家们在斗智、论辩中行之有效的一术。

纵横家运用捭阖术的过程一般是“估量对方的贤、 智、 勇等方面的情况”。 依情况, 或者先使对方开启, 即“捭 之”;或者先使对方“闭藏”,即“阖”之。让对方开启是为了掌握对方的情况,让对方闭藏是为了坚定对方的 诚意。一开一闭的目的是为了让对方将实力和计谋全部暴露出来,以便对对方作出准确的估计。然后根据 不断探测,实施说服。说服时也是或者捭之,或者阖之。有时候口只能是吃饭的,而不能说话,说之必失, 这时候就需要阖;有时口必须张开,用讲道理去游说人、游说家、游说国、游说天下。一开一合的反复, 就像一个圆环,开合环绕其上,开到了极点又复归于合,合到了极点又复归于开。往复无穷地运用,没有 什么不可以成功的。

反应术——“反应术”是《鬼谷子》中关于刺探情报的一种方法。这里的反应与我们现在常说的反应有区别, 它专指经过刺探使对手发生的变化经。 《鬼谷子》一书认为:别人说话是动态,自己缄默是静态,主张以静 测动。这一招法也是纵横家独创的,它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主张通过某种活动或言辞,刺激对方开口,再 根据对方的话来分析其真意。假如有不清楚的地方或有不合情理的地方,再回来重新探求,从对方的言词 中可以分析其下一步的言行,力争得到对方的实情。行“反应术”就如渔人一样多打开一些网,等待鱼的落 入。只要方法得当,把引诱之辞作为饵,不愁对手不说

出来。如果拿着网迫使对方说出的情况还不够,就 需要用模仿和比较的方法让对方将心里的东西都表达出来,进一步暴露实情,以便控制对手。要通过反反 复复的反应,全面掌握情况。反应术在运用时还有一些小计谋。比如,要想让人家说话,反而自己沉默; 要让对方敞开,自己先收敛;要使对方把话头提起来,自己先落下去;要想获得什么,先给对方点甜头。 这一些小计谋就是要解除对方的戒备心理,以便倒出实情。此外还需要辨别真伪,通过比较排除假情况, 要善于通过小事推测出大事;刺探情况要准确,要迅速;要先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了解对手;要与对手 把感情拉近,像声和响一样密切;观察对手的言辞时要认真,像磁石吸铁针一样;自己暴露给对手的东西 微乎其微,而得到的东西要多而且迅速。

内揵术——“内揵术”是《鬼谷子》中关于进献计谋的方法。主张拉近与游说对象的关系,使其总是想着自 己,要用道德、党友或财货等手段与游说对象联系在一起。只要意见被采纳了,就可以独往独来。“内”就

是使人采纳自己的计策,“揵”是设法坚持自己的计策,要设法使自己的道德与被游说者暗合,使自己的志 向与被游说者一致,要设法得到重用,即使由于某种原因被解职,也要设法再度被启用;要使自己的行为 合乎分寸、得体,使自己的谋略与决策者一致。这就需要掌握被游说者的想法,不在没有把握时草率行动。 待完全掌握了情况以后,就控制住对方。这样就主动了,可以进,也可以退; 抵巇术——“抵巇术”是鬼谷子纵横八术中的重要一术。 《鬼谷子》认为任何事物都会出现裂痕,而且这种裂 痕会由小变大。因此,在裂痕刚出现时就要“抵”住。“抵”就是为防止和消灭裂痕而采取的措施。通过“抵” 来使裂痕闭塞,通过“抵”使其减小,通过“抵”使其停止,通过“抵”使其消失,最后达到自己的目的。 《鬼谷 子》认为社会上的政治斗争尤其需要抵巇,认为万事万物都起于秋毫之末,一发展就像泰山的根基一样大。 圣人的事业都会遇到小人的破坏,都需要“抵巇”。天下纷乱之时,朝廷无明主,公侯乏道德,小人猖狂, 忠良放逐,圣人隐居,上下猜疑,纲纪瓦解,百性相残,父子离散,夫妻反目,这些都是裂痕。“抵巇”就 是用一定的法术来治理。治理有两种方法,一是弥补,二是征服。弥补的结果是恢复原样,征服就是加以 改造重新获得。五帝时代可以用弥补的方法,三王时代只能用征服的办法。至于诸侯之间的征伐更是不计 其数。在天下大乱之时,就要靠“抵巇”取胜。圣人都是天地

派来的,如果天下没有“巇”,就隐居于高山深 谷以待时机;如果天下有“巇”,就挺身而出为平天下而谋划,做天地的守卫者。 飞钳术——刘勰称《鬼谷子》“飞钳术”是用褒扬之词来抓住对方心理的一种方法。飞钳的前提是“钩钳”。 在使用“飞钳”术之前,可先诱导对手发言,将需要对方说的话诱导出来以后,马上加以推崇,以推崇的手 段抓住对方,不让他收回。要想诱导对手顺着自己的思路说话,在诱导时就要忽同忽异,给对手以假象, 让他摸不着头脑,最后落入圈套。用“钩钳”之法还无法钳住的人,就可以对他们实行威胁、利用,然后再 对他们进行反复试探;或者先试探再摧毁。要将“飞钳术”传遍天下,必须度量权能,了解天时,控制地形, 估量财力,分析各国之间的关系,审察游说对象的好恶。然后抓住最重要的内容,钩钳之词,诱出其心里 的想法,用飞钳的办法去控制对手。要将“飞钳术”用到其他国家,就要揣摩对方的智能,度量对方的实力, 估计对方的士气;然后,接触对方,跟踪对方;最后,以“飞钳术”与之和平相处,从感情上建立联系。这 是“飞钳术”的秘诀,这种方法如能用于其它诸侯,就能够与诸侯建立紧密关系,进而控制对方。这样,就 可以通过“飞钳术”达到合纵或连横的目的。

忤合术——“忤合”篇认为联合和对立都有相应的策略。而且两种状态是互相转化的,像象铁环一样连接在 一起,没有一点裂痕。圣人就是要了解掌握这一规律,促使两者之间的转化。世上的事没有永远不变的, 这就叫“世无常贵,世无常师”。圣人常常是无所不为,无所不听。任何计谋都不会同时忠于两个君主。或 忤于彼或忤于此,内有忤则通过计谋使之合。行忤合之道的条件是要了解自己和估量环境。这样既可以前 进,也可以后退;既可以合纵,也可以连横。

鬼谷先生的忤合之术是基于“反”、“合”可以互相转化的原理。有些事情顺势去做可以成功,有些事情逆反 去做也可以成功。

揣摩术——“揣摩术”就是通过别人表现出来的情况去了解他们掩饰的情况。摩是揣的一种方法。揣摩之后 内部就有反应,这叫内符。“摩之在此,符之在彼,从而应之事无不可。”揣摩最难,必须选择适当的时机。 揣摩要趁对方特别高兴的时候,去使他狂热,于是无法掩饰内心的想法,从而揣出他的真情;或者趁对方 特别恐惧的时候,去加重他的恐惧,使其不能自恃,于是露出实意。情绪在心里变动,必然要表现在外面, 所以可以通过从外面看到的情况来判断内心的活动。揣摩是从外面探测内心的东西。外面一探

测,内部就

暗合,即内符。善于揣摩的人就像善于钓鱼的人一样,临深渊,“饵而投之,必得鱼”。揣摩的方法很多, 可用和平进攻,可用正义进攻,可用正义责难,可用奉承讨好,可用愤怒刺激,可用名望威吓,可用行动 逼迫,可用廉洁感化,可用信义说服,可用利益诱惑,可用谦卑欺骗。

《揣情》篇认为:即使有先王之道,有圣人之谋,没有“揣情术”就无法知道隐匿的东西。因此认为: “揣情”是谋略的根本,是游说的主要方法。圣人单独使用“揣摩术”时,众人也能了解他的良苦用心。假如 没能成功,那也不是“揣摩术”不灵,而是运用不当。只要揣摩术运用得当,没有什么事做不成。

转丸术——刘勰称《鬼谷子》“转丸聘其巧辩”,刘勰在此指出了鬼谷子转丸术的内容就是其巧辩,就是不 实在的言辞;能成为信义的言辞都是坦白的;坦白的言辞都是可以验证的;凡是难以启齿的话,多是应对 之辞;应对之辞都讲究诱导对方说出机密。说话的技巧可以掩饰说话的内容:说奸佞话的人,由于会谄媚 就可以变成忠;说奉承话的人,由于会吹嘘就可以变成智;说平庸话的人,由于能果决就可以变成勇;说 忧虑话的人,由于善权衡就可以变成信;说冷静话的人,由于善逆反而变成胜。

古语说:“口可以食,不可以言。”说话会有所伤害,众口可以烁金,因此不能随便讲话。人们都希望自己 的话有人听,要想有人听就得讲究方法。当说到对方长处时要放开来说,当说到对方短处时要避开其短处。 人的言辞要像甲虫一样靠坚硬的甲壳来防护自身,同时又要像螫虫那样用尖锐的螫针来进攻别人。游说的 人也应发挥自己的长处。

《鬼谷子》指出外交辞令有五种:病言、怨言、忧言、怒言、喜言。所谓病言,就是由于气力不足而说的 没有精神的话;所谓忧言,就是由于闭塞而说的不能宣泄的话;所谓怒言,就是由于妄动而说的不能控制 的话;所谓喜言,就是由于散漫而说的没有重点的话。以上五种言辞只有得到精炼后才能使用,只有有利 时才能使用。

《鬼谷子》还告诉游说者要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跟智慧的人说话,要靠渊博;跟笨拙的人说话,要靠 详辩;跟善辩的人说话,要靠扼要;跟高贵的人说话,要靠气势;跟富有的人说话,要靠高雅;与贫贱的 人说话,要靠谦敬;跟勇敢的人说话,要靠勇敢;跟负过的人说话,要靠鼓励。”所有这些都是谈话要注意 的方法。

范文五:本经阴符七术(鬼谷子)

ȶउࣤᏳתટሿ࡛ශཏȷᆀᇀ

԰້˖˰᫻ᄤ(www.wenku1.com)᯹࢏(www.wenku1.com)

˰᫻ᄤˈྦྷɏৡ᪭ˈ᯹࢏ᯊҎDŽᐌܹѥṺቅ₋ሳׂ἗DŽ಴╔ሙ⏙⑾П˰᫻ˈᬙႮࢴ˰᫻ܜϣDŽ

˰᫻ᄤЎ൹῾ᆊПۯࠚˈᆓࢪϢᓴҾЎ᳔݊ᵄߎՈϸϾᓳᄤǒᢅlj៬೑ਚNJǓDŽ঺᳝ᄭၕϢᑲ⍧ѺЎ݊ᓳᄤП᪸ǒᢅljᄭᑲⓨНNJǓDŽ

˰᫻ᄤՈЏᡅጛ԰᳝lj˰᫻ᄤNJঞljᴀඓ⓸৪ϗᴃNJDŽlj˰᫻ᄤNJջₑѢᴗ᫏ਚЩঞᣄᫌṭ᩾ᡔᎻˈ໐ljᴀඓ⓸৪ϗᴃNJ߭▊ЁѢݏࠢᎈ⏔П἗DŽ

ljᴀඓ⓸৪ϗᴃNJПࠡϝઋ᪸ᯢབԩܙᅲᛣᖫˈ⎉ݏஂࠢDŽৢಯઋᩬ᩾བԩᇚݙ೼ՈஂࠢẔϬѢ໪ˈབԩҹݙ೼Ոᖗࠢএ໘ˊ໪೼ՈџĭDŽ

ljϰ਼߫೑ᖫNJЁ᳝↉݇Ѣlj⓸৪NJՈஂᔽᦣݭDŽᔧᑈᆓࢪṢ˰᫻ᄤϟቅˈሑ۸ᆊ᯦ᕫٸₕՂ␖ˈڅᭆវᜧϔӊˈ⊏ḪȠҚҢˈἬ␌߫೑ˈ᪃∖ቅᎱഄᔶˈҎ⇥(www.wenku1.com)ೳˈᕫ໽ϟ߽ᆇП᪪DŽ✊໐བℸ᭄ᑈˈ᳾᳝᠔ἋDŽ݊ᯊ⍵᯦ҹሑˈাᕫಲᆊDŽಲᆊৢˈϔᆊ໅ᇣሑᯧ݊ПDŽྏϡҹ݊Ў໿ˈ႖ϡҹ݊Ўনˈ↡ϡҹ݊ЎᄤDŽඡᳯПԭˈᛇ᰻˰᫻ᄤПЈ߿ᰤᣄ˖Njᆩ␌᪸༅ᛣˈা/cɭlj⓸৪NJϔкˈႮ᳝ẟ֎DŽnjѢᰃᆓࢪЗ⒱⒬᥶ᩬˈࡵऻ݊ᱧˈᰐ໰ϡᙃDŽ໰׺℆إˈ߭ᓩ⏩ࠎཥˈᜄ⌕⒵ᱷDŽབℸϔᑈˈѢ⓸৪᳝ᙳˈЗᇚ߫೑ᔶ࢓ˈඊඊᦷᨽˈ໽ϟП࢓ˈሑ೼ᥠЁDŽৢজߎ␌߫೑ˈ៤ࡳѢ(www.wenku1.com)ǃ᰹DŽ╓Пজᇚ݁೑ড়൹ˈ݅ৠᡫࢪˈᓎএϡᴑࡳතDŽ

ℸϹᄤ᭛ᴀপႮያԿࡓܜϣПlj˰᫻ᄤۘऺNJǒ᭛᪕ߎČࠂˈϔбܿಯᑈǓDŽᓴᆊᵄࡴᎲ໻ᄺ೷ഄѮહ᷵ऎᩨک࢕ᄺிϔббѠᑈ߱ˈ೷ഄѮહ

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lj˰᫻ᄤᴀඓ⓸৪ϗᴃNJ֟ࠢ⊩Ѩݍ֟ࠢ⊩Ѩݍ

֟ࠢЁ᳝Ѩ⇨ˈࠢЎП⑃ˈᖗЎПბˈᕫЎП໻˗ݏࠢП᠔ˈᔦ᪼἗DŽ἗້ˈ໽ഄПྟˈϔ݊൮гDŽĭП᠔Ụˈ໽П᠔ϣˈࣙᅣ᮴ᔶˈ࣪⇨ܜ໽ഄ໐៤ˈቯᢅ݊ᔶˈቯک݊ৡˈ᫗Пࠢ♉DŽᬙ἗້ˈࠢᯢП⑤ˈϔ݊࣪঳ˈᰃҹᖋݏѨ⇨ˈᖗ࿁ᕫϔˈЗ᳝݊ᴃDŽᴃ້ˈᖗ⇨П἗᠔ϵბ້ˈࠢЗЎПՓDŽбऻकѠბ້ˈ⇨П⒬᠋ˈᖗПᘏᨘгDŽ

ϣফѢ໽ˈ᫗ПףҎ˗ףҎ້ˈϢ໽ЎϔDŽݙׂඇ໐کПˈ᫗П೷Ҏ˗೷Ҏ້ˈҹିکПDŽᬙҎϢϣϔߎѢĭ࣪DŽکି೼ऻˈ᳝᠔ѕᚥˈỞѢᖗᴃˈᖗ᮴݊ᴃˈᖙ᳝ϡỞDŽ݊ỞгˈѨ⇨ᕫݏˈࡵ೼ბࠢˈℸ᫗П࣪DŽ᳝࣪Ѩ⇨້ˈᖫгǃ

ᗱгǃࠢгǃᖋг˗ࠢ݊ϔ⑃гDŽ☝੠້ˈݏ⇨DŽ⇨ᕫ݊੠ˈಯ້ϡ᜴DŽಯṽ࿕࢓᮴ϡЎˈᄬ໐ბПˈᰃ᫗ࠢ࣪DŽᔦѢᵯˈ᫗ПףҎDŽףҎ້ˈৠệὝড়἗ˈᠻϔ໐ݏϛିˈᗔ໽ᖗˈᮑᖋݏˈ᮴Ўҹࣙᖫᔕᗱᛣ໐ᜐ࿕࢓້гDŽ຿້ỞẂПࠢ֟ˈЗ࿁ݏᖫDŽ

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lj˰᫻ᄤᴀඓ⓸৪ϗᴃNJݏᖫ⊩♉ݓݏᖫ⊩♉ݓ

ݏᖫ້ˈᖗ⇨ПᗱϡẂгDŽ᳝᠔℆ˈᖫᄬ໐ᗱПDŽᖫ້ˈ℆ПՓгDŽ℆໮߭ᖗᬷˈᖗᬷ߭ᖫ᜴ˈᖫ᜴߭ᗱϡẂDŽᬙᖗ⇨ϔ߭ᬙϡᕼˈ℆ϡᕼ߭ᖫᛣϡ᜴ˈᖫᛣϡ᜴߭ᗱˊẂڧDŽˊẂ߭੠Ởˈ੠Ở߭х⇨ϡ⚺ѢྼЁˈᬙݙҹݏᖫˈ໪ҹکҎDŽݏᖫ߭ᖗỞڧˈکҎ߭᪊ߚᯢڧDŽᇚ℆ϬПѢҎˈᖙܜک݊ݏ⇨ᖫDŽکҎ⇨᜴֟ˈ໐ݏ݊ᖫ⇨ˈᆳ݊᠔ᅝˈҹک݊᠔࿁DŽ

ᖫϡݏˈ߭ᖗ⇨ϡ೎˗ᖗ⇨ϡ೎ˈ߭ᗱᔕϡẂ˗ᗱᔕϡẂˈ߭ᖫᛣϡᅲDŽᖫᛣϡᅲˈ߭ᑨᇍϡǟ˗ᑨᇍϡǟˈ߭ᖫ༅໐ᖗ⇨ᔞ˗ᖫ༅໐ᖗ⇨ᔞˈ߭ϻ݊ࠢڧ˗ࠢϻˈ߭ӓԯ˗ӓԯˈ߭খӮϡϔDŽݏᖫПྟˈࡵ೼ᅝᏅ˗Ꮕᅝˈ߭ᖫᛣᅲമ˗ᖫᛣᅲമˈ߭࿕࢓ϡߚˈࠢᯢᐌ೎ᅜˈЗ࿁ߚПDŽ

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lj˰᫻ᄤᴀඓ⓸৪ϗᴃNJᅲᛣ⊩၂ᖋᅲᛣ⊩၂ᖋ

ᅲᛣ້ˈ⇨ПᔕгDŽᖗ℆ᅝ☝ˈᔕ℆⏅Ạ˗ᖗᅝ☝߭ࠢਚϣˈᔕ⏅Ạ߭ᩥ᫏៤˗ࠢਚϣ߭ᖫϡৃхˈᩥ᫏៤߭ࡳϡৃⒸDŽᛣᔕᅮ߭ᖗἆᅝˈᖗἆᅝ߭᠔ᜐϡ⏝ˈࠢႮᕫڧDŽᕫ߭ޱDŽ᪊⇨ᆘˈཌὮᕫ໐׮Пˈ᪌᫏ᕫ໐ᚥП˗ᣄ᮴ϵᖗڧDŽ೎ֵᖗᴃᅜףϔ໐ϡ࣪ˈᕙҎᛣɋПѸӮˈ਀П׭гDŽᆘ᫏້ˈᄬѵПᵶᴎDŽᔕϡӮˈ߭਀ϡᅵڧDŽ׭Пϡᕫˈᆘ᫏༅ڧDŽ߭ᛣ᮴᠔ֵˈᔞ໐᮴ᅲDŽᬙᆘ᫏Пᔕˈࡵ೼ᅲᛣ˗ᅲᛣᖙҢᖗᴃྟDŽ

᮴Ў໐∖ˈᅝ☝Ѩ࿓ˈ੠Ở݁ပ˗ஂࠢ˶˸೎ᅜϡࡼˈЗ࿁ݙᢊড਀ˈᅮᖫᔕП໾ᔞˈᕙࠢᕔᴹDŽҹᢆ໽ഄᓔṣˈکϛĭ᠔Ụ࣪ˈᢅ⓸⓷ПඌྟˈॳҎџПᬓˊDŽϡߎ᠋໐ک໽ϟˈϡ३Ě໐ᢅ໽἗˗ϡᢅ໐ੑˈϡᜐ໐Ⴗ˗ᰃ᫗἗کDŽҹỞࠢᯢˈᑨѢ᮴ᮍˈ໐ࠢᆓڧDŽ

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lj˰᫻ᄤᴀඓ⓸৪ϗᴃNJߚ࿕⊩ӣNߚ࿕⊩ӣN

ߚ࿕້ˈࠢПᡊгDŽᬙ☝ᛣ೎ᖫˈࠢᔦ݊ბˈ߭࿕ᡊ֟ڧDŽ࿕ᡊ֟ˈ߭ݙᅲമ˗ݙᅲമˈ߭ቯᔧ˗ቯᔧˈ߭࿁ҹߚҎП࿕໐ࡼ݊࢓ˈབ݊໽DŽҹᅲপᔞˈҹ᳝প᮴ˈᆩҹ␖ࢴ⎦DŽᬙࡼ້ᖙ╓ˈଅ້ᖙ੠DŽᣴ݊ϔᣛˈᢆ݊ԭ⃵ˈࡼবᢅᔶˈ᮴࿁Ⓒ້DŽᅵѢଅ੠ˈҹⒸᢅⒸˈࡼবᯢ໐࿕ৃߚгDŽᇚ℆ࡼবˈᖙܜݏᖫҹᢊ

ⒸDŽک݊೎ᅲ້ˈႮݏгDŽᩭᏅ້ˈݏҎгDŽᬙࠢᄬ݉ѵˈЗЎکᔶ࢓DŽ

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lj˰᫻ᄤᴀඓ⓸৪ϗᴃNJᬷ࢓⊩׫דᬷ࢓⊩׫ד

ᬷ࢓້ˈࠢПՓгDŽϬПˈᖙᕾⒸ໐ࡼDŽ࿕ཇݙ֟ˈ᥼Ⓒ໐ᜐПˈ߭࢓ᬷDŽ໿ᬷ࢓້ˈᖗᔞᖫ⑶˗ᛣ᜴࿕༅ˈஂࠢϡϧˈ݊ᣄ໪໐໮বDŽᬙᢆ݊ᖫᛣˈЎᑺ᭄ˈЗҹᦷ᪸೒џˈሑ೚ᮍˈ܄ڱ⑃DŽ᮴Ⓒ߭ϡᬷ࢓້ˈᕙⒸ໐ࡼˈࡼ໐࢓ߚڧDŽᬙ୘ᗱⒸ້ˈᖙݙஂѨ⇨ˈ໪ᢊᔞᅲˈࡼ໐ϡ༅ߚᬷПᅲDŽࡼ߭╓݊ᖫᛣˈک݊ᩥ᫏DŽ࢓້ˈ߽ᆇПއˈᴗবП࿕DŽ࢓ᯩ້ˈϡৃࠢཇᆳгDŽ

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lj˰᫻ᄤᴀඓ⓸৪ϗᴃNJḰ೒⊩ǟݑḰ೒⊩ǟݑ

Ḱ೚້ˈ᮴ऻПᩥгDŽ᮴ऻ້ˈᖙ᳝೷ҎПᖗˈҹॳϡ⌟Пᱎ˗ҹϡ⌟Пᱎ໐Ởᖗᴃˈ໐ࠢ἗⏋≠ЎϔDŽҹব᩾ϛିˈ᪸ᛣ᮴ऻDŽᱎЩᩥ᫏ˈ৘᳝ᔶᆍˈ៪೚៪ᮍˈ៪⓸៪⓷ˈ៪ঢ়៪ߊˈџିϡৠDŽᬙ೷ҎᗔℸˈϬḰ೚໐∖݊ড়DŽᬙϢỤ້࣪Ўྟˈࡼ԰᮴ϡࣙ໻἗ˈҹᢆࠢᯢПඳDŽ

໽ഄ᮴ᵕˈҎџ᮴ऻˈ৘ҹ៤݊ି˗ᢅ݊ᩥ᫏ˈᖙک݊ঢ়ߊ៤ᯩП᠔ඌDŽḰ೚້ˈ៪Ḱ໐ঢ়ˈ៪Ḱ໐ߊˈ೷Ҏҹ἗ˈܜکᄬѵˈЗکḰ೚໐ҢᮍDŽ೚້ˈ᠔ҹড়᪱˗ᮍ້ˈ᠔ҹ⏝џDŽḰ້࣪ˈ᠔ҹᢆᩥ᫏˗᥹ĭ້ˈ᠔ҹᢆẟỄПᛣDŽՊᢅ݊ӮˈЗЎᡅ඗ҹ᥹᪸݊гDŽ

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ˉ

lj˰᫻ᄤᴀඓ⓸৪ϗᴃNJᤳᙺ⊩♉᎑ᤳᙺ⊩♉᎑

ᤳᙺ້ˈᴎॅПއгDŽџ᳝Ệ✊ˈĭ᳝៤ᯩˈᴎॅПࡼˈϡৃϡᆳDŽᬙ೷Ҏҹ᮴Ўᕙ᳝ᖋˈᣄᆳṢˈড়ѢџDŽᙺ້ˈکПгDŽᤳ້ˈᜐПгDŽᤳП᪸Пˈĭ᳝ϡৃ້ˈ೷ҎϡЎПṢDŽᬙᱎ້ϡҹᣄ༅ҎПᣄˈᬙṢϡ⚺໐ᖗϡᔞˈᖫϡх໐ᛣϡὮDŽᔧ݊▂ᯧˈ໐ৢЎП᫏˗಴Ⴎ✊П἗ҹЎᅲDŽ೚້ϡᜐˈᮍ້ϡℶˈᰃ᫗໻ࡳDŽ֎ПᤳПˈՊЎПṢDŽϬߚ࿕ᬷ࢓Пᴗˈҹᢅ݊ᙺ࿕ˈ݊ᴎॅЗЎПއDŽᬙ୘ᤳᙺ້ˈᥗᆩއ∈ѢगҲП෸ˈḰ೚ڷѢϛҲП᫻DŽ໐࿁ᜐℸ້ˈᔶ࢓ϡᕫϡ✊гDŽ

Ǐ⊼₎ǐ᪸˖ᙺDŽᙺˈ୰ᙺ˗ᴀ᭛ᓩԌЎ๲֎ˈ๲֎ᣄṢ៪џĭ࿁ՓҎ୰ᙺDŽ

范文六: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

鬼谷子的主要著作有《鬼谷子》及《本经阴符七术》。《鬼谷子》侧重于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技巧,而《本经阴符七术》则集中于养神蓄锐之道。《本经阴符七术》之前三篇说明如何充实意志,涵养精神。后四篇讨论如何将内在的精神运用于外,如何以内在的心神去处理外在的事物。

盛神法五龙

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德为之人;养神之所,归诸道。道者,天地之

始,一其纪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容无形,化气先天地而成,莫见其形,莫知其名,

谓之神灵。故道者,神明之源,一其化端,是以德养五气,心能得一,乃有其术。术者,心

气之道所由舍也,神乃为之使。九窍十二舍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 生受之天,谓之真人;真人者,与天为一而知之者。内修练而知之,谓之圣人;圣人者,以类知

之。故人与生一出于化物。知类在窍,有所疑惑,通于心术,术必有不通。其通

也,五气得养,务在舍神,此谓之化。化有五气者,志也、思也、、神也、心也、德也;神其一长

也。静和者,养气。养气得其和,四者不衰。四边威势无不为,存而舍之,是谓神。化归于

身,谓之真人。真人者,同天而合道,执一而养万类,怀天心,施德养,无为以包志虑思意

而行威势者也。士者通达之神盛,乃能养志。

-------------------------------------------------------------------------------- 养志法灵龟

养志者,心气之思不达也。有所欲,志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欲多则心散,心散

则志衰,志衰则思不达也。故心气一则欲不偟,欲不徨则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理

4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故内以养气,外以知人。养志则心通矣,知人则分识明

矣。将欲用之于人,必先知其养气志。知人气盛衰,而养其气志,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

志不养,则心气不固;心气不固,则思虑不达;思虑不达,则志意不实。志意不实,则

应对不猛;应对不猛,则志失而心气虚;志失而心气虚,则丧其神矣;神丧,则仿佛;仿

佛,则参会不一。养志之始,务在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神明

常固守,乃能分之。

--------------------------------------------------------------------------------

实意法腾蛇

实意者,气之虑也。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明荣,虑深远则计谋成;神明荣

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功不可间。意虑定则收遂,安则其所行不错,神者得。则

凝。识气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言无由心矣。固信心术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

率之交会,听之候之也。寄谋者,存亡之枢机。虑不会,则听不审矣。候之不得,寄谋失矣。

则意无所信,虚而无实。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

听,定志思之太虚,待神往来。以观天地开辟,知万物所造化,见阴阳之终始,原人事之政

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不见而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以通神明,应于

无方,而神宿矣。

--------------------------------------------------------------------------------

分威法伏熊

分威者,神之覆也。故静固意志,神归其舍,则威覆盛矣。威覆盛,则内实坚;内实

坚,则莫当;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如其天。以实取虚,以有取无,若以镒称

铢。故动者必随,唱者必和。挠其一指,观其余次,动变见形,无能间者。审于唱和,以间

见间,动变明而威可分。将欲动变,必先养志拂意以观间。知其固实者,自养也。让己者,养

人也。故神存兵亡,乃为知形势。

--------------------------------------------------------------------------------

散势法鸷鸟

散势者,神之使也。用之,必循间而动。威肃内盛,推间而行之,则势散。夫散势者,

心虚志溢;意衰威失,精神不专,其言外而多变。故观其志意,为度数,乃以揣说图事,尽

圆方,齐短长。无间则不散势,散势者,待间而动,动势分矣。故善思间者,必内精五气,外视

虚实,动而不失分散之实。动则随其志意,知其计谋。势者,利害之决,权变之势。势败

者,不以神肃察也。

--------------------------------------------------------------------------------

转圆法猛兽

转圆者,无穷之计也。无穷者,必有圣人之心,以原不测之智;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

而神道混沌为一。以变论万类,说意无穷。智略计谋,各有形容,或圆或方,或阴或阳,或

吉或凶,事类不同。故圣人怀此用,转圆而求其合。故与造化者为始,动作无不包大道,以

观神明之域。

天地无极,人事无穷,各以成其类;见其计谋,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也。转圆者,或转

而吉,或转而凶,圣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转圆而从方。圆者,所以合语;方者,所以错

事。转化者,所以观计谋;接物者,所以观进退之意。皆见其会,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

--------------------------------------------------------------------------------

损悦法灵蓍

损兑者,机危之决也。事有适然,物有成败,机危之动,不可不察。故圣人以无为待有

德,言察辞合于事。兑者,知之也。损者,行之也。损之说之,物有不可者,圣人不为

辞也。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辞不烦而心不虚,志不乱而意不邪。当其难易,而后为之

谋;因自然之道以为实。圆者不行,方者不止,是谓大功。益之损之,皆为之辞。用分威散

势之权,以见其兑,威其机危乃为之决。故善损悦者,譬若决水于千仞之堤,转圆石于万仞

之谷。而能行此者,形势不得不然也。

范文七: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9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盛神法五龙         盛神法五龙

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得为之仁;养神之所,归诸道 。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纪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容无形化气,先天地而成,莫见其形,莫知其名,谓之神灵。故道者,神明之源 ,一其化端,是以德养五气,心能得一,乃有其术。术者,心气之道所由舍也,神乃为之使。九窍十二舍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

生受于天,谓之真人;真人者,与天为一。而知之者,内修练而知之,谓之圣人 ;圣人者,以类知之。故人与生一,出于物化。知类在窍,有所疑惑,通于心术,术必有不通。其通也,五气得养,务在舍神,此谓之化。化有五气者,志也、思也、神也、心也、德也;神其一长也。静和者养气,养气得其和,四者不衰。四边威势无不为,存而舍之,是谓神,化归于身,谓之真人。真人者,同邙而合道,执一而产万类,怀天心,施德养,无为以包志虑思意,而行威势者也。士者通达之,神盛乃能养志。

------------------------------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养志法灵龟         养志法灵龟

养志者,心气之思不达也。有所欲,志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 欲多则心散,心散则志衰,志衰才思不达也。故心气一则欲不徨,欲不徨则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理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故内以养气,外以知人。养志则心通矣,知人则分识明矣。将欲用之于人,必先知其养气志。知人气盛衰,而养其志气,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

志不养,则心气不固;心气不固,则思虑不达;思虑不达,则志意不实。志意不实,则应对不猛;应对不猛,则失志而心气虚;志失而心气虚,则丧其神矣;神丧,则仿佛;仿佛,则参会不一。养志之始,务在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神明常固守,乃能分之。

------------------------------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实意法腾蛇         实意法腾蛇

实意者,气之虑也。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灵荣,虑深远则计谋成;神灵荣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功不可间。意虑定则心遂安 ,安则所行不错,神者得则凝。识气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言无由心矣。固信心术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率之交会,听之候之也。计谋者,存亡之枢机。虑不会,则听不审矣。候之不得,计谋失矣。则意无所信,虚而无实。

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

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 ,定志,思之太虚,待神往来。以观天地开辟,知万物所造化,见阴阳之终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不见而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以通神明,应于无方,而神宿矣。

------------------------------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分威法伏熊         分威法伏熊

分威者,神之覆也。故静故意固志,神归其舍,则威覆盛矣。威覆盛,则内实坚;内实坚,则莫当;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如其天。以实取虚,以有取无,若以镒称铢。故动者必随,唱者必和。挠其一指,观其余次,动变见形,无能间者。审于唱和,以间见间,动变明而威可分。将欲动变,必先养志,辅义以观见。知其固实者,自养也。让己者,养人也。故神存兵亡,乃为知形势。

------------------------------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散势法鸷鸟         散势法鸷鸟

散势者,神之使也。用之,必循间而动。威肃内盛,推间而行之,则势散。夫散势者,心虚志溢;意衰威失,精神不专,其言外而多变。故观其志意,为度数,乃以揣说图事,尽圆方,齐短长。无间则不散势者,散势者,待间而动,动而势分矣。故善思间者,必内精五气,外视虚实,动而不失分散之实。动则随其志意,知其计谋。势者,利害之决,权变之威。势败者,不可神肃察也。

------------------------------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转图法猛兽         转图法猛兽

转圆者,无穷之计也。无穷者,必有圣人之心,以原不测之智;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而神道混沌为一。以变论万类,说意无穷。智略计谋,各有形容,或圆或方,或阴或阳,或吉或凶,事类不同。故圣人怀此之用,转圆而求其合。故与造化者为始,动作无不包大道,以观神明之域。

天地无极,人事无穷,各以成其类;见其计谋,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也。转圆者,或转而吉,或转而凶,圣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转圆而从方。圆者,所以合语;方者,所以错事。转化者,所以观计谋;接物者,所以观进退之意。皆见其会,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

------------------------------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损悦法灵蓍         损悦法灵蓍

损悦者,机危之决也。事有适然,物有成败,机危之动,不可不察。 故圣人以无为待有德,言察,辞合于事。悦

者,知之也。损者,行之也。损之说之,物有不可者,圣人不为之辞。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辞不烦而心不虚,志不乱而意不邪。当其难易,而后为之谋;因自然之道以为实。圆者不行,方者不止,是谓大功。悦之损之,皆为之辞。用分威散势之权,以见其悦,威其机危乃为之决。故善损悦者,誓若决水于千仞之堤,转圆石于万仞之谷。

范文八:鬼谷子之雄辩八术

鬼谷子之雄辩八术

鬼谷子对自己的说服艺术充满自信。他说:“人如果有了坏意识,要让他改正是很难的。如果自己的意见无人执行,自己的话没人听从,那是因为道理还没讲明白;如果道理讲明白了,别人还是没执行,那是因为没有说到对手的心里。如果说得清楚、辩得明白、敢坚持、抓住不放,又能投其所好,说出话来,立论独到,句句珠玑,明白而且有条理,能打动人心。这样进行说服,如果再行不通,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鬼谷说服术自有其独特的招法。苏秦用此法可以把老师说得泪下沾襟,又可说通各国联合抗秦,身佩六国相印。这些招法可以概括为八个方面,称之为“雄辩八术”。

捭阖术——《鬼谷子》的第一篇就是“捭阖”。“捭阖”的本义就是开合。它在《鬼谷子》一书中被赋予了丰富的含义,但是其基本含义还是指开合。《鬼谷子》一书认为,一开一合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认识它是掌握事物的关键,因而它也是进行游说活动的最基本的和常用的方法。《鬼谷子》一书的“捭阖术”在中国传统智慧中是独有的,它是纵横家们在斗智、论辩中行之有效的一术。

纵横家运用捭阖术的过程一般是“估量对方的贤、智、勇等方面的情况”。依情况,或者先使对方开启,即“捭之”;或者先使对方“闭藏”,即“阖”之。让对方开启是为了掌握对方的情况,让对方闭藏是为了坚定对方的诚意。一开一闭的目的是为了让对方将实力和

计谋全部暴露出来,以便对对方作出准确的估计。然后根据不断探测,实施说服。说服时也是或者捭之,或者阖之。有时候口只能是吃饭的,而不能说话,说之必失,这时候就需要阖;有时口必须张开,用讲道理去游说人、游说家、游说国、游说天下。一开一合的反复,就像一个圆环,开合环绕其上,开到了极点又复归于合,合到了极点又复归于开。往复无穷地运用,没有什么不可以成功的。

反应术——“反应术”是《鬼谷子》中关于刺探情报的一种方法。这里的反应与我们现在常说的反应有区别,它专指经过刺探使对手发生的变化经。《鬼谷子》一书认为:别人说话是动态,自己缄默是静态,主张以静测动。这一招法也是纵横家独创的,它有自己的一套原则。主张通过某种活动或言辞,刺激对方开口,再根据对方的话来分析其真意。假如有不清楚的地方或有不合情理的地方,再回来重新探求,从对方的言词中可以分析其下一步的言行,力争得到对方的实情。行“反应术”就如渔人一样多打开一些网,等待鱼的落入。只要方法得当,把引诱之辞作为饵,不愁对手不说出来。如果拿着网迫使对方说出的情况还不够,就需要用模仿和比较的方法让对方将心里的东西都表达出来,进一步暴露实情,以便控制对手。要通过反反复复的反应,全面掌握情况。反应术在运用时还有一些小计谋。比如,要想让人家说话,反而自己沉默;要让对方敞开,自己先收敛;要使对方把话头提起来,自己先落下去;要想获得什么,先给对方点甜头。这一些小计谋就是要解除对方的戒备心理,以便倒出实情。此外还需要辨别真伪,通过比较排除假情况,要善于通过小事推测出大事;刺探情

况要准确,要迅速;要先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了解对手;要与对手把感情拉近,像声和响一样密切;观察对手的言辞时要认真,像磁石吸铁针一样;自己暴露给对手的东西微乎其微,而得到的东西要多而且迅速。

内揵术——“内揵术”是《鬼谷子》中关于进献计谋的方法。主张拉近与游说对象的关系,使其总是想着自己,要用道德、党友或财货等手段与游说对象联系在一起。只要意见被采纳了,就可以独往独来。“内”就是使人采纳自己的计策,“揵”是设法坚持自己的计策,要设法使自己的道德与被游说者暗合,使自己的志向与被游说者一致,要设法得到重用,即使由于某种原因被解职,也要设法再度被启用;要使自己的行为合乎分寸、得体,使自己的谋略与决策者一致。这就需要掌握被游说者的想法,不在没有把握时草率行动。待完全掌握了情况以后,就控制住对方。这样就主动了,可以进,也可以退。

抵巇(xi)术——“抵巇术”是鬼谷子纵横八术中的重要一术。《鬼谷子》认为任何事物都会出现裂痕,而且这种裂痕会由小变大。因此,在裂痕刚出现时就要“抵”住。“抵”就是为防止和消灭裂痕而采取的措施。通过“抵”来使裂痕闭塞,通过“抵”使其减小,通过“抵”使其停止,通过“抵”使其消失,最后达到自己的目的。《鬼谷子》认为社会上的政治斗争尤其需要抵巇,认为万事万物都起于秋毫之末,一发展就像泰山的根基一样大。圣人的事业都会遇到小人的破坏,都需要“抵巇”。天下纷乱之时,朝廷无明主,公侯乏道德,小人猖狂,忠良放逐,圣人隐居,上下猜疑,纲纪瓦解,百性相残,

父子离散,夫妻反目,这些都是裂痕。“抵巇”就是用一定的法术来治理。治理有两种方法,一是弥补,二是征服。弥补的结果是恢复原样,征服就是加以改造重新获得。五帝时代可以用弥补的方法,三王时代只能用征服的办法。至于诸侯之间的征伐更是不计其数。在天下大乱之时,就要靠“抵巇”取胜。圣人都是天地派来的,如果天下没有“巇”,就隐居于高山深谷以待时机;如果天下有“巇”,就挺身而出为平天下而谋划,做天地的守卫者。

飞钳术——刘勰称《鬼谷子》“飞钳术”是用褒扬之词来抓住对方心理的一种方法。飞钳的前提是“钩钳”。在使用“飞钳”术之前,可先诱导对手发言,将需要对方说的话诱导出来以后,马上加以推崇,以推崇的手段抓住对方,不让他收回。要想诱导对手顺着自己的思路说话,在诱导时就要忽同忽异,给对手以假象,让他摸不着头脑,最后落入圈套。用“钩钳”之法还无法钳住的人,就可以对他们实行威胁、利用,然后再对他们进行反复试探;或者先试探再摧毁。要将“飞钳术”传遍天下,必须度量权能,了解天时,控制地形,估量财力,分析各国之间的关系,审察游说对象的好恶。然后抓住最重要的内容,钩钳之词,诱出其心里的想法,用飞钳的办法去控制对手。要将“飞钳术”用到其他国家,就要揣摩对方的智能,度量对方的实力,估计对方的士气;然后,接触对方,跟踪对方;最后,以“飞钳术”与之和平相处,从感情上建立联系。这是“飞钳术”的秘诀,这种方法如能用于其它诸侯,就能够与诸侯建立紧密关系,进而控制对方。这样,就可以通过“飞钳术”达到合纵或连横的目的。

忤合术——“忤合”篇认为联合和对立都有相应的策略。而且两种状态是互相转化的,像象铁环一样连接在一起,没有一点裂痕。圣人就是要了解掌握这一规律,促使两者之间的转化。世上的事没有永远不变的,这就叫“世无常贵,世无常师”。圣人常常是无所不为,无所不听。任何计谋都不会同时忠于两个君主。或忤于彼或忤于此,内有忤则通过计谋使之合。行忤合之道的条件是要了解自己和估量环境。这样既可以前进,也可以后退;既可以合纵,也可以连横。

鬼谷先生的忤合之术是基于“反”、“合”可以互相转化的原理。有些事情顺势去做可以成功,有些事情逆反去做也可以成功。

揣摩术——“揣摩术”就是通过别人表现出来的情况去了解他们掩饰的情况。摩是揣的一种方法。揣摩之后内部就有反应,这叫内符。“摩之在此,符之在彼,从而应之事无不可。”揣摩最难,必须选择适当的时机。

揣摩要趁对方特别高兴的时候,去使他狂热,于是无法掩饰内心的想法,从而揣出他的真情;或者趁对方特别恐惧的时候,去加重他的恐惧,使其不能自恃,于是露出实意。情绪在心里变动,必然要表现在外面,所以可以通过从外面看到的情况来判断内心的活动。揣摩是从外面探测内心的东西。外面一探测,内部就暗合,即内符。善于揣摩的人就像善于钓鱼的人一样,临深渊,“饵而投之,必得鱼”。揣摩的方法很多,可用和平进攻,可用正义进攻,可用正义责难,可用奉承讨好,可用愤怒刺激,可用名望威吓,可用行动逼迫,可用廉洁感化,可用信义说服,可用利益诱惑,可用谦卑欺骗。

《揣情》篇认为:即使有先王之道,有圣人之谋,没有“揣情术”就无法知道隐匿的东西。因此认为:“揣情”是谋略的根本,是游说的主要方法。圣人单独使用“揣摩术”时,众人也能了解他的良苦用心。假如没能成功,那也不是“揣摩术”不灵,而是运用不当。只要揣摩术运用得当,没有什么事做不成。

转丸术——刘勰称《鬼谷子》“转丸聘其巧辩”,刘勰在此指出了鬼谷子转丸术的内容就是其巧辩,就是不实在的言辞;能成为信义的言辞都是坦白的;坦白的言辞都是可以验证的;凡是难以启齿的话,多是应对之辞;应对之辞都讲究诱导对方说出机密。说话的技巧可以掩饰说话的内容:说奸佞话的人,由于会谄媚就可以变成忠;说奉承话的人,由于会吹嘘就可以变成智;说平庸话的人,由于能果决就可以变成勇;说忧虑话的人,由于善权衡就可以变成信;说冷静话的人,由于善逆反而变成胜。

古语说:“口可以食,不可以言。”说话会有所伤害,众口可以烁金,因此不能随便讲话。人们都希望自己的话有人听,要想有人听就得讲究方法。当说到对方长处时要放开来说,当说到对方短处时要避开其短处。人的言辞要像甲虫一样靠坚硬的甲壳来防护自身,同时又要像螫虫那样用尖锐的螫针来进攻别人。游说的人也应发挥自己的长处。

《鬼谷子》指出外交辞令有五种:病言、怨言、忧言、怒言、喜言。所谓病言,就是由于气力不足而说的没有精神的话;所谓忧言,就是由于闭塞而说的不能宣泄的话;所谓怒言,就是由于妄动而说的

不能控制的话;所谓喜言,就是由于散漫而说的没有重点的话。以上五种言辞只有得到精炼后才能使用,只有有利时才能使用。

《鬼谷子》还告诉游说者要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跟智慧的人说话,要靠渊博;跟笨拙的人说话,要靠详辩;跟善辩的人说话,要靠扼要;跟高贵的人说话,要靠气势;跟富有的人说话,要靠高雅;与贫贱的人说话,要靠谦敬;跟勇敢的人说话,要靠勇敢;跟负过的人说话,要靠鼓励。”所有这些都是谈话要注意的方法。

范文九: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

本经阴符七术·(一)盛神法五龙

作者:佚名

盛神法五龙,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德为之大;养神之所,归诸道。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纪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无形化气,先天地而成,莫见其形,莫知其名,谓之神灵。故道者,神明之源,一其化端。是以德养五气,心能得一,乃有其术。术者,心气之道所由舍者,神乃为之使。九窍十二舍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

生受之天,谓之真人;真人者,与天为一。内修练而知之,谓之圣人;圣人者,以类知之。故人与生一,出于物化。知类在窍,有所疑惑,通于心术,心无其术,必有不通。其通也,五气得养,务在舍神,此之谓化。化有五气者,志也、思也、神也、心也、德也;神其一长也。静和者养气,养气得其和。四者不衰,四边威势无不为,存而舍之,是谓神化归于身,谓之真人。真人者,同天而合道,执一而养产万类,怀天心,施德养,无为以包志虑、思意,而行威势者也。士者通达之,神盛乃能养志。

本经阴符七术·(二)养志法灵龟

作者:佚名

养志者,心气之思不达也。有所欲,志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 欲多则心散,心散则志衰,志衰则思不达。故心气一则故不徨,欲不徨则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理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故内以养志,外以知人。养志则心通矣,知人则识分明矣。将欲用之于人,必先知其养气志。知人气盛衰,而养其志气,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

志不养,则心气不固;心气不固,则思虑不达;思虑不达,则志意不实。志意不实,则应对不猛;应对不猛,则志失而心气虚;志失而心气虚,则丧其神矣;神丧,则仿佛;仿佛,则参会不一。养志之始,务在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神明常固守,乃能分之。

本经阴符七术·(三)实意法腾蛇

作者:佚名

实意者,气之虑也。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策生,虑深远则计谋成;神策生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功不可间。意虑定则心遂安 ,心遂安则所行不错,神自得矣。得则凝。识气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言无由心矣。固信心术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率之交会,听之候也。寄谋者,存亡之枢机。虑不会,则听不审矣。候之不得,寄谋失矣。则意无所信,虚而无实。故寄谋之虑,务在实意;实意必从心术始。

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 ,定志虑之太虚,待神往来。以观天地开辟,知万物所造化,见阴阳之终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不见而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以通神明,应于无方,而神宿矣。

本经阴符七术·(四)分威法伏熊

作者:佚名

分威者,神之覆也。故静意固志,神归其舍,则威覆盛矣。威覆盛,则内实坚;内实坚,则莫当;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如其天。以实取虚,以有取无,若以镒称铢。故动者必随,唱者必和。挠其一指,观其余次,动变见形,无能间者。审于唱和,以间见间,动变明而威可分也。将欲动变,必先养志以视间。知其固实者,自养也。让己者,养人也。故神存兵亡,乃为知形势。

本经阴符七术·(五)散势法鸷鸟

作者:佚名

散势者,神之使也。用之,必循间而动。威肃内盛,推间而行之,则势散。夫散势者,心虚志溢;意衰威失,精神不专,其言外而多变。故观其志意,为度数,乃以揣说图事,尽圆方,齐短长。无间则不散势者,待间而动,动而势分矣。故善思间者,必内精五气,外视虚实,动而不失分散之实。动则随其志意,知其计谋。势者,利害之决,权变之威。势败者,不可神肃察也。

本经阴符七术·(六)转圆法猛兽

作者:佚名

转圆者,无穷之计也。无穷者,必有圣人之心,以原不测之智;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而神道混沌为一。以变论万类,说意无穷。智略计谋,各有形容,或圆或方,或阴或阳,或吉或凶,事类不同。故圣人怀此,用转圆而求其合。故与造化者为始,动作无不包大道,以观神明之域。

天地无极,人事无穷,各以成其类;见其计谋,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转圆者,或转而吉,或转而凶,圣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转圆而从方。圆者,所以合语;方者,所以错事。转化者,所以观计谋;接物者,所以观进退之意。皆见其会,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

本经阴符七术·(七)损悦法灵蓍

作者:佚名

损悦者,机危之决也。事有适然,物有成败,机危之动,不可不察。 故圣人以无为待有德,言察辞,合于事。悦者,知之也。损者,行之也。损之说之,物有不可者,圣人不为之辞。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辞不烦而心不虚,志不乱而意不邪。当其难易,而后为之谋;因自然之道以为实。圆者不行,方者不止,是谓大功。益之损之,皆为之辞。用分威散势之权,以见其悦威,其机危乃为之决。故善损悦者,誓若决水于千仞之堤,转圆石于万仞之谷。而能行此者,形势不得不然也。

范文十:《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盛神法五龙

盛神中有五气,神为之长,心为之舍,得为之大;养神之所,归诸道 。道者,天地之始,一其纪也。物之所造,天之所生,包宏无形,化气先天地而成,莫见其形,莫知其名,谓之神灵。故道者,神明之源 ,一其化端,是以德养五气,心能得一,乃有其术。术者,心气之道所由舍者,神乃为之使。九穷十二舍者,气之门户,心之总摄也。 生受于天,谓之真人;真人者,与天为一。内修练而知之,谓之圣人 ;圣人者,以类知之。故人与生一出于物化。知类在穷,有所疑惑,通于心术,心无其术,必有不通。其通也,五气得养,务在舍神,此谓之化。化有五气者,志也、思也、神也、德也;神其一长也。静和者,养气。气得其和,四者不衰。四边威势无不为,存而舍之,是谓神化。归于身,谓之真人。真人者,同逃邙合道,执一而养万类,怀天心,施德养,无为以包志虑思意而行威势者也。士者通达之神盛,乃能养志。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养志法灵龟

养志者,心气之思不达也。有所欲,志存而思之。志者,欲之使也。 欲多则心散,心散则志衰,志衰则思不达。故心气一则故不徨,欲不徨则志意不衰,志意不衰则思理达矣。理达则和通,和通则乱气不烦于胸中,故内以养志,外以知人。养志则心通矣,知人则识分明矣。将欲用之于人,必先知其养气志。知人气盛衰,而养其志气,察其所安,以知其所能。

志不养,则心气不固;心气不固,则思虑不达;思虑不达,则志意不实。志意不实,则应对不猛;应对不猛,则志失而心气虚;志失而心气虚,则丧其神矣;神丧,则仿佛;仿佛,则参会不一。养志之始,务在安己;己安,则志意实坚;志意实坚,则威势不分,神明常固守,乃能分之。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实意法腾蛇

实意者,气之虑也。心欲安静,虑欲深远;心安静则神策生,虑深远则计谋成;神策生则志不可乱,计谋成则功不可间。意虑定则心遂安 ,心遂安则所行不错,神自得矣。得则凝。识气寄,奸邪得而倚之,诈谋得而惑之;言无由心矣。固信心术守真一而不化,待人意率之交会,听之候也。寄谋者,存亡之枢机。虑不会,则听不审矣。候之不得,寄谋失矣。则意无所信,虚而无实。故寄谋之虑,务在实意;实意必从心术始。

无为而求,安静五脏,和通六腑;精神魂魄固守不动,乃能内视反听 ,定志虑之太虚,待神往来。以观天地开辟,知万物所造化,见阴阳之终始,原人事之政理。不出户而知天下,不窥牖而见天道;不见而命,不行而至;是谓道知。以通神明,应于无方,而神宿矣。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分威法伏熊

分威者,神之覆也。故静意固志,神归其舍,则威覆盛矣。威覆盛,则内实坚;内实坚,则莫当;莫当,则能以分人之威而动其势,如其天。以实取虚,以有取无,若以镒称铢。故动者必随,唱者必和。挠其一指,观其余次,动变见形,无能间者。审于唱和,以间见间,动变明而威可分也。将欲动变,必先养志以视间。知其固实者,自养也。让己者,养人也。故神存兵亡,乃为知形势。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散势法鸷鸟

散势者,神之使也。用之,必循间而动。威肃内盛,推间而行之,则势散。夫散势者,心虚志溢;意衰威失,精神不专,其言外而多变。故观其志意,为度数,乃以揣说图事,尽圆方,齐短长。无间则不散势者,待间而动,动而势分矣。故善思间者,必内精五气,外视虚实,动而不失分散之实。动则随其志意,知其计谋。势者,利害之决,权变之威。势败者,不可神肃察也。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转图法猛兽

转圆者,无穷之计也。无穷者,必有圣人之心,以原不测之智;以不测之智而通心术,而神道混沌为一。以变论万类,说意无穷。智略计谋,各有形容,或圆或方,或阴或阳,或吉或凶,事类不同。故圣人怀此,用转圆而求其合。故与造化者为始,动作无不包大道,以观神明之域。

天地无极,人事无穷,各以成其类;见其计谋,必知其吉凶成败之所终。转圆者,或转而吉,或转而凶,圣人以道,先知存亡,乃知转圆而从方。圆者,所以合语;方者,所以错事。转化者,所以观计谋;接物者,所以观进退之意。皆见其会,乃为要结以接其说也。

《鬼谷子本经阴符七术》损悦法灵蓍

损悦者,机危之决也。事有适然,物有成败,机危之动,不可不察。 故圣人以无为待有德,言察辞,合于事。悦者,知之也。损者,行之也。损之说之,物有不可者,圣人不为之辞。故智者不以言失人之言,故辞不烦而心不虚,志不乱而意不邪。当其难易,而后为之谋;因自然之道以为实。圆者不行,方者不止,是谓大功。益之损之,皆为之辞。用分威散势之权,以见其悦威,其机危乃为之决。故善损悦者,誓若决水于千仞之堤,转圆石于万仞之谷。而能行此者,形势不得不然也。

【注释】

说:悦。悦,喜悦;本文引伸为增益,增益言辞或事物能使人喜悦。